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阅兵藏不住的狗尾巴

中共窃国六十年罪恶反思

王华

【大纪元10月1日讯】10月1日,中共举行窃国60年来最大规模的阅兵,原想借炫耀武力来巩固其统治,但事与愿违,哪怕中共拿出它所有最先进的国产装备,也无法掩盖其整体军事实力的落后,特别是联想到去年四川大地震中军队的无能表现,其低素质、低水平让世界震惊,让民众心寒。

这次阅兵中共首次凑够了海军、空军和武警装甲方队,还展示了所谓可攻击美国的东风DF-31洲际弹道导弹,和号称“航母杀手”的东风DF-21系列中程导弹,然而国外军事专家点评说,近十多年来,由于从俄罗斯进口了第三代武器,表面上看缩短了与西方军事技术差距的鸿沟,但即使到2010年,中共的空军也只能相当于美国70年代或俄罗斯80年代的水平,当中共拥有第三、第四代武器时,美国的武装力量已进入第五代装备了,也就是说,完成换装的中共军队仍将落后美国整整一、两代。

有中共将领私下透露说,中共一再搞军事保密,不为别的,只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中共军队的落后水平而遭到耻笑。今年6月中共的环球时报都承受,目前中国军队主要装备的仍是改进型59式和69式坦克以及70年代的战机,而这次参加阅兵的却是类似于样机的99式坦克和歼-11战机。俄罗斯报纸曾表示,中共军队在一些领域连日本和韩国都不如,有失大国形象,日本媒体更是从四川地震实际运作的7个方面,看出“中国军队的装备和素质异常落后,出乎世界预料之外”。

1,后勤管理和装备的落后:中共十万军队进入灾区,但两人一天只喝一瓶矿泉水,吃红薯为干粮的屡见不鲜。2,运输装备和个人装备落后:地震两天后,举全国之力才调来100架美式黑鹰或苏米格17等老式直升机,而士兵们居然大部份没有多功能背囊。3、侦察手段落后:由于下雨,对几十公里远的山区无法侦察,还得靠美国卫星图像支持。那架举国关注的米-171运输机坠落后,11天军方找不到任何线索,最后靠一位业余飞行器爱好者用红外线空中扫瞄器发现的。4、军事素质落后:中共军队居然花费了27个小时从紫苹铺水库到映秀镇,平均一小时走一千米。5、军事指挥各自为政,混乱不堪,温家宝多次发怒也无济于事。6、军事通讯落后:许多指挥官用的竟是民间手机,7、医疗保障落后。概况地说,2008年中共军队的实力只相当于西方50年代的水平。

如今中共利用民脂民膏大搞虚假阅兵,所反映的只是其与民为敌的本性和其落后的本质。中共军队这么先进,怎么没能多救活几个地震灾民呢?把枪口对准人民的军队,只能是暴政下咬人的疯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1/n2674163.htm

Advertisements

月儿圆了,亲爱的妈妈在哪里?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中国传统中秋节是个阖家团圆的佳节。北京大法弟子李桂平和张连英,俩位善良的母亲,却因修炼法轮功而遭非法关押和酷刑摧残。她们年幼的孩子常年失却母爱,幼小的心灵承受着痛苦。中秋节到了,月儿圆了,孩子们亲爱的妈妈在哪里?

李桂平的儿子今年9岁了,这个善良的孩子从10个月大起就夺走了母爱。8年过去了,孩子由年迈的外公外婆及也上了年龄的父亲勉强拉扯着长大。他的母亲李桂平在北京女子监狱遭非法关押,因对信仰的坚定,遭受女监恶警的毒打、摧残。

李桂平1996年开始炼法轮功,之后,各种疾病都逐渐消失。44岁时,李桂平在北京朝阳医院顺利生下儿子,医生原本把李桂平当作高危产妇,可没想到孩子生得比一般人还顺利,这是在朝阳医院的建院史上都少见的事,人们又一次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

1999 年邪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李桂平多次去国务院信访办、全国人大常委会等地,用自己的现身说法为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申诉喊冤,向她所遇到的一切受邪党蒙蔽的民众讲清真相。为此,2000年期间她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和三里屯派出所非法刑事拘留了2、3次。在申诉无门的情况下,她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就为向世人说一声“法轮大法好”,竟被广场上人性全无的恶警穿着皮靴往她怀孕的肚子上踢、摔在地上拖。

