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从东方来

作者﹕赵静芝

在北京有个笑话,有个爷们看中了一套公寓,正准备下订单,突然内急,赶紧去厕所解决问题。当他返回的时候,那套公寓的房价已经涨了8万块。一泡尿花了8 万,恨得那个爷们连连抱怨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当北京的平均房价从去年的1万多“空中翻腾两周半”变成2万多的时候,脑子最后还没浑的人一定会张着嘴,露出七八颗大牙,一脸错愕地从嗓子的深部吐出两个字:疯了。

同样的场景发生在40多年前,当北京师大女附中“文革筹委会”和红卫兵用皮鞭和木棍将自己的校长卞仲耘打死以后,目睹或者耳闻这一悲剧的人们,个个倒抽了一口冷气,用呆滞的目光看着暗淡的前方,然后发出弱弱的叹息:疯了。

五十年代有部描写中苏友谊的电影,好像是著名影星秦怡主演的,叫做《风从东方来》,如今,这个风变成了带病的风,谓之“疯”。“疯”从东方来,中国不知不觉成了 “疯”的温床、“疯”的故乡,任何事情不搞到人人都癫狂、都痴迷、都忘乎所以的地步,那基本上就不算个事情。人们被“疯”左右,不知今夕何年。北京的亭子间需要200万才能拥有,上海的筒子楼随口嘴一张就是每平方3万5。中国人究竟是发了还是疯了,反正再“疯”下去,房价只和数字有关与百姓已经完全没有关联了。楼市变成了虚拟经济,就和在期货上购买加拿大小麦和美国大豆一般。

孩子小的时候都有一种毛病,叫做“人来疯”,就是说一旦有客人到访或者人比较多的情况下,孩子通常会出现一些反常的言行。小孩子的“人来疯”属于幼稚病,一般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会有所改变。号称有5000年历史文明的古国怎么也不成熟老是得“人来疯”呢?那可是国家病。这两年,咱们股票疯过、银行疯过、楼市疯过。现在这种“中国疯”甚至变成了华夏民族在国际舞台上的一块金字招牌和通用商标,有的人还为之欣喜乐狂,说什么这就是“崛起”,就是盛世。直到近期中国楼市价格出现火箭上天般的飙升之后,大陆政府以及有识之士终于觉得有点玩过界疯过头了。但是,要让自己安静下来、正常起来,谈何容易?光凭温宝宝掉几滴泪、动几次情,光凭《人民日报》发几篇社论能行吗?要疯还是疯,因为这个社会骨子里是让人疯的。

芙蓉姐姐被中国不少人认为是十足的自恋狂和不折不扣的疯子,但这个女娃为什么近十年来一直很风光?因为她让民间娱乐生活高潮迭起,社会给她的“疯”以极大的空间,大家不以疯为丑,相反,还觉得这种疯狂,是社会以亢奋的方式呈现出的繁荣和活泼。

没有疯了的执政党,就没有疯了的政府,没有疯了的社会就没有疯了的民众。当年股票疯狂的时候,在中国没有炒股的人基本就属于白痴,因为股市成了灰姑娘变成白天鹅的魔器,杨白劳进去黄世仁出来,永久自行车进去奔驰轿车出来。但好景不长,当人们翘首上海股市冲破8000点的时候,冷不防一个倒栽葱,跌得好多人至今还伤痕累累。

“中国疯”走过了从政治层面到经济层面的转换,中共当年的全民崇拜、阶级斗争、破旧立新、串联武斗、上山下乡以及所有政治整肃运动,都是一种政治疯狂的产物,如今这些特质全部延伸到了经济领域和社会生活。中共喜欢把这种疯狂叫做“热”,好像只是有点火爆,有点躁动。殊不知,每次这种“疯”都给社会造成了重大的创痛,股市疯,让无数人一夜赤贫;银行疯,造成巨额呆账坏账最终都成了死帐;楼市疯,把老百姓的幸福指数降为零。

“中国疯”是一种兴奋剂,它让社会短时间沉浸在一种兴奋状态,并通过这种兴奋来表现某种瞬间的繁荣。执政党需要的是通过这种疯狂诠释他们施政的成果,并教育他的人民,自己是如何如何绝顶聪明,虽然没有经过选举赢得了政权,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全心全意、鞠躬尽瘁地为人民操劳。

