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报告: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逮捕和迫害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在上周发布的年度报告中,详尽的记录了过去一年中中国的安全机构针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持续和日益加剧的迫害。报告中的法轮功部分特别指出,中共最高官员直接参与领导针对法轮功学员的“严打”运动,并由法外施权的610办公室非法行动将这些迫害的指示付诸实施。
 
报告指出,“2009年(中国)政府维持其对法轮功精神运动的长期禁令,将迫害10周年视为敏感(事件),2009年中共中央政府紧随其2008年奥运前的各种(迫害)行动,到处搜查和严惩法轮功学员。”
 
“当局進行宣传运动,嘲笑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严格的监控措施,拘留和监禁大量法轮功学员,将再教育过程中拒绝诋毁法轮功的学员投入劳教所進行酷刑折磨和其他形式的虐待。国际媒体和法轮功知情人士也报导了2008年和2009年许多法轮功学员在中共警方拘留期间死亡的案例。”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是美国众议院、参议院和行政部门于2000年成立的一个特殊的联合机构,主要监督中国人权和法治的发展。在其10月 10日公布的长达400页的年度报告中,详细的记录了范围很广的诸多问题,包括宗教自由、言论自由以及司法系统的运作。对法轮功的研究中引用了官方的中国文件和网站,国际媒体和人权团体的报告,中国的人权律师和前良心犯的证词。

关键调查结果和证据
 
关于当前法轮功学员在中国所面临的迫害,CECC目前的研究得出四个关键的结论。继以下简写的列表之后有一个更广博的解释,会引述报告中所提供的相关证据的样本。
 
CECC 2009年年度报告(摘录):
 
深化和推進中共长达10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是2009年全国范围内镇压行动的一个关键的优先事项。镇压由最高的中共领导人领导,包括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由公安局和全国各个地方的党支部实施。
 
全国范围内大量法轮功学员继续受到监视、拘留、劳改和在押虐待,有时导致死亡。在这一年中,对未经同意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关注继续上升,包括来自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员的关注。
 
由610办公室的领导下,中共祭出更广泛的行动在中国公民中诬衊法轮功学员,发动公众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包括特设学校课程和金钱奖励举报人员。
 
中共和610办公室继续通过对法院系统、法律界和执法机构進行政治控制来系统的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正当程序、公正审判和获取律师等基本权利。这些手段包括直接指示法官如何判决法轮功案件,并对寻求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的律师進行不断升级的攻击和骚扰。

CECC报告的关键调查结果和证据
 
1、深化和推進中共长达10年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是2009年全国范围内镇压行动的一个关键的优先事项。镇压由最高的中共领导人领导,包括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由公安局和全国各个地方的党支部实施。
 
公安局指示:“2009年2月一项全国范围内公安系统的日程安排的指示中,将法轮功列为’严打’的主要对象,这足以证明中共领导人将’奋力’反对法轮功放到了一个高优先级的位置。”(见报告第353页)
 
6521 工程:“中共当局把反法轮功运动特别显著的列入’6521工程’的日程安排中。2009年中共成立了一个社会治安特别专责小组叫’6521工程 ‘,据说设立的目地是在2009年4个敏感的纪念日期间维护’社会稳定’,而这4个敏感日中就包括法轮功学员4月25日中南海上访10周年。”(见报告第 121页)
 
“中国两个最高领导人为’6521工程’掌舵,一个是习近平,一个是周永康,这表明了中共眼里反对法轮功的政治斗争的重要程度。据说省、市各级政府被要求设立由当地党委副书记和公安局长领导的临时6521小组,而县、乡当局则接到指示必须向省、市一级6521小组报告他们实施 6521工程的情况。”(见报告第353页)
 
2、全国范围内大量法轮功学员继续受到监视、拘留、劳改和在押虐待,有时导致死亡。在这一年中,对未经同意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关注继续上升,包括来自联合国酷刑特别报告员的关注。
 
监控:“为了查明并隔离法轮功信徒,全中国范围内的610办公室和公安局对社区、住宅和工作场所均实施监控…2009年6月,江西省九江市的官员描述了一个集中针对829名’关键人物’的监控系统,其中主要都是以前被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今年7月,山东省淄博市当局将9名法轮功学员置于一个’24 小时连续监测’的监控系统之下。”(见报告第122页)
 
