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与爱国主义

文/古镜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在华夏文明的五千年历史长河中,曾涌现过许许多多的志士仁人、英雄豪杰,他们用自己的侠肝义胆与铁血丹心谱写了一曲曲气壮山河的生命之歌,捍卫了这一方他们深爱的土地与人民。他们崇高的精神就象夜空里永不坠落的星辰,世世代代激励着后来者为人间的正义挺身而出。他们的壮举凝聚了他们对国家、民族的忠贞与热爱,这些高贵的品质大都来自于传统儒、释、道思想对人们心灵的培育与塑造,特别是儒家的思想品格对世人的潜移默化。一个伟大的爱国者首先应是一个具有博大胸襟与仁爱之心的人,更是一个为真理与道义而勇于献身的人。有了这样一颗仁爱之心,在家会奉老爱幼,处世则善待他人,为国则鞠躬尽瘁,居天下会广济众生。一个不会爱人的人是永远不会爱国的,这种人的爱国充其量只是喊喊口号、装点门面而已。

中共邪党在其篡政以后对一切文明传统都加以歪曲与篡改,“爱国”这一名词的神圣内涵也惨遭嫁接,变成了邪党愚弄百姓的迷魂药。当“爱国”成为一种铺天盖地的口号时,大部份的国人已经不知道国家究竟是什么了。即使是中共邪党打着国家的旗号犯下了无数滔天的罪行,许多民众还在一如既往地、诚惶诚恐地、苦大仇深地“爱国”。有的直爱到自己家破人亡、命比草贱时依然经年不醒,这实在是人类心理学上的奇异风景,更是邪恶的党文化对人心灵的扭曲,在这里施虐者与受虐者都得到了一个心理上变态的满足。

爱与恨本来只是人类的正常情感,爱国与否当属个人的情感问题而非道德问题,它和每个人的成长经历有关。一个人的行为受许多方面的因素影响,情感只是其中之一,在情感之上还有道德的制约。而国家也是一个相当宽泛的概念,包涵土地、文化、民族、历史、民众等等诸多要素,每一个热爱国家的人其侧重点都不一定相同。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人们没有爱国的义务,也没有不爱国的耻辱,人们在表达爱国的情感时也是建立在道义的基础之上的。而中共邪党所鼓动的所谓“爱国”,则完全是一种毫无道德约束下的仇恨情绪的宣泄,“爱国者”们大都是行为低下、满心恶念,唯邪党马首是瞻,与善为仇。

其实在这个星球上任何一个组织与个人都有资格谈爱国,唯有中共邪党没有这个资格。纵观其八十年之所为,它们实是一群叛国者、卖国贼、窃国大盗,更是一群人类文明的破坏者、文化与生命的摧残者、魔鬼理念的传播者。在其祸乱华夏的六十年里,把一个辽阔悠久的礼仪之邦与文明古国变成了山河污染、人心败坏、邪恶当道、遍地冤魂的人间炼狱。它们毁灭中华文化、害死八千万中国人民、破坏华夏生态,干尽了无数危害国家之事,罪孽如山,听它们喊爱国就象是听苍蝇在谈保护食物一样让人殊觉恶心。若按照邪党字典的解释:国家是统治阶级的暴力工具,既然是“暴力工具”,为什么还要别人去爱它?这种自相矛盾式的精神错乱就是中共邪党流氓的丑陋写照。

中共邪党的“爱国主义教育”更是可笑至极,爱国只是人类情感的一种倾向,是无需哪个组织来“教育”的,也是“教育” 不出来的。其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只是煽动精神偏狂、颠倒善恶人伦、混乱语言概念的洗脑术。目的是给国人灌输一种邪恶的理念:政权即是国家、党即是国家、爱国就是爱党,爱国就要去仇恨那些党所不喜欢的国家、组织或个人。这种灌输的结果就是造就了一大批精神偏执、毫无礼义廉耻的“爱国愤青”。当邪党腐败透顶时他们不爱国,当邪党屠杀人民时他们也不爱国,当邪党出卖国土时他们还是不爱国。当许多有志人士揭露与抗议邪党的种种罪恶与暴行时,他们会手拿血旗从国内窜到国外地爱国,到处挥舞拳脚、丢人现眼,面容狰狞、歇斯底里。