中国疯是一个风向球,因为当一个社会经常通过疯狂被人解读的时候,这个社会肯定是病态的,它的亢奋是一种回光返照,它的躁动是一种心神不定,它的浮华是一种情绪失控。如果不从这种周期的疯狂中发现深层的社会病灶,那么极有可能会被这种疯狂彻底摧毁。当一个社会不能制止或者约束这种疯狂的时候,最后彻底疯狂的就是领导这个国家的执政党自己。

“中国疯”说到底是一种危机,它嘲弄的是常识和规律,社会用夸张的方式来体现的不是良辰美景,而是末世狂欢。疯狂到最后,人人都失去了安全感。贪钱的官员要把钱藏起来,装成清贫如洗的叫花子。谋取了不法之财的奸商,要把黄金白银全部转移到国外,假扮亏损大户的法人代表。由于大多数平民没有在任何一次社会的疯狂中得到好处,个个都是上当受骗的主儿,于是乎,杨佳这样的人来收拾残局,他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他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于是乎,丧心病狂的暴徒把罪恶的手伸向了幼小的生命,泰州校园血案告诉人们,亡命之徒要用极端的手段来报复社会,并用这种方式产生的后果恐吓社会。

“疯” 从东方来,善良的人们警惕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8/n2900847.htm

Advertisements

如果社会主义好,为什么不往朝鲜跑?

作者﹕正实

中共天生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邪灵,它一直以来就是要己所不欲、却要强加于人,所以搞得现在是民不聊生、民怨沸腾。

如果社会主义好,请问为什么曾庆红、薄熙来等等中共高官却非要把自己的子女们都送到西方的美英等国去,而且还准备在那里长期定居,难道他们真的是要虎毒食子吗?如果社会主义好,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往美国等西方国家跑,可我从来都没听说过有往朝鲜和古巴跑?如果社会主义好,请问胡哥为什么不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朝鲜去接受熏陶(听说胡哥曾经对朝鲜很是赞美),胡哥口口声声说要学孔子,可是胡哥知不知道孔子的最著名的名言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呢?学孔子,不能只是装疯子啊。

中共曾经说社会主义这样好、那样好、千好、万好、年年好、月月好,好来好去,最后走向了绝路,只好实行了改革开放,向西方学习,这本来已经是屈服和认错了,但还是要抵赖嘴强,美其名曰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际上就是流氓掌权后的贪恋权力的无赖表演。结果来了一个中国特色,把几乎所有的中共官员都变成了一个个的流氓无耻的黄色腐败官员。上梁不正下梁歪,于是乎,整个中国都变得如此色。中共提出了美其名曰要扫黄,扫啥黄?最黄的就是中共官员,扫谁去?

要扫黄首先就要扫二奶,可是现在的中共官员二奶之风如此甚嚣尘上,却也了无廉耻地说要进行扫黄。老百姓上网就是搞黄色?就要围堵互联网?而中共官员包养二奶倒不算是黄色了,倒是我党特色?难道只许中共官员包二奶,却不许老百姓上网?薄熙来把女模特的乳头都咬烂的这样的流氓淫官,整天说什么读经典,唱红歌,读来读去,唱来唱去,结果是淫乱嫖娼。不过也由此看得出来,中共的红色与黄色本来就是一对孪生淫妇,真要扫黄,只有把中共的官员扫下台,只有把中共的红色魔朝扫垮台才有可能真正实现。毛泽东被中国的越来越少的人们称为大救星,可是现在很多人都知道毛泽东原来就是一个流氓淫乱的带头人(请看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写的真实的毛泽东纪实)。

