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民爆料:北京赢得奥运主办权是政治交易

中广新闻 2009年10月20日

北京赢得2008年奥运的主办权,其实这里面牵涉一起政治交易:国际奥会主席候格支持北京主办奥运,以换取中国支持候格连任国际奥会主席。

前中国国家体委主席袁伟民出书透露,早在2001年,袁伟民会晤候格时,候格感谢中国对候格的支持,北京市长刘淇也参加这次会晤。

候格告诉刘淇说,他完全支持北京申办奥运。但候格希望中国能理解,由于候格兼任欧洲奥会主席,而欧洲城市巴黎和伊斯坦堡也都加入申办2008奥运,他不能公开支持北京 但候格同意替北京做些事。

袁伟民说,中国希望候格和他的朋友都能支持北京,候格希望中国奥会成员和中国的朋友,支持他竞选连任,大家相互合作。

本文网址: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315792.html

Advertisements

法轮功炼功与社会稳定的基石

作者:廖然

【正见网2009年10月21日】除中共外,现在世界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象中共这样历时数月、耗费巨资打造出来的高规格阅兵来。中共此举的意图,不外乎对外炫耀武力,展示手中政权的强硬;对内威慑民众,让人民在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从心底里慑服;当然还有欺骗民众、借以提升自己的执政能力和在国际上的地位等作用。

可是,针对中共的阅兵,人们稍加分析就能看出中共此举的迫不得已和外强中干。中共历史上已经有了十多次类似的阅兵,无论是在国家政权风雨飘摇的艰难岁月,还是在刚刚屠城抑或是镇压民众之后手上的鲜血还未洗净的时日,中共的阅兵总是如期進行。一个靠暴力和谎言维系的暴政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展现自己权力的机会。此次的阅兵又和往昔有着很大的不同。

在民众终日被谎言蒙蔽的情况下,中共展示暴力的同时美化自己就显的顺理成章。可是在民众认清了执政者的残暴和谎言时,它再展示极权的时候就会显得非常的力不从心了。为了这次阅兵,中共动用了一百多万的保安力量,在地铁上安装监视镜头,鸽子不让飞,风筝不让放,刀具不许卖,甚至连卖肉的刀都得找根绳子系牢,并在阅兵進行前后强令京城所有的机动车辆停运……在这种情况下搞出的阅兵,步伐再整齐,服装再鲜亮,又有什么作用呢?把老百姓都当做潜在敌人来防着的政权还稳固吗?当然更不用说什么五十六个民族和全国人民的大团结了:对西藏和新疆屠杀的血迹还未干,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绑架仍在持续,这能说是和谐盛世吗?

古今各国强盛时期的状况和前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都印证着同一个真理:独裁的政权和强大的军事力量都不是维系社会稳定的根本,只有纯朴的民风和高尚的道德哺育出的善良的民心才是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基石。这让我想起法轮功学员炼功时的情景来。

法轮功问世以来发展极为迅速,仅在中国一地,就曾有上亿人修炼。那时有许多地市的电视台都做过真实的报道。在长春的广场和上海的体育场都曾有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在一起炼功。炼功场面的恢宏、壮观和祥和,真是史无前例的。修炼者有八十多岁的老翁,有刚上幼儿园的稚童,高低不一,服装各异,可是炼功的音乐响起,上万人的炼功场一下子都静了下来。他们的动作和队形也不是那么的整齐划一,但他们的神情都分明透着安祥和虔诚。那一颗颗宁静的心汇聚在一起不正是维持社会稳定和发展的基石吗?

可是中共的蛮横镇压却强行将那一颗颗善良的心压制下来,并使用种种酷刑对这些修炼的人展开了长达数年的迫害。这不是在自毁稳定的基石吗?中共今天之所以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地步,不都是它自己倒行逆施造成的吗?

然而法轮功修炼者的炼功并没有停止。他们在澳洲,在美洲,在欧洲,在非洲,在澳门,在香港,在台湾……或五、六个人在一起,或二、三十个人在一起,或一两百人在一起,甚至几千人在一起,象以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集体炼功时一样,动作是那样的一致,神色是那样的祥和,内心的安静在不知不觉中影响着周围的环境,悄悄的引领着社会道德的回升。

大陆的大法弟子停止炼功了吗?怎么可能呢?他们失去了集体炼功的环境,可是他们却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修炼着自己。他们用自己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慈悲在向世人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今天中国民众知道法轮功真相的不是越来越多了吗?而妄想铲除法轮功的中共邪党集团不正面临着被解体的命运吗?非要把稳定社会的基石给毁掉,结果却毁了自己,正应了那句老话,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也是中共自作自受吧。

