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邪恶的末日与绝望

—— 从近期云南红河州610非法重判几位大法学员想到的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六日】最近一年来,红河州610、政法委伙同伪法院在确凿违宪和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非法判处红河州个旧市、开远市、蒙自县、金平县等地七位法轮大法修炼者重刑。分别是:董铭祖(男47岁)七年、王宇中(女46岁)七年、苏琼波(女46岁)八年、沈绍清(女68岁)七年、钱淑芬(女50多岁)七年、何莲春(女36岁)十年、罗芳(女38岁)八年。为什么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气势汹汹把人抓到洗脑班时,只要说个“不炼”就可放人,而如今邪恶为何却重判呢?

在《九评共产党》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中有这样一段话:因为杀人是中共达到恐怖统治的手段之一,那么,杀多杀少就是可以根据需要来调整的。其表现可以概括成‘不可预测性’在人们的恐怖感不大时,多杀一些人就能提高恐怖;在人们的恐怖感很大时,杀少量的人也能维持恐怖;在人们不由自主地害怕时,中共只是嚷嚷杀人(不用杀人),也能维持恐怖。

从近期的非法重判不难看出:邪恶已完全绝望!它们用任何办法都无法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坚定正念,妄图以变态的重判来提高恐怖的气氛,可是恰恰暴露了灭亡前的垂死挣扎。而世人在大批清醒,越来越看清中共邪党及其操控的组织的恶霸嘴脸,使邪恶明白要维持恐怖的镇压已不可能了,越来越感到了末日的恐慌与绝望。

很多法轮功学员的亲戚、邻居、同学、朋友、同事、领导都在觉醒。他们在与法轮功学员接触中,都毫不避讳的说,信仰法轮大法是个人的事,按真善忍做好人确实没有错,要修炼就修吧。一位过去不愿看真相资料的世人,现在竟内心充满感激的对亲戚(一法轮功学员)说:本地那些炼法轮功的人太慈悲了!多次把资料放在他家门口,现在他看了以后全明白了!笔者近期在街上遇到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奶奶,过去不敢听真相、不敢相信天要灭中共恶魔,这次竟拉着笔者的手很肯定的说:要改朝换代了!我们很多老年人都在议论这事……世人在觉醒,善恶已分明,邪恶已无招可使。

实际上,中共并不等于中国。中共邪灵是西来的幽灵,是来破坏中华五千年文明、破坏人们心中的道德良知、把人拖向死亡的恶魔。法轮功学员不顾个人安危的讲真相,发送资料是要解救那些被这恶魔绑架操控的华夏儿女(被骗入中共党团队组织的民众)。是要跟这恶魔走还是选择光明和良知?已刻不容缓!法轮功学员是佛法修炼者,不会在意世间的权势。中共所采用的一切打压手段,只能暴露它的残暴本性,加速自身的灭亡,而对修炼人根本不起作用。越早看到这一点,对于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越好,越能尽快放弃迫害,诚心悔过,走出中共这个恶魔强加的死劫。

中共历来宣扬斗争哲学,妄图战胜自然、战胜人心。从来不知什么叫平和处世,什么叫讲道理。人在其中被它操控着干坏事的时候可千万要三思啊。

作为炎黄子孙,无论你曾在610、公、检、法、司、国安等部门工作,或你曾经入过党团队,或曾被上边控制着参与迫害过大法弟子,今天只要你赶快醒悟,诚心悔过,立即停止做恶,尽量挽回造成的损失,并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一切组织,你就是在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机会稍纵即逝!这是你生命长河中最后的选择,再没有比这更严肃更关键的事了!我们修炼人慈悲世人,把这万古以来生命都在等待的机缘告诉你,是真正为每一位生命着想。

成文:2009年10月05日 发稿:2009年10月06日 更新:2009年10月06日 00:57:38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Advertisements

苏明:中共大限到来 轰然倒塌在即

作者:苏明

凡是稍有头脑的中国人,或多或少都感觉到了共党这个政权时日无多,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任何一个人们不经意的事件的发生,就会使这个政权象一堵破墙一样轰然倒塌。就象二十年前苏联和东欧的共党政权倒台那是一样的,一切发生的是那么突然,而且又是那么快。在许多国民们还没有弄清楚事件发生的过程和细节的时候,共党就已经在他们的国土上灭亡了。

