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大旱之后拆穿了大陆媒体若干个谎言

作者:顺其自然

原来村村通的公路不仅自然村没有通,连许多学校所在地的中心村也没有通。中国广大农村几乎没有公共性质的水利建设,更谈不上文明国家早就拥有的保护净化环境资源的水循环、水处理设施。有的只是简陋的老水库,外加污染严重的小坑塘。西南几省的面积远远超过朝鲜半岛,100 亿美元的闲钱,却偏偏拿去救济外国人的朝鲜,而不肯拿来救济西南几省的本国人特别是底层农民。

以下关于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的简单数据,地球人几乎都知道。大陆老百姓缴的税率仅次于福利极高的法国,世界第二,而享受的福利才占税收的8%。政府财政总收入中的教育,卫生,社保等公共开支的比例,美国人42%,英国49%,加拿大最好,是52%。大陆是8%。

日韩、欧洲、北美政府的行政运行成本占政府支出的1%-2%,大陆是 46%。也就是说:大陆各级老板的比别人多吃20-40倍。他们国家老百姓吃的福利是:美国人42%,英国49%,加拿大最好,是 52%。中国老百姓吃的是8%,中国老百姓所享受的比例只有别人的1/6至1/7。这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官的中国模式的社会主义税收。

美国政府的官僚只花税收的1-2%,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40-50%。而大陆的各级老板花税收的40-50%,是美国的20-40倍。而给老百姓提供的福利占税收比例的8%,是美国的1/5-1/6。

大陆公款吃喝3700亿元/年,中国的教育经费700亿/年。正好是公款吃喝的一个零头。公车消费3986亿元。公款出境旅游 2400亿元。公款赌资外流2000亿元。仅这些就合计12086亿元,相当于全国医疗费用的两倍。(并且80%的公费医疗还是只占人口比例不到1%的各级老板在享受)。大陆无论人均GDP还是总值都远低于日本,各级老板的公款吃喝却是日本的1000多倍。

大陆的教育投资不及非洲的乌干达,失、辍学儿童人数世界第一。而韩国首都汉城政府官员用的公车才14辆。 日韩、欧洲、北美政府的行政运行成本占政府支出的1%-2%,中国是46%。还有官方自己公布的贪污腐败数额是一年25000亿。

大陆的绝大部分(约60-80%)的老百姓生活水平还没有印度高,印度的劳动力成本比中国要高两倍,GDP增长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有个屁用,中国必须彻底变革和完善法制,别无其它选择。

中国城市人口中最穷的20%只有最富有的20%的人的收入(不含灰黑色收入)的,即约22倍左右,远远超过美国。若含灰黑色收入则远远不止这么多倍。大陆已成为世界第三大奢侈品消费国,为全球奢侈品行业的总销售额作出近20%的贡献。据估计2011年中国将超越美国、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市场。而同时是在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之为美国的30-50分之一的情况下成为世界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市场。

中国有约 24万人拥有约0.1亿个人资产(不包括房产,轿车,和已投资的部分,即仅指手中的现钱)中国成财富最集中国家,即约150万家庭占70%财富(这个数据只包括存款、股票等资产,没有把灰色收入计算在内)。现在看来拉美国家的财富已是相当公平了,所谓的中国模式已经远远超出拉美化了。中国的贫富悬殊导致 60-80%的中国人生活得跟战争中的非洲国家差不多。

赵连海:中共审判的是良知

作者:夕苇

2010年3月30日上午8点,北京市大兴区法院闭门审判北京市民赵连海,因其为三聚氰胺毒奶粉受害儿童维权和替遭非法强奸的女访民报案,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其涉嫌寻衅滋事,严重扰乱社会秩序。近6小时庭审时间,赵连海一直戴着脚镣,他在庭上宣读自辩书,拒不承认指控,拒不承认自己有罪。

全面了解了事件的始末,读完赵连海长长的自辩书,被其字里行间充足的论据,雄辩的事实,浩然的正气深深的感动,特别是末尾部份的陈述,读来令人动容,催人泪下。赵称为了坚持正义、良知,要倔强的坚持正确的信念和准则,并希望“拥有权力的人能拥有高尚的人格与美德”,祈盼法律公平公正的还自己清白。

