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石燕投书:回想富士康那段悲惨岁月

【新唐人2010年5月30日讯】已经13连跳了,13条鲜活的生命。郭台铭已经被逼三鞠躬了,但是鞠躬能挽回性命吗?能再发防止吗?

实在坐不住了,这几天愈演愈烈的新闻和跳楼事件,迫使我不得不回想起那段在富士康的悲惨岁月。我很不情愿,但是总是禁不住回想起来,或许只有写下来才能释放我自己。

促使我动笔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新闻媒体在这一系列跳楼事件中表现太差,隔靴搔痒,胡写乱道也罢了,要命的是根本抓不住事情的本质和重点。

开篇之初,先给大家交代一下富士康和郭台铭的大致背景。因为连这样简单的东西,新闻媒体都没搞清。

富士康的得名很简单,英文拼写是FOXCONN. 意思就是「像狐狸一样敏捷的连接器」,CONN就是CONNECTOR连接器的前半部份。富士康只是郭台铭制造帝国的一部份,但在大陆它是最重要的一部份而已,其他还有鸿准,鸿富锦等,之间的关系忘记了,大约都属于鸿海集团的一部份。郭台铭为何要做连接器,是因为连接器的利润介于CPU生产商和电脑整机生产商之间,CPU做不了,做连接器的利润可比做出名的电脑生产商利润高多了。我当时参与制作的链接器主要是SOCKET 370, 以及SLOT 1, 当时刚出的SLOT 2由我同事做,SOCKET370 就是闻名的「奔腾」CPU的插座。其实公众很多都不懂,正是默默无闻的连接器给FOXCONN提供了超级强大的巨额利润,使得郭台铭有了资本,可以对连接器产业链的上下产品线進行全面整合,最后连他的客户都给他吃掉了,因为崛起后的FOXCONN直接延伸到了电脑主板的制造,电脑机箱的生产,整个电脑除了 CPU和牌子不是他的,其它都是他做的,但是你听说过FOXCONN品牌电脑吗?明白了吗?

说到这里,我可以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让你们有点印象。SOCKET 370 在1996年FOXCONN给客户的价格是10美元一个,但是到了2000年,报价已经降到1美元一个,FOXCONN还在大量制造,这个价格还有利润,那你说他以前的利润究竟有多高???只记得年底总结的时候,我当时所在的富顶公司年度成长率,因为只有86%而在富士康集团内排名倒数第一,而其它公司有成长率110%的傲人成绩。你们现在明白5%的利润率有多低了吗???(富士康人均产值70万/年(2009年度,70万员工,产值4933亿元)

郭台铭和FOXCONN的历史其实也简单,他本人和老员工并不忌讳谈这个,很多故事都是他们自己在内部宣讲的,但偏偏媒体在这方面就像谜一样,只能说明媒体工作者在这方面太不敬业了。比如媒体说富士康是96年進入大陆,这根本就是胡扯。其实第一次進入大陆是1988年在深圳设立的黄田工厂,当时只有1百多号人,这就是郭台铭在大陆事业的全部开端,远不如今天这样闻名。因为郭台铭那时自己也很弱,根本没有今天台湾首富的江湖地位。

郭台铭来大陆设厂的原因是一句很出名的话:「在台湾请一个工程师的钱在大陆可以请80个作业员!」在鸿海内部刊物上也提到,鸿海是将高科技的电脑行业做成传统机械行业!通过大批量的连续制造,生产的成本被大幅降低了,这就是鸿海集团对电脑价格下降的贡献,也是FOXCONN暴利高速成长的秘密。

