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为你解开中共如何抹黑法轮功的

YOUTUBE服务器

《见证》

全片解说词:

[字幕] 一部1991年出版,

[字幕] 曾引起海内外媒体追踪报导,

[字幕] 被评论界称为极具预言性的长篇小说,

『黄祸』

在2001年被江泽民政府封杀

分析家认为,书中关于公安部买通绝症病人制造天安门自焚事件,以便为镇压制造借口的描述,与2001年1月23日下午发生的“天安门自焚案”的内幕极其相似!
这也许是此书在畅销十年后突然被查禁的原因!

[突然打出刘春玲被打头的画面]

这是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出的2001年1月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录像的慢镜头分析。中国官方媒体一口咬定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然而,从画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这一事件中的死者刘春玲不是被火烧死,而是被一重物击打脑部致死!

[突然打出字幕—“精心策划的谋杀?!”]

如果把镜头放慢,可以看见刘春玲身上的火焰已经基本熄灭,突然,有人用物体猛击她的头部,刘春玲随即倒地,一条状物快速弹起,从死者脑后飞出数米远,又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落下。那么谁是凶手呢?如果把那一时刻镜头止住,可以看见挥动的手臂接近刘春玲的头部,穿着军衣的武警正走向镜头前面,在他身后,一名身穿大衣的男子正好站在出手打击的方位,仍然保持着一秒钟前用力的姿势。飞起的条状物被打得弯曲,可见出手打击的力量之大,下手之狠。甚至我们还可以看到,刘春玲在倒地之时,左手不自觉地抬起来触摸被打击的部位。

[突然打出字幕—“医院里的秘密!”]

(李迟医生解释病情的片断)

医学常识告诉我们,气管切开的切口是在声带的下方。一个成年人如果做了这个手术,都需要很多天才能说话,何况一个小孩,头几天发声是非常困难的。如果想带着插管说话,必须用手指堵着这个管口说话,但是发出的声音是很不连续的,漏气的,不清晰的。

(插入刘思影清晰的说话声)

小思影在伤后四天,带着插管,底气十足,声音清脆地接受采访,实在是令人不可思议!

[突然打出字幕—“自焚者到底是不是法轮功学员?”]

新华社为了证明刘春玲练法轮功可谓不遗余力,可是其报导前后矛盾,经不起任何客观真实的第三方调查。根据新华社记者1月30日的长篇报导,刘春玲至少在1999年3月前就开始练习法轮功。然而美国著名的华盛顿邮报的2月4日的一篇报导使得这一说法站不住脚了。华盛顿邮报记者菲力蒲。潘亲自到刘春玲的家乡开封实地调查,邻居们说从来没有人看见过刘春玲练法轮功。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导迅速传遍海内外,新华社记者被迫改变说法来圆谎,2月8日新华社记者发表文章,声称刘春玲是镇压以后,也就是1999年7月以后才开始练习法轮功的。

[突然打出字幕—“谎话总难圆”]

另一名据说是事件具体组织者的王进东,身分就更为可疑。事实上,新华社在其长篇报导中就是依据王进东的这个打坐姿势和喊的口号,证明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然而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个所谓的96年开始修炼的老学员,盘腿的姿势根本就不是法轮功中要求的双盘或者单盘,而且,他连最基本的结印动作都不会做!请注意自焚后的王进东两腿中间还放着盛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官方报导说王进东被严重烧伤,但是电视上他两腿中间盛过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居然完好无损。如此明显的破绽,不能不令人怀疑这一切都是在演戏。

如此多的疑点和破绽,中央电视台却无法作出任何解释,他们甚至在重新播放自焚录像时,把与这些疑点有关的画面统统去掉了。其实,想掩盖江泽民集团的罪行是根本不可能的,国际教育发展署早在2001年8月联合国的会议上就已明确指出这一事件是由江泽民政府一手导演的,并向会议提交了自焚案的分析录像带。

可以说,“天安门自焚案”这一阴谋,是江泽民构陷法轮功最阴险恶毒的一招––用毁灭活生生的人的生命为代价,来欺骗世人,煽动仇恨,为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大开杀戒铺平道路!

