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犯人由监视、辱骂到保护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一日】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饱受着非人的折磨。劳教所为了达到转化率,不仅使用各种酷刑逼迫大法弟子所谓的转化(即放弃信仰),还指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有一个叫李倩(化名,原籍呼兰)的女孩,被恶警指定看管大法弟子,在邪恶的场中她失了控的骂大法骂师父,谁给她讲真相她就冲谁来。越这样,恶警就越利用她,叫她没日没夜地值班,在走廊里不停地走,监视大法弟子的举动,给恶警提供消息。她把不如意和劳累都归罪到大法和大法弟子身上了,就更加歇斯底里的骂。

有一天,恶警把她安排到我屋看管我,我看到她得在走廊来回走还得看着我,小小的年纪就犯了罪,又被恶警利用着对大法犯罪,这孩子太可怜了。想和她讲真相,又打怵。有一天夜里她肚子痛的不得了,脸色都变青了。我就对她说,你躺在被窝里别出声,用心听、用心记,脑子什么也不想。然后就教她第五套功法的口诀,(当时我不敢直接叫她念大法好,怕她谤法)。教几遍我就困了,我说你自己念吧,我要睡了。还没等我睡着就听她“啊”的一声,吓了我一跳:你怎么了?她也没瞅我,就说:法轮功是真的,你们说的是真的,我起来了,肚子也不痛了。

从那天起,她不再骂了,对大法弟子的态度好了。看到我们看经文也不报告了,尽可能保护大法弟子。

记的二零零三年,我们又一次遭受酷刑之后又被铐在铁床、绑在地上坐二十多天,不许我们洗漱,不许上床睡觉,二十四小时扣着。恶警刘亚东对看我们的犯人说:谁要不听话你们就给我狠打,谁要对他们好,我就给你们加期。(劳教所是人间地狱,加之邪恶的疯狂,犯人都想尽早离开,一天都不想多呆。为了讨好恶警提早回家,有些犯人就协同迫害大法弟子。)李倩给我们一个一个地洗脸、擦手。她还对别的犯人讲,劳教所这不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什么。

我问她:你怕不怕加期?她说:不怕,我没干坏事。那时她就要到期解教了。她真的到期就回家了。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html/articles/2010/4/23/116279.html)

前有“赵燕” 后有“郁副领事” 结局如何?(图)

日前,美国警察逮捕中国驻休斯顿副总领事郁伯仁一事被炒得沸沸扬扬,不仅使笔者联想到了04年同样曾经甚嚣尘上的一幢类似案件。

赵燕案件是如何终了的?


赵燕

04年的时候,有个中国公民持商务签证来到了美国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旅游观光。这个瀑布正好位于美国和加拿大边境上,美国警察正在一个屋子里盘查一个毒品贩子,这时赵燕不知为什么来到这个小屋前,趴在窗外向里面望。美国警察怀疑她是毒品贩子的接头人,就招手示意她进来。和赵燕一起的两位女士掉头就跑,可惜赵燕也跟着跑,就是慢了些,被警察赶上,按倒在地,喷胡椒水,带上手铐。事后警察当然知道抓错了人,于是后面的事情大家也从新闻上看到,赵燕带着墨镜,一脸清淤,她的纽约律师誓言要让美国政府赔偿1千万美元。


坐轮椅的赵燕

当时每天都能看到那个叫罗德里根律师行的中文电视广告,最后一句是所有员工在一起,高喊“为人民服务”。这种案子通常律师不收取任何费用,只有在赢了案子后,从赔偿金里收取30%-50%的费用的。

大家可能不太了解,美国的执法人员是拥有很大权力的。比如,携带枪支,手铐,胡椒水,电击枪,警棍,可以随时逮捕,或者枪击任何威胁警员或者人群生命的人。那种在国内和警察拍肩膀套近乎的现象是不存在的,因为你的手要是敢往警察身上放,基本你是会被按倒在地,带上铐子的,因为你有威胁。为什么呢?很简单,警察身上那么多武器,谁知道你是想干什么。

所以,赵燕一跑,警察追上,将她放倒在地,整个过程是不违法的。有朋友可能要问了,能不能轻点放到,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不可能的。因为,在美国,私人拥有枪支是合法的,所以当美国警察追击嫌疑人时,放倒您一定讲求快速,不给您留机会的,因为不知道您身上有没有枪支。追击过程中只要遇到挣扎反抗,那么胡椒水就是警察减弱您反抗的另一个标准程序。

