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的罂粟花、北京的阅兵与天芒传奇

作者:匡正心

回首1999年10月1日,大魔头在北京阅兵,舞动着蛤蟆爪子好生得意,但是它的噩梦却才开始。

日子飞快,这就到2009年的10月1日了,北京将举行大规模的阅兵活动,先前北胡蚕食国土、南蛮侵扰华裔,北京政权既没有武力干预又没有外交斡旋,这样衰败的政权要向谁炫耀呢?能向谁炫耀呢?

前段时间中共邪党为了给自己涂脂抹粉,拍了一部电影叫”解放”,先不说中共解放了谁、解放了什么,就说啊,那部电影里面有江青唱中共邪歌的场景。这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延安,苏联塔斯社记者的《延安日记》,还有《延安日记》中的延安罂粟花,“为人民服务”的张思德被压死在烤鸦片的窑洞中,从延安成箱成批的鸦片被卖给了匪区外的百姓,中共换得钱财再劫夺天下。延安的罂粟花让中共政权扛了半个多世纪,中共一直一手舞动着罂粟花、一手挥动着屠刀,它公然宣称它的旗子是鲜血染红的。直到有一天《九评共产党》问世了,世人才真的完整全面的把握了这个红魔的真面目。

鉴于猪流感的爆发,有学者建议避免大规模群体聚集。但是2009年10月1日,又一个大撒烟土的机会到了,舞动罂粟花的机会呀!大红魔能放弃吗?

电视连续剧”少年包青天”,其中有个故事叫天芒传奇,传说有一种药天芒,可以刺激士兵不眠不休战斗的药,是有人在炼制长生不老之药时偶然炼制的,这种药象兴奋剂一样,士兵吃过之后会以一敌百,但是15天之后就会精力损竭变成干尸。皇帝希望得到,派包拯去找,但是几百年前天芒已经在地震中被老鼠吃掉而不存在了,包拯他们所找到的天芒只是一个空盒子而已。

共产邪党已经在世界范围内破产,共产邪恶主义也成了一个永远不能充饥的画饼。而且,天灭中共在眼前,猪流感不就在人们不注意时已经第二波爆发了?

朋友啊!不要让延安的罂粟花再迷住你的眼睛、麻醉了你的心智。

你退党了吗?

Advertisements

一个非常惨烈的消息:江威震中南海的武器

肖庆庆

自从江泽民失去党政军三大权后被迫搬离中南海,当年江提拔的人都住进去了,江本人倒被晒在外边,四处漂泊。

江一年更比一年衰,今年上海莲花路上的一座13层楼整体卧倒,居然连一块玻璃都没破,消息一出,不少旅行社大叫绝了,马上推出「卧楼一日游」。还有更衰的,江的专用车厢挂靠的列车在火车站内能象脱缰野马一样肇出大事故。据说把江吓的大小便当时失了禁。

前几天,有内幕消息,邓小平的前秘书说,江借参观「成就展」出来露这一面,挺惨的,都过去两届了,还自己亲自出马,等于承认自己无能、自己手下没兵。这种事邓小平肯定不干,也不需要干。

四中全会召开之前,2009年9月8日,有一个非常惨烈的消息来自凤凰卫视,说江泽民当年将自己喜爱的白玉兰从上海带进中南海,现在中南海的玉兰花,每到春天就芳香四溢。但如今,美景留给了胡锦涛,江自己却连香气都闻不到。

江妒忌心极强,于是派人写道:「在江泽民离开中南海多年,并不适合北京气候的白玉兰仍在主导中南海,俨然国花。这说明,如同『三个代表』代表江泽民坐镇党章一样,白玉兰也代表白玉兰的权威仍然主导中南海」。此文题目用的是《江泽民以白玉兰威震中南海》。

如果江泽民不想把芬芳香气的白玉兰让别人享受,当初也可以处理掉。中南海自从建造之后,住在里面的人像走马灯似的,来来往往,为何偏偏江泽民如此无赖?「以白玉兰威震中南海」的提法岂不是反而暴露江衰的极其恐怖?

