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語新聞 毒奶粉受害家長在港啟動海外索賠

Advertisements

异象频传 成都再现万只蟾蜍游街


马路上的布满了小蟾蜍。(网路图片)

(大纪元综合报导)近日,大陆几个城市相继出现数量庞大的青蛙、蟾蜍集体迁徙的怪异现象。4日上午,十陵镇太平村六组的马路上出现了万余只蟾蜍排成200 米长队“聚众游街”的壮观场面。而在昨日上午11时左右,青白江城厢镇杨家店附近,也出现了数万只小蛤蟆聚会的场面。几次的万蛙迁徙都让当地居民恐慌不已,连连惊呼:“地震又要来了。”

据四川在线报导,昨日上午7时许,家住十陵镇太平村六组的张女士,在自家田地的小路上,惊讶地发现一群排着队的小蟾蜍正“途经”她家门口。“这些蟾蜍只有蚕豆大,匆匆忙忙地往前爬。”张女士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跟随着蟾蜍队伍往前走,“这个队伍起码有200米长。”

由此,张女士断定,蟾蜍队伍肯定是“有组织”、“有原由”才集体行动的,“该不会又要地震了吧?”张女士揣测。

目测蟾蜍数量约有万余只,丝毫不顾忌旁边围观的村民,接踵摩肩地前行。蟾蜍“游街”的有200余米长,宽度10厘米到50厘米,蟾蜍密密麻麻地排在一起。

“不光是太平村六组有蟾蜍聚众游街,我们八组也有。”家住太平村八组的周大爷说,村民听说蟾蜍背部有毒,昨日一上午时间都在家中对家具逐一进行密封。用砖头封堵门缝、用报纸遮窗户、用米板盖上水缸……“生怕有的蟾蜍跑进自己家里。”周大爷表示。

 “我在这里住了10年了,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多蟾蜍。”张女士很不解地说,“我怀疑是不是地震又要来了。‘5‧12’地震的时候也没看到过这么多蟾蜍啊!”

“这些蟾蜍很有可能是从附近一个池塘里爬出来的。”一名中年男子说,“它们也不光是游街,我家的院坝里也有好多。”

4月23日,广东省深圳市光明新区也出现上万只青蛙幼崽集体迁徙的奇景,密密麻麻的青蛙幼崽满地跳来跳去的,青蛙数量高峰时达到数万只。

时隔3日,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汤溪镇西祝村,26日又出现数以万计的小蟾蜍布满了村里的水泥路和民居菜园、空地上。有的地方,这些小蟾蜍像叠罗汉一样挤在一起。村民们称,小蟾蜍聚集的情况在附近一万多平方米的范围内都可看到,总量至少有10万多只。

几次的的怪异景象都引发居民担心是地震先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5/n2897800.htm

我家盛开的优昙婆罗花(图)

文/湖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五日】二零零八年过年时,小妹送给我一架新颖的松下数码相机。我欣喜之余,到处“咔嚓、咔嚓”照个不停,兴奋几天后便束之高阁了。

几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先生突然问我:“数码相机的充电器呢?”“你要出差啊?”“不是,相机长时间不用,电池会耗完的。平时充好电,到用的时候就方便些。”我翻了一下也没找到,只好说:“实在记不起放哪里了。”说完一边睡觉去了。没想到他却耐心的翻找起来。我心里直纳闷:他今天怎么了?象变了个人似的,平时从不爱找东西的,今天这么有耐心!伴随着他翻东西弄出的声响我睡着了。次日清晨醒来我问:“充电器找到了?”“找到了,电池已充满,放在你抽屉里。”“知道了。”

一个星期后的早晨,我给阳台上的月季花剪枝时,不小心剪断了一枝正盛开的月季。惋惜之余舍不得丢弃,索性将它插进湿润的盆土里,好让它再美丽两天。

次日早晨,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的早晨,我在给花浇水时无意中发现插在盆土里的那朵月季的花瓣上有一簇白色的小线。


图一:

仔细一看,惊呆了!天哪,这不就是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优昙婆罗花吗?!据佛经中记载,优昙婆罗花三千年开一次,当此花盛开时,也就是法轮圣王下世度人之时。啊,她现在真真切切的就在我的眼前!我努力的稳住跳动的心脏,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你快到我家里来!婆罗花!”坐在电脑前的先生听见我的声音异常激动,问怎么了?我说:“婆罗花!快!快!相机!相机!”