“劳教”(RTL):“中共当局继续采用一种法外处罚系统--即劳教制度惩罚众多法轮功学员… 2008年,据说北京女子劳教所关押了700名法轮功学员,相比之下其他犯有罪行被关的人只有140名。2009年2月,13名前劳教所犯人中超过一半的人接受某项研究的采访,其中没有一人是法轮功学员--表明法轮功是构成劳教所最大的团体之一,而且他们被挑出来苛刻对待。”(见报告第123页)
 
大规模逮捕:“由于迫害10周年之前安全趋于强化,’严打’运动导致大规模拘留和监禁法轮功学员。在2008年上半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当局将53名法轮功学员刑事拘留,23名行政拘留,23名被正式逮捕,19名被关到劳教所。”(见报告第123页)
 
拘留期间酷刑折磨和死亡:“过去一年中,法轮功学员在官方拘留期间遭受酷刑折磨和死亡的案例,不管是已确认的还是指称的,都在继续不断涌现…2009年3 月,青岛市市北区辽源路派出所的一名公安人员殴打一名法轮功学员吕学勤长达9天,直到她腰部以下永远瘫痪。在2009年7月,一名45岁的法轮功学员杨贵全被警方关押16天后,送往辽宁省阜新市矿业公司总医院,刚到医院就死了。据说关押期间警察用电棍殴打他,并对他進行强制灌食。”(见报告第124页)
 
活摘器官:“过去一年中,未经允许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再次出现,進一步引起了对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可能可能存在虐杀的关注…2008年12 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 UNCAT)在其关于中国的报告中指出,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曼弗雷德・诺瓦克(Manfred Nowak)已经注意到’器官移植手术的增加’与迫害的开始相一致… 2009年8月在接受采访时,诺瓦克说,’自1999年以来,中国医院所進行的器官移植手术大量增加,在从来没有那么多自愿捐献者提供(器官源)的情况下,这怎么可能,这些都仍有待观察。’”(见报告第188页)
 
3、由610办公室的领导下,中共祭出更广泛的行动在中国公民中诬衊法轮功学员,发动公众参与抓捕法轮功学员--包括特设学校课程和金钱奖励举报人员。
 
公共宣传运动:“宣威当局还批准在所有的乡村和地区发起一个’强大的政治攻势’,强制居民参加一个宣传活动,以’有效震慑’法轮功。”(见报告第122页)
 
在大、中小学开设反法轮功课程:“610办公室把中小学和大学当作传播其(反法轮功)信息的重点场所…2009年5月,新疆农业大学开展了一个历时10个月的运动,说要’建立一个持久的意识形态防线’来’防范和抵制’…法轮功。今年7月,四川省乐山市的小学生,参加了一个地方党委书记的’生动’讲话,并观看了’反邪教警示片’。校长指示学生们暑假要学习’反邪教’材料,做笔记或写一本漫画书来说明吸取的经验教训,并返回家长签名的表格来确认完成了 ‘学习’任务。”(见报告第123页)
 
有偿线人:“610办公室还通过培植有偿线人的办法来辨认和监控法轮功学员…2009年3月,湖南省县级市浏阳市的610办公室为举报者开通了一个24小时的热线,并宣布奖励50至1000元…安徽省蚌埠市当局给一个举报人存入奖金,因此人向当局举报正在散发传单的50岁的残疾法轮功学员余小平,促成了当局对余小平的抓捕。”(见报告第122页)
 
4、中共和610办公室继续通过对法院系统、法律界和执法机构進行政治控制来系统的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正当程序、公正审判和获取律师等基本权利。这些手段包括直接指示法官如何判决法轮功案件,并对寻求为法轮功学员做辩护的律师進行不断升级的攻击和骚扰。
 
610 办公室干涉司法程序:“据信610办公室干预法轮功案件的审判。2008年11月,辩护律师在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人民法院为两名法轮功学员辩护时,看到主审法官在法庭休会期间与610办公室人员会谈,于是对法庭的独立性提出质疑。在2009年2月,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人民法院报告说,当一个审判涉及法轮功时…,法庭必须首先向市610办公室’请愿’,只有在收到肯定答复的情况下才允许法院审理案件。”(见报告第126页)
 