中共落到今天这一步,阅兵的阵式再强大,不都逃脱不了被解体的命运吗?这能与它迫害法轮功没有关系吗?当法轮功修炼者都能在中国自由炼功的时候,中共还能存在吗?从退党数字和明慧网上报道的开始修炼的新学员的情况来看,这一天不会太久远了。

发表时间:2009年10月21日

党话——思维的牢笼

作者:古镜

【正见网2009年10月21日】语言是人类思维的工具、沟通的媒介,是文化的主要载体也是人类思维的最后界限。人们籍由语言来认识与理解这个世界,纯净的语言能清晰的呈现与反映世间的万象与其相互之间的关联,其自身也是一套逻辑严密的思维编码程序。而当语言被污染或被刻意的篡改与扭曲时,世界的真相将逐渐被其遮蔽,人类的生活将会远离真实,思维也会随之发生错乱。最终会导致我们的生命与自然隔绝,灵性之花渐趋枯萎,真正的自我已被邪魔绑架。而这样的悲剧已在我们的周围普遍发生着,尤其是在中国大陆,已经演绎了六十年之久。但是大部分国人却浑然不觉,日用而不知,自以为一切本来就是这样,他们完全生活在一由中共邪党党话营造的一个虚假的世界里。在这个世界里,生命崇高的神性早已被彻底的抛弃,代之的是魔性的高涨、物欲的张狂,人们的眼睛与心灵都被蒙上了一个看不见的魔罩。

汉语是神启的语言,汉字亦是神创的文字,他们二者既是相对独立的表意系统也是相互紧密关联的信息媒介,蕴藏着深厚而广博的内涵与崇高的生命精神。昔者仓颉作书,天雨粟、鬼夜哭,当汉字产生时,天地之造化已显,世间的低灵亦无所遁其形,因为每一个汉字都与其所指发生着连系。语言文字背后所支撑他的是整个宇宙,其本身既是能量的凝聚亦是外部能量的通道,上达茫茫高穹,下启幽冥深处。每一个汉字都对应着层层的宇宙、纷繁的时空,一个字即是一个乾坤、一个宇宙。古人云:“言有尽而意无穷”,斯之谓也,祖先的“敬字惜纸”非是虚言。人间善恶同在,不同人的语言连系着不同的世界,蕴含着不同的能量。一本真正的佛经能指引一个柔弱的常人修炼成光焰无际的神佛,主宰广阔的宇宙,其背后连通着造物主无穷的能量!一本《共产党宣言》却会使人类相互残杀,伏尸亿万、血流成河!其本身凝聚的是邪恶的能量。

在人文初创的上古时期,人们的心灵与天地相通,语言纯净而具有神韵。那时的语言现在已不得而闻,但我们通过那时的文字却依然感受到那份神秘、深邃与广大,从《诗经》里先民们那天籁般的吟唱中我们也能体会到古汉语的宁静与悠远,神味隽永、洋溢着生命的芬芳。在人类道德的强势时代,人们的语言会保持在一个很高的能级,社会亦由此形成一个和善的能量场,同时语言反过来又维持了人类心灵的高度。而当人们的道德水准开始下降时,语言也会随之堕落。昔仲尼“恶郑声之乱雅乐”虽言音乐,何尝不指语言?圣人之忧心超越古今!唐宋以降,市井小说(旧式白话文)的兴起标志着人类的心灵由纯净的高天滑向了世俗的繁华烟柳,淫词小曲的流行使语言中混入了越来越多的负面信息,把人们的行为导向低下。但文言文的统治地位却有力的遏制了这种语言的俗化,使汉语始终保持着一定的纯度。

上世纪的一场现代白话文革命使得古典语言所构筑的国人精神之天开始塌陷,文言文废止,引车卖浆之言登堂入室了。小丑瘪三、流氓强盗式的语言到处泛滥,大量的欧化句式成批引進,种种取消汉字的怪论甚嚣尘上,短短十几年间汉语被迅速的污染变得面目皆非。汉语之神性与生命精神渐遭解构,诗意与审美渐趋于弱化,通俗的白话文逐渐占据了公众语境,国人们曾经的优雅与闲静也随着文言文一道在这片土地上漫漫消失了,然而这仅仅是一个恶梦的开始,只是共产邪魔進入中国的一个铺垫与前奏。1949 年,随着中共邪党的暴力篡政,邪党自身所独有的话语系统——邪党党话如洪水猛兽般迅速淹没了整个神州大地。神圣的汉字亦惨遭邪党的肢解与篡改!至此神传文化的主要载体——汉语文字已被邪党彻底的颠覆,国人与传统的一切连系被强力切断,话语与思维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共产邪党本是一个披着政党外衣的邪教组织,背后支撑它的是一个巨大的反宇宙的邪灵。人间虽然是善恶同在的一个场所,但善的力量还是起着主导的作用。在一个正常的人类环境下,共产邪党是无法在人间立足的,因为其反人类的邪性使它一出现就会被人间正的力量消灭。所以其在侵入前首先必须要在人间布下一个耐以维系其邪性的负的能量场,而语言即是其侵入的先导。汉语与汉字的神性对邪魔有着天然的抑制力量与防护作用,而现代白话文的兴起恰恰打破了这种屏障,使得党话借着白话文乘势侵入,共产邪说开始在神州大肆泛滥,中共邪党也应劫而生。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华夏之浩劫已山雨来临!短短几十年里,五千年的文明历史跌入了黑洞般的深渊,古老的神州上建起了一个空前的邪教帝国。党话亦从此霸占了大陆所有的公众语境,并籍由暴力逐渐渗入国人的心灵深处,把邪恶的党文化推至社会的每一个角落。

