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博会是很多百姓的灾难

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图片说明:世博场馆外拥挤的人群。

当局全力以赴的世博会,开幕式及次日场面十分混乱,不得不出动军队增援,警察的对讲机拼命要求支持。首日35万张票只来了20万,已经令安保难于应付。百姓抱怨,交通管制、摊贩清除、抓捕关押不同声音,哪里是什么世博会,完全是灾难会。

5月4日,上海市民告诉记者,世博2日现场十分混乱,连发票的警察、维持秩序的保安都被争吵的参观者推倒。

(录音):第一天因为有烟花表演,人很多,警察后来调动部队都来了。第二天很混乱,大巴车他们拼命调动部队,都是带着武器上岗的。现在警察都配备的带屏幕的对讲机,拼命的呼叫:这里很乱,请求支援, 请求支援,我们都在旁边听着呢。现在已经开幕了,他们已经吃不消了。15万人没去,人家觉得没意思,看看也不过就这样。现在人一天天在减少,没人去,怎么办?就挨家挨户给一张门票,好象很紧张,人家拿着门票也不去,没意思,人挤人有什么好看的?

这位市民说,参加安保的警察报酬很高。

(录音):现在他们的工具都是24小时值班,警察200块一天,吃都是起码2、30元人民币标准,一餐。

上海市民朱女士称,世博会交通管制,随时封锁道路,扰乱市民正常生活、上下班,烦死人。

(录音):交通管制在陆家嘴那边比较紧张,如果2、3个人站在那里不走,他就很注意,要驱散你。有的车就不给开,助动车象摩托车一样的不给开。不要说别的国家领导,如果有哪个市政府领导过来,那个地方也要交通管制,影响上下班他也不管的。还有昨天我到200号周边,我们5、6 个人,国保就开始盯着我们,跟着我们。还有我们访民到周边去,被他们认出来了,就把你抓起来。

而且访民不得靠近世博会,否则随时绑架他们。

(录音):全部把老百姓抓起来再说,只要你有意见的,还没反对的都抓起来,镇压第一。不惜任何代价,宁可错杀1千,也绝不放过一个。胡作非为,把任何道德、宗仪都甩在一边。

另一位市民刘先生说,小摊贩遭到城管清除,夜市取消,6个月的生意被剥夺。

(录音):离世博会很远的地区,小摊贩都给取缔,不准摆摊,外地、本地的都有。我看到的在光先路(音)那个地方。那个地方本来夜里很热闹的,摊位不准摆,夜市没有了。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上海公安阻 访民散步遭警殴致危

2010年5月3日 星期一


上海访民范世民因世博的严密监控感到精神郁闷,5月1日,他见到天气好想出门走走,却遭到40多门外监控人员阻拦,被迫返回。之后范世民再出门记下警车号,突然冲过来2名警察将他拖进警车,带到卢湾区五里桥派出所,在派出所10几个警察野蛮殴打他致伤,为表示抗议,他吞下身边捡到的一个刀片。后警察见他脸色不对,把他扔到他家门口,他只好自己到医院去看病。

一个刚刚去医院看过他的朋友向记者叙述他的惨烈遭遇。

(录音):到派出所(警察)把窗帘全部闭上,在警察的更衣室里,有大概10几个人打他。他们用邦带、袜子,很臭的袜子塞到他嘴巴里面,用邦带把他的手全部绑起来,拼命的打。用武装皮带抽他,身上都是伤。他喊“救命”,没有人理睬,旁边正好有一个2×3的刀片他就吞下去了。打完后,他说,你们打我时,我已经把刀片吞下去了。但警察不理不睬,“你去死吧”,跟他说。打的很厉害,惨叫,我今天去看他,他的脸、身体都是肿的。现在在上海第九人民医院2楼,203病床。

在医院里医生为范世民做了手术,将刀片取出。现在警察、保安等人员监控他的病房,不准任何人进去看他,这位朋友是趁警察不注意,溜进去的。并且警察限制医生不准给他治疗、用药。