赵连海作为毒奶粉的受害者,要求毒奶粉生产厂家给予合理的赔偿,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正当权利,这在任何一个民主、公正的社会都是合情合理的请求,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得到司法的公正裁决。但在中共治下的中国,这点合理的请求居然得不到官方和司法的支持,而是推脱、打压,迫使所有受害者联合起来维权。赵连海在联合受害者、扩大社会影响方面起了主要的推动作用,这是官方要陷害他的真实原因。据说截止2008年10月底,上报因食用毒奶粉致病人数超过370 多万,死亡人数达33989人,按最保守的数字98万人进行赔偿的的话,赔偿金额超过2940亿人民币。奶粉生产厂家不想认这笔帐,其中还涉及官商勾结的更深黑幕,牵扯到官方高层。出于官官相卫,中共当局干脆来个不认帐,只给予受害者极少的象征性赔偿,把高昂的医药费用推给受害者。赵连海带头不接受官方的低额赔偿,继续讨说法,令当局对其生恨,欲除之而后快,这是官方要陷害他的一个主要原因。

再就是在驻京办私设非法关押访民的一个黑监狱里,安徽上访女青年李蕊蕊被看管人员当众强奸,赵连海协助受害者到公安局报了案,这起见义勇为的行为居然也会被控上法庭作为罪证,不得不令天下人耻笑,令外界质疑中共的司法、法律到底维护的是什么。

赵连海被抓前,从始至终只不过振振有词的据理力争,没有任何违法的暴力行为,并非杀人放火、罪大恶极的刑事罪犯,警方竟一直给他戴着脚镣,甚至在整个庭审过程中都没替其解开。这只能说明一点,他在看守所里一直拒不认“莫须有”的罪,警方接到上面命令,要迫使他认罪,没达到目地,给他点颜色看看。

又一位中国的良知被押到了被告席上,这不能不说是我们国家的悲哀,在中共独裁专制的黑暗社会里,这样的悲剧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上演着。3月19日,福州市马尾区法院就上演了类似的一幕,替遭奸杀女子的亲属鸣冤的三位福州网民因言获罪,被官方审判。曾先后两次上书中共最高层,呼吁停止残酷迫害法轮功的高智晟律师,2006 年12月22日被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缓刑5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2007年9月,高再遭抓捕,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2009年2月4日淩晨,高智晟被警方从陕北带走,一直杳无音讯,日前才有下落,仍被限制人生自由。这些无畏强权,敢于坚持正义,敢于为弱势群体主持公道、奔走呼号的的勇者,无愧于中国的良知。

良知的反面就是无良、丧尽天良。丧尽天良的中共总是用良知的头颅和鲜血来祭坛,来杀一儆百,来威慑天下,维持其暴政。远的不说,近的如89“六四”,开着坦克碾压,用机关枪扫射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和市民,被杀者还被扣上“暴徒”的污名,这是不经审判直接大量处决,事后还抵赖不认帐。99年“七二零”镇压法轮功,国际媒体公布的统计于2001年的数字显示,至少10万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6000人被非法判刑。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实际这个数字早就翻了几翻了,更被爆出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秘密活体摘除器官后焚尸灭迹。这些都是中共丧尽天良的铁证。

赵连海希望“拥有权力的人能拥有高尚的人格与美德”,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中共拥有权力的人在历史上屠杀了8千万中华儿女,又做下了以上的全部罪恶,至今没有一丝从良的迹象,其不但不具备丝毫高尚的人格与美德,甚至连人都不是,是一群戕害善良无辜的魔鬼、豺狼。向它要公平、公正,无异于与虎谋皮。

正是这个群魔狂舞、黑白颠倒的社会,原告和被告的顺序才会颠倒、错乱,无良才能理直气壮的审判良知。今天我们看到站在被告席上的是赵连海,是三位网民,是高智晟,是法轮功学员,实则是全人类的良知。如过我们听之任之,在血腥的迫害面前保持沉默、麻木,实际上就是纵容犯罪,默许罪恶,那么下一个站在被告席上蒙冤的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让我们勇敢的站出来,不要附和中共的邪恶,不要麻木的沉默,与中共彻底决裂,发出我们强有力的声音,声援赵连海、三位福州网民、高智晟、法轮功学员,这是中共最害怕的,也是结束中共暴政的最行之有效的办法。

http://bbs.secretchina.com/viewtopic.php?f=31&t=5118

三妹:与希特勒和解共生的惨痛教训(一)

文章摘要: 其实,德国的罪孽在最初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被阻止并消除的,可是当整个世界都认不清邪恶时,它便轻易地迅速发展蔓延。回顾历史的教训,再看当今的现实,看西方世界对中共极权的软弱表现,看各类“精英”们对中共极权的糊涂认识,我们怎能不担忧历史还会重演?!