当今的中国确实是史无前例的有特色,整个价值观都被颠倒了过来,一切都拜中共的真正祖宗马刻死(即马克思,中共相信马克思,也许到时侯真的会马刻死,所以马克思这个名字也暗含深意)的唯物主义所赐,即说白了就是拜金主义所赐。中共表面信得就是一个教——拜钱教,在这个教的有意引导下,整个中国的社会风气迅速下滑,中共表面说是要解放人类,可是我们在中共的欺骗和引导下一步步地变成了疯狂拜金、拜钱的钱奴,可是整个的金钱权力却被牢牢地掌握在了中共的手中,所以现在中国出现了许许多多的房奴、孩奴,说白了,都是钱奴,而这个奴隶主就是中共。所以中共为什么要疯狂地贪污、疯狂地掠夺和占有资源,因为只要他们掌握了钱,他们就可以稳稳当当地当中国钱奴的主人,所有的钱奴就都得俯首帖耳,所以中共并不是解放了中国人,而是把中国重新带入了真正的奴隶社会,而且是一个道德无比沦丧的奴隶社会,因为在一个拜钱教掌权的社会里,决不可能把社会的道德提升上来。这就是为什么在网上居然有某些二奶公然嘲笑穷人而夸耀自己的真正原因。笑贫不笑娼,这是中共的拜钱教直接导致的后果。中共的拜钱教,那才是真正的邪教,是名副其实的邪教!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8/n2900921.htm

温家宝拒绝“和邪”,态度强硬出人意料

作者﹕千载云

4月30日晚,上海世博会在阵容强大的“和谐欢歌”中豪华开幕,参加世博会的中共常委中,温家宝因意外缺席而引起人们种种揣测。

有人说温家宝因病不能出席,玉树地震后,温到玉树发生严重的高原反应,曾喘息不已,后一直没能在媒体现身;有人说胡锦涛在玩平衡,既不想让老迈而劣迹斑斑的江泽民露面,也不让与江格格不入的温家宝出席;也有人认为温家宝此时不出席世博会,是一种政治表态,温深感世博耗资太巨,又因强拆引起民怨太深,加之玉树地震刚刚过去,创伤未平,没有心情参加这种打肿脸充胖子的“拼死一搏”。

据新最消息,世博开幕之夜,当胡锦涛们正在观赏烧钱上亿元燃放的繁华烟花时,温家宝正打点行装,准备于第二天——5月1日劳动节这一天,再赴玉树灾区,看望灾民,查看灾后安置情况。

自救灾部队撤离玉树后,由于地震留下的是一片废墟,加之天气恶劣,又是风又是雨,震后一片惨象。温家宝再至玉树,的确会起到一些作用,至少能解决部份灾民的一些急难。温家宝二进玉树,还特意肯定了喇嘛们在救灾中的作用,而在此之前,中国媒体受中宣部指令,一直把震后最先赶到灾区救灾的红衣喇嘛们拒之于传媒镜头之外。

这次世博会,是中共今年最大的面子盛典。根据以往惯例,是要求政治局常委全员参加的,但温家宝却以5月1日要到玉树灾区为由拒绝了。看来温缺席世博开幕式,既不是因病不能参与,也不是玩平衡的“被缺席”,而是拒绝“和邪”,这是一向行事温和的温家宝出乎意料的一种比较强硬的政治表态。

另据报导,温家宝此行,引起政治局至少两人不满,认为温家宝的玉树之行是作秀,是不识时务,冲淡了世博喜庆和谐气氛。由于温的灾区之行与中宣部报喜不报忧,转移民众视线的思路唱反调,且受到网民赞许和欢呼,一位主管宣传的领导更是气愤地说:“他是要网民,也不要我们宣传部门。”

我一向认为温家宝在中共体制内是赶大车的,中共的老爷公子们绝大多数是吃喝玩乐,花天酒地之徒,所以总要顾一个好车夫,不然中共这驾豪华马车怎么能与时俱进。只是这个车夫的名称比较好听 ——“总理”。此次温家宝拒绝参加世博,不愿与车上的老爷公子们“和邪”,心系玉树,心系灾民,值得叫好。但温加宝的态度由一向温和变得强硬,出乎意料让人揣度。

温家宝在体制内一直受到江系明里暗里的攻击,好在有朱镕基、胡锦涛的支持,因为胡也的确需要像温这样勤勉办事又没有政治野心的车夫。即使温赶车,也常常出这样那样的事故,如果换一个花天酒地的公子哥,这驾马车早就车毁人亡了。

温家宝的强硬或许是因为江系势力正在衰竭,江真的因“两奸两假”事件受到胡的控制;或许是受胡耀邦处事作风的感染,不喜欢这种劳民伤财的面子世博而明确不想参加。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8/n2900835.htm

中国道德的希望在哪里?

