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克福书展推出中共禁书德文版 视频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

正在德国法兰克福举行的61届国际书展推出了不少在大陆被禁止出版发行的中文书的德文译本,其中包括旅英作家马建的《北京植物人》和藏族作家维色的《你有武器我有笔》。请看本台记者发自法兰克福的报导。

马建在书展的多个场合介绍了他的关于六四天安门事件的小说《北京植物人》,作品讲述了一个大学生在六四镇压中中弹受伤成为植物人,10年后苏醒过来,他发现周围的人都变得麻木,只有他带着记忆生活。

马建发现,德国读者对这本书的兴趣超过许多中国年轻人,他创作的目的是把这一段历史交给年轻一代。

马建:「我也希望,这些年轻人在这些历史里面,找到我们已经失掉的价值观念,失掉的那些理想,失掉的那些良知,因为通过镇压,人们都害怕了,都恐惧了,人们不知道生活的方向在哪里。」「我想通过写这本书,也能证明,我们中国人能反省我们的历史,就像纳粹大屠杀,德国人也会反省一样,在这个书展上,到处都有关于柏林墙的历史,这些记忆在德国人的生活中已经正常了。」

在德国西藏协会的展台上,人们可以看到藏族女作家唯色的作品《你有武器我有笔》的德文版。

德国西藏协会发言人埃希乐说:「在中国官方的掩盖下,去年西藏镇压事件的真相外界所知甚少,唯色以特有的方式,把相关的信息汇集到一起,现在能够用德文来介绍这一事件,把真相还原给公众。」

这本书的原着在大陆时遭到禁止,作家本人也因在国内被软禁而不能来参加书展。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朱娣,伊仁德国法兰克福报导。

Advertisements

党内限级文献爆毛泽东邪恶远超希特勒

作者:张成觉

这个结论是我远在三十多年前得出来的。
  
1973年左右,我有机会读到一份中共内部文献,名字大概叫《毛泽东选集/内部》,由中共中央毛泽东选集编辑委员会选编,党内限级阅读。所选编的文献全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直至六零年左右,毛泽东在中央高层的历次重要讲话。出版日期应该是在四清运动开始前后。书的厚度比公开发行的毛选四卷的一卷本略薄。
  
选集中的许多讲话过去都略有所闻,没有引起我太多兴趣。有两篇给我印象比较深,一篇是58年关于大跃进的讲话,毛说∶我们在报纸上公开提出超英赶美,十五年超过英国的口号,其实我们十五年完全可以超过美国,我们公开只提十五年超过英国,是说话留有余地;另一篇是59年毛关于把国家主席让给刘少奇的讲话,从那篇讲话中明显可以判断,毛泽东是在党内巨大压力下不得不把国家主席的位置让给刘少奇。
  
选集中令我十分震惊的,是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几次讲话,读过这几篇讲话,我当时的结论就是∶毛泽东的邪恶,远比德国法西斯希特勒有过之而无不及。历史如果给了毛泽东机会,中华民族肯定早已经被他毁灭了。
  
我当时推想这本选集的出版可能与毛刘两个司令部的斗争有关,可能是以刘少奇为首的一派人有意假借宣传毛泽东思想之机,扩大共产党内对毛泽东的反人民思想的了解,为日后的党内斗争做铺垫,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被毛占了先机,落得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这几次讲话均集中在1955年,其时代背景是抗美援朝“胜利”后,赫鲁晓夫公开批判斯大林之前。讲话可能有3-4次之多。概括起来其主要内容是∶  

1)世界大战并不可怕。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就可以实现世界大同。

2)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在中国打。
  
3)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我建议苏联假装坐观,由我来带领中国人民把美国军队吸引到中国战场,我们同美国军队打常规战。战争扩大滚雪球,然后我们假装败退,逐步把美国军队引入中国内地,使美国军队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从而迫使美国向中国战场投入主力军队。当美国将主力军队投入中国战场后,请苏联向中国战场突然投射原子弹,将美国主力军队一举歼灭在中国的战场上。
  
4)这样的一场世界大战中国可能会死掉四亿人口。但是中国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牺牲,却换来一个大同的世界还是值得的。 (当时中国的统计人口是六亿)
  
