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京,它终于可以闭嘴了!

你走了,就这么走了,在你最是英姿飒爽的年纪,我记得去年你调侃地说:“并不严重……网上的流言很可笑,指不定说我去世的谣言也要编造出来了……”

在去年网络上对你的病情关注渐次消沉之际,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你忽然就这样走了,我们再也无法听到你那充满了磁性的男中音。那铿锵有力的声音,一直都出现在一些关键新闻上,你的走,是中国新闻播音界的极大损失,我真的替你惋惜。

我不是那种逢 共 必反的人,相反我是很理智的去看这个社会上很多的人和事,上午接到老板的这个爆料信息(他经常在我忙碌不能知晓外界的时候第一时间告诉我新闻时事),我有点幸灾乐祸,老板说我这是不正确的,他是体制内的牺牲品。我不容置疑的回复:这是他的罪!

我永远忘不了那段话:“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看见,如果我们的铁骑继续前进,这个螳臂挡车的歹徒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摄像机拍摄的这个画面,同某些西方国家的宣传恰恰相反,正好说明了我们的军队……”声音慷慨激扬,直上云霄。罗京的声音,已经成为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标准声音,只要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就知道当局又在无耻地放屁了。而上面这段话,让我尤其深刻。迄今,整整②⑩年!太他妈的巧合了。

在当时,众多播音主持人,出镜时都穿着黑色衣服,表情、语调都很技术性,他们一直是支持学生的,而且此事之后,多数播音人员辞职,罗京同志政治过硬,声线又好,音域宽广,播音经验丰富,对当局的谎言从来都是绝不掺水的播发出去,可以这样说,他就是一个没有独立思考的喉舌工具。这个工具到底愚弄欺骗了多少中国人,无人能知。

有人会说,他只是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罢了,不要如此刻薄,很抱歉,我不得不刻薄。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制度与良心》,里面剖析了体制内的人良心选择的问题。在做一份与人类社会为敌的工作的时候,我想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天然拒绝合作。当时,众多媒体人辞职或遭到迫害,而剩下的人,就是那种只要利益不要良心的小人。往往在这种关键时刻,小人才会得宠,才会被重用。就像杀死斗死众多知识分子、富裕人家的那些激进分子,他们在运动平息之后的人生都很灿烂,很富贵,很耀眼,很牛逼。而忠肝义胆者,多遭遇凄惨的下场。

罗京就是在这个历史关头,旗帜鲜明的站了出来,做了他作为一个人来说不应该做的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懊悔过,看他坐在荧屏前这20年,看来对自己的行为并不会感到愧疚和自责,相反,他吃着特殊津贴,享受着高于常人的待遇,为党戮力鼓与呼,如今,他终于可以闭嘴了。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弥足珍贵的,虽然一个陌生的生命陨落于我而言只能带来点唏嘘,但对他,我只能是正常呼吸。网上的反应,也验证了这一点,中国网民,除了嘲讽以外,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同情。人至于斯,何其悲哉!

任何人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可以有很多选择,要么妥协,要么放弃。特别这种工作,是一种非常无耻的工作,如果是稍有点良知的人,都会拒绝。因为这种工作,永远得不到人民发自内心的尊重。我深知媒体人的艰难,在这个黑暗时期,媒体人的挫败感是无限期积累下去的。但有一点,如果每个人都能齐心协力,不做犬儒,拒绝合作,只要大家团结,不做昧着良心的事,不说昧着良心的话,甚至集体请辞,我想势必会在中国掀起新闻风暴。可我迄今看不到这样的事例,根本原因就是里面没有几个真正的“人”。

中央电视台上面的那几个傻逼,天天在那扯犊子放屁,他们从来不觉得自己在与国人为敌,享受着荣耀,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哪管自己做什么说什么!这种人,我是将他们鄙视到尘埃里去的。

有人问,天堂里不知道有没有《新闻联播》,我想说:您错了,他是下地狱的人。他不下地狱谁还有资格下呢?那里没有光,没有人,一片黑暗。那个地方也许正是他毕生追求的“福地”,而且我们可以看见,在中国,几千万人都争先恐后的抢着下地狱,所以,我们大可以放心了,地狱塞满了,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确实是在为人民服务,那边壅塞了,名额有限,我们就都可以上天堂了。

殷德义

2009-6-5 23:56:04于杭州

原标题:为人民服务
转自殷德义博客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ent/data/2009/0606/article_17613.html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陈述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罗京,它终于可以闭嘴了!

  1. 这文章是人写的嘛!我有些质疑。我觉得你替罗京去啦,比在这个世界上浪费资源更好。

    对于一个已经去了的人,你写如此的文章有任何的意义嘛?看得出你们九评什么的水平不高啊。

  2. 这么告诉你吧,不管人怎么想,生命是标准的。你说的、想的就是你交给神的答卷。这个将决定一个生命是走向未来,还是留在过去。好好想一想,你还有一些时间去考虑自己的归宿。

    在哪里都可以做个好人,象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不在于职业,在于内心的选择。

    有的人象松竹梅,坚韧而有力;有的人象芦苇,宁折不弯;有的人象墙头草,……

    要说“仇恨,爱与宽容”,有些人活着就是煽动仇恨,宣传对凶手的“爱与宽容”。善恶是非的标准不能以任何理由抹杀的,那是人类能存在的理由,如果人连最起码的善恶是非标准都没有了,可能又一次大洪水要来了,你知道大禹治水吧?这个中国人张嘴就能说的事之前怎么回事呀?那就是全世界的大洪水,这次大洪水分开了上下五千年,我们现在就在下五千年文明,上五千年文明已经大多被大洪水抹去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