郭台铭出身的说法确切的说是个海员,这是他自己认同的说法。也是寂寂无闻的穷家小子一个吧,家里有4兄弟,郭台成,郭台柱等,后来他的兄弟和亲戚们就成就了他事业的一部份。像所有台湾男人一样,长大了就要去当兵,服完兵役,大约是做了长时间的海员。转折发生在他后来做海关时,他当时长了个心眼,仔细研读了当时台湾出口报海关的商品目录,发现出口最多是电视机啊、收音机部件,比如开关旋钮之类的东西。他就觉得这个肯定挣钱,然后自己筹资创业,出资方大约主要是他老婆家里,传闻他夫人娘家的钱要多一些,当然后来他老婆家的亲戚也参与了他的事业。郭夫人也真是罕见的贤内助,直到去世一直被老员工们所称道。郭台铭脾气比较急,而郭夫人在安抚人心方面颇有成效,加班之后会下厨给工人做点心吃。郭台铭创业的开端豪不起眼,一台机器,2个人,郭什么都干,然后扩大规模。在模具业规模不断扩大时,加工模具的老员工回忆说,在不情愿的加班之后郭台铭会拿出电影票戏票之类的犒劳。郭台铭的英语是怎么学的,去美国揽生意雇个司机拉着他到处跑,一路聊天下来,就这么练就了足以应付和葛洛夫打高尔夫球的口语。郭台铭的故事不是神话,在鸿海内部广为流传,其它的故事更多了,郭台铭的其他前雇员自己补充。

至于为何10连跳后勾起我强烈的回忆?主要在于这段富士康工作的经历过于严酷而又伤痛,因为它直接影响了我的生命历程和人生轨迹,同时它留给我的后遗症到今天都无法消除。

说实话,大学毕业12年来,国内国外我一共换过10多家雇主。唯有富士康这段经历最苦!也最累!也最非人道!

那些自称学富五车的心理学家,心理医生们,你们怎么能理解感受到一个25岁小伙被超时强制加班的痛苦?在高强度劳动环境中,每一个月每天站着工作12小时白班,然后在下个月12小时夜班,如此轮换6个月,没有一个礼拜天,没有一个小时的HOUR OFF。我累了,我朋友周日来看我,不加班行吗?不行!主管很坚定!这样的日子包括了国庆节!醒来在黑夜,入睡在黎明,请问这是人过的日子吗?

我告诉你,人是可以走路睡觉的,迈着步子,边走边睡,走上几步,挣只眼睛瞟一眼,继续边走边睡。吃饭的时候,口里含着饭,人却睡着了,醒来再扒几口。无论白班夜班,实在困得受不了,去厕所里蹲着睡一会已经很享受了。不是我下班回家不睡觉,是太疲劳了,好不容易睡着,也睡不踏实,七八个小时候自动醒来,很困,还想睡,但是实在睡不着,因为这是白天,我体内的生物钟被颠倒了。即便是懒在床上也没用,到时间还得去上班。也不是我睡眠环境不好,我在外面租房住,FOXCONN给房租补贴,听起来很人性化吧,但我现在更愿意贴钱给FOXCONN还我的健康,DOUBLE PAY 也行,只要它能把带给我的病根医好!!!

你们听说过神经性头痛?但你们听说过过度疲劳引起的神经性头痛吗?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落下的病根。头痛,莫名奇妙的痛,就像里面有锥子在脑子里钉着,不管白天黑夜,不管睡多久,只要醒来,头痛如邪神附体。开始吓了我一跳,自己去西乡医院做了脑电图,但医生说没有任何异常。回去问主管,他也不知道。但是给同事说起,她们就说她们也这样,头痛。之前的老员工已经告诉她们,她们也头痛过,检查的结果就是疲劳过度引起的神经性头痛。如果是暂时的也罢了,可惜我离开FOXCONN十年了。这十年来,每当我稍微有点熬夜,无论我睡多久,醒来后头痛的感觉总是与我相伴,虽然程度已经大为减轻,但脑子不舒服,不清晰的感觉总是存在的。这一切的开端就来自富士康,因为在那之前的岁月里,我根本不知道头痛为何物!想到这里,我不得不再问候一遍郭台铭。

我现在还记得有一天傍晚,临上班前我被楼下电视访谈的欢笑声从梦中惊醒,迷迷糊糊中奇怪她们怎么笑得那么高兴?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我自己很久都没有笑过了。挣开眼睛望着窗外黑□□的天空,无边的黑暗笼罩着我,我猛然坐起来,然后坐在床上发呆,我的世界没有光明。。。我问自己,为什么我的生活会这样苦?我的心理变得越来越灰暗。到了工厂,上班前的班会在五楼楼顶,星光下,楼板上横七竖八躺了一大片临上班前补觉的小伙子,这些人都在20左右,正是生龙活虎的年纪。请问心理学家们,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还没上班前就先躺在地上补觉呢?究竟是心理需求还是身体需求?请问心理学家们,是什么原因让我过着两头不见亮的日子?早晨入睡时太阳还没出来,晚上醒来时太阳已落西山。我的世界没有阳光。请问心理学家,你怎样才能去除我心理的阴暗???