(录音):(警察说)不要管他,只要他没死就可以了。现在在医院里,医生也不管他,而且警察通知所有病房里的人,不能跟他讲任何一句话。他现在连饭都不能吃。

访民表示,这个世博会是个催残人性的世博会,亲眼见到范世民的悲惨遭遇,可以深刻体会到世博会的残酷。

(录音):这个是很严重的事件,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啊,无缘无故的被你们这样打,他没有办法,只能吞刀片抗议,我去的时候,范世民跟我说:我被他们打死,我不如自己吃这个东西死掉算了,他不想活了。我们去的时候他哭了,跟我们诉说这些情况。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世博会成上海一哺乳期母亲的噩梦


哺乳期母亲的噩梦,因为向外出购买奶粉尿片等生活用品,被警察打得全身大块大块的瘀青。(大纪元)

(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世博会开幕式那天上海居民王生芳带着2月大的孩子在世博会附近的耀华路歇脚,被大桥警署无任何理由强行拖到车上关押在大桥警署,随后又强行送至酒店继续软禁。因小孩需要买奶粉尿片等生活必需品需要出酒店门,她跟看管警察商量,不但遭到粗暴拒绝并拳脚相加。打得她趴在地上起不来。浑身都是大块的瘀青。一直关押至5月4日晚才解禁。

4月30日下午5点多钟,王生芳带着2月大的孩子在上海的耀华路靠中国馆处休息时,被杨浦区政府工作人员和大桥警署038604号警察强行拖上车送到大桥警署,警察抓她的理由是她不能去世博会,她回答说:“我只是坐着有没有影响任何东西,带着女儿兜兜看看而已。”警方没有任何手续关了她和两个月的女儿近四个小时。然后当晚9点多钟又强行送到谷苑大酒店(她临时居住的地方)继续关押,有5个人,轮班监控他们一家四口人。

5月1日上午,由于2个月的小孩要买奶粉尿布等生活用品去超市,她带着婴儿走到了酒店大厅时,038604号警察一把拖住她不让她出去,她跟他起商量说:“我想带小孩买些吃的奶粉,买好就回来,保证不去世博会。你不相信可以跟我一起去。”038604警察说:“从今天起你不能出这个门,否则就打死你,我们也要吃饭,你一出这个门我们饭碗也砸了”。 王生芳介绍,“该警察刚说完拳头就上来了,并用脚踢我,打得我胸闷、腰痛躺在地上不能站立,最后是他们的人把我拖到沙发上坐下。”


哺乳期母亲的噩梦,因为向外出购买奶粉尿片等生活用品,被警察打得全身大块大块的瘀青。(大纪元)

据介绍这名警察后来还叫来几个黑社会人员加强看管,告诉他们只要王生芳一出门就打。王生芳表示说:“这就是披着合法外衣做着非法事情的人民警察。”

王生芳表示半个月前公安局曾上门宣读世博会期间访民告知书,警察没有读清楚,她也没有听清楚,因此不是很清楚规定世博会期间公安局不准访民靠近世博会。王生芳还介绍:“自己作为一个哺乳期的母亲,被非法关押在酒店里,每天吃盒饭,有时午饭到下午二点才给吃,晚饭八、九点钟吃,吃的都是冷菜冷饭。”

王生芳还表示,由于自己的房屋和财产因商业开发被非法掠夺,自己丈夫好好的工作,当局硬是给她老公的单位压力,令他失去工作,原本她先生一个月收入5、6千元,现在他们全家也失去了唯一生活的来源。现在真正的是一无所有,没有家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连自己都无法生存,怎么能让二个月大的女儿过上正常的生活呢?她曾经上访要求一些补助,但是上海市政府根本不管。她还表示希望想找一位生活在法制社会有爱心的家庭帮忙抚养女儿。

她生完孩子从医院出来没有地方坐月子,上街道,街道保安不让进,她上市政府上访,后来街道就安排他们一家临时在这家酒店住下,说开发商给街道留了一些钱可以用。所以他们暂时住着。她很无奈说:“也不知道能住多久,什么时候被赶出去。她的房子被拆迁到现在3年了。”

