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安全部指挥抓捕赴上海世博的访民

在上海世博会开幕当天,访民世博考察团的部分成员被上海警方抓捕。近日,该考察团的一位访民披露:国家安全部安保大队直接指挥和参与了这次抓捕行动。

为了在上海世博会上,向世人控告中共当局强权专制、剥夺人权的事实,4月30日,访民世博考察团一行二十多人乘坐列车来到上海,刚一到站就被等候已久的警察团团围住,三、四个警察押一个访民,当场就有16人被直接从火车站台带走。

访民姜家文是考察团成员之一,5月24日,他告诉记者,这场抓捕行动是由国家安保大队直接指挥和参与的。

(录音)“在上海站站台,我就拿出摄像机,我一照相的时候,国家安保的一个大高个,穿着便衣,马上给抢走了。剩下的我们被围成一圈,全是上海警察。所以国家安保是指挥这场抓捕我们的行动。我们的行踪和一举一动都受到国家安保的控制。”
国家安全部安保大队的职责应该是对付颠覆国家政权的恐怖主义分子,而中共当局却把访民当成是威胁社会的最不稳定因素,用它来控制和抓捕访民。

姜家文认为,专制腐败的中共当局才是制造当今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根源。
他气愤地说:(录音)“访民本来是含冤受屈,来反贪反腐的,他们能列为不稳定因素吗?那么谁是制造不稳定因素的罪魁祸首?是贪官污吏,是专制强权的统治下造就的贪官污吏在制造不稳定因素。你怎么能把它强加于访民的头上啊!”

据了解,访民世博考察团成员刘纯宝,4月30日被警方抓捕,行政拘留10天后,又改为刑事拘留,至今仍在关押中,并不准他的家人探望。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傅明 西文采访报道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2010年5月24日

Advertisements

先人贪利发毒誓 后代应谶遭恶报

作者:大法弟子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有一个说法就是对天盟誓,让老天爷为其所行之事做一个见证。这也是神传文化敬天信神的内涵体现,不过背信弃义之誓是不能乱发的,于人于己都是很危险的。先来看看关于一口缸的故事。

一天湘西边陲的小庙里收到一只二尺来高,直径一尺二寸的瓦缸。缸身光滑,通身板栗色彩上透看不规则的绿色,非常古香古色,只见那送缸之人心里藏着极大的悲痈,以真诚向神忏悔,乞求神的宽恕,希望悲剧不再发生。究竟这瓦缸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这还得从四十多年以前说起。

五十年代初,中共为巩固其政权,成立农会,实行土地改革。当时农会就建立在宗氏祠堂里。在农会未建立之前,祠堂居住着因水灾毁了房子的两户人家。他们在此居住好多年了。由于祠堂房间也多,虽农会建在此,两户人家依然留住在这里。

这天农会干部下地分田地去了,两户人家的女主人看见一只瓦缸里还有几升红豆,贪心顿起,两人商定,一人拿缸,一人拿红豆。七十多岁的老婆婆拿了那只缸,三十多岁的妇女拿了红豆。干部们回来发现少了缸和红豆,就去问她俩,(因为只有她们在祠堂)七十多岁的老婆婆就用发毒誓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说:“如果我拿了瓦缸,我家就像保长一样的下场(伪保长被清三反霸时武装镇压了,死得很惨。脑袋被子弹打开了花。脑浆洒了一地)。干部领导见她这样说,也就不追究了。

四十多年之后,老婆婆的曾孙子因参与群架斗殴,意外伤及人命被判了极刑。因为她的自私,发了毒誓,终究还是应验了。何等的悲痛,又何等的残酷。祖上损荫德,祸及后代子孙。老婆婆的儿媳知道是老婆婆当年发的毒誓应验了,因此才有后来老婆婆的后人将那口缸送到庙里的事。