二十年前的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仅仅六个月以后,罗马尼亚共产党头子齐奥塞斯库就被罗马尼亚有正义感的军人们活捉了。从抓住他到起诉他屠杀人民罪,到被军事法庭宣判死刑并且立即执行,前后不过两天的时间,齐奥塞斯库夫妇就倒卧在街头上他们自己肮脏的血泊之中了。正义的力量在民间,所以最终的胜利者永远是人民。

记得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后的几个小时,那正是北京时间的凌晨的三、四点钟。当时所有在北京的行政处级以上干部都被电话从睡梦中惊醒了,匆匆的集中到了北京市政府的礼堂,等着听大陆共党中央对这件事的表态,为的是要统一口径,不准任何人自由发表看法。当时中央的表态简单的只有一句话,那就是:尊重罗马尼亚人民的选择。到了早晨七点钟左右,报纸、电视新闻都报导了这件事,所使用的话语都是:尊重罗马尼亚人民的选择。

当天上午,许多大学的学生们从教学楼和宿舍楼的窗户往外面扔小瓶子,意思是要把大屠杀元凶邓小平为首的共党扔出去,摔碎它。当天许多企事业单位的职工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对罗马尼亚发生的聚变诉说着各自的看法。一个问题被尖锐的提出来了,那就是为什么罗马尼亚人民抛弃共党的选择被尊重了,而中国人民的选择要不要也同样的被尊重呢?屠杀人民的齐奥塞斯库夫妇被处决了,那么屠杀中国人民的元凶和凶手们为什么仍然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而且还伟、光、正?很多单位是群情激愤,纷纷的自发组织起来要上街游行。

到了上午十一点钟左右,北京市政府用电话发下了一个紧急的通知,内容是下午都放假,要各单位负责人劝说职工在中午十二点钟以前离开单位,而工资照发,都回家。当时的北京是正处在六.四大屠杀后的全城戒严的状态之中,大街小巷各个十字路口上都站满了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的军人。但是这一切都阻挡不住民间对共党的怒火。在四川省,邓小平的老家,当地的农民们得知邓小平是六.四大屠杀的元凶后,一些农民用锄头刨了邓小平家的祖坟。

国人民众与集权共党在所有事情上的看法都是不一样的,共党是永远认为自己伟、光、正,其实连它的成员们都不信。民众评论共党,通常都是从个人、家庭的遭遇和感受中产生的。共党欠下了亿万个家庭的人命债,更欠下了对全体民众的财产债。杀人罪、抢劫罪都是罪不容诛的大罪,直接受害者就是全体的国民。

为什么齐奥塞斯库夫妇从被活捉,到起诉,到被判刑,到被处决,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这就是民意,表达了国人民众对共党的看法和评论。路是自己走的,所以共党也只能就是这个下场。尽管如此,帮共党喊伟、光、正的人是仍然有,我们可以不必介意,这种人除了是中华民族的败类那就是白痴。共党政权的垮台是一定的,而这种人如果不去做共党的殉葬品,到时候他们将如何解释他们的行为呢?

我总是在怀疑,共党帮伙究竟有何能,可以使中国大陆的民众在1949年的前三个季度,还是生活在苦不堪言的水深火热之中,而第四个季度就突然变幸福了?同样的怀疑是,2009年初,共党宣称中国大陆的经济已经超越了德国,成为了世界上第三大经济体;近期又宣称就在今年年底以前就会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太幸福了,说不定明年在哪个季度里就会超越了美国成为了世界第一。

而美国人的人均年收入是四万六千美元,明年中国人就要准备庆祝达到了人均年收入超过四万六千美元的幸福生活了。这就是前不久清华大学的经济学家李稻葵教授的研究结果,他的原话是:目前中国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下滑的格局已基本结束,中国经济已进入一个增长速度上升的通道,经济已经走出了低谷,预计今年底中国GDP 的规模就会超过日本。

看起来共产党领导的那场1958年超英、赶美,提前进入共产主义的大跃进,饿死了五、六千万人,共产主义也不提了。而到了今天,英国、美国也不提了,提出来是超德赶日,而且马上就要实现。共党现在也只能是煽动这一种败类们的、白痴们的造谣去营造大好形势了。

