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谢师恩(音乐电视)

謝師恩

愚迷紅塵不知曉,
師傳大法方悟道,
真覺漸啟迷中醒,
每念師尊淚如濤。
眾生罪業您獨自消,
天上人間苦操勞,
浩瀚蒼穹傳大道,
法正乾坤洪願了。
師父,您好!
法輪大法好!
慈悲浩蕩佛光照,
弟子兌誓約,
億萬輕舟揚,
助師正法,
隨師歸處高。

Advertisements

贾阔:恳请各界正义力量关注营救危难之中贾甲

我的父亲贾甲自在北京国际机场被非法逮捕到今天,已经6个多月了。我作为贾甲的直系亲属,没有得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由于我本人的健康状况一直欠佳,所以直到今天才有这个机会发出这封求助信。

目前中国正处于历史大变革的前夜,那些反对社会进步、阻碍社会发展的落后力量正在疯狂的对民主人士、进步人士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迫害手段无不用之人类有史以来邪恶之最。

然而历史的发展不会因为落后力量的阻碍而停止,反而会更加迅速的前进着。中国实现民主化,中国走向新的文明与复兴是历史的安排,是不由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历史进程。

我的父亲贾甲为了实现中国的民主化,为了早日结束中国人杀害中国人、中国人迫害中国人、中国人欺骗中国人的恶性历史,他抛家舍业,奋不顾身,一切所做所为都是顺应历史潮流的正义之举,任何落后势力对他及所有正义人士的迫害都将会受到历史的审判。

在这里我恳请各界正义力量能够伸出援手,关注我父亲贾甲的安危,并积极给予营救,你们的帮助和支持不仅仅是在帮助贾甲本人,更是在促成中国的民主大业,更是在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让我们携起手来共同为中国的民主大业和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尽早的结束中国人杀害中国人,中国人迫害中国人和中国人欺骗中国人的恶性历史。

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

来源:大纪元

惨!临沂17岁美少女的乳头被警察烧焦

作者:陆步平

前些天网上在风传一个题为《临沂“八星级办公大楼”后面的累累白骨》的帖子。帖子称:山东省临沂市的“八星级办公大楼”不仅涉嫌违规建造办公场所,其举报人张建国可能已被打死,其父母被关进精神病院,而临沂因拆迁和举报被当地警方打死的多达几十人,其家属也都被送入精神病院。当地的多名退休干部还反映临沂当局每年从银行贷款数百亿,而临沂市每年的财政收入才30多亿,其实这都是现任临沂市委书记连成敏的敛财之道。连成敏还可能通过卖官鬻爵的方式大肆受贿,其个人财产可能已经超百亿,并在瑞士银行拥有巨额存款。

据临沂一位警察私下透露,帖子出现后,临沂当局大为惊恐,市委书记连成敏立即批专款数百万元指派市委宣传部长丁凤云到天涯、猫眼和网易等网站疯狂删帖,又指派市政法委书记李洪海亲自安排警力在全市搜捕发帖人。上周四,警察在罗庄区抓获4名发帖人。据这位警察介绍说,这4人都是高中学生,其中有一名是女生。这个女生名叫王琳芳(音),家中父母遭遇野蛮拆迁,曾多次到北京上访,但都被抓回。因对临沂当局极为不满,当有关系较好的几个男生在网上发现《临沂“八星级办公大楼”后面的累累白骨》的帖子后,为了帮王琳芳出气,三个男生和王琳芳一起在网吧里转发了这个帖子,但后来不幸被警察查出,警察在校长的办公室里将这4人抓进公安局进行严刑拷打,当天晚上将王琳芳的父母也抓进了公安局,并将另外三个男生的父母关进了精神病院。

三个男生都吃了不少苦头,王琳芳一家更是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最惨的是王琳芳本人,一个才刚17岁的漂亮小姑娘,被扒光了衣服吊在审讯室,全身打得都没有一点好皮了。更惨的是身上被烟头烧了三四十个洞。警察中一个姓陈的副队长下手最恨,因为要立功升队长,想好好表现一下,不断用吸红的烟头往王琳芳的身上摁,他尤其喜欢烧王琳芳的乳房、乳头和下阴。虽然嘴里被塞了两双袜子,但每被烟头烧一下,可怜的王琳芳还是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现在王琳芳的两只乳头都被烧焦了,烧没了,下阴也烧得不成样子了,不知还能活下来不。就是活下来,也是个残疾人了。“真是作孽啊!那个丫头真俊啊!他们这么折磨人家就不怕天打雷劈吗?”这个透露内情的警察如是说。