先生第一时间拿着相机冲到我跟前,仔细看:婆罗花很小,只有1.5厘米高,细细的白茎,茎的顶端是洁白的花苞,共有二十三朵。他调好微距,专业人士般的连照好几张,然后将相机放在我的手中说:“我上网去查一下。”

望着这美丽的奇葩,我觉的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应该亲自照几张才好。可就我那水平能行吗?照几张再说吧,于是拿着相机对准了婆罗花。这时我才感到这个难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因为她们实在太小了。怎么办呢?

就在我一筹莫展时,突然,奇迹出现了:透过相机的窗口,我清晰的看见婆罗花舞动起来了!她们就象一群仙女挥舞着雪白的长袖整齐的左右两边飘逸着,然后又突然整齐的定在一个方向,不动了!定格了!那样子就象是专门等我按快门的!我下意识的连按快门。照完后一看,发现我拍的相片比先生拍的居然清晰很多(图一),他拍的全是模糊的!

两天过去了,婆罗花还在月季花瓣上。奇妙的是白天气温达30摄氏度左右,花儿都蔫了,盆土也干了,婆罗花却依然如初。她不怕太阳晒,也不需要水。这时我才想起来不应该让她在外面风吹日晒。于是我找了一个小小的干花瓶,将她们安置在上面,放在书柜里。


图二

一个星期以后的早晨,儿子趴在阳台上喊我:“妈妈,妈妈,你快过来,婆罗花又开了!”我急忙走近一看,真的,这一次是在花叶上,共有十一朵(图二)。白白的,细细的茎,跟上次的一样,只不过是花苞上有一排小小的黑点,难道真是虫卵?我试图用手指轻轻拂去这些小黑点,拂不掉,婆罗花还很有韧性。我转身去拿相机,回来一看,花苞上的小黑点一个都没了,一瞬间全没了!


图三:半个月以后,月季花的花瓣和花叶都枯了。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

半个月以后,月季花的花瓣和花叶都枯了。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图三),丝毫不受这个空间的时间和环境的影响。这使我更加坚信她就是传说中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为了让大家都看到,我精心挑选了几张拿去照相馆冲洗。那里的摄影师问我:“这是什么花?这么漂亮!”“优昙婆罗花,你可以在网上搜索到的。”“哦,这张相片照的不错,得有一定的水平!”然后还耐心的教我一些摄影技术,他把我当成摄影爱好者了。


图四:两年过去了,花瓣和花叶早已干枯,而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

就这样,婆罗花一直静静的供在我的书柜里。时光飞逝,两年过去了,花瓣和花叶早已干枯,而婆罗花还是依然如初(图四)。真的很神奇!

发稿:2010年05月05日 更新:2010年05月05日 06:06:27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姜维平:庄河市长被跪下台?原来没那么简单

最近,我的故乡大连出了一条千人下跪求见市长的大新闻,不仅网上炒得热火朝天,而且市委做出的撤职决定也快捷讯速,孙明马上被赶下台了,由骆东升履新接任,似乎事情已经平息了,有人在抨击被撤职官员冷血的同时,并赞扬上级领导的果断和英明,这当然很是简单爽快,但在我看来,这都是表面现象,真正隐藏在幕后的东西深不可测,它借助于专制政体媒体割喉的掩护,使善良的人们不明真相,我想提几个问题:市长免职了,书记呢?下级免职了,上级呢?他们有没有错?如此众多的群众聚集,由少到多,由区到市,当地共产党养的国安特工不知道?恐怕不那么简单吧?别把财力雄厚效率极高的大连国安看傻了啊!还是让我明说吧,这显然是一起在地方官员内斗的缝隙中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它联着省市以至最高层中南海的人事纠葛,折射着民间百姓的无奈和期待,胡温若不果断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类似事件就是星星之火,必将燎原。