2001年8月,就在孩子刚满10个月的时候,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区国保大队、三里屯派出所的不法份子,找到李桂平在外租房的地址,将李桂平的母亲绑架到一辆车上,非法搜身找钥匙。然后,恶警又绑架了李桂平和她丈夫,就连她未断奶的儿子都不放过。在派出所,警察强行隔离李桂平母子俩,在其亲人的强烈抗议下,才允许李桂平给儿子喂奶和短暂见上一面。第二天,恶警将李桂平押上警车拉走,她丈夫在后面一边追车敲着后玻璃一边喊着“桂平”的名字,其惨景催人泪下。未满周岁的小婴儿从此被夺走了母爱。

2002 年中共伪法院非法秘密开庭,栽赃陷害,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了李桂平12年重刑。李桂平先是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少管所,后又转押到北京女子监狱。在北京女子监狱李桂平所在的八分监区(监区长黄清华)是恶党洗脑的地方,许多坚定不妥协的大法弟子都被送到这里被迫害。李桂平由于不“转化”,被恶人强迫长时间蹲着,小腿蹲得粗肿。

2007年中国新年前,李桂平在北京女子监狱全监狱大会上高呼“法轮大法好”后,被女监非法押入集训队加重迫害,被非法剥夺了与家人见面、通信、通电话等合法权利。

直到现在,每次家人打电话或去要求见面,都会遭北京女子监狱恶警刁难。家人一直担心李桂平的安危,8年来,全家没有过过一个团圆节;孩子都不知道有妈妈在身边呵护的幸福是什么样的感觉。

张连英的女儿清清今年5岁,2008年4月20日,这离张连英从北京女子劳教所回到家中仅有短短的四个月的时间,张连英同丈夫牛进平被以稳定“奥运”的名义被北京市东城分局及朝阳区国保警察绑架。当时清清也在场,恶警凶狠的毒打爸爸妈妈,还给他们戴上黑头套强行塞进警车,吓的大哭的清清也被带走。

2009-5-29-204543
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时的清清最幸福

张连英原光大集团处级干部,31岁就成为注册会计师,32岁就任光大集团某处处长,是人品出众、业务能力强的主流社会的精英。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她曾经将处长级可以享用的一套120平米的住房让给单位的同事。原来身体不好的张连英,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

自 1999年迫害至今,牛进平和张连英多次遭绑架、被劳教。2007年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张连英遭受到酷刑迫害,遭暴力殴打致颅内两侧大面积出血,恶警甚至指使劳教犯,用浸湿的毛巾堵住张连英的口、鼻,使张连英无法呼吸,直到昏死过去才松开,等张连英清醒后,她们就再堵上,反反复复毫无人性的摧残,每天都会发生十几次,而这也只是众多酷刑中的一种。张连英每天都在生死边缘挣扎。

此次,牛进平被非法判劳教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牙齿都被恶人打松动了。张连英被从北京女子劳教所转押到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在邪恶黑窝马三家,恶警对大法弟子采用吊铐、上抻床、电棍电击腋下、大腿根内侧、头部等敏感部位,或用手铐把大法弟子吊起来几天几夜。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遭受到酷刑,受迫害严重的有许多人。

张连英绝食抵制,一女警用铁勺子砍开她的嘴。她遭到吊铐,最长时间是三天三夜,半爬着出了刑室的门。她还被用电棍电,长时间罚站,木棒击打等等,已被上刑十多次了。警察刘勇甚至把张连英铐在大门口,让过往的大法弟子及警察观看。张连英绝食,恶徒给张连英灌过大蒜水,被灌食后,张连英的嘴流着血,就那样躺在地上大约一天一夜。

张连英因不背“劳教人员守则”,不在考核上签字、不带胸卡、绝食抗议等反迫害行为,至少十几次受酷刑、遭电棍电击、毒打,受内伤,手部无力不能正常活动。二零零九年年初,张连英被从严管队关入特管队,遭到更严重的迫害。

中秋月圆,难见妈妈面,幼小的孩子理解不了他们亲爱的妈妈会在哪里,妈妈遭受的更多折磨也很难被外界所知。还在有更多孩子和妈妈骨肉分离的悲惨故事被中共邪党迫害出来。

有明月见证,中共给中国人带来的苦难太多太多了,上天一定会清算这个邪党,愿可贵的中国人都能选择脱离邪恶、退出邪党的党、团、队(三退),让生命真正拥有美好的未来!