党话其实不是人类的正常语言,它是邪党自身的一种系统黑话,只是被中共用暴力强行推向了全社会。这种黑话本身带有中共邪党的天然基因:魔性、暴力、煽动、控制与欺骗,它更是一套迷惑人心的魔咒,粘附在汉语上。人们一旦念动它就会自我招邪、自我洗脑,当全体国人每天都用它来说话、思考时,就会在世间形成一个巨大的邪灵的场,这个场又会反过来邪化每一个人的行为与思想。没在大陆生活过的华人偶尔在听邪党的官员做报告时,常会感到象是一个精神病在胡言乱语,而大陆人往往一听就懂,感觉正常。这就是党话对人心灵的扭曲与变异,当这种党话成为了多数人的语言习惯时,其精神已经被邪魔控制,这个社会已经成了一个中了邪的社会。但人们先天的灵性却十分的厌恶这种魔性的语言,也在抵制这种黑话。所以党话需要不停的灌输,以维持其在世间的能场。这就是为什么在大陆从农村的大广播到邪党的殃视,从报纸到网络,几十年来天天都在重复着人们明知都是虚假的东西。因为语言就是能量,党话散发的完全是邪性的能量,人一旦听入脑中就会发生作用。

中共邪党的党话是一种系统的谎言,其主要的操作方式是不停的制造大量的新词,用这些新词来重新命名各种事物文本,最后形成了党话中独有的一套邪恶语汇与话语模式。这些新词有着不同程度的欺骗性,对事物的真相与邪党的罪恶起到了遮蔽的作用。如“共产”本身即是一个谎言,其实应该叫“抢劫”;“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一个谎言,确切应叫“中共党国”。党话的谎言特征还体现在给人灌输种种似是而非的语言概念与一套非此即彼的思维定式,而这些概念的内涵可以由邪党任意编造。邪党在其篡政以后,用这一套语汇对人类的历史与现实做了一个系统的篡改,构筑了一个庞大的谎言世界。生活在这种系统谎言式的语言环境里,人的思维逐渐僵化,心灵被扭曲,外部信息基本被假象覆盖,人们很难对历史与现实事物作出正确的判断,常常会顺着邪党的魔棒转圈。邪党籍由这一套系统的谎言,在大陆圈起了一座巨大的心灵牢笼。它建在大部分国人的心中,圈住了人们的思维,并给人带上了一个认识自己及外部世界的墨镜。即使有些人在来到了海外的自由世界里却依然走不出这个心牢,难以摆脱党话给自己带上的种种精神枷锁。

党话完全是建立在進化论、无神论、唯物论等这些邪教的理论基础之上的,是对汉语神性的一种彻底的颠覆,是一种语言暴力。在这种语言里没有对天地的敬畏、对生命的观照、与自然的交融,有的只是对物质的贪婪、对暴力的崇拜、对自然的掠夺。其语调带有强烈的争斗性,语气往往是强制与命令式的,这种暴力语言无法自发传播,只能在一个封闭性的环境里靠强制性的灌输。邪党治下的大陆,从各级校园的教科书到报纸、电视、广播、网络每天都在向社会散发这种语言垃圾,把邪党的各种歪理邪说灌入人们的脑中,对人的灵性起着巨大的戕害作用。与诗性般的传统汉语相比,党话毫无审美而言,大都粗俗不堪,充斥的多是人的肢体上的种种诉求与欲望,实是一种身体语言。其对人的各种身体欲望有着强烈的煽动性,一句“打土壕、分田地”能让邪党迅速的煽动广大农民为其篡政流血卖命,毛泽东一张“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能掀起红卫兵的造反狂潮。这种身体语言的泛滥使时下的中国大陆变成了一个真实的动物庄园,在这个庄园里人们失去了崇高的心灵、优雅的举止、博大的胸襟、诗意的生活,其先天的灵性已被党话吞噬,生活被物欲左右,生命被物质埋没。