我很了解大连的庄河市,说它是市,不如说它是县城,这是一个县级小市,以前它是大连最穷的贫困县,小小的市长才是七品芝麻官,他竟拒不接见上千个百姓,逼得他们4月13日跪拜在地,引起轩然大波!他不是民选的,就不会为老百姓谋利,以至于此,奇怪吗?难道他的前任不是这样吗?以前我常去该城采访,几乎见过所有的市级官员,原市长张某我很熟悉,他对待上访的民众比孙明热心吗?我敢说,他们在现有的一党执政的体制下,都是一样的无所作为,只不过没有这么大的场面和网络的推动效应罢了!那时,各级官员主要都是薄熙来提拔的人马,庄河的书记是第一把手,通常情况下,会支持二把手市长的工作,既便有勾心斗角,也不敢背后煽风点火,看他的热闹;第二,国安局的人,都是薄熙来在金州工作时的秘书车克民掌控,他是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他利用德国等进口的先进监控设备,会在事件处于萌芽时即了如指掌,报告上级,立即毫不留情地严厉镇压。实际上类似村民征地补偿和揭露官员贪腐的群体性事件,在我的印象中,已多次出现,思空见惯,每次很快被消灭在萌生之中,带头维权的群众领袖,都被薄熙来的耳目以各种罪名抓捕入狱。如果哪个媒体敢加以报道,薄熙来非把记者送进牢狱不可!

但如今事过境迁,虽然原市长张某已升为大连副市长,市委书记夏德仁名义上还是大连的一把手,但从省委下派的市长李万才则显然与以往不同,省委书记王珉亲派的省公安厅副厅长王立科已在4月27日,担任了大连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高峰新任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这说明大连官场的大清洗已箭在弦上,蓄势待发,那么薄熙来的众多嫡系部队会坐以待毙吗?他们难道不会利用群体性事件制造麻烦吗?这就是大连目前的耐人寻味的政治背景。