其他形式的妨碍司法:“在过去一年中,对法轮功学员的审判继续显示程序不正常或直接违背司法程序的行为,同时司法局采取行动颠覆正常的法律保护。 2008年10月,四川省省会成都武侯区人民法院,判处11名法轮功学员3至7年徒刑。据报导,法院禁止家人旁听,禁止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发言。超过 15名律师联手对判决提出上诉,但上诉法院试图阻止他们進入法庭记录。哈尔滨市司法局今年10月发出指令,要求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汇报和接受由政府控制的律师协会的预审’指导’。(见报告第126页)
 
肉体攻击和拘留律师:“过去一年中,中国西南地区的安全部官员殴打试图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2009年,中国东北当局拘留了至少4名考虑要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2009年5月13日,重庆市江津区20多名公安局官员在法轮功学员姜西青的家里李春富和张凯两名律师,姜西青在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当时两名律师正调查此事。公安将李、张两名律师带到了公安局,把他们悬挂在铁笼内,审问并殴打他们。据说警方告诉李律师和张律师说:’你们绝对不能为法轮功辩护,这里是中国。’”(见报告第124页)
 
遭受酷刑和失踪的高智晟:“中共政府残酷对待为法轮功辩护的律师在高智晟律师的身上表现的最为严重。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最后一次露面是在2009 年2月4日,那天他被公安人员强行从自己的家乡带走。之前公安人员曾于2007年9月绑架高律师,高律师在北京郊外的一个秘密地点遭到酷刑毒打超过50 天。高律师的绑架者描述高律师如何全身多次被电棍袭击,包括他的生殖器,并受到其他形式的酷刑。高律师详细讲述了他的施暴者承认,法轮功学员确如高律师曾经指控的那样被酷刑虐待:’你说我们酷刑虐待法轮功学员没什么不对的。是的,我们干了。我们伺候你的12中教训(酷刑),正是从虐待法轮功学员那里完善起来的。’高还被警告说,如果他告诉任何人他被绑架和酷刑拷打的事情,他会被杀死。高律师自今年2月后再没见踪影。”(见报告第125页)
 
骚扰和吊销执照:“若当局没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辩护律师進行殴打或拘留的情况下,官员们常常骚扰和恐吓他们…截至2009年9月初,至少有21人权律师没有通过’年度评估和登记’。人权律师和非政府组织认为,当局有意惩罚敢接政府认为敏感或有争议的案件的律师,如涉及法轮功的案件…2009年3月下旬,江天勇和唐吉田两名人权律师的执照直到最后期限5月31日也没有给更新,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权利会见被拘留的客户--河北省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葛和非。”(见报告第104页)

大纪元记者李晓宇编译报导

圣缘一瞬间(图)

文/辽宁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从儿时起,每当看到秋天飘落的枫叶,就有一种把它们全都带回家珍藏起来的冲动。如此可爱的形状,如此美丽渐变的色彩,从一片片小小的叶子中,似乎就能体察到大自然的无穷智慧。

还记得那个仰望繁星冥想着生命到底从何而来的小小思考者,还记得那个小学四年级就捧着现代物理学想找到宇宙最终奥秘的小书呆子。而今的我早已得到了这些答案,没有了那份探索和好奇的冲动,但却依然保持着一份纯稚的童心,所以我还是会去拾起那些枫叶。

婆罗花
飘落的枫叶上盛开圣洁的花,纤细的花瓣,花朵褶皱和花蕊清晰可辨
照片拍摄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在叶面上有大概二十余多朵婆罗花。

今晨,当我踏在草地上,捡起那一片片带着露水的枫叶时,其中一片令我惊呆了。开始我觉得自己捡得够多了,不经意间扔掉了那片叶子。但霎那间,一片纯纯的、在人间从未见过的白色在眼前掠过,我似乎意识到什么,立刻从新拾起了它,定睛一看。

是的,没有错,是婆罗花,是优昙婆罗花!