我鄙视心理学家,因为他们不会有连续12小时夜班的经历,他们怎么能有应对这个心理阴暗的良药呢?

而这不过是FOXCONN的累,真正的苦和痛在后面。你们知道硫酸会腐蚀皮肤,那有没有想过不戴任何手套把手浸到硫酸里的滋味呢?此硫酸的浓度为50%!这种事我干过多次,开始痛,后来皮肤起了应激反应角质层自动加厚,手变得很粗糙,没那么痛了。不是我要虐待自己,是FOXCONN生产线的料带太快了,如果我按部就班搞好劳保再去干活,我根本赶不上它的速度,完不成任务,主管就会过来。只有不采取任何保护干活是最快的。

我的职位是电镀工程师,带4名技术员,开2条电镀生产线,机器由我调,化学药品由我添加,而我要添加的药品不止硫酸,还有烧硷,硫酸镍,锡铅药水,这生产线上还有钯镍药水,金氰化钾溶液。慢着,金氰化钾,对,金的氰化物,地球上最好的镀金溶液载体,用氰化钾合成。氰化钾剧毒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只有处理这个镀槽时我们是戴手套的。但是因为皮肤接触过钯镍药水手就发黑,再接触过锡铅药水手就发红,然后这手就是紫一块,红一块,黑一块。我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部门里的陈工程师,早晨在食堂伸手拿馒头时,另一个女孩同时伸手拿了一个,结果女孩一瞥眼看见了这么个黑手,吓得尖叫一声扔下馒头落荒而逃,这陈工程师从此就成了大家的笑料,可这个故事我怎么老觉得心酸。金氰化钾我不想说太多,想想一公斤氰化钾可以毒死5万人就够了。锡铅药水,想要不含铅的焊锡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的手接触过太多的锡铅药水,以致于多年后我不得不对即将出世的女儿提心吊胆,铅中毒可不是闹着玩的,而我接触的铅可是离子状态。感谢上帝,女儿很健康!

算了吧,不想回忆太多过去的陈年往事。天无绝人之路,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在富士康打工的确会很艰难,但别老想着跳楼。换一家,离开它就是了。

我自己就是个和典型的例子。当初刚進FOXCONN的确很轻松,OFFICE里坐着看文件,坐久了就被送去实验室做分析。小课长不喜欢我,过了一段时间,直接发配我去了生产线,炼狱开始。黑白颠倒的苦日子豪无预防地迎面而来,高强度工作量,天天加班,累,除了累还是累。心理变得阴暗,没有阳光,不知道出路在何方。有一次,热天正午,我午饭后换了工友,调好机器放好料带,趁着空挡到门口的电风扇前的柱子那里吹点风凉快一下,因为我汗透前胸,而电镀车间因为很多溶液是加热的,所以热上加热,只在办公室有冷气。刚站定还没降温,台湾籍的小课长推门進来,冷冷地盯了我一眼后去了办公室,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我想明人不做暗事,我是吹风了,不用作假,仍站那里等他進了办公室才回自己的机台。

然后主管被叫進办公室,出来后直接奔我而来,问了问,直接拔掉电源,扛着风扇就去了储藏室。那一刻我的心特别凉,他妈的你是人我也是人,你专科我还电镀本科呢,论年纪你也只比我大一点点。凭什么你吹空调我连电扇都不能吹?你午休我上班又没偷懒,我机器给你调得好好的,料带也放着,凭什么我就没有凉快的权利,你不就是台湾人而我是大陆人吗?正是在FOXCONN的经历,才让我明白其实人天生就不是平等的,歧视是永远存在的。

我俩待遇的天渊之别其实就来自我俩的身份不同,因为即使一个大字不识几筐的台湾人,过来起码也是个课长(经理),而一个中干无论努力多少年,干再多的活也很难到课长一级。正是有了这一段经历,就够成了我后来碰到机会就毫不犹豫申请移居海外的原始动力。

我的故事只是冰山一角,FOXCONN的管理有它的痼疾所在。这个痼疾就来源于每个台湾男人都要服兵役的传统文化,正是军旅生涯,让台湾人有了「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坚定信念。什么品质问题先不管,先看看部门课长的资历,资历高的讲的就是对,然后就往资历低的课长那里推。喜欢我的老课长走了后,我的好日子就结束了。那次年底评奖的时候,小课长被扣光了。