其实千人跪拜的真相是这样的:城关街道海洋社区,即是原来的海洋乡,虽然城市化步子加快了,村民变成了居民,但村支书刘某连唯我独尊,专制霸道的封建意识和作风依然十分严重,而且他和其它的村干部一样,贪婪腐化,民愤极大。近期房地产开发生意很好,书记和开发商勾结一起,倒卖土地,共同发财,但给村民的经济补偿却很少,以前薄熙来当权的时候,基层的官员大都如此,谁敢放个屁?因此农民的诉求是合理合法的,也是由来已久的,按照庄河的经济发展实力,官方满足他们的要求只需九牛一毛,但二把手的市长说了算吗,不用说罢免村官牵一发而动全身,因为下面小官的钱是送给大官的,单是征地补偿资金的标准就非一人能办,它的额度是区内规定一致的,如有变动,一般情况下,需由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集体讨论,意见统一,才能执行,书记焦正家不表态,下面有关部门不支持,连基层的社区政府领导都不积极配合,市长已是无计可施,恰好孙明又是一个窝囊废,他当然不敢见群情激昂的民众了,而一些反对他的党内对立派正在书记的支持下,热盼群众聚集跪拜,以证明他的无能,逼他下台,取而代之。大连国安的秘密警察骨干都是薄熙来留下的死党,车克民,万国涛,王富选,郑义强等人,他们都希望庄河出问题,最好出个惊天动地的群体性事件,这样一来可以一举多得:一是可以彰显薄熙来执政时的英明稳定,二是可以给4月14日至17日视察辽宁刚走的李克强上眼药水,三是可以打乱王珉和王立科的人事布署,正因为如此,该事件发生后立即有人把照片刊登在互联网上,自然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公愤,薄熙来在大连时的吹鼓手,原大连第八中学语文教师,评论家于某某马上在4月27日的《大河网》上刊发了题为《庄河市长被责令辞职的启示》的吹捧文章,其司马昭之心尽人皆知,此人80年代初曾是我在《大连日报》副刊任职时发过稿件的业余作者,其以写杂文见长,后投靠薄熙来,在90年代中后期,不论言行还是文章,都恨不得能和薄熙来穿一条裤子,每当市政协人大开会时,电视台都会播出此人带领某几个知识份子,敲锣打鼓去给薄市长送感谢信的镜头,令人不齿!其实这些拍马屁的文字,薄熙来及其马崽早在事件发生前已背得滚瓜乱熟了!他们是政客和文人的相互利用和表演,薄熙来给他个优秀教师的美名,他回报一个虚假的民意支持秀而已!而且在他的上述文章出笼的同时,国内臭名昭著的“乌有之乡”网站更是露骨地鼓噪,连专制暴君毛泽东都捧出来了,有人写文章说,面对千人下跪,如果毛泽东来到民间会如何亲民,温情,如何热情对待访民,等等,看来推出薄熙来还感到份量不够,红色革命接班人还要有祖宗护身,殊不知毛泽东当政时曾叫4000万个跪拜的人活活地饿死,而薄熙来“唱红打黑”不过是在借助钟馗打鬼罢了,他心目里的“恶鬼”是胡温为首的共青团派!而庄河的孙明显然不是薄熙来留下的人马,被薄的死党也划入了“恶鬼” 之流。

过去,薄熙来曾亲自多次到庄河市接见华丰家具公司的老板赫某某,为其出口海外的实木家具做广告,还结交了众多官商勾结的铁哥们,现在,薄熙来后院的大本营正在加速分化瓦解,不仅很多见风使舵的老板投靠了新主子,而且各级官员大都在寻找新的保护伞,他们无一不担心人事变化会危及自身利益。评论家于某某对薄熙来的效力十分及时,配合得也恰到好处,他已充分体现,也同时暴露了所谓“庄河千人下跪事件”不是孤立的,偶然的,它是在薄熙来的追随者,书记焦某某等人不作为情况下出现的一次突发事件,它显示出中共高层的权力斗争已愈演愈烈,而薄熙来的发家之地则进入了白热化的危急程度,当地官员为了维护自身既得利益,正在察颜观色,权衡利弊,等待胡江两个权力中心最后的血腥决战,出了结果,再做决策,而最终的格局目前尚不明朗。扑溯迷离的形势和你死我活的内斗只能使老百姓受苦遭殃!

故此,在我看来,千人下跪,不足为怪,大多数中国百姓的愚昧和轻信,已使国家吃尽了苦头!1976年 10月,当北京市长吴德宣布毛主席的遗言“你办事,我放心”时,华国锋横空出世,中国的民众不是山呼海应,坚信不疑吗?而后来证据表明,这遗嘱纯是子虚乌有的谎言!它有力地说明了中共官员的贪婪狡诈,往往是通过老百姓渗透骨髓的皇权思想和可怜奴性在起作用,正是这一致命的弱点即柏杨讲的“民族劣根性”,一次又一次地使官员篡党夺权,愚弄百姓的阴谋得逞!再说六四事件发生之前的三位学生领袖,不是也在人民大会堂的台阶上跪拜过了吗?最后得到了什么结果呢?故我坚信,下跪膜拜,不如举手罢免,不论习近平,李克强,还是汪洋,薄熙来,王岐山,李源朝,最终谁上台,哪一个当了中共18大的一把手,如果拒绝政治体制改革,都不会在现有的社会政治框架里,给老百姓带来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和法制,因为中国的历史已经证明:民主和尊严,不是皇帝恩赐的,不是清官授予的,不是官员狗咬狗之后出现的奇迹,应当是宪政民主制度保障的天赋权利,是觉醒了的老百姓自已争取的,或者说下跪膜拜的人不应当是群众,而应当是老百姓一人一票举手罢免的官员!我不否认,如果换了一个当官的人,庄河市可能短期内会好一点,新任的官员靠个人品质,会做一两件好事,会被捧成“青天大老爷”,但是没有监督制衡,没有新闻自由,久而久之,也会身不由已地追随前人而去,或坐在百姓头上耀武扬威,贪污受贿,或欺上瞒下,草芥人名,等到闹得民怨沸腾,引起风波,再由上级罢免,开始下一次轮回,下级如此,上级亦复如是,百姓还是欢呼跪拜,而中华民族的百年梦想和美好前程就是如此周而复始地原地打转,变成泡影!