白玉兰又名木兰、应春花、望春花,是落叶乔木,花繁而大,美观典雅,清香远溢,可高达25米。产于中国中部山野中,为我国著名的传统观赏花卉,并不是江泽民家的私有财产,我国白玉兰栽培历史已有2500多年。原产于长江流域,现在庐山、黄山、峨眉山等处尚有野生。现为我国特有的名贵园林花木之一,国内外庭园常见栽培。上海市、东莞市和潮州市陆续都把它定为「市花」。

全国之最的玉兰花王在江苏省连云港,南云台山之东磊延福观周围有四株白玉兰,高约十六七米,胸围粗者近3米,细者1米许,有3株树龄已800多年,另一株也有200多年。四者相距不远,恰似一玉兰王家庭。每当花期,天生丽质之花朵,占满老树虬枝,如云如雪,得巍巍云山相衬,更富有诗情画意。

凤凰卫视的梁文道说,江泽民当政的九十年代,「只要你去中南海看看,里面种了很多白玉兰,这是因为白玉兰冰清玉洁,符合政府很干净廉洁的形象……」。

江氏嫡亲网多维早就知道对江的小骂大帮忙现在不管用了,凤凰卫视却只埋头做自己的新闻,居然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五毛儿说:「在宣布十一届四中全会定于9月15日-18日在北京召开五个小时后,又透露上海市市花白玉兰仍在主导中南海,真是意味深长」。

一位当年的警卫人员看了这新闻后,呵呵笑个不停,说:当年威震中南海、把李瑞英打出去的哪里是什么冰清玉洁的白玉兰,整个警卫局都知道,是被江包养在海军的「茉莉花」。△

(人民报首发)

石榴熟了

作者:掸尘

【正见网2009年09月30日】庭院虽小,却有一棵枝繁叶茂的石榴树。夜晚站在树下,看着疏朗的树影和一轮圆圆的皓月,那心境常常为之澄亮。

我对石榴花尤为独钟。春末夏初,百花凋敝时,这火红的花儿便次第开放,好似在延续着春的芬芳。石榴花呈喇叭花的形状,火红的颜色,向着花蕊渐渐的呈现着淡黄。花都盛开时,它们真的就象一朵朵小小的火苗点缀在碧绿的树叶间。好象小院装不下它们似的,也有好多朵石榴花在院墙外随风摇摆。石榴花虽说火红,除了感受到它的热烈和朴素之外,却没有丝毫的张扬。

虽说日日见到它们,但是,我仍然要在它们跟前停留一下,有时去仔细的观察它的形态色彩。它也常常令我想起我所修炼的法轮大法来。十七年前,法轮功刚刚问世时,也是在这样惠风和畅的日子。那时有谁知道法轮功啊,可是他却真的是气功界的一朵奇葩。初一看,朴实无华,等到法轮功为世人所知所识时,就象这石榴花缀满枝头一样,整个华夏到处都能看到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茫茫的神州大地上开出了多少鲜艳的奇花啊!

石榴花不知什么时候隐去了,过一段时日,那隐去的地方却分明结出了青青的果实来,虽然很小,但是,那确实是果实啊。

骄阳似火,酷暑难耐。其它花草都倦缩了身躯时,石榴树却依然静静的立在那里,为小院带来丝丝凉意。暴风雨来时,它和大地紧紧连在一起,任凭风雨的肆虐,它总是护着自己的果实。我明白,石榴的成长,同样离不开风雨的洗礼。

法轮功在中国静静的传播了七年,短短的七年时间竟然有上亿人修炼,这是亘古未有的人间奇迹啊。七年后的那个夏季,也是骄阳似火,酷暑难耐,伴随着暴风骤雨的抽打,大法弟子们遭到了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镇压。面对强暴,他们无畏;面对谎言,他们用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正念和理性向世人讲述着造谣者的卑鄙和法轮大法的美好。在触及身心的煎熬中他们在一步步的走向成熟……

夏天过去了,秋天来了,虽然还时有风雨,甚至有冰雹相逼,可是收获的季节毕竟如期而至。那一颗颗饱经风雨的石榴不知什么时候全都长熟了,青色已褪尽,金黄的色彩透出红色来。石榴籽则更是颗颗饱满,晶莹剔透,那红色是从内里透出的鲜艳。这无数的石榴籽啊,紧紧的排列在一起,是那样的紧密,没有丝毫的间隙。它们虽然被分隔成很多区域,但是他们确实是一个整体啊。

是啊,这多象我们大法弟子啊,他们分属于不同的地区:长城内外,黄河上下,农村城市,国际国内,哪里没有大法弟子的身影啊。虽然素不相识,却共同做着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事。他们的心灵是那样的圣洁,真的就象那玉石一般的石榴籽一样,只为别人的幸福,而不计个人的得失。这不正是大法弟子的真实风貌吗?