然后一帮课长们来到我部门,在我已经都交完班回到自己家里的情况下,说我的这班的机器哪里没弄好,给我一张处罚单再扣掉年终奖。第二天上班一听到那个理由我立刻就知道了那不过是一个借口,我绝对是被冤枉的,我是部门100多号人中唯一科班出身又有实践经验的3个之一,拿这样的理由来处罚我不过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因为我在工友中有「*大师」的称号,有空就会给他们解答技术问题,他们也都知道我是被冤枉了,劝我去找老板伸冤或者给总经理办公室写信,我谢了他们到好意然后没动。有用吗?我一同被处罚的工友气不过跑了副理办公室申辩,结果不用猜了,扫地出门。而这位老兄跟我使用同样的机器,生产同样的产品,每个礼拜亏掉100多克黄金,500多克钯镍,我和夜班工程师通力合作,每个礼拜正好为公司节约100多克黄金,500多克钯镍补上他们的亏损。

我知道小课长为此让他写过好几次检讨,但从没表扬过我,那时候一克黄金的售价大约是85到100元之间吧,钯的价格是金价的1/2到1/3。镀金过程中一部份黄金会被还原在镀具上,大的如绿豆粒,我知道部份工程师悄悄地收集起来拿走,但黄金对我而言不过是一种金属而已,我从没拿走一粒黄金,因为它不属于我。

真正下定决心离开FOXCONN是过年的时候,中学好友来看我。一聊,我才知道我的生活有多悲惨,我俩学的都是化工,可待遇工作环境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朋友也劝我离开。然后新年开工的第一天,坚决辞职。

回到西安,工作环境也不如意,赶快溜進外院学习英语。结果就在那里知道了加拿大技术移民,赶快申请。然后回到深圳边打工边学英语办理移民手续啥的。这次花了点时间之后,進了EPSON,工作环境和待遇都提高很多,OFFICE 工作,轻松又安静,待遇高出很多,加班也不强迫。其实离从FOXCONN辞职才刚半年,人还是那个人,進了不同的公司,待遇立马就不同,这个跳槽的好处是立刻的。工作一段时间后,上司发现我很懂电镀,就把这一块完全交给我做。独挡一面的感觉很爽啊,我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培训了助手,自己制作了各种文件规格,间或出差去供应商那处理问题。这是我工作经历中最舒服的一段。然后平稳过渡到移民签证下来出国。

其实FOXCONN的问题主要有俩个,强制加班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夜班。这俩问题看起来简单,却是郭台铭的利益核心所在。

强制加班没有规定,但是这是不成文的规定。正常情况下应该3班倒,但3班的用工成本会高于2班。所以我的部门就基本没实行过3班倒,2班连轴转。具体经济账你们自己算一下吧,不是郭台铭请不起工人,是选择让工人更累一点的2班倒更符合他的利益,1.5倍加班费他可以付,但是因为工资基数很低,加班费也没多少钱。一旦订单减少的时候,还可以很容易恢复到2班工作的常态。工人少,管理成本就低。至于工人是否忍受12小时一个月而去跳楼,那不是郭台铭的事。以前有个女记者不知道天高地厚报导了富士康的超时强制加班问题,郭台铭立即老羞成怒,对该女记者提出3000万的诉讼,把女记者吓傻了,他生气的原因自明。其实同样的生产厂房设备,郭台铭赚取的利润是最高的,要不然代工厂那么多,只有他做得最大。

还有夜班问题,想想吧,当EPSON的员工都 10:00下班睡觉,而FOXCONN依然生产不息,哪个创造的剩馀价值更大?夜班的问题影响主要是生理和心理的,12小时夜班,你的身体缺少阳光的滋润,我那时累不说,而且心理真的很阴暗。就是悲观,看不到自己的未来。而别人似乎都比我快乐。我受不了夜班,但是我发现有一部份人就没事,也不会头痛。

我不知道跳楼的是否因为这2个原因的影响。但我还真知道,在FOXCONN生产线上的,还真免不了强制加班和倒夜班,因为他的生产线一定是24小时全开才利润最大化。没有理由哪个员工永远上白班,而别人就只上夜班,轮班是规定。