作者 : 三妹,

法西斯德国驻波兰总督汉斯.弗朗克在纽伦堡就刑前说道:“千年易过,德国的罪孽难消。”其实,德国的罪孽在最初是可以轻而易举地被阻止并消除的,可是当整个世界都认不清邪恶时,它便轻易地迅速发展蔓延。回顾历史的教训,再看当今的现实,看西方世界对中共极权的软弱表现,看各类“精英”们对中共极权的糊涂认识,我们怎能不担忧历史还会重演?!

一、法国的懦弱和英国的袖手旁观

一九三三年三月,德国人民十四年朝向民主的努力告终,魏玛共和国以悲剧结束。纳粹党通过国会纵火案的阴谋沉重地打击了国会中的共产党和社会民主党而成为德国的执政党,希特勒掌握了权力。他一上台就提出了“防止第二次革命”,一年内就使德国纳粹化,使德国成为法西斯极权国家。

希特勒自一九三四年便开始战争准备,他的战争企图是以在维也纳暗杀奥地利总理陶尔菲斯开始的。希特勒对奥地利垂涎已久,他在自传《我的奋斗》中的第一节就早已写道:“奥地利和德国的重新合并是我们一辈子要用各种方法来实现的任务。”

暗杀了奥地利总理后,希特勒就极力推行他的加强武装部队和购买军火的计划,他还向英国提出取消凡尔赛合约中的海军限制条例。英国竟没有与盟国法国和意大利商量,也没有通知对凡尔赛合约有保障权的国际联盟,就同意了希特勒的提议。法国和意大利都是海军国家,但是英国为了遵守它对希特勒的诺言,竟拒绝将它已同意的德国建造军舰的种类和数目告诉它最亲密的盟国法国。不幸的是,英国自己最终自食其果,在二次世界大战的头几年受到德国舰队和潜水艇的重大打击。

一九三六年三月七日凌晨,德国军队越过莱茵河大桥进入法国的非军事区莱因蓝。占领莱因蓝的德军只有三个营,而且由于行动仓促,准备不足,这三个营的德军完全没有战斗力。而当时法国有一百个师的精良部队。德国总司令部深知,只要法国一出兵,德军绝不迎战马上就撤。可是正如希特勒所料定的,法国根本不敢出兵。这真是精兵无勇将,等于白搭。对于德国明显的侵略行为,英国《泰晤士报》发表了一篇社论题为《一个重建的机会》,误导性地把希特勒的战争野心说成和平的机会。

法国的软弱和英国的袖手旁观使希特勒欣喜若狂。四个月后他又逼着奥地利签订了德奥协定。这个协议表面上重申奥地利主权,实际上让奥地利保证它在外交上承认自己是“一个日耳曼国家”。这个协议还有秘密条款,这些秘密条款使奥地利成为一个失去主权之国。虽然德奥协议使意大利失去对奥地利的控制,但是这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使德国和意大利这两个法西斯国家关系恶化,相反,这两个国家形成了罗马——柏林轴心。

形势向着有利于希特勒的方向发展。他又于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与日本签订了反共公约,签完公约希特勒便转头对记者说:“这个公约使德国和日本已经联合起来保卫世界和平。”其实这是希特勒和日本耍的花招,他们利用世人普遍不喜欢共产主义和普遍不信任共产国际的心理来取得全世界的支持。在德日反共公约中也有一个秘密协议书——共同对付俄国所应采取的具体措施。意大利也在翌年加入了这个公约。虽然德国后来破坏了反共公约,但是这个公约确实起到了欺骗世人的宣传作用。

此时,希特勒还清除了德国军内所有他不信任的高级将领,大大地强化了他的极端权力。德国《人民观察报》在一九三八年二月五日发出社论,标题触目惊心:一切权力高度集中在元首手中!只有这一次,这家纳粹党报没有言过其词。此时的英国和法国,无论是政府还是人民,甚至德国的本国人民都意识不到战争正在逼近。

在德国《人民观察报》发表社论一个星期后的二月十二日,希特勒就约见奥地利总理,威胁要他在一个两页纸的协议草案上签字。这个协议草案是最后通牒,命令这位奥地利总理在一个星期内把奥地利政府权力交给当地的纳粹份子。希特勒咆哮着要他签字,这位礼貌周全的老派奥地利人胆战心惊地说,这种协议只有奥地利总统有权签字。