世上发毒誓应验的事非常多。有早有迟,当场应验莫过于辽宁兴城县(现已划市)一桩发毒誓应验的事了。

兴城街道立有两个牌楼,其中一个建造得非常雄伟。比当时街道两旁的房子还要高。上下几层,丈多高的大石柱呈方柱型,粗大得一个人抱不过,层层雕梁画栋,巨大的长条石被刻雕成青瓦状犹如古代建筑的房顶。末梢的犄角象鳄鱼翘尾一样向上弯曲着,甚是美观。第一层四根巨大方柱立成了一大二小的三个门洞,中间大门洞可过卡车。中间两石柱前各立一个大石狮子。牌楼的右侧处的人行道上一块几百斤重的犄角石立在路上,显得极不相称。一看犄角石的模样便会自然而然的抬头看牌楼。牌楼的犄角已残缺了一块,路上的大石头就是牌楼一侧的犄角,这样一来牌楼就不太美观了。可惜,“不光可惜,而且可怜”。当地老人道出了牌楼的原尾。

一张姓商贩,经常在这一带做生意,因贪欲心重,又奸诈刻薄,经常给人短斤少两,赚取黑心钱。一日,买家买货时,经过商定货价之后,便行称货。他自然少不了平日一向所为,扣了称。买家言道:“价格是双方合理商定。可不能少我的称。”张姓商贩为了证明自己并无少称,用手一指牌楼的犄角发誓道:“我若少斤短两,牌楼掉下一角砸死。”话音刚落,牌楼犄角自上飞速而落,张姓商贩当场毙命。为警示后人,牌楼的犄角多少年还在原地未动( 笔者六十年代在兴城县亲眼见过,现划市不知犄角石是否尚存) 。

神无处不在,头顶三尺有神明。性命攸关之誓是不能随便发的,是要付出代价的。当那些贪利之人为贪一时之利,不顾后果发毒誓,如有一种方式使其清楚而又肯定的看到其结果,想必没有几人会如此愚蠢的乱发毒誓了。要是在迫不得已之时行错了这一步,而又有一种解除毒誓的方法,那么大多数人会把它当成法宝一样去努力效行自救。

贵州平塘县的藏字石上六个大字“中国xx党亡”,它明确的警示人们,天灭中共是必然的。当藏字石应验之时,那时在血旗前举着右手发毒誓“把生命献给它”的人们,其后果不是可想而知吗?现在神给了每个人一个公正的选择,这是多么珍贵的机会。投入三退(退出党、团、队)洪流大潮中,退出邪党一切组织,抹去兽印,自救自保。愿天下善良的人们都能有幸福美好的末来。

正见网发表时间:2010年05月23日

斯匹哲望远镜发现“高度发达”的“古老”星系团

作者:莫心海

高度发达的“古老”星系团。图中每个红点是一个星系。图片来源:NASA/JPL-Caltech/Subaru

【正见网2010年05月18日】NASA网站新闻2010年5月11日报导,NASA斯匹哲望远镜在据信最古老的星系团中发现许多庞大的星系。这个星系团被称为CLG J02182-05102主要由年老红色的星系主宰,和现在的彗形星系团(Coma Cluster)没什么区别。但是按照大爆炸理论,后者的年龄小了几十亿年。天文学家对这个古老的星系团中为什么有那么多庞大、“发达”的星系感到非常困惑。因为按照星系演化理论,大星系是由小星系不断汇聚而成,这个过程需要漫长的时间。

该研究论文的第一作者凯西.帕波维奇(Papovich)说: “这就象我们在罗马的一个考古现场挖掘到了现代罗马的物件一样。”

ClG J02182-05102星系团是一个高密度的星系聚区地,包含大约60个星系,距离地球96亿光年。在它中心区域的庞大星系的星体数目是银河系的10 倍,和我们近临的那些大星系差不多。按照大爆炸理论, ClG J02182-05102中星系年龄只有30多亿年,而这些近临星系年龄已经超过百亿年了。这种星系在早期宇宙中非常罕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象在古罗马的考古废墟中挖出了现代摩天大楼一样。

帕波维奇小组的发现已经被日本的一个独立研究组的发现所证实。他们的论文已经发表在2010年4月 21日的天文物理杂志上。

其实,天文学家曾经有几次在“遥远的宇宙边缘”发现过大质量星系,质量都远远超过我们的银河系,这和现代星系演化理论相矛盾。一个可能的问题是出在距离的测定上。这些星系的距离都是根据谱线红移度来决定的。简单的说,天文学家认为,因为宇宙的膨胀,从遥远天体来的光谱线会损失能量,波长会变长。根据波长变长的多少(红移)可以确定光源的距离。但是光谱损失能量也可能还有其它的途径。比如说,现在多空间理论很流行,光线在穿越不同空间时可能会损失能量,从而产生红移。所以红移度很大的谱线也可能来自很近距离的其它空间。那些看似发生在遥远过去的天象变化可能并不是那么遥远,很可能与我们息息相关。