成文:2009年09月30日 发稿:2009年10月01日 更新:2009年09月30日 22:31:4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女中学生呼吁释放父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在辽宁省兴城市,最近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围屏乡一位八十六岁的老人三个多月前遭遇车祸,腿被撞成骨折,肇事者逃逸,因无钱医治,老人目前瘫痪在炕,生活不能自理,无人照料。而老人的儿子郭春占,这三口之家唯一的劳动力,却无法亲临服侍父亲。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六日日晚,兴城市围屏乡茶家村大法弟子郭春占在讲真相时被高家岭乡派出所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兴城市看守所,至今已二个月了。而家中十余亩地已荒芜,正在读高三的女儿因精神及经济双重压力即将面临辍学。以下是郭春占女儿的信:

叔叔阿姨,您好:

我是郭春占的女儿,名叫郭莹,今年在兴城二中读高三了。我是一个命运坎坷的女孩,在我四岁时,爸爸妈妈就离婚了。爸爸带着我一起和爷爷生活,属于童年的欢乐我几乎没有,无论贫穷还是富裕人家的孩子都能得到父母的疼爱和关心,而我从记事起就背负起家庭的重担。那时家里很穷,爸爸还经常喝酒,打麻将,而且对爷爷也不好。有时深更半夜的我和爷爷还得到处去找他。

在我幼小的心灵饱受惊恐与不安时,是法轮功使我爸爸彻底改变了,酒戒了,麻将也不打了,对爷爷和我也好了,他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总之人就象变了样似的。每年爸爸都出去打工,供我读书,日子虽然清苦,倒也安稳,可是谁知不幸再次降临到我家,爷爷两个月前被摩托车撞了,腿被撞成骨折,肇事者逃逸,老实善良的爸爸没有追究,默默承受着一切,但因无钱医治,爷爷的腿至今没长上,瘫痪在坑上,生活不能自理,还得有人照顾。

现在爸爸又被抓了,我可怎么办呢?就连生活费都没有着落,每天饭我都不舍的吃饱,因为爷爷还没吃饭呢。为了照顾爷爷,姑姑把家里的活放下来照顾,姑夫一个人做不过来,累得都要和姑姑离婚了。我怎么忍心再拖累姑姑呢,因为她家里也困难,还有两个孩子上学,地里还有很多活,她家大孩子也上高三了。

为了改变命运,我努力读书,谁知在我生命的转折点高三的时候,家里却接二连三地发生不幸的事,现在我家十几亩花生地杂草丛生,没有人侍弄,爷爷躺在坑上无人照顾,我也因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双重压力面临辍学。

请大家帮忙营救爸爸,叫我爸爸早日与我们团聚,老天一定会福报于你和你的家人。

郭春占女儿:郭莹

成文:2009年09月30日 发稿:2009年10月01日 更新:2009年09月30日 23:28:2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十一、主人和天灭中共

文/钟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中共非法夺取政权的六十年中,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宣传口号就是“新中国成立了,人民当家做了主人”。

人民是主人,用西方的理念解读就是“主权在民”、“公民意识”。

但是,中国的民众真的是社会的主人吗?中共大肆挥霍,在国内外庆祝其执政六十周年的时候,我们一起观察一下中国社会正在发生的两个事实,就足以说明问题。一个是中共公布的有关中共中央政法委关于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严格限制各地民众越级到北京上访;另一个是国内大面积的网络封锁。

拦轿喊冤、上京陈情是中国自古以来老百姓申冤的形式,老百姓之所以要越级上访,往往因为基层权力机构执法不公,解决问题不力。在中共标榜的“人权最好”时期,就连老百姓越级上访这样的基本权利都给剥夺了,还何谈当家作主?

网络是当今社会人们获取自由信息的重要渠道,在文明国家,老百姓自由上网获取信息,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见解就呼吸空气一样自然,但是,自由上网在中国就成了天方夜谭。不但国外的许多网站被查封,网民无法浏览,而且在网络发表见解,涉及敏感话题的网民还要受到监控,IP被追踪,甚至导致牢狱之灾。

窥一斑可见全豹,在中共掌控下,人民不是主人,而是被时时防范的潜在敌人。在民主国家的国庆日,人们可以广场上尽情庆祝;而中共庆祝的所谓“国庆典礼”上,要“刀兵相见”、“炮声隆隆”用穷兵黩武的行为为自己壮声势、撑门面呢?