5)死掉四亿人,还剩两亿人,用不了多少年,中国就又可以恢复到六亿人口了。
  
这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中国人预计死四亿,那全世界要死多少亿呢?相比之下,二次世界大战全世界共死了三千多万人,不过是毛泽东大手笔的零头。而且二次世界大战死那么多人未见得是战争狂人在战争前的预计和初衷—因为在发动战争前,战争狂人无不把战争胜利的获得想得很轻松,陷入战争泥潭不能自拔才是无休止地杀人的进一步原因。再说希特勒和日本鬼子要杀死的是外族人,而毛泽东首先预计的是死自己的同胞。四亿人,那可是预计要牺牲的自己的同胞啊,战争一旦爆发,成了脱缰野马,六亿中国人岂不是全搭进去了?中国人岂不是死绝了!足见其其内心邪恶远非前者所能比拟。
  
当我读到毛泽东的这些讲话时想到,毛泽东大权在握,真是得意忘形了,这样的话,想一想都是罪大恶极,他竟然还敢在中央高层会议上讲出来!尽管共产党残忍,那些高干尤其如此,但是我相信任何承认自己还有中华民族血脉的人,哪怕是土匪,也会骂毛泽东民族败类,狼子野心了,只不过在其淫威下不得不隐藏自己的观点。我是所谓在红旗下长大的一代,共产党毛泽东在我的心目中曾经完美无瑕。争三好,学雷锋,加入少先队,共青团,直至大学毕业前夕加入共产党。因为那时不间断的政治运动,连续的杀、关、管、教,我们那一代的父母都已经成了惊弓之鸟,没有人还敢向孩子们说真话,只能任由学校,报纸,广播,向青少年们进行随心所欲的谎言灌输。所以共产党对我们那一代人曾经进行了空前绝后的,最成功的谎言教育。
  
青少年时代虽然也经历了荒谬的三面红旗运动,饥饿的三年困难时期,甚至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对毛泽东曾有所怀疑,但仍然不愿意从内心深处否定他,愿意原谅他。我对毛泽东认识的质变就发生在我读到这本内部毛选后,知道毛泽东曾经不惜用四亿中国人,三分之二中国人的生命为代价,为他换得大同世界领袖的地位。试想一下,如果一个自称是人民的大救星的领袖,预谋让他的国家里每一个三口人之家都死掉两口,那个人是人民的大救星还是魔鬼?当然是魔鬼!
  
中国有句古话说,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共和毛泽东谁是皮谁是毛呢?按理说党应该是皮,党员,即使是领袖,也应该只是毛而已。但是在我的心目中,恐怕在所有中国人民的心目中,都不得不承认,毛泽东才是皮,中共不过是毛泽东这张皮上附着的毛而已。这恐怕也是中共至今不敢彻底否定毛的真正原因吧。当我在内心深处彻底地否定了毛以后,共产党在我的内心深处也就被彻底的否定了,不过这一切只能深藏于我内心的底处,直到我85年出国以后。出国以后我立刻就参加了海外民运,并正式登报退出了中共。后来在上写了一篇揭露毛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准备牺牲四亿中国人的文章。不过那时网络还远没有如此发展壮大,新闻自由导报发行量有限,更可能因为人微言轻,另外可能是人心已经麻木,毛准备牺牲四亿中国人的惊人内幕竟然激不起一丝浪花,确实曾经令我悲伤。
  
毛泽东准备用牺牲四亿中国人口的代价换取世界大同,这是毛泽东 1955年在中共内部讲话的确切数字,是我亲眼所见,可是这个数字我再也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国内没有,海外也没有。到海外的这些年来,我偶尔看到有这个数字,原来猜测可能是误传。最近看到马建介绍张戎新书< <毛,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知道三亿这个数字来源于苏共档案。这样看来,毛泽东在不同时期,不同场合,在不同背景下对第三次世界大战有过多次不同的论述。
  
解放战争期间许多共产党及其同路人对国共战争很害怕,害怕因此挑起第三次世界大战,毛泽东为了鼓动国共战争,曾对第三次世界大战有所论述,其主要思想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危机虽然存在,但是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努力下是可以避免的。毛的这些思想在公开发行的毛选第四卷里有所论述,被认为是正面的,为中国人民广泛所知。
  
据马建介绍,张戎的毛传提到,毛在苏联说过∶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中国准备死三亿人。可见国外所传这个数字是从苏联流传出来的。毛泽东访问苏联是在1949年12月。当时中国人口的统计数字是4点5亿,三亿也正好也是三分之二,可见准备牺牲三分之二中国人,对毛泽东来说已经由来已久。倘若今天毛的徒子徒孙以同样的大手笔谋划下一次世界大战,也预计抛出三分之二中国人口,那可就是九亿啊!
  