那为什么律师要信誓旦旦的免费打一个人人都不认为能赢的官司呢?律师行大把的银子给中文电视台做广告,就是想多接华人的生意。这下可好了,新浪,央视,163, 几乎所有中国主流媒体都或多或少的报道了这个案件,里面都会出现类似这样的话“纽约的罗德里根律师行的XX律师认为:我们一定能帮赵燕讨回公道,让美国政府赔偿1千万美金”,这广告效应多棒,而且一毛都没花。而这律师的投入就是花点时间阅读案件,准备出庭。

最后的结局恐怕大家知道的不多,因为主流媒体都在同一时刻消声了。赵燕半毛钱也没拿到,那个警察为了打这个官司花了很多钱,最后快破产了,但赵燕也被对方律师质疑其来美的目的,因为她的商务考察行程里没有任何实质的生意行为,国内也有很多人质疑她的出国途径和目的,还有人指认她是人蛇,来美国是趟道来了。而事后的医院检查也说明赵燕同学没有什么大碍,其脸上和眼睛的清淤多为胡椒水导致,然而她却坐轮椅出席在公众面前的照片被对方指责为夸大伤情,意图骗取赔偿金。庭上,她的诚实受到了辩护方严重质疑,最后不仅输了官司又被人质疑了人格尊严。

郁伯仁案件会怎样发展?


副总领事郁伯仁

相比赵燕案件,副总领事郁伯仁的案件显然更复杂些,因为这次直接牵扯到了外交官员,逮捕地点又是中国领事馆的停车库。

事件发生在上周六(24日)晚间。中国驻休士顿副总领事郁伯仁与一位名为邓京华(Ging Hua Deng,音译)的女子驾驶一辆没有车牌的轿车被休士顿警方发现。

警车随后鸣笛示警,要求其在路边停车接受问话,但是郁伯仁置之不理,非但没有减速,而且仍然径自将车直接开入领事馆车库。多辆休斯顿警察局警车鸣笛紧追,多名警察冲进领馆车库,将郁伯仁戴上手铐逮捕。

郁伯仁在被逮捕时头上和颈部受伤,随后被警察叫来救护车送入赫尔曼纪念医院治疗。其同车内女子邓京华没有受伤。

审视整个事件,郁副总领事无牌驾驶在先,拒不停车在后,美国警方在鸣笛示警后仍不见郁副总领事有任何反应,于是调来多辆警车鸣笛紧追,在这种情况下郁副总领事仍然置之不理,竟自把车子开进了领馆后门车库。于是美国警方冲进车库逮捕了郁副总领事。

先撇开其他不谈,就说这整件事情的起因也就是最大的疑点就是,为什么警方多次鸣笛示意停车,而郁伯仁偏偏拒不停车?按说除非是“做贼心虚”或者感觉自己绝对是“特权阶层”,牛到连警察也休想管我的份儿上,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好好的配合警方,哪怕是一场误会。

再分析一下美国警方的办案程序,会发现其一切都是照章办事。无牌照驾驶,又拒不停车,美国警察有权怀疑你是“恐怖分子”,最起码也是个“图谋不轨”。最后冲进车库抓人一环是事件的关键,因为这一冲冲进的是中领馆区,然而警方称,在追进去抓人的当时并未意识到这是领馆车库。国内朋友也许很难相信这一说辞,然而到过国外的朋友一般都会明白,国外不管是政府大楼还是领馆什么的,绝不像国内的大楼那么雄纠纠气昂昂,一般都跟民房差不多,白天拿着地址去找都费劲,晚上又是走的后门车库,警察没意识到这是领馆就很顺理成章了。总不能说警察上街盘查还得事先背熟所有领馆的地址吧。再说,就算知道是领馆,这没牌车要是有汽车炸弹,那警方是不是就让他进领馆不管了?

然而郁副总领事很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被逮捕时郁伯仁头上和颈部有伤,说明他一定做了反抗,郁副总领事可能也没想到这种架势,“好家伙,我都进了领馆了你们还敢追进来?”于是拒捕过程中身上挂了彩,好在不管是美国警车还是领馆车库都是装有摄像机的,这一段抓捕过程应该是有图像为证,究竟是不是超越警察权限使用“暴力”,应该不难核实。

所以,就此事件笔者预估,外交层面上,美国政府或许会赔礼道歉,民事层面上,郁副总领事恐怕得像当年的赵燕一样,不仅半毛钱赔款拿不到,还得在人格上被质疑,因为毕竟是他对整个事件的反应不当和处理不当才导致了事态的扩大化。

