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的罂粟花、北京的阅兵与天芒传奇

作者:匡正心

回首1999年10月1日,大魔头在北京阅兵,舞动着蛤蟆爪子好生得意,但是它的噩梦却才开始。

日子飞快,这就到2009年的10月1日了,北京将举行大规模的阅兵活动,先前北胡蚕食国土、南蛮侵扰华裔,北京政权既没有武力干预又没有外交斡旋,这样衰败的政权要向谁炫耀呢?能向谁炫耀呢?

前段时间中共邪党为了给自己涂脂抹粉,拍了一部电影叫”解放”,先不说中共解放了谁、解放了什么,就说啊,那部电影里面有江青唱中共邪歌的场景。这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延安,苏联塔斯社记者的《延安日记》,还有《延安日记》中的延安罂粟花,“为人民服务”的张思德被压死在烤鸦片的窑洞中,从延安成箱成批的鸦片被卖给了匪区外的百姓,中共换得钱财再劫夺天下。延安的罂粟花让中共政权扛了半个多世纪,中共一直一手舞动着罂粟花、一手挥动着屠刀,它公然宣称它的旗子是鲜血染红的。直到有一天《九评共产党》问世了,世人才真的完整全面的把握了这个红魔的真面目。

鉴于猪流感的爆发,有学者建议避免大规模群体聚集。但是2009年10月1日,又一个大撒烟土的机会到了,舞动罂粟花的机会呀!大红魔能放弃吗?

电视连续剧”少年包青天”,其中有个故事叫天芒传奇,传说有一种药天芒,可以刺激士兵不眠不休战斗的药,是有人在炼制长生不老之药时偶然炼制的,这种药象兴奋剂一样,士兵吃过之后会以一敌百,但是15天之后就会精力损竭变成干尸。皇帝希望得到,派包拯去找,但是几百年前天芒已经在地震中被老鼠吃掉而不存在了,包拯他们所找到的天芒只是一个空盒子而已。

共产邪党已经在世界范围内破产,共产邪恶主义也成了一个永远不能充饥的画饼。而且,天灭中共在眼前,猪流感不就在人们不注意时已经第二波爆发了?

朋友啊!不要让延安的罂粟花再迷住你的眼睛、麻醉了你的心智。

你退党了吗?

一个非常惨烈的消息:江威震中南海的武器

肖庆庆

自从江泽民失去党政军三大权后被迫搬离中南海,当年江提拔的人都住进去了,江本人倒被晒在外边,四处漂泊。

江一年更比一年衰,今年上海莲花路上的一座13层楼整体卧倒,居然连一块玻璃都没破,消息一出,不少旅行社大叫绝了,马上推出「卧楼一日游」。还有更衰的,江的专用车厢挂靠的列车在火车站内能象脱缰野马一样肇出大事故。据说把江吓的大小便当时失了禁。

前几天,有内幕消息,邓小平的前秘书说,江借参观「成就展」出来露这一面,挺惨的,都过去两届了,还自己亲自出马,等于承认自己无能、自己手下没兵。这种事邓小平肯定不干,也不需要干。

四中全会召开之前,2009年9月8日,有一个非常惨烈的消息来自凤凰卫视,说江泽民当年将自己喜爱的白玉兰从上海带进中南海,现在中南海的玉兰花,每到春天就芳香四溢。但如今,美景留给了胡锦涛,江自己却连香气都闻不到。

江妒忌心极强,于是派人写道:「在江泽民离开中南海多年,并不适合北京气候的白玉兰仍在主导中南海,俨然国花。这说明,如同『三个代表』代表江泽民坐镇党章一样,白玉兰也代表白玉兰的权威仍然主导中南海」。此文题目用的是《江泽民以白玉兰威震中南海》。

如果江泽民不想把芬芳香气的白玉兰让别人享受,当初也可以处理掉。中南海自从建造之后,住在里面的人像走马灯似的,来来往往,为何偏偏江泽民如此无赖?「以白玉兰威震中南海」的提法岂不是反而暴露江衰的极其恐怖?

