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企业家拒绝公安局长索贿被关押

5月17号消息,山西一名民营企业家,由于拒绝当地公安局的索贿,被打击报复,制造成为冤假错案。至今此企业家仍未获得应有的国家赔偿。

据大陆媒体消息,日前又一起冤假错案被曝光,已被双规的山西大同市公安局矿区分局局长高建勋,在其担任大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职务期间,向民营企业家,大同市金鑫石化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张志斌索贿200万,在遭到拒绝后,高打击报复受害人,使张被羁押941天,张所拥有的2000多万元资产也被非法贱卖。而张在一审二审法院均被判无罪。除张外,涉及这起冤案的,据当时媒体报道共有33人,刑拘9人,批准逮捕7人。

虽然张在一审二审期间均判无罪,但高却没有受到任何处理,反而还因此冤案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不仅如此,还步步高升,先被提拔为大同市公安局矿区分局局长,后来又成为局党委成员,直至最后因为瞒报矿难,才被双规。

据张志斌透露,他在经两审法院宣告无罪获得自由后,曾多次到大同市公安局,请求大同市公安局解除被查封、扣押的所有财产,并依法提出国家赔偿申请。但大同市公安局只是象征性地返还了他一少部分财产,其余大部分被查封扣押财产未予返还。而且他的大量财产在扣押封存期间,也被公安局非法贱卖。

大同市检察院给张的刑事赔偿决定书中的赔偿金额仅为700多万元人民币。还不到张志斌提出的4764万元的赔偿请求的零头。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 郑欣报导

Advertisements

’92东方健康博览会的奇迹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1992年的12月,在北京国贸大厦举办了每天从早上8:00开始到下午 4:00结束的为期十天的“东方健康博览会”。

博览会的大厅很大,摆着一排排一米左右(大概)的摊位,基本上是以气功为主,只有少量的中医(中医们都是师父讲的那样趴在桌子上睡觉)。

在法轮功的摊位前,李洪志师父带着几个早期的弟子给前来咨询的人调理身体,其他人有分发法轮功简介的、有咨询登记的;摊位前的电视机播放着师父的教功录影;摊位的三面墙上挂着师父的炼功照片、师父给人调理身体的照片、还有法轮旗等。

有一天,一位中年妇女在丈夫的搀扶下来到了师父跟前。这位中年妇女肚中有瘤子,腹部比十月怀胎的孕妇的肚子还大,医院无法治疗,因此他们来到博览会找到了师父。

师父当即给她调理,没有多长时间(感觉也就十几、二十来分钟的样子,当时没带表),眼看着师父的手做着伸进去抓出来的动作,她的肚子一下子就瘪了,恢复了正常,穿的裤子的裤腰这时可以装进去两个她。

当时周围围观的人就象木头人一样没有反应,静静的,等人们反应过来后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引得很多摊位前的人都纷纷过来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病人夫妻激动地当即给师父跪下叩谢,师父俯身伸出双手把他们搀扶了起来。

夫妻俩当时就写了一封感谢信送到了大会组委会,博览会总指挥李如松先生在广播中宣读了这封感谢信,并说:“在博览会上收到的第一封表扬信便是赞扬法轮功的,收到表扬信最多的也是法轮功。”博览会总顾问姜学贵教授也说:“我亲眼看到李洪志老师为这次博览会创造了很多奇迹,法轮功不愧为这个博览会中的明星功派。我作为博览会的总顾问,负责任地向大家推荐法轮功。”

法轮功治病的神奇效果迅速传播开来,并且越传越广,慕名而来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一天已经临近下午结束的时间,大家正在做着结束前的清整工作。这时一个很壮实的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背着一个也很壮实的妇女来到了摊位前想要治病,负责登记的解释说马上就要到关门的时间了,今天的咨询已经结束了,师父也治疗了很多病人,也很劳累了,明天再来吧。但是不管怎么解释、怎么说,病人就是不肯离去,师父听到摊位前乱哄哄的,过来问有什么事情,问明了情况立即就给这位女士治疗。