文/千载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十多年前,当提到做人要讲道德时,有人就说:“道德值几个钱?能买吃买喝吗?还是抓紧时间捞钱吧,‘不管白猫黑猫,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嘛。”

今天,当人们真的将道德丢失殆尽时,却发现没有道德却非常的危险。道德虽然不能买吃买喝,但没有道德就会买到毒食品毒饮料。如今在中国,除了党中央吃的是特供,不管你挣了多少钱,谁都可能会吃到毒食品喝到毒饮料,说不定哪一天就因饮食中毒而一命呜呼。

在没有道德约束的背景下,私利的趋动使人们的创造力都发挥在唯利是图,损人利己上。久而久之,必然会出现“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局面。仅就毒食品而言,如今曝光的就有地沟油、苏丹红、福寿螺、毒大米、瘦肉精、人造蛋、毒蔬菜、结石奶等,还有很多其它方面缺德事,更是不胜枚举。所以有人说“中华民族到了最缺德的时候”。

道德丢失的原因

当因道德的缺失人人感到自危时,人们可能会追问,会反思:我们的道德为啥丢了?道德缺失的根源是什么?

中国的传统文化,推崇“仁、义、礼、智、信”,古时的国人敬天知命,相信善有报的天理,所以古人的道德都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上。

自中共建政后,以革命的名义,抡起无神论的大棒,将传统文化击毁殆尽,传统的道德也被打得支离破碎。毛泽东时代的人们只能关起国门敬奉共产主义,毛死后共产主义的梦幻因前苏联的解体和东德共产党的倒台随之破灭,人们的信仰和崇拜在邪党的引导下就转向了金钱和权力。文章开头的“猫论”是邓某某所积极而广泛倡导的,他以猫喻人,只要会“抓老鼠”,至于有什么手段,合不合乎道德,就不在乎了。

到了江泽民时代,人们对金钱和权力的追求成为汹涌的潮流,为了钱和权完全不择手段,中共官员们自上而下的贪污腐败也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而江泽民对信仰 “真、善、忍”的好人的残酷打压,就象毛泽东发动“文革”一样,造就了难以计数的流氓恶棍。所以一位著名作家说:“六点水(江泽民)时期败坏了整个中华民族”;而我说“六笔党(共党)执政击碎了我们民族赖以生存发展的道德”。一个没有道德约束的社会,私欲就会象洪水猛兽一样的泛滥疯狂。

中国道德的希望

时至今日,由于道德的缺失,社会上往往会出现很多难堪的事。有人被车所撞,车主逃逸,而你出于好心救人,可你却被赖为肇事者难脱干系,理由很简单,你不撞人,怎么把人送到医院?公车上有小偷偷人东西,有人铤身而出去抓小偷,而小偷却是一伙人,于是见义勇为者受到群殴,而被偷者为了自保却不承认小偷偷了东西……在中国,无德造成的各钟怪事太多,我真不想继续列举。

如今中国的道德问题堪忧,但如果有人问:“中国的道德还有重归的希望吗?”我会不假思索地说:“有!”如果有人接着问:“中国道德的希望在哪儿?”我会肯定的回答:“我们道德的希望就在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为人真诚、善良、宽容、坚韧,不管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不管是富是贫,是官是民,都从严律己,是值得信赖道德高尚的群体。法轮功学员诚信办事,乐于助人的事迹在国内外有口皆碑。

另外,法轮功有广泛的群众基础,1999年江泽民启动中共政权打压法轮功时就有 7000万人,这是当时公安部内部调查的数据,后来虽受严重迫害,但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不改初衷。法轮功在1999年以后10年在大陆以外发展迅速,仅在台湾一地,就从1999年时的30万增加到50万人,人数都快翻倍了。法轮功学员不分官员平民、富裕贫穷、学历高低、老人小孩,并且超越种族国界,如今在全球的传播增加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道德标准高,群众基础广泛,中国道德的希望就在法轮功!当人们认识到道德缺失的危害性和可怕性从而想提高道德时,那就以法轮功学员为典范,有了道德高标,只要有心,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还怕我们的道德找不回来?

