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前添点花椒大料,中共驻休士顿副总领事被捕(图)

鄂新

【人民报消息】4月24日(周六)下午三点左右,在陕西省西安市发生了一件轰动事件,交警执法时被碾断胳膊。

报道说,执勤女交警张昂在西华门十字路口,发现一辆由东向西的奔驰越野车经过时有违规行为,上来准备对这辆车进行检查,车似乎停住了,她刚把手伸到驾驶室问司机要行驶证驾驶证时,这辆车的司机就突然加速,把这名女警从西新街口拐到了北大街口将近20米的距离之后被甩出去,从她的右胳膊压过去之后扬长而去。经调查是一位政法委书记的车牌号。当然最后找了个有前科的替死鬼,还逮捕了一位据说是车上坐的那位女子。


休斯敦中国领事馆副领事郁伯仁

也是4月24日,也是这个周六,不过是在晚上,出事地点不是在中国,而是在美国休士顿。中共驻休士顿副总领事郁伯仁也是违规,副驾驶座上也坐个女子,也被警方发现。

中共红色科学院士何祚庥曾有一句对中国矿工的名言:谁让你不幸生在了中国?!这名言搁在副总领事郁伯仁身上,却变成:谁让你不幸在美国犯事?!

这件在世博会即将召开之前发生的尴尬事过去将一周了,刚刚被美国CBS当作新闻报导出来。

据报道,4月24日(周六)晚,53岁的中共驻休士顿副总领事郁伯仁带着一位名为邓清华(Qing Hua Deng,音译)的女子驾驶一辆没有车牌的轿车被休士顿警方发现。警方鸣笛示警,要求其在路边停车接受问话,但是郁置之不理。该警车通知多辆警车鸣笛紧追郁所驾驶的车辆,郁伯仁非但没有减速,而且径自将车直接开入车库。紧追不舍的多名警察冲进车库,将郁伯仁戴上手铐逮捕。

在美国,郁伯仁干的这种事,除了有前科罪犯、或在逃罪犯,是没有任何人会这样做的。任何犯错的时候,例如闯红灯、超速等,只要警车一示意停车,开车人都乖乖停在路边,不许下车,不许开车门,只是摇下车窗等候递出自己的各种证件,然后警察先到电脑上查看此人的证件是否有问题,再开出罚单。受罚人要到警察局去交罚款。

在美国,遇到鸣笛警车或者鸣笛救护车,所有这条路上行驶的车辆都自觉把车停靠不动,等需要紧急通行的车过去后,才开动。像郁伯仁这样抗拒执法的人,休斯敦警察还真是大长见识。警察冲进车库后,将郁伯仁逮捕并戴上手铐,郁伯仁在拒捕拒戴手铐过程中头部和颈部受伤。其同车内女子邓清华没有受伤。随后,警察叫来救护车送郁伯仁进赫尔曼纪念医院治疗。

CBS 新闻的消息来源称,当时警察没有意识到该栋大楼是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该车库属于中领馆。

事件发生后,总领事王志宏发表声明,向美国国务院抗议,要求美国政府严守维也纳公约条款和中美建交条约,保护中共驻美人员的安全。美国国务院本周三(4月 28日)表示正在调查此事。

在该网站的读者反馈中,有网友怀疑事情可能不仅是车牌问题,可能有其它的问题。也有人表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中共领事身上,其它国家的领事是不会干这等事的,即便是车牌被偷,警察要求停车,人家都会彬彬有礼的停车,什么事情都可以说清和解释,或接受罚款。总之,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此等「外交事件」。另有网友表示,警察只是执行公务,不可能知道这辆车子是由外交官所驾驶。

国内网友的反应是什么呢?下面摘录几条:

在国内无法无天的「县衙内」,一到法治国家,就不能随心所欲罗。中共贪庸之流目无法纪的劣根性,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此人不仅自己下不了台,而且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总领事不是教育当事人如何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而是「「声明抗议」,这又一次说明了中共官员如此蛮横无理、无法无天,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坚决支持美国警方采取的必要手段!