为了在国际上往自己脸上贴金,还在西方国家的政府要地、名胜等地集会,升旗,到处招摇、献丑。在白宫前的升旗仪式上,血旗三升三降,可谓丢盔卸甲、丑态百出。

中共执政的历史上,中国人民何曾做过一天的主人?从毛时代的政治运动,到如今的“河蟹社会”,中共虐杀了八千万中国民众。

中国的各个社会阶层和团体都是在中共利益集团的倾轧下生存。毛时代被利用的工农阶级,如今处于社会的最底层。知识分子阶层在文革时代就受到排挤,被斥为“臭老九”,如今知识分子中,稍有良知、敢讲真话的都会受到中共的监控和迫害。就连高智晟律师这样精英阶层的代表都会因自己的正义行为受到绑架、酷刑和侮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何况普通百姓?就连那些私营业主们如今使用的个人电脑都被强制安装监控软件,从“绿坝”到“蓝盾”,引来抵制声一片。

法轮功在中国以外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合法的信仰,受到全世界的民众欢迎,唯独在中共掌权的中国受到打压。迫害一下子就将近亿信仰真善忍的中国百姓推向对立面。在长达十年的迫害中,让广大的中国人遭受了巨大的苦难。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足以说明,中国老百姓连基本的信仰自由都没有,何谈当家作主?

中共因与民为敌而敏感,因罪恶太大而恐慌。这种敏感和恐慌在真相面前显得更加强烈。

天灭中共

天灭中共
周日(9月27日)出版的辽宁省锦州市的《锦州晚报》头版图片惊现“天灭中共”字样。

几天前发生的《锦州晚报》时间就是一例,明慧网9月28日刊登图片报道,正当中共神经高度紧张地筹办“十一”系列活动之际,周日(9月27日)出版的辽宁省锦州市的《锦州晚报》头版图片出现“天灭中共”字样。《锦州晚报》是锦州市委机关报《锦州日报》的下属报纸,为了显示“十一”前夕市面的庆祝气氛,该报道地点选在辽西小商品市场外,并将这幅照片在上周日的头版位置正中央以大篇幅发表。不过,在该报发行后被发现在这幅照片的左下角、即商品市场自行车停车护栏上,赫然刻着“天灭中共、三退平安”的口号,呼吁市民退党、退团、退队。

第二天,当局以图片“违反广告法”为由,下令该报停刊整顿。当局已经派工作组进驻该报,同时勒令回收当日报纸。事实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信息在通过各种途径传遍全国。

这一事件一方面显示出中共对真正的民意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另一方面也表现出了,中国民众要摆脱中共,真正成为社会主人的强烈愿望。

成文:2009年09月30日 发稿:2009年10月01日 更新:2009年10月01日 04:35:28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有感于纽伦堡亚洲节中共官员退场

文/飞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二零零九年七月中旬,德国第二大城市纽伦堡举办第五届亚洲精神节,由法轮功修炼者组成的天国乐团也受到邀请到场演出。深圳作为纽伦堡的友好城市也派出官员出席开幕式。开幕式上,天国乐团的精彩演出震撼全场,法轮功修炼者又向德国民众发送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这一切都令前来参加开幕式并拟在开幕式上发言的中共官员赵一平如坐针毡,最后选择了“愤然离场”。

中共官员的退场引发媒体的高度关注,成为新闻报道的热点。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由中共官员的退场得到了证明,人们对法轮功受到迫害的真相更加关注起来。

法轮功只是一个平和的修炼团体,他们只是一如既往的做着向世界人民讲清真相、制止迫害的事,极难有机会和中共的官员在世界级的舞台上“短兵相接”。这次在德国亚洲精神节上双方的“不期而遇”,法轮功一方只是平和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演奏悦耳动听的乐曲,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揭露中共的无耻迫害。然而,就这样一种平和的表现,就令中共一方“愤然退场”,怎不令世人看到区别!

当然,在西方人的观念中他们无法理解:一个政党怎么能去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呢?而且还迫害的那么残酷,这本身就是犯罪嘛。他们更无法理解的是中共官员的作为,为什么要愤然离场呢?这是对谁的抗议?这值得去抗议吗?怎么没有一点的政治智慧和宽容呢?噢,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是你中共反对的,人家都得去跟着反对,这可能吗?这不可笑吗?