如果说49年毛泽东在苏联对斯大林说准备用3亿中国人贡献世界革命,可能是想给斯大林送大礼,以博得斯大林丰厚回赠,那么1955 年斯大林已经去世,抗美援朝又取得了“胜利” ,头脑发胀的毛泽东肯定是想用4亿中国人的生命为他个人获取大同世界领袖的头饺做祭品—我们很难想像他是打算为赫鲁晓夫做嫁衣裳。不过那时中国还没有原子弹,他的梦想只能藉助苏联的原子弹往中国的土地上的投掷来实现。以毛的头脑,他不会没有预计到,一旦苏联投原子弹把美国的主力军队消灭了在中国土地上,美国一定会把所有的原子弹倾泻到苏联。美苏互投原子弹的结果,剩下的大同世界当然就是毛的一统天下了。
  
没有死的两亿中国人并不是毛泽东对自己的同胞还残存一丝仁慈的结果,是因为毛需要这两亿中国人去为他接收全世界。多么美好的梦想!又是多么愚蠢的梦想∶苏联就会那么愚蠢地为他火中取栗?真想不到,一个把全世界都骗得团团转的超级巨骗,竟然也有把做梦娶媳妇当真事去办的时候。
  
后来赫鲁晓夫拒绝了毛泽东让其假做旁观,真投原子弹的蠢驴角色,毛泽东的梦想大受挫折,但依旧大梦不醒,转而要求赫鲁晓夫向中国卖造原子弹的技术,建造原子弹的工厂,从而开始了张戎的书中所说的,准备用饿死5千万中国人勒出来的粮食换取苏联的材料技术和设备来自己造原子弹。那末用肉体挡原子弹的人海战术是不是毛泽东当初批马寅初马尔塞斯人口论,推动中国人口大繁殖的初衷?十五年(1973年)超过美国的大跃进是不是毛泽东为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做物质准备?这些恐怕绝对不是空口无凭的猜想。
  
从马建的介绍来看,张戎的书中恐怕也没有涉及到我所看到的上述党内文献。这么多年我也没有看到报纸,杂志或网上有人提到过这些文献。这使我感到奇怪,因为这些文献应该会有更多的人看到,因为这本文献当时是在我们大学的内部图书馆发现的。所谓“内部”图书馆是供院级领导和马列主义教员专门使用的。我们学院是北京的一所普通大学,如果我们大学有内部图书馆的建制,有资格保存这样的文献,我相信北京的其他大学也应该会有。
  
我当时借阅了大约一个星期,可惜那时没有复印机,否则我一定会把相关讲话复印下来。不过由于震惊,记忆也就尤其深刻,几十年过去了,那些字句和数字依然深刻于我的脑海。我真希望本文读者的有心人中,能发动国内有资格进入大学内部图书馆的朋友重新找到这本书,将有关讲话复印下来,将其原文讲话公开于全世界。到那时,毛泽东也就不批自倒了,即使是毛的徒子徒孙也无言为其辩护了。我相信人类历史必将像抛马弃希特勒一样,永远地抛弃毛泽东。

(转自新世纪)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17/n2692016.htm

印谤法邪书人财两伤

—— 退出中共方能自救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七日】

一、印邪书人财两伤

金秋九月,丹桂飘香。然而22日中午,湖北省麻城市职教中心印刷厂突然发生了一起重大生产安全事故——女职工罗华英的右手臂被轧进全自动印刷机!工人们用锤子等铁器砸坏机器,才将罗华英的右臂取出。罗华英先被送到麻城市人民医院救治,后转院到武汉,经诊断,她右手手臂粉碎性骨折,肘关节断裂,右手神经坏死做了手术历时四个小时,目前正在治疗中。

职教中心印刷厂位于麻城市市区将军北路,是麻城市教育局管辖下的印刷厂。工厂生意不很景气,主要制作教育局垄断卖给学生的作业本和教辅资料。印刷厂有两台全自动印刷机,每台价值二十多万元。该厂停产多日后,于9月22日开始印书。其中一台机器印了几页,另一台罗华英正在调试,不料右手被轧住了。

惨剧发生后,工人们纳闷,议论纷纷:印什么书啊,这么邪乎?捡起印出来的几页纸一看,是该书“目录”,可不邪乎,原来是诽谤法轮大法的!明白真相的人连忙说:这种书印不得啊!菩萨显灵了!

