澳门赌场收入 创纪录下跌近一半

055111267
随着中国反腐运动持续打击澳门的博彩工业,该地区的赌场收入在上个月出现创纪录下滑。

澳门博彩当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二月的赌场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8.6%

今年2月,投注者在澳门赌场花了195亿澳门元(相当于24亿美元),而去年同期是380亿澳门元。

澳门是世界上最大的博彩中心,领先于美国的拉斯维加斯。

澳门赌场生意一直受到在中国政府高调反腐的打击。

澳门这个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赌博旅游业的经济增长,特别是来自大陆的游客。澳门是在中国唯一被允许开赌场的地方。

来源:BBC中文网

中纪委闪电打虎 河北一虎被击中

a871d80
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15年3月3日讯】中纪委网站今日(3日)消息,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景春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有分析指,今次中纪委闪电打虎,是为中共“两会”营造气氛。

中纪委网站3月3日的消息称,景春华出生于1956年2月,曾任承德市市长,衡水市委书记等职务,2011年1月起任河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现为中共副部级官员。

据港媒凤凰网报导,景春华2月28日至3月1日曾参加公开活动。景春华出现在参加活动的“省领导”名单中。

另据《明慧网》2008年7月10日的报导,在中共迎奥运前夕,为显示”政绩”,河北衡水市市委书记景春华召集各单位的一把手,布置各单位要加强对大法弟子的监视,并提出,如哪个单位被发现有在中共奥运期间到北京和秦皇岛的法轮功学员,单位一把手就地免职。

报导称,衡水市警察接到指令后,开始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骚扰和绑架,并重新举办臭名昭著的洗脑班,将所在地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和看守所進行迫害。

据悉,景春华在2009年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列入追查名单。

有分析人士认为在吕新华抛出,在“反腐斗争”中,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发现多少查处多少,绝不封顶设限,没有不受查处的“铁帽子王”之后,不久景春华即被调查,说明今次中纪委闪电打虎,是为中共“两会”营造气氛。

文编:冷杰夫
编审:林莉

台中市长点灯 法轮功花灯照耀台湾灯会(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明慧记者夏昀台湾采访报导)二零一五年台湾灯会在台中市盛大举办,法轮功学员所制作的花灯也在台中公园灯区璀璨登场,这个高六层楼的花灯“法船”在台中市闹区矗立,不论白天、夜晚都吸引众人目光,纷纷靠近拍照、录像。

二月二十八日晚上七点半由市长林佳龙、市议员曾朝荣、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锦华、中华花灯艺术学会理事长翁贤良等共同点灯。灯会现场挤满来自全台各地的民众,也有很多外国游客,纷纷拍照留念,排队登上法船参观的人龙蜿蜒,民众赞赏金碧辉煌的法船殊胜、壮观!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1
金碧辉煌的法船在台湾灯会台中灯区登场,民众赞叹,纷纷拍照留念。

台中市长林佳龙到法轮大法灯区点灯时,赞叹“花灯真的非常漂亮、精致,很棒!”他并在致词时感谢法轮功学员的参与,贡献这么多花灯,而且更有创意,能让老市区光明灿烂。市议员曾朝荣也致词表示,非常感谢法轮功学员,他期待法船能让更多的人来体会法轮功的“真、善、忍”。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2
台中市长林佳龙(左二)、市议员曾朝荣(左一)、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锦华(左三)共同为法轮大法灯区点灯。

中华花灯艺术学会理事长翁贤良在受访时谈到,花灯是非常复杂的工艺,一般人不会轻易尝试这么大的法船,一定要有非常天才及一群无私奉献的人,才有办法完成。他并建议明年到台北花博展览,那场地很大,很需要这些元素(法轮大法灯区花灯)。

约数万民众在台中公园灯区开展首夜涌进,人潮络绎不绝。很多人将花灯讯息、照片透过网路、手机分享给亲友,推荐他们前来参观,台中市长林佳龙在点灯当晚就在脸书(社交平台)上分享法船照片,民众留言赞扬,也想亲自前去见证。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3
台中市长林佳龙在台中公园灯区点灯当晚,在脸书(社交平台)上分享法船照片。(脸书上翻拍)

“法船”长二十五公尺、宽八公尺、高十八公尺,相当于六层楼高,坐落在台中市中心热闹的三民路旁,非常吸引人们的目光,在开展前附近的民众、学生就专程前来参观,取景拍照,民众赞佩法船壮观亮丽。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4
长二十五公尺、宽八公尺、高十八公尺,相当于六层楼高,坐落在台中市中心热闹的三民路旁,非常吸引人们的目光。

