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邦国否认江铁杆 温家宝有病不成迷(多图)

门礼瞰

【人民报消息】先来看看近三届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成员名单。

十五届政治局七常委:江泽民、李鹏、朱熔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

十六届政治局九常委: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黄菊、曾庆红、吴官正、罗干。

十七届政治局九常委: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贾庆林、李长春、贺国强、周永康。

到十七届任满时,政治局常委会九个人中,有五个人是连任两届必须卸职的:「国家主席」胡锦涛、人大委员长吴邦国、总理温家宝、政协主席贾庆林,还有一位管宣传的李长春,此人没有任何政府官职,但被江泽民以下台为交换条件塞进政治局常委会里的,混了两届,把持宣传口。这种怪事只有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下才会发生。

另外,十七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贺国强,1943年10月生,由于年龄问题,十八大也不可能再连任。薄熙来知道,贺国强要动真的,查查自己的贪腐史,那他立即就得成阶下囚,判死刑是没跑儿的。但谁卸任都希望平平安安的,不再成为某人绳上的蚂蚱,这正是薄熙来利用「黑打」恐吓和要挟前重庆市委书记、现任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原因。

还有一位下届没份儿,是江的侄女婿、十七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周永康1942年12月生,比贺国强年龄还大,不管他会不会因为其它原因而无法连任,起码年龄就是一个无法逾越的坎儿。

现任政治局常委中,只有「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两人,与下届有关系,而且被高层视为准国家主席和准总理。

在此信息越来越清晰的时候,习近平和李克强是江及其人马唯一可以拿来制造舆论的佐料。对于李克强,江无法说是自己提拔的,因为他的团派身份已经盖了章,但江系经常出消息在胡温习李关系上撒胡椒盐,主要是为了搅乱视听。尽管有些人被舆论左右,以为太子党「习近平」是「假烈士子弟」江手中的一张牌,但江泽民自己管这叫什么?「炒作」。

陈良宇被抓是江势衰的一个里程碑

陈良宇在已经被内定为十七大政治局常委的情况下被抓,不是件简单的事情,那是江势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黄菊在临终前不思悔改,竟忍着剧痛进京鼓动上海帮继续与胡温作对,但大势已去。江家帮想借让陈良宇出席黄菊追悼会制造点伪消息,但被胡温识破而遭拒。

谁来填补陈良宇空出的位置,当上海市委书记?这是十七大前高层的聚焦点,在未正式委任前,江系人马、市长韩正成为「代市委书记」,这是江竭力推荐的。随后,无论是上海本地还是海外的江系传媒都拼命制造韩正将「扶正」的消息,想造成既成事实。上海人说「韩正不正」,呼吁让他下台。

上海市委书记是政治局委员级别的,谁当谁自动升级为中共中央25个政治局委员之一。如果抓了陈良宇,替补韩正,等于做了一件毫无意义的事。那么派谁去替换「代市委书记」韩正呢?胡锦涛知道,要想堵住江的嘴、成功换人,只有一条路,就是搞平衡,既不用江系也不用胡系,而是用太子党、是父亲在高层声誉很好的太子党。

征求意见时,高层的老家伙们纷纷说:「好好,没意见」,「习仲勋那个人不错」,「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这下确实把假「烈士子弟」江泽民给治住了。

2007年3月19日,胡锦涛拍板做出一系列任命,3月24日官方对外公布,已故中共元老习仲勋之子、53岁的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任上海市委书记,空降成为内地最重要经济城市的「一哥」,市长韩正则不再代理市委书记职务。谣传不得不停止。

上海帮要把习近平处死在五大陷阱


上海帮要把习近平处死在五大陷阱!(人民报)

