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发展的硬道理和经济的没道理

谢田

通过互联网上的脸谱网站(Facebook),最近与多年前的一个老朋友又续上了联系。看来,世上每个使用计算机和互联网的人都建一个自己的脸谱网页,而人们通过各自的网页保持联系、即时联系、不再失去联系,这样的日子会很快来临。这对社会、对人们的生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现在还很难说。但可以肯定的是,电话公司的白页,也就是电话本上记录住址和电话的那个部份,大概会步广告和商家黄页的后尘,逐渐失去它的历史作用。

拥护共产党的博士后

老朋友在中国上的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留学,拿到博士后,在一家常春藤名校做博士后。再后来,应聘一家世界一百强的公司,任研究人员。不管是学习、工作,还是社会交往,都春风得意、一帆风顺。五年前我们一起吃饭时,我说你注意到目前的退党潮了吗,虽然你还是无神论者,但也应该退了它,以自保平安。但朋友坚决不同意,还说自己是“拥护”共产党的。

士别数年,刮目相看。这次又聊起来,朋友终于同意退出中共的党团队,并且执意要自己取个意味深长的名字。愿意退的原因有好几个,其中一个是阅读了许多海外自由媒体的文章,再一个是其父母来美国探亲,说起了许多中国社会内部真实的图景。退是退了,但朋友最后略带遗憾的补了一句,虽然共产党太坏,但它还是把经济搞上去了;发展中国经济,它是有功劳的。

这位朋友的看法,可以说与许多中国留美的知识份子、专业人士的想法,如出一辙。我问香港和台湾的经济起飞,还有韩国和日本的经济奇迹,是哪个党的功劳呢;我们有什么理由或者根据,说如果是别的政党来执政,就不会发展经济呢?朋友沉思了半天,想了想之后说,应该没有。

发展是个什么硬道理?

没有共产党,中国经济就搞不上去了吗?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任何人只要冷静的用脑子想一想,就不难自己得出明确的结论。但奇怪的是,当人们一提到中国经济,尤其是最近二十年,许多人的脑子就顿时变糊涂了,好像鬼迷心窍似的,不知不觉的就顺着中共舆论宣传的套路走了下去,觉得中共在经济上大有功劳。

历史研究发现,如果没有战争和内乱,任何国家的经济,都定会自己升上去。这不需要什么道理,经济的自然发展根本就是“没道理”的。如果它真有什么物质世界的、可以用数理公式精确描述的规律,而不是更高层次的生命所控制,那些优秀经济学家的复杂计算机模式,就应该早已预测出了我们这次的经济危机应该什么时候开始,又会在什么时候结束。

朋友和许多华人一样,头脑极其聪明,念博士、搞科研搞腻烦了,又念了个MBA(工商管理硕士),想走职业经理人的路。就从职业经理人的角度看,每个企业,出于规模经济(economies of scale)的考量,都有扩大产能、扩大销售、扩大市场份额的本能,因为要实现利润的最大化,也要实现自家权力的最大化。当成千上万的企业都这样做时,每年新产出的价值、市场提供的商品、个人消费、企业投资,就都会有所增加,这个国家的经济(GDP)也就上去了。

经济发展是社会常态

促进经济发展,不是什么大问题。政府的作用,在于经济过度发展、从而生产过剩、出现衰退时,如何动用公共投资,刺激经济和就业。但这既不是中共的独家发明,也不是中共最早使用的。资本主义社会半个世纪前就对此运用娴熟。中国目前用大举建设高速公路等办法刺激经济、就业,看起来与美国艾森豪威尔总统时代大修州际高速公路有所相似,但实在是东施效颦。五十年前修高速公路,可以安排大量人力,解决就业;今天修高速公路,都是自动机械,刺激就业的效果就差得多了。

经济发展根本就是人类社会的常态,是人们自然会去追逐的东西。它既不是什么大道理,也不是什么硬道理或软道理。中共提出“发展是硬道理”,有其霸道、蛮横的一面,更有其压倒一切的政治动机,它与稳定压倒一切、政治压倒一切,都是一丘之貉。

昨天“发展”是硬道理,今天“维稳”是硬道理,明天什么又会是硬道理呢?到底什么是最“硬”、最紧要、最迫切的呢?动辄把什么定为“硬道理”的危害在于,所有其它的东西都得让路,包括生态环境、人权状况、劳动条例、产品质量、社会道德,都成了牺牲品。

