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没有观众的盛典

·解 滨· CND 2009年10月02日

举世瞩目的60庆典终于落幕了。要说隆重,这可能是人类有史以来最豪华和奢侈的庆典了,单制衣费恐怕就花了十几亿。要说规模,恐怕没有其它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组织起如此众多的表演者,展现出如此精湛的技艺,给人目不暇接的震撼。要说完美,恐怕世界上没有任何其它的国家可以将此等规模的庆典安排的如此完美无瑕、严丝合缝—几十万表演者按照设定的程序和步骤出场,整个过程的衔接没有丝毫的差错,比计算机还精确,比原子钟还准时,令人惊叹无比!不管人们对这一次60庆典如何评说,至少中国已经攻克了组织超大规模的表演这一技术难关,跃居世界领先水平。这场盛典不敢说是绝后,至少是空前的。

当然,这一次庆典的某些方面还有待改进,例如漂亮的女兵的制服居然是红色的,这有违军事常识;工农兵还是按照计划经济时代的面目出场,这有违现实;所有的队列都是正方形的,这过于单调,等等等等。但总的说来这一次庆典最大的美中不足就是缺乏观众。这好比花了天文数字的钱组织了一场规模空前的超级足球赛,然而只有运动员们在场上鏖战却没有一个观众在欣赏或喝彩。这是这次国庆的最大问题。

笔者根据录像仔细分析了参加庆典的所有人的角色。那天安门前几十万人中确实没有任何观众,连一位观众也找不到,绝对找不到!先看看那几万受检官兵,他们不是观众,只是演员。那十万游行群众同样也是演员,不是观众。那天安门广场南面的几万身着绚丽服装,手持各种画板,排列出各种精美的图案和文字的工作人员呢?他们当然更不是观众。他们实际上最惨–别的演员路过天安门时至少还可以一睹国家领导人的风姿,可他们啥也看不到。那些唱歌和奏乐的,当然也是演员。诺大的天安门广场都叫这几十万演员给填满了,那里有观众的容身之地?

但是,那些受阅官兵和彩车来到广场之前不是在十里长街已经走了好几里路远,离开广场后又要继续走好几里路,老百姓不就可以站到长安街两边一睹他们的风采吗?很遗憾,笔者核对了录像,那么宽敞的长安街,平常那么繁华和熙熙攘攘的中华第一大道,那么精美的表演,10月1日那天上午居然也没有一个老百姓站在路边看热闹。甚至就连街两边高楼大厦中居然也没一个人打开窗户伸出头来瞧热闹。你说那么多人都跑哪去了?

你会骂我睁着眼睛说瞎话:那天安门城楼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不都是观众吗?那天安门城楼下面观礼台上三千贵宾不也是观众吗?那电视机前的亿万百姓难道不是观众吗?没有观众的话,那你又是怎么看到那场盛会的呢?

我可要反问你:谁说天安门城楼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是观众?他们是裁判,不是观众。你懂不懂”检阅”两字的意思?那些兵都是属于他们的,他们是在”阅兵”。这和看热闹的观众是两码事。

那天安门城楼下面观礼台上三千贵宾呢?我说他们也不算观众。这个世界上的观众有三种:免费免票自由入场的观众,按照某种分配原则凭票入场的也算观众,购票入场的那绝对是观众。你说他们是哪一种观众?请问你可以自由自在走上观礼台看国庆阅兵吗?下一辈子吧。那你听说过有谁内部分配或公开销售天安门观礼台的入场票吗?下下辈子吧。所以说观礼台上那三千人都不能算是观众。那他们算什么,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很久以前,有一些人上人叫做皇亲国戚,王公贵族。这些人今天的名字叫国家栋梁,简称精英。他们是不用像老百姓那样辛勤耕作、努力生产、流血流汗的。骏马和美女永远是归他们的。10月1日那天他们去观礼台是不要票的,因为他们自己就是千金万金也买不来的票。几千年来一直就是这样的。我说他们不是观众是因为他们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举个例子:古罗马斗兽场上那些观看奴隶和野兽相互厮杀的平民可以说是观众,但那些可以一高兴就弄几个奴隶出来角斗,或者赦免技艺出众的奴隶不死的人,不是观众。他们是贵族,是奴隶的主人,他们是鉴赏家。10月1日那天观礼台上的那三千人也同样也是鉴赏家。他们不过是在鉴赏自己的囊中之物而已。说他们是观众太小看他们了。