可怜的罗华英还躺在病床上呻吟,她今年才三十多岁,孩子才上小学。她的父亲罗文良和公公胡进书(病逝)都是该厂职工。她微薄的工资连糊口都困难。而这次,因为印邪书而险些失去右臂,更令人惨不忍睹。

该厂厂长周元宏、分管生产的副厂长王学利心急如焚,全厂员工人心惶惶。据知情者透露,印刷厂赶印这批《反邪教警示教育知识读本》14000册,计划在9月28日做完。职教中心印刷厂出事后,他们又转移到传动轴厂内一个小印刷厂印刷,然后再搬到职教中心印刷厂装订成册。

这批《反邪教警示教育知识读本》是由麻城市市委防范邪教领导小组(原610办)组织印制,将强行兜售到何处,目前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二、共产党才是真正的大邪教

《反邪教警示教育知识读本》的前半部份转载了1999年10月30日由全国人大及常委会制定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后面的绝大篇幅是抹黑法轮功的污蔑之词,以及为恶党迫害大法编造的“法律”依据。

许多人都以为国家已经把法轮功定为了×教,其实根本就没有。是江泽民在1999年10月25日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第一次提出“法轮功就是×教”的说法。第二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题为“法轮功就是×教”的社论。

可《人民日报》的社论是法律吗?不是。《宪法》规定立法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任何其它机构、个人均无立法权。所以江泽民和人民日报评论员均无特权对任何团体、个人定性定罪。他们称“法轮功是×教”是诽谤,也是非法的、是无效的。

而 1999年10月30日由全国人大及常委会制定的《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也仅是对“邪教”的认定与处罚,根本就没说过“法轮功是×教”。修炼法轮大法完全符合中国基本法《宪法》,弘法、讲真相也应受《宪法》保护。因为《宪法》保障公民信仰、言论、集会、结社、出版自由。

法轮功不是宗教,没有教堂庙宇,没有宗教戒律,学炼自由,没有名册,没有组织,大道无形,更谈不上邪教。法轮功是佛家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修炼人从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标准提升个人心性,返本归真;还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

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为人祛病健身。1998年5月15日,当时的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亲赴法轮大法发祥地长春考察。98年9月国家体总抽样调查法轮功修炼人12553人,疾病痊愈和基本康复率为77.5%,加上好转者人数20.4%,祛病健身总数有效率高达97.9%。平均每人每年节约医药费1700多元,每年共节约医药费2100多万元。

修炼法轮功能提升个人道德水准,增强社会稳定、包容与祥和。法轮大法在中国曾获多项褒奖与赞誉。1998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详细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法轮功义务教功,分文不取,大法书籍、音像可以从明慧网等网站免费下载。炼法轮功不交一分钱,反之,公检法迫害大法弟子不知抢走了多少钱。

邪教危害人类,有几大特征:编造教义,教主崇拜;组织严密,活动诡秘;聚敛钱财;残害生命,危害社会。真正了解中国社会的人都知道,中共很符合以上特征。难怪世界各国有识之士纷纷唾弃共产党,社会主义国家只剩下中国、越南、朝鲜、古巴这四个在穷折腾了。

中共诋毁一切神,再自立为不称神的神,自吹“伟大光荣正确”,崇拜教主(党魁),唯我独尊;编造教义,利用党的会议到整个媒体,强制灌输马列主义、毛思想、邓理论、江代表、八荣耻、科学发展观、党章等自相矛盾、风马牛不相及的邪恶教义;控制全国媒体妖言惑众,开动国家机器消灭异己;强迫洗脑,精神控制,组织严密,能进不能出;行踪诡秘,谁透露它半句丑闻,或讲一句真话,就会被扣上“泄露国家机密”、“危害国家安全”的大帽子治罪;横征暴敛,硬拨预算,巧取豪夺,鱼肉百姓;鼓吹暴力,崇尚血腥,鼓励为教牺牲;扼杀人性,残害生命,搞运动屠杀国民八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