这位女士是因为坐公车急刹车摔倒在车上,造成双下肢瘫痪,医院治不了,只好在家里养着。家离博览会不远,也是听说法轮功的神奇后慕名而来。

师父在摊位中给她调理,因为地方小,围观的人又多,都想看清楚师父怎么给她治疗,所以不知不觉的治疗场地被人们越围越小,几个弟子也不得不多次让大家往外退一退,让出地方来。

这位女士在女性里面算是那种比较高大、壮实、比较胖的类型。

师父在给她治疗过程中一会儿把她背靠背,背在自己的身上并同时向前弯腰、她就等于是躺在师父的背上,身体舒展开来;师父一会儿又把她背靠胸前抱在自己的怀里,同时师父向后弯腰,她又等于是躺在师父的身上,使身体舒展开;师父又扶她坐在椅子上从头上开始往下拍一直拍到脚,师父的姿势也由开始的站着、然后俯下身来、直到最后蹲下……

师父的头上也冒出了汗珠儿……当时看得我心里一个劲儿的只想快点结束,让师父赶紧休息休息吧,师父已经辛苦了一整天啦……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吧,师父让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她就站起来了,让她走她就迈开了瘫痪后的第一步,最后师父让她跑,她就跑起来了。围观的众人也都激动得鼓起掌来,纷纷议论着自己亲眼所见的法轮功的神迹。

这位女士在师父给她治疗的过程当中不但身体得到了康复,同时师父还给她打开了天目,激动地跪在师父的面前放声大哭,泣不成声,当当地一个劲儿的给师父磕着响头,感谢师父。周围的人也流下了眼泪。

从这以后一直到博览会结束之前,这位女士每天都在法轮功的摊位前向前来咨询的人们讲述着自己亲身的神奇经历。慕名前来的人们也越来越多,有来治病的,但更多的人是纷纷询问在哪里可以学到法轮功,什么时候有讲课,越来越多的人都期盼着能够学到法轮功。最后在博览会临结束之前,师父满足了大家迫切学功的心情,亲自写下了北京第六期法轮功学习班的办班通知。

于是北京第六期法轮功学习班于1993年1月5日在北京大北窑核仪器厂大礼堂开课,这位女士也成为了一名学员。

以上只是发生在92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许多神迹中的两例,各种各样的神迹天天都在发生。

师父用着一切能够让迷中的人可以接受的方式在救度着众生,启悟着众生的本性。费尽了心、操尽了心,十八年的风风雨雨、十八年的艰辛。

我自己也在修炼这条路上历经摔摔打打的魔炼走到了今天,唯有修好自己才能报师恩于万一。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 “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发稿:2010年05月18日 更新:2010年05月18日 04:20:31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在槐树花盛开的季节

文/辽宁鞍山大法弟子 新颖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辽宁鞍山坐落在辽东丘陵的边缘,依傍于著名风景区千山脚下。这片沃土生长最多的是槐树。因为这个树种串根子,鞍山周围山上山下的槐树一棵挨着一棵,真是满山遍野,郁郁苍苍。

鞍山人赏槐树花。每一年五月份是槐花怒放时节,那一嘟噜一串串白色小花稠密的挂在树上,满树皆白,清香之气弥漫全城。那时鞍山人也是倾城出动,或亲近槐林赏花,或登高观看朵朵白云飘落人间的壮美景象。

我喜欢这个季节。作为法轮大法弟子,我更怀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槐树花林里修炼法轮功的岁月。那时槐树林里到处都有法轮功炼功点,到处可以看到法轮大法的横幅和法轮大法简介。悠扬的炼功乐声伴和着槐花的清香,使我们从没有感到生命是那么的有希望,有那么的美好。