你如果不同意我的观点,非要说观礼台上的那三千人和城楼上那两百人是观众的话,那我就要问你:难道那天安门前几十万士兵和众多的演员流血流汗几个月,那一百多万保卫阅兵的军队、武警、秘密警察、保安人员一丝不苟地工作几个月,还有纳税人花的那几十亿元钱,北京上百万百姓被赶出二环,就是为了这观礼台上的三千人和天安门城楼上的那两百人享受那两个半小时的视觉冲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国家还能叫”人民共和国”吗?六十年前 “开国”大典时天安门广场比现在要小得多,那个时候的”硬件”比今天不知道要寒碜多少倍,但那天的观众比这要多很多倍吧。

要搞清楚的是,我们这些电视机前凑热闹的,不能叫现场观众,我们充其量不过是电视观众而已。如果看电视可以代替现场观赏的话,那国家奥林匹克体育场造那么多座位干什么?那国家大剧院有必要造那么大吗?

电视机前的,不过是看看热闹。人家在现场的那些人是在看门道,看自家的门道。那么多飞机、大炮、坦克、导弹,还有原子弹都是人家的。人家不是说”人民军队忠于党”吗?你别以为你是个党员人家就忠于你了。你不是党。那天安门城楼上的两百人和观礼台上面的那三千人才叫党。党说原子弹该往哪扔,那小当兵的还不是屁颠屁颠地赶快去扔?党说天安门前该杀人了,那当兵的敢不去杀?人家检阅自己的军队,犯不着外人去凑热闹。你去了也是白去,还怕你到时候一激动喊错口号呢扫人家兴呢。所以人家干脆不让一个观众参加10月1日天安门广场上的那场盛典。

这人民共和国啊,砸了。

本文网址: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313328.html

Advertisements

章天亮:伊朗抗议 北京戒严

——在美国国会“中共60年暴政”研讨会上关于中共镇压法轮功后果的演讲译文

作者:章天亮

2009年10月1日和2日,由美国众议院议长赞助,魏京生基金会主办的“中共60年暴政”艺术展在国会Rayburn大楼举行。十月二日下午召开研讨会,其中讨论了关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后果。以下是英文发言的译文。

最近一周以来,北京大街和周边地方到处游弋着荷枪实弹的武警和装甲车。天安门广场及周边商业与民用住宅从9月29日起就被关闭,公交系统停运,北京市民则被告知不要上街,储备好几天的食物和水。中共所耗巨资筹备的似乎不是一场庆典,而是一场战争。

每个人都会感到紧张的气氛,但是很少有人会把这种草木皆兵的氛围与10年前开始的迫害法轮功联系起来。

当迫害刚刚开始的时候,不修炼法轮功的人会认为法轮功学员将面临着艰难困苦。这种想法不无道理,因为已经有超过3300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根据美国国务院2008年的人权报告,在中国劳教所中有超过10万名法轮功修炼者,超过总共关押人数的一半。

然而,我们必须指出的是这一场迫害的受害者绝不仅仅局限于法轮功学员。这一场迫害能够发生是以中共当局践踏法律和剥夺基本人权为前提的。它以思想定罪,任意监禁、折磨和屠杀法轮功学员而不受任何惩罚。由于法轮功人数众多,且无处不在,中共就必须建立一个类似盖世太保的组织来执行镇压,并将其触角延伸到国家的每一个角落。这个组织就是臭名昭著的“610办公室”,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

“610办公室”给中共提供一条龙服务,因为公、检、法、司都成了它的提线木偶。警察负责抓人、检察官负责起诉、法官宣判的判词是早在聆讯前就写好了的、律师如果为法轮功学员辩护则会被吊销执照。大多数被捕、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则直接被扔到劳教所里。“610办公室”赋予警察和狱卒无限的权力,可以毒打、强奸法轮功学员并给他们洗脑。即使打死了人或者活体摘除器官也不必负任何责任。总之,这一场犯罪不仅遍及全国,而且是以国家暴力为后盾的。这种政府犯罪是彻底的“国家恐怖主义”。

由于法轮功无处不在,“610”也无处不在。然而一旦这个镇压系统被建立并运转,对于中央、省、市、县一级的中共官僚来说,就变成了一个顺手的工具。这个系统可用来迫害任何因征地、拆迁、下岗等问题而寻求救助的人。前天津“610办公室”的警察郝凤军证实,“610”最开始用来对付法轮功,随后各种宗教、异议人士乃至外商都成为“610”监控和镇压的目标。

一个明显的实例是国家信访局,这个本来是接待来信来访的机构最近改了其英文翻译,变成了“接待来信和接听电话(State Bureau for Letters and Calls)”。明摆着,中共不希望看到任何访民。

