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象频传 成都再现万只蟾蜍游街


马路上的布满了小蟾蜍。(网路图片)

(大纪元综合报导)近日,大陆几个城市相继出现数量庞大的青蛙、蟾蜍集体迁徙的怪异现象。4日上午,十陵镇太平村六组的马路上出现了万余只蟾蜍排成200 米长队“聚众游街”的壮观场面。而在昨日上午11时左右,青白江城厢镇杨家店附近,也出现了数万只小蛤蟆聚会的场面。几次的万蛙迁徙都让当地居民恐慌不已,连连惊呼:“地震又要来了。”

据四川在线报导,昨日上午7时许,家住十陵镇太平村六组的张女士,在自家田地的小路上,惊讶地发现一群排着队的小蟾蜍正“途经”她家门口。“这些蟾蜍只有蚕豆大,匆匆忙忙地往前爬。”张女士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跟随着蟾蜍队伍往前走,“这个队伍起码有200米长。”

由此,张女士断定,蟾蜍队伍肯定是“有组织”、“有原由”才集体行动的,“该不会又要地震了吧?”张女士揣测。

目测蟾蜍数量约有万余只,丝毫不顾忌旁边围观的村民,接踵摩肩地前行。蟾蜍“游街”的有200余米长,宽度10厘米到50厘米,蟾蜍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

“不光是太平村六组有蟾蜍聚众游街,我们八组也有。”家住太平村八组的周大爷说,村民听说蟾蜍背部有毒,昨日一上午时间都在家中对家具逐一进行密封。用砖头封堵门缝、用报纸遮窗户、用米板盖上水缸……“生怕有的蟾蜍跑进自己家里。”周大爷表示。

 “我在这里住了10年了,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多蟾蜍。”张女士很不解地说,“我怀疑是不是地震又要来了。‘5‧12’地震的时候也没看到过这么多蟾蜍啊!”

“这些蟾蜍很有可能是从附近一个池塘里爬出来的。”一名中年男子说,“它们也不光是游街,我家的院坝里也有好多。”

4月23日,广东省深圳市光明新区也出现上万只青蛙幼崽集体迁徙的奇景,密密麻麻的青蛙幼崽满地跳来跳去的,青蛙数量高峰时达到数万只。

时隔3日,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西祝村,26日又出现数以万计的小蟾蜍布满了村里的水泥路和民居菜园、空地上。有的地方,这些小蟾蜍像叠罗汉一样挤在一起。村民们称,小蟾蜍聚集的情况在附近一万多平方米的范围内都可看到,总量至少有10万多只。

几次的的怪异景象都引发居民担心是地震先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5/n2897800.htm

我家盛开的优昙婆罗花(图)

文/湖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二零零八年过年时,小妹送给我一架新颖的松下数码相机。我欣喜之余,到处“咔嚓、咔嚓”照个不停,兴奋几天后便束之高阁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先生突然问我:“数码相机的充电器呢?”“你要出差啊?”“不是,相机长时间不用,电池会耗完的。平时充好电,到用的时候就方便些。”我翻了一下也没找到,只好说:“实在记不起放哪里了。”说完一边睡觉去了。没想到他却耐心的翻找起来。我心里直纳闷:他今天怎么了?象变了个人似的,平时从不爱找东西的,今天这么有耐心!伴随着他翻东西弄出的声响我睡着了。次日清晨醒来我问:“充电器找到了?”“找到了,电池已充满,放在你抽屉里。”“知道了。”

一个星期后的早晨,我给阳台上的月季花剪枝时,不小心剪断了一枝正盛开的月季。惋惜之余舍不得丢弃,索性将它插进湿润的盆土里,好让它再美丽两天。

次日早晨,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的早晨,我在给花浇水时无意中发现插在盆土里的那朵月季的花瓣上有一簇白色的小线。


图一:

仔细一看,惊呆了!天哪,这不就是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优昙婆罗花吗?!据佛经中记载,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次,当此花盛开时,也就是法轮圣王下世度人之时。啊,她现在真真切切的就在我的眼前!我努力的稳住跳动的心脏,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你快到我家里来!婆罗花!”坐在电脑前的先生听见我的声音异常激动,问怎么了?我说:“婆罗花!快!快!相机!相机!”

先生第一时间拿着相机冲到我跟前,仔细看:婆罗花很小,只有1.5厘米高,细细的白茎,茎的顶端是洁白的花苞,共有二十三朵。他调好微距,专业人士般的连照好几张,然后将相机放在我的手中说:“我上网去查一下。”

望着这美丽的奇葩,我觉的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应该亲自照几张才好。可就我那水平能行吗?照几张再说吧,于是拿着相机对准了婆罗花。这时我才感到这个难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因为她们实在太小了。怎么办呢?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突然,奇迹出现了:透过相机的窗口,我清晰的看见婆罗花舞动起来了!她们就象一群仙女挥舞着雪白的长袖整齐的左右两边飘逸着,然后又突然整齐的定在一个方向,不动了!定格了!那样子就象是专门等我按快门的!我下意识的连按快门。照完后一看,发现我拍的相片比先生拍的居然清晰很多(图一),他拍的全是模糊的!

两天过去了,婆罗花还在月季花瓣上。奇妙的是白天气温达30摄氏度左右,花儿都蔫了,盆土也干了,婆罗花却依然如初。她不怕太阳晒,也不需要水。这时我才想起来不应该让她在外面风吹日晒。于是我找了一个小小的干花瓶,将她们安置在上面,放在书柜里。


图二

一个星期以后的早晨,儿子趴在阳台上喊我:“妈妈,妈妈,你快过来,婆罗花又开了!”我急忙走近一看,真的,这一次是在花叶上,共有十一朵(图二)。白白的,细细的茎,跟上次的一样,只不过是花苞上有一排小小的黑点,难道真是虫卵?我试图用手指轻轻拂去这些小黑点,拂不掉,婆罗花还很有韧性。我转身去拿相机,回来一看,花苞上的小黑点一个都没了,一瞬间全没了!


图三:半个月以后,月季花的花瓣和花叶都枯了。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

半个月以后,月季花的花瓣和花叶都枯了。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图三),丝毫不受这个空间的时间和环境的影响。这使我更加坚信她就是传说中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为了让大家都看到,我精心挑选了几张拿去照相馆冲洗。那里的摄影师问我:“这是什么花?这么漂亮!”“优昙婆罗花,你可以在网上搜索到的。”“哦,这张相片照的不错,得有一定的水平!”然后还耐心的教我一些摄影技术,他把我当成摄影爱好者了。


图四:两年过去了,花瓣和花叶早已干枯,而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

就这样,婆罗花一直静静的供在我的书柜里。时光飞逝,两年过去了,花瓣和花叶早已干枯,而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图四)。真的很神奇!

发稿:2010年05月05日 更新:2010年05月05日 06:06:27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