反正郁共匪有外交豁免权,只能把它这共匪马列杂种驱逐出境。

根据法律应该判此类小红匪狗崽的刑!!!──它们吃喝玩女人已昏了头,还以为在沦陷区,邪党妈袒护它们肆无忌惮的蹂躏弱势群体!!!

在国内拒绝执法,随便碾断女交警胳膊,找个替死鬼儿;在国外违法乱纪、丢人现眼,被逮捕,还要告执法者,还要挑起外交事件,还要让人家道歉!中共不亡,世界无宁日!!!

「五一」要到了,世博会要开了,中共在大笑话前夕总得有点小笑话铺垫铺垫吧。

(人民报首发)

Advertisements

世博前夕 中宣部连下禁令

中共中宣部世博前夕下令,要求全国媒体在减少对14日发生的青海玉树地震报导的同时,要增加对上海世博会的报导。

据外电报导,总部位于法国首都巴黎、致力于保护信息自由的国际组织“无国界记者” 星期四发表一份新闻稿说,中共主管宣传工作的中宣部,在4月23日下达的一份指令中,要求全国媒体在5月1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后,要以新华社的报导为基础开始大力报导。中宣部并在4月25日下达的另一个指令中,要求媒体在减少对14号发生的青海玉树地震报导的同时,要增加对上海世博会的报导。

根据“无国界记者”所获取的信息,中宣部日前还就全国媒体如何报导玉树地震下令,报导不得批评当局地震预报单位;限制报导当地藏族僧人的救灾援助活动;多报导中央电视台的救灾募捐节目等。

“记者无国界”联络部主任吉勒斯-罗代特对记者表示,我们对于中共当局的这个决定并不是太吃惊,这是很通常的。中共想通过控制媒体不报导某些负面的事实,大力炫耀世博会而少量报导地震和民间组织的救灾活动来投射自己的“光荣”形象。但是中国社会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是不能靠控制信息来长久隐瞒的。

“无国界记者”日前要求中共当局终止就媒体对青海玉树地震报导的检查和控制,并释放上周因批评当局在玉树地震救灾中的表现而被监禁的西藏作家。

“无国界记者”的新闻稿还指出,中共当局还禁止香港《苹果日报》的记者到上海去报导世博会的开展。同时,当局府的“工业和信息化部”(简称:工信部)最近还告诫各媒体的互联网版,不得就青海玉树地震做自己的报导。这些网站被告知,他们的有关报导不得提及达赖喇嘛和由西藏人组织的援助救灾活动。这些网站也被告知少量报导最近发生的新疆高层人事变动和去年发生的乌鲁木齐“7·5骚乱”。

海外中文互联网杂志“中国事务”的主编伍凡就中共试图控制媒体报导的意图表示,世博会、青海玉树藏区的地震在中共来看是一个喜、一个忧。那么中共一贯以来是报喜不报忧,这是它的主导思想; 另外,世博会是中共近年以来面向世界的重大的一个外交政治上给自己打扮的机会,现在“中国强大”了,可以请万国世邦到中国来举行这个博览会,其实完全是为了自己的面子,对内打压,对内苛刻,对外充有钱人。

网传洛阳地震局局长养万只鸡鸭预测地震

近日,各大视频网站上热传一段长约半分钟的“地震局长养万只鸡鸭预测地震”的视频,一时间热闹非常。网友们纷纷关注点击,帖留言,对洛阳市地震局局长养鸡鸭预报地震的方法议论纷纷。

据东方今报报导,在视频的画面上,洛阳市地震局的“地震宏观观测点”内鸡鸣狗吠,还有工作人员模样的人介绍说:这里有 3000多只鸡还有鸭、狗、兔子等动物,另外还有一片水池,一旁还有人介绍动物、水井对地震预报的作用。

视频的下方还有描述:市地震局局长孙海洋说, 我市地震监测双管齐下:一方面是监测养殖动物、水井异常的“土方法”,一方面是包括地倾斜、电磁波、地电、地温、地磁等前兆观测手段在内的“高科技”。为了做好地震预报工作,我市古法今用开建一批以动物异常观测为主的地震宏观观测点。西马沟生态园是城市区第一个挂牌的地震宏观观测点。