最开始,这个机构是官民对话的唯一通道。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就在那里被截访、殴打和逮捕。但那时,为其它原因上访的民众还会受到接待。但很快,所有上访人员都受到了和法轮功学员一样的待遇。腐败官僚们利用截访来阻止其罪恶的曝光。只要他们称访民炼法轮功,就可以为所欲为地迫害他们。

当最后一个寻求公正的渠道被关闭后,中共官员们干起坏事就更加肆无忌惮。失去任何制约的中共官僚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腐败,与绝望的民众之间的冲突也迅速升级。目前这种对立已经紧张到了中共每次举行一个大型活动,从奥运会到所谓“国庆”游行,都要用全副武装的武警对北京戒严。这是为迫害法轮功而践踏法律的直接后果。

另一个后果发生在高科技领域,即互联网的封锁与反封锁。海外法轮功学员用他们的聪明才智开发出反网络封锁的软件;而中共也投入数十亿美元购买硬件和雇佣网特。最近一个臭名昭著的例子就是“绿坝软件”。中共试图将此软件安装在每一台计算机上。研究表明,该软件并非像中共声称的那样是过滤色情图片的。研究表明过滤的70%关键字跟法轮功有关。

网络封锁和反封锁延伸到了其它极权主义国家,如伊朗、缅甸、沙特,甚至北韩。伊朗六月大选后,法轮功学员开发的软件成为国际社会了解伊朗局势的主要通道。

毋庸置疑,中共将法轮功列为头号敌人,这也反映在中共外交政策上。中共在用尽经济和外交的手段消除国际上支持法轮功的声音。

尽管面对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却从未屈服。他们将软件传播给那些希望听到自由社会声音的人;他们运营自己的媒体,帮助被迫害者发声;他们发表了揭露中共邪恶本质的文章,从政治、文化和道德层面反思中共。在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则把真相资料传播给他们的同学、邻居、同事和朋友。

这些活动启发更多的人理解中共的邪恶,并站起来保护他们自己的人权。法轮功学员展示了真相瓦解谎言的力量。他们启发更多人的道德觉醒,退出中共,给中国带来了和平转型为自由社会的可能。

当江泽民下达迫害命令的时候,他声称三个月就能消灭法轮功。他绝不会想到法轮功坚持了十年,而且丝毫没有减少澄清真相的力度。反而,我们从中共60年庆祝的保安规模上看到了它的虚弱和恐惧。这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10年后的结果。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3/n2676859.htm

祖国不是六十岁

文/谭开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走在街头,听到很煽情的一句话就是庆贺“伟大祖国六十岁生日”,仔细想想这真是对中国人的羞辱。

中国人的祖国是拥有五千文明的古国,是目前人类拥有最悠久、最古老文明的泱泱大国,决不是西来幽灵中共邪党屠戮、破坏的短短六十年,祖国应该是五千岁,甚至七千岁以上才对呀!

中共文革时挖了我们的祖坟,破坏了我们的文化,不是中国人民选择了中共,是中共用暴力霸占了中原。

中共六十年致使八千万国人非正常死亡,古今不曾有。

中共土改运动,用杀戮霸占了中国所有的土地,但它并不热爱我们的国土。从东北边境、蒙古边境、新疆边境、西藏边境、云南边境到海上岛屿,都有中共黑箱割让土地的记录,到今天已经不是秘密,国人只是暂时麻木而已。

中共在五十年代的反右运动,是对中国主流社会知识份子的第一波大范围伤害,很多当时的知名学者做共产黑监狱长达二十多年,直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才出狱。

中共始于六十年代中期的文革十年,是对中国主流社会的第二波更大范围的伤害,它自己都承认是十年浩劫。

中共在八十年代末的六四屠城,让多少中国人走入绝望、彻底放弃了精神层面的希望,变得除了钱什么都不再相信、除了钱什么都不再追求?

中共于九十年代末开始迫害法轮功直到今天,已证实超过三千人被迫害致死,被关进黑监狱、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数十万计。最令人发指的是中共竟然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贩卖牟利,这是滔天大罪,不可原谅。

以上这些基本事实,都发生在被血红色幻化了的六十年、被偷梁换柱地当作祖国国龄的六十年,而中原大地璀璨的文化与闻名于世的辉煌,与这六十年毫无关系。当然,这些基本事实在年年被中共篡改的教科书和参考资料中是找不到的。真相也许俯首皆是,但真相只能被有心人找到。

成文:2009年10月02日 发稿:2009年10月03日 更新:2009年10月03日 09:4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