王生芳告诉记者:在中国特别是上海,每当有会议时,倒霉的是老百姓,尤其是访民。不是被关黑监狱,就是被软禁,因此我们真的不希望举办世博会。当官的往往以这样的名义来关押我们,我们就失去自由,一点人权也没有了。我就整天只能躺在床上,连监狱都不如,监狱还能放风、运动一下。我们最怕的就是开会或者是哪个国家的领导人来了。


哺乳期母亲的噩梦,因为向外出购买奶粉尿片等生活用品,被警察打得全身大块大块的瘀青。(大纪元)


哺乳期母亲的噩梦,因为向外出购买奶粉尿片等生活用品,被警察打得全身大块大块的瘀青。(大纪元)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5/n2897609.htm

热贴有图有真相 818央视世博会采访中出现的托


央视最近似乎很“火”,接二连三的出现失误。这次世博会又不例外,在电视画面中,明明刚刚还说此人是日本观众,下一秒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韩国观众,让人汗颜……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ent/data/2010/0505/article_21737.html

以生命的代价突破信息封锁(图)

—— 献给“长春3.05电视插播”的英雄们

文/欧阳非

2010年初的谷歌撤离中国事件曝光了中共超级的网络封锁和暗想操作的信息过滤。在中共的信息屏蔽中,被封锁得最多最广最严厉的对象就是有关法轮功的真相。

美国哈佛大学法学教授约翰•帕弗雷(John Palfrey)曾在其有关中国网络封锁的研究报告中指出,色情网站在中国被封锁的机率是10%;包含“六四”的是48%;包含反共政治主张的概率是 60%,《九评共产党》是90%;正面报导法轮功的信息是100%。

为了让大陆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海外的法轮功学员开发了突破网路封锁的翻墙软件,已经成为大陆百姓了解真相的重要渠道。

而发生于2002年3月5日的“长春电视插播”事件,堪称突破中共信息封锁,传递法轮功真相的一次历史性壮举。

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被插播《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长春有线电视网公司有用户三十万,观众逾百万人。此事在中国民间引起极大震动,很多老百姓因此得知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对此,江泽民之流十分恐惧,密令“杀无赦”。中共非法抓捕了5000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在大抓捕中,至少7人被打死,知道姓名的有刘海波、刘义、李淑芹、沈剑利、李容、侯明凯等人,另有15人被非法判4至20年徒刑。其中,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刘成军被非法判刑十九年,周润君被非法判刑二十年,是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被非法判刑最重的。


中新网2002年4月1日的图片显示,备受摧残的刘成军显然已无力保持自然坐姿。此照片为一贯粉饰江氏集团暴行的中新网所公开发表,不难想象刘成军被摧残的实际情况一定更加严重。

主要插播者刘成军在遭受了一年九个月残酷的牢狱折磨后,2003年12月26日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人世。另一位插播者雷明在遭受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后,于2006年8月 6日含冤离世。

据明慧网2010年5月4日报道,又一位插播参与者梁振兴,于2010年5月1日上午10 时左右在公主岭监狱狱警的监管下,在公主岭中心医院离世。梁振兴在非法关押期间,受尽折磨。


2002 年3月,被非法关押中的梁振兴

中共对参与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的丧心病狂的报复和迫害,更加反衬出中共依靠谎言维持迫害,害怕真相曝光天下的变态龌龊的邪恶心理。

这些以生命的代价突破信息封锁的英雄们,后人会记住他们的。

发稿:2010年05月06日 更新:2010年05月06日 06:12:59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云外:一个奇迹与一场冤狱

作者﹕云外

我们还是先摆事实再说道理吧。

明慧网上报导了一件神奇的事,家住吉林市丰满区二道乡张家村五社的马凤琴零八年患眼瘤,经多方医治都不见好转,且每况愈下。到了零九年眼瘤越来越大,造成外眼皮组织发炎肿大,视神经受到了影响,最后导致失明。到医院手术割瘤,又留下了术后感染发炎,痛不欲生,几次想寻短见。