最后,拍摄者在视频上发问:“对于地震局局长孙海洋创立的这种凭藉动物反常现象就能预测地震的方法,你认为可行吗?是进步了还是更原始了?请网友留言发表意见并留下联络爆料的QQ号。”

为求证地震局鸡鸭是不是局长养的,当地媒体联系到地震局主要负责地震预测的王工程师。

王工程师承认视频上反映的地方确实是洛阳市地震局的一个宏观观测点,并明确表示,里面的鸡鸭等动物不是局长养的,地震局和该生态园没有直属关系。只因里面有大量的鸡鸭等动物,地震局才给它挂牌成立了一个宏观观测点。一旦动物有异常表现,该园会及时反馈给地震局。也就是说,地震局通过利用生态园动物异常反应信息,来辅助预测地震。

对于王工程师的解释,网民们质疑是无可奈何的自圆其说还是戏说。

山西吕梁网友表示 :养了就样了呗,有什么啊 !地震局本来就是以摆设,都几次了,没有一次能提前测出来,只是国家养的一些替罪羊而已,出了事总得有人负责吧!为自己好,还是养的好,说不定真能提前知道

网易北京手机网友:不要小看土方法,这些鸡鸭比那些空口白牙的砖家强多了!

河南南阳网友 :怎么越解释我越害怕呢!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30/n2892454.htm

上海世博会的七大行为

作者:决战  

网上看到一条评论讲上海世博会:

在外国人面前,什么都不要就要脸,在中国人面前,什么都要就不要脸。

这话十分尖锐,虽有些偏颇,但也非常精彩,饱含真实和道理。

申办和主办奥运会,我有条件支持。只要解决好民生问题,只要不劳民伤财,只要不用奥运会来掩盖尖锐的社会矛盾,只要不被走资派用来掩护私有化改制掠夺,只要官僚和资本家在场馆建设和道路改造时不贪污造假谋取暴利。总之,只要没有本末倒置,奥运会只用来打开局面或锦上添花,奥运会有积极意义。

但是,如果自身的问题没解决,奥运会只用来粉饰、贴金、发财、掩盖,死要面子,却让老百姓活受罪,效果必定大打折扣。奥运会再重要,也没有中国人民的生活重要。当然,奥运会影响巨大,世人皆知。奥运会讲体育,有益于全人类,应当花些力气去办。

总的来说,对于奥运会,只要适度发力,而没有不惜一切代价,我是支持的。

世博会是什么?偶尔听到过,好象德国和澳大利亚主办过。内容什么?不知道。

在大街上随便问几个人,“以前听说过世博会吗?”“知道那些城市主办过世博会吗?”“知道其他国家主办世博会的主题吗?”“知道其他国家主办世博会的费用吗?”“知道其他国家世博会的参观流量吗?”“知道世博会的建筑半年后多数都要拆除吗?”

必然地,绝大多数人都会一脸茫然。

为什么?虽说也是世界性大会,但世博会的影响小的太多了。根本没那么大的影响,没有那么高的地位。主办,没问题,其他国家可以办,中国自然也可以办,办的比其他国家好,也没问题,但完全没有必要象奥运会那样大张旗鼓,搞成全世界的盛事。

不就是一个世博会吗?别人怎么办,我们也怎么办,好一些就行。没有必要兴师动众,搞的动静太大,只能证明自己SB。好比月薪三千,却硬要贷款买上百万的奔驰,不是SB吗?好吧,就算世博会是奔驰,原本要一百万,你花一个亿去买一辆奔驰,似乎很荣光。但你不是SB吗?即便最顶级的奔驰也只几百万,你花一个亿去买。有病啊?世博会该是什么地位就是什么地位,硬生生地拔高,不是打肿脸充胖子吗?