从根本上说,中共的“发展经济”,是一个盗取政权后、掩盖执政合法性的藉口。在“硬道理”支撑下不对称发展的中国经济,更成为当局维持统治的基础。而这件破绽百出的皇帝新衣,居然愚弄了从高级知识份子到普通百姓的上亿国民,真是可悲可叹。

美国未来学家约翰·奈斯比特最近为中国预测未来,预测准确与否,人们尚存怀疑,但奈斯比特以前的一句话倒是揭示出,政府所谓“领导”经济的实质,其实是机会主义者讨好选民的小聪明。因为,所谓的领导力,“就是找到一个游行的队伍,而跑到它的前面去。”(Leadership involves finding a parade and getting in front of it.)。◇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40期【商管智慧】栏目 (2009/09/24刊)

时下海归当思量

作者:玉清心

【大纪元10月26日讯】最近连续曝出湖南、浙江两所大学海归博士自杀的消息,大概谁看了心里都不是滋味。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不但有博士头衔,还握有名牌大学的洋文凭,都是金字塔尖的知识菁英,怎么就为求职不成而轻生了呢?

浙大的涂序新在遗书里有这样一段话:“在此时刻,我认为当初的决定下得是草率的,事后的发展完全没有预计,感谢一些朋友事前的忠告。国内学术圈的现实:残酷、无信、无情。虽然因我的自以为是而忽视。”听起来“残酷、无信、无情”是让他万念俱灰的死因。

其实“海归”在大陆已经不那么吃香了,大概还有人不知道现如今“白领陨落,黑领崛起”的新行情。与“官权”沾边的黑领,即政府的职能部门里的大小“衙役”和那些国有垄断的企业。工商、税务、市容、银行、学校、医院……更别说公检法司具有镇压职能的部门。穿上一身黑皮的警察,不出两年,买车置房。他们比“金白领”牛得多,黑心敛财不说,张嘴骂人,闭口打人,出了人命都不怕!

大黑领们贪的钱更多,也知道造孽快造到头了,忙着给自己铺退路工程往海外逃。先送老婆孩子去海外,买房置业,资金源源转移出去。现在国库就是被体制内的大大小小黑领们在监守自盗。

包括海归在内的白领求职难,挣钱难,苦得想上吊时,“黑领”笑了,他们不但腰包鼓了,还能为所欲为。白领和他们相比,没权没势,累得要死,生活得像“奴”,哪里有什么尊严?在这样一个显失公平的社会诈,好人、正常人怎么可能活得舒服自在呢?除了你昧着良心,挤进黑领帮派里,跟着一起巧取豪夺。这里海归杨振宁最具代表姓,他肉麻地给中共吹喇叭、抬轿子,得到大学客座教授等不少实惠。他当年获诺贝尔奖的光环已黯然失色,见利忘义的人格现在就被很多人嗤之以鼻。

中共建政60年里,不乏报效祖国的海归。他们的命运悲剧的多,幸运的少。经历多次整人运动的老海归们,哪个不被扒几层皮?命大的,像钢琴家傅聪九死一生;不堪忍受屈辱的,如老舍投河自尽;对中国石油工业作出贡献的海归博士萧光琰一家三口在文革里服药自杀;哈尔滨有名的高考状元朱胜文,从意大利学成回来踌躇满志,荣升至哈尔滨副市长。尽管政绩显赫,为人清廉仗义,但是因为不懂为官之道,11年前被诬告冤判17年徒刑,为杀人灭口,当年就突然死在狱中,至今没能翻案;武汉大学一公派回国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因上访告状得罪了上级,今年三月被强行送进精神病医院。

越过中共建政的这60年,回过头去看,清末,民国初期,学成后不少人选择回国,且成了名家大家,圆了叶落归根的梦。为何现在不行了呢?谁不想家?谁不爱祖国?我们一样有着炎黄子孙的血脉。那故乡的一草一木时常梦魂牵绕。可现在大陆的情形比起他们当年出国留学时更加险恶,他们真的“水土不服”了,求职中,复杂的人际利益关系,尔虞我诈的竞争充满了残酷无情,让人不堪重负,喘不过气来。非权势者的亲朋好友简直就别想谋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社会体制上的中共独裁这个毒瘤不铲除,中国的人文、自然环境不根本改善,你怎么可能安居乐业?目前大陆国情如此令人担忧,若选择当下归国,可得三思而后行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www.epochtimes.com/gb/9/10/26/n270096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