参考资料

http://www.jpl.nasa.gov/news/news.cfm?release=2010-157

酷刑与墙

文/飞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五日】中国的酷刑有多少?还真是难以统计,因为中共的恶徒们可以随意的利用任何物件作为刑具。就拿最常见的墙来说吧,它本应与酷刑无关,可是中共的歹徒们却能发明出与墙相关的诸多刑罚。在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迫害中,中共也把它自己滥造出来的酷刑发挥到了极致。

一、与“贴墙”相关的酷刑

有一种刑罚叫贴墙。这种酷刑从表面上看还是比较文明的,因为它只是让人站直站着而已,可是要是长达数小时的站着呢,这种酷刑的阴狠也就显露出来了。这个贴字用的很贴切,那就是让人的身体和墙相接触,甚至还要在人与墙之间夹上一张纸,以达到其贴的程度。当然它在不同的地方还有不同的名称,有的叫站军姿,有的则更文雅,叫面壁。我们还是举例来说吧。

在江苏省方强劳教所,管这种酷刑叫面壁。就是把法轮功学员的鼻子、腹部、脚尖三点必须靠住墙,不靠就用脚踢;站的时间就要看恶徒们的兴致了。当然,恶徒们感到这种罚站很无聊的时候,也会选择另外一种贴墙的方式,那就是让法轮功学员转过身来背靠墙,头、臀部和脚后跟的三点必须靠墙,稍微一动就要被拳打脚踢。为了加重对法轮功学员的进一步迫害,除了延长时间外,还要用装满水的脸盆放在法轮功学员的头顶上,或逼使法轮功学员手提重物。

在中共四川的监牢中,管这种酷刑叫“巴起”。在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对五十岁以上的法轮功学员就用这种巴起的酷刑折磨。而对五十岁以下的法轮功学员则变换了一下手法,就是逼使法轮功学员把双臂举起伸直贴在墙上,他们管这种酷刑叫“飞起”。这一“飞”就要十六、七个小时。广安市广安区北苍路十七幢八十九号一单元的法轮功学员吴雪芹,就因为不配合这种“飞起”,被几个吸毒犯按在墙上猛踢。

这种贴墙酷刑是相当普遍的。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锦州市收容所二楼成立了古塔区洗脑班。印染综合厂职工曹玉环被恶警连踢带打,一个警察左右开弓打她的耳光,随后又拿来白纸放在墙上,让用鼻尖顶住纸,纸掉了就打。

在广东省女子监狱,几乎所有在押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地受过这种酷刑折磨。他们为了更残酷的折磨法轮功学员,强制法轮功学员头顶一本书,两腋下各夹一张纸,两腿夹一张纸,背靠墙再夹一张纸。

还有一种与贴墙相关的刑罚叫“贴壁虎”,就是叫人双脚一字分开,两手平展呈“大”字形整体贴壁而立,直到人窒息倒地。九江法轮功学员范路杰在江西九江市劳教所曾因完不成生产任务被施用过此刑。

与面壁相关的还有一种叫“面壁而坐”的酷刑。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恶徒们强制法轮功学员面对墙壁笔直而坐,用膝顶着墙面,眼睛距墙面仅尺余,不准动弹,不准闭眼与斜视。

二、与“顶墙”相关的酷刑

笔者曾抵制过一种酷刑叫“顶墙”。顶墙就是让人离墙一段距离,身体必须笔直的倾倒在墙上,脸朝下,头顶顶住墙。当然离墙的距离越远,头顶的压强越大。更有甚者,有人竟让被迫害者顶在墙的外角上,还有人让受刑者顶在上下床的角铁上。

与之相关的一种酷刑叫“挖墙”,姿势略有不同,就是让人头顶在墙上或墙角处,身体成九十度角。有的还要让双手挨着脚尖,有的则在头与墙中间夹上一个物件如瓶盖等。湖北黄冈工业学校教师欧阳明曾在绝食七十八天后被投入武汉狮子山戒毒所劳教,因抵制无理的迫害,每天不是被“挖墙”,就是被“贴墙”。