世博会可以办,但不要办成SB会。但令人遗憾的是,世博会的很多行径的确太SB了,简列如下。

第一SB行为:翻天印的设计

世博会的标志性建筑是那个红色场馆。红色代表中国,可以用,没问题。

但那个场馆的造型是什么意思?那个造型分明是一个翻过来的红色印章,代表共产党权力。于是有两种解释,第一,设计者无知,不知道那个印章寓意着红色权力,那么,设计者就是SB了,审查者也是SB了,中国人讲寓意,讲象征,你一个搞设计的,一个搞政治的,居然不知道“象征”和“吉利”吗?如果该设计师蓄意设计,就更SB,外国人是傻子吗?你把红色权力倒过来向全世界展览,分明是自毁长城,中国人不是弱智吗?翻天印设计实乃世博会第一大SB行为。

第二SB行为:荷枪实弹的警察

上海火车站的门口,并列站着三个武警,气势威严,荷枪实弹。

武警是无辜的,但究竟是哪个SB安排了这一出?干嘛啊?不就是世博会吗?搞的象武警护送银行的运钞车一样,拿中国人当歹徒防吗?有必要吗?抖威风?作威作福?吓唬老百姓?看到那个场面,我十分悲哀,也十分愤慨。一个世博会,荷枪实弹都出来了,难道中国已经乱到了主办者都恐惧的程度?既然世博会,必行要盛世和谐。保安自然也要加强。这丝毫没有问题。但你明目张当地拿老百姓当歹徒防,哪有一丝温馨?

加强保安,便衣嘛,心照不宣就行了。荷枪实弹,杀气腾腾,这么SB的安,难以置信啊

第三条SB行为:铲墙皮,刮地皮,翻地砖

世博会,面向世界,面向国人,干净点,漂亮点,没问题。好比人洗脸,或者干脆来一次大扫除,都可以。但上海是怎么搞的?好比火车站,墙砖一律打掉,地砖一律铲掉,全部换新的。好比市区的道路,柏油或水泥的,还很平整,不行,调来推推机,全部铲掉,重铺。再例如地砖,就是街边的地砖,都十分完整,只是颜色青灰。不行全换掉,换成红色。他奶奶的,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啊?如果坏了,自然寿命完结了,可以换。好好的,你换他做什么?

为了世博会这么大动干戈,劳民伤财?不就是脸面嘛,洗干净就可以了,非要花几十万,跑到韩国做个整容术,来取悦于世博会?这哪里是自信啊,这是犯贱,十足的SB行为。世界上有很多城市以清洁文明,而不是以最新和作假著名。拿出本色来,略加修饰和美化,可以啦。开拓道路,这个没错儿。现在的机动车多,道路宽了,以后可以继续用。但你铲墙砖、铲地皮干什么?如果不是SB行为,只能用腐败工程来解释。

第四条SB行为:世博会后拆除多数场馆

原本,对于世博会兴师动众我没多大意见,很多场馆建出来了,漂亮,新奇,全国人民去了上海都可以参观参观,也是艺术上的享受。但是,我不晓得世博会的场馆,六个月后多将拆除。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存在几十年,劳民伤财一次无妨,如果只存在六个月,琼花一般,你却象隋炀帝一样造条大运河去扬州,不是罪恶吗?几百亿乃至上千亿,就图六个月的风光?隋炀帝造大运河,造福于后世一千年,隋炀帝造大运河自然不是只为了看琼花。而中国花几百亿,结果却是拆除。你冤大头啊?

不要谈世博会惯例,如果你不知道是惯例,本身SB,但犹有借口。如果你知道是惯例,必然拆除,借吐血筹建,你才真的SB呢。尽管SB了,我还是以为,既然大钱花下去了,那些建筑都不要拆了,再花些钱,将之加固,使之长期保存下来。哪怕用作商业用途也行。拆了太SB了。当然,那位说了,因为只用六个月,设计之初就没有考虑长期保留,那么,我无话可说,只能说,世博会,你真是SB会啊。

第五条SB行为:全民世博,全国总动员

这个无需多谈,世博会是个大会,但远不止于举国沸腾的程度。如果全世界办过世博会的国家都处之泰然,唯有中国激动万分,那不是暴发户吗?心态平和一点,平静一点。有经济条件的可以去看看,但如果上海世博会,山东都跟着激动,就很恶心了。

