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青海地震能否有更多人存活?

百度的“诉江案”和新华网的“鸽子蛋”

掸尘

常言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江泽民与宋祖英这对祖孙配的“混搭”丑闻已经在坊间热传了十几年了,这不,中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百 度和中共官方喉舌新华网也赶来凑热闹。我们就看看这台热闹戏幕后的门道。

三月三十日,从未失误过的百度非常巧妙的失误了一次,在百度上可以直接搜索关于江泽民在海外被起诉的“诉江案”,相关的链结也都是中共所极 力封杀的海外法轮功学员创办的网站。先不说国外的反响,但就国内的反响来看就已经够热闹的了。二战史研究员,曾就江泽民的“二奸二假”(二奸指江泽民为日 本当汉奸和为苏俄当奸细,二假指他的假烈士遗孤和假共产党员身份)问题上书中共中央的吕加平明确分析,江泽民现在已是“实倒虚不倒,虚出实不出”,就是说 现在江泽民已经完全失势,但是因为他的问题牵扯太大,直接牵扯到中共的存亡问题,所以称他的现状就是“实倒虚不倒,虚出实不出”。

当然也有网友以百度的技术故障相质疑的。可是在这次百度巧妙“放水”十几小时后,时隔十一天,四月十一日,百度再次出现类似的“技术失 误”。百度的两次单就同一问题的放水,无疑是有来自中共最高层的指使。江泽民完全失势也罢,还是对方故意施放信息以制江也罢,江泽民与他的势力确实到了日薄西山的地步了。

江泽民失势,还有一个最明显的信号。百度再次“泻江”之后,一天之隔,即四月十三日,新华网却以“图揭女星钻石豪门梦”的文章,把宋祖英的“鸽子蛋”刻意暴露了出来。江与宋的关系当然是不必再说了,江泽民失势的话,按照中共的政治搏杀游戏,宋祖英被撂出来就是必然的了。

鸽子蛋是指宋祖英左手上带的一枚价值千万的钻戒。这篇文章可不单单是介绍女星们的鸽子蛋的,而是借此来讽刺女星们追逐豪门的迷梦的。文中透露的其它女星,不管其鸽子蛋的价值和来历如何,也总是把夫家的情况介绍个大概。可是对第一个被介绍的宋祖英,作者却饶有意味的介绍:“至于英姐的夫家的财产嘛,对不起,那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宋祖英的丈夫叫罗浩,早年被宋祖英“休”了多年。他出身贫穷,从来都没有发财的机会,哪里有钱给宋祖英买钻戒?可是文章却偏偏说宋祖英夫家的财产是“对不起,那是个不能说的秘密”。为什么其它的女星的夫家都可以介绍,宋祖英的夫家却变成了秘密,这又是个什么秘密?这不是明摆着叫人联想吗?

这篇文章是这样结尾的:“繁华背后总有落寞,再美的花也会凋零,美若天仙也只是青春的短暂时,风流人物怎会经得起重重诱惑?当梦醒时分,只 剩下伤心流泪,黯然心碎和一声叹息。奉劝娱乐圈那些打算走这条“致富之路”的女星们要三思而后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宋祖英这时被新华网以这样的描写和感慨帖在网上,要是在以前,谁敢?就是在江泽民下台之后,江派势力仍然坚挺的情况下,你敢在新华网上这样的报道宋祖英,找死啊?宋祖英与江泽民的淫乱曝光后,赵安怎么入的狱?不就是把江宋的黄段子传出去造成的吗?吕加平当年也是因为 向中央揭发江宋的丑闻而被非法绑架的,可是当网上出现警告江泽民的最后通牒后,说是不释放吕加平,江与宋淫乱的录像就要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公布。没想到,最后通牒一上网,吕加平当天就被释放了。

江宋的祖孙配是举国皆知的事实。这次新华网专拣“环球网”上的这篇文章来转载,其中大有深意。特别是最后那句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 鞋”。宋祖英湿的哪门子鞋,看看百度的两次放水就知道了。另外,宋祖英尽管被江泽民宠爱有加,但毕竟是名不正言不顺,按中国老百姓的说法,不过是个破鞋而已。