2007年3月24日,习近平正式就任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帮知道硬抗不行,就下软刀子。到二十六日仅仅两天,他就收到市委九名常委、市政府五名副市长、市人大主任和四名副主任,以及市委、市政五十八个部门的「表决心」、「表拥护」的信函:例如「在习近平新书记正确、坚强领导下……」、「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市委新班子……」、 「二千万人民热烈欢迎新书记!」、「习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书记,是党中央对上海市民的真诚关怀!」、「习近平同志是经受考验的优秀领导者!」、「各界人民盼望习近平同志领导上海再创辉煌,构建繁荣、和谐的国际大都市!」……紧接着,来自各区、局、县的一百五十多封恭贺信又送到习近平书记办公室。

三天后,3月27日,习近平召开了第二次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就「恭贺」、「忠诚」信函,作了表态:「不要搞形式,不要搞唯心、违心的东西,不要组织发动搞恭维一套的活动。……在实际工作中为上海市民多做些实事,解决社会突出问题,让中央放心,让人民高兴!」上海帮认为他不过是装装样子、说说官话而已。

第二天,上海市有关方面,为突然空降、暂住西郊宾馆的习近平安置住所。按中央规定,省部级官员住宅标准为250平方米,就是中央政治局委员,按规定也只有 300平方米。而习近平只是个中央委员,结果被上海帮安排在襄阳南路一幢800多平方米的英式三层独立花园洋房。习近平一进去就暗暗吃惊,紧绷的神经更抽紧了,匆匆看了一下,转身就走,只说了一句话:留给老同志作为疗养院,或者留给解放军伤病员,合适些。

中共规定,除用于接待外宾、陪同外宾,党政领导一律乘用国产轿车。但是上海帮违反中央规定,没有一人执行。习近平到任后,上海市立即从市政府外办调拨一辆奔驰(平治)400型轿车、一辆凌志轿车,作为习近平的专车。让他也别「洁身自好」。

中共还规定,中央政治局委员、副总理一级的官员,能配备保健医生,但非教授级。陈良宇违反规定,原保健医生是华东医院教授级全科专家。此次上海帮从二军医大调来教授级内科专家,配备给习近平。

中共还规定,省部级官员是不能配备专职厨师的,此次上海帮竟然从锦江宾馆抽调一名特级厨师为习近平一个人服务,打算把他撑糊涂了。

中共中央有规定:国家主席、副主席、总理、人大委员长、政协主席及政治局常委、中央军委副主席,才有资格乘用专列。

不符合上述待遇的原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因还有工作要与新上任的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交待,需要去杭州一趟,上海立即安排了驶往杭州的专列。

习近平心里格登一下:要置我于死地!于是对前来送行的市委办主任说:「谁搞的?这是违纪的,是明知故犯。我不能搞『下不为例』。」 习近平改乘面包车去了杭州。

上海帮又让习近平在市党校给全市局级以上干部讲用「思想政治建设、组织廉政建设」,习近平当场拒绝,说:「先下去听听,多了解,多掌握一些情况,不搞形式。」

跳出众多陷阱后,上海帮看习近平真不想当「自己人」,于是二名常委、三名副市长躺到医院撂挑子装死,市委、市政府属下有四十多名区局级干部威胁要「病退」,想把习近平架空。

习近平把一个星期内发生的这些事情原原本本的向中央汇报,胡锦涛派原上海市委书记、现任人大委员长吴邦国去摆平上海帮。

吴邦国不是铁杆儿江系人马


吴邦国不是铁杆儿江系人马。

2002 年十六大前,中共中央高层五次会议研究决定,江泽民交出党政军三大权,让位给邓小平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江以下台为交换条件,把自己的众多人马塞进政治局及常委会,吴邦国就是其中的一个。但吴邦国不是死党,他不像贾庆林、李长春和黄菊那样,在利益上和江拴在一条绳子上,也不像曾庆红、吴官正和罗干那样,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跟江跟的那么紧。尤其是连任人大委员长后,吴邦国的江系色彩更加淡薄,一来他不需要靠江什么,二来他对江的某些做法也看不惯,三来他知道江迟早要出事。

2007年3月31日星期六晚,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乘专机抵达上海,先后分别会见了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警备区领导班子,听完他们的诉苦后,出席了市委常委扩大会议,在会上讲了五点,首先提出上海领导班子只有一个核心,就是习近平,谁搞阳一套阴一套,谁就下。