一九九五年的这个季节我正在鞍山北面凉亭山下槐树林里一个小炼功点。说它小,是因为当初只有几个人。每天早晨提前到山上把炼功、洪法的各项准备工作做好,五点钟准时炼功。不管刮风下雨,从不间断。久而久之,我们以山为家,以炼功点为家,沐浴在法光中不愿离去。开了天目的学员看见炼功场到处都是法轮。红光照着一片红。

三三两两的赏花人来了,围着我们炼功点驻足观看,询问后走了,过了些天三三两两的人,一家家的母女俩,父女俩,祖孙俩陆陆续续的投身于大法修炼中。四年时间,我们小点已经有一百五十人左右炼功了。

在我们点有个老黄太太,从几岁就抽烟,脸色黄人又瘦,修炼一段时间,烟戒了,脸色红润起来;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拄拐棍、弯着腰走入修炼场的,一段时间后,头抬起来了,腰不弯了,拐棍也扔了,状态象小伙子一样;姓齐的老太太一天书没念,大家学法时,她念不下来,急得直哭,说道:“师父,让我识字读法吧!”当她再看《转法轮》时书中的字都凸出纸面,很快会读《转法轮》了。

通过学法我们都变得快乐而善良了,有的多年的家庭恩怨解决了;有的个人利益受到损失不再计较了;身体出现的各种病状都知道是消业,一一挺过来,身体得到了净化。过后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心性提高了。

每个人都愿为整体修炼做贡献,有学员拿几千元为炼功点接电;录音机坏了,大家争着买;炼功点缺什么,学员就自己拿来什么。

为美化炼功环境,我们还在炼功场周围栽了小桃红、大葱花、金银花。没有人强迫,全凭自己内心去做。法轮功学员的身影一直活跃在槐树林中。

如今又到槐树花盛开的季节,明了了宇宙真理的我们内心的幸福就象那花一样,就象那盛开的槐花一样。有师有法,证实大法,做好三件事。让我们坚定正念,迎接又一个不寻常的槐树花盛开的季节吧!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发稿:2010年05月18日 更新:2010年05月18日 03:58:0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石膏像:同化“真、善、忍”

作者:小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石膏像,高25公分。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发稿:2010年05月18日 更新:2010年05月18日 06:00:21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从地狱到天堂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八日】在第十一届“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我把大法带给我一家人的幸福和快乐讲出来,见证“法轮大法好”!

我生长在贫困家庭,自幼多病,二十多岁上中专时还穿着粗布衣。本指望成家后有好转,谁知更是苦不堪言。丈夫家穷,而且好酒,酒后对我非打即骂;三个孩子体弱多病,百苦交集,我每天以泪洗面。

还有,我每隔几天就上医院打针吃药,偏头疼,睁不开眼,不能见阳光,昏昏欲睡;子宫炎,腰疼得直不起身子;子宫大出血,一病就是多半年,曾几次昏死过去;乳腺增生,上衣扣不上扣子;扁桃体发炎,一病就是一个多月,吐血条子……亲属又经常给闹矛盾。我痛不欲生,几次摸电要自杀;年幼的孩子哭天嚎地,娘几个哭成一团。我呼喊苍天,我为什么这般命苦?!谁能救我?

时针指到了一九九七年。收麦子的时候,大儿子栽倒在厕所里,摔破了头脸。大儿子十个多月时,在我怀抱里被醉酒的丈夫打骂吓出了惊疯,一夜拉五次肚子,从此经常抽风。大儿子每次犯病,我都心如刀绞,时时担心儿子的生命。

在去外地给大儿子治疗回来后,小儿子又摔伤了胳膊,不能上学。不几天,女儿初次例假流血不止,脸色蜡黄,到处求医。这时小儿子又喊心口憋气,到县医院检查是先天性心脏病,让去济南治疗。这真如晴天霹雳,把我吓晕了。我哭着准备钱物,这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孩子要好了哪,我就熬孩子们长大,否则,我就一了百了。