中共邪党的“爱国主义”一词其实是邪党的胡言乱语,让人不知所云。这个词汇在汉语中根本就不能成立,人类的情感与学说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精神范畴,爱是永远也不会成为什么主义的。但在党文化的语言里却被炒成了一个极具蛊惑力的一句咒语,并且还衍生出一大堆党文化的语汇,如:爱国主义作家、爱国主义诗篇、爱国主义精神、爱国进步人士等等。这些词汇听起来冠冕堂皇,其实完全是邪党刻意编造出来的洗脑专用词,根本没有实际内涵。它们由此构成了一整套邪党的“爱国主义”巫咒,每当邪党念动它们时,那些爱国愤青们就会热血沸腾、四处咆哮,做的都是人类文明所不齿之事。他们身上没有丝毫的道德承担,也没有一点的仁爱之心,这样的爱国者实是一群祸国殃民的国贼。而中共邪党才是国家的真正敌人,更是人类的敌人。

而那些为了国人的自由与权利挺身向邪党说不的自由战士才是真正的爱国者,那些为了揭露邪党罪恶、捍卫天赋人权而被投入黑牢甚至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才是伟大的爱国者。他们用坚韧、大爱、宽容与无私谱写了了华夏民族五千年来延绵不断的不屈精神,他们承受了整个民族的苦难,却用自己的生命维系了民族的尊严,为爱国作了一个最好的注脚。

成文:2009年10月30日 发稿:2009年10月31日 更新:2009年10月31日 00:20:4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生命的寄托

文/一竹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一日】现今的中国,由于中共无神论的灌输,人们认为相信神佛的人是愚昧无知的,一提到信神信佛,就认为是在寻找精神寄托,太不现实了。

那么究竟什么是寄托?寄托就是把理想、希望放在某人身上或某种事物上。而人的理想与希望不同,寻求的寄托自然也就不同。

追求荣华富贵的人,会把物质财富作为寄托,其也必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

不想为五斗米折腰的人,就会去寻求一份超脱之乐,把“釆菊东篱下”的怡然作为寄托,因此能品味到那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乐趣。无论别人如何以逃避现实评价,那份心境是他的追求,他努力做到了,这何尝不是一种积极的人生态度呢?且寄情山水,既可以在大自然的怀抱中获得一份快乐,又可以在山水的灵秀中得到一份生命的启迪。

相信因果报应之人,他们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相信人做事,天在看,所以会带着一颗礼佛敬神之心去求得善果,从而得到神佛的眷顾与庇佑。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也因此获得了心灵上的安宁。同时明白了世事如云烟,人一生的体验,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患得患失的感受。

每个人都在寻求生命的寄托。当我们获得了物质的满足后,忽然发现了精神上的空虚,于是我们去寻找精神上的安慰,或寄情山水,或与一两个好友,倾心而谈,在欣然中获得暂时的满足。而回到现实,曲终人散,一切成为往事,还是不免感慨万千:人生究竟为了什么,哪里有我们最终的寄托?

真正能解开生命之迷,那是每个生命渴望而不可求的。在这茫茫的宇宙中,人究竟为何而生?读了《转法轮》,才知道这本书蕴含着人类永远无以回报的浩荡洪恩,那是生命永恒的寄托。

我们也因此明白了,为什么在中共极尽残酷的十年镇压中,法轮大法能够弘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与地区;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在面对失去一切,甚至是生命,还能毅然坚定地走在修炼的路上;为什么在自身遭遇巨难中,还在理性平和地向世人讲述真相,帮助那些被中共谣言蒙蔽的生命。这种大善大忍,正是将生命寄托于宇宙真理所表现出来的无私无我的博大胸怀,也正因为拥有这种来自“真、善、忍”的力量,才会无惧一切邪恶。

世人啊,“法轮大法好”,您可曾听到?这万古机缘,您可曾珍惜?