所以,抚去千人下跪的如云表象,打破人治的梦想吧!民众应当勇敢地站起身来,对中国的一党执政的专制统治者大声说“不!”胡锦涛等中共领导人不要再内斗,不要再做秀,更不要沉湎于恩赐百姓小恩小惠时得到的廉价而愚昧的目光中,搔首弄姿,自我欣赏,进而迷失了人类的良知,耽误了时代的航程,忘记了历史的责任!中国目前的治愈社会百病的灵丹妙药即是民主与法制!千人跪拜,不如举手罢免,民众做主!斩将换马,不如政党轮替,三权分立,平等竟争!胡温如果真有信心,就应当带领共产党员到民政局登记,把权力归还人民,开放党禁和报禁,让其它党派和他们平等竟选,让昂头挺胸的老百姓通过一人一票,选出自已满意的国家各级以至最高领导人,引领中国走向世界!这才是国家民族之大幸!也是本书生善意之愿望!

2010年4月29日于多伦多
{作者邮箱:weiping55@hotmail.com}

来源:RFA

吕加平:胡锦涛摊牌 江泽民大势已去


“世博会开幕式,他出来不出来很关键。如果他不出来,基本上是出不来了。”对于江泽民没有出席世博会开幕式,大陆学者、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作了详尽分析。(图为吕加平档案照)

“世博会开幕式,他出来不出来很关键。如果他不出来,基本上是出不来了。”对于江泽民没有出席世博会开幕式,大陆学者、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吕加平分析,胡锦涛已经抓到了江泽民问题的突破口,世博会成了胡锦涛对江的最后摊牌。
  
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世博会也是江在位时申请成功的,所以,江能不能出席世博会开幕式,成为江派势力的一个晴雨表。外界相信,爱出风头的江泽民一定会拼老命为之一搏,就如去年中共60年“大庆”阅兵仪式上一样。
  
江泽民没有出席世博会,吕加平认为,这表明“胡锦涛已经基本上把他(江)拿住了,不可能再让他发挥影响了。”
  
吕加平说,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问题很多,包括出卖国土、镇压法轮功、贪污腐化等,但胡锦涛一直没有找到突破口。而江泽民“二奸二假”这一历史问题,成了胡锦涛向江泽民摊牌的突破口。“江派也好,其他派也好,就不敢再为江说话了。”

江泽民“二奸二假”成了胡锦涛的突破口
  
去年12月5日,吕加平发表了公开信揭露江泽民的“二奸二假”问题:第一奸,是江本人和他的亲生父亲都是日伪汉奸;第二奸,是他还是一个效力于苏联克格勃情报间谍机关和向俄出卖奉送大片中国领土的苏俄奸细。第一假,他是一个冒充49年前加入中共地下党的假党员;第二假,他又是一个冒充中共所谓“烈士”江上青养子的假“烈士” 子弟。
  
吕加平说,以前各种各样的问题没有一个突破口。自从江泽民“二奸二假”问题出来后,别人再也不敢过问。“路线问题还可以辩护,如果是历史问题,它是一个骗子、一个汉奸,你怎么辩护?”
  