法轮功是我们中华民族道德的希望。

发稿:2010年05月08日 更新:2010年05月08日 03:43:1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一斤奶粉的成本究竟是多少?太惊人

我过去是学食品制造的,虽然当时成绩不怎么地,虽然知识老化了,可是对当今奶粉的成本还是能估计个八九不离十的。

已经把专业丢了许多年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大约10斤液奶能生产1斤奶粉,而10斤液奶的价格,记的前几年在10块钱左右,现在估计离这个数也不会太远。现在我们就假设是10块钱。那么生产1斤奶粉,加上其它费用,如工人工资、水电费、各种添加物的费用、设备折旧等等,不会超过15块钱。而现在1斤奶粉的价格,最贵的都卖到一百多块钱,可见暴利。

有人可能要说,那些昂贵的奶粉里,添加的都是极品的营养物质,应该更好,成本应该更高吧。请大家不要相信这些忽悠。其实,最好的奶粉就是纯天然奶粉,就是直接把鲜奶干燥,什么都不添加制作出来的奶粉。尽管在奶粉的加工过程中,会损失一些营养成分,但是在现在的加工工艺下,损失的也不大,基本不需要添加。什么加锌了,加钙了,加脑黄金了,加这加那的东西,都是给暴利找借口的。奶粉包装上列的添加的那么多的营养成分,其实他们有没有真添加了,我们不知道,就是真添加了,也是极微量的,成本也很低。

要说他们有没有往奶粉里添加东西,当然肯定添加了。就是添加了可以增加奶粉固体物的东西,可以增加奶粉蛋白质检测含量的东西,可以增加香味的东西,可以增加稠度的东西等等,总之就是添加可以在感观上、检测上模仿真牛奶的东西。添加这些东西,可以极大降低成本。上面说了,最好的奶粉就是纯天然的,而1斤纯天然的奶粉的成本不会超过15块,可见假冒奶粉的成本是多么低。本来纯天然奶粉的成本就不高,可是他们低了还想低,可见是多么贪心。

大家买的上百块钱一斤的奶粉,好不到哪里去,充其量就是纯天然的,或许还加了一些人必要的营养成分而牛奶中含量偏低的。我们说,即使添加这一点东西,成本也增加的很小。但是由于行业内心照不宣的垄断,大家都把这种奶粉的价格抬得很高,价格自然也就很高了。就算有一个有良心的商人,把他的这种天然奶粉的价格降到二三等奶粉,即假冒天然奶粉的价格,消费者也未必买他的产品,因为消费者分不清真假,消费者只会看广告。

市场经济就是会骗人,把大家本来不需要的东西,说成是多么多么重要,诱惑大家购买。比方说,受太阳照射本来就没有什么危害,可是商人却说这要受紫外线的伤害,太阳紫外线对人体的伤害是多么多么厉害,要大家买他们的防紫外线的东西,什么防晒霜、防晒衣等等。不然怎么能赚钱。在食品方面也是这样。商人说天然牛奶里缺这缺那,又说他们的奶粉里加了这些东西,无非就是让大家买他们的,不买别人的。其实,最好的奶粉就是纯天然的,不需要添加什么东西。当然,牛奶和人奶的成分是不一样的,但是就是真补充了一些东西,也是极其微量的,增加的成本也不大。况且,真正的人奶成分谁也模仿不出来,他们加这些东西,反而可能会破坏原来的营养比例。

来源:凯迪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508/article_99638.html

姜维平: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作者:姜维平

似乎这是两个不搭界的国际新闻:流亡海外的上海作家小乔,在中国驻瑞典使馆受到冷遇,而中国驻休斯敦的外交官郁伯仁,却被美国警察一顿痛打,我看了网上众说纷纭的观点,深思再三,不胜感慨。我认为二者之间应有内在的必然的联系,即,当一个国家的统治者,不遵守自已颁布的法律法规的时候,他们本身的合法权益也很难得到保护,换句话说,当他们趾高气昂地粗暴对待别人,践踏人权的时候,自已倒霉的悲剧就已经拉开了序幕!只不过他们愚蠢,缺乏良知和悟性,被权力迷住了眼睛,看不见而已。