人,都有求生的愿望。在去济南的头天晚上,我跪在天井院里给天、神、佛上香,求神佛保佑,让我们遇到大气功师,手到病除,起死回生。那时我住在偏远的乡下,不知世上有法轮功,但我知道有气功能治病。所以我就强烈的想,神佛可怜我,就让我遇到有特异功能的大气功师,救救我的孩子。

这天夜里我做了一梦:屋子东北面开了一扇大门,门外宽阔的菜地,蔬菜茂盛,果实累累,荷塘里荷叶青翠。梦醒来一想,感觉是好梦,预示我去济南一定会交好运,会遇到高人。顿时我心痛消失了。

到了济南的一家医院,我们住在了对过的招待所,看大门的竟然是我的老朋友。茶饭之余,他让我学法轮功。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名字,很陌生,不入心。我压力很大,孩子有病,哪有心学。他拿书让我看,我根本就不看一眼。

我不相信医院检查的严重结果,又去了省二院。那里病人特多,从挂号到检查得两天多的时间。我心里特急,就对做彩超的医生说:我是某某县的,离这里五六百里,又趁孩子假期来的,今天上午能做吗?那医生说:哎呦,咱是老乡,我马上给做。做完她又让去找专家确诊,那专家好象在等我们,说:别害怕,孩子不用打开胸膛做大手术,做小手术就行了。我的心一下子轻松了。今天尽遇好人,每一道检查都提供方便,而且态度热情和善。

学了大法后我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帮我,为我得法铺路。

我心里有空了,检查回来路过朋友门口时,我说:你的书给我看看。我打开《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一看:啊!这是活佛。朋友笑了。我捧着书回到住处,如饥似渴的看起来,每一句话都使我耳目一新,都震撼心灵。我急得眼疼,想一眼看个透看个全。这就是我要找的!

这些年来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这里一下子找到了答案:原来,造成人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业力。人做坏事,打人骂人,坑蒙拐骗,损人利己,就会造业;而业力就会造成得病或魔难。

我边学边心里说:我听师父的话,再也不造业了,一定做个好人。顿感心清气爽,瞬间脱离了凡俗。这天是古历九月二十二日,我永远记住这个幸福的日子。

我马上找老朋友学功。第二天早四点,我跟他去了千佛山炼功点,辅导员看我是新来的,就问我情况,给我讲了几个故事。一些人得了疑难病,不治之症,本是来住院的,在这里得了法,一分钱不花,一针没扎,一粒药没吃,就好了。我听了百分之百的相信。

辅导员让我带孩子和丈夫去她家听师父济南讲法。我坐在她炼功的黄蒲垫子上听师父讲法,直觉得往起拔。孩子当时十岁,他说听懂了,能学能炼。他爸非得让手术,第二天办了住院手续,交了三千元押金,病号服都领了。我刚学法不知怎么办,就去找辅导员。她又给我讲了一些奇迹。她说着,我的眼泪就流着。她说法度有缘人时,我心猛一震,泪如雨下。到了晚上,就在丈夫与熟人准备请客时,三个辅导员来了,我猛地站起来大声说:坚决不手术了,明天退押金。我把我的一切,孩子的一切,都交给李洪志老师了。

第二天退回了押金,丈夫带着大法书回家了。我和孩子住下来学法炼功。听师父在济南讲法的第三天,孩子就喊肚子里转,上楼下楼小跑也不憋气了,孩子高兴极了,连连说:师父给我治好了。我也是一天一个样,飞速的提高。看天天好,看地地好,看人人好,好象在天堂。

听完师父的济南讲法,学会了五套功法,辅导员又给了我已出版的所有大法书,我母子满载幸福而归。刚一回家,女儿就说,她读《转法轮》了,身体好了,她把所有的药都扔到大坑里去了。大儿子也精神焕发,一家五口其乐融融,喜笑颜开。这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尝到的幸福,高兴、踏实、祥和、安全。