九月下旬刚结束的二十国经济体首脑会议,我们从一些简介的资料上得知,为什么世界上有一百九十多个国家,而只召开二十个国家的会议。大家都知道,七个工业国每年的GDP总值占全球总量的百分之七十以上;而另外的参加会议的十三个国家总的GDP只占全球的百分之十五,平均也就是百分之一点一左右。对世界经济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经济的好坏是关系到每一个地球人的现实生活的。

中国大陆拥有十六亿人口,同时中国贫穷、落后,具有代表性,加上庞大的贫穷人口是国际社会长期严重关注的问题,这就是二十国会议中国大陆要参加的原因。这里与盛世、辉煌、复兴、振兴等等是丝毫没有关系。因为这种会议没有假大空,更容不得半点水份,必须是实实在在的讨论实际问题,如何使这个庞大的人口群体尽快的摆脱贫困。

中国大陆被共党领导六十年了,人民是依然贫穷,原因是什么?在经济刺激方法上,别的国家都是利大于弊,而为什么中国大陆七、八万个亿就如同扔进了水里一样,不但毫无动静,反而是弊大于利。在这种以经济为专题的研讨会上,其它十九个国家的首脑们是不会讨论共党体制是堪称贪污腐败之最的问题;也不会讨论最近的印度海关检查出了一百四十五个集装箱,里面装的都是中国制造的有毒玩具的问题。

虽然为了十一花了几千个亿,也不是讨论的内容。但是各国的元首们和经济学家们大概都在暗中思量:为什么不把这笔钱直接给老百姓?每个人分上一、两百块钱去拉动内需,减少库存积压,刺激经济呢?共党对国际社会说了三十年中国是个大市场,难道国际社会就不会问:为什么共党拉动不了中国这个大市场的内需,反而要让各国的财团去拉动内需呢?这是不是就证明了中国人普遍贫穷,不是不想买东西,而是没有钱。对于没有钱的群体来说,那这个市场只能是越来越大。不论货物有多么的丰富和充足,都只能是在仓库里积压着。

自进入今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商品出口减少了百分之四十五,外国人是买不起东西了。可生活在”辉煌盛世”的中国人也买不起东西。结果只能大量的商品、产品入库积压,连带而来的就是企业的倒闭,职工们失业。失了业的人们就更买不起东西了。积压的货物只能是仍旧积压,于是又造成了更多的企业倒闭,更多的人失业。市场需求是越来越少,共党已经喊叫一年了要拉动内需,但却拉不动。问题就出在共党治下的国民们太贫穷了。

充满水份的GDP增长率越高,库存的积压就越大。更何况中国大陆的GDP究竟是多少?是逐年略有上升还是逐年在下降?大家都知道,财政上是没有储备的,那么内债、外债的国债总数是多少?共党不说实话,但心里清楚,国人民众也只能是从过去以往的经验知道,凡事事情越糟糕,那共党的牛就吹的越大。当共党高唱着南泥湾处处是牛羊和庄稼的时候,其实共党是在那里烧制大烟土;当共党高叫亩产万斤粮的时候,中国人就被活活的饿死了五、六千万。

同样,今年初共党说经济超越了德国成为了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时,中国人就该算一算,自己一家人的年均人收入是否达到了四万美元?现在共党又说今年底以前会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人就更要算一算,自己一家人的年均人收入是否接近或者超过了四万三千美元?我相信那位清华大学的经济学家李稻葵教授把他的灰色收入都算在一起也达不到四万美元,更不要提人均四万。

有人说中国大陆的综合国力强大了,证据那就是今年上半年的货币和信贷出去了七点三万亿人民币。温家宝还在强调下半年仍将坚定不移的执行这个一揽子政策。换句话说,下半年可能放贷超过七万亿,或者是八万亿,甚至是十万亿。国家有钱,强大了嘛。