江垮了,湿鞋的何止是宋祖英一人?看着吧,不久的将来,江派的干将与爪牙都将和江一起被押上审判台。全球审江很快就会进入实质性的操作阶段。百度与新华网已经放风出来了,您想,那一天不是说来就来了吗?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南都编辑朱蒂被停职

4月17日《南方都市报》历史评论版编辑朱蒂因4月11日编发在该版的历史评论《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而遭停职
朱蒂发出的短信被网友转发: 南都上周历史评论版我编发的《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终于事发。我被停职了,汪作批示,省里要求问责,我上黑名单了。

附《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原文:

洪振快: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据说法国波旁王朝的君主路易十四说过“朕即国家”的话,尽管全世界的君主都喜欢专制,但很少有人会像路易十四那样露骨和无所顾忌。路易十四于 1643—1715年在位,同时代的中国皇帝是康熙,康熙的心里想的未必不就是“朕即国家”,但他显然比路易十四更具“中国特色”的“智慧”——— 经常作些仁君秀,既行专制之实,又享仁君之名。

按照路易十四之后的法国启蒙思想家的“主权在民”思想,国家的主权属于人民,所以不是“朕即国家”,而应该是法国人民说的“我们才是国家”。当然,这种思想观念是路易十四的时代之后才形成的。在路易十四的时代,世界上其实还没有多少人能够区分君主、政府、国家的概念有什么不同。在中国,虽然先秦的孟子已有“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观念,但实际上秦汉以来的二千余年中,爱国即是忠君,忠君亦即爱国,君主与国家在观念上还是混淆不清的。直到西方思想传入之后,中国人对国家、政府(朝廷)、君主的概念才逐渐形成清晰的现代认识,这其中第一人当推梁启超,他是在经历戊戌变法失败流亡海外的痛苦之后,才获得这种认识的。

梁启超指出,中国之所以积弱,根源之一就在于国人不能正确区分国家与朝廷的概念,以致爱国心没有用在正确的地方。国家是什么?朝廷又是什么?“今夫国家者,全国人之公产也。朝廷者,一姓之私业也。国家之运祚甚长,而一姓之兴替甚短。国家之面积甚大,而一姓之位置甚微。”中国有悠久的历史,唐虞夏商周、秦汉魏晋、宋齐梁陈隋唐、宋元明清,“此皆朝名也,而非国名也”。从殷族的商、姬族的周,到嬴氏的秦、刘氏的汉、李氏的唐、赵氏的宋、朱氏的明,还有蒙古人的元、满人的清,它们都是一族一姓的朝廷,而不是国家,都是一族一姓的私业,而非全体中国人的公产。然而,中国人常常将国家与朝廷混为一谈,梁启超认为,这是中国人的大患。

国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后果,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爱国变成爱朝廷,甚至变成爱领袖——— 君主。梁启超说:“试观二十四史所载,名臣名将,功业懿铄、声名彪炳者,舍翊助朝廷一姓之外,有所事事乎?其为我国民增一分之利益、完一分之义务乎?而全国人民顾啧啧焉称之曰:此我国之英雄也。夫以一姓之家奴走狗,而冒一国英雄之名,国家之辱,莫此甚也!乃至舍家奴走狗之外,而数千年几无可称道之人,国民之耻,更何如也!而我国四万万同胞,顾未尝以为辱焉,以为耻焉,则以误认朝廷为国家之理想,深入膏肓而不自知也。”二十四史中的那些将相们,他们为一姓之功业杀人,以“万骨枯”换取自己的功名利禄,这本来与爱国无关,但却被各王朝树立为爱国的模范,而国人因不能正确区分爱国家与爱朝廷的差别而跟着礼敬之颂扬之,实在是可悲可悯。

比梁启超晚一些时候,陈独秀写过一篇题为《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的文章,文中说:“要问我们应当不应当爱国,先要问国家是什么。原来国家不过是人民集合对外抵抗别人压迫的组织,对内调和人民纷争的机关。善人利用他可以抵抗异族压迫,调和国内纷争;恶人利用他可以外而压迫异族,内而压迫人民。 ”所以,“若有人问:我们究竟应当不应当爱国?我们便大声答道:……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