短短六、七天的时间,我家由悲变喜,由厄运变幸运,发生如此巨大惊人的变化。我暗暗的想:救命的恩师,您把我全家从地狱救上天堂,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好好弘扬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从此我家只要开着门,就能听到师父的讲法或炼功的音乐。

一家人沐浴在佛光里,没有了病痛,没有了忧愁,没有了烦恼,只有欢声笑语。“妈,你今天守心性了吗?”“我今天拿了公家一叠白纸想给你们用,马上想起师父的法,又送回去了。”“小朋友打我,我没还手。骂我,也没还口。很高兴。”俺母子比学比修。身心健康,脸色红润,神采奕奕,待人接物,祥和善良。

这截然的变化,今非昔比。街坊邻居同事都对我刮目相看,都夸法轮功神奇,不光能治病,还能改变人的思想、脾气、性情,能把人变成好人。原来由于我玩世不恭,悲观厌世,愤愤不平,经常以骂丈夫孩子出气。学了大法,我一句也不骂了,连一个难听的字也不说了,事事忍让,善待他人。家庭和睦了,邻居同事再也不用给劝架了,都夸奖我学大法变成好人了。

法轮功在我家出现的奇迹影响很大,一些亲属找上门来学,我家成了炼功点,每天晚上都有十几人、二十几人学法炼功。我家有彩电VCD,每到星期天、假期里、农闲时,都有人来听法学功。人多了,在村上成立了炼功点,每天早四点炼功。这里是集市,十里八乡的人很快知道了法轮功。这些人修炼一段时间后,疾病都不见了,个个身体好了,精神饱满。

我远房的孙女,一家五口都有病,接力一样的跑医院,上庙烧香。三个孩子哮喘吃啥药都不管用。她丈夫结肠炎,一个劲跑厕所,西瓜水果不敢沾口,四肢无力不能干活。医生说吃干药铺也治不好。孙女常年胃疼,真是苦极了。她丈夫一听说我家炼法轮功全好了,就让她快找我学,让她学会了再回家,学不会别回家。

孙女一字不识,可一听法全懂,连连称好。她拉上丈夫一起学,仅仅六七天的时间,师父就给他净化身体了。她丈夫一连几天从肚脐眼排脓,排了有两碗。她公婆等都吓坏了,让去医院,可他们明白是怎么回事。排完脓就好了,能吃能喝,西瓜水果都能吃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他红光满面,跟建筑队打工去了。三个孩子一片药没吃都好了,孩子们对爸爸说:您炼功,师父也管俺了,俺跟着沾光了。

孙女原来对公婆不太上心,学大法后经常给公婆买好吃的,送细白面,问寒问暖。公婆逢人就夸儿媳学法轮功变孝顺了,亲属邻居都夸法轮功是神功。随之就有很多人跟他们学法炼功。

法轮功能使人身体健康,心性平和善良,善待他人;能使家庭和睦,邻里之间、同事之间、亲属之间和睦,对人对社会,真是百利而无一害。

如今我全家非常幸福。三个孩子身体健康,都能打工挣钱,生活的很好。大儿子已经结婚生子,孙子聪明可爱,刚学说话就说“大法好”。我丈夫逢年过节就请香和好吃的敬师父,还拉着孙子的手给师父磕头。我更是无病一身轻,亲属朋友说我越长越年轻。大法已经在我心里扎了根,谁也拔不走了。

师父是我的救命恩师,我倾尽所有也无法报答师父的救命之恩。每当想起我就泪如泉涌,我用什么报答师恩呢?我只有一个听师父的话,同化大法、洪扬大法、让更多的人受益的心。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 “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发稿:2010年05月18日 更新:2010年05月18日 06:47:4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参观世博馆 上海26人被刑拘

【大纪元5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耗资4千亿打造的上海世博会,打着“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主题,当世界各地的民众尽兴参观世博场馆时,但这块土地的原主人想远远看看自己曾经的家,却被上海当局抓捕,失去自由。