成文:2009年10月28日 发稿:2009年10月31日 更新:2009年10月30日 19:28:0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追查国际:奉劝李东生别做中共陪葬品

2009年10月29日 星期四

在中共高层最新一轮人事变动中,中宣部副部长李东生将接替刘京担任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主任一职。对此,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发言人汪志远先生奉劝李东生要审时度势,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

据《星岛日报》报导,李东生已被内定为公安部党委副书记、副部长,将在下月正式接替年满65岁退休的刘京,而“610办公室”主任一职也责无旁贷落到了李东生的肩上。据悉,“目前两人正在做交接工作”。

汪志远先生说,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录音】 “610这个系统就类似于盖世太保,在中国的盖世太保。在迫害以来充当一个不光采的角色,可以说主要的迫害是在它这个系统里操纵的。它凌驾于一切组织之上无视法律、无视道德良知。在中国这场迫害中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这个罪行我们已记录在案。”

历史上无论是谁犯下了怎样的罪行,最终都要承担责任。因此,汪志远先生奉劝即将上任的“610”头子李东生,不要做中共的陪葬。

【录音】“我们也告诫新上任的李东生,这个610新的负责人,在这个历史关头要看清形势,审时度势,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无论你是谁,你犯的一切罪行,我们将记录再案;无论你是谁,你也将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你只要参与这场迫害,那你就是群体灭绝性犯罪的成员。”

同时,汪志远先生希望李东生能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录音】“我相信李东生他也知道,近年来全球法轮功学员已经起诉了以江泽民为首的这些犯罪首恶,比如说罗干啊、周永康、刘京还有薄熙来等等。那么我希望李东生你也不要步他们后尘,走上这条绝路,为自己的将来也为你自己的家庭留一条后路。我希望你在你这个位置上停止一切迫害。”

1999 年6月10日,为了避开宪法和正常的法律程序,在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的直接命令下,中共成立了一个专职镇压法轮功的机构——“610办公室 ”。自中央以下,“610办公室”遍及全国城市、乡村、机关和学校。由于该“610办公室”全面控制了所有与法轮功有关的事务,因而成了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私人指挥系统和执行机构。这个不具任何法律依据的组织在性质上与纳粹德国的“盖世太保”和中共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革小组”很相似。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艾琳 、韩菲采访报道

小故事一则 115师侦察老兵谈中共抗日

铁蛋儿

【人民报消息】一位快80岁的东北抗日离休人员,在家没事干,就愿意找人唠嗑。一来二去大伙都知道他参加过抗日,就好奇的问他:「抗日时,你和日本人打没打过仗?俘虏过日本鬼子没有?」

他说:你们要听,我就给你讲一讲。抗日战争时,我在115师侦察连当兵,那时部队大部分时间是在山区活动,和日本人根本不接触。部队的宗旨是搞收编和扩充,直接收编的人员大部分是武装土匪,让老百姓当兵就得用骗。

有一次,我们连收编了一支武装土匪,有五、六十人。部队首长让他们穿上国民党兵的衣服进村抢劫,并告诉他们听到枪响就往村外跑,有部队在接应他们。

这些假扮国民党兵的土匪进村后闯入老百姓家抢钱抢物,抢牲畜抢粮。当部队在村口放枪发信号,他们就都向村外跑去。八路进村夺下土匪抢的东西还给老百姓,又帮助老百姓挑水、打扫院子,什么活都帮老百姓干,而且晚上不住老百姓的屋,老百姓真受感动。