但是,“天安门自焚案”决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栽赃,从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直到今天,拙劣而可笑的谎言被一个又一个抛出—-

[突然打出字幕—“催产素”的奥妙]

《人民日报》1999年7月29日第一版报道,现年80岁的潘玉芳声称在1952年在为李洪志先生接生时就已用上了“催产素”。然而根据《哥伦比亚百科全书》,催产素的分子结构是1953 年才被发现的!应用于临床,是1953年以后的事了。不知那位老人当年用的是哪家药厂生产的“催产素”?

[突然打出字幕—“数字揭密!”]

1999 年7月22日以来,中国官方媒体一直宣称炼法轮功死了1400人,现在又升级为1700人。且不说这些说法不敢接受任何第三方的独立调查,就算是真有这 1700例,就算是炼法轮功的人数真的只有1999年7月22日以来官方媒体宣称的200多万,那么法轮功修炼者的年平均死亡率也不到万分之三,远远低于中国人口万分之六十五的年平均死亡率。另外,根据中国的医药学专业期刊提供的数字,住院病人中因药物不良反应而死亡的死亡率至少是万分之二十四,也远远高于法轮功修炼者万分之三的年平均死亡率。这种宣传恰恰反映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异功效。

[突然打出字幕—“断章取义,欺骗百姓!”]

江泽民集团用来镇压法轮功的另一个借口是所谓法轮功不让人看病。中央电视台断章取义地引用李洪志先生在大连讲课中的片断作为证据。可是,李洪志先生讲的是在修炼过程中不要用气功给别人看病,以免伤害炼功人的身体,中央台删去上下文,把他歪曲成不让人去医院看病。以下是大连讲课中被中央台删去的一部分:

(李洪志先生大连讲课中被删去的上下文)

下面一段是被中央台断章取义引用的部分:

(大连讲课中被断章取义引用的部分)

其实在《转法轮》中李洪志先生就谈到“医院能不能治病呢?当然能。医院治不了病,人们怎么会相信哪,怎么都上医院去治病呢。”

象这样用录像剪辑的手法来歪曲李洪志先生讲话原意的伎俩,在中央电视台的反法轮功节目中被屡屡采用。

[突然打出字幕—“京城血案的真相”]

中央电视台在2001年12月16日晚的《新闻联播》和接下来的《焦点访谈》节目中报导了北京傅怡彬杀父母、杀妻子的消息,把傅怡彬杀亲人归罪于法轮功。可是,细心的观众会发觉这个傅怡彬的神态不正常。他说的话总是前后矛盾。

(插入傅怡彬前后矛盾的说辞)

象这样一个一会儿说可以乱砍动物,一会儿又说朋友手上扎根刺心里都非常难受,一会儿说妻子是行尸走兽,一会儿又说和妻子甜甜美美非常美满的人,他的思想能是正常的吗?

事实上,根据知情人提供的情况,可以知道傅怡彬这个人其实至少在93年就已经精神不正常了。

(知情人讲述内情)

傅怡彬还在电视上说什么,因为他一直在修“善”,“善”心有了以后,最后就要有一个杀心,他必须得起杀心。而中央电视台居然用这类荒唐的疯话来栽赃法轮功,不禁让人怀疑中央电视台的有关工作人员是不是疯得更厉害?

象这样的形形色色的谎言和各种拙劣的表演,在这三年对法轮功的抹黑运动中,充斥在中国大大小小的媒体中,用以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充当着镇压法轮功急先锋的角色。

那么江泽民政府为什么要这样不遗余力对法轮功进行栽赃陷害,发动整个国家机器劳民伤财地对法轮功进行镇压呢?