党话的操作根本上是一种巫术,标签与口号则是党话中两种基本的巫咒。所谓标签就是邪党编造的针对世间各种事物的概念性语汇,这些语汇先是被邪党定义成某种性质然后强行灌输给民众,如:“XX主义”、“XX人士”、“XX份子”、“反动派”、“封建思想”等等。当邪党需要批判某人某事或吹捧某人某事时,就把这此早已让民众耳熟能详的标签贴到谁的身上,然后邪党就会念动这些咒语,大部分民众就会象中了邪一样的被其左右,想邪党之让其所想、做邪党之让其想做。特别如“反华势力”、“爱国主义”、“封建迷信”等这类咒语常常让邪党屡念不爽,驱赶民众随其干尽了残害生灵之事。而许多助纣为虐的百姓被骗上当却浑然不觉,自以为真理在握毫无忏悔之心。口号则是党话中的另一类巫咒,从某种角度而言,中共是告口号来行政的,离开了口号中共邪党几乎无法生存,其口号涉及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大到邪党政策,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这些口号往往无须解释、不讲逻辑、蛮横霸道,到处散发着邪恶的能场。其作用是为了制造某种社会气氛、定期给百姓洗脑、占领民众的话语及思维空间。邪党的口号主要有三种类型:歌功颂德类、洗脑迷魂类、诽谤诅咒类,如“打倒XXX”、“拥护XXX”、“构建XXXX”、“坚持XXXX”、“为人民服务”等等。邪党念动这些巫咒时常常是铺天盖地,从声音到图像让人避之不及、被迫接受,以达到其控制人心的目地。

纵观邪党党话实是中共邪党控制与魔化人类思想的暴力工具,它破坏了人们正常的思维程序与话语方式,将人从与自然的先天连系中层层剥离出来,使生命失去了终极的归属。它是邪灵的咒语,其终极目的就是变异人心,扼杀人性、鼓动魔性,把人类拖向毁灭的深渊。它之所以能在世间立足是由于人类普遍的道德滑落,人心不正、人背叛了神才会为魔所乘。我们每一个国人必须从根本上弃绝邪党、回归我们的良知与正念、敬天信神才能走出邪党党话的魔沼,找回失去的传统与真正的自我!

发表时间:2009年10月21日

一个农村妇女的心里话

文/哈尔滨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几天前,听几个熟人闲聊,得知他们的身体都有程度不同的病,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病还在加剧。我的一个亲戚得了很严重的肝病,苦于经济条件和治疗效果,非常苦恼。而我自己也近五十岁,身体却是健康自如,心无烦恼,精神也非常好,这一切都来源于我修炼了法轮功。

得法

我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我的腰和背就经常酸痛,吃饭时,也常常躺下,等腰背缓过来了,再接着吃,一直到十来岁。在玩捉迷藏时,心跳的非常难受,由于年龄小,认为都是自然的。上学时,每上完一堂课,到下课时,两腿都是麻的,不能马上上厕所,更不能象别的同学那样去玩了,到缓过来也该上课了。

后来上了中学,一次在操场和同学们一起荡秋千,轮到我只荡了几下,就不得不停下了,那种难受的滋味至今还记得,腰酸痛,心跳的也不行。从那起,就再也没玩过秋千。后来做家务、干农活,也经常这样,头也经常疼,拔火罐扣上,才能缓解。有一次,发烧,又发现得了阑尾炎。

到成家以后,腰疼严重时做饭手拄锅台、东西掉在地上俯身都很难……我去了县医院,经过检查,结果是先天性骨质增生。大夫建议我手术,但是如果不成功就会瘫痪,病情要是继续发展,压迫神经,下肢也会瘫痪。我的心情可想而知。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手术费而且手术结果也不乐观,最后决定听天由命。大夫给我开了三个月的“壮骨关节丸”和“骨筋丹”,三个月一天没落,药吃完了,我的腰没见好,还出现了副作用,月经量多的吓人,心跳的不行。

这时,有人提议我去炼法轮功。我想起两年前也有人给我介绍过法轮功,说祛病效果特别神奇,平时就按真善忍修心性。我想那就练一练解解心疑吧!这是九九年的元旦之后了。

说心里话我一点都没想到自己的病会真的好啊。学功的同时,我读了那本珍贵的奇书《转法轮》。这本书可太好了。自中学毕业,书刊小说知识性的书都没少看,可从没有这本书那样博大精深,开智明理,令我心胸开阔。特别是善恶有报的道理令我信服。这本书还解开了我人生中很多疑问。

炼功后不到一个星期,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酸硬沉重的后背象去掉了好大的重物,经常酸麻的双腿轻松无比,听见刺耳的声音,心也是稳稳的,心不翻个儿了。那几天我真的好激动、好激动。

