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络博士:东南亚水源问题非因天灾

针对中国政府所说的中国西南大旱影响了湄公河下游东南亚国家水源问题。王维络博士查证了去年九月份的报刊资料后,感叹给中国政府当老天爷真是不容易,也要蒙受不白之冤。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德国报道

今年冬春以来,靠湄公河水源生存的泰国、老挝、柬埔寨由于湄公河水源的锐减,而指责中国过度开发水源,影响到国际社会民众的生活。中国政府拒不承认中国对于环境的破坏,而说是由于去年西南的大旱造成的。对此,旅居德国的环境问题专家王维络博士在研究了当时、当地的资料后,感叹地对记者说:“不是说那个地方不会发生旱灾,而是那个地方不可能有这么长时间的旱灾。我在那里查了一下,发现给中国人当老天爷真的是很不容易。他们现在说西南大旱的理由,是半年多没有下雨,从去年九月开始没有下雨。我就去查了。”

对此,他具体介绍了当时的报刊资料:“我先给你念一下我找到的资料,他们那里下了多少雨。每天报纸都会登载今天有没有下雨;九月二号阵雨,九月三号阵雨,九月四号阵雨,九月十六号阵雨,九月十七号阵雨,九月二十号中到大雨,九月二十一号中到大雨,九月二十二号阵雨,九月二十六号小雨,九月二十七号阵雨,九月二十八号阵雨,根本不是他们所说的没有下雨,而是相比来说,比过去的雨量稍微少了一些,但是不是没有下雨。这老天爷也真的不是那么好做的。它明明下了十天雨了。九月份下了十天雨,应该说是不错的了!”

王维络博士感慨地说,生活在谎言中,连给中国政府当老天爷都不能够幸免,你还让老天爷怎么办呢?老天爷已经给你下了十多天的雨了。他说没下雨,就没有下雨,但是你仔细查看,它确实下了雨,它下了那么多天雨。你再让老天爷怎么办?老天爷也没办法,但是他一说就是天灾,你要说这个是天灾的话,那永远,哪儿都是天灾。

自由亚洲电台

苏赓哲:声援袁腾飞

苏赓哲

北京著名历史教师袁腾飞有很多出色言论广受民众欢迎。最近袁老师传遭中共主管宣传部门下令封杀,罪名是“妖魔化毛泽东、污衊共产党、攻击社会主义制度”。

我觉得在中国大陆,能像袁腾飞这样直言的教师非常难得。虽然有时他还说得不很到位。例如他说“毛主席纪念堂是中国的靖国神社”,这话在中国当然触犯当局和“爱国贼”们之忌,但未能显示出靖国神社供奉的战犯,杀害的是外国人,毛泽东残害的是本国同胞。二者性质很不一样。至如“日本教科书篡改率比中国低得多,中国教科书真实率低于5%,纯粹胡说八道”,则自有他的道理。日本教科书再恶劣只是淡化侵略罪行,未如中国教科书之指鹿为马,以白为黑。例如长期说中共是抗战主力,国民政府是逃跑主义,抗战胜利了,才从峨嵋山上跳下来摘胜利的桃子。

以前我曾举例说:山东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中国历史大事记》在南京大屠杀期间的大事记,只有中共召开了什么会议,三十多万南京同胞被日军惨杀则只字不提,令人觉得这只是小事,甚至没事。相比之下,日本教科书尚且未至于此。袁腾飞的说法相当精要。

自有中共以来,胡说八道的何止教科书,可以说官方文字宣传,以至它乐见的任何著作,全是为权力服务,置真相于不顾,以致中国沦为谎言大国。

我姑且举一件非常微末琐碎的小事作例子:鲁迅的弟弟周建人,“解放”后曾官至浙江省省长,当然是中共自己人。但周建人年轻时,并不如鲁迅、周作人能以才华得名于时。他曾去上海商务印书馆打过工,至于谁介绍他进商务印书馆,原本是无足轻重的小事。在中共出版物中,常说是鲁迅和友人介绍的。其实根据史料,是周作人向胡适提出要求,胡适再介绍周建人进商务印书馆的。

周作人提出要求,胡适介绍周建人进商务印书馆这种小事,也要篡改为鲁迅和友人,皆因鲁迅被中共捧为自己人,周作人、胡适不是。党同伐异,颠倒真相到如此细微地步,大事更可想而知。袁腾飞老师只不过说出真相,何罪之有。

(本文刊登在加东大纪元纪元心语版)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3/n29065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