国家的功能,如陈独秀所说,一是抵抗异族压迫,一是调和国内纷争,前者对外,后者对内。调和国内纷争是就消极方面来说的,积极方面国家还需履行一定的公共职责,如救灾、赈济等。

国家功能的实现,须通过政府去完成。如果政府能完成国家功能,国家就是“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如果政府不能完成国家功能,国家则有可能成为“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人类历史实践中的普遍情况是,政府常常不能完成国家功能,或者完成得很差,这样就有可能出现有政府等于无政府,甚至有政府还不如无政府的状况。

地理环境决定了中国是一个水旱灾害频发的国家。有一项统计说,中国在民国前的2270年中,见于官方报告的旱灾有1392次,水灾有1621次,可见年年有灾。因此,中国古代的政府最重要的一项公共职责便是领导抗灾,这可以说是政府合法性的基础之一,灾异现象历来也是帝王们最关心的事。清代的皇帝还要求各省大员定时汇报雨水、收成、粮价等情况,以便随时了解各省灾情和民生,如出现灾荒可以及时组织赈济、减免受灾地方的税赋。但是,从历史记载来看,受灾得不到及时救助的情况还是非常普遍。当大规模灾害出现而政府不能履行其职责时,灾民为了生存就会铤而走险,如明末李自成等人领导的农民起义,其主要活动空间是在陕西、河南,原因即是两省大旱,而明政府却不能组织有效的赈济,使得灾民成为流民,进而升级为暴民。

一个社会,有许多涉及大范围、众多人群的公共事务是无法由其他社会组织去完成的,而只能是由政府去完成。一旦政府不能履行其职责,社会就会无序,公共利益就会受到侵害。比如食品安全、公共卫生安全、环境保护之类的公共事务都要由政府去完成。

人类社会在发展过程中,曾经长期陷入一个难解的困境:即人们需要政府,但政府却不能履行人们期待的外而抵抗异族压迫、内而提供公共服务的国家功能,在很多情况下还常常演化成一个与民争利、侵害民权的组织。要使政府尽职尽责,人民必须有监督政府的权力,而最有效的监督方式是用投票的方式去选择政府的权力。人们有必要了解一个常识———即梁启超所说的国家不是朝廷(政府),朝廷可换而国家永存,人们应该爱的是国家而不是朝廷。

2010年4月11日 南方都市报

也谈“拿钱做事”

文/无名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读了四月十三日明慧网《讲真相的老太太们一天挣多少》一文,让我感慨良多。

法轮功学员是用心在捍卫道义、向世人讲真相。当今中国,道德一日千里下滑,有多少人是在“为钱而生、为利而毙”。法轮功学员无私无我的这种崇高行为,自然是那些人无法理解与企及的。

可笑的是中共,面对多年来法轮功学员持续有力的揭露它的罪行和谎言时,已经无法、无力狡辩,只能环顾左右而言他的造谣说“法轮功学员在拿钱做事”,妄图以此来诋毁法轮功学员的高尚行为,抵消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力度,并欺骗和蒙蔽众生。在现实中,也确有一些人被它蒙蔽,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心存疑惑或偏见。

用一些虚假的噱头来诋毁法轮功是中共的一贯做法,比如迫害之初,中共炮制法轮功学员自杀、杀人的假新闻栽赃陷害法轮功,挑起不了解法轮功的民众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仇恨,从而为迫害法轮功造势,使其迫害合法化。经过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真相,大家已经知道法轮功的法理明确:大法修炼者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真正的法轮功修炼者绝不可能自杀。这些所谓“自焚”、“自杀”、“杀人”之类的谎言就此破产。

大法修炼是不动钱财的,这点在法轮功的法理中早有明确规定并被反复强调。这也是法轮功学员首先要做到的。在中国大陆已持续十年多的红色恐怖下,大陆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讲清真相,有多少人为讲清真相而被迫害致家破人亡,这样的大勇行为难道是用钱能买的来的么?海外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属于高收入阶层,而他们一直奔波于讲真相的第一线,谁给他们多少钱能比得上他们舒舒服服的坐在研究所、办公室的工作收入更高呢?对退休来到海外的老人们来说,有多少钱能换来那种诗琴书画、儿孙绕膝的恬静与愉悦呢?