从那时起我严格按照书中的要求,遇事找自己的不足,为别人着想。就按真善忍做。在这之前,我不是这样的,为一点小事生闷气,气的心直跳,孩子打了个碗,也气的不行,得把孩子打一顿。自从修炼了法轮功到现在已十年没打过孩子了,更令人兴奋的是,种地时,干什么活,腰都不疼了。还能帮别人铲地了,拔草也不磕地爬了,重东西也能拿了,这时我才觉得生活有多么美好。

遭迫害

那是九九年的七月,政府突然禁止修炼法轮功了。我的心情又变的极度沉重。这是咋回事啊?法轮功多好啊!炼功者不但病好了,还修心向善做好人。这对我们的国家也是好的啊!当时我想是不是政府不了解情况,我是修炼大法受益者,做人也要讲良心啊,我应该向有关部门说明情况。

就这样,我这个没出过门的人在2001年7月6日去了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到了北京,我有些犯愁,人海茫茫,我应该去找谁,我该怎么办?我想回家,可又一想,不对呀,这样多的炼功人都在做好人,说法轮大法好,那不是简单的一句话,那是真好啊!政府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不是黑白不分了吗?真善忍不让信,那人们该认可什么呢?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啊!

就这样,我在广场上坐下来开始炼功(第五套功法)。一坐下就感觉到了强大的能量场,神圣而庄严……没一会儿,就有人抓住我的肩膀,我睁开眼睛,是两个便衣警察。他们抓住我,把我送進附近派出所一个铁栅栏的屋子。里面还有很多人,他们口音不同,也是和我一样,学了法轮功后人变好了,很多病也好了,他们也想向政府说明情况。

我们被送到一个很大的看守所,到那里后我不报名,不吃饭,他们就给我灌食,我非常痛苦,我认为通过绝食能让我回家,不用惊动家里这边的各级政府,不给当地找麻烦。后来我怕被灌死,就放弃了。随后,我被送到哈尔滨驻京办事处,那天晚上正是“申奥成功”,两个年轻警察因为要看着我,不能参加外面的狂欢庆贺,气得对我破口大骂。第二天通河来了两男两女接我,到哈尔滨时,他们找了一个高级的大饭店,那一顿饭听他们说,过千元了。

我被关押在通河看守所,在这里,我觉出做个好人多么难,不能在这儿随便让关着。本来就吃不下去饭,我就开始绝食,当时的所长李伟民因为这个打了我耳光,还有个女所长张丽,她问我为什么不吃饭,回家吃不吃?我说我没有触犯法律,我冤、大法冤,回家当然吃饭。他们强行给我戴上脚镣把我拉到县医院灌食,把我的手脚用手铐固定,有两个女大夫用胶皮管子往我的鼻子里插,一下插到气管里。我窒息的挣扎着,一个大夫一看事不好,急忙拔出管子,重新再插,灌的是盐水和奶粉。与我同时被灌食的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李春香,插管插得满脸是血,看人不行了,才放开。看守所所长腾振新在那里大骂法轮功和大法师父,不堪入耳。有一天晚上九点多,我正准备睡觉,腾振新酒气熏熏的進来,不容分说,指着我大骂,并指使一个男刑犯把我双手吊铐在铁栅栏上,这样吊了一宿,第二天放下时,两个胳膊都不会动了。

尽管我没违法,也没伤害任何人,2001年8月还是被劳教一年,送到万家劳教所。很多人得了疥疮,不久,我也长了,那东西奇痒难忍,彻夜难眠。手僵硬肿胀,连筷子都拿不住。有的学员长脓疱疮,万家医院强行用铁勺刮,刮得人痛苦不堪,鲜血直流,过几天还继续长。

一年终于熬到头了,回到家才知道,去北京一行人车费用共七千元全部强加给我家。母亲受不了这份刺激,病了,胸腔积水、全身水肿,躺不下,脸变形。就这样坐了七个月,终于盼来见到我的那天。可怜的母亲说:电视都说了:法轮功“杀人还自杀”,你咋还炼呢?我难过的告诉母亲: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功法,是讲真善忍的,动物都不杀,怎会杀人!人是最珍贵的,是万物之灵。炼功人不能做不符合真善忍的事。母亲听了,“啊”了一声,不知老人是否听明白了,仅仅四天母亲就去世了。