老张的博客

“冤有头债有主前面右转是政府”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一篇博文报导,中国发生了最近两个月来第五起校园血案。各地已经加强对学校的安保工作。中国广东网上流传图片,有小学门口家长贴出标语:“冤有头,债有主,前方右转是政府。”

最近的校园血案发生在4月30日早7:40左右,山东潍坊一间小学5名小学生被铁锤击伤。

潍坊市坊子区九龙街道尚庄村村民45岁男子王永来,骑摩托车携带铁锤、汽油,不顾尚庄小学值班安保3名老师的阻拦,轧伤一名值班老师的脚,从学校侧门强行闯入学校院内用铁锤打伤5名学前班学生。行凶后,王永来将汽油浇在自己身上,并抱住2名学生点燃,老师奋力将学生抢出。

王永来被当场烧死。5 名受伤学生被迅速送往医院救治,目前伤情稳定,均无生命危险。目前,事情原因正在调查当中。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n2893928.htm

愿小刘倩的悲剧不再重演

文/河北保定大法弟子

看了4月24日明慧网《患癌症少年学大法获新生 全家遭中共“610”胁迫》的报道,不由得想起六年前同是在保定地区发生的十二岁女孩刘倩之死的悲惨故事。

十二岁女孩刘倩之死

2003年11月15日,在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小学念三年级的刘倩,发现耳后淋巴结肿大,服药13天后不见好转。去保定检查,医院下达病危通知单:诊断为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晚上两点半病情加重,医院担心患儿出血没有血库便转到省医院。再一次检查和上述病情一样。

父母亲看着病痛中的倩倩却无法挽救女儿幼小的生命,无奈的抱着女儿痛哭流涕。悲痛中的母亲想起曾看过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讲述的一个15岁女孩患白血病炼法轮功痊愈的神奇故事,毅然决然的对女儿说:走,咱们回家炼法轮功去。小倩倩坚定的点点头。回家后,晚上母亲请来《转法轮》一书,一片虔诚的和小倩倩一起学习。学了三天,奇迹出现了,孩子想吃东西了,并要起床炼功。等七天过后完全恢复健康了。

这件事如非亲眼目睹,其神奇真是难以置信。孩子的所有亲属无不称法轮功神奇。小倩倩如同一只快乐的小燕子,在人群中飞来飞去。她还学会了骑自行车,摔了跤也不碍事,小脸红扑扑的,所有见到她的人谁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曾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父母透过亲属关系曾带倩倩到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康复后两个多月了,病情没出现过任何反复。这情况有据可查,有目共睹。

小倩非常喜欢上学,现在身体康复了,终于能上学了。正月十七,小倩倩兴高采烈地来到她久别的学校。

可是等待她的又是什么呢?在学校,老师问:“谁炼法轮功啊?” 小倩坦诚的回答:“我炼。”“你不知道国家不叫炼法轮功吗?”“我不炼功早就死了。”孩子被立即叫到校长室,遭到校长的训斥,强行让她保证不炼了,否则不让上学。

倩倩极力向他们解释:是大法治好了我的病。而学校老师就是不相信,硬说是误诊。天真的孩子很倔强,宁可不上学也不做昧良心的事。

校长要求倩倩的家长到校。正月十七下午,倩倩的妈妈和孩子一起来到学校。妈妈到了校长室,校长要求其写保证倩倩不炼功的保证书,被倩倩的妈妈拒绝。大法教人心向善,祛病健身,孩子要死的病,修炼大法重获新生有何错?为什么要逼人说假话呢?

当天下午刘倩被校长送回了家,父母不在家,小倩倩见到邻里亲人放声痛哭,幼小的心灵受到沉痛的打击。她哭诉道:他们非要叫我写保证书,我不写,他们就不让我上学。

突然失去上学的权利,犹如当头一棒打破了小倩倩美好的憧憬。自那时起,小倩倩失去了往日的欢笑,整天闷闷不乐,不吃不喝,父母问什么也不说话,时常哭泣。

当小倩倩看到小学校长时,两眼瞪的溜圆,流着眼泪,手指着校长,愤恨的“他、他、他”而说不出话来。她幼小的心灵,对世事变故没有任何防御能力,无法面对这严酷的现实。

令小倩倩一家难以接受的是:得了白血病就必须得死吗?法轮功救了孩子的命不允许吗?非得要我们把钱耗尽、孩子死在医院里才行吗?又有谁能回答他们的问题呢?