在网络的照片上,我不知多少次看到过她的身影。但当她真的出现在面前时,不知为何,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这时那充满慈悲的话语似乎又在耳边响起,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上主持人在介绍舞蹈《婆罗花开》时说:释迦牟尼佛讲过,优昙婆罗花开放时,意味着转轮圣王下世度人;释迦牟尼佛讲过一种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他的开放,意味着转轮圣王终于下世度人,这种花正在世界各地陆续开放。

而我刚刚差一点就与这圣花失之交臂,真的是得失在瞬间啊。感叹间似乎十三年的历程历历在目。

一九九六年,当我还是一个学生时,法轮大法已经在中国大陆弘传四年,在我家乡的一家小书店里摆满了法轮功的书籍。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些书籍,听到书店老板谈论有多少人修炼这个功法时,受绝对唯物论观念影响的我居然出言不逊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搞迷信。”

那天睡觉时,我从梦中惊醒,脑海里有个声音对我说:“没有看的书,怎么知道好不好呢。”而第二天下午,就有朋友给我家送来了那本《转法轮》。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转法轮》中的《论语》)

这《转法轮》中开篇的话似乎就破除了我的很多观念,也立刻让我意识到这绝对不是一本普通的书。那天我一口气把《转法轮》读了一半。只读了一半就解开了我对于人生意义、宇宙时空、超自然现象等一切的疑惑──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人是否是進化而来?为什么有那么多高度发达而失落的文明?人是否有灵魂?人体特异功能是怎么回事?是否有另外空间存在?存在的形式?外星飞碟为何来无影去无踪?

那天,我激动得差点失眠,我知道现代最伟大的科学家都回答不了的问题,我都知道了答案。以前的那些冥思苦想、苦苦探索,现在似乎得来全不费功夫。我知道了人的生命有更高的来源,做人的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返回到纯真的本性,返回到我们真正的家园。

而我差点因为观念的阻挡,与这本奇书擦肩而过。

刚刚走入修炼不久,我就见证了身边同修们通过修炼疾病不药而愈的奇迹,和一些同修开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神奇。后来我也体会到了炼功时的能量流、法轮的旋转、通大周天时全身轻飘飘等美妙的感觉,也逐渐明白了这是一部高德大法,对修炼者有极高的要求──他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原则修炼,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至高境界。从而把自己在道德败坏社会中养成的种种自私、变异的观念都改变了,人如脱胎换骨一般。

如今,我已经走过了十三年的修炼之路,也经历了十年反迫害中的风风雨雨。在这十年中,自己和身边许多大法弟子曾经因为讲真相而身陷囹圄、饱受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有多少大法弟子已经被迫害致死,有多少大法弟子此时此刻还在狱中承受着酷刑的折磨。但是,一个人一旦知道到了生命的真谛,明悟了宇宙的真理,为其舍命而不足惜,人间的一切手段都不可能动摇我们心中对“真善忍”信仰的坚定信念。而且在苦难中,我们依然实践着大法修炼者先他后我的生命意义,一定要把人们的良知唤醒,一定要让人们摆脱中共的谎言、选择美好的未来。

过去中共如果要迫害谁,三天就会被打倒;江某某也曾叫喧“三个月战胜法轮功”。而在十年的残酷迫害中,在中共利用一切国家机器、利用一切最邪恶手段的迫害中,法轮功不但屹立中原,而且弘传世界。中共的谎言与暴行却越来越被人们所唾弃。这绝不是人间的任何团体能够做到的,这些事实本身就是神迹。

眼前那一朵朵圣洁纯净的优昙婆罗花,她的花朵纯真无暇、至善至美,而她的花茎纤细如雨丝,却很有韧性。她开在人间的花朵绝不可开之处:玻璃、木头、叶子、水果等等上,就如“真善忍”信仰之坚不可摧。人类道德堕落至极的社会,只能反衬“真善忍”善化人心之无边力量;人类历史上最残忍严酷的迫害,只能烘托大法弟子大善大忍之胸怀。

神州大地的子民,快快醒来吧。在越多来多的天灾与瘟疫面前,或许您已经感受到我们正处在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也许在您的内心也一直在寻找着什么,也许那个生命等待已久机缘已经来到了您的面前。请不要因为一时的错念,失去了这万古机缘!

婆罗花开了,神佛归来了,您看到了吗?