这时,部队首长趁热打铁,召集村民开会,宣传共产党怎么怎么好,国民党如何如何不好,号召青年当兵。一些老百姓还真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部队。后来那些受骗当兵的青年发现八路军并不象在他们村儿宣传时说的那么好,有些人有情绪发牢骚的就被大会批、小会斗,如果要想家逃跑的,抓回来就被枪毙。

加拿大率先建立国会法轮功之友

10月30号消息,加拿大不同党派的参议员和国会议员,在渥太华组成了一个“国会法轮功之友”组织,关注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迫害的问题。这是全世界首个在国会建立的、致力于支持法轮功团体的组织。

据大纪元报导,“国会法轮功之友”主席苗锡诚表示:成立国会法轮功之友的第一目标,是确保国会议员们都充份了解关于法轮功的问题,敦促中共政府尊重基本人权。该组织成员包括两位参议员和18位来自保守党、自由党和新民主党三大不同党派的国会议员。

苗锡诚说,国会法轮功之友的第一步是会见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接下来,可能与会法轮大法学会一起在国会山举办一些活动,比如,该组织成员、议员斯考特.瑞德将主持五月二十七日的中国人权问题论坛。

加拿大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李讯表示,很高兴得知这个组织成立,这对于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无疑是一个鼓励。国会法轮功之友“将在国会里起到一个积极的作用”,因为它反映了加拿大人的意愿。

加拿大是西方国家中首个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进行公开批评的国家。据《环球邮报》报道,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大规模逮捕和关押开始后不久,加拿大政府给中国外交部递交了正式的抗议信。

法轮功自1992年开始在中国传出,以“真善忍”为指导,因为修养心性,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而迅速普及。到1999年北京独裁者发动大规模‘灭绝’运动之前,官方估计已经有七千万到一亿人修炼法轮功。

来源:希望之声

从莱阳“六一零”宋顷忠遭恶报谈起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宋顷忠,山东省莱阳市“六一零”副主任,四十多岁,栖霞人。好喝酒,常在酒后打骂大法弟子,以泄私愤。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二日,宋顷忠与人喝酒,突然身亡。其家属到市政府哭喊,要求查明经过和赔偿。莱阳市民对此尽人皆知。

宋顷忠的死是莱阳“六一零”继于跃进、郭文兴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遭恶报后,又一个实例。于跃进曾是“六一零”负责人,内部人称“于局长”,恶报殃及亲人,其妻子去年七月车祸身亡;郭文兴,恶警,夫妻二人均遭恶报死亡。

其实,宋顷忠等恶报结局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因为他们站在迫害大法的第一线。他们比一般百姓更了解法轮功真相,可是,他们还是选择了泯灭良知,参与迫害。三尺头上有神灵,善恶终有报。大法弟子一而再,再而三的给其机会,给其讲真相,他们非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终至恶报临头。

莱阳“六一零”办公室位于莱阳党校大门内西侧,党校原招待所一楼。现已换牌为“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里面设有锁着的大铁门,窗户也用铁条封锁,与监狱没有什么两样。

被关押人员禁止外出,家属也不得探视,被绑架到这里的人也从未获得过任何法律文书。在每一位被关押人员离开这里时,家属还要被逼迫缴纳至少二千元以上“教育培训费”及伙食费,“六一零”参与人员多年来一直用这些钱大吃大喝,(里面配有专业厨师,根据他们的要求为其专门制作饭菜),过着花天酒地的生话。凡在 “六一零”工作的人员,个个肥头大耳,膘肥体胖。

其所有参与人员行事手段均与黑社会无异,动不动就对被迫害人员拳打脚踢、施以电刑、罚站、禁止睡觉等各种刑法,逼迫上访人员放弃上访、逼迫法轮功学员保证不再炼功,严重时将木凳在被关押人员的头上砸烂,血流满面。曾有不少人在这里被搀扶着或抬着离开,并且大多又被转入劳教所。“六一零”恶人们在邪党的保护下身穿警服绑架、抄家、抢劫、罚款,无恶不作、为所欲为。