此后,小倩倩精神、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第五天,正月二十二那天,她突然神智不清,继而昏迷不醒,骤然死亡。

是谁夺走了小倩倩已重新获得的生命?是谁杀害了十二岁的花季女孩?中共诬陷法轮功,愚弄老百姓,以高压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修炼,谎言的宣传让人分不清是与非、善与恶、好与坏,连维持人道德的良心都被扼杀。谎言的欺骗和暴力迫害造成了多少小刘倩般的悲剧?

曲建国当前的险恶处境

而今,十六岁少年曲建国又面临着比小倩倩当年更险恶的处境。当罹患骨癌的曲建国用尽家中借来的钱和学校的捐款在最好的医院治疗而毫无起色,在绝望中等死的时候,他听了法轮大法弟子讲的真相,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奇迹般痊愈。怀着感恩的心情,他写下了自己的故事《中学生走入法轮功 跨越死亡线》,并在法轮大法明慧网登出。然而,这之后曲建国一家竟遭到中共各级人员的威胁、恐吓、与施压,逼他在拟定好的一份文件上签字声明,说他的病不是因修法轮大法好的,再将他逼上绝路。

河北保定“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人员对曲建国一家严密追查,四辆警车堵在他家门前,一大帮警察恶徒站在大门前,曲建国及父母被恶徒单独审问:是不是炼法轮功好的,谁上的网,谁拍的照。曲建国及父母一五一十的答复:确实是因修法轮大法而好的病。

中共”610”的阴谋未能得逞后,再使毒计,保定“610”给涞水教委施压、曲建国所在学校,曲建国班主任,强迫曲建国在邪恶之徒早已拟定好的一份文件上签字,叫他声明不是因修大法而好的病,遭到拒绝。

一段时间里,中共各级对曲建国及其家人威胁、恐吓、施压,致使曲建国身体有所不适,于是姐姐便带他到涞水医院检查。检查后曲建国没有回到学校,而是随姐姐往家返。行至涞水县石亭检查站时,姐弟俩被“610”恶徒劫持,并再次被逼迫往“610”组织早已拟定好的文件上签字。

支持正义,不再让悲剧发生

曲建国在绝症绝望中因炼法轮功而起死回生,知恩图报说句真话,说句感恩的心里话,这是做人的起码权利,也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政府当局应该大力表彰宣扬才是啊。讲句真话,能让更多类似的绝症病人从中受益,这是在做善事做好事啊!而中共却反其道而行之,以调查为名兴师动众胁迫曲建国及家人说假话,善良的人们觉的不可思议。实际上,这十多年来,中共就一直干着比这更伤天害理的坏事。

中共真的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吗?迫害前就知道,知道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知道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都是好人。那为什么要打压呢?老百姓流传着一句话:法轮功太好了,炼的人太多了,共产党害怕了。以谎言和暴力统治的中共,容不了人人都信“真、善、忍”。所以它就制造弥天大谎,诬陷、诽谤法轮功,蒙骗世人。当今很多人对法轮功的认识都是来自于中共的造谣宣传。修炼法轮功的学员有亲身修炼实践体会,他们身心受益,中共就不让他们发声。法轮功学员为了民众不受欺骗,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就被中共绑架、劳教、判刑、在洗脑班强行转化。这其中,中共“假、恶、斗”的本质表现得淋漓尽致。中共不但自己说谎、造假,还逼迫别人说谎、造假,不按照它的意志办,就采取常用的暴力手段,历次运动都是如此。中共从不讲事实,任何事都可以拿来根据中共意图歪曲成它所需要。它更容忍不了人们说真话。曲建国讲了真话,它们就捏造一个假的强逼他签字。然而谎言遮不住真相,江××扬言“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十一年过去了,法轮功屹然不倒,更洪传全球一百一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法轮功学员在被残酷迫害中还在慈悲劝善,讲述真相,就是让老百姓了解真相,知道大法的美好,不再受谎言的迷惑,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支持正义、不再有小刘倩的悲剧发生,援助说真话的曲建国,制止迫害,远离中共,选择美好的未来。

发稿:2010年05月01日 更新:2010年05月01日 06:21:09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神传文化】朝闻道,夕可死

“在中国有一句话叫作:朝闻道,夕可死。当然倒不是说:我今天早上听到法了,晚上我就死了。不是这个意思。是说呢我早上听了道了,听了法了,晚上死了我都真的不害怕。为什么呢?因为人们死的时候最怕的就是下地狱。大家想一想你的脑子里装了法,那个地狱敢接你吗?它敢收大法吗?不敢。“ —-李洪志《欧洲法会讲法》
http://dafabooks.minghui.org/book/chigb/ozjf.htm