至于员工为何会忍受强制加班,我从自身的原因分析发现:那时的我初出茅庐,刚走上社会参加工作,听话的惯性思维还在,生产任务在那里摆着,主管在加班,我不加班即不被允许,也似乎道义上说不过去,因为大家都加班,我不加班好像给别人造成不便。刚出来的人,个人意识还没崛起,对资本家的雇傭关系并没清醒的认识。再说刚到深圳,人生地不熟,需要有个安身之地来熟悉环境。如此就委屈了自己,直到忍无可忍离开为止。

别看富士康每天上千人排队入职,我估计离开富士康的人起码有500万人。我刚去富顶工号已经排到 2万五,其实工厂里只不过2千多人,不超过5年历史。同批20个大学生一年后只剩了2人,2年后只剩1人。但是也有些人离开后又回去了。我大学同学在哪里干了12年就没离开过,人家受得了就受,这个我相信或许是基因问题。但是富士康招工其实最多是那些内地刚毕业的中专生职高生,一毕业就拉过来,基于上面的原因,好管理而且耐劳!我这个大学毕业的,反抗意识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培养出来的。

受不了的,别跳楼,干点别的也行。不要听郭台铭忽悠,什么感情问题,在深圳有感情问题的男男女女多去了,都跳楼了?别听那些不要脸的专家忽悠:低于全国的自杀水平!那些专家都是重金聘请的!要不下次这种发钱的事靠边站。郭台铭特迷信风水,据说,富士康总部之所以在龙华油松这个奇怪的地方,就是风水师勘察的结果!!那些记者也是,卧底的时候没有真正到生产线上干一个月夜班,然后看看自己的心理变化,就明白了。要是不明白,干3个月后看看不再年轻的自己会不会疯掉?

缅怀逝者,告慰自己。

梁山石燕 加拿大 2010/5/27

前海归高管:富士康骂到狗血淋头是常事

【新唐人2010年5月30日讯】据Snow介绍,她是2003年受美国公司的派遣,回到深圳富士康公司工作,尽管其时待遇很好,富士康深圳公司也提供了相当不错的生活服务,包括住房和保姆服务,上班有车接送,但因无法接受深圳公司的管理文化,一年后毅然辞职,离开深圳回到美国。

晚上9点下班惊呼「这么早」

Snow认为,在深圳公司工作最大的考验是工作压力相当大。她说:「我们每天最少工作12小时,电话必须24小时开机,虽然没有人威逼你这么做,但你案头上有永远做不完的事情,工作12小时做不完就做14个小时,或者16个小时,作为中层官员是这种状态,你可想而知基层的员工面临多大的压力。有天晚上我们完成工作后,忽然发现四周的写字楼人都走了,当时是晚上9点多锺,我们竟然惊呼「怎么今晚这么早可以走」,你看看人到了甚么样的状态?」

「我有一次到基层去用厕所,发现女厕所的门面上写满了员工受到管理层侮辱、谩骂的事情,一段一段像小说。这是富士康特有的现象,女厕所门板上写满的不是黄色的语句,而是员工的申诉。这些申诉文字据说很快就被管理者涂掉,然后不久又有新的内容写上去,员工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没有一个释放的方式,只有透过这样的方式来减压,他们内心的压力可想而知。」

「罚站区」确有其事

当主持人问到网上传说的「罚站区」时,Snow承认确有其事。「有天我带美国的客人参观厂区,看见有一个地方被圈出来,美国客人问我这区间是作甚么用的,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介绍,而事实上我知道那是罚站区,我也看到过有人站在罚站区内,他们是甚么人,是属于哪个部门的,我无法知道。」

作为一个中层管理者,Snow称最难以面对的是上级对下级的辱骂。「这与美国的文化完全不同,在美国,虽然有上下级的区别,但这仅仅是分工的不同,彼此的地位是平等的。但在深圳富士康,上级对下级,外来官员对本土员工的歧视相当严重,那种责骂可用狗血淋头、竭尽谩骂来形容。当然,大家都好象习以为常,因为所谓高层、中层,也常常被他们的上司当众辱骂。」

Snow在节目中表示,因为确实无法适应富士康深圳公司的这种管理文化,尤其是精神上的压力,所以,她在深圳只工作了一年,就结束了海归的念头,逃回美国。

文章来源:星岛日报

“麻雀行动”世博难民胡燕联合国上访记52

今天是2010年5月27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27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21天。