在江西九江马家垅女子劳教所,恶警指使吸毒犯吴雪梅做法轮功学员施双双的“包夹”。因施双双坚定信仰,吴雪梅就不许她睡觉。她抓着施双双的头发,用脚踢施双双,逼着头顶墙,身体呈九十度弯腰,手碰鞋子尖,一直站着不许动。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折磨,施双双身体极度虚弱,吃不下饭,双脚不能直立,必须手扶东西才能行走。

江西彭泽县物质局会计夏翠兰因修炼法轮功被劫持到马家垅劳教所。邪恶之徒为了让夏翠兰放弃修炼,逼她骂师父,夏翠兰不骂,因此遭到残酷迫害。恶警强行给夏翠兰戴上手铐吊在铁窗上四天三夜。马家垅劳教所有个“主攻房”,在那里,三个吸毒犯日夜轮流往死里整一个法轮功学员。恶警把夏翠兰关进主攻房,强行将她的头顶在钢床圆柱上一天一夜。他们让夏翠兰脚尖着地,重量几乎全在头顶上,因而造成头顶下陷,头发几乎脱光。当夏翠兰出了主攻房后,恶警把她摁在地上,强迫她吃地上的脏饭。夏翠兰虽说顶的是钢床圆柱,可是那不是比墙角更厉害的物体吗?

三、与“撞墙”相关的酷刑

恶警用法轮功学员的脑袋去撞墙的事太普遍了。大连文都考研培训学校校长助理丛日旭,在大连甘井子分局刑侦大队116室,被一个警察连打数个耳光后,又被警察把他的头猛撞墙几次。二零零七年,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沈子力在被非法抓捕后,恶徒用胶带把她绑在椅子上,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

还有一种类似的撞墙更残酷,叫撞钉。就是在墙上钉上钉子,然后拿着法轮功学员的头去撞。湖北应城市法轮功学员陈江红,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在湖北沙洋七里湖女子劳教所,打手把陈江红拉到墙边,人成九十度站立,头顶对着墙钉,不准动,只要动一下,打手立即抓住头往墙钉上撞,致使陈江红满头被墙钉扎得鲜血直流。

还有一种“定心锤”的酷刑,前文所提到的湖北黄冈法轮功学员欧阳明就曾遭受过此刑。就是把他的背贴着墙,然后犯人们照心脏部位用拳头猛击,直到都打累了为止。

还有一些与墙相关的酷刑不好分类,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但是却能异常狠毒的折磨人。例如,湖南益阳市第一看守所有一种酷刑,法轮功学员张春秋就曾遭遇过。在狱警的指使下,犯人们把他按跪在地,双手伸直与前身靠墙,打手从后面起跑,用右腿膝盖直击后背心,一下,二下,三下……。一直猛击到鲜血从口腔满口喷在濇上,凄厉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我们这里只是从一个很小的侧面对中共的酷刑进行了一点揭示,这也只能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无数酷刑的冰山一角。在漫长的十一年迫害中,在中共“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在用金钱和官职相引诱和要挟的刺激下,中共发明出来的酷刑真是不胜枚举。然而这些酷刑并没有吓倒法轮功修炼人,相反,他们从酷刑中走了出来,更加坚毅,他们是从理性上明白真理的人。中共极权的酷刑改变不了人心,只能暴露自己的残忍与无能。

发稿:2010年05月25日 更新:2010年05月24日 23:55:4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富士康血汗工厂的“十连跳”

陈维健

五月二十一日凌晨,深圳富士康公司一名年仅21岁的青年员工,从宿舍楼的窗户纵身跳入漆黑的夜空,他的身躯在冰凉的水泥地发出了啪咚一声沉重的声响。他是这家公司今年以来的第十个跳楼者。