说到这,莱阳乡亲们一定会说,这样的人不遭报,天理不容。可是,我们大法弟子还是希望他们能够改邪归正,将功补过,从而使这种悲剧不再重演。

也希望以此来警醒莱阳参与迫害大法的相关人员。神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建议相关人员利用一切机会收集参与迫害人的罪证,揭露迫害,以将功补过。希望乡亲们行动起来,利用亲戚、朋友、邻居的身份共同挽救他们。

大家都是乡亲,知道互相珍惜。宋顷忠真是为恶党献出了生命,到头来怎么样?留下一家老少无依无靠不说,还得家属到市政府哭喊,求查明经过和赔偿。

乡亲们,恶党的罪行使得天怒人怨,在劫难逃。依靠恶党,到头就是一场空,只有赶快退出恶党的一切组织才能保命。它让中国人从小就宣誓:时刻准备着为它献身,其实是强迫人对它发毒誓。眼下,上天给了每个人公平的逃生机会——退出党、团、队,抹去毒誓保平安。就看我们怎么选择了。

成文:2009年10月29日 发稿:2009年10月30日 更新:2009年10月30日 00:30:59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在师父的加持下使用神通走出困境

文/山东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十日】06年写过这篇文章,想上网上发表,但还没来的及发表被邪恶抄家时把文稿抄走了,一直以来想重写但都没能如愿,今天看了,《真眼观大千,神通渐苏醒》后,想本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纯净心态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2005 年暑期,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想利用暑期把小弟子带好,因我们是4个地方的,每个地方回去报名,我们地区当时有十个小弟子报了名,当我们到达目地时候,看到已有接近50名小弟子已到那里了。后来这事由于当时几个协调人之间的分歧,争斗心、妒嫉心好多不纯净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遭到邪恶的大搜捕,几个协调人都被不同程度的判了刑。[05年明慧报道过此事]这里我只想写出来当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运用神通带领接近60个小弟子走出困境的经历。

那天是05年的7月20日下午2点,我们小弟子正在交流怎样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突然在窗外来了几个可疑人在探头探脑往里看,因当时我们在一避暑山庄里,这里人烟稀少,我们已感到空间场有邪恶因素了,就把大法书籍等物品集中在面包车上,运走了,接着,我们就集合好小弟子准备撤离,因当时远离城区,叫车来要几个小时,根本来不及,这样,我们就选择了暂时离开这里往山上走,避开邪恶。我们就顺着山路走了近2个小时多,中途我们休息了一会儿,发了6点的正念。这时,一个小同修气喘吁吁跑来说,我们刚在那里的山庄被邪恶包围了,邪恶在到处找我们。

我们不得不带着小弟子转移到一个大山底下,山底下不远处有几户人家,我们在两山凹之间往山上走,这样远处几乎看不到我们。这时,天色开始朦胧了,而我们的队伍已经進入了深山里,这时就听到山底下的狗叫声,还有警车的尖叫声,我们不得不進一步進入深山里。这里得提一下的是,当时排队的时候是由小到大排的,前面是十个不到十岁的小弟子,其中最小的只有六岁。往后是稍大点的,中间是初、高中的,后面是上大学的,最后面是3个辅导员,就这样安排的。当我们发现这个问题想把大点调到前面开路时已是不可能,因为前面是密密麻麻的树林,根本就没有路。而且当时邪恶已开始拿手电進山搜我们,我们不能说话,不能有声音。好在当时我为了照顾小弟子一直在前面带路。