今天早上,黄奔先生从拉斯维加斯给我打来电话,他也是上海人,所以对我在联合国上访的行动很支持,也一直在关注“麻雀行动”。黄奔先生仔细地了解了“麻雀行动”的进展,也询问了有哪些困难,希望能够给予我们帮助。支持“麻雀行动”的队伍在不断壮大,这让我越来越相信自己的坚持。

纽约的天气真是让人琢磨不透!昨天炙热的太阳几乎要把人烤焦,而由于对天气变化估计不足,今天我和陈绪兴被冷风吹得瑟缩不已。

今天遇到了许多中国来的游客,有些人深表同情,有些人“义正辞严”,有些人不屑一顾,相比之下会令人觉得啼笑皆非。

先是有一位老先生在看到我们时说:“你们这么做太不好了,给国家脸上抹黑嘛!”

我一听,便请他来看看我的展板,指着上海世博局官员张华鑫写的路条说:“请看好了,这是上海世博局官员写给我们这些访民的。‘北京是人民的首都,欢迎你们去。’就是说:你们上北京去告吧,

上海政府不怕,而我们去北京的结果是什么呢:被截访的人抓回来关押、拘留!‘你们可以办护照去联合国去上访’就是说:有本事你上联合国去告吧!联合国是有独立主权国家加入的国际组织,上海一个小小地方政府有什么资格要求联合国来解决它制造的问题?这说明上海政府的权力傲慢,完全把上海看作一个‘独立王国’,根本不在乎北京的中央政府的领导!”

这位老先生一边摇头一边说:“这个官员太不负责任了,不过这是他个人写的,你们也不能太当真呀!”

“你错了,这不是他个人的行为,他作为一个政府官员,就应该明白自已的言行是代表了政府行为!请你看一下,我家是2005年被强迁的,他写这张路条是2008年,我家的问题一直没有解决,说明不是他一个官员不负责任。而今天我被迫到联合国总部来抗议,更说明上海政府根本就是为所欲为,完全不在乎民众的苦难!那么现在请你告诉我:是谁在为国家抹黑?”

老先生无语,与他同行的同伴开始责怪他不该说这样的话。

我则说:“其实没关系的,很多人没有经历这些事情是不能够明白的,我们今天在这里抗议,就是用我们亲身的经历来告诉世人真相。”

下午有一位中国的女游客看到我们后,用不屑的语气说:“你们在这里闹有什么用呀?”

“我们没办法,没方去告,只能上联合国来了!你觉得我们这么做没用,那请你指点个有用的途径。”

“你们还是回国内去告吧。”

“法院不受理,我们上哪儿去告呀?我们去北京上访就被抓,没路走了,只能到美国来,上联合国抗议。”

“美国有啥好的呀,连社保都没有!”

我们哑然失笑:“那国内就人人有社保吗?”

“那是当然的,美国有啥好呀,满街都是流浪汉和穷人!”说完她就扬长而去。

后来有一对北京来的游客,仔细地看了我们的展览,对我们很同情,也很支持我们。

今天的经历让我感受很深,因为对比太鲜明,“愚民教育”荼毒很深啊!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5月27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huyanexpo@gmail.com

Twitter:shanghaihuyan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5/29/n2922582.htm

《赤峰日报》王然和展国龙诽谤大法遭报死亡

内蒙古《赤峰日报》总编王然和副主编展国龙诽谤大法遭报死亡

内蒙古《赤峰日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以来,发表了大量诽谤大法的文章,毒害了众多世人,加剧了当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势,总编王然对此负有重大责任。二零零五年,王然得癌症做一次手术,二零零六年再一次得癌症后做了换肝手术,无效死亡,当年约五十三、四岁。

《赤峰日报》副主编(原《红山晚报》总编)展国龙,二零零八年开自家车回老家途中,车被一辆重型货车从后面撞碎,他和他母亲、保姆三人当场死亡,年四十九岁。展国龙任红山晚报总编期间,积极参与诽谤法轮大法,最终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场。

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看守所恶警韩林遭恶报

内蒙古呼和浩特第一看守所恶警韩林,在2003年4月5日清明节这天,开车从呼市到北京途中车祸身亡。后来听知情人说,平坦的路上他把吉普车撞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车上,大动脉割断身亡。

韩林在看守所曾经参与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给刘姓法轮功学员戴“纥镣绊”(酷刑名)长达23天,还操控监内的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老天有眼,善恶有报。在此奉劝那些至今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千万不要再一意孤行,助纣为虐,赶快悔改,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将功补过,否则恶报时后悔都来不及!