中秋节来临了,这是一个收获的日子,也是一个团圆的佳节。家乡有一个习俗,八月十五吃月饼,同时还要配上时令的水果,而石榴则是必不可少的。每当这个日子来临的时候,我就想,我们大法弟子什么时候才能团圆啊?那些身陷牢笼的大法弟子,他们此刻不还在饱受着酷刑吗?我的师父在异国他乡,能吃到故乡的石榴吗?

我有一个心愿,给师父送一个最好的石榴!我愿化作那石榴中

看血旗在美国三上三下有感

文/德元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中共调动大量资源操办其“建国”庆典,对内紧绷,疯狂封网阻断外部信息,在海外白宫前升旗无疑是其庆祝中的重要一环,中国驻美大使周文重到场,还特意从天安门拿来了一面血红旗。九月底,中共在美国白宫外公共草坪举行升旗仪式。五星血旗三上三下,第四次才凑到接近杆顶的位置。有现场目击者把实况录像放到了youtube.com,向全世界再现了当时升中共血旗过程中的实况。升美国国旗过程中一切顺利,美国星条旗伴随着美国国歌顺利升到杆顶。轮到升中共旗时,升到一半发现血旗是倒挂的,不得不把旗子降下,慌忙开始第二次升起。升到半途发现旗子卷缩不展,不得不再次扯下。第三次升旗的过程中旗子一直被缠到绳子上,等到旗子张开并快升到旗杆顶部时,却卡在中途怎么也上不去,于是只好第三次将血旗取下。

三上三下之后,血旗终于挨上旗杆,但只在距离杆顶还有一小段距离处就作罢了。中共官方迅速勒令现场国内中新社、中青报等前来采访的数家媒体不得报导升旗失败事件,并限制相关照片流出,同时,对海外其它中文媒体打招呼协助捂丑,致使这些媒体纷纷避而不谈。

旗折天示警

《三国演义》中,孙权的父亲孙坚征伐刘表,孙坚分兵四面,围住襄阳攻打。忽一日,狂风骤起,将中军帅字旗竿吹折。韩当曰:“此非吉兆,可暂班师。”坚曰:“吾屡战屡胜,取襄阳只在旦夕;岂可因风折旗竿,遽尔罢兵!”遂不听韩当之言,攻城愈急。蒯良谓刘表曰:“某夜观天象,见一将星欲坠。以分野度之,当应在孙坚。”蒯良于是设计要健将吕公设埋伏于岘山,引孙坚入埋伏之处,矢石俱发。孙坚果然中计,体中石、箭,脑浆迸流,人马皆死于岘山之内,寿止三十七岁。

无独有偶,曹操一统马步水军共八十三万,与东吴对垒于赤壁,置酒设乐于大船之上,大会诸将,横槊赋诗。扬州刺史刘馥进言曹操,“大军相当之际,将士用命之时,丞相何故出此不吉之言?”曹操于是横槊问道:“吾言有何不吉?”刘馥说:“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无枝可依。此不吉之言也。”曹操非但没有听劝,反而大怒刺死刘馥。之后周瑜于山顶看隔江战船,尽入水寨。瑜顾谓众将曰:“江北战船如芦苇之密,操又多谋,当用何计以破之?”众未及对,忽见曹军寨中,被风吹折中央黄旗飘入江中。瑜大笑曰:“此不祥之兆也!”随后诸葛亮借来东风,三江口周瑜纵火,曹操败走华容道,回顾所随军兵,止有二十七骑。

刘备伐吴为关羽张飞报仇,树栅连营,纵横七百余里,分四十余屯,皆傍山林下寨。犯了包原隰险阻而结营之兵家之大忌。东吴陆逊用火攻烧屯当夜,刘备正在御营寻思破吴之计,忽见帐前中军旗幡,无风自倒。乃问程畿曰:“此为何兆?”畿曰:“今夜莫非吴兵来劫营?”刘备曰:“昨夜杀尽,安敢再来?”畿曰:“倘是陆逊试敌,奈何?”正言间,人报山上远远望见吴兵尽沿山望东去了。刘备认为是疑兵,令大军不动。结果当晚初更时分,东南风骤起,营中起火,遍野火光不绝,死尸重叠,塞江而下,刘备大军七十余万,仅存百余人入白帝城。