请看到这个帖子的网友,尽快转帖,让有能力的人设法帮帮这个可怜的少女。有路子的请与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联系。王琳芳现在被关在临沂市罗庄公安分局审讯室。

来源:阿波罗网网友”lincole”来稿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509/article_99738.html

中国校园血案频传的深层思考

文/钟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近期,中国校园血案频传,从福建南平幼儿园“三二三”惨案,到广东雷州血案、广西合浦血案、山东潍坊血案到泰兴血案,人们还没有从上一个血案的震惊中恢复,更惨烈的悲剧又接踵而来。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九时四十分,江苏泰州市泰兴镇中心幼儿园发生砍杀幼儿恶性事件,行凶男子徐玉元闯入园区,砍杀三十二人,其中二十九名是四岁孩童。而事发后地方媒体与网络上就传出有四名学童死亡,据《新京报》报导,泰兴市一位医生介绍,受伤学生已经有3人确定死亡,但当地政府一直否认。官方29日下午5时通报,到目前为止无人员死亡。

一些社会学者分析,这些校园血案表面上是亡命徒变态行凶,实质上是社会不公造成的。弱势群体受到极度不公待遇,得不到解决,就将报复的对象集中在了比自己更弱势的孩子们身上。凶手们以制造“轰动”来引起社会关注,导致毫无防卫能力的学生成为牺牲品。这些残忍的凶手当然要受到法律的惩罚。但只惩办凶手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社会问题才是根源。

而这些社会问题的根源有什么?几天前,在明慧网上看到几篇文章,也许能够让我们更接近答案。

2003 年11月15日,在河北省雄县葛各庄村小学念三年级的刘倩,发现耳后淋巴结肿大。医院诊断为急性白血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刘倩的母亲想起曾看过法轮功真相传单上讲述的一个15岁女孩患白血病炼法轮功痊愈的神奇故事,决定让女儿炼法轮功。学了三天,奇迹出现了,孩子想吃东西了,并要起床炼功。等七天过后完全恢复健康了。

校长得知刘倩炼法轮功之后,强迫她放弃修炼,并写出书面保证,否则,就剥夺她读书的权利。此后,刘倩精神、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事发五天后,突然神智不清,继而昏迷不醒,骤然死亡。

十六岁的曲建国是河北省涞水县私立学校的一名中学生。去年六月,曲建国罹患骨癌,用尽家中借来的钱和学校的捐款在最好的医院治疗而毫无起色,在绝望中等死的时候,他听了法轮大法弟子讲的真相,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奇迹般痊愈。怀着感恩的心情,他写下了自己的故事《中学生走入法轮功 跨越死亡线》,并在法轮大法明慧网登出。然而,这之后曲建国一家竟遭到中共各级人员的威胁、恐吓、与施压,逼他在拟定好的一份文件上签字声明,说他的病不是因修法轮大法好的,要再将他逼上绝路。

法轮功让两个在生死线上徘徊的孩子获得健康的身体,而中共对真善忍的打压,却将他们有推回到险恶的境地。

中共体制造成的种种利益分配不公、对基本人权的践踏让社会上最易受到伤害的孩子们成为了直接或间接的受害者。这个邪党幽灵多徘徊在中华大地一天,就会有更多的孩子受害。毒奶粉、毒食品、毒疫苗、大地震中倒塌的豆腐渣工程校园……都在将孩子们推到死亡线上。

中国古老的道德观告诉人们“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是,在真善忍基本道德遭到打压的当今中国,中共关心的是权力,各级官员关心的是利益,造成大面积法制瘫痪、道德沦丧、危机四伏。

人们都说孩子是未来、是希望。但是现在孩子们的人身安全都无法得到保证,我们的希望和未来在哪里?

江苏泰兴砍杀幼童惨案发生后,当局封锁消息、封锁医院、控制媒体、禁止家长探望受伤小孩,引发大量民众上街游行,要真相、要孩子。

希望各位不要等到自己的亲人、孩子受到伤害后才意识到真相的可贵。主动了解真相、告别中共,您的未来才有保障!