富士康是一家在中国超级大型台资企业,今年以来其深圳公司连续10名员工跳楼身亡,这些跳楼者几乎都是17-21岁之间的年轻人。一个公司半年间有多达十个职工跳楼,即使资本主义处在最为黑暗时期也不曾有过的。富士康的十连跳事件,引起社会的关注,有关方面会同厂方进行专案调查,由着企业资方和地方权贵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联系,调查的结果并不令人信服,称事件原因大部分是婚恋、家庭和债务疾病等原因造成的。不管这些跳楼青年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个人因素,但不能回避富士康公司,是现代工业中一个典型摧残人性的血汗工厂这样一个事实。在发生第十次跳楼后一批网友,提供了一份亲身经历和实地考察后形成的 “富士康情况报告”。这份报告为了公平起见,把报告分为二部分,一部分是正面的,在该部分中列出了数个公司劳资合同和职工生活待遇,显而易见,这家公司是尊照一个现代大企业在中国这样的社会条件下来设计和进行的。劳资双方不但有明确的合同,资方也为职工买了应有的医疗和社会保险,厂方提供有一定质量的生活条件。第二问题部分,所反映出来的问题却是触目惊心。首先职工的工资是政府最低的标准,第二是强迫职工签订违法的加班自愿合同,且加班时间远远超出国家规定的时间,每天12小时工作。第三是违法建立一支千名以上可以随意打骂凌辱惩罚职工的保安队伍,工厂实行军事化监狱式的管理,并将同一宿舍内职工的作息时间分离开来,使员工即使在休息时也处在无人可以说话交流的状态。在调查过程中许多职工诉说了他们的生活。进了这个工厂以后,人就成了一架永不停息的机器,紧张长时间工作象噩梦一样地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睡梦中也发了疯似地工作和置身于令人惊恐的责骂和惩罚之中。在这样一种非人的工作生活下,几乎没有职工能够长期地坚持下去而精神不崩溃的。调查组发现,这家公司每一个月就有三万到五万人离开和进入这个工厂。以吃苦耐劳著称的中国农民工,如果没有巨大的,使他们无法承担的压力,他们是不会离开这个待遇条件并不算差的公司的。

我们从这份网友所提供的调查来看,富士康公司对职工所实行的管理文化,是把职工当作干活牲口看待的文化,员工只是喂饱了就可以干活的牛马。其系统,是把职工当作机器的一个部分来设计的,工人就是疯狂旋转的机器上的一颗罗丝钉。在这样的文化和系统中,人不同于牲口和机器的一切要素全部丧失了。在这样的文化和系统中,人的异化走向自我毁灭,了断生命是必然的结果。富士康是当代中国国社会的一个缩影,当中国社会的权贵正在把他们统治的群体逼向精神崩溃而自杀和杀人的绝境时,富士康出现十连跳当非偶然,而是大社会,小社会的同一性质的逼杀血案。1936年美国著名喜剧家卓别林演出一部无声电影“摩登时代”,在这部影片中,卓别林扮演一位被紧张工作逼得神失常的工人,他无法将自己手上的工作停止下来,他不停地机械地拧着罗丝,甚至把女人的胸脯也当作罗丝来拧。那是笑中带泪的控诉。这样的血汗工厂,在当今的欧美的民主世界已经成为过去式,但是却不幸成了当今中国的血泪现实。中国共产党曾经以消灭资本主义的罪恶作为革命的目标,作为正义的呼唤,但是当革命成功后,不但没有消灭资本主义的罪恶,而将自己统治下的社会,成为比资本主义更为凶恶百倍的权贵资本主义。

富士康是一家台资的现代企业,在已经民主化法制化的台湾,这样逼人跳楼的系统根本不可能存在,它只能横渡台湾海峡,植根于中国这样一个没有民主和法制的社会。一个现代化的企业,必须有着同样现代化的民主制度于其相辅相存,才能免于资本的罪恶。

正当写完这篇文章准备上网之际,又传来富士康公司的第十一名跳楼者,在25日凌晨,富士康科技集团观澜园区华南培训中心坠楼死亡。

中国大陆物价飞涨 北京努力做出泰然自若


物价上涨使低收入人群受害尤为严重

中共政府断言,中国今年的通货膨胀率可以控制在百分之三以下。而《南德意志报》记者在持续干旱长达六个月之久的云南看到的却是物价飞涨:

“农业大幅减产,食品日渐匮乏。该地区市场上的大米、茶叶和辣椒价格已上涨了百分之百,一些中药药材价格爆炸,每公斤上涨了五至六倍。白糖、橡胶、鲜花和烟草也一涨再涨。价格上涨现已扩大到百万人口以上的全国各大城市,国家统计局宣布,蔬菜价格上升幅度很大。物价上涨使低收入人群受害尤为严重。

旱灾的严重后果和预见的通货膨胀很大程度上是自己造成。有人指责当局忽视预防措施,国家审查部门的报告认为,当地的蓄水和灌溉设备’设计糟糕、费用昂贵、缺乏维修’。据贵州《经济信息报》报道,60%的中小型水利设施都已损坏。北京中国人民大学的农业专家郑丰田认为,’政府喜欢投资水电和拦水项目,不加强农村基础设施’。旱灾带来的直接损失估计折合25亿欧元。

北京努力做出泰然自若的样子。国家计发委的周望军说,物价上涨对居民影响有限,例如白糖对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几乎不起什么作用,但他忘记了白糖价格涉及整个甜点和饮料制造业,而大米和蔬菜的价格使居民更为担忧。”

台湾富士康公司在深圳的工厂一个月内先后九名工人跳楼自杀。该公司有三十万职工,是全球最大的电脑配件供应商。所有九名自杀者的年龄均在18至24岁之间,其中仅二人侥幸生还。奥地利《新闻报》报道了这一连串悲剧的背景:

” 隐瞒身份的《南方周末》记者与《德国金融时报》都报道了那里令人愤怒的职工劳动和生活条件,大多数职工都是年轻的农民工,他们工作三班倒,挤住在厂区内放置了三层床铺的小房间。每天工厂门口都有数百名求职者。

在香港为工人权益奋斗的英国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通讯’的克罗塔尔对《经济学人》杂志说,如果找到了工作,他们就必须每天在流水线旁工作12小时,处于极大的工作压力之下。两个班之间的时间,工人在拥挤的小房间里度过,几个月都不能离开厂区。克罗塔尔说,’不仅富士康如此,中国绝大多数工厂都采用这种形式。 ‘

的确,富士康的竞争对手华为公司也是这样,2006年至2008年之间,那里公布的自杀事件就有六起。现在,富士康聘请了心理学家,还请佛教和尚来驱邪。如果有职工发现并报告某一同事情绪不正常,可以获得折合二十欧元的奖金。”

来源:德国之声中文网

欧洲债务危机,美国放心,中共忧心

  美国指出,欧洲债务危机对全球成长的冲击不大,但中国看法较为悲观,认为将冲击本身的出口市场,并警告世界其他地区也将受到波及。

在北京举行的美中高层会谈上,这两个国家各有不同的语调;在此同时,欧元区领袖正谋求克服债务危机,包括削减财政赤字和激励成长。

全球市场都担心吞噬希腊的债务危机,将波及其他债台高筑的国家,尤其是南欧国家,也忧心可能拖累欧洲大陆的经济,并重创与美国和亚洲地区的贸易。

日本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Mitsubishi UFJMorgan Stanley Securities)策略师山岸(NagayukiYamagishi)说:“欧元区问题尚未完全消除。”

他表示,虽然全球经济较6个月前明显展现了更多复苏迹象,但对欧元区灾难可能阻扰这种成长的疑虑仍然存在。

在北京,来自全球第1和第3大经济体的美中两国官员,正举行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但在有关欧洲危机对全球复苏构成的危险问题上,双方看法迥异。

即将在明天飞往欧洲会谈的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othy Geithner)今天表示,全球经济渐趋强劲的速度超乎预期。他将在英国和德国商谈稳定欧洲大陆经济和金融市场的议题。

稍早,美国财政部一位不愿具名的资深官员表示,欧洲危机对全球经济的冲击甚微。

但似乎不甚乐观的中国国家计划委员会今天表示,欧洲危机将影响市场对中国产品的需求。23日,中国财政部长谢旭人曾警告欧洲债务危机可能冲击其他地区。

若干分析师表示,由于担心本身对欧洲出口将受到影响,尽管美国敦促,中国仍可能推迟人民币升值时机。

标准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给客户的一份通知则表示,中国不太可能很快解除人民币钉住美元的汇率政策。(译者:中央社郭传信)

来源:马德里24日路透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