天数不可逃

历史上,风吹折旗,于军不利,旗被折预示不好的兆头是常识。中共通过亲共社团花了九年时间申请许可,年年被拒,终于在今年被美国批准一试。民间第一次在白宫旁升血旗,由亲共人士一手操办,号称召集了各地千人,加上围观民众。结果血旗开始倒挂,升了三次都升不上去,第四次也没有升到头就草草了事。正如有人事后所言:血旗倒挂,有四(死)无升(生)。

中共官方在国内的宣传当然不会提到旗三次升不上去的真实情况,大肆宣扬升旗代表了“祖国力量的不断强大使华人的向心力不断增强”,着意渲染形势一片大好的模样。如果中共没有封网,中国人都能完整的看到升旗的全过程,知道事实的真相,中共搞再大规模的阅兵,再粉饰太平,也糊弄不了多少人了。

“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曹操天下三分有其二,破黄巾、擒吕布、灭袁术、收袁绍,深入塞北,直抵辽东,纵横天下,雄兵百万,被风吹折中央黄旗在先,赤壁一场火烧剩二十七骑在后。曹操、孙坚、刘备当时都有人提醒劝谏,三人都不听劝,下场如出一辙。人算再精,军队再多,也难逃天数。

中共建政六十年,逆天而行,残虐百姓,杀人无数,破坏文化,恶贯满盈,天怒民怨。尤其是运用国家机器迫害上亿法轮功修炼人,对神佛犯下滔天大罪,天灭中共已经成为历史的必然。

自救顺天意

在中共海外花钱买人欢迎的现场,买来的人散去的时候,五星血旗往往被乱丢一地,人们对中共和血旗的真实态度一览无遗。

许多聪明的中国人也感觉到了中共气数将尽,六千万人退出中共就是明证。也有部份人觉得自己早已不相信中共,也不会给中共效力,多年不交党团费也早就自动被除名了,觉得退出是多此一举。然而,不交党团费是否“足矣”,孙坚的故事可能会对这样的人有所启示:

孙坚随各路诸侯讨伐董卓,在汉长乐宫中得到卞和的和氏璧雕琢成的传国玉玺,私自藏匿回江东别图大事,被袁绍发觉,要其交出玉玺,孙坚否认,指天为誓曰:“吾若果得此宝,私自藏匿,异日不得善终,死于刀箭之下!”后孙坚果然中箭而死,应了前誓。而人们入党入团时发的却是「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这样的毒誓,等于把命随时交给中共,天灭中共时,这样的誓言不危险吗?

有人有这样的疑问,天灭中共讲了几年,可是也没看到灭中共,人们不是还活得好好的,也没看到什么灾难。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从亡共石的出现,优昙婆罗花的盛开,到今天的血旗难升,这就是神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在警示人们,神一再的延长大难来临的时间,正是希望有更多的中国人能摆脱中共、走入未来。

全世界法轮功学员正在努力的向全中国人讲清真相,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在面对迫害的时候还在一如既往的向中国人讲清真相。因为修炼的人知道生命的可贵,他们的巨大付出就是为了让更多可贵的中国人能够明真相,作出正确的选择,不要为自己的生命留下遗憾,因为那是无法挽回的。

成文:2009年09月29日 发稿:2009年09月30日 更新:2009年09月30日 01:31:5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天灭中共”上头版当局令回收引轰动 网友天价求购

天灭中共

9月27日《锦州晚报》头版新闻图片上出现“天灭中共、三退平安”的字样。(网民提供)

【大纪元9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道)正当中共神经高度紧张地筹办十一系列活动之际,周日(27日)出版的辽宁省锦州市的《锦州晚报》头版图片惊现‘天灭中共’字样。海外各中文媒体纷纷转载了“‘天灭中共’现《锦州晚报》头版”的消息,更引起国内读者的关注。新浪博客出现《震惊:有人出万元天价求购某期〈锦州晚报〉!》博文。