发稿:2010年05月09日 更新:2010年05月09日 02:59:1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九十五岁大法弟子拜谢师恩

文/老年大法弟子口述 同修帮助整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在师尊五十九华诞和“世界法轮大法日”到来之际,我恭祝师父华诞快乐!祝同修们 “世界法轮大法日”活动圆满!同时祝世人朋友们早日沐浴大法法光!

一九九六年,我八十一岁,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今年九十五岁,算来也十四年了。这十四年中有过和平,也经历了邪恶干扰迫害。和平修炼时期,我坚持学法因而在修炼的路上打下了坚实基础;邪恶迫害中,我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坚定的走到了现在。

今天,我要借“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神圣的契机,简述一下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以后,身心的变化和修炼中我自身部份神奇的体验,与同修们共勉;特别是要告诉亲爱的世人朋友们,快紧紧抓住这与师尊同在、稍纵即逝的得救的机缘,不要观望,不要再徘徊。这是我发自内心、真心实意的期待与呼唤。

得法前我浑身是病,经常头痛、腰痛、腿疼,每个月的退休金都不够吃药的,下楼要人搀扶,不吃药走不了路。修炼以后,我的身体不药而愈,浑身轻松,下楼不再要人扶,精力充沛。修炼不长时间,我还来了例假。我深知自己身心的重大变化,是大法给的,是恩师赐予的。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命啊。我每每想起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就泪流满面。感恩的同时,心中升起强大的信念,就是要不负师恩,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回家。

从修炼到现在,十四年中,我这个年近期颐之人再没有去过一次医院,更没有吃过一片药;学法、炼功一天没有停过;发正念一次没有耽误;讲真相,我虽不能象其他年轻同修那样走街串巷,但我的亲人、朋友、街坊、邻居、同事等,我也要对他们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我的修炼体会,讲大法及大法弟子在大陆遭受的迫害、冤屈。我还给他们中的一些人做了“三退”。

之所以说我十四年的修炼,是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走过来的,这也是我的亲身经历。

在学法的初期,当我拿起《转法轮》书读到哪行,哪行下方就出现小法轮或“红杠”、“蓝杠”带着我往下看。有时字还会变得很大、凸起;在学法小组和大家一起学法时,我还时常看到另外空间的小婴孩们蹦来跳去,还对着读法的同修双手合十,我看到他们很开心,学法越学越有劲。我深深感到这部大法,不是一般的法,而是我们修炼人走向圆满的天梯。

炼动功,我浑身轻松,暖洋洋的;炼静功,一坐两、三个小时,真的感受到了没有身体,只有一点点思维的状态。静中有时也会看到鲜花等美妙的场景……

师父法身也在呵护着我的平安。记得有一次去北京,回家时还没进门就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再一看,原来是我外出没有锁门,师父法身在提醒我。

人都有业力要还。这些年中,我有四次摔倒,可我每次都想到是大法修炼人,照样学法、炼功,结果安然无恙。儿女们都说:您摔跤好几次,这么高龄,硬是没事儿,这明显是修炼大法的好处。

有一次,我打开水洗脚,水盆扣到脚上,马上烫起了好几个大泡,我当即想到大法,不动心,脚烫脱了一层皮,硬是一点儿没疼,过一个星期就完全好了。

最近我下楼去,一位邻居说:这么大岁数,下楼别摔了。我说,“没事。”正说着,不知从哪里来了两个小男孩儿扶我下了楼。楼下呆了一会儿,这两个小孩儿又把我送回楼上家中,我问他俩在哪住,他们说在楼上,可我楼上没见过这两个小孩儿。

今年九十五岁的我,头脑清醒,心态平静,神清气爽,没有不适。这都是师尊、大法的赐予。

在感恩师尊、感恩大法的同时,我还要再提醒一下我亲爱的世人朋友,我这样一个年近期颐的老人,修炼中的经历本身就是个奇迹。我真诚的希望每位世人朋友,都能够得法修炼;如果您由于各种原因不能修,那就请您从心底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您也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发稿:2010年05月09日 更新:2010年05月09日 03:06:4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催眠系列:杀人如麻的日本兵转世受苦

——“你要用你们的母语跟我们道歉”