在母亲家的几天里,县“六一零”和县长丁国柱一伙每天开着车去我家。一天,他们来了很多人,屋子都站满了,逼着我写“不炼功的保证”,并且说不写,还抓你。

我难过极了,在家要抓我,我又能去哪儿啊,没路可走,不能在家等着被抓,我还得去北京喊冤。想着刚刚过世的母亲,看看团聚不久的丈夫、孩子,我的心很难受,但我相信天理是公道的。在我去北京的火车上,被牡丹江乘警抓住,他们专查北京票。在哈尔滨站前派出所,有三个大个子便衣非法审我,叫我说出同行人的姓名住址。本来就我一个人,也没带什么。见我不说,他们就拿来师父的像叫我踩,我想那是恩师啊,绝不踩。后来他们又拿来一根电线一头接上电源,把插销对着我的鼻子说:不说就给你上电,那一刻我心如止水,也没有说出什么。

他们把我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没几天,通河公安局去人认出了我,又被抓回通河看守所,他们让我按手印,我不按,就被戴上脚镣子,脚脖子的皮都磨破了,疼得钻心,行动困难。我绝食抗议,所长李伟民指使几个男犯把我绑在桌子上灌食,我这次被非法劳教三年。所谓的证据全是假的。

在劳教所的头一天,我就被一个叫李长杰的打了两个嘴巴子,原因是我是“二進宫”。由于我们不愿违心地说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我与很多学员被罚蹲,从早上蹲到半夜十二点,不能动一点,有的学员被蹲的时间更长。还经常是超强度劳动,有一次修布,加班到下半夜一点。还有所谓的“考试”,“考题”全是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话,我们不配合作答题。我被吊在两个二层铺的两张床上,是用手铐分别把两只手铐在两个床上。手铐把手腕勒的很深,两脚离地,用两个电棍电我的脸和脖子,然后再让两个刑事犯分别挪两张床,那种滋味是生不如死!这一切的折磨目的就是叫我屈服,放弃修炼。在万家劳教所指使迫害大法弟子的是三个科长:吴、姚、赵。

乡亲啊!每个真修者都有一个故事。这样一件大善事、大好事横遭迫害,天理能容吗?!善恶有报,真心的希望所有善良的人都平安。真心希望在不明真相时曾对大法有不敬言行的人,都能明真相得平安!

成文:2009年10月20日 发稿:2009年10月21日 更新:2009年10月21日 00:40:5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曝光上海市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上海报道)“劳教”,这个中国大陆所谓最高行政处罚,它不需要任何法律手续,直接由隶属于中共政法办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开一张劳教通知就可立即执行,免掉了用刑法体系制约诸多环节。一九九九年七月后,“非法劳教”成为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主要的手段。位于上海青浦区的上海市女子劳教所在邪党对法轮功的十年迫害中,前后关押迫害了大批的法轮功修炼者,充当了中共迫害的马前卒。现将其罪恶曝光。

在上海市女子劳教所,除了少数几位大法学员被关在其他吸毒犯大队,每天在恶劣条件下长时间被奴役外,被绑架到此的大法学员都被非法关在五大队,单独关在一个空房间,由两名吸毒犯二十四小时监视,房门的玻璃贴上牛皮纸,只留一道缝隙供警察巡视时往里偷窥。在这个全封闭的环境中,吸毒犯每天记录大法学员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眼神、表情、甚至心情波动等及任何日常细节,警察根据汇报直接授意她们具体实施的迫害手段。

警察挑选的吸毒包夹人员都是善于领会狱警意图、会变幻嘴脸、穷凶极恶的,狱警以减免她们的教期为诱饵,用其为行凶作恶的工具。欺骗、煽动、恐吓、离间等邪恶手段也都是警察手把手面授的。许多大法学员被迫害的身体出现异常,血压升高,神思恍惚。

以下是劳教所恶徒常用的几种迫害手段:

恶徒每天强迫大法学员静坐(不能动),规定的姿势不可理喻,时间长达十六七个小时,期间还要受包夹犯的叫骂或是脚踢;久坐导致身体僵硬疼痛,站立困难。

恶徒强迫大法学员双脚并拢挺直强迫站立,每天被迫站立十六七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期间还遭受打骂,导致大法学员的双手、双脚、双腿肿胀黑紫,状如馒头,36码的脚必须穿40码的鞋,走路、上厕所下蹲极其艰难。

有时恶徒故意很早把大法学员叫起来,强迫继续站立或静坐,由于连带关系包夹犯同样要早起,就把气撒在修炼者身上。

恶徒把荤菜拿走,只给大法学员吃素菜,饿的时候只给一点饭菜。静坐或站立久了吃不下时,又故意打来很多强迫大法学员吃下去。

关禁闭

禁闭间狭窄逼人,黑暗恐怖,恶徒将不顺眼的大法学员关进去,强迫赤脚站立,只有一点昏暗的光源和一个监控摄像头对着大法学员的脸。包夹犯二十四小时监视,威逼利诱,叫骂不停,见不起作用,甚至给修炼者跪下乞求。