点灯仪式前很多民众就开始排队,准备登上法船体验。“哇!这船能上去!这怎么支撑起来的啊?用什么材质啊?我们也上去看看。”排队登船的人龙蜿蜒,民众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耐心的等候。人们从法船下来后,纷纷在出口拍照留念,并开心的与法轮功学员装扮的仙女合影。

住台中的赖太太带着两个读小学的孩子登上法船,她说:“很壮观。我第一次看见可以登上去的花灯,很特别。在上面比较高,可以看到下面全部的花灯,很特别。”

带着太太和两个孩子特地从桃园南下来看灯会的郭先生说,登上法船感觉很新鲜,从没看过这么大的花灯船,站在上面可以用“君临天下”四个字来形容。他表示在下面看了很漂亮,但觉得不牢固,可是上去后发现蛮棒的,蛮坚固的,安全没问题。

一波波人潮不断涌进,人们一进入灯区就被“法船”的壮丽辉煌所吸引,不约而同的拿出手机、平板来拍照。法轮大法灯区共展示十九座制作精美的艺术花灯,希望借此向民众展示法轮大法的美好,很多民众驻足观赏、拍照。

民众胡先生觉得“神驹天车”花灯很好看,以前从来没看过。他认为中共不应该迫害法轮功,大陆宣传无神论,人恶的一面会爆发出来,很恐怖。民众应该要有信仰、相信神。也有很多外国游客前来体验东方的节庆,来自美国的威廉和朋友一道前来,他表示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花灯,很喜欢,很震撼!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5
“神驹天车”花灯。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6
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精美艺术花灯,民众驻足观赏、拍照。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7
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精美艺术花灯,民众驻足观赏、拍照。

2015-3-3-minghui-taiwan-huadeng-08
法轮功学员制作的精美艺术花灯,民众驻足观赏、拍照。

据主办单位表示,二十八日点灯当晚有两千多位民众登上法船体验。法轮大法灯区将持续展示到三月十五日。

秃头长出了乌发

文/河北衡水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三十多岁的儿子一年多以前头发已脱落的秃了顶。更奇怪的是脑门上边的头皮上,长出了两块圆圆的白亮亮的东西,谁看了都觉得好笑。可是对爱美的儿子来说,简直是痛苦不堪的事。

媳妇陪着他四处求医,都无良方;又去寻找民间偏方,说用鲜姜擦抹光亮处即可,结果越擦越抹反倒越来越亮。看着儿子痛苦的样子,我再一次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以前我曾多次给他们讲真相,媳妇总是摇头摆手不相信,拒绝听,儿子也被她带动和干扰,不能静心听我讲真相。这一次我再讲真相他们没有说话,都静静地听我讲,然后就默默离开了。

周末儿子来我家,只见他脑袋上那两块铮亮的皮肤发黑了。过了一周再来,那两块发黑的地方长出了黑黑的头发。先前秃了的头顶也长出了黑黑的头发。儿子看着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就是好!”

是啊,仅仅两周的时间,儿子从心里到外貌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原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所长王亚罗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王亚罗,男,曾任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前进劳教所所长,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王亚罗于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任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所长,二零一二年十二月调至哈尔滨黎明监狱任监狱长。王亚罗担任前进劳教所所长职务六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得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的迫害。

善恶有报,现在王亚罗被调查,这正是因为他迫害好人而招致的报应。

披着人性化的外衣,迫害人性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到五月二十九日,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女法轮功学员相继转入新建成的前进劳教所。王亚罗当众宣称:“前进劳教所实行人性化管理,有事咱们共同交流。”然而,一切制度和承诺都是掩人耳目的虚假装饰,王亚罗的“人性化”许诺说完之后不久,警察就撕下伪善的面具,无论是“封闭式严管”的一大队还是“半开放式管理”的二大队都重新拾起万家劳教所的一整套暴恶伎俩,迫害又开始大面积发生了。