中共暴政六十年,迫害了三分之二的国民。尤其是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迫害最为惨烈。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绑架,洗脑,虐杀,进而活体摘取器官。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十年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3255位,超过十万人现仍被监禁。更有甚者,2006年曝光的中共设立秘密集中营,活体摘取大批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获利。至少有四万五千个器官移植供体(提供活器官的人)来源不明。

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麻城市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在邪党党委指挥操控下与当地公、检、法、单位、社区、乡镇相互勾结,十年来,对麻城地区法轮功学员血腥迫害,绑架、关押、勒索、酷刑、劳教、判刑。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为止,麻城市大法弟子共有九人被迫害致死,五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判刑,三十四人被省、地洗脑班强迫洗脑。被非法关押的人数众多,被抢掠、勒索的财物无数,还有待于进一步核实。

由此可见,法轮功崇尚真善忍,中共实践假恶斗,谁正谁邪,自有公论。法轮大法是正法,而中共是当今世界头号大邪教。依据《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应取缔中共这个邪教组织,对邪教教主及人员予以法律制裁,制止其邪教活动,制止它对广大民众的迫害。

2002 年至2007年年间,法轮功学员在全球30个城市和地区,发起50多个控告江泽民的刑事和民事诉讼,被称为二十一世纪最大的国际人权诉讼案。最近“九律师为青岛法轮功十三人作无罪辩护”,“七律师为成都钟芳琼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十律师为沈阳六名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 面对中共的高压,中国律师组成律师团,正义抗争,震慑中共。

三、远离邪恶,退党团队自救救国

中共六十年红色恐怖暴政,令天地为之变色,使人民苟且偷生,为什么面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修炼人失效了呢?十年迫害,法轮大法反而弘传世界114个国家和地区,广受世界人民的爱戴和尊敬。法轮大法已获得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信函超过3000项;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已经被译成30多种文字;法轮功艺术家组成的神韵艺术团,2009年给四大洲80多个城市带去近300场演出,现场观众近百万,神韵晚会以继承并开创人类的正统文化为主旨,再现中华神传文化之精华,创造了世界艺术表演史的奇迹;法轮功画家的“真善忍国际美展”在全世界巡回展出。越来越多的国人收看新唐人电视台节目,收听明慧、希望广播电台节目,突破网络看大纪元、明慧网。大法真相象绚丽的曙光,突破黑夜的重重封锁,给迷失的人们指引方向。

江氏集团丧心病狂,动用四分之一的国民收入迫害大法,孳生腐败与罪恶,将其人其党彻底的送上了断头台,谎言毒害,将数以亿计的人民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共反天反地反人性的倒行逆施终于到了报应之时。

2002 年6月,贵州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当地村民发现了一块2亿7千万年前的藏字石,这块石头自崖坠地后,一分为二。石头断面天然生成6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正是“实话石说”。近年来,各种罕见的天象频频出现,雪灾、旱涝、地震、非典、禽流感、猪流感一难接一难,中共引诱国人道德沦丧,假货横行,黄赌毒泛滥,环境恶化,怪病丛生。这正是天灭中共的表现。

中共胁迫七岁少儿举拳宣誓“时刻准备着,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用名利诱惑成人举拳宣誓入团入党,趁机给宣誓人打上邪恶的兽印。文化大革命破坏了所有的传统文化,强制灌输“无神论”使国人愚顽难悟,“进化论”被当今学术界证实不过是个假设,却被宣扬“斗争哲学”的中共写进教科书,“唯物论”鼓励国人纵情声色犬马而精神麻木空虚。中国人民成了中共手中的提线木偶,正被中共拖向地狱。

赶快退出党团队吧!朋友!赶快挣脱中共邪教的魔掌!用真名、化名均可,退出中共,抹去兽印,必将得到神佛的护佑,拥有美好的未来!

