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千古缘已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发稿:2010年05月10日 更新:2010年05月10日 07:57:25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Advertisements

中国籍是“属血”还是“属地”?

作者:郑善

世界上几乎所有的国家(中共国除外)都尊循最古老的“属血”原则来确认国籍。此外,还有“属地”原则…。但这不是我的发明,前者是《世界人权宣言》的规定,而后者则是公认的事实。有一位“都人”(王锦松)在《中国观察》上说:按照旧法律名词,中国传统的国籍政策是属血(desanguinis)原则。即只问祖籍,不问出生地点。以后者为准的叫做属地(desolis)原则。

现行的中共“国籍法”两者都不是。来源河南日报的王晖在文章中说:国籍的确认主要有两种:(1)依血统,血统主义(jus sanguinis)不论出生地,只要其父母一方为本国人,则子女就获得父母一方或两方的国籍。(2)依出生地,属地主义。(jus soli)这两种国籍的归依法都体现了天赋人权的理念。因为子女在18岁之前没有自理生活的能力,必倚赖父母亲生活,父母的家必是他的家,父母的国必是他的国。而属地主义的天赋人权理念就更明显了,生在这块土地上就是这块地的主人,就有居住权,当然也就是这个国家理所当然的公民了。

至于中共“国籍法”第四条–父母双方或一方为中国公民,本人出生在中国,具有中国国籍,说是“属地属人相结合的原则”。这种吹捧实在是强词夺理,自欺欺人之说。属血原则是只问祖籍,不问出生点。属地原则是不问祖籍,只问出生点。这两个原则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概念岂能混淆黑白?黑中加白是什么颜色?既不属黑又不属白,也即既不属血又不属地的不倫不类的“中国特色”。中国早期的属血,属地原则保护了很多无辜儿童的生存权。在抗日战争结束后,很多战死的,离散的日本人的子女都有中国籍在中国合法生活长大。像钱学森的两个子女都生在美国,但钱老夫妇是中国人,子女也有中国籍。但现在生在美国的孩子就被剥夺了中国籍,如郎平、姚明、李连杰的子女、邓小平的孙子都没有中国籍了,但他们有特权,所以最倒霉的是老百姓。

其实,上面的各种情况都和本人无关,中共讲究诛连,爱查祖宗三代。不管是第二条或第四条,我的祖宗三代都是汉族,而且本人生在中国,无论如何都是响当当的中国人,这个响当当的中国人当了五十多年,现在却被取消了中国籍,岂非怪事?当然有人会大叫,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请问这第三条不承认双重国籍是属血,属地还是属人属地相结合?它什么都不属却来势汹汹横扫一切;第二,四条全被它吃光,全都变零!既是如此,何必要第二,四条充门面?只要第三条就够了。一个 “崛起”的大国制订出如此矛盾粗劣的国籍法,不是把咱中国人的脸面都丢尽了吗?

有网友发问:既然有属血原则,美国是移民国家。父母,祖父母来自不同国家,儿女可以怀惴三,四本护照了?是的,我在几篇文章中都举例说明这个现象。如果父母亲各为英、法国人,子女生在美国,他就有三个国籍,如果嫁个德国人,还可申请德国籍。美国每年批准近1百万移民,意味着有一百万人有美国籍。随着开放,交通的便捷,地球在缩小为地球村。现在的一些欧洲小国不是成立了欧共体,欧元通用…。当然,中共国例外。一个执政党公仆连主人(中国公民)都容不下,都要借口取消他们的国籍。它敢让外国人移民成中国公民吗?中共倒行逆施,把公民当奴隶,随意剥夺其国籍已是人神共愤!裴济籍东莞人在抗议中共解除其中国国籍的文章中说:“推翻中共,驱逐马列,重建中华是海外华人的心愿!”

文章来源:看中国

http://www.secretchina.com/node/348745

在蜜罐长大的80后母亲扛起孩奴标签


十年一代际,“80后”也开始进入“三十而立”的年月。

一名名“80后”母亲,开始频繁地进入公众视野。她们带着自己独特的时代印记:独生子女、时尚靓丽、知识层次高、网络依赖强,却又据说是“目前生存压力最大的一群妈妈”。

她们的压力来自哪里?