不久前我到台湾旅游,看到很多法轮功学员在景点向大陆游客讲真相,旁边有游客说:“他们拿钱在做事。”隔天到了另外一地,下榻的宾馆旁有法轮功学员开的工艺品店,又有游客说:“你看他宁可不推销自己的商品也要先给我们讲真相……”我想此时有头脑的人都会对比一下这两种说法,好好想想法轮功学员他们究竟是在做什么?他们又是怎样的一种人。

其实,正如《讲真相的老太太们一天挣多少钱?》一文中所说,法轮功学员都是法轮功的受益者,这些受益者在面对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谎言时,当然要站出来讲出真相,以正视听。这是正义和良知的必然行为。倒是中共邪党的帮凶和各地打手们,他们才是真正的在“拿钱做事”。他们很清楚,为了迫害法轮功,他们每年都在盗取多少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他们很清楚,如果一天没有钱他们的迫害一天都无法持续下去;他们很清楚能够调动其爪牙替其做事的唯一工具就是钱。当然,他们更清楚,他们有钱有枪,然而当面对的法轮功学员的无私无畏和大慈大悲时,他们却最恐惧!因为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在用心做事,为正义做事!

请人们了解真相,辨明是非,认清中共的真面目,及早“三退”,让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发稿:2010年04月18日 更新:2010年04月18日 00:51:41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是调查还是威胁?(图)

文/廖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八日】河北省涞水县16岁的中学生曲建国,身患骨癌。他在北京积水潭医院和水利医院接受治疗,头发因化疗脱光。为治病倾家荡产,学校的师生又为他捐款,后来只有回到家里等死。在这时他学炼了法轮功,病竟奇迹般的好了,头发也长出来了。孩子为了感谢法轮功,亲笔写下了一篇文章发表在明慧网上,还配发了自己的照片。


曲建国康复后的照片

他的事在当地造成轰动,可是同时也惊动了专司迫害法轮功的“610”办公室。河北省保定市“610”责令涞水县“610”、公安局对曲建国事件进行调查。调查的结果老百姓无从得知,但是曲建国家的大门却紧紧地闭上了,全家人不敢接受任何人的来访。显然小建国和他的家人受到了来自中共当局的威胁。

按照常理,民间出现了老百姓都关注的事件时,做出实事求是的调查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做到的,特别是对那些真实反映民意民情的事件,正确的调查与合理的疏导也是维持社会稳定的最佳途径,甚至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妙方。从这个角度上看,老百姓真的乐意这样的事情能引起政府的注意,如果有专家来调查的话,不就可以把好事弘扬或把谣言平息了吗?

但是老百姓还真的怕调查,因为相当多的事件往往在调查后都变了性,本来是好事,一调查却变成了坏事。主要原因就在调查者,因为调查者在调查之前就已经给事件定了性,然后根据定性进行调查。就拿曲建国这个事件来说,应该调查什么?不应该调查小建国的病历吗?他得的骨癌是真是假?学校为他捐款,有没有这回事?你说炼法轮功好的,怎么好的?当时有什么反应?法轮功的书籍你能看得懂吗?有没有心理诱导的作用?如果想进一步调查的话,可以拿着病历,甚至带着小建国一块到北京,找到曾为他治疗过的专家认证一下,让专家们谈谈自己的看法。为什么全世界都解决不了的医学难题炼法轮功就好了?这该如何解释?

实事求是的调查就应该这样。可是中共怎么调查的?它除了问小建国是跟谁学的法轮功,怎么上的网,为什么不听“党”的话还炼法轮功之类的问话,它还能问什么呢?最后肯定少不了来一句:以后可不准乱说了,绝对不能再和炼法轮功的有任何来往。

老百姓对这些都心知肚明:这不明摆着不让人说实话吗?这哪里是调查?分明就是恫吓嘛。

还有一个调查更荒谬。据明慧网3月12日报导,辽宁省清源县英额门镇椽子沟村的徐大为,死时才三十五岁。徐大为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重判八年。在监狱他受尽各种酷刑,被长期戴手铐脚镣、毒打、上大挂、强行灌食、胶皮管子打、针扎、电棍电击等。2009年2月3 日,徐大为被释放时,已是头发花白、骨瘦如柴、目光呆滞、不认识家人了。