这里的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随时都会无故的被狱警和恶人拳打脚踢、揪头发、坐刑椅、上大挂、打耳光、关小号、电棍电、木棍子打、毫无人性的灌食、讽刺挖苦、欺负侮辱、玷污人格和尊严,强迫做各种奴工活等等。然而这一切都是在王亚罗的默许与支持下发生的。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在劳教所的大会上,高国凤女士只因说了一句“法轮大法好,请结束迫害”,被二大队一群恶警暴力殴打,强行按倒拖出,吊铐在铁笼子里达十天,其间不许睡觉,限制上厕所,定量给三次玉米面稀粥,导致高国凤双腿、双手肿胀,腿不能站立,手抖动,生活不能自理。十月九日,高国凤被拖回到二大队小号继续迫害,由二名普通劳教人员与干警张爱辉二十四小时看守,非打即骂,蹲着、蹶着,不给饭吃不许上厕所,十月的哈尔滨已经上冻,高国凤还穿着拖鞋,恶警张爱辉不许她穿棉鞋、棉衣。二零零九年三八妇女节,警察拿电棍殴打并电击高国凤,之后又将其拽到地下室吊挂。一次,二队大队长霍淑萍和警察周英范、邱阳带着盗窃犯李英杰把法轮功学员高国凤两手铐在双人床护栏上,薅头发往后拽,往眼睛、鼻子、嘴灌辣根。

二零零八年1月25日,今年64岁的法轮功学员吕会文被折磨的心律过速不能干活,队长张波把她叫到门口,揪住她的脖领子就骂。叫吕会文到不住人的地下室,用白布带绑吕会文胳膊吊她。吕会文疼痛难忍,不让吊。周木琪和张波就换班打吕会文嘴巴子,说要把吕会文眼睛打好,逼吕会文当大家的面说病是装的,逼她回车间干活。

二零零八年六月,法轮功学员宋玉莲被队长张波、管教周幕岐、周丽范、丛志秀、教导员王敏、吸毒犯梁亚春等七、八个人迫害。下午,被上“大挂”4、5次,宋玉莲被打的昏过去。张波掐其人中,醒来后说她装的又打了很长时间直到人再次昏迷,晚上6点多钟,宋玉莲才醒过来。宋玉莲因被上“大挂”膀子疼,睡不着觉,10日晚,宋玉莲半夜坐起来。六月十一日早上,张波当班,有人告诉张波说宋玉莲炼功。张波上去就踢宋玉莲两脚,说:“等我吃完饭再说。”吃完饭,张波、周幕岐、周丽范、丛志秀、孙博对宋玉莲进行迫害:把宋玉莲的两手用手铐吊在两张床上,张波用电棍电宋玉莲脖子、肚皮和手,致使宋玉莲的脖子两侧肿的变形。其他6个人打,丛志秀和周幕岐还使劲踢宋玉莲的两条腿,扬言要把腿踢折了。宋玉莲被迫害的几天起不来床。一个月后,脚脖子还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法轮功学员左先凤二零一一年三月绝食抗议迫害,二十一天后于四月十一日王亚罗下令把她关进小号(两平米左右的铁笼子)坐铁椅子,只给她穿很单薄的衣服。警察把左先凤的手从后面用手铐铐到铁棱上,双脚也都锁在铁椅子里。左先凤的下身被冰得失去知觉并小便失禁,屋里散发着臭味儿,警察进屋后马上把窗户打开。左先凤的手、脚都严重的浮肿,血压上升到100—150,心律达到110多。警察又开始逼左先凤写“三书”,三天后王亚罗威胁左先凤说:“我从十八岁由一个管教员到今天当上所长,我啥事儿没干过?一个壮的像牤牛一样的小伙子,我几天就能让他精神崩溃,女人的意志力更薄弱……”左先凤始终没有背叛正信,她用生命在捍卫真理。就这样在小号折磨了左先凤七天七夜。

张百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到前进劳教所。当天下午,遭恶徒电棍电完后,用凉水泼后冻了半个点;次日被强制站一天;22日8点多,拉到小屋,五个人把她按倒在地,手印取走后,用手铐吊床上到下午。23日,手铐又吊一上午,手出三个筋包,心速快。二零一二年4月16日,恶警强制她站一晚。17日早7点多,用电棍电击张百华,把她从二楼楼梯扔下去,她从楼梯滚下二十级台阶,脑袋全肿了,吐了两口血,肋骨疼不敢翻身,喘气也疼,现在头晕有时心跳。

哈尔滨市中医院医术精湛、不收患者红包的好医生田庆玲,二零一一年被绑架、劳教。田庆玲在前进劳教所被迫害的双下肢严重不听使唤,一条腿严重萎缩,无人性的狱警还强行把她用的轮椅、拐杖撤掉,逼她不得不用胳膊肘拄地挪行,一百米的距离,她需要挪行三、四个小时,摔跤无数。恶警还每天逼她爬下楼,在太阳地里“锻炼”。其他法轮功学员要背她,恶警不让;一次挪走中,她被大雨浇湿衣服,有人给她干衣服想让她换上,狱警大骂,不许穿,就让她湿着。田庆玲一米七零的个头,被迫害致体重不到九十斤,进食困难,体质虚弱,经常晕倒。王亚罗还曾狂妄叫嚣,只要他当所长,就绝不让田庆玲保外就医。