出事的《锦州晚报》是锦州市委机关报《锦州日报》的下属报纸。为了显示十一前夕市面的庆祝气氛,该报到街头取景,地点选在辽西小商品市场外,并将这幅照片在上周日的头版位置正中央以大篇幅发表。不过,在该报发行后被发现在这幅照片的左下角、即商品市场自行车停车护栏上,赫然刻着“天灭中共、三退平安”的口号,呼吁市民退党、退团、退队。

第二天,当局以图片“违反广告法”为由,下令该报停刊整顿。当局已经派工作组进驻该报,同时勒令回收当日报纸。

《锦州晚报》一名广告代理向明报证实,由于上述图片问题,该报在28日已被有关部门停刊整顿,29日市面已无该报出售:“因为27日头版那张图片,违反了广告法”,暂时未知该报何时才能复刊。

9 月30日上午,锦州晚报编辑部的人士接到大纪元记者电话谘询时很防备,询问记者的身份、名字以及在哪等。在被问到是否《锦州晚报》锦州晚报》头版照片上出现了问题,对方表示:“我们报社是出了点小错,我不能对外发布这些东西,我不清楚。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因为我现在工作很忙,处理公务,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锦州晚报》发行部对是否可以高价买到9月27日的报纸的询问明确表示,那天的报纸都没了。
《锦州晚报》广告部的人士在被问到9月27日的报纸出现“天灭中共”等信息时,告诉大纪元说,这个去问编辑部。记者问如何能买到当天的报纸,对方说:买不到!

另外,该报本身的网站至今停止运作,其他所有链接或转载该报的网站亦停止锦州晚报的查看服务。

目前,相关责任人等接受调查,已经发行的当天报纸绝大多数经公安等部门强力追回,但是,仍然有少数报纸流出。令人地方当局头痛的是,现在,已经有人公开要天价求购当期。

天灭中共
《锦州晚报》新闻图片上出现的法轮功标语。(网民提供)

据了解,关注事件的福建网民郭宝峰,周二接受采访时说,当局神经过度敏感,导致在对待事件时采取了小题大做的手法,反而造成了坊间议论纷纷的反效果。

大陆到处可见“天灭中共”标语

近两三年来,退党标语已经成为中国大陆公共场所、政府机关、旅游景点的一道独特风景线。很多大陆民众将退党声明贴在布告栏、车站牌、电线杆广告栏等公共场所,其中有一个原因是由于中共封锁网路及一些条件的限制,他们不能及时将退党声明传送到海外退党网站。

湖南民主人士贺伟华先生近日在《自由圣火》首发一篇文章〈“天灭中共”标语无处不在官员避祸〉一文,他在文中提到,在他所居住的城市,到处都可以看到退党标语。“大街小巷、商业市场、公共娱乐场所、居民生活社区、几乎所有的楼房走廊,简直就是‘漫山遍野’的标语。其量之多、其面之广,有如铺天盖地的广告,上天下地、无处不在。”贺伟华说,有些标语贴在农贸市场,很多百姓都可以看到。

沈阳徐先生表示,退党标语在沈阳很常见,人民币上特别多,现在大陆很多人失业,痛恨共产党腐败,人们都敢公开骂共产党了。

徐先生说: “我看共产党太腐败了,以前就跟他们划清界限了。现在人民币都写着:退党三退保平安,有的是用那个计算机打出来的,有的是用那个笔写的,都是写的那个反对共产党,打倒共产党,共产党解体等什么都有吧。也不是什么偷偷的,现在很明显的到处都有啊,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问题。”

沈阳李先生表示,一个横幅上面写的“天灭中共,退党自保”八个字,挂了三天没人管。蚁力神事知道不,我所在的白辛台村,这一个村子总共就两百多万,有的都贷款,大部份都是贷款,他们没法去说。

每月平均144万中国人退出中共

天灭中共
贵州“藏字石”天然形成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图为该风景区门票。

2002年6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上天然形成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图片可见贵州“藏字石”风景区的门票。可见天意不可违,“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绝非戏言!

自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发表以来,滚滚三退大潮势不可挡,据三退网站统计,2005年一年三退人数为677万,平均每月56万;2006年为1007万,平均每月83.9万;2007年为1345万,平均每月112万;而2008年为1730万,平均每月144万。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9/30/n267309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