据海外媒体报道,中国公民、现在流亡瑞典的上海作家小乔,从去年被中国政府剥夺回国权以来,已经多次到中国驻瑞典大使馆交涉护照更新事宜,都没有解决。5 月3日,当地时间上午9点40分,小乔又一次去使馆,向柜台办公人员表明要求,得到的答复仍然是:“我们已经转达给国内,暂时没有新的答复。”小乔不服,就在签证等候区,打出了事先准备好的标语,其中一条用中文写着:“我是上海市民,我要回国看世博会。”另两条是用英文抄写的,是中国政府已签署的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条款:“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和“任何人进入其本国权利,不得任意加以剥夺。”

其实,作为中国使馆的工作人员,我相信他们每个人,都知道小乔用抗议行动给予他们的提示是正确的,即中国政府根本不应当违反自已的承诺,拒发护照给任何一个公民。

但事情并不如此简单,据报道,10分钟后使馆人员告诉小乔:“你不能在这里抗议,你可以到使馆门外去。”小乔说:“我一没有大声喧哗,二没有散发传单,三没有找记者到使馆内拍摄,丝毫没有影响使馆的秩序,只是抄了两幅中国政府承认的联合国公约和写了我个人的要求,没有任何违反中国的法律,我为什么不能待在使馆内?”使馆人员费某竟然说:“你不能到人家的家里抗议吧。”小乔立刻反驳说:我是中国公民,这里也是我的家,就算中国政府是个“家长”吧,我在自己家里,提出合情合理的要求,等待“家长”答复,没有任何过分之举!

这段对话非常精彩,小乔承认是自家人,费某则不然,但我认为,在小乔取得瑞典国籍之前,他们都是一家人,而且政府是中国的“家长”,公民是它的孩子,现在出了怪事:家长不让孩子回家,而且家长的火气很大。费某说,我们叫保安来带你出去。小乔说,我要在这里等候答复。随后使馆的门卫(瑞典人),用英语对小乔说:“使馆的人要求你出去。”小乔向他讲明了道理,但他还是奉“家长”之命,强行将小乔拖出使馆领事部接待室,小乔被迫与他发生肢体冲突,一路挣扎反抗,最后终因“力不能敌”,被拖出使馆院门外,而后门卫锁住院门,再不准小乔进去了。

请看!我们伟大的“家长”很有钱,光上海世博会就花了590亿,当然雇得起洋人保镖了,他们在别人的国土上,把自已的公民强行拖出了领事馆,这种动粗丢人的行为,中国历史上有吗?家长推孩子,推到了瑞典,这真是咄咄怪事!

此后,报道又说,有人再来办理护照或签证时,门卫就用密码给来访者开门,无奈小乔一直在使馆门外举牌抗议到中午12时,才不得不离开了使馆。看来,这个孩子比不上冯正虎有韧劲,小冯一直斗得老胡亲自发话,让他回到了上海,而小乔又一次的维权运动竟失败了!

不过,真正的失败者不是小乔,更不是冯正虎,是中国的当权者,当他们把公民的合法权益作为儿戏玩的时候,自已被耍的悲剧也就必然开场了!所谓的“郁伯仁事件”就是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产生的,只不过,被庸俗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迷住了眼睛的人们,颠倒了是非观,他们荒唐地认为,“家长”动粗是应该的,“家长”挨打却是万万不行的!

据海外媒体报道,4月24号晚上,中国驻美国休斯顿总领馆副总领事郁伯仁,在总领馆附近,遭到了休斯顿警察的围捕,警察手法粗暴,郁伯仁受伤送进了医院,在网上引起广泛的讨论,特别是在国内的官方网站上,一时间充满了谴责美国警察的声音。中国政府已经发出了抗议,要求美国政府严守《维也纳公约》条款和中美的建交条约,保护中国驻美人员的安全。美国国务院4月 28号也表示,正在密切调查这个事件以及相关的执法权限。而休斯顿的市长表示,三位涉案的警察已经重新安排了办公室的其它工作。

我想,这件事的真相细节,还有待于进一步调查,但是,北京高层为何对小乔受到粗暴对待的事件,装聋作哑,而对郁伯仁的挨打,则兴师动众呢?我们的国民为何在这个问题上,厚此薄彼,表现不同呢?