奥地利总统虽然才能平庸,但是他是一个正直顽强的人。在奥地利总理经不起希特勒的压力辞职后,总统仍不屈服,他拒绝签字,也拒绝希特勒指定的人继位。但是,奥地利的纳粹已经控制了维也纳的街道和总理府。

在奥地利危难当头时,英国和法国,还有国际联盟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制止德国对一个和平的邻国的侵略。纳粹暴徒布满维也纳的街道,到处响彻着这些暴徒的脚步声和叫喊声,奥地利总统不得不屈服了。他任命了纳粹领袖赛斯—英夸特为总理,接受了赛斯提供的内阁部长的名单。这位有十四个孩子的父亲、为国服务五十二年的总统难过地说:“我在国内外都被完全抛弃了。”
希特勒于一九三八年三月十八日星期一下午,胜利地进入他年轻时曾经流浪过很久的维也纳。之后他发出逮捕令,光是维也纳一地就逮捕了七万九千人。

之后,他在德国和奥地利各地巡行,煽起民众的热情来对德奥合并投赞成票。他还用充满感情声音向德国人民说:“德国人民,再给我四年任期,以便我现在可以利用已经实现的联合来为全体人民谋福利!”

红衣主教茵尼茨尔也发出声明欢迎希特勒,敦促教徒们投赞成票,这位红衣主教的声明无疑地误导了奥地利这个天主教占压倒多数的国家。官方公布的投票数据表明,德意志的99.08%的人,奥地利99.75%的人都投了赞成票。希特勒没费一枪一弹,没受到军力强得多的英国、法国和俄国的阻力就为德国增加了七百万臣民,还使具有莫大战略地位价值的、中欧和东南欧的交通和贸易中心的维也纳轻易地落入他的手中。在此之前,苏联政府曾建议开个国际会议来考虑一下制止德国侵略的策略,英国首相张伯伦对此态度冷淡,并在下院会议公开拒绝了这个提议。他说: “任何这类行动产生的不可避免的后果,只会加剧建立排外的国家集团的趋势,都不利于欧洲的和平前途。”

在奥地利举行完公民投票后的第十一天,希特勒便于一九三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召见德国武装部队最高统帅部的长官凯特尔将军,讨论代号为“绿色方案”的对捷克发动突然进攻的方案。

(未完待续)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瑞典IX切断在中国DNS伺服器

【大纪元4月2日讯】(大纪元记者童晓编译报道)自谷歌因网络监控过滤等安全问题,退出中国市场后,也引起世界各国关注,有些原在中国设立伺服器的公司也相继发生网络问题,令各国更加留意在中国的网络问题。

瑞典的 Internet Exchange point(IX)Netnod公司在中国的伺服器,由于涉及上周在智利和美国发生的网路连接问题,被该公司切断了与互联网的连接。由此,也使一些网路公司欲脱离受当局架构的网路系统审查过滤。

智利网路情报管理中心(NIC Chile)的技术人员3月24日发现,从中国发来的错误的DNS信息传给了多家网路公司(ISP)。

由于中国使用DNS系统对网路进行审查过滤(所谓的“防火长城”),这些网路公司使用了这些不正确的DNS信息。致使这些ISP网路的用户在连接Facebook,Twitter和 YouTube时,被引至到中国的电脑网路。

智利NIC Chile3月26日发表声明,本国的VTR和Telmex等ISP受到此影响。甚至早在报导的数日前就发生了此问题。

同样问题也波及到在美国加州NIC Chile的伺服器。此伺服器虽然没有查明收到不正确DNS信息的原因,但NIC Chile表示,经由管理公司Network Solutions 和 Equinix传来的可能性极高。

针对这一说法,Network Solutions表示否定,Equinix表示现在不作回答。

Netnod公司CEO,Kurt Lindqvist氏称,公司已经切断该伺服器与互联网的连接,同时也在电子邮件上接受采访,但并没有说明切断的具体日期。

Netnod公司表明,该公司的网路伺服器并没有被导入不正确的信息数据,网路安全专家也表示认同。一些专业人士分析说,很可能是中国政府为了使此伺服器能像“防火长城”一样,在国内网路的某地方改换了数据。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2/n286491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