他分析,目前胡锦涛已经控制了局面。“世博会(江)不出来,符合中央对江泽民的处理的安排、对所谓江派人马的安排。”而且,江一倒,江派内部也肯定倒戈,“不可能再去为江泽民辩护,谁敢?”

虚出实不出,实倒虚不倒
  
江泽民世博会不出来,外界认为胡锦涛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但吕加平说,尽管江胡斗得很激烈,但胡锦涛现在还没有做好准备公布江泽民的“二奸二假”问题,还要维护“表面的稳定”。
  
他说,一旦公开,中共可能将陷入难堪,甚至出现大乱,引出一波反共高潮。人们会责问“中共怎么用这么一个人?他怎么混到中央里、混到最高领袖去了?”
  
吕加平举例说,江泽民到处题字,喜欢出风头,比如中央党校、八一制片厂、中国国家图书馆、九江火车站、体育运动街头塑像等等到处都是。如果宣布江泽民倒台,愤怒的群众就会起来砸毁,全国可能会出现混乱。
  
江泽民一倒,还可能会引发江系人马的大出逃。吕加平说:“高官或者子女在海外购买豪华住宅,这也是一种他们准备跑的前期准备。“在中国这种事情很敏感,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打草惊蛇,贪官一下子哗全都跑了,资金全都抽光了。”
  
吕加平分析,中央就采用了“虚出实不出,实倒虚不倒”的政策。即,一边把江泽民控制住,不让他出来,但又不能让外界知道他倒了,以稳住人心。

吕加平:港媒曝光江游外滩是假
  
自从12月29日,江泽民参加完阿沛阿旺晋美的追悼会之后,他的身影就再没出来过,即使媒体有报导,也只有文字没有图片和影像。
  
据香港某媒体报导,今年4月初,大陆互联网上突然流传一段江泽民参观上海外滩的 17秒的短片,短片中一个貌似江泽民的人坐在一辆白色小巴上,打开车窗向围观民众挥手。
  
吕加平认为,短片中的江泽民可能是假的。 “我问了公安局的人,公安局说是假的,他坐面包车,然后把脑袋伸出来,这样是不可能的。这样高级的干部肯定坐的是双玻璃的防弹车,这种车的玻璃是开不开的,你怎么可能把脑袋伸出来?”“如果江泽民出来,应该到群众里面去握手、去接受群众的欢呼。镜头上、媒体上也应该都报导。”
  
他分析,让假江泽民现身上海外滩,说明上海帮还是想帮江泽民。“但究竟帮得上、帮不上就很难说了。”

胡锦涛控制局面 江泽民大势已去
  
3月30日出现一个诡秘的现象。在百度上通过关键字“江泽民”能搜索到“诉江案”或“西班牙诉江案”,并间接连接到法轮功、《九评》、退党等新闻。这是99年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第一次在中共控制的搜索工具上公开出现,并持续了10多小时。
  
著名政论家李天笑博士认为,百度出现技术失误的可能性不大,很可能是中共高层(胡)直接授意百度这么做,目的在于打击江和江势力。而且,胡敢这样做,说明胡在江胡内斗中不仅仅占了上风,而且很可能已经控制了江。
  
此前,今年中共两会前夕,江派李长春、贺国强、贾庆林等背着中央在喉舌媒体上刊出《江泽民思想年编》,但仅仅19天之后,即被中央高层喊停,相关人员被迫做检讨,《年编》寿命之短可谓中共史上罕见。
  
外界分析,出版《年编》是江泽民势力试图继续发挥江已经式微的影响力,但大势已去。

吕加平1941年生,上海嘉定人,曾经是军人,中国二战史研究会会员,自由撰稿人,已退休。

来源:大纪元记者骆亚、吴伟林采访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