是否如此呢?就让我们以明年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中国大陆超越过去的美国为例。在去年的金融风暴开始后不久,美国政府立时拿出八千多亿美元救市,而今年四月又再次拿出一万一千五百亿美元救市。从去年的十一月份开始,同样采取了低息放贷扩大的政策。直到今年的七月份,每个月放出的货款都超过七万亿美元;而八月份放出的贷款是六点八万亿美元,马上就引起了经济界人士的紧张。评论说政府将收紧货款政策,这是不利于促进经济复苏的。十个月的时间,美国政府总共拿出两万亿美元救市,共货款七十万亿美元。经济学家们预测,这将使美国的国债增加一万亿美元。

让我们再看看中国大陆,去年温家宝高喊拿出四万亿人民币救市。至今一年了,结果是一分钱也拿不出来,又改成了货币和信贷的扩张政策。上半年六个月贷出了七点三万亿人民币,下半年贷多少还不知道。到目前为止,仅仅是美国贷出款总数的十分之一,但是中国大陆的国债总数却已经接近四十万亿了。

在今年初,许多中国人对共党喊叫了许久的一点九万亿美元的储备是惊喜不已,这笔钱能折合十四万亿人民币的巨额储备,足以使中国大陆是高枕无忧的渡过经济大衰退。没想到在四月份,共党国务院自己透露出,政府根本就没有这笔钱,这一点九万亿美元完全是大陆民众的私人储蓄和外资企业的周转金。一个谎言的被揭露,使国民们十四万亿人民币的底气也就彻底消失了。一个债务累累的破家穷日子的真相,就是在不断的从这一点一滴的蛛丝马迹中显现出来了。

民穷,国就永远富不了。玩弄经济学的名词或者术语,什么实体经济了,又是什么综合国力了等等,都论证不了,更解释不通民穷就是国富的道理,古今中外都没有这个先例。从来都是轻赋税,减徭役,予民休养生息,民富国强,民安国泰,于是百业兴旺,文艺复兴,从此进入了无所谓辉煌与否的盛世。

四百年前欧洲出现的文艺复兴,之所以堪称伟大,就是因为欧洲人民最终的觉醒。用在古希腊文明留给人们的自由主义的理论和文化,推翻了野蛮黑暗的政教合一的集权专制的统治文化。实质上就是人性战胜了兽性,人性的文化战胜了兽性的文化,使人性和人文主义得以复兴于人世间。把那些兽性的匪类们、败类们,排除在人类的范畴之外,或者被消灭,或者进行痛苦的忏悔、思过、自我改造,重新做人,回归人类这个大家庭。否则是别无出路的。

复兴的说法反映在现实的中国大陆,那则是十六亿民众对宪政、法制、人权、自由的理解和追求。解体、根除野蛮黑暗的政教合一的共党集权专制的兽性匪类统治,以人性的,中国传统的文化,彻底的清除共党兽性匪类的文化。恢复人性的和人文的三民主义的国家管理,这就是复兴。

复兴中华的大业,和许多中国人投入了毕生精力的反共救国的大业完全一致,毫无不同之处。1949年,是中华大地和中国民众沦陷于兽性共党匪类集权统治的野蛮黑暗日的开始;那么2009年就是中华大地和中国民众的根绝共党复兴之日。

今年的十二月那就是罗马尼亚人民对共党政权说不,推翻它,并且枪决了共党匪首齐奥塞斯库二十周年的复兴日。当齐奥塞斯库被枪决了以后,人民从他的家里找到了这对夫妇从贫穷的罗马尼亚人民身上搜刮到的四亿美元的赃款。独裁者们的搜刮民脂民膏也是与时俱进的。当联军推翻了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以后,发现萨达姆本人搜刮了伊拉克人民几百个亿的美元。在抓获萨达姆的时候,他随身还携带着两千多万美元准备外逃。

前面提到中国大陆到目前为止,国债至少是在四十万亿左右。天知道这其中有多少是被共党匪类们贪污、搜刮和卷逃走了的呢?五千年文化中有一条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不是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而是五千年不变的文化。帐是一定要算的,债是一定要还的,因为这都是人民的血汗钱。