据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报道,最初,休斯顿的警察发现了一辆无牌照的汽车,就拉响了警报,要求他停车,但这辆车没有停,而是一直开到了总领馆的车库,警车就追到了那里,车库的门打开以后,车子进去了,警方也追进去,把这个驾车的人铐上。这位就是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的副总领事郁伯仁。另外一名女乘客,后来中方证实是他的夫人。据说,警察后来知道了他是领事,有外交特权,就打开了他的手铐,并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去检查,发现手部和颈部受伤。我想,可能他的颈部是在铐他的时候,警察把他按在地上的时候擦伤的,而手部是戴手铐时太紧,他挣扎所致,并无大碍,故他很快就出院了。

这就出现了类似上述的发生在瑞典的问题:每个人,不论身在何处,不论什么地位,都应公正地对待别人,也希望得到它人的尊重!中国驻瑞典的外交官做到了吗?郁伯仁做到了吗?他为什么看见警灯闪耀,却不停车?中国外交官要不要遵守所在国的法律法规?使馆人员在瑞典唆使它人拖拉小乔,是否违法?是否不当?

有人说,郁伯仁挨打很可能是个阴谋。《看世界》网站的一篇很有说服力的文章,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即美国没有一个全国性阴谋策划的中心,和操控警察行动的可能性,所以它不太可能是在高层策划的一个阴谋,然后落实到休士顿的地方警察去执行,因为它和中国的专治制度不一样。我同意这一观点。

对于郁伯仁来讲,他受到粗暴对待既是偶然的,也是必然的,前者是因为美国警察的误会,造成了外交风波,后者是中国的体制滋生了他的特权思想,使他得意时似乎忘记了身在何处!

无疑地,中国是一个中央集权的专制国家,在中共中央政法委领导下,全国各级的公安、法院、检察院、国安等都拥有很大的权力,但对外交官一定是客气的,给面子的,因为他们也是属于国内特权的精英阶层的,故久而久之,中国的外交官把不守法的坏习惯带到了海外,更有甚者竟在国外对自已的同胞动粗或恶语相待。小乔是新近的例子,先不说她。拿胡耀邦来讲吧,在满妹写的《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中就有这样一个细节:1989年4月14日,满妹在美国出差期间忽然得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她拟立即乘机回国,便向旧金山领事馆人员联系求助,但接电话的人不知道她是胡耀邦的女儿,对她说,现在已是星期五晚上10点多钟了,你知道吗?都下班了!满妹解释说,我是中华医学会的副秘书长,是受组织的委派赴美学习的,我家里出了事,希望得到帮助,尽快回国…那人说,自已想办法吧!如果每个回国的人,都找我们帮忙,那领事馆就别干事了!{见该书第13页}由此可见中国外交官的霸气和作风如此恶劣,由来已久。假如满妹赶去大使馆较真,大概只有告知真实身份,才能免于小乔之苦吧?所以,我很想请教郁伯仁一个严肃的问题,在他挨打之前,是否听说了类似小乔这样的中国公民被拒之国门之外的消息,是否感到于心不忍?是否认为中国驻瑞典使馆的工作人员和保安做得对?如果他说,小乔是自找苦吃,中国政府做得对,他们是否也可以讲:美国警察打你活该!

请不要责怪这一观点势单力薄,过于偏激,在中国读者当中,类似的反应也不少,在《凤凰网》有一篇文章题为《美国警察跟踪闯馆,抓走中国外交官,中方提出交涉》。它发表后一度显示评论有将近300条,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些评论当中,有70%赞成美国警察的做法,其中有一名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网友评论说:在美国开无牌照汽车,丢尽了中国人的脸面,这样的人居然能当外交官?据报道,这个评论的推荐总数,竟然达到3,394人次。这充分说明了“英雄所见略同”:世间万物都存在着必然的联系,你依仗手中有权,狐假虎威,恶对它人,殊不知灾难已经悄悄地向你走来!