徐大为被迫害前几个月


徐大为被沈阳东陵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身上有多处电击印痕,臀部皮肤坏死。


徐大为善良、正直,曾在沈阳市的饭店当厨师

徐大为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手脚浮肿,右腿膝盖和脚踝处有伤疤,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大为被接回家后,蹲在墙角,不敢动。家人告诉他:“到家了,别害怕。”他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清醒时说:“监狱给打针,打精神病药。关黑屋。打我,用拳脚打。”

家人将大为送进医院,医生说:“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天、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徐大为从监狱回家仅十三天,2009年2月16日离世。

大为是村民们公认的好小伙。家人一直为他鸣冤申诉。五个村的376位普通村民也联名签字致信政府,支持家人申诉。有一位邻居大爷冒着严寒去帮助征签;另一位六七十岁老大爷说:“让我签一百次,我也签。”有一位沈阳的老板去那里做生意,正赶上签名这个事说:“我得签,这个事我得支持。”这么多民众的签名引起了当局的恐慌。

按照最基本的常理,有申诉,政府不该去调查落实吗?特别是对引起民愤的事件,哪能仅仅是走走过场,转交一下手续就完事的吗?要真的调查起来也很容易。大为在哪个监狱呆过都是有记录的,监区长是谁?大队队长是谁?中队长是谁?和谁在一个房间?打人时犯人参与没有?医生打的毒针受谁的指使?不应该这样调查吗?

可是中共的调查却完全不是这样,而是拿着申诉状上376名村民的签名去挨个录口供:谁找你签的名?你认识徐大为吗?最后来一句“你不要参与这事。” 这就是中共的调查!中共打着调查的旗号,把自己的企图完全罩在了民意之上。

这些只是一时一事的调查,中共对法轮功打压前的调查更是完全颠倒了黑白。1997年和1998年连续两年,罗干要求各级公安对法轮功展开秘密调查,并内定法轮功为“×教”。这种“先定性,后调查”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要搜集栽赃法轮功的“证据”。众所周知,中共迫害法轮功刚一开始,全国几乎所有的媒体连续多天连续播出法轮功“危害社会”的所谓“证据”。这些所谓的“证据”从哪里来?不都是中共“有意”的调查得到的吗?

其实,在罗干展开对法轮功的“先定性,后调查”的同时,还有中共体制内的正义人士对法轮功所作的客观的实事求是的调查。这样的调查一对比,人们就知道谁真谁假了。

1998年上半年,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到长春视察了法轮功修炼的情况,中央电视台的播报就是一个明确的信息。9月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为配合此次调查,对广东 12553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10月20日,国家体总派到长春和哈尔滨的调研组组长发表讲话说:“我们认为法轮功的功法功效都不错,对于社会的稳定,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效果是很显著的,这个要充份肯定的。”其间,大连、北京等地对法轮功功效的民间调查也得出了一致的结果。这年的下半年,由前人大委员长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详细的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共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可是,所有这些真正意义的调查却全部被中共忽略了。特别是中共对法轮功持续迫害十年的情况下,所有由中共组织的对法轮功的调查全部都是为了更加恶毒的迫害。何止是法轮功,对任何人、任何事的这种先定性、后调查的所谓调查都必然是歪曲事实的。这就是中共所惯用的欺诈手法。您还相信中共那一本正经的调查吗?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担心西南大旱前景,我是不是杞人忧天?

作者﹕千载云

【大纪元4月18日讯】今年西南5省发生百年一遇的大旱,导致土地龟裂,庄稼绝收,河床干涸,赤地千里,连老百姓的饮水都成了问题,弄的大人小孩上山下河到处找水。昨天看电视,有的地方为了弄到水,打井40多米,抽出地下水。

少数老百姓终于有水用了!看到灾民们兴高采烈,我却高兴不起来。地下水可是留给我们子孙后代的,在国外发达国家,是不用地下水的。如果只是解决饮用水,也许能用几年,但还要灌溉庄稼,如此地下水能抽几年?

