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络博士:东南亚水源问题非因天灾

针对中国政府所说的中国西南大旱影响了湄公河下游东南亚国家水源问题。王维络博士查证了去年九月份的报刊资料后,感叹给中国政府当老天爷真是不容易,也要蒙受不白之冤。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德国报道

今年冬春以来,靠湄公河水源生存的泰国、老挝、柬埔寨由于湄公河水源的锐减,而指责中国过度开发水源,影响到国际社会民众的生活。中国政府拒不承认中国对于环境的破坏,而说是由于去年西南的大旱造成的。对此,旅居德国的环境问题专家王维络博士在研究了当时、当地的资料后,感叹地对记者说:“不是说那个地方不会发生旱灾,而是那个地方不可能有这么长时间的旱灾。我在那里查了一下,发现给中国人当老天爷真的是很不容易。他们现在说西南大旱的理由,是半年多没有下雨,从去年九月开始没有下雨。我就去查了。”

对此,他具体介绍了当时的报刊资料:“我先给你念一下我找到的资料,他们那里下了多少雨。每天报纸都会登载今天有没有下雨;九月二号阵雨,九月三号阵雨,九月四号阵雨,九月十六号阵雨,九月十七号阵雨,九月二十号中到大雨,九月二十一号中到大雨,九月二十二号阵雨,九月二十六号小雨,九月二十七号阵雨,九月二十八号阵雨,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没有下雨,而是相比来说,比过去的雨量稍微少了一些,但是不是没有下雨。这老天爷也真的不是那么好做的。它明明下了十天雨了。九月份下了十天雨,应该说是不错的了!”

王维络博士感慨地说,生活在谎言中,连给中国政府当老天爷都不能够幸免,你还让老天爷怎么办呢?老天爷已经给你下了十多天的雨了。他说没下雨,就没有下雨,但是你仔细查看,它确实下了雨,它下了那么多天雨。你再让老天爷怎么办?老天爷也没办法,但是他一说就是天灾,你要说这个是天灾的话,那永远,哪儿都是天灾。

自由亚洲电台

Advertisements

苏赓哲:声援袁腾飞

苏赓哲

北京著名历史教师袁腾飞有很多出色言论广受民众欢迎。最近袁老师传遭中共主管宣传部门下令封杀,罪名是“妖魔化毛泽东、污衊共产党、攻击社会主义制度”。

我觉得在中国大陆,能像袁腾飞这样直言的教师非常难得。虽然有时他还说得不很到位。例如他说“毛主席纪念堂是中国的靖国神社”,这话在中国当然触犯当局和“爱国贼”们之忌,但未能显示出靖国神社供奉的战犯,杀害的是外国人,毛泽东残害的是本国同胞。二者性质很不一样。至如“日本教科书篡改率比中国低得多,中国教科书真实率低于5%,纯粹胡说八道”,则自有他的道理。日本教科书再恶劣只是淡化侵略罪行,未如中国教科书之指鹿为马,以白为黑。例如长期说中共是抗战主力,国民政府是逃跑主义,抗战胜利了,才从峨嵋山上跳下来摘胜利的桃子。

以前我曾举例说: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中国历史大事记》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大事记,只有中共召开了什么会议,三十多万南京同胞被日军惨杀则只字不提,令人觉得这只是小事,甚至没事。相比之下,日本教科书尚且未至于此。袁腾飞的说法相当精要。

自有中共以来,胡说八道的何止教科书,可以说官方文字宣传,以至它乐见的任何著作,全是为权力服务,置真相于不顾,以致中国沦为谎言大国。

我姑且举一件非常微末琐碎的小事作例子:鲁迅的弟弟周建人,“解放”后曾官至浙江省省长,当然是中共自己人。但周建人年轻时,并不如鲁迅、周作人能以才华得名于时。他曾去上海商务印书馆打过工,至于谁介绍他进商务印书馆,原本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在中共出版物中,常说是鲁迅和友人介绍的。其实根据史料,是周作人向胡适提出要求,胡适再介绍周建人进商务印书馆的。