噪音轰炸

强迫每天连续看反法轮功录像,从早至晚不间断重复播放,开大声音,用噪音轰炸大法学员的神经。

转化

组织邪悟者每天不停灌输其邪悟了的思想,如果大法学员不予理睬的话,便群起而攻之,颇似文革中的批斗。

刁难

恶徒在吃饭、洗漱、如厕、洗澡、晾晒衣物等日常生活上,对待法轮功学员极尽刁难之能事,动辄叫骂脚踢,摔摔打打,警察走过装看不见、听不见。

女劳教所五大队:
大队长:李卓玲
副大队长:奚瑾
警察:邵冬生、李灿

成文:2009年10月19日 发稿:2009年10月21日 更新:2009年10月21日 01:10:11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就所谓“针刺事件”的思考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前段时间,四川省南充地区的南部县、阆中市及苍溪等周边城市,闹的沸沸扬扬并一度搞的人心惶惶的所谓“针刺事件”,终于在事件真相大白于天下中偃旗息鼓了,而中共及其追随者对法轮功的构陷在人们心中留下的阴影仍旧未散。经历此事件后,给人留下的是太多的思考。

当时,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道听途说传播什么“针刺事件是法轮功干的”等谣言。无论法轮功人怎样向其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修心重德做好人、与人为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杀生,绝对不会去干任何危害社会、伤害他人、杀人害命、伤天害理的事情。可一些世人听不进去还憎恨法轮功。更有甚者绘声绘色的造谣散布,说新疆的什么份子收买社会上的各种教及法轮功,刺一针给几百元或者刺一针一千多元,还有的说刺四针给一万元等等。这些对法轮功的恶意构陷,造成了对更多世人的毒害。

那么,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到底为什么?那些散布谣言、构陷法轮功学员,向法轮功泼脏水的人的后果又将是什么?为了你将来免受灾难,生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我们有责任将真相再一次告诉给你,把未来的美好与福份带给你。

一、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法轮功是修炼。其主要著作《转法轮》是指导人如何修炼,健康身心,道德回升的心法。1992年由李洪志先生传出。因为是正法修炼,不仅能提高人的道德,净化人的心灵,健康人的身体,还可使人通过修炼生命的质量达到高层生命的境界中去,使生命脱离六道轮回,返本归真。

法轮功强调修心性,要求修炼者严格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好人,教导修炼者要无私无我,对社会中的任何一个人都要象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慈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伤害他人,是法轮功的修炼原则与修炼者首先要做到的,其高德法理与祛病神效被人们所认识而迅速传播。从92年到99年在没有任何媒体广告的情况下仅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传遍全国,几年修者上亿,科技界、政界和知识层的人占的比例较大。法轮功有一套不变的衡量是非善恶的标准,那就是“真、善、忍”。无论是在强权暴力、暴政的淫威下,还是在金钱诱惑及酷刑折磨下,法轮功人都信守着这个不变的原则,不畏强权,和平、理性、坚韧的守持着自己的正念与信仰。

在正与邪的较量中,邪党迫害长达十年了,法轮功不但没被迫害倒,如今已弘传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受到了世界各国人民和政府的好评和嘉奖,而共产邪党却因为迫害法轮功而走向了自毁、解体。这是迫害大法的邪恶坏人所没想到的。这就是慈悲与善的力量!邪不压正永远是天理。然而就是这样一群好人,却遭到以江泽民为首的当今中共统治者最残酷的血腥镇压。尽管在对法轮功长达十年的镇压、迫害中,各种卑鄙、下流、残暴、惨烈、毫无人性、超出人想象的流氓手段无一不用其极,事实证明:法轮功学员都是遵循着“真善忍”的原则,以无怨、无恨的慈悲心态采用最和平、理性的各种方式不断地在向警察、各级政府官员、不明真相的世人讲清着真相,救度着他们的生命。

十年来没有发生过一起法轮功暴力抗争事件。试想一下,这是当今社会普通的世人和好人能做的到的吗?

二、为什么有的世人误解法轮功?