也许有人会说,你是不是杞人忧天?大西南也不会今年干了,明年再旱啊。我的担忧正在于此。

西南五省今年为啥出现如此大旱,与人为的破坏生态不无关系。

第一,大量砍伐自然生态林,从毛泽东时代的毁林造田到今天的用林伐木,近60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第二是盲目兴建水电站,拦江筑坝,仅金沙江及支流上就有300多座大坝,导致江河及周边生态环境恶化;三是大面积种植速生经济树种桉树用于造纸,抽干了地表水,此次干旱最严重就是种植速生林面积最大的地方。

我常想,大西南的生态破坏了,导致了今天的井枯河干,赤地千里,想恢复原有的生态,决不是两年、三年的事,这种灾难会不会一直延续下去。一年尚可忍受,如果大自然不屈不饶的报复人类,连年都这样,那是如何得了?

今天,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文中提到说美国在7 年前就成功预测了中国西南的大旱,而这个预测曾被我国所谓的专家“成功”的否定了。一个用科学预测,一个为专制发声,当然人家才预测的准确。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预测还说,西南的干旱将会持续10年。看来我的担忧并非多余。

不说这个干旱能持续10年,就是两年、三年也受不了。大家知道罗布泊吧?那可是仙湖啊,曾有人称罗布泊所在的那块地方为北方的小江南,但由于当时急功近利,引罗布泊上游的水灌溉田地,几年后罗布泊就变成了死湖。水没了,连罗布泊的周围大片大片的胡杨林都枯死了。胡杨树,那可是极能耐旱,人称沙漠卫士的树种啊!昔日的小江南彻底的沙化了,成了连鸟都不敢飞越的恐怖之地。

不说大西南干旱10年,如果真的干旱一个几年,那还是人住的地方吗?西南5个省啊,那么广袤的土地。还有那么多的人,他们如何生存?

也许有人认为我是瞎担心,就是退一万步想,这事也有政府管着,用不着你来说道。但中共是一个对人民负责的政府吗?

去年冬天西南的大旱就开始了,可是为了“两会”的稳定,一直瞒了180多天才公布;现在开世博,每天“新闻联播”一开始,就是世博会的倒计时,反覆喊着“我们为世博准备好了”的响亮口号;为了世博这个面子工程,中共投入4000个亿,而西南5省这么大的灾情,仅仅拨款1.5亿,6000万灾民人均划2.5元,这点钱能做什么!更没有提到如何去改善已被破坏的生态,也没有认真检讨过造成大西南灾难的错误。

担心大西南的前景,也许我是杞人忧天,希望我是杞人忧天。但愿大西南不会发生连续的大旱,也希望美国人的预测是不准的。但生态环境被破坏得千疮百孔,并且没有拿出改善生态的计划和行动,大自然能容忍吗?从现在的一些灾情看,大自然的报复可是异常凶狠的!大自然是不会像中国的专家那样,站在某某的立场上,看权贵们的脸色行事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18/n2880821.htm

“地震谣言”仅仅只是谣言吗?

作者﹕刘晓

【大纪元4月18日讯】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后,北京、内蒙古、河北省多地市民收到如下内容短信:“国家地震局今日7时27分发布了紧急防震九级通告:北京时间4月15日13时19分将出现以包头为震中的6.5到7.2级地震。据初步预测,地震覆盖包头、呼和浩特、鄂尔多斯、临河、北京西部、河北中西部以及山西、宁夏10多个城市,覆盖面及广。”随即,国家地震局和各地地震局出面辟谣,表示这些地区近期不会发生什么地震。地震局言犹在耳,次日,北京昌平和河北怀来的交界处发生2.3级有感地震,昌平区、海淀区部份居民有轻微震感。

遗憾的是,老天似乎总要和地震局过不去。就在青海地震前,中国地震局某专家还表示,2010年以来,全球地震频次的确略高于平均数,但暂时还很难断言全球由此进入强震频发期;全球强震可能还会持续,但大多发生在环太平洋地区,中国大陆暂时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一个月后,青海大地震发生,目前一千多人罹难。

今年1月24日10时36分,山西省河津市发生4.8级有感地震,而就在三天前,山西省、市地震局专家也否认近期将发生破坏性地震。

同样在2008年5月四川汶川大地震前,成都地震局局长更是在都江堰电视台对沈明军等人做出的大地震预报进行“辟谣”,并信誓旦旦地表示,都江堰地区乃至整个成都地区绝对不会发生类似唐山那样的大地震。他的话音刚落,7.8级地震就在四川发生,而都江堰正在震中附近。