注:根据佛经记载,优昙婆罗为梵语,意为灵瑞花、空起花、起空花。《慧琳音义》卷八载明:“优昙婆罗花为祥瑞灵异之所感,乃天花,为世间所无,若如来下生、金轮王出现世间,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现。”“金轮王出现世间”即解为,优昙婆罗的出现意味着转轮圣王下世在人间正法。
成文:2009年10月23日 发稿:2009年10月24日 更新:2009年10月23日 22:36:10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冠冕堂皇与钓鱼现象

作者:天清

这年头,到底是人心不古,还是好人不易做?河南小伙儿孙中界因为自己的热心,被扣上“非法营运”的帽子,判以近万元的罚款。这小伙儿血气方刚,一气砍断了自己的手指。

从来只听说过戒赌者为表决心断指明志,没听说过为了“戒做好事”而断指的。这真是应了那句歌词:“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太快。”

先生的恳求与骗子的良心

从前听说过这么一个故事:古时候有一位智者,天性仁义。有一天他骑了一匹马出门去办事,走到半途,突见路边一人蜷曲而卧,貌甚痛苦,遂勒马而下,关切的询问那人发生了什么。

路人痛苦万状,回答他说:我病了,实在是难受,走不动啊!

智者起了恻隐之心,搀扶那人上了自己的马。不料那人一上马,立即病态全消,大笑道:别人都说你聪明,今天你的马却这么轻易就被我骗到手了!

智者连忙说:马可以送给你,但恳请你千万别把这件事说出去。

骗子讥讽的说:先生你也有怕丢面子的时候啊?

智者摇了摇头,认真的说:假如你装病骗马的事被天下人知道了,以后再有人真的生病了躺在路边,谁还敢去帮助他呢?我是为后人担忧啊!

骗子被先生的话震惊了。他跳下马,诚恳的向先生道歉,又将马缰恭恭敬敬的还给了先生。

先生被骗了马,不是为自己的损失而哀伤,而是因世人可能借他之鉴,不敢再帮助别人而担忧。善至如此,连骗子也被他感动了。

先生的手指与骗子的钓钩

与这个故事很类似的,是今年发生的几则真实的新闻。

2009年9月8日,上海一位名叫张军(化名)的白领,在开车去单位的途中,遇到一名自称胃痛的男子。男子再三恳求,说他打不到出租车,请张军搭他一程。可想而知,他那“胃如刀绞”的痛苦状一定挺逼真的。古话说“助人为乐”嘛,张军动了恻隐之心,于是让他上了车。

途中,男子提出要给张军十元钱做“车费”,张军不要。又开了一会儿,男子要求停车,车一停下,这胃痛的病人突然精神起来了,伸手便拔了张军的车钥匙,瞬时间又从车外出现七八个身着制服的人,将张军一股脑儿拖出车外。

张军的双手被反扣,脖子被卡住,那伙人又搜去他的驾驶证和行驶证,告诉他:他们是城市交通执法大队的,想拿回车可以,请交巨额“罚款”。张军想打电话报警,那伙人一不做二不休,将他的手机也抢走了。张军后来才知道自己被“钓子”和执法大队里应外合给暴力“倒钩”执法了。

这并不是一起偶发事件,在上海,类似情况已经屡见不鲜。还有一个比较典型的案例是,上海某公司的司机孙中界开车途中遇到一人恳求搭车,孙中界明知附近路段 “倒钩”钓鱼的事情时常发生,但看见对方可怜,还是好心同意了。不料,车到中途,那人突然抽出一张十元大钞扔给孙中界,孙的车随即被另一辆车逼停,一群执法者以“非法营运”的名义对孙中界进行了处罚。

善良的孙中界大概从来没有想到,好心也能惹来官司。他一怒之下,砍下了自己的小手指,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10月20日,上海浦东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对孙中界“断指证清白”事件的调查报告,称“孙中界涉嫌非法营运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取证手段并无不当,不存在所谓的‘倒钩’执法问题。”

“他胃疼关你什么事”

这种设下圈套引诱疑犯犯罪,从而获取证据的执法方法,俗称“钓鱼执法”。那些在“执法”过程中扮演伤患的人,被俗称为“钩子”。

据调查,每次“钓鱼”成功后,每个钩子都可收到数额不菲的报酬,少则几百,多则上千。这无本生意,促使“钩子”们各出奇招,有说“家人出车祸急着赶去”,有扮成急着生孩子的孕妇,甚至还有一手吊个盐水瓶去拦车的。总之,病痛缠身的样子越凄惨越好,心急如焚的态度越逼真越好,总之是要勾起人们的同情心才好下手。