奴役、非法加期……

那里的狱警根本不把劳教人员当人,七十多人的伙食每天二两油还得抽出一两往蒸馒头布上擦。大冬天逼着法轮功学员在没有暖气的空房子里干活,手脚都冻了,晚上睡觉的地方暖气不热,发的被褥很薄,冻得睡不着。白天干体力活,有时还得装车、卸车。春天栽树、种地,三伏天顶着高温铺路面、太阳晒、路面烤。老年人累得不行了,旧病复发起不来床,任务大,完不成,就逼着拿到寝室干,干不完不许睡觉。队长张波带领周目奇、刘畅、丛志秀、于芳丽等恶警把老年法轮功学员周英琪骗到空楼里,绑在楼梯栏杆上拷打。

前进劳教所不仅积极利用、而且主动培养“牢头狱霸”。警察熟知刑事犯好逸恶劳、急于减期回家的心理,利诱一些没有是非标准、素质低下的刑事犯为她们充当打人工具。越是人品差、恶习多的人越被警察所器重。劳教人员赵宝香和王芳都是盗窃犯,人品极差。赵宝香的儿子托人找过所长王亚罗给赵宝香提供方便条件,而王芳一心巴结队长和管教,是队长们的丫环,包洗衣、做饭乃至提供日常生活用品。这两个人几乎不吃食堂的饭,警察们打饭时多打点给她们带出来。她们依仗权势成了队里的红人,王芳经常打骂、欺负别人,向队长打小报告构陷法轮功学员。队长王敏听完她的话就处罚法轮功学员,她成了队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

只要警察觉得这个人不听命令,除了当时打骂迫害之外,还寻找各种机会进行报复,“加期”就是一种重要的报复手段。即使面对生病或岁数大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警察加起期来也毫不手软。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在三楼集训队,警察常淑梅把病号组成三人一组挑冰棍杆。法轮功学员贾兴华被人扶着到案子前干活,实在完不成“任务”,结果那三个月都被加了期。

法轮功学员祁金玲由于长期遭受严重迫害,头痛头晕、不能干活,劳教所不但不给治疗,还说她装病,给她非法加期二十一天。法轮功学员高国凤因为不配合警察的洗脑被迫害的几度昏迷、几乎瘫痪,前进劳教所在把她迫害的奄奄一息时竟无耻地编造理由“加期”七个月零十四天。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省“六一零”机构的邪恶人员到前进劳教所找法轮功学员“谈话”。劳教所警察认为这次谈话没有符合他们的要求,气急败坏地对法轮功学员左先凤、韩滨英、吕淑珍、杜秀英、李洁、姜淑媛、姚锦贤、史淑芝、郑艳芳等人加期报复,对她们每人都在原本就属非法的所谓“劳教期”上延长十天以示惩罚。在与“六一零”人员谈话“没谈好”而被加期的法轮功学员中,姚锦贤因当天犯心脏病根本就没上楼谈话;吕淑珍、史淑芝因年龄大、心脏不好,上楼后喘的厉害也没说什么话,劳教所对她们的加期完全是信口开河,

以上只是王亚罗罪恶的一小部分,他的下场是可悲的,他面临的不仅是被撤销职务和判刑入狱,更有上天的惩罚。上天已经开始清算那些诋毁神佛、迫害正信的作恶者,那些执迷不悟、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公、检、法人员该醒醒了,你们停止迫害、立功赎罪的机会已所剩不多。

岁末回首 多少悲怆在神州

文/阚神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三月四日】羊年前夕,天寒风冷,从山东莱阳市团旺镇三青村传来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清华学子柳志梅含冤离世。这突然而至的噩耗,使得寒冷的季节充满了悲凉气氛,让那些关爱她的人们无语凝噎,悲恸不已,而叫人悲愤的是,柳志梅在短暂的人生履历中,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竟遭到中共当局极其野蛮的摧残凌辱,中共毁掉了她的学业前程,玷污了她的贞节,打碎了她的记忆,最终扼杀了她的肉体。