在1998年下半年由前人大委员长乔石所主持的对法轮功的官方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98年国家体委官方统计,当时全国有7千万人修炼法轮功,超过了共产党党员的人数。法轮功因为其广受欢迎而使猜忌心极强的江泽民心中产生了莫名的恐慌和妒忌。99年4月25日,由罗干和其连襟何祚庥一起策划的“天津抓人打人事件”而导致的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由于朱镕基总理的直接出面而得到了和平圆满的解决。为此国际媒体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425是中国政治民主,政府开明的里程碑。而这些对朱镕基总理开明决定的赞扬,对于心胸狭隘和妒忌心极强的江泽民是难以忍受的。出于政治的需要,出于对个人权力的极力维护,他于1999年7月一意孤行地在中国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

从此,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的生活陷于黑暗之中。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如果他们不放弃法轮功的修炼,就被开除公职,巨额罚款,非法关押,劳教,判刑,严刑拷打,强奸,药物摧残、甚至被迫害致死。无数人间惨剧不断发生。

2000年4月2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从山东潍坊发来消息,58 岁的老人陈子秀因为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被酷刑折磨。暴怒的地方干部用高压电棍和警棍殴打她,电击她,还让她赤脚在雪地里跑。据目击这一事件的人说,两天的折磨使她的腿严重淤伤,她的短短的黑发上粘着脓和血。她在外面爬,呕吐并因虚脱而昏倒。她再也没有恢复知觉,于2月21日去世。

北京工商大学32岁的青年教师赵昕,因为在2000年6月19日到紫竹院公园炼功,被非法关押于北京海淀公安分局看守所,被公安暴力殴打成颈椎粉碎性骨折,从此全身瘫痪,左眼失明,在经历6个月极度痛苦后于2000年12月11日晚去世。

到2002年7月上旬,在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有430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过民间途径被核实。而根据中国官方内部统计,到2001年底,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实际死亡人数已高达1600余人。除此之外,超过6000人被非法判刑,几千正常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大剂量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超过10万学员被非法劳教。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在镇压开始的头几个月,法轮功学员按照宪法赋予的权利,去国家信访局上访,向政府领导说明法轮功的真相。但是,公安部违反宪法,发布了一个“六禁止”通告,禁止为法轮功上访。

[字幕] “六禁止”通告第四条规定:“禁止以静坐、上访等方式举行维护、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

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学员只要去上访就被警察抓捕,关押。

正是在这种求诉无门的情况下,法轮功学员才开始走向天安门广场,进行公开的和平请愿,表达自己的心声。同时,面对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他们拿出自己的积蓄,自己制做的各种真相资料,冒着生命危险,以各种方式向世人散发,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以及迫害的真相。

在海外,残酷的迫害事实被媒体纷纷曝光,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越来越关注这场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镇压。越来越多的人民和政府官员站出来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

(游行,守夜,SOS标志,各国官员发言)

(泽农呼声:“法轮大法好!”)

2001年11月20 日,来自12个国家和地区的36名西方法轮功修炼者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

(西方法轮功修炼者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的录像片断)

到目前为止,已有十多个国家的至少100多名西方法轮功学员放下优越安定的生活,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自发走上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他们的和平请愿,向江泽民集团传达了一个清晰而强烈的声音,那就是–江泽民的残暴逃不脱世界人民的谴责,真善忍的精神是任何暴力都无法战胜的!

事实上,将近三年的镇压不仅没有“消灭”法轮功,反而使越来越多的人了解法轮功,修炼法轮功。现在法轮功学员已遍布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涵盖各种族,各种文化背景。其中很多人是拥有博士,硕士学位的科学家,工程师,教授,或在读研究生,及各行各业的佼佼者。在亚洲,除了中国大陆,法轮功在十五个国家和地区拥有众多的学炼者。单台湾一地,1999年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后,台湾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却暴增3倍多,已突破10万之众。在北美洲的美国和加拿大,成千上万的人加入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在地处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法轮功炼功点遍布各大城市。在欧洲,法轮功传至23个国家,修炼者大多是西方人。在南美洲和非洲,法轮功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喜爱。

近三年来,法轮功在全世界获得的各国政府的褒奖达到700多个。这是世界人民对“真,善,忍”的认同,也是对身处逆境的中国修炼者的支持。

三年的狂风暴雨,法轮大法经受住了最严酷的考验。面对铺天盖地的恶毒谣言,铁窗酷刑的折磨,面对江泽民操纵的整个国家暴力机器,法轮大法学员从容地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苦难,坚定地维护和实践着“真、善、忍”的原则。他们的和平,理性,智慧,和坚忍,正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高的道德丰碑。

[字幕]:(“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DAILYMOTION服务器

本文网址: http://wp.me/P2nZ9-468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