不知不觉,我们走進了深山老林里,我们当时根本就不知道会走到哪里,无目地的往前走,也不知道东南西北,進入半夜时,我们发现这里可能是千年都没有人進入过、连鸟儿可能都不曾飞过的深山老林,密密麻麻的蒺林挡住了我们的步伐,我们不得不停下步伐,用手扳倒蒺树,可这怎么行呢?这时我看着远处的山、近处的森林,我在想,山神啊,土地神啊,这一方是你们管辖的范围,一切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都是大法开创的,我们大法弟子遇到了麻烦,请你们给我们指路,树林啊,请你们让开不要阻挡我们的路;那些不好的生命啊,都离我们远点,小弟子不喜欢看到你们。这样我边走边念,并请师父加持我们顺利走出困境,一个也不能少。

这时我发现树林开始往两边倒,给我们让出路来。山路虽然陡峭,但都有攀登的东西,好象特意为我们准备似的,路越走越开阔。接近12点,我不经意往前一看,噢,前面是山顶了,我快步跑到山顶一看,有一块光光的大石坂好大好大。我把十几个小弟子一个一个接到还热呼呼的大石坂上,接着后面的都跟上来了。等大家都坐下来时,我们发现热呼呼的大石坂正好能容纳我们60人,我们就在大石坂上发12点的正念。等发完正念,我站在山的顶峰往我们待过的那个山庄方向看去,湖水旁边几辆警车象小蚂蚁似的在闪着灯光。

这时我们发现不远处有一束灯光向我们投来,我的眼睛流泪了:这里哪有灯啊,都是慈悲的师父在给我们指明方向,因为左右都是连绵不断的山峰,你就是走十天半月都不可能走出去的。这样我们沿着灯光的方向往山下走,不远处出现了小路。我们顺着小路走下去,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村庄,最难的是我们60个人在深夜里每经过一个村就会引起一片狗叫,我们就发正念,用神通与狗交流:不要被邪恶操控迫害大法弟子,那样你们就没命了,记住大法好。

这样狗的叫声由狂叫变为沙哑,后来都叫不出声了。我们听了都觉的好笑。我们发正念让我们经过的村的人都睡熟,不要出门。这样,我们在师父的加持下,个个小弟子身体轻飘飘的,走路如飞。我们大人都惊叹,不愧是师父的小弟子,在魔难面前,没有一个喊苦喊累的,都默默的配合。一路上他们手拉手,每经过一个危险的地方他们就会一个传一个小心点。这样天快亮时,我们顺着路正好到达一个小车站。等了一会儿,来了两辆大巴,司机惊奇:哪里出来这么多人,我们说我们旅游的。我们60个人翻山越岭走了一夜。从一个城市走到另一个城市,连我们自己都觉的不可思议。当晚我们一起走过来的一个辅导员说她做了一个梦,梦中一片幼小的竹林快速成长直插云霄。我们很快就又溶入了正法的行列了。

还有第二天我回到家,电视正在播昨天的月亮是有史以来最亮的一天,那晚的月亮象个大玉盘一样一直伴随在我们身边。还有我和好几个小弟子都听到《同师行》箫声一直伴随着我们爬到山顶。后来我因参加了这个班被邪恶抓捕,我写的文稿他们也看了,他们说其实你们真没什么,就是暑期把修炼法轮功家的孩子弄到一起,完成完成作业学学法,可上面偏要我们抓捕你们,说你们办明慧学校,说你们有背景,有目地。我们看了那篇文稿,明白了。他们还说他们第二天早上准备了两辆大车在山下等我们,他们根本不信我们会出现在另一个城市,他们说你们插翅难飞。他们说:不再抓捕你们了,后来也确实不再有小弟子的家长被抓过。几年过去,前两个月我见了当年只有8岁的小同修,现在都上初中了,长的比我都高了,而且在家里上网帮妈妈做资料呢。

写到这里,我今天主要是抱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角度来写的,还有我觉的我有责任把那晚的事情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我知道在证实法的路上我做的不好,让师父为我承受了许多,我只有在法中成熟起来,救度好众生,不再让师父为我操心了。

成文:2009年10月28日 发稿:2009年10月30日 更新:2009年10月29日 14:37:1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