是因为民众由于受了邪党媒体谎言的欺骗、毒害,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误解很深,以为法轮功真的如中共说的那样。

法轮功主张诚实、讲真话、尊重传统道德;鼓励人们通过实践“真善忍”来获得身心的健康与升华,因此吸引了众多的人走入修炼。共产党讲“假恶斗”。江泽民对法轮功在极短时间内迅速传播极为妒忌,害怕自己失去对中国人民的控制权力,于是,一意孤行的利用手中权力,置宪法与法律于不顾,勾结其帮凶罗干开始策划迫害法轮功。江泽民利用中共给他的权利凌驾于宪法之上,在99年迫害法轮功修炼群体时采用的是株连九族的群体灭绝政策。在公、检、法内部下达了对法轮功“要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政策;对外栽赃,陷害,抹黑,妖魔化宣传法轮功。并恶毒发话: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但是人数众多,涉及各个界层,各行各业,总得找个借口或合法的理由才能动手呀!所以,在江泽民的授意下,由陈氓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就出炉了。紧接着又是傅怡彬杀妻,关淑云杀女,投毒案等等一系列由谎言编造的所谓“事实”在殃视台向全世界滚动式的播放,欺骗、毒害民众。挑起了民众对法轮功的仇视后,于是,法轮功就 “理所当然”的该被镇压了。一些不明真相的世人也就相信了,他们因共产党抹黑法轮功灌输的毒素太深而被洗脑了,甚至以恶传恶。加上中共暴政历来对人民的统治口号是:“党说是啥就是啥,党叫干啥就干啥”, 这样一来,共产党想杀谁就杀谁,想什么时候杀就什么时候杀。人民已经只是一个会动的工具了。

三、造谣传谣之人的后果是什么?

其实,在这场迫害中真正受害的是世人与迫害者本身。我们修炼的人深知:“真、善、忍”是天法,是宇宙中衡量善、恶、好、坏永恒不变的唯一标准。现在世风日下,人的道德一日千里的向下滑,什么坏事都有人干,法律再完善,也只能治表却改变不了人心。怎样才能使人类道德真正回升,人心向善,使人类社会真正和平、安定?只有大法的弘传,让世人知道“真、善、忍”!这是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

中国人长期受中共无神论及假恶斗的洗脑迫害后,特别是在对谎言抹黑法轮功宣传的欺骗下深受毒害,有意无意的或者是人云亦云,不明就里构陷法轮功,谤佛谤法,已经是在无知中不自觉的对天法犯罪了,做着助纣为虐毁灭自己的愚蠢事。你清醒理智的想一想:天地万物生命都是 “真、善、忍”构成的,一个反对“真、善、忍”的人,这天地间还有他呆的地方吗?这样的生命还有未来、有希望吗?不危险吗?

全世界的科学家都看到了庞大宇宙天体的巨变情况,世人也都看到或感受到了现在人类灾难不断,来势凶猛,频繁不断的出现,其实都是有原因的。人做了什么都得自己还,不管他在人中地位多高,权势多大,不管那个政权多强大,迫害了大法就将被历史淘汰,谁也逃不掉。上天要惩罚人时可不管你是谁指使的或什么外因条件,也不管你相不相信神的存在。神不允许的,人折腾完了,一定会找人算帐,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在不久的将来,当天灭中共,上天要罚人时,那些不明真相、助纣为虐的世人都将会遭受灭顶之灾,成为其殉葬品,这对一个生命来说难道不可怕可悲吗?

四、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为了什么?

几十年来,中共用无神论给中国人民洗脑,摧毁了中国承传了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世界著名物理学家、诺贝尔奖的获得者爱因斯坦曾说过:“现代科学只能证明什么东西存在,而不能证明什么东西不存在”。神是否存在并不以人的意志来决定。

十年来,法轮功学员在遭受了超出人想象的严重迫害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记仇,不记恨,和平,理性,慈悲善良,为了挽救受毒害的世人免遭劫难,不顾自己的安危,用自己的所得做真相,向民众发资料,是和平、理性的反迫害行为,是大法修炼者用正念与慈悲在唤醒迷中世人仅存的善念与良知。有些人听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就误认为法轮功是“搞政治”、“反党”。其实,根本不是。我们揭露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真相,是为了制止迫害;揭穿中共的欺世谎言,曝光恶人及其恶行是叫众生别对大法犯罪,是在挽救人。2002 年6 月,贵州省平塘县掌布风景区发现一块巨石,石面上有排列整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这是偶然的吗?不,这是天意!天真要灭中共了,那么神就要给人一个选择的机会,让人在大事来临之际认识真相,明智的做出选择,平安度过劫难。希望在被中共99年以来一直妖魔化宣传法轮功中被毒害了的民众们要善恶分明,是非清楚,理智清醒。不被谎言所惑乱,生命才能在未来的天灭中共、法正人间时被留存,在各种天灾人祸中得平安。请记住法轮功修炼者对你的慈悲忠告。善恶一念间,信者自得救。望善良的民众能珍爱自己的生命,把握住这稍纵即逝的机会,从思想意识中早日退出邪党,抹去兽记保平安。支持大法,保护大法弟子者一定会见证上诉所说。

我们就是想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生命得救。这是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心愿与我们讲真相的真正目的。望你珍惜。善哉,善哉,善善哉!

成文:2009年10月20日 发稿:2009年10月21日 更新:2009年10月21日 03:34:26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