当地法轮功学员陈继海特意到她家,告诉她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马凤琴诚心念诵后,眼睛渐渐消肿了。她也想学法轮功,继海就给她送去mp3,让她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录音。两个多月的时间,马凤琴的眼睛渐渐地睁开了,又重新看见了我们这个美丽的世界。

可想而知,马凤琴该是多么的激动!她流着激动的泪水对引导她炼法轮功的陈继海说:法轮大法太好了,师父太慈悲伟大了。

这个事够神奇的吧,医院都治不好的病,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减轻了;再炼炼法轮功,病竟彻底好了。这除了说明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外,还说明法轮功修炼者的无私帮助。当然这样的奇迹在国内的媒体是不可能被报导的,人家就把这神奇的事发到海外的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去了。

事情到此应该告一段落,奇迹发生了,并完整的报导出来了,除了证明法轮功的超常外,还在一定的程度上启悟着世人。但是,事情并不这样简单,在国内极力封杀明慧网、并时刻盯着明慧网上的内容、妄图在明慧网上对法轮功的真实报导中找到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蛛丝马迹的中共六一零,一看到马凤琴的奇迹报导出来,立马派人调查取证。

重见光明的马凤琴对法轮功感恩不尽,这么好的功法应该让更多的人知道才对啊,自己就是个活生生的见证,这还能有假吗?纯朴的马凤琴面对警察的调查没有丝毫的隐瞒,和盘把事情托了出来。

这些来调查的警察,他们的调查重点并不在对马凤琴眼病彻底痊愈的原因的调查上,而是详尽的询问是谁教的功。问清了情况后,丰满区国保大队伙同二道乡派出所,在四月二十八日上午直接把引导马凤琴炼功的陈继海绑架了。

人们不免要问,这中共当局怎么这样的不讲道理?怎么能把好人抓起来?没有陈继海的帮助,马凤琴的病能好吗?调查清楚了,应该把这样好的事洪扬出来才对,怎么专门迫害好人?如果说这件事情不真实,你可以辟谣嘛;如果说马凤琴的病不是炼法轮功好的,那你给个明确的说法,究竟是什么原因好的病?警察这一非法抓人,正说明这件神奇的事是真实的。

这样违背天理人情的事件,在人类的历史上都不可能有,也只有在现今的大陆才会出现。这从一个侧面也可以看出中共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到了何种地步?连帮助人做好事都能成为被迫害的借口,中共还有什么手段使不出来?

中共将陈继海投入了牢狱,可不只是暴露了它的狂妄与邪恶,同时也间接的证明了法轮功的神奇。知道这件事情真相的人,自然不会再相信中共对法轮功的任何诬陷了;就是先前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听说陈继海被绑架了,问问原因不就什么都清楚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真是不择手段。但是这能起什么作用呢?不是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在法轮功受到的非法迫害中看清了中共邪恶的本来面目吗?中共正在大范围的彻底失掉民心,这一点越来越显露出来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6/n2898761.htm

唯色:玉树震出一片豆腐渣

作者﹕唯色

四月十四日清晨,北京时间七点四十九分,对于存有时差的藏地而言,天色未明。就在这一时刻,一场大地震猝不及防地降临在藏东那片绛红色的土地上。我曾经去过多次的结古多,瞬间变成废墟;我曾经相遇以及还未相遇的同胞,瞬间失去生命。

而瞬间带来毁灭的地震并不能吞噬一切。许多早就被掩藏在黑暗中的事情,许多正被掩藏在黑暗中的事情,渐渐浮出水面。不,应该说是从废墟中挣扎而出,因为在结古,辽阔雪域原本至为美丽的土地上,如今除了废墟就是废墟,而从一片片埋葬了成千上万生命的废墟中升腾的尘埃遮天蔽日,弥散之后却让世人看见残酷的事实。