对于我等老百姓来说,如果“地震谣言”仅仅是谣言,那该多好啊!因为我们宁愿相信一个再明白不过的道理:地震局的官员们是不可能拿自己和其他人的生命开玩笑的。可惜,我们错了,因为相信地震局辟谣、否认的结果就是人员、财产的损失,就是在心灵上刻上无法挽回的伤痛。

更为可怕的是,当我们知道地震局否认的背后却是早已有专家预测出了地震而地震局隐瞒不报时,我们不仅仅是哀伤,而是愤怒了。这就好比那个喊了三次“狼来了”的孩子一样,骗了别人的后果就是失去了他人的信任,而地震局的辟谣、否认的结果亦是如此:地震局在人们心目的公信力已是日益降低。

探究“地震谣言”的出处,当是件困难的事情。不过,不外乎几种情况。一是确实是恶作剧;二是有人获取了内部消息,在无法公开的情况下,以此种方式警告民众;三是相关专家在通过正常渠道无法告知百姓地震消息时,因良心不忍而透露消息。在中国这样一个非正常的社会里,上述任何方式都是有可能的。不过,拿地震开玩笑的人毕竟不太可能是多数。而后两种情况之所以可以在中国存在,原因恰恰在于中国的地震预报机制。

根据中国的《防震减灾法》和地震预报条例,正式的预报意见应由政府发布。也就是说,具有预测能力的地震局要将相关预测数据交给政府,任何专家都无权公布预测结果,而中共政府则根据政治上的需要决定是否要预报地震,如何预报。这自然使地震局和专家们处于极为无奈和被动的状态中。

根据最新披露的信息,青海地震前,山西省地震局侯马地震台工程师余向红、河南郸城县地震预报员张德亮分别在震前准确预报了该次地震和震级,并将预测结果呈报给了国家地震局,但都未收到任何正式回函,也未引起重视。而早在2009年12月,中国地震谘询委员会委员沈宗丕等地震专家就明确预测到,中国西部或西南地区4月13 日前后7至14天可能发生7.5至8.5级之间的大地震。沈宗丕等将报告呈交给当局,希望当局“能通过有关手段和方法结合起来进一步缩小地区的预测范围”,但同样是石沉大海。

四川汶川地震前,亦有国内外多名专家发出了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发生6-7级地震的预报并呈报给了国家地震局,但中国地震局的领导们却矢口否认收到任何预报。据说是保证奥运前的安定局面,而地震局还为此曾召开了“震情信息保密会”。

的确,对于中共政府而言,地震后果不可怕,死几个人不可怕,最重要的是政治上的稳定,政权的稳定。专家预测出来了,可以隐瞒,可以以“地震预测是世界难题”来推卸责任,可以利用宣传机器将“坏事”变成“好事”。

然而,成功预测出青海等地震的专家余向红、张德亮表示,地震是可以预测预防的,因为星球都有运行规律,星球运行规律会反映到人的这个活动空间来。而且中国的老祖宗们已经有了一套预测地震的方法,比如可以观测地震前的各方面征兆,像动物反常、云朵反常等。据说四川大地震前大地经经常摇晃,而且出现了井水变热,动物反常等现象。只是这些在一个以政治为先的政府面前,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可怜的中国老百姓生活在这样不拿人命当回事的政府下该怎么办呢?唯一的方法就是依靠自己了。对政府的话要多思量,有时不妨也相信一下“谣言”吧。因为灾难来临前,你只能宁信其有。

比如青海地震后,有人在网上发帖称在西安看到了“地震云”,担心是否会有地震再次发生。17世纪中国古籍中就有“昼中或日落之后,天际晴朗,而有细云如一线,甚长,震兆也”的记载,而且世界上不少地震前均出现了形状不一的地震云,所以我们对此也不能掉以轻心。焉知下一次地震不会很快来临?而预测了青海地震的张德亮就表示,河北近期将有大的地震发生,其预测结果已经呈报给了国家地震局和河北省政府。这似乎表明本文伊始的那个“谣言”也并非空穴来风。

是相信政府还是相信“地震谣言”?如果是我,还是选择后者吧。你说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18/n28808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