今天是母亲节,我们就把目光投向这群年轻的妈妈,感受她们的人生点滴……

前两天,广州市委对外公布了一份调查:对比广州不同阶层的上世纪70、80、90年代出生的青年,“80后”的生存压力最大,也最讲求享受。

在蜜罐里长大的“80后”,被一对矛盾―――“生存压力最大与最讲求享受”交织着;相信“80后”母亲所承受的,必将更多。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孩奴”这个新名词与“80后”母亲如影随形。

生不生孩子?

生不生?当不当 “孩奴”?这样的问题,超乎其他代际所能想象的被“80后”一再掂量着。

搜狐网去年年底曾发起一场“你愿不愿意当孩奴”的大辩论。

有44872名网友参与了这场辩论,主打人群当然是“80后”。居然有28322人选择了“当然不愿意,孩子注定是一项赔本的投资”,超过了三分之二。

最大的考量,是经济压力。

1个多月前,一个标题为《“80后孩奴”妈妈晒百万账单:你还敢要孩子吗? 》的帖子走红网络。

网友“鱼死水里了”在帖子中称,自己本是潇洒的“80后”小资,结婚后不仅背上房贷,更成为了“孩奴”。 “我不再去电影院看热映的电影,我不再去健身房塑造迷人的身材,我不再悠闲地走在繁华大街上,我不再惬意地品尝咖啡。曾经的一切都随着那套新房的到手、那个小宝贝的降生灰飞烟灭”。

这位网友对自己从怀孕分娩到宝宝出生后的衣食住行算了一笔账,包括医疗和教育费用,单是孕检就花费了至少3000元。按照该网友的计算,“培养孩子到18岁,就得卖掉一座房子”。

更夸张的是天涯一位网友,居然直言《一个平凡80后母亲的紧急求助:没钱给7个月大的孩子吃奶粉》。这位妈妈出生于1981年,2002年大学毕业,2008年生孩子辞了工作后,被房贷和各种生活费用压得喘不过气,连孩子的奶粉都到断炊的地步。

虽然个案有点极端,但《蜗居》里“你这一个小东西儿,吃进去的奶粉,进口的100多块钱,拉出来要用尿不湿,名牌的又要100多块钱,进出都要钱,你整个儿一双向收费啊!”的这句经典台词还是让“80后” 奉为经典。

在蜜罐里长大的“80后”,偏偏又最讲求享受,“艰苦朴素”从来不是他们的词汇,更不愿意降低孩子的生活质素,经济压力也就无形中再次被放大了。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顾宝昌表示,“孩奴”这种说法,反映的就是城市年轻人的情绪,这和他们的成长环境过于优越有关,也和他们面临的压力有关。

文章来源:羊城晚报

http://www.secretchina.com/node/348735

母亲节为何“亲不见”

作者﹕黄芩

【大纪元5月10日讯】母亲节来临的日子越近,心里就越空。看着别人琢磨着要送母亲什么礼物,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因为母亲己在三年多前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离世了。

这辈子真正跟母亲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才几年,小时候跟母亲关系并不亲。60年父母大学毕业,被分配在两地,相隔300公里,等到他们到处托人请,终于调到一起时,16年过去了,青春荡然无存。

那时上班的人只休周日,过年也就三天假,平时无法探亲,300公里对父母来说,似乎是天上的银河,夫妻只能两地分居。探亲假国家规定每年只能一方拥有一个月,而且必须一次用完,像牛郎织女一样每年才能相会一次。就这样,一家四口人,分散在三个地方,弟弟跟着姥姥,因此跟弟弟、跟母亲互相之间关系都比较生疏。后来,母亲总算和父亲调到一起,一家人才开始团聚。没几年自己就到外地上大学,直到毕业后回家,跟母亲正常的生活了几年,彼此才熟悉起来。再后来就出国了,跟母亲的联系又只能靠电话了。