头七忌日已经过了,随后将是从“二七”到“七七” 等忌日。对于失去至爱亲人的灾民而言,其实从此每一天都是怀念与痛苦的忌日。但正如带领僧侣从邻省赶来救援的色须寺赤巴仁波切,对痛不欲生的女子拉毛措所说的:“如果你觉得这一千多名比丘和四十多位仁波切对你丈夫的亡灵所做的超度法事还不够的话,那你最好还是回家去吧,不管你是住在废墟上还是帐篷里,为你的丈夫多多念一念六字真言,这比沉浸在悲痛中无所事事怨天尤人更有好处。”我们的信仰再一次为苦难中的众生带来无可替代的慰藉,这无需多言。

游牧民定居在豆腐渣房中

我更想说说别的。譬如,何以会有那么多平民百姓的房屋倒塌?报导称倒塌的平房比楼房多,而平房是砖土木结构,灾民多吉讲述“房子倒下来都是一盘散沙,就是不砸死也会憋死”。不了解实情的人都以为这样的房屋是藏人自己修建的藏式传统建筑。当然有些是,如毁损严重的禅古寺。但附近的禅古村有一千余人,据告幸存者不及百名,是因近年来,当局实行“游牧民定居工程”,要求牧民离开牧区,放弃游牧生活,从帐篷搬进新盖的牧民定居房,而这些房子全是匆匆造就的“豆腐渣”工程。而这,是不是当局拒绝外援的原因之一?是不是让记者噤声的原因之一?来自Twitter上的消息称,“四川报业集团已通知派往玉树记者全部召 回。其召回记者通知的具体细则如下:‘不报导民房垮塌,不报导学生伤亡,派去玉树的记者,立即召回。’不知道全国其他媒体是否接到相同的通知。”

一位女孩子用藏语写道:“当我们放弃游牧的生活,住在用石头和木材建起的房屋时,我们从没想过会有这样结果;当这些所谓的家园瞬间变成我们坟墓的时候,我们为何不想起那祖祖辈辈们所住的黑帐篷?”事实上,无论“游牧民定居工程”也罢,“生态移民”也罢,“社会主义新农村”也罢,如今遍及藏地的农牧民新居存有相当大的隐患,若也发生地震,同样会造成不堪设想的灾难,故有网友批评“这次动用了大量的媒体对人民进行轰炸,是要使人民在感动与悲痛之中忘记对豆腐渣工程的问责”。这当然也包括学校校舍,否则不会有那么多孩子被活埋却被隐瞒真实数字,重演汶川地震中夭折了无数孩子却被否认的悲剧。对此,应该有藏人志愿者去做实实在在的独立调查。

万名藏族僧人救灾不被报导

还有一个意味深长的话题,为何当局责令媒体不许报导僧侣的救援?虽然在中国媒体上鲜有僧侣身影,但仍有中外记者、藏汉志愿者以及网友们,以真实的现场图片和有根有据的文字,向世人介绍我们的僧侣其实是最及时、最主要、最出力的救援力量,并为奋不顾身地抢救众多生命的僧侣鸣不平。

一位中国记者在报导中披露从藏区各地赶来救灾的有“一百多位仁波切和近万名僧人”,当然这并未被他的媒体发表。甚至结古本地以外的所有僧侣,在地震之后的第六天,救援并未结束之时,已被当局勒令撤离,并被警告不走就会有麻烦。与此同时,两年来在全藏地以“维稳”为名,严防严控藏人的军队、特警,已经开进灾区。

十九日,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说“境外敌对势力也企图对抗震救灾工作进行干扰 破坏”,除了暗指救援僧侣,更指的是急切盼望能到灾区,为痛苦中的灾民送去宗教关怀的尊者达赖喇嘛。一个大国政府的器量狭小如此,可悲可叹!当我听说受灾百姓以为每日飞过头顶的飞机中,可能会有嘉瓦仁波切在为亡者超度、为生者降福,而苦苦等待时,不禁泪流满面。

二○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北京

转自《开放杂志2010年5月号》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6/n289866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