白玉兰又名木兰、应春花、望春花,是落叶乔木,花繁而大,美观典雅,清香远溢,可高达25米。产于中国中部山野中,为我国著名的传统观赏花卉,并不是江泽民家的私有财产,我国白玉兰栽培历史已有2500多年。原产于长江流域,现在庐山、黄山、峨眉山等处尚有野生。现为我国特有的名贵园林花木之一,国内外庭园常见栽培。上海市、东莞市和潮州市陆续都把它定为「市花」。

全国之最的玉兰花王在江苏省连云港,南云台山之东磊延福观周围有四株白玉兰,高约十六七米,胸围粗者近3米,细者1米许,有3株树龄已800多年,另一株也有200多年。四者相距不远,恰似一玉兰王家庭。每当花期,天生丽质之花朵,占满老树虬枝,如云如雪,得巍巍云山相衬,更富有诗情画意。

凤凰卫视的梁文道说,江泽民当政的九十年代,「只要你去中南海看看,里面种了很多白玉兰,这是因为白玉兰冰清玉洁,符合政府很干净廉洁的形象……」。

江氏嫡亲网多维早就知道对江的小骂大帮忙现在不管用了,凤凰卫视却只埋头做自己的新闻,居然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五毛儿说:「在宣布十一届四中全会定于9月15日-18日在北京召开五个小时后,又透露上海市市花白玉兰仍在主导中南海,真是意味深长」。

一位当年的警卫人员看了这新闻后,呵呵笑个不停,说:当年威震中南海、把李瑞英打出去的哪里是什么冰清玉洁的白玉兰,整个警卫局都知道,是被江包养在海军的「茉莉花」。△

(人民报首发)

石榴熟了

作者:掸尘

【正见网2009年09月30日】庭院虽小,却有一棵枝繁叶茂的石榴树。夜晚站在树下,看着疏朗的树影和一轮圆圆的皓月,那心境常常为之澄亮。

我对石榴花尤为独钟。春末夏初,百花凋敝时,这火红的花儿便次第开放,好似在延续着春的芬芳。石榴花呈喇叭花的形状,火红的颜色,向着花蕊渐渐的呈现着淡黄。花都盛开时,它们真的就象一朵朵小小的火苗点缀在碧绿的树叶间。好象小院装不下它们似的,也有好多朵石榴花在院墙外随风摇摆。石榴花虽说火红,除了感受到它的热烈和朴素之外,却没有丝毫的张扬。

虽说日日见到它们,但是,我仍然要在它们跟前停留一下,有时去仔细的观察它的形态色彩。它也常常令我想起我所修炼的法轮大法来。十七年前,法轮功刚刚问世时,也是在这样惠风和畅的日子。那时有谁知道法轮功啊,可是他却真的是气功界的一朵奇葩。初一看,朴实无华,等到法轮功为世人所知所识时,就象这石榴花缀满枝头一样,整个华夏到处都能看到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茫茫的神州大地上开出了多少鲜艳的奇花啊!

石榴花不知什么时候隐去了,过一段时日,那隐去的地方却分明结出了青青的果实来,虽然很小,但是,那确实是果实啊。

骄阳似火,酷暑难耐。其它花草都倦缩了身躯时,石榴树却依然静静的立在那里,为小院带来丝丝凉意。暴风雨来时,它和大地紧紧连在一起,任凭风雨的肆虐,它总是护着自己的果实。我明白,石榴的成长,同样离不开风雨的洗礼。

法轮功在中国静静的传播了七年,短短的七年时间竟然有上亿人修炼,这是亘古未有的人间奇迹啊。七年后的那个夏季,也是骄阳似火,酷暑难耐,伴随着暴风骤雨的抽打,大法弟子们遭到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镇压。面对强暴,他们无畏;面对谎言,他们用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正念和理性向世人讲述着造谣者的卑鄙和法轮大法的美好。在触及身心的煎熬中他们在一步步的走向成熟……

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虽然还时有风雨,甚至有冰雹相逼,可是收获的季节毕竟如期而至。那一颗颗饱经风雨的石榴不知什么时候全都长熟了,青色已褪尽,金黄的色彩透出红色来。石榴籽则更是颗颗饱满,晶莹剔透,那红色是从内里透出的鲜艳。这无数的石榴籽啊,紧紧的排列在一起,是那样的紧密,没有丝毫的间隙。它们虽然被分隔成很多区域,但是他们确实是一个整体啊。

是啊,这多象我们大法弟子啊,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地区:长城内外,黄河上下,农村城市,国际国内,哪里没有大法弟子的身影啊。虽然素不相识,却共同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他们的心灵是那样的圣洁,真的就象那玉石一般的石榴籽一样,只为别人的幸福,而不计个人的得失。这不正是大法弟子的真实风貌吗?

中秋节来临了,这是一个收获的日子,也是一个团圆的佳节。家乡有一个习俗,八月十五吃月饼,同时还要配上时令的水果,而石榴则是必不可少的。每当这个日子来临的时候,我就想,我们大法弟子什么时候才能团圆啊?那些身陷牢笼的大法弟子,他们此刻不还在饱受着酷刑吗?我的师父在异国他乡,能吃到故乡的石榴吗?

我有一个心愿,给师父送一个最好的石榴!我愿化作那石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