吴邦国还说,上海班子建设上的问题、经济金融领域的问题,问题不是一般,而是严重、复杂的,别把自己的问题打马虎眼;上海贫富悬殊情况十分严重,已经危害社会稳定,是突出的社会问题,这贪腐问题人人都有份儿,别个个装无辜。并警告市委、市政府班子,必须立即停止顶风搞派别活动。

上海帮一听都傻眼了,有与会者透露,当时会场的火爆气氛立即受挫,蔫了不少。

江泽民当上海市委书记时,朱熔基是市长,吴邦国是市委常委。江泽民、朱熔基先后调往北京后,吴邦国成为上海市委书记,但与江铁杆、市长黄菊关系并不融洽。吴邦国和黄菊都被塞入政治局常委会后,吴邦国基本上没事不与黄菊往来。他对于黄菊在开会时对温家宝的宏观调控和人身恶意攻击不表示支持,吴邦国私下说:「黄菊这个人最大的本事就是没本事。」

今年的上海世博,九常委去了七个,温家宝和吴邦国没有去。吴邦国表面的理由是近期身体不爽,实质是不想「晋见」江泽民,更不想替江给中央带什么话。

习近平为江送书捎话之迷

习近平2007年3月24日正式被任命为上海市委书记,上海帮故意撂挑子失败后,开始散布是江泽民提名习近平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把习近平描绘为江泽民的人。而且肉麻的说,是烈士子弟江泽民提拔了「自己弟子」太子党。恰恰相反,正因为江泽民是「二奸二假」(吕加平语),冒牌货最怕遇到正牌货,所以汉奸的儿子江泽民最怕老资格的儿子进政治局常委会。


曾庆红在十七大的尴尬表情。

这招儿被破局后,又说太子党曾庆红以自己下台为条件,换取习近平进常委会,这笑话就更闹大了。曾庆红当时千方百计要留任,甚至要改动宪法,不但想把任职年龄提高,而且想把任期从两届改为无限期。和十六大四中全会江突然被决议交出军委主席之职一样,曾庆红折腾了大半年后,突然被踢出局。2007年10月,在十七大主席台上,外媒拍摄到他尴尬的表情。2008年,曾庆红的儿子曾伟用2.5亿人民币公款在悉尼购房,办理投资移民。

并不是太子党就一定帮衬太子党,太子党之间的关系取决于老爷子们的关系如何,要是上一辈儿斗的你死我活,那小辈儿的关系一定不会好,最客气的顶多也就是敬而远之。

在江曾只能用小骂大帮忙的手法去援助时,2007年10月15日十七大召开,习近平从中央委员直接成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江系随即改变对付习近平的策略,相继放出「习近平是江泽民和曾庆红给推进政治局常委会的」,「习近平是江系人马」,习近平的秘书气愤的说,「你们自己还找不着坟头哭呢,简直是下三烂!」


习近平向默克尔转交江的两本英文版“专著”。

2009年10月12日,在德国访问的习近平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了90分钟会谈。新华网报道说,「会谈开始前,习近平向默克尔转交了江泽民撰写的有关能源和信息技术问题的两本英文版专著,并转达了江泽民同志的良好问候和祝愿。」为此,习近平差点在民众的吐沫星子中游泳。这一举动被外界视为江家帮习近平给江长行市,给中国人丢脸。

在江泽民三权在握时,习近平不是江家帮,等江泽民三权旁落、丑闻满天飞、在国际上被起诉时,已确定为胡锦涛接班人的习近平从哪个角度考虑,反倒要做铁杆儿江家帮呢?