文/清言

马伸,字时中,北宋东平(今山东东平)人。自小好学,绍圣四年进士。

崇宁初年,程颐的儒家学说因被诬蔑为邪说而遭查禁,学徒全部被驱逐。当时马伸从吏部到洛阳担任法曹(掌管司法的官员),他想要去程颐门下求教。

因为程颐怕连累他,就拒绝了,可是马伸求学之心非常坚定,他备好礼物,前后去拜访了十次,一次比一次恭敬,程颐还是没有答应。

于是马伸决定要辞掉官职,以示诚意,程颐说: “现在这种局面,我是怕连累了你。既然官职你能够放弃了,那么就不必真的弃官了。”

马伸又说:“只要能让我闻道,即使死了也没有遗憾了,况且未必会死啊!”这就是古人说的:“朝闻道,夕可死”吧。

程颐感叹马伸求道之心的坚定和赤诚,便答应了他的要求。从此以后,马伸只要一有时间,不论刮风下雨,必定要每天前往拜访求教。一些人用恶语流言诬蔑他,他全然不顾。马伸后来果然在道德修养上受益匪浅。

生命宝贵,但古人却说“朝闻道,夕可死。”人们为什么会对“道”会如此的渴求,如此的坚定和珍视呢?人们千百年来所追寻的“道”到底是什么呢?

法轮佛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告诉我们:“佛法”是从粒子、分子到宇宙,从更小至更大,一切奥秘的洞见,无所不包,无所遗漏。他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不同的论述,也就是道家所说的“道”,佛家所说的“法”。(《转法轮》中的“论语”)

自古求道难,闻道难,得道更难。而现在,真正的大法大道—— 法轮佛法,万古以来第一次洪传于世。适逢大法洪传,这是生命最大的荣幸和生生世世的期盼,万望闻者惜之,得者惜之。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6/2/9/69792.html)
发稿:2006年01月28日 更新:2009年01月24日 16:51:15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文/清风 整理

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说:“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运有联系,命运事业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该什么时候来也是注定的。过去太后(武则天)诛杀皇帝的宗族,宗子被送到大理寺审判应当死刑,宗子长叹说:‘我既然免不了一死,何必污染了刀锯!’半夜时,用自己的衣服领子上吊而死,到天亮时又苏醒过来,立刻又说又笑,又吃又喝,同在家里一样。几天以后被杀,脸色神气一点儿也没有改变。当他刚苏醒的时候说:‘我刚死,冥府的官就生气对我说:‘你该被杀死,为什么自己就来了?快回去受刑!’宗子问什么缘故,冥官把生死簿给他看,因为你前世杀了人,现在要报偿。宗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受害时面无一点难色。”人来世间,何时出生,何时入土,看来早有定数,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行善积德,做恶造业,没有不偿还的。

贞观年间,张宝藏任金吾长史,经常因为在朝值班结束,归回栎阳。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一个少年打猎,割下新鲜肉野餐。张宝藏靠着树长叹说:“我张宝藏年已七十,未曾吃过一次象这样的酒肉,太可悲了。”旁边有一个和尚指着他说:“六十日之内,官职会升到三品,有什么可叹息的呢?”说完就不见了。宝藏很奇怪,立刻回到京城。

这时太宗得了痢疾很痛苦,很多医生给治都不见效。就下诏书访问殿庭中的左右大臣,有能治这种病的,一定重重赏他。当时宝藏也曾被这种病困扰过,就写了一份奏疏献出用乳汁煎荜拨的药方,皇上服了药以后立刻就好了。下诏给宰相,授予张宝藏五品官。魏征有意为难,过了一个多月也不拟文授官。皇上的病又发作了,询问左右侍臣,“我以前吃了乳煎荜拨的药很有效。”于是又命令进献此药,一吃又好了。

因此皇上想想说:“我曾下令授予进方人五品官,到现在不见提升授官,什么原因呢?”魏征害了怕,说:“奉诏那时候,不知是文还是武的。”皇上生气说:“治好了宰相,不妨授给他三品官,我是天子,难道不如你吗?”就严厉地说:“给他三品文官。再授鸿胪卿官号。”当时正好六十天啊。看来人生除了生死是命中注定的,官职、富贵也是注定的,难怪古人常说:“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出自《太平广记》)

成文:2009年07月29日 发稿:2009年08月02日 更新:2009年08月02日 04:25:18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09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