周作人提出要求,胡适介绍周建人进商务印书馆这种小事,也要篡改为鲁迅和友人,皆因鲁迅被中共捧为自己人,周作人、胡适不是。党同伐异,颠倒真相到如此细微地步,大事更可想而知。袁腾飞老师只不过说出真相,何罪之有。

(本文刊登在加东大纪元纪元心语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3/n2906517.htm

致死理由多么荒诞与邪恶

作者﹕一竹

据明慧网报导,2009年2月,辽宁省法轮功学员卢广林在盘锦监狱绝食抗议期间,全身多处被烫伤,牙齿被打掉,在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狱方为了推脱责任,说是:“为了提高卢广林体温,护理时,不慎将他烫伤。”

在护理时不慎烫伤致死?既然是护理,那就应该是保护而使其不受伤害,即使是不慎被烫到,也不至于危及生命。这么荒唐可笑的理由,也只有中共能编得出来。

明慧网资料显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十多年的迫害中,到目前已有 3370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证实,这还不包括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以及被非法关押在秘密集中营并被中共活摘器官牟利后焚尸灭迹的学员案例。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如此肆无忌惮是源于当初江泽民的“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叫嚣。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在“打死算自杀”这种丧心病狂的指令下,迫害致死是无需理由的。但邪恶的中共,也自知作恶多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恶,总是要拿出点理由的。于是各种荒诞无耻的致死理由就此出炉。

请看下面的案例:

北京法轮功学员董翠(医学研究生)被转入北京大兴女子监狱,仅 8天就被迫害致死,年仅29岁。事件被曝光后,女监造假称“自然死亡”。

贵州法轮功学员郑定和被迫害致死。家人赶到医院看到郑定和的耳、口、鼻内都塞有棉花,人已瘦到了皮包骨,身体都缩小了,双拳攥紧,右脚趾成乌黑状,已溃烂得看到骨头了。医生说死于“心肌梗塞”。

四川法轮功学员赵忠玲和黄敏先后于2007年5月8日及8月 15日,被迫害致死,警方及医院宣称她们都是死于“器官衰竭”。黄敏死时口腔内有血,嘴张很大,一颗下牙不见了,眼睛睁着。手指完全扭曲向下扣抓着,两小臂上有很多抓痕。

内蒙古赤峰法轮功学员孙敏被迫害致死,恶警称孙敏系“跳楼”死亡。而孙敏家人见到了孙敏的尸体,身体、头部、肩部、颈部、腕部、手都有刑具伤痕。

毋须多举,这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对于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来说,以“真、善、忍”为修炼标准,首先会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同时达到的就是祛病健身。在迫害发生前的1998年9月,曾由医学专家组成的小组,对12000余名法轮功学员进行表格抽样调查,结果表明祛病健身总有效率为97.9%。所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体是健康的这一点,中共是明明白白地知道。而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它一方面利用了这一点,在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中牟取暴利,制造了史无前例,令人发指的罪恶;另一方面,它通过打毒针,送精神病院等手段残害法轮功学员,一旦迫害致死,就拿出有什么什么病的借口来搪塞。

当初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也是完全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的。为发动这场迫害,更是处心积虑制造出所谓“天安门自焚”、“杀人”等借口,不断的向不明真相民众灌输这些欺世谎言,以挑起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同时,真正杀了人的它,却拿“跳楼”“自杀”等谎言继续栽赃陷害。而法轮功的书中明确说明“炼功人不能杀生”, “自杀是有罪的”。

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中共向来惮于让家属去看被害人的尸体,因为它给出的致死理由如心脏病、自然死亡等的谎言,怎么也掩盖不了那满身的伤痕是暴力带来的事实。所以每遇此种情况,它们的做法就是,强行火化,禁止家属接近尸体,或者威逼利诱,逼家人签字承认被害人“有罪”。这完全是一个流氓的做法,而且是一个极其邪恶的嗜杀成性、说谎成性的流氓的做法。

其实中共的谎言并不高明,比如近年来的看守所各种离奇死亡: “躲猫猫死”、“做恶梦死”、“睡姿不对死”、“喝开水死”等等。中共给出的荒诞死亡理由,尽管任何一个有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但它依旧会炮制下一个可笑的理由出来。为什么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因为这是它的本性,它本性是邪的毒的,你说让它不害人,那它也做不到。而它拿出这些荒诞与邪恶的无耻理由,它也无非是告诉人们,我是流氓我怕谁,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这真是把指鹿为马表演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然而“指鹿为马”所有当事者的结局,那也是明摆着有前车之鉴的,因为谁也逃不过善恶有报的天理。

(注:以上案例选自明慧网,均有据可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3/n2906259.htm

谁把我们的孩子送上断头台?