有人说:我凭良心做好人,天灭中共跟我没关系。全世界的有良心的好人都在帮助中国人讨回公道,制止迫害,维护自由和平,你这位有良心的人怎么会跟中共这个骗子和杀人犯搞在一起呢?你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份子,天灭中共你就会受牵连陪葬。

有人说:我信基督,我信佛,我信道,我有神佛保护。须知,中国的“三自”教会是不被世界承认的,《圣经·启示录》中预言了中共是个红色恶魔,跟随它的人都要喝上帝愤怒的酒;佛经中也预言了末劫时期万魔出动,祸乱世间。中共建政初期,已用暴力和谎言征服了宗教,现行宗教都是听中共的,中共凌驾于神佛之上,你信这个邪魔能得到保护吗?如果你真信神佛道,那就听神佛的教导,天灭中共,要顺天意而为啊!

也有的人说:我是吃这碗饭的,例行公事而已。 1946年,纽伦堡国际战犯法庭执行对纳粹集中营死亡护士组的绞刑。这些纳粹分子助纣为虐,都是希特勒叫干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是希特勒叫他们干的而能够逃避责任。在中共恶党头子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有一些助纣为虐的打手们说:“是江泽民叫我干的。”江泽民叫干坏事你就去干;江泽民叫杀人你就去杀人,完全成了江泽民的杀人凶器。欠债要还,杀人偿命,干了坏事终要承担责任。

还有的人说:共产党强大的很,江泽民被告了他还不是逍遥法外?2009年2 月,由联合国推动的群体灭绝案法庭在柬埔寨首都正式开庭,以战争罪、反人类罪、酷刑及谋杀罪指控,开始对柬埔寨前波尔布特共产党政府的五个高官进行审判。昨天萨达姆屠杀伊拉克民众被判处极刑,波尔布特等共产邪党杀人恶魔的下场就是明天江泽民等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者的下场。

中共打着国家和人民的名义,干着祸国殃民的勾当。多行不义必自毙。想找条生路的朋友,赶快退出党团队!共产党本是西来邪灵,早被西方民主国家抛弃。堂堂华夏儿女,岂能做马列子孙?不愿背叛祖国和列祖列宗的朋友,赶快退出党团队!

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天灭中共,天佑中华。朋友,赶快抉择:顺天意而行,退邪党自救,加入6100万退党,做拥有未来的人!

成文:2009年10月16日 发稿:2009年10月17日 更新:2009年10月16日 23: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热点互动】河南近千儿童铅中毒,谁之过?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 。

星期二,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河南有近千名冶炼场附近的儿童被检测出铅中毒。那么这
是继中国湖南、云南、福建等地,一系列的儿童铅中毒案件中最近的一起。当地的卫生官员通过对河南省济源市超过2千7百多名儿童的血铅进行检测,发现其中有968名儿童的血 铅含量超过了正常的标准。

那么这一系列的儿童血铅中毒事件越演越烈,背后究竟说明了什么,老百姓不禁要问,究竟
谁应该对这一系列的事件负责?节目当中我们请来了本台的资深评论员陈志飞先生,为我们 进行点评分析。

陈先生,河南省最近出现了一个恶性事件,近千名的儿童铅中毒事件被报道出来了,其实河
南已经不是第一次报道这种铅中毒事件,但是它是全国最近报道的最新一起。这些在国内虽
然没有太多的报道,却引起了海外的长篇累牍的报道和跟踪,您能不能根据这些事件进行简 单的分析?

陈志飞:首先,咱们要知道铅中毒被医学界称为少儿杀手,医学界普遍都很重视这个少儿疾病,在美国,少儿血液的血铅含量是被长期细致跟踪的一个指标。那么造成这样大的伤害,在世界上当然是要引起轩然大波。就我今天刚刚看的,美国最大的报纸《今日美国》还有《 华尔街日报》都作了长篇的报道,而且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第二、河南济源的豫光金铅公司是中国最大的生产铅的厂家,在这个生产厂家1千米之内生 活的人都应该会受到铅污染,这是一个普遍的常识。

第三、这个事件可以说是最近整个铅中毒的一个顶峰,因为在这之前,就像你刚刚说到的,在各地都爆发了这种事件,但是官方并没有介入,只是各地的一个群体事件。这次是官方权威的新华社所作的调查,而且向全世界作出了报道,说明这个事件已经到达了非常白热化的程度。那么继去年三鹿奶粉造成的伤害,让大家对中国整个少儿的生存环境产生了很多疑问 。

主持人:刚刚您提到了,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报道了这一个事件,根据中共一般的作法,往 往此类事件是掩盖和不进行揭露的,那么此举是不是表明了中共的媒体有进步的趋向?