在上海世博会前夕,所有上海访民被当局告知,不准他(她)们靠近世博会及周边,对访民进行监控、软禁。

上海访民张小姐告诉记者,今年4月29日、30日,上海访民有26人去参观世博会场馆,遭到当地政府刑事拘留,其中浦东新区有11人,黄浦区有9人,虹口区有3人,还有几个不清楚。知道姓名的有裘美丽、吴慧群、郑燕燕、童丽雅、丁菊英、曹义宝等等。

“当地政府关照我们,4月30日到5月4日,不允许到世博会,就是周围都不可以去,我也被告知。”上海访民陈修琴说,“那边地铁出口处、及场馆周围,都是政府那边的人、警察和街道的人,看到上访的人,就抓走。这是严重侵犯人权。”

据网上时代报导(TimesonLine),在世博会开幕前,上海市有6,000人被抓。报导中还说,为了保证上海在游客面前展示最佳形象,居民被告知不鼓励习惯性的穿着睡衣去市场购物或者上邻居家串门。

为了世博场馆建设,上海共拆迁一万八千户房屋。上海拆迁户金月花,她苦心经营一辈子的餐厅原址,就在目前世博会的中国馆附近。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她到北京上访超过一百次,都遭到打压,还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现在金月花被人24小时看守在家里已20多天,因上访,她的身体落下多种病痛,她希望每天能出去走走,锻练一下身体,而不是像罪犯一样被限制人身自由,但这一愿望却遭到拒绝。

看管她的保安和警察,称不让金月花出门是上面下的死命令,跟世博会召开有关。

当局为了维稳和面子工程,上海访民失去自由的访民不计其数。访民李贯荣、黄苏沪、沈佩兰等人因害怕再次被关黑监狱,提前躲避在外面,有家不敢回。

这几天,访民刘淑珍老人被软禁;昨天,访民王志华被派出所软禁到晚上12点才放回家,今天有好几个人看守着他。

李贯荣的丈夫周锦洪因上访被关监狱,他们状告世博场馆占用周莲新村1号102室300多户居民房屋,至今没有安置补偿,导致他们全家无家可归,四处流浪。周锦洪从2009年9月底至今,先后被当地政府拘留五次,4月15日,在北京走路时,被北京警察抓获回上海又被刑事拘留至今 。

此外,上海访民毛恒凤、童国菁、陈启勇、陈建芳、李伟芳、吕龙珍、邵满根、乌玉萍、魏琴等九人先后被劳教,段春芳获刑一年半,陈华被关在龙华精神病院。

因世博遭到强迁的童丽雅的丈夫韩忠明表示,政府的承诺和行为都不兑现,在媒体上大谈保障老百姓的权利,但实际情况则刚好相反,到法院打官司不立案,做伪证乱判,上访不解决问题,逼使老百姓没路好走,对老百姓的诉求没有关心。“现在社会有些人采取极端手法,对小孩下手,我不主张。”为什么会发生,要找原因?现在的执政党要好好思考。

另上海著名维权人士毛恒凤于4月26日被送往上海市女子劳教所,4月 27日转到了安徽合肥女子劳教所四大队。5月17日下午,毛恒凤丈夫收到妻子来信,要求丈夫尽快委托律师救救她。据悉,上海维权领袖陈小明就死于此监狱。毛恒凤丈夫呼吁各界尽快关注毛的处境。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8/n2911909.htm

李源:中共治下谁来保护少女

作者﹕李源

【大纪元5月18日讯】近日看到山东临沂的一则消息。临沂市委市政府为建设“八星级办公大楼”,拆迁33个村庄,掠夺上千农民的土地,受害者上告无门,被迫在网上发帖公告天下。该市书记连成敏迅速指使警察四处抓捕发帖者。四名高中生因此被警方抓捕并遭严刑拷打,其中一名叫王琳芳的17岁女生被警方扒光衣服打得体无完肤,身体多处被烟头烫伤,乳头被烫掉,其父母则被关进精神病院。据传当地举报和上访者遭警方殴打致死的已有50多人,打伤的在1000人以上,死者家属则一律被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治疗。当地民众的伤亡已经超出了一场中型地震。