这事儿说给德国人听,谁都不相信、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么没人性的事情发生,一个家庭被迫四分五裂。可在中国那一代人中有多少夫妻因户口问题被迫多年分居,无法过正常的家庭生活,有多少人间悲剧不断上演。

今天是母亲节,儿子手捧着在学校手工课上花了两个月时间、为妈妈精心制作的礼物,有点腼腆地交给妈妈。儿子在德国出生,一直受德国式的教育,无论幼儿园还是小学,每年都会给母亲准备礼物,全都是精心制作的手工,让当母亲的心里感到很温馨,可是自己的母亲却再也不能享受到这些了。


儿子在学校手工课上花了两个月时间、为妈妈精心制作的母亲节礼物,上面写着:亲爱的妈妈,母亲节快乐,你是最好的妈妈。(摄影:黄芩)

过去在中国,没有母亲节一说,出了国,才知道有个母亲节。记得第一次在电话中跟妈妈说,祝你母亲节愉快。母亲又惊又喜,这件事叨唠了好多回。现如今,子欲养而亲不在,要对母亲尽孝已是不可能了。

母亲节,这个全世界为辛劳的母亲欢庆的节日,在中国大陆,有多少母亲能够享受的到呢。四川、玉树那些因校舍质量失去孩子的母亲,怎一个“惨”字了得?

母亲节,明慧网刊登了“妈妈在煎熬中离我们而去”一文,详细介绍了佳木斯法轮功学员、五十九岁的大法弟子石锐,领导眼里的好公务员、家人眼里的好儿媳、好妻子、好妈妈,是如何被中共迫害,于2010年4月25日离世的,文章催人泪下。

中共统治中国60年,对中国最大的破坏就是对传统文化、道德伦理的摧毁。有人说简体字破坏了神传文化给人留下的道德规范,正体字中“亲”字和简体字中的 “亲”字相比,“亲”不“见”了。在中共的词典里,亲情是没有的,党性才是第一位的,《共产党宣言》中明确表示要“消灭家庭”。

亲情乃天经地义,夫妻、子女、父母、朋友、人与人的正常交往构成了人类社会。通过不间断的各种政治运动,中共把人变成狼,甚至比虎狼更凶残。虎毒不食子,但在中共统治下,父母,子女,夫妻之间互相揭发,断绝亲属关系的比比皆是,谓之党性。

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曾对老朋友杨秉城说:“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连我儿子小熙来也给我一顿铁拳,把我打的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这个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几脚,当时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断,看他这个六亲不认,手毒心狠连他爹都往死里整的样子,这小子真正是我们党未来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后肯定会有大出息。”

当年号称“中国第一左派”的造反派领袖聂元梓,心地残忍,六亲不认。她是靠了哥哥的朋友北京大学校长陆平的关系进的北大。在北大最初两年,聂元梓工作努力,处事谨慎,很受陆平重视,提拔她为哲学系党总支书记。后来因她水平太低,不再被重用。

文革时,聂元梓把陆平在各种会议上的讲话,断章取义一番,上报工作组,揭发陆平是“资产阶级在党内的代理人”,陷害自己的恩人。对自己第二任丈夫吴溉之她也不放过,尽管在她最困难时吴接纳了她,从没得罪过她。她坐上陆平的位子后,还亲自带领北大红卫兵去吴溉之的住宅抄家,指使红卫兵把年老多病的吴拉到西单中组部门前批斗。

晚年的聂元梓住无定所,身无分文,差点靠乞讨度日。她的三个孩子,没一个愿意接纳她这个母亲。

母亲节这天,国内又传来恶性凶杀消息。就在前一天,江西吉水县一名男子持刀杀死了其80岁的母亲、10岁的女儿、妻子、邻居和一名外来工人共八人。

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能够出现这样恶性事件连连发生,杀子杀妻弑母,屠杀幼儿园、小学生,弱肉强食。如果任由中共继续肆虐,中国的母亲们,不知还要经历多少悲伤。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0/n290381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