2010-2-15-liuzhimei
柳志梅

更叫人难以接受的是,象柳志梅如此遭遇的惨剧,在大陆远不止一例二例,仅在二零一四年度被中共摧残冤死的就有九十一人,回眸那一个个善良人经受的辛酸、屈辱、奇冤,远在昨天,近在眼前。

2012-10-11-cmh-teachers-04
项晓波

项晓波,原黑龙江佳木斯市制药厂技术人员。因去朋友家串门,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一二年十月,被劫持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非法关押了九个多月。期间,不知狱警给项晓波灌了什么东西,她的牙齿变得红黄。还给项晓波打针,每天打五、六瓶。不知打的什么药,她们说是葡萄糖,项晓波打针打得手都肿了。自从打针以后她特别兴奋,擦地擦床底下,动作特别快,这种状态能持续三、四个小时,和以往判若两人。有时她自己对着墙说话,有时兴奋起来乱跑,经常把头碰得都是大包。后期天天给她打针,大约有一个月时间。出现了较严重的间歇性精神恍惚状态,尤其夜间经常控制不了自己大声喊叫,几乎是整夜不能睡觉。保外就医回家时的项晓波瘦骨嶙峋、目光呆滞。离世前的两个月内她几乎滴水未进,一直蜷缩在床上,直至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下午,在极度痛苦中含冤惨死,年仅五十五岁。

2014-10-17-minghui-tumen-zhangshuxian
张淑贤

张淑贤女士,五十三岁,是吉林省图们市曲水村一个乡亲们公认的好人。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被图们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二十四小时内即被折磨致死,家属见到张淑贤遗体从胸部以下到大腿都是黑紫伤痕:大腿肉被撕裂了,阴部周围还有电棍电烤糊伤,背部还有踢蹬的鞋印血迹,假牙也被打没了,高检法医当时表示是酷刑致死。原来,八月七日,张淑贤于下午三时坐五路公交车去市内,被已蹲坑多时的图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恶警吴吉龙,指挥着多名恶警驾着小车尾随着公交车盯上了她,当张淑贤下车时,恶警一拥而上将她绑架到向上边防派出所……这帮恶警与向上边防派出所武警,扑向被绑铐的张淑贤,毫无顾忌地一通拳打脚踢,还用电棍击灼张淑贤的小腹部位,他们想用边行刑边逼供的方法弄出张淑贤等人有关做真相资料情况。张淑贤不惧恶徒,她不但拒绝逼供,还严厉指责恶警执法犯法的行为。这时,气急败坏的恶警们加重了刑打,刑讯逼供,没出一小时,张淑贤就被恶警们虐杀死了!

2014-12-1-minghui-pohai-yantai-wujiajun-1
吴加俊

山东省烟台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吴加俊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吴加俊生前病危时,家人曾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说:等人不行了才能放人。结果吴加俊死在狱中。悲痛欲绝的家人要求把遗体运回老家,被一个姓关(音)的警察拒绝,且放言:就地火化,你们不答应,我们也强制火化。省监狱姓盖的科长不准家属带走遗体,竟说:他是我们的人,不许家属带走。十一月二十八日,吴加俊遗体匆匆被火化。时年五十九岁的吴加俊,生前长年以维修电器为生。修炼法轮功后,一直按照 “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安份守己的好人,并经常乐于助人,免费为别人维修电脑、打印机等。就这样一个乐善好施、帮助别人的人,在社会上不但没得到褒奖,反而成了被迫害的对像。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吴被山东省莱州国保大队绑架刑拘,警察就一直不让家人探视。后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投入山东监狱。直至被迫害致死。

白万珍,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阜康市九运街乡人。她的父母姐妹一家五口都修炼法轮功,全家身心受益。大法遭到迫害后,二零零零年,小妹白万玲因向世人发真相资料而被恶警绑架并非法劳教,遭受种种非人的折磨,因绝食抗议被强迫插胃管灌食,胃管把肺脏都插破了,最后出现严重的肺空洞、呼吸困难、不成人样、劳教所怕承担责任,通知家人接回家,由于身体伤害太严重,于零四年五月三十一日离世,年仅三十九岁。白万珍的母亲李清芳(六十九岁)、父亲白银山(七十岁)、大姐因承受不住压力和悲痛先后离世。十四年来,白万珍一直是当地公安警察重点监控、长期通缉、恐吓迫害的对象,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离世,时年六十三岁。一家五口在中共迫害中相继含冤离世。