有人一直困惑:那么,为什么习近平要向默克尔转交江的所谓著作?实际上,中共领导人出访是有严格规定的,决不能擅自发言和行动,一切都得在规定的「计划」之中。江要求向默克尔赠书,有江的用意;而胡锦涛认为同意江的要求,比拒绝江的要求,打击的力度更大。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江家帮散布温家宝有病之迷

胡锦涛再也找不到温家宝这样的大管家了,所以打击温家宝意在架空胡锦涛。自从胡温搭档后,温家宝提出的宏观调控就成了江系的主攻目标。过去黄菊活着时,和陈良宇轮流攻击温家宝,但怎么散布不实之辞,还没有到散布温家宝「得大病」的程度。今年却不同。

玉树地震后,作为总理,温家宝亲眼看到地震灾区的惨烈伤亡和缺少救灾物资,和上海4000亿搞的眩目世博会相比,简直是「万恶的旧社会」。有恶意媒体专门描述温家宝赴玉树的高原反应如何大,步履如何蹒跚。香港江氏嫡亲《明报》玄乎其玄的说,温家宝从玉树返回北京后极少露面,「身体疑出大问题」。

作为香港老字号媒体,明报并非不知道,4月28日,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29日和30日在北京分别会见了前来参加世博会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法国总统萨科齐,5月1日「温家宝再次来到玉树灾区看望了受伤灾民,指导救灾和重建工作」。

吴邦国没有消息的时间比温家宝还长,明报却故意视而不见,专门制造舆论说温家宝得了大病。明报这一举动并不明智,它泄露了一个秘密:现在有人等不及十八大当总理了。

(人民报首发)

说说另一个红色演说家李燕杰

作者﹕玉清心

【大纪元5月13日讯】看了阎润涛披露的中共名嘴演说家曲啸的那段滑铁卢经历,不禁想起同是中共名嘴的演说家李燕杰。40岁以下的人,知道李燕杰的人不多。三十年前曲啸还没进入人们视线的时候,李燕杰就出名了,比今天的于丹还炙手可热。后来他和曲啸、彭清一同被称为“三大红色演说家”。他们以“中宣部调研员”的身份被派到全国各地,有组织按系统地做了多场巡回报告。

和曲啸相比,李燕杰走运多了。57年反右,55万知识份子被打成右派,曲啸在其中,蹲了22年监狱,而李燕杰安然无恙;同为中共红色演说家,曲啸没揣摩透“党妈妈”的心思,帮了倒忙,被淘汰出局。李燕杰至今在媒体上露面,一直是中共的红人。

李燕杰出道时,是文革刚刚结束。文革时听腻了毛语录的中国人,乍一听到演讲人能用自己的个性化语言说话,语气也和缓下来,还出现了 “真、善、美”这样的词汇,都感觉耳目一新。尽管不一定赞同台上的观点,但是比起十年文革里批斗式的发言要好听多了。

他的演讲里,对刚过去的那场噩梦基本不提。按说,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最有切肤之痛的当属被冲击的国家教育和被贻误的年轻一代,但是在他一唱三叹的演讲里,连曲啸的那种“小骂”都没有。舞文弄墨的文化人,对中华传统文化与其承载的道德,所遭受的空前浩劫,理应痛心疾首,但是,他没有多少愤慨。现在他对文革这样说:“如果再有老同志给孩子讲文化大革命,也不过就如戏说三国。”

李燕杰有“国学导师”的桂冠,他对《西游记》评说:“不就那4个人吗?沙和尚犯了错误,猪八戒成天想娶媳妇,作风不正派,孙悟空大闹天宫瞎折腾,唐僧书生气十足,四个有毛病的人一团结,就到了西天……”

李燕杰是靠宣讲“爱国主义”起家的,劝导大家在遭受不公正待遇,甚至迫害后,要持“母亲错打了孩子”的宽容,原谅祖国母亲。这种“愚忠”的爱国主义教育贯穿在他三十年的演讲中。他的演讲艺术诀窍在于,把爱国和爱党甚至忠君混淆一起,云山雾罩地大谈特谈爱国的民族情结,煽动起一批批“愤青”。