陈志飞:这好像是外界很多人所得到的一个印象,实际上恰恰相反。我觉得中国此举在于它想争夺第一话语权,因为它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事件,所以它就自己报道说,2千多人当中查出不到1千人中毒。但是据海外媒体的报道,他们直接跟当地的居民作了调查,那些居民 透露大概有超过80%的当地儿童都受到了铅污染。

那么你想想看,这是全国最大的,年产量有7千吨的一家铅生产厂家,在它周围都有住户,
所以我觉得说80%受污染,决不是空穴来风。而且根据新华社一贯的作风–和稀泥、往
里添水的这种作法来看的话,我觉得它的数字实际上还是不够高的。

那么这就说到另一方面,中共它知道这种事情怎么捂也捂不住,就像SARS病一样,它从中得到的教训就是它要争夺第一话语权。它争得第一话语权,那就很有讲究了,如果你去新华网的中文网站,你根本看不到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报道,而我在Google用英文搜寻 ,找了半天才找到英文的报道。

如果它想要用这个数字把外界媒体的口封住,让外界各地的媒体都用它的数字,实际上就说
明这事情的真实性和严重性已经超出了新华网的报道,这是它现在一个新的作法,也是大家 比较不注意的。 [end]

曹长青:中共摆阔叫穷“两张脸”

作者:曹长青

不久前,联合国召开第46届年会,会上就联合国经费分摊问题,进行了讨论。因为多年来,联合国的经费,主要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承担,其它国家担负的比例非常小。中国虽然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并且近年经济和军事崛起,但承担的联合国经费,一直比例非常小,直到 2000年,还不到1%。

在联合国大会讨论分摊经费时,中国驻联合国的代表,又像以往那样,强调中国底子薄、人口多,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下,“中国的联合国会费支付能力不应脱离中国国情”,中国“国内尚需解决的问题还很多”等等。一句话,不愿意多交会费。

联合国现有192个成员国,但美国这一个国家,在联合国成立这六十多年来,一直承担主要经费,多年都在30%以上。近年虽有所调整,降至22%,但仍是联合国经费承担最多的国家。第二名是日本,原来承担19%以上,近年因经济滞缓,下调至16.5%;第三是德国,承担 8.5%,第四是法国,承担6%。

在各国呼吁下,近年中国的联合国经费从不到1%,调至2.7%,并预计将来增到3%,但在五个常任理事国中仍然是最低的。

2008年,美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为14.3万亿美元,中国的GDP也已达到4.2万亿美元,已近美国的三分之一。但中国答应把给联合国的经费提高到3%,还不到美国承担的七分之一。也不到日本的五分之一,虽然中国的GDP已接近日本(4.8万亿美元)的水平。更不要说英、法、德的国民生产总值都低于中国,但承担的联合国经费,却是中国的数倍。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强调,联合国经费的分摊,要按照“人均收入”原则,而不是按照国民生产总值。这样中国就有一定理由,因为中国的人均收入,现在还不到美国的十分之一。

但国际社会不满的是,中共在分摊联合国经费时,就拼命喊穷、叫苦;但是,中共在大阅兵,炫耀武力时,就不穷了,而是富得可以大手笔,多少亿多少亿的挥金如土。例如,最近这次中国十一大阅兵,据俄新社报道,就至少花费了160亿人民币。而北京在举办奥运会,炫耀国威,用群体主义给老百姓洗脑时,更是砸下了650亿美元(等于平均每天花40亿),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昂贵的奥运会。全部中国奥运开支,据统计,是之前五届奥运会花销总和的一点五倍。

这就是中共的两张脸:要它交联合国会费,承担一点国际责任时,它就叫穷,装出一副可怜相;但是它要炫耀军事崛起,恐吓自己的人民和对岸的台湾时,就大手笔,花钱如流水,像暴发户,故意摆阔,绫罗绸缎,耀武扬威。

而在中共摆阔、耀武时,据联合国报告,中国每天收入不到一美元的赤贫人口,有近两亿;每天收入不到两美元的贫困人口,有六亿以上;绝大多数农民根本没有最基本的医疗保障,无数豆腐渣工程的学校建筑没有改进等等,等等。

面对外部和内部,中共一直是两张脸:对内撕破脸,直接用暴力统治;对外扮假脸,还不断“变脸”,欺骗世人。这就是共产党的本性。

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