中共对法轮功群体发动灭绝性迫害至今,致使亿万民众的正信被无理打压,一百多种酷刑被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万之众被非法劳教重刑,不计其数的修炼者被投进洗脑班或精神病院遭受致命性折磨,成千上万的大法徒被活摘器官,而后焚尸灭迹,甚至被做成了人体标本。特别是那些被中共强行判刑投进冤狱的善良人,仍然正在时刻面临着中共的谋杀和死亡迫害的危险,如:

2011-7-3-minghui-persecution-210527-0
伊淑玲

山东蒙阴县实验中学优秀教师伊淑玲,十几年来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囚禁在看守所、洗脑班摧残,被关到精神病院折磨,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强制灌食、食水掺药等等综合性酷刑折磨,历经九死一生,并被剥夺工作,十多万元工资被扣,家庭离散,居无定所。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伊淑玲回娘家看望八十多岁的老父亲,途经常路镇台庄村,向世人传播大法真相时,被人诬告,常路镇“610”人员与常路派出所的十多个警察,强行将伊淑玲绑架,囚禁在临沂市看守所迫害。遭到关禁闭、强行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在她生命垂危时,蒙阴县“610”于九月二十九日操控公检法又对她非法判刑三年半,秘密投进山东女子监狱加害。前期得知,狱中的她生命垂危,奄奄一息,监狱以各种借口不放人,仍以灌食和打不明针药摧残她。新年前期,她的老父亲、女儿等亲人望眼欲穿,都在期盼她能回家过年,但除夕已过,梦想成空,留在他们心中的是无限苦愁和悲伤。

新年是万家团聚的时节,但举目东方,却有那么多的好人深陷冤狱承受苦难,还有这么多的善良被无理虐杀得不到伸冤,有如此多的无辜家庭被邪恶敲打的支离破碎,有许许多多的同胞正在为他们那些冤死的亲人悲哭熬煎,而这千古奇冤就发生在中共邪党统治的大陆中原。

中原新年,多少悲痛在人间;岁末回首,多少悲怆在神州。

(注:文中案例均来自明慧网)

周晓辉:媒体高调报导四上将任职人大的用意

作者:周晓辉

2月28日,有大陆媒体高调报导了中共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在27日通过的任命名单,其中任命张海阳为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任命刘成军、李长才为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任命刘晓江为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上述四人进入人大任职之所以引人关注,是因为他们同为上将军衔,且都刚刚达到大军区正职服役最高年限。此前,张海阳任第二炮兵政委、刘成军任军事科学院院长、李长才任兰州军区政委、刘晓江任海军政委。对于很多国人来说,军人进入人大任职闻所未闻,甚至误认为这是军人首次进入人大,事实上并非如此,比如原副总参谋长章沁生上将就曾于2013年3月就任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而民众之所以有误解,正是因为以往官方对此皆采取低调态度。

按照中共官场规则,很多高官因年龄原因在原有职位退下后,为了延长退休时间,通常会被安排到政协或人大、社会团体、国有企业等任职。职位曾经比较重要的,会被安排为政协副主席,职位略逊的,会被安排至人大专门委员会中。据悉,在人大几乎每个专门委员会中,都会有一个来自军队的上将衔高官。张海阳、刘成军、李长才、刘晓江应是遵循了这样的惯例。这其中张海阳和刘晓江都有太子党背景,张的父亲是前中共军委副主席张震,刘晓江则是胡耀邦的女婿。

但值得注意的,既然官方对此一向采取淡化的处理方式,为何在此时要高调报导?是加强资讯的透明度?还是安抚军队?亦或另有他因?

笔者认为其主要向外界传递的信息有两个:一是像张海阳这样曾与薄熙来关系密切之人,在倒戈后可以平安着陆,以此警示军队那些与江派人马有瓜葛的将官,趁早认清形势,或可以得到赦免。

二是意在警告、制约、监督一直暗中搅局的江派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张德江。自十八大以来,中共高层博弈愈演愈烈,张德江挟持人大在香港、法治等问题上与习近平频频唱反调。尽管习近平通过成立各领导小组,削弱了张德江的权力,但如何制约其在人大继续兴风作浪也是必须做的。

因此,将四上将分别安排在3个委员会中,尤其是张海阳所在的法律委员会、刘晓江所在的外事委员会,都是关键的委员会。因为根据规定,在人大闭会期间,各专门委员会在人大和人大常委会的领导下,研究、审议和拟订有关议案。而张德江若想在人大法律委员会、外事委员会有所动作,张海阳、刘晓江或可是其搅局的阻碍。张德江的手脚也因此会有所束缚,而这大概是媒体释放四上将任职人大的主要用意所在。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