据说习近平在四中党会上提出了不当军委副主席,言外之意是不想在2012年接胡锦涛的班。有人评论说习近平是个聪明人,明白共党这个政权随时都会垮台,会被人民清算,所以不想接手这个烂摊子。或者是不想趟这个浑水,要给自己留一全身而退的后路,不想落到齐奥塞斯库暴尸街头的悲惨下场。可是父子两代侵淫在共党政权里,六十年间多少中国人被共党残害的暴尸街头,暴尸于监狱、劳改农场,暴尸于刑场上。他们可以无动于衷,仍在做着大限到来各自飞的打算。这就要问问历史和中国民众能不能同意了。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comment/data/2009/1006/article_14630.html

来源:希望之声

印尼天灾连连 雅加达邮报:神一定是生气了


印尼天灾频传,当地著名的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在4日社论中以显目的标题:“神一定是生气了”(God Must be Angry )指出,地震是神带来的考验或惩罚。图为雅加达邮报网站截图。(网站截图)

自由时报编译郑寺音/法新社雅加达4日电:

印尼天灾频传,是因为总统尤德约诺的名字“带塞”?

尤德约诺2004年上任后不久,印尼就发生造成亚洲二十二万人丧生的印度洋海啸,上周苏门达腊再度遭强震侵袭,导致数千人丧命,频遭天人永隔之痛的印尼民众,不禁怪罪起尤德约诺生辰八字不祥,名字缩写“SBY”更代表“总有灾难”,才会导致天怒人怨,灾难不断。

*尤德约诺缩写SBY 意指“总有灾难”*

一些迷信的印尼人言之凿凿的指出,“SBY”代表“总有灾难”(Selalu Bencana Ya );还有人说,尤德约诺出生在一九四九年9月9日,依爪哇语的神秘主义历书所言,这个日期会为国家招致灾难,尤德约诺在位越久,印尼灾难越多。

虽然也有人认为,尤德约诺的出生日很吉利,但在伊斯兰教与基督教、较传统的印度教、佛教与万物有灵论混处的印尼,这种超自然灾难论调总会引起强烈共鸣,甚至连印尼发行量颇大的英文报“雅加达邮报”也认为,天灾与政治人物的奢华有关。

雅加达邮报在4日“神一定是生气了”(God Must be Angry )的社论中指出:“不管你赞同的是神学或世俗的解释,这起规模七·六的地震,是在众议院与地方代表议会议员,花费数十亿卢比的就职舞会前发生。”震灾发生之初,民众对于政府救援缓慢骂声连连,不过最后批评都被宿命论及灾难是“神的意旨”的想法所淹没。地震过后,印尼媒体充斥着关于神显像的报导,包括环形太阳被彩虹环绕,云里印刻着阿拉伯文写的“神”的字样等。

在重灾区巴东常见说法是,地震是神带来的考验或惩罚。工人亚斯力札特说:“地震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巴东许多年轻人犯了罪。他们在海滩旁做了有罪的事情,我想神是以地震来惩罚我们。”

来源:法新社

又到钱江潮涌时

作者:唐开

【正见网2009年10月06日】根据浙江海宁市水文站消息,受到今年7月22日日全食影响,10月6日钱塘江可能出现近本世纪以来最大的一次潮涌。

海宁潮又称钱江潮,以其磅礴的气势和壮观的景象闻名于世,被誉为天下奇观,世界一绝。今年日全食过后,钱塘江潮水水文特征发生明显变化。海宁市以往大潮通常出现在农历8月初1到初5、15到20这二个时段。根据日全食之后的水文记录,潮水的潮高较去年同一天平均高出20公分,大潮的持续时间则由过去的5天延长至7到8天。

view.fcgi
历史上的一次钱江潮(网络图)

钱江潮从古至今留下了很多传说和典故,其中以东周时文种与伍子胥的传说影响最为深远,越国大夫文种葬一年,海水大发,穿山胁,冢忽崩裂,有人见子胥同文种前后逐浪而去,今钱塘江上,海潮重叠,前为子胥,后乃文种也。

那么我们这里也先说子胥,后说文种:

伍子胥是春秋时期楚国人,后来在吴国受封于申,故又称申胥。他一生中谋略迭出,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智勇兼备的名将,但命运坎坷、屡遭磨难,最后甚至得不到善终。伍子胥的父亲伍奢是楚国太子建的太傅,太子建被奸人所诬陷,伍奢也受到了牵连。伍奢被囚时,楚平王要伍子胥与其兄伍尚前往迎救,否则便杀了他们的父亲。伍子胥料到楚平王欲杀其父子,劝其兄伍尚勿往,留有用之身为父报仇,但伍尚不忍见父亲被害而不救,还是前去相救,果然不久就和伍奢一起被杀了。