身着佛家黄袍的这位尼姑她已经在台湾出家30多年了,我知道她不但英语和德语不错,还取得过美国大学的两个硕士学位,很有人缘。她自述全身都不舒服,尤其肚子最痛,在找我之前,已经找了别的咨询师为她作了大量的催眠治疗,可是身体状况仍未改善。她与我认识,就来找我帮忙。

她个子娇小,我请她取了一个舒服的坐姿,她就双盘在沙发上面,看起来很自在。于是我引导她进入导致她肚子痛的那生。很快,她进入了前世。

“等一下!这一段我过去已经咨询过了!我的上一世,我去当日本兵的那一世,但当兵之后就没看了。”

我引导她从当日本兵后看下去。

“老师,我的画面跑的好快,但大多是过去我咨询看过的。”

“我了解,那么妳就到后面一点,看妳当兵到哪儿去了!”

“中国,我们到中国,那是二战时期,先从上海登陆,再转进到南京。(话讲完就看到她在沙发上有些坐的不耐感觉)。”

“我看到我们在疯狂的杀人,到处都是死人。我们在南京市区,杀的都是平民、老百姓。怎么这些记忆我之前咨询都没有看到?”

“当时妳杀人的感觉如何?不觉得他们与妳无冤无仇,这样做,不觉得难受吗?”

“老师,你话太多了!我们皇军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妳们怎能下得了手!”

“支那人个个都是猪,又臭、又脏,跟猪没啥不一样…!”她说。

听到这些鄙视、侮辱的骂人字眼,身为催眠师的我又气又愤。

“这些都是又臭、又脏、又无知的支那人,跟猪没啥不一样!”

“为什么妳会认为中国人是这样呢?”

“登陆前,大队长就告诉我们,支那人个个都是猪,又臭、又脏,跟猪没啥不一样。并且今天一早就告诉我们,要办一个杀人比赛,看谁杀的人多!”

“我看到有的士兵把年幼的女孩抓近房间强奸,完后又杀了她。还看到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烧杀掳掠情境,我自己也杀红了眼。我还把一个小娃儿用刺刀刺穿他的肚子,并且高高的举起炫耀自己。后来我们离开这里,找了很多的百姓去掩埋这些尸体。之后也把这些百姓当场枪毙了!”

“告诉我,在这一世,妳活多久?”

“我在没几天后,就死了!”

“妳在哪儿死的?怎么死的?”

“我在一座桥边跟敌军对抗,被子弹打中肚子。(说到这里时,她一直摸着肚子,表情相当痛苦。她受到被刺死的小娃儿的同样的痛苦,因缘轮报果然不爽)。”

“妳自己感觉一下,妳现在的肚子痛跟前世的这一枪是否有关连?”

“是这一枪又怎样,我早就知道,我杀了那么多人,早晚也会被杀的,这是我的报应,没什么!”

“那么妳觉不觉得在这一世罪孽深重呢!”

“你开什么玩笑,我们是奉天皇之命召集而从军,也是奉命杀人,没什么罪孽可言,我们执行的天皇的使命,就是天命。(这时个案好似变了个样,就像似一个日本军人)”

“但是妳若因此而一直胃痛不止,妳愿意吗?”

“这点小病痛算什么,天皇的命令比较重要,大日本的将来才是最重要的!”

“我了解,那么妳不打算继续咨询下去了吗?”

…………(哑口无言)

“在妳去当兵前,是否已经结婚了?”

“美智子(个案用日本语回答),比我小一岁,现在十八岁了!(这时个案眼角滚下泪水)”

“若是她知道妳在未来的此生,因为那一世杀了很多人,所以病痛缠身,她会做何感想?”

“催眠老师您想说什么?我是不会道歉的。哈!哈!哈!(那日本兵的态度坚硬及轻蔑,听到那声音不禁令人一寒)。”

“是的。妳也知道,道歉之后,会可以改善妳的身体,对吧!”

(几经波折的沟通,这位前世的日本兵始终不肯对当时杀害的中国道歉,但是个案若是没有进入「宽恕疗法」根本无法获得身体上的改善。于是我就找到了一个契机,让这日本兵勉强的答应道歉。)

“告诉我,当兵时,家里还有什么人?”

“除了美智子之外,还有我的妈妈(用日本语称呼妈妈)。”

“嗯!我们请妳观想妳的妈妈来到妳的面前,好吗?”