辛素

早上打开新闻网,一条砍杀学童的消息让人感到窒息。身为人母,最不愿意看到孩子们受伤,物伤其类,心情萧萧。但是最近的日子里,一条接着一条,大陆砍杀幼儿事件不断,手段残忍。从3月23日至今(5月12日)短短的50天内,被砍人数近百人,范围遍及福建、广西、广东、江苏、山东、陕西6个省份。一个个问号像重锤般敲打着振颤的心,中华大地到底怎么了?这是任何一个正常国度、正常社会、正常思维的人无法接受和想像的。而它发生了,发生在举国庆祝世博会的大好日子里、发生在经济高速增长的今天、发生在人民都富裕的和谐社会里,这一切是不是有点奇怪?

5月11日一条新闻讲两个农民械斗,其中一人逃离;一年后在村里发现一具无头尸,于是,警察威逼械斗的另一方,在搟面杖敲脑袋、头顶放鞭炮、用脚跺、三十多天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等酷刑下,他屈打成招,将判罪入狱,11个年头后,逃离的一方回到家中,这个冤案才了结,而当时参与逼供的警察大都提了官。

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子,一位在东北的相识者曾经给我讲,她的哥哥在公安局工作,有一次他们看到一个外地打工仔东瞄西看,就把他抓到公安局。打了一通,没问出什么,到了午饭时间,警察们就把这个民工的两个胳膊用铁丝绑结实,出去喝酒了。酒足饭饱后把这件事给忘了,等给民工松绑时,民工的两个胳膊已经发黑、坏死,警察们都知道他残了。我问:“那怎么办?”相识者说:“一脚踢出去,有本事告去,一个外地打工仔能怎么样?”

从这些例子中,我们看到有些人的心态,作孽后,内心没有丝毫愧疚。如果要问谁把我们的孩子送上断头台?答案是:你、我、他,是所有只关心自己利益而忽视他人权益的人,是放弃正义、随波逐流的人。

5月 12日的一则新闻说,2010年5月1日又一名法轮功学员梁振兴被迫害致死,时入狱8年;2003年12月26日刘成军在遭受1年9个月残酷后离世;2006年8月6日雷明被酷刑致死。他们三个都是因为“杀无赦”密令下被抓的长春市法轮功学员,他们走了,但是他们在酷刑下坚守住“真善忍”的信仰,直到最后。

有人可能觉得这些事情之间没有关联,其实,同一个社会、同一个政府、相同政策下、同样的思维模式,才导致了这些结果!同样的政府,因为拒绝“真”,它会扯天下之大谎以维护其统治,人民的权利就会被践踏;同样一个官,将名利的欲望至于“善”之上,他会践踏别人的利益而不愧,百姓就要遭殃;同样一个远离“忍”的人,为了泄愤,可以举起刀、斧对准他人的孩子。

一个幼儿园的外面挂着这样一个横幅“冤有头债有主,出门右拐是政府。”这是家长保护孩子们的方法吗?让杀人者转换方向去杀其他的人?去杀孩子们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吗?是不是被杀者只要不是自己的亲人、高房价只要自己买的起、拆迁只要不是自己的房子、找工难只要自己没有摊上、打压法轮功只要自己不炼就行了呢?

一个“私”字,导致了所有的不幸。别怨别人,向周围的人伸出自己温暖的手,维护他人的权利,是保护我们孩子的最好方法。让杀人者放下屠刀,才是正理。

(本文刊登在加东大纪元专栏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3/n290625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