第六条SB行为:欢呼雀跃,拿外国政要当大爷

好比萨科奇,本就是一个跳梁小丑,出尔反尔,数次羞辱中国,尤其在中国最核心最敏感的民族问题上羞辱中国。中国人凭什么拿他当大爷啊?他来,首先要道歉,亲自道歉,并且纠正自己的错误决策和政策,这样你才有资格来。来了才欢迎。萨科奇道歉了吗?悔过了吗?没有。这时候甚至可以拒绝他来。中国的媒体呢?一听萨科奇要来了,他奶奶的,好大的面子啊,终于求来了,中国人是跪着夹道欢迎的,而萨科奇是昂首阔步的

为了一个世博会,民族大义不要了?中国人有这么贱吗?一直扇你嘴巴,也没道歉,这一次没扇,你就满意了。如果,过一段时间接着扇呢?你再全民愤慨?外国政要,如有必要,那些友好的可以请,请他们是他们的荣誉。总是以人家赏脸的心态办事,人家将来总会不给你脸,甚至扇你脸。这样的事情还少吗?某轰隆隆去美国消气,刚回来南联盟的大使馆就被炸了。如果几个月后这些政要再见达赖,不是拿中国当白痴耍嘛?

萨科奇就是一个小丑,我们却欢欣鼓舞,结果萨科奇成大爷了,中国人变小丑了。

第七大SB行为:出钱帮助外国建场馆,却说人家参展了

有些国外场馆是中国人出钱建的,这事儿我不知道。美国政府决定不浪费纳税人的钱,政府不出钱建世博会场馆,这事儿我早就知道。克林顿夫人向企业募集资金筹建美国场馆,这事儿我也知道。我不怪美国,不就一个大会嘛,人家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就不来。来了好,不来呢?天也不会塌下来。美国募集经费的事情我知道,但结果我不知道。最近知道了,不仅美国,还有其他一些国家的场馆是中国企业出钱建造的。

呜呼哀哉,SB啊SB,天底下还有这样SB的事情吗?本应由各自国家出钱建设场馆展示自己风采的大会,居然变成主办国出钱,请人家来,然后还恬不知耻兴高采烈地说“他来了,他来了,他终于来了”,这样可悲的事情吗?何苦这么贱呢?不来就不来嘛。美国筹款,就筹美国企业的款嘛,美国企业在中国不少,出于友好,或者赚钱的目的,各自赞助一部分不行吗?比如福特,不能赞助4000万美金吗?

中国企业捐款赞助,本已经SB了,如果由政府暗箱操作,暗中补贴给中国企业,再由中国企业出钱捐助,就更可悲了。无论企业,还是国家,都不应下贱到跪求外国参展的地步。没有必要,就一个世博会。全世界两三百个国家。爱来不来。即使中国赞助,也应赞助穷国。那些有文化特点,但现在很贫穷,来不起的国家。赞助穷国是善举。赞助富国,是SB行为。你想想,哪一个强国会从心底里尊重一个贱人呢?

上海世博会并非一无是处,世博会该怎么办怎么办。但没必要因为世博会把中国搞的象个SB。

沈阳,见不得光的镜头

文/沈阳一百姓

警察的天职是维护社会秩序、保护咱老百姓的,可是昨天我遇到的一件事,使我彻底明白了中国大陆的警察是迫害咱老百姓的。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钟,我去市场路过(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法院东胡同口时,见有一群人在厮打,一个戴“自愿者”红胳膊箍的女人在旁边打手机,厮打者是一帮子警察和三位妇女,路边停着两辆警车,警察往车上拽她们,她们不上车,有两个老太太趴在地上,围观者有三、四十人。

一群警察见拽不动老太太,就在众人面前拳脚相加,一位男士看不下去了,说到:“她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你们怎么能这样……”我问旁边人是咋回事,她说:“听老太太喊‘警察抓好人了’。”

我猜警察抓的是法轮功,一问,还真是法轮功学员,我没想到警察真的是象法轮功真相资料上说的那样凶恶。

之后我又看到第一辆警车那边的警察在拉扯一位高个年轻女子,后来听人说是因为她拿手机拍照,遭到了阻拦。

现在大家都知道,抢拍突发事件的镜头是极其珍贵的,报社也鼓励民众这样做,能被采用的还能得到奖励。如果警察是在执行公务,那么这么珍贵的照片被报纸放在头版头条,该是多么的荣耀,这种立功的镜头为什么不许拍,理由只有一个,就是这帮警察不是在执行公务,是在干违法的勾当。后来警察把老太太连拽带踹的拖到警车上,往新华派出所方向开去了。