2010年5月6日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清泉:希望您也有一个好悟性

作者﹕清泉

【大纪元5月7日讯】一个人的悟性高低和聪明程度关系不是很大。悟这个词语来源于宗教,是修炼界的一个术语,像大家都知道的唐僧的三个徒弟:悟空、悟能、悟净,名字中都有一个“悟”字。这个悟也就是修炼的人对师父所讲的法理的认识程度,有人是一下子就认识到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的。对修炼的人来讲,悟到法理的先后,对修炼人的影响也是相当巨大的。因为有些法理不明白的话,就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在法轮功的修炼中也讲究悟。不过因为法轮功的书籍对法理的阐述讲的都非常的明白,甚至不需要人怎么去悟了,只要去对照着做就可以了。就拿抽烟这个事情来说,不管一个人修炼法轮功前烟瘾有多大,可是一真正的走入修炼,他很快就把烟戒掉了,这是一个极为普遍的现象。

当然,也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造谣说法轮功不叫人看病。其实修炼法轮功的人都知道,法轮功的书中从来都没有阻止过人去看病。书上写的都明明白白的,找著书一看不就明白了?

法轮功不讲治病,但是法轮功把病产生的根本原因讲出来了。有些人明白了法理之后,通过一段时间的炼功,自己的身体竟然很快净化了,再到医院去检查,以前的病症也全部消失了。明慧网上报导的一个迫害案例,讲到了一个人病愈的全过程,比较有代表性,我给大家整理一下:

九八年六月份,黑龙江省九三管理局双山糖厂动力车间三十八岁的贾瑞东,右腿突然疼痛,到医院一检查确诊为股骨头坏死。现在社会上得这个病的也真不少,疼起来时一个大男人都受不了,从心里、骨头里往外疼,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下,疼的让人心烦意乱。

一天,贾瑞东在本单位卫生所让中医大夫针灸治疗时,一抬头看着桌子上放着一本书,他就问大夫:“你这是什么书?给我看看。”大夫说:“这是《转法轮》。”当时贾瑞东一听到《转法轮》三个字,就感觉到浑身一震。他趴在卫生所的床上,边针灸边读起了《转法轮》。当读到第一页《论语》时,他心想:这不是一般的书,我得读下去。当他读到《转法轮》第九页时,他对大夫说:“我不扎针了,我知道人为什么有病了。”拔掉针后在小床上他一直看了七十多页。

由此可见,贾瑞东的悟性非常的好。也没有人告诉他什么,他自己看看书就明白了病的根本原因。当然,可能会有很多的人对他的认识抱有成见,这也不能怪人家有这样的认识。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几千年来,有谁把病的根本原因说清楚了?难道法轮功能把所有疾病的根本原因都说清楚了吗?这确实难以使一些对法轮功还不太了解的人相信。可是贾瑞东相信了,而且非常明确的提出不扎针了。那么,他的病是怎么好的呢?明白了病的原因就可以好病吗?我们再往下看。

第二天早上,因走路困难,贾瑞东推着自行车当拐棍到了炼功点。当时右腿不敢着地,炼第二套功法时,只听到右腿疼痛的地方咯吱一声,腿当时就不疼了,右脚敢着地了,当时贾瑞东的泪水就涌了出来。炼完功后跟着辅导员爬到四楼,请到了宝书《转法轮》,骑着自行车就回家了。到了院门口,女儿看着爸爸骑着自行车回来了,高兴地把端着的盆扔在地上,惊喜地拍着手跑向爸爸喊道:“我爸爸能骑自行车了,我爸爸能骑自行车了!”

其实“法轮大法明慧网”上关于这一类的报导多的是,每天都有。想想也是,要没有这么多奇迹的发生,当年法轮功怎么洪传的那么快?短短七年的时间,修炼法轮功者竟能达到上亿人,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中共倾全国之力打击法轮功,残酷迫害了十一年,法轮功却屹立不倒,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说人的悟性问题,就像这篇短文一样,有的人可能很相信,有的人可能就不以为然。那么不太相信的人,您不妨也找一本《转法轮》来读一读,看看是不是这样。如果您真有缘份的话,您的身体肯定会得到调整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7/n28998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