“嗯!妈妈已经在我面前了!(这时个案的眼角不断的抽动)”

“我要让妈妈知道,因为那一世当兵之后,到了中国杀了不少人,导致来生投胎的身体状况很糟糕,不知妈妈是否愿意代替儿子向这些受害者道歉,取得宽恕…”

“(个案这时眼泪直奔而下,嘴里喊着)不要、不要、不要让我妈妈做这样的事!我答应你,我愿意跟那些亡者道歉!”

“那么我请妳观想那些在中国被妳(你)杀害的人来到妳的面前。”

“哇~,怎么这么多啊!他们的眼神都很忿怒,个个都好像要杀了我一般。大约四、五千人左右。当时杀人比赛,我好像是第一、二名的成绩。”

于是,我运用了宽恕疗法,让这些被害人能宽恕这位因执行任务的日本兵。

“好的,他们同意宽恕妳了吗?”

“有一些愿意释放怨恨了,同意离开我了!”

“那么还有多少亡灵还在?”

“大约还有五百位左右。”

“那么请妳用最大的诚意及忏悔的心,再次的跟他们道歉。”

“再次道歉之后,他们都离开妳的身体了吗?”

“是的,大多都离开了!但是…好像这几位,七位坚持不肯走,好像都是读书人、老师、知识分子。”

“妳请教他们,为何还不能宽恕妳?”

“他们说,既然你是代表日本来侵略我们,杀害我们。要道歉,就不该用中国话道歉,我们要你用自己的母语(日本语)跟我们道歉。”

后面,我就看那尼姑喃喃地用日语向那些人道歉,而且是一位一位的鞠躬道歉。

当下她变得轻松许多的回去了。

霍仕龙简介:
美国国家催眠师学会NGH会员、催眠训练讲师
* 心灵对话课程教材编撰及专任讲师
* 高雄市应用科学催眠学会课座讲师
* 中国国家科学研究院心理研究所毕业
* 中华人民共和国持照心理咨询师
* 咨商技巧灵活,个人咨商经历超越1,000人次,时数1,600小时以上
* 2009年 三商美邦人寿保险公司潜能授课讲师
* “一定要成功”训练课程讲师
作品: “找回断线的风筝” (2008年)

http://www.secretchina.com/node/346406

世博人员粗暴毁记者器材 港记协抗议

2010年5月7日 星期五


图片资料: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

就香港亚洲电视一名摄影记者在采访世博时,遭一名在场义工打烂摄影器材一事,星期三,香港记者协会强烈谴责世博人员阻止记者采访,损害新闻自由。

在上海世博园区内,香港亚洲电视记者在中国馆前采访游客时,被数名义工无礼阻止,其中一人更将亚视的摄影机打烂。该名义工事后向亚视采访队道歉并承诺支付赔偿。香港记者协会强烈谴责世博人员粗暴对待记者。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我们当然觉得不能够接受──希望上海当局或者世博当局加强这些志愿人员对新闻自由的尊重。

她说,事件虽然表面上是个人行为,但也都反映出中共对新闻自由的打压。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无论你说自己怎样开放都好,你的口怎样讲都好,但别人看是看那个行为,所谓听其言观其行,我一看,连你的志工都这样,当局的态度可想而知了。

此外,据香港《开放》杂志5月刊报导,除《苹果日报》外,包括《开放》、《争鸣》、《动向》、《壹周刊》等一共五家传媒,被中共列入黑名单,封杀他们采访上海世博。

香港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来自上海消息人士告诉我们的,我们还是相信。后来你看到《苹果》被证实了(遭封杀世博采访),他们自己都非常高调的发表新闻,表示抗议等等。

麦燕庭批评大陆新闻自由比08年奥运更加倒退。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为什么你要去限制香港传媒去采访呢?这个变成是一个比08年奥运更加倒退的表现。中国讲开放,讲和传媒接轨,但实际上在传媒这一个范畴,你还持有控制和限制他们的态度,很难和国际接轨。这件事情你说出去,国际社会认为这是笑话而已。哪里还有人认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可以阻止将讯息发放出去。

她并忧虑最近人大新通过的新保密法,成为打压新闻自由和异见人士的工具。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麦燕庭:它一定对言论自由造成一个阴影,变成每一个人的头上的一把刀,甚至你的私隐会曝光,这个对人权的侵犯很严重。这个对记者影响很大,另外影响较大的是维权律师。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梁珍采访,黄容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