中共的书记们为维护所谓的“和谐”形象,保护仕途不受影响,对于上访及举报者,对于要求申张正义的人,已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处理机制,即以“和谐”为名,强行抓捕,再把你的亲人关进精神病院强行“治疗”,把一个健康的、正常的人治成精神病,使利益受损的一方彻底失去在法律上的救济和行为能力。“和谐”成为当今中共各级官员的“尚方宝剑”,任何来自民间的诉求、不满或反抗,都可能被中共官员以“和谐”为名强力镇压。

更为残忍的是,中共的警察在经过党的意志灌注之后,使警察的行为已完全失去道德和人性的约束。本案的警察就是为了在书记面前表现自己,对一个花季少女极尽虐待凌辱之能事,以图从中得到仕途的升迁和邪恶欲望的满足。

其实,中共警察的流氓习性由来已久。2003年,重庆大学女研究生,28岁的法轮功学员魏星艳,在被抓进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后,在两名女犯人的挟持下,被看守所的警察当众强奸。此事被曝光后,中共不但不追究行凶的警察,反而对此事极力掩盖,至今令魏星艳下落不明。

“人之初,性本善。”是什么能让这些中共的官员和警察彻底丧失善良的本性,可以随意强暴民众却不受到任何追究?这只能从中国的政治和社会背景中寻找答案。

北大教授、精神卫生法起草小组主要成员孔东东去年在《中国新闻周刊》发表言论称:中国的老上访专业户99%以上精神有问题。这一说法提出后遭民众强烈抗议。但这一说法能公然在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媒体上登出,显然这背后隐藏了中共官方的意志。

中共把访民、举报者等各类维权人士看成党的形象的破坏者,独裁权力的威胁者。腐败的官员和警察们因此从中找到了制度上的鼓励。同样在山东的新泰市,其信访局网站在介绍工作经验时,宣传“公安机关依法打击一批、精神司法鉴定治疗一批,集中办班培训‘管’掉一批”的信访经验。这种经验一经交流,就成为中共官员普遍使用的手段。

在上海世博会上,中共党魁胡锦涛提出,要建设美好的城市生活与和谐的社会,而与此同时,上海访民面临的却是非法的关押、殴打或不准出门。来自国外的上千记者,接触不到任何访民。中共这种让民众消声的通行处理办法,使中共官员可以利用权力对上报者进行任意的打压。那位利用权力据说已捞了近百亿元的临沂市委书记连成敏,更是深得中共的治理诀窍。

中共的警察群体早已沦落为流氓与打手,其实何止是警察,政法委、武警、宣传部、人大、法院、检查院等部门,哪个不是党的打手?这位党的书记连成敏不是每年都要调整属下各级官员的职位吗?只要掌握着这些部门头头的升迁大权,有谁敢违反书记的指示?

由于被关押者的基本人权很难获得中共法律上的救济,中共的警察又长期享有这种制度上的特权,造成警察和官员们在行为上为所欲为,在精神上极端变态,在人格上极端下流。因此中国的民众才会被如此羞辱,中国的花季少女才无法保护自己的乳房。

当代表和掌握中共国家意志的警察,随时可以不顾法律,对无辜的少女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施暴时,当被迫害者的亲人随时可能被关进精神病院“治疗”时,任何为这个制度和党进行辩护的理由都失去了道义上的支持。这个案例给了那些在中共体制下“和谐”理论的吹捧者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个时候,仅仅制止这一个恶行已经远远不够,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更重要的是,要让这样的邪恶没有机会再次出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18/n291153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