“钓鱼执法”的方式其实早已有之。譬如,警察会扮演吸毒者,与毒贩进行交易,一旦对方真的拿出毒品,便将他缉拿归案。但钓鱼执法的底线是引诱疑犯的人性之恶,再以定罪。而以人性之善作为诱饵,以此定罪的,历史上似乎前所未闻。

上海“钓鱼执法”的受害者张军,受骗后打电话到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投诉,对方反问他,“为什么要让不认识的人坐车?”张说,“那个人说自己胃疼得厉害”。

对方继续质问:“他胃疼关你什么事?”

这个问题如此意外,导致张军一时愣住了。

冠冕堂皇与道德沦丧

虽说中宣部每年例行公事的号召“学雷锋”,但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却道出了执法部门的真实心声——别人有灾,关你什么事啊?

在张军、孙中界事件里,政府要将百姓的道德观引向哪里?即便它宣称提倡人们“学雷锋”,但真正乐于助人者,却遭到了经济重罚与道德摧毁。

执法机关的目的似乎很明确,他们是要从茫茫人海中寻找那些仅存的善良人,然后给予他上万元的重罚。看来,中共政府不彻底摧毁中华民族人性之善是不甘心的。

即便中共的宣传再冠冕堂皇,可它的实际行动却昭示了它道德沦丧的本质。这年头,到底是人心不古,还是好人不易做?感慨“人心不古”时,请附带想一想造成这种社会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也许,在民间愤慨的呼声下,政府或许最后会为了平民愤,“良心发现”还张军们一个看似公正的结果。但难保政府何时何地会想出别的“绝招”,让善良的人防不胜防。再加上这前前后后的折腾,以及过程中的心寒,政府此举让谁还敢随便乐于助人?

孙中界做好事并不傻,他傻就傻在:砍断自己的手指干嘛?声明三退,那不是重创邪恶的最好办法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23/n2698732.htm

倒钓事件凸显权力失控现状

作者:肖雪慧

倒钓事件一个多月了,是非曲直,公众看得很明白。事主张军耐不住路边“腹痛者”央求而让其上车、停车时突然被“腹痛者”拔下车钥匙、七八个身穿制服者一拥而上将他拖出车外、卡住脖子,欲打电话报警,手机被抢……这等情景,任何人都会认为是遭遇抢劫了,事实上,这也是张军的第一反应。然而,如匪行状的一拨人却是城市交通执法大队的。他们扣了车,抛下一句:交钱取车!在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张军被迫按那里预定的格式条款写下:“我放弃陈述、申辩”的声明,交了 10000元罚款、200元停车费——扣了人家的车,罚了款,还收停车费,这跟枪毙了人向家属要子弹费如出一辙!

张军签字、交钱、取车之前,还有两个重要情节:先是向闵行交通执法大队投诉,对方说出了那句著名的话“他胃痛关你什么事?”

张军不服,接下来到建交委要车。在交通科万科长嘴里,用诈术诱车主上钩的“钓钩”成了“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配合执法”。

这个事件集中暴露了权力失控、沦陷的现状。栽赃、陷害、抢劫、谋财,都是刑事犯罪。这样的行径在执法的名义下进行,而且给诈术行骗冠以“正义”美名,是对执法与犯罪、正义与非正义界限的彻底颠覆。颠覆出自公权机构,对道德、法律、人性良知、公序良俗、正常人际关系的破坏、瓦解,非任何个人劣行所能及。实际上,公权机构每示范一次,后果都会在全社会立刻显现出来,不断的逆向示范,恶劣后果也不断叠加。这一点,但凡在食人间烟火的,都不会感觉不到。