早已曝光的江泽民及其父都是日本汉奸,江出卖了中国领土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内幕,李燕杰不会没有耳闻。海外华人、留学生不少人看过《九评》。台上李燕杰吹江,台下有人翻开《九评》里面揭露的这段史实问“这是怎么回事”时,他除了吓唬提问的人,摔出什么所谓反华势力的造谣污蔑之外,还能回答什么?《九评》问世多年,中共不敢回应。中共高层对江当过汉奸的历史、卖国的现行罪行都不予否认。李燕杰对此更是心知肚明。

李燕杰炫耀自己走访了世界的几百个个城市,“我告诉地球上的中国人,爱国是理想之本”,同时在不渝遗力地向地球上的中国人吹捧江泽民。李燕杰的爱国逻辑:中国人都应该爱戴江,服从他的领导,支持他的政权,就是爱国,这才是中国人的根本理想!愚弄中国人拥戴江这个大卖国贼,李氏的“爱国主义”包藏的到底是什么“祸心”?

听听中国最“酷”的后生韩寒是怎么爱国的:“看似表面的欢声笑语一团和气掩盖着深深的悲哀。看似繁荣向上的祖国,却处处充满了不可预测的危机。作为一名普通的中国年轻人,我担心未来的国家会像虚幻的巴比伦之城一样在顷刻间坍塌毁灭。所以,我亲爱的祖国,请你不要继续堕落了。”

河南省教育网页上,关于“教育家李燕杰郑州寄语新一代”栏目,从2008至今,浏览次数三年下来不到百人次,不足韩寒博客一分钟的点击量。

人们喜爱韩寒,不仅因为他“酷哥”形象,主要是因为他那正直的情怀和深刻的思想,更爱他在嬉笑怒骂间就针砭了时弊。据说,连看了他博文的“愤青”都叫好:“不装孙子!有种!”“败火!”而所谓“李燕杰是青年的导师、铸魂工程师”,就纯属是官媒吹捧出来的了。

目前,当局正在封杀的北京中学历史教师袁腾飞,恰好是李教授执教的首师大的毕业生。就是因为他在课堂上还原历史真貌,给学生们讲述历史真相,被民众封为“中国最牛的历史老师”,他讲课的视频,在网络上越封杀越窜红。

同为首师大师生,学生袁腾飞说真话,招人喜爱,受人欢迎。老师李燕杰则相反。受骗者终有清醒的一天,现在骂李教授是骗子的人越来越多。

李燕杰的“红火”,是当局在力挺,只报他“过五关,斩六将”而不透露“走麦城”。中共给他抹粉,是因为需要李燕杰这样的化妆师给自己涂脂乔装。

李燕杰“应中共中央党校邀请,经常出入中南海为国家高层领导集体演讲,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扬。”他以“巡回大使”身份出访了一百多个国家,主要是给各国留学生、海外华人演讲,宣传“祖国很牛很强大”。他在外面的虚假宣传是否起到了“海归”和招商引资的作用不得而知,但是相信他应当有着与当年曲啸去美国时相同的任务,就是搜集“美国哪些方面不如中国的例子”,甚至更多,比如“敌对势力在留学生和海外华人中的动向……”这类信息恰恰是中南海最感兴趣的。江当政时,没少传他“进殿”,一定是听他的上述汇报。由此可见,李燕杰担当的角色,就不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吹鼓手了,所以他当上第六、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今八十岁的李燕杰,在博客里说自己患了癌症。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果真是这样,病榻上的李燕杰是否应该想一想:这辈子昧着良心到底说了多少假话?兜售的“党文化”,颠覆了多少人心中的良知正念?在破坏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逆流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想清楚后,该好好忏悔。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3/n2906870.htm

中共为何喜欢上人权对话了?