外国人可能理解不了,中共的斗争哲学中历来都是讲:你死我活,有你没我。在政治立场上只能有一种选择,说白了这就是中共的所谓“党性”的体现。在正常社会里,这种党性其实不是什么党性,而是奴性、抹杀人性、放弃对正邪善恶的判断、机械盲从,这对一个生命来说是很可怕的选择。

那么,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虽然法轮功没有和中共斗,法轮功只是揭露和反对中共对自己的迫害,但中共却把法轮功作为自己的头号敌人。那么还不敢抛弃中共的中共官员表白自己与法轮功势不两立,其实就是在向中共表白自己的“党性”。

其实许多中共官员不了解的是,虽然世界上很多政客都在法轮功问题上装聋作哑,但在西方社会的民众中,中共热爱的正是他们所鄙夷的,因为“中共”二字在他们的心目中是“邪恶”的代名词。

法轮功历经十年的迫害,在异常艰苦的条件下,甚至是在被迫害得生命随时都可能丢失的情况下,还在向世人讲述着真相。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这样一个群体敢如此大规模的不计个人得失的做着揭露中共谎言的事情。中共当然看清了真相被揭穿后它自身的处境,那就是中国人对它的唾弃。所以十年来,它都是这样不计后果的对法轮功修炼者大肆打压,迫害的程度一点也不敢放松。尽管中共还想加重迫害,可是对法轮功镇压的势头已大不如前了。为什么?纯善的力量是伟大的,真善忍的力量是伟大的,自古以来邪恶从来都只能猖獗一时。——就是因为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包括曾经参与迫害的警察也在逐渐的明白自己目前的处境和将要面临的结局。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报刊再也不敢象当初开始迫害法轮功时那样连篇累牍的对法轮功展开空前的造谣攻击了,明目张胆的绑架和迫害也在转为暗中劫持和关押了。

在这里,我可以预言,当中国人、西方人都敢于主动到明慧网了解真相了,这个世界就会变得不再那么邪恶。

成文:2009年09月30日 发稿:2009年10月01日 更新:2009年09月30日 23:31:5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辛苦啊!折腾的“国庆”大会

作者:匡正心

为了写一些评论,我坚持看完两个半小时的北京“国庆”大会电视直播。当胡锦涛一遍又一遍的喊“辛苦了!”时,我真为胡锦涛和那些人难过,真辛苦啊!那辛酸、苦楚,一言难尽呀!生命轮回转生千百年,出生入死,到今天还折腾、而且穷折腾之后的结果还是辛苦,甚至要面对生命灭亡时的凄惨。花花绿绿的色彩无法掩盖这里曾经飘过的罪恶黑烟,2001年1月23日天安门广场上的自焚伪案,穿帮镜头实在太多;五色的烟雾也无法阻挡大法徒的威德,历史将永远记住那声声“法轮大法好!”

生命在漫长的历史中逐渐偏离宇宙特性,也就难逃“成、住、坏、灭”的最后结局,为了挽救宇宙而使宇宙不至于坏灭,1992年5月法轮功在北京正式开传。到1999年全中国大陆有一亿人在修炼法轮功、要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正的力量前所未有的积聚、强大;邪的因素也在悄悄积聚伺机反扑,以图平衡,这个过程让一个小丑启动了,全宇宙的邪恶向着地球倾泄。1999年10月1日北京,大魔头狂妄至极、不可一世。但是,历史不是为邪恶造就的,恶人是为好人当陪衬的,邪魔是为圣徒衬托的。从1999年7月20日大魔头启动迫害法轮功,也启动了邪恶自我毁灭的过程。

《九评共产党》问世,让许多生命看到了魔难的尽头,退党、退团、退队,洗去毒誓得新生。《九评共产党》问世,也让无数邪恶在气急败坏中解体。

我们回顾一下那些游行方阵,有很多,我就评说一二吧。

“开天辟地”方阵,说毛泽东带领了流氓痞子占领了中国,就叫开天辟地了?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共产邪恶政权才几年哪?叫战天斗地还符合历史一些。毛泽东,就是那个读师范时光屁股跑步的,造反暴动、西窜逃跑还不忘玩女人,对女人一个个始乱终弃,杀人如麻,死了还留个木乃伊,它的思想不咋的。喊“毛泽东思想万岁”的,不是流氓痞子还能是什么呢?

还有“依法治国”方阵,按照那个“游行示威法”,这么大的游行示威有活动许可证吗?申请流程呢?活动前有公示吗?那些口号标语有广告许可证吗?
没有!连“依法”走过场都没有,还能指望“治国”吗?中国大陆男盗女娼遍地、有毒有害食品泛滥……

脱轨的“和谐号”列车把载人飞船送到“水中拉系”表演,CCTV色情门大楼熊熊烈火无法照亮中国的黑夜,13层新楼扑地横躺告诉你恶党覆灭其实很简单。

又一番粉墨登场,又一番瞎折腾,该退的还得退,该来的还会来。两条大路,一条三退得新生,另一条生命坏灭的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