伍子胥发誓报仇,千辛万苦到了吴国,助吴王阖闾夺取王位,并举荐孙武(《孙子兵法》的作者)为将军,自己辅之率领大军攻打楚国,占领郢都后,伍子胥抓不到楚昭王,就挖开楚平王的墓,拖出他的尸体,鞭尸三百下。

吴王阖闾撤兵回国后,把第一大功归给孙武,但孙武不愿做官,回乡隐居去了。孙武临行私下劝说子胥:“子知天道乎?暑往则寒来,春还则秋至,王恃其强盛,四境无虞,骄乐必生,夫功成不退,将有后患,吾非徒自全,并欲全子!”子胥不认同。

后来,吴王阖闾不听子胥劝谏率兵攻打越国,越王勾践迎战,打败了吴军,还伤了吴王阖庐。阖庐伤口溃烂不治而死。夫差继任为吴王,拜伯嚭为太宰,加紧练兵,两年后终于击败了越军。越王勾践战败后,派人送太宰伯嚭厚礼,以求和谈,伯嚭收到好处后,为越国献美言,吴王于是答应和谈,伍子胥劝谏说:“勾践能忍辱负重,此人不除,将是吴国的祸患。”吴王不听,还是与越国和谈了。

伍子胥预测出吴国即将灭亡,冒死進谏。夫差恼,令子胥自尽。伍子胥临死前,对家人说:“我死后,把我的眼睛挖下来,挂在东门上,我要亲眼看见越国大军攻入灭掉吴国。”夫差知道后极怒,把他的尸首抛弃于钱塘江中。被人私埋之于吴山,后世因改称胥山,今山有子胥庙。

几年后,吴国果然被越王勾践消灭,夫差羞于在阴间见到伍子胥,用白布蒙住自己双眼,才举剑自尽。

文种与范蠡辅佐越王勾践历经磨难、卧薪尝胆,于周敬王四十二年灭吴,范蠡洞察勾践弊端隐去,临行私下劝说文种:“子不记吴王之言乎?‘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越王为人,长颈鸟喙,忍辱妒功,可与共患难,不可与共安乐。子今不去,祸必不免。”文种看罢犹未深信其言。

勾践不行灭吴之赏,无尺土寸地分授,很多开国老臣告老,文种心念范蠡之言,称疾不朝。勾践素知文种之才能,想要除掉文种,又没有什么把柄。

忽一日,勾践视文种之疾,种为病状,强迎王入,王乃解剑而坐,说到:“寡人闻之,‘志士不忧其身之死,而忧其道之不行。’子有七术,寡人行其三,而吴已破灭,尚有四术,安所用之?”文种回答道:“臣不知所用也。”勾践说:“愿以四术,为我谋吴之前人于地下可乎?”言毕,留下佩剑而去,文种一看,剑匣有“属镂”二字,即夫差赐子胥自刭之剑也。文种仰天长叹:“古人云:‘大德不报’,吾不听范蠡之言,乃为越王所戮,岂非愚哉?”转而自嘲道:“百世而下,论者必以吾配子胥,亦复何恨?”遂伏剑而死,越王勾践知文种死,乃大喜,葬文种于卧龙山,后人因名其山曰种山。

伍子胥、文种的遭遇何其相似,子胥不听孙武、文种不听范蠡,二位演绎忠魂,千古遗恨。

沧桑一瞬,2009年,不仅7月22日日全食预示着新旧更替,再看钱江潮大涌,追思子胥、文种后,我们不难发现,今日中共的残暴、无耻,吴王和越王远非能比,那么孙武和范蠡的智慧选择我们怎能不效仿呢?

《九评XX党》发表后,引发了退出中共大潮,至今已经有近六千二百万人退出了中共及其相关组织,中共的末日即将到来,历史大戏最为惊心动魄的一幕正在上演,何去何从岂能等闲视之?

发表时间:2009年10月06日

原题:思钱江潮最大的一次潮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