作者﹕李天笑

今年5月13日至14日,中美第15次人权对话将在华盛顿举行。说来奇怪,从1990年开始,中共顶着“世界上最严重侵犯人权”的恶名,却对中美人权对话乐此不疲。

其实,就在这20年中,中共创下了举世无双的人权灾难:因强制征地和暴力拆迁导致无数血泪斑斑的惨剧和绝望的反抗;因强力剥夺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信息自由造成一场又一场残酷和非人性的迫害;因维持中共特权利益导演了一幕幕警匪合作的现代冤案。

性酷刑、金盾工程、上访大军、活摘器官、世博难民、校园血案、律师吊照入狱等,构成了独具中共特色的“人权成就”。“610”和“维稳”成了中共独创的“人权措施”。世界人权宣言的起草人之一斯特凡埃塞尔这样评价中共的“人权贡献”:中国在历史上曾拥有着辉煌的文化,和对人类充满哲理的理解,但是却经历着一段充满暴力、无视人权、政治独裁专制的岁月。

但是,中共外交代表却能一直平心静气地与美国代表就人权问题“交换意见”,甚至冠冕堂皇地介绍“在人权领域取得的新进展”。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共是喜欢上人权对话了。这其中大有奥妙。

首先,中共可以用闭门对话来遮掩和搪塞人权迫害。在不公开对话内容情况下,无论双方谈什么,都不对中共构成威胁,中共可以事后耍流氓,随意解释对话内容。加之中共强调”以建设性的方式来对待和处理,不能搞双重标准,也不能搞对抗,更不能以人权为借口干涉其他国家的内政。”

结果,密室对话反而可能成了中共消减外界人权压力的助手。中共可以煞有介事地把参与对话等同于改善人权,抵挡公开谴责,其实两者没有必然的联系。没有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中共根本不会对人权迫害收敛,反而会更加肆无忌惮。

公开对话才会对中共形成压力,迫使其改变。美国国会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说,“人权对话越公开透明越好,因为这不是像什么核武器问题需要保密,这是最基本的普世的人权问题…你必须让那些(迫害人权的)国家的整个政府对他们所做的负责任。”

其次,中共不用承担任何实质性的改善人权义务。双方只是阐述各自的看法和主张,各说各话,各自表达,最后结果是双方同意继续对话和确定下一次会议。这样,对话就流于开会本身的形式,国际上对中共人权迫害的关注变成组织和召开会议的事务性议程,

由于中美核心价值观不同,对这种空泛的对话,中共不但不用做任何实事来落实和兑现,而且本身会变成无俚头的鸡对鸭讲,把本来对中共施压,让其在压力下收敛的机会变成假学术讨论,变成中共自我辩白和漂白的过程,变成中共展现“人权进步”的平台。形成“中国人权已经有人管了”、“有制约了”的幻觉。即使中美达成什么“共识”,以中共一贯说谎造假的流氓特性,也不会遵守。

再其次,中共把参与对话作为与美国周旋的筹码。本来奥巴马去年11月访华时确定在今年2月底以前举行新一轮的美中人权对话。但是中共藉口美国对台军售、奥巴马接见达赖喇嘛和人民币汇率争议等因素延期举行美中人权对话。

中共迫害人权是一种罪行,本应受到制裁。人权对话本应设计成督查中共改善人权的机制。但中共反把参与人权对话作为与美利益的交换手段,这与朝鲜利用出席6方会谈与美较量的手法如出一辙。

最后,从实际情况看,人权对话已经变成美中战略和经济对话的热身活动。人权对话后不久,美中双方将于5月24 日至25日在北京举行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把人权对话从战略对话中剔除出来,降低了人权对话的意义。将人权对话设计成低级别的工作例会从而降低人权问题的重要性,这是人权恶棍中共所乐见的。

人权对话要有实际意义,就必须对外公开透明,同时具有明确的路线图,即有迫使中共改善人权的具体目标和核实措施。

至今为止的“桌子底下”的人权对话是徒劳无功的。其作用与其说是切入口(它也许可以引起人们对中国人权的关注),不如说在缺乏媒体曝光和具体改善步骤时,其更可能成为中共的遮羞布和挡箭牌。正如美国议员罗拉巴克 (Dana Rohrabacher)所说,和专制者、流氓对话,你是不会取胜的。要想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单纯的对话难有实效 ,美国应采取更有力的措施。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3/n29070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