我弟弟曾在本社区工作过,去年他说法院给法轮功学员开庭时,法院周围都做了埋伏,连派出所警察和社保的午饭都是法院供给的。

我祝愿法轮功都平平安安,保护好自己,别叫坏人害了。

发稿:2010年04月30日 更新:2010年04月30日 01:31:21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一个告密电话与一条人命

文/诚宇

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一个划卡员的错误选择所造成的后果》,发表在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日的修者评论栏目里。说的是山东潍坊高密市人力资源市场的一个划卡员,因受当地派出所民警的指使,在高密市铸钢厂职工法轮功学员王丽去支取失业补偿金时,借口电脑数据出错,要去查档案,以此稳住王丽;而她再出去给民警通风报信,致使王丽遭到绑架。在高密市看守所仅一个多月,王丽就被酷刑折磨致死,年仅三十八岁。

这个事件很令人感慨,划卡员和民警的一次小小的配合竟然要了一位年轻女士的性命。可是类似于这样的事件被报道出来的却还有相当一部份,这是很让人痛心的。有些人什么原因也没有,就是一旦知道人家是法轮功学员,他就忙不迭地去报案。老实说,这些人要是面对抢劫和偷盗的事件发生在自己眼前,他都不敢去维护正义,却对一些法轮功学员去进行所谓的举报,这些人的心理和行为都是十分卑鄙的。

我们再来看一个真实的事件,也是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

二零零五年五月,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县水利局七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吴伯通,与妻子潘映梅从安顺乘车到黔西南州贞丰县。他们在车上向车外发关于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被一个跟车的小伙子打电话向贞丰县公安恶意举报。夫妻二人到了贞丰后,刚下车就遭绑架。后来,潘映梅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送到羊艾监狱,吴伯通被非法判刑五年,九月六日被劫持到都匀监狱,九月十一日上午去世,遗体当日被强行火化。

显然,这个小伙子的一个电话送了吴伯通老人的命。如果没有这个电话,老人何至于被绑架和判刑,以至后来失去生命。对这个小伙子而言,那看似小小的一个电话竟能使人身陷牢狱并被夺去生命,恐怕是他始料未及的。他要是知道这样的一个后果,稍微有一点人性,他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的残酷程度。不就是发一下传单吗?中国宪法上不是明确规定人民有言论自由吗?他们怎么就不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言论呢?就单指这个小伙子而言,他不也是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人吗?要不,他怎么会去举报老人呢?这个小伙子能这样恶意举报他人,全然不顾及举报的后果,他不更是一个可悲而可怜的人吗?可是这一切又都是谁造成的呢?他不同样也是中共谎言下的受害者吗?

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十一年,被中共利用来对法轮功进行恶意举报的人也真有一些。这些人根本不用自己的头脑去思考问题,不愿意去辨别是非,甘当中共的帮凶。也可能会因为举报获得一点可怜的奖赏,可是他们付出的代价却是在出卖自己的灵魂。历史上出卖他人的人从来都是受到世人鄙视的,单从这一点上来讲,这些人的人格就是低贱的。可是在中共统治下,却有一些人专门做这样的缺德事。

就这个案件来说,一个小伙子陷害一对年逾古稀的老人,可谓毫无恻隐之心。即使他不明白法轮功是好是坏,也不应该这样落井下石。那么当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结束时,这些举报者该怎样面对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能只用一句不明白真相就把自己的罪责推卸干净吗?他不得去承受自己所制造的罪业吗?

法轮功修炼者真不愿意看到这些人随着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而把自己葬送。但愿这样残酷的事件能给这些人提个醒,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逞能而把自己的未来毁掉。从最本质上讲,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的讲真相,揭穿中共的谎言,让世人能对法轮功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可不是为了他们自己,那是为了全体被中共蒙蔽的中国人,其中当然也包括这些举报者。更希望这些曾经在无知中做过错事的人能尽早明白真相,弥补过错,这样对您和您的家人都是很有好处的!

发稿:2010年04月30日 更新:2010年04月30日 00:15:55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