倒钓“执法”犯了众怒,但纵使各界群起声讨,纵使张军起诉使其身陷官司,上海交通行政执法部门却并没有收手,几天前,又以相似手法逼得18岁青年孙中界用断指的惨烈方式自证清白。昨日浦东新区政府新闻发布会,称孙中界涉嫌非法营运,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正确,取证手段并无不当,不存在所谓的“倒钩” 执法问题。这段不包含任何事实和理据、早已成笑料的法律套话,作为调查结论,毫无疑义。真正有意思的是,矢口否认钓钩时,对通过诓骗孙中界上了车并在停车时熟练拔下钥匙的人再次使用了“有正义感的人士”一说。短短一个月之内就重复出现于同一城市政府机构的颠倒判断表明,国家公权部门对基本价值善恶是非评判准则的颠倒已呈倾向性。这很可怕。

但最引人注目的是,这个部门顶着全社会的谴责而不收手。习惯性的权力傲慢和嚣张当然是原因之一;法院无底线也使这种“执法”有恃无恐——交通行政执法部门以制造证据、陷民入罪的不法手段扣押私车、索要钱财,不断官司缠身再自然不过,却很不寻常的从未败诉过 ——。除这些之外,部门私利这个驱动力是其不肯罢手的最直接原因。

据《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2007-2008年度创建文明单位工作总结》披露,该大队两年来有如下“战绩”:“查处非法营运车辆5000多辆”,“罚没款达到5000多万元”,“超额完成市总队和区建管局下达的预定指标任务”。——有人计算过:逮一辆车罚一万,两年逾5000万的罚没款,意味着平均每天抓70辆车以上。

一旦执法有罚款指标、罚款金额跟部门私利挂钩,“执法”行为成为对法的颠覆就不可避免。不可遏止的罚款冲动下,行政部门自己制定规则、执行规则,还随时变更规则,变着法子算计民众。以下现象,城市人肯定不陌生:一是交通标识经常变更,诱人犯错,一“错”就罚。我就亲眼目睹过马路旁排一长串等待罚单的车,这些车的车主全都因为没注意到不能直接右转的临时规定而中招。那是年底的一天,是变更交通标识最频繁的时节。二是凡开车人容易出错的地方,多半有警察(或协警什么的)守候。

这中间,行政部门制定规矩,是特别需要警惕的。在缺乏有效制衡的情况下,行政部门本来就呈权力失控状态,制定规则被一些部门演绎成自我授予了合法与非法、黑与白的冠名权,无异于找到一条最方便的寻租途径。使倒钓现象可以堂而皇之上演的所谓打击“黑车”,本身就是这种形式的权力寻租表现。“黑”车,则很大程度是政府对出租车市场的管制逼出来的,因为,管制的背后,有着隐秘的、但却极其强大的“部门利益”。政府高价出售每辆出租车的营运权(成都叫“顶子费”)给特定公司,事实上就在抬高出租车运行成本的同时,制造了一个跟政府机构结成利益同盟关系的行业垄断者。权力卵翼下产生和运行的这个行业垄断者,以高额规费横在入行门槛。“规费”(或“份子钱”)之说,带有很浓厚的黑社会收费色彩,而且这“规费”高得离谱。在成都,规费缴纳有两种情况,一种先交十几万入行费(相当于司机自己买车),每月缴纳六、七千元规费;另一种是入行时交几万元,每日规费370元,一个月就是11000余元。两种情况,司机都还得负担汽油、车的养护等费用。其他城市,跟成都大抵相似。开出租这个在八、九十年代至少可以实现小康的行业,近年来已经成为一个勉强养家糊口的工作,而且不时因超时驾驶、疲劳驾驶发生过劳死。交不起或者不愿交这么高费用、但又要靠开出租解决一家生计的人,就成了“非法营运”。

如此管制加垄断,干扰了出租车市场正常秩序,抬高了出租行业入行成本,损害了出租司机和消费者的利益,还制造出一大批“黑车”。有这些“黑车”随时供有关部门打击、罚款已经不够,涉嫌公力抢劫、公力构陷的倒钓“执法”就应运而生。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有私家车的人都可能成为被钓的鱼。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执法” 还是公权对私域的肆意侵入。对车主来说,汽车是私产,车内是私域,无论作为私产还是私人领地,要不要跟人拼车,或者有人想搭车,搭不搭,搭了人要不要对方分担路程的汽油费,车主有自主权。利用钓钩拦截私车,跟侵入私人卧室,查青年夫妇有没有看黄碟,有相同的逻辑和性质。

2009年10月21日星期三

──原载于南都10-23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24/n2699269.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