武穴市近年迫害法轮功者恶报连

湖北省武穴市近年来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恶报连连。据不完全统计,仅近二三年内,该市迫害法轮功者又添多恶报。

王少斋,武穴市邪党市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长。任期内企图踩着迫害法轮功学员往上爬,先后指使绑架了数十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或洗脑,枉判七名大法学员和非法监禁,罪恶累累,于二零一零年初遭恶报被“双规”关进了大牢。

冯汉武,原任黃梅县副县长,靠迫害法轮功学员起家,调任武穴市邪党市委分管文教副书记后,任期内又因参与迫害、枉判文教系统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于二零零九年上半年因贪赃枉法逮捕归案。

潘积华,原任武穴市常务副市长、邪党市委副书记、市人大主任。任期内该市出现多起绑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与其有着不可推缷的责任,于二零零八年遭报应出车祸身亡。

胡均锦,原任武穴市龙坪镇综治办主任,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九年上半年遭恶报被逮捕入狱。

善恶到时终有报,恶报来时悄无声。在此诚告那些至今继续作恶,妄图以办 “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停止作恶。否则恶报来时悔已晚矣。

发稿:2010年05月30日 更新:2010年05月30日 04:19:2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八年冤狱,法轮功庞有又被枉判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日】(明慧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朝阳大法弟子庞有2010年4月7日被北京朝阳法院非法判刑4年。这是庞有第二次被非法判刑,参加所谓庭审的有审判长李加,陪审员郝建丰、孙翼鹏,书记员刘欢,律师张生达,北苑家园秀菊园保安员皇经涛;其所谓的涉案物品是75张光盘、70份宣传品、及167张真相币。

庞有(原北京朝阳区建委管官员)此前在北京前进监狱被迫害八年,刚刚出狱不久,于2009年8月被朝阳区来广营派出所、奥运村办事处派出所恶警绑架。

八年的牢狱之灾,庞有全家人及周围的亲戚都是在威胁、恐怖中度日如年,尤其对庞有的母亲张连英带来极大的伤害。在99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之前,庞有母亲也学炼了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功,其原血癌病症得到痊愈,庞有入狱,而且当地国保等部门不断骚扰、恐吓,老人很快就离世了。庞有被戴镣铐押回,哭倒在母亲灵柩面前。在场人很是气愤:人家不过是炼了功,有了信仰,有必要这样吗?

这八年中,大法弟子庞有深受中共迫害。庞有2000年被非法关押到汉沽7分场监狱(当时北京市前进监狱尚未建成),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前进监狱。他曾被戴上手铐和脚镣,手铐和脚镣又用铁链连在一起,站立行走时只能弯着腰艰难的行动,大小便时就更加困难。与此同时还连续数日不让他睡觉,睡过去就要弄醒,或者用凉水泼醒,而白天还要被用铁链子套在脖子上在院子里被牵着来回遛。在这种情况下,他开始绝食抗议,恶警又给他穿上铁衣,把身体、腿、胳膊固定住,强行给他灌食,同时还用电棍在他的腿上电击。在前进十二分监区,庞有多次在许多大法弟子受到迫害时挺身而出。在狱中,庞有不写相关的材料,不写对法轮大法不好的话,也不找关系早点出狱,足足在前进监狱被关押满八年,才于2008年9月27日出狱。

回家才10个多月,2009 年8 月3日庞有被朝阳区来广营派出所、奥运村办事处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晚11点30 分左右被非法抄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朝阳区看守所。8月27日下午6点,庞有的妻子郭书静在家中被绑架,邪恶之徒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抢劫走私人用品电脑一台,还把租房的邻居家也翻得乱七八糟。家中剩下一个上学的孩子,一时间孩子受到很大的心理冲击,无法在原学校安心上学,不得不转到很远的学校。

2009 年9月中旬,庞有被劫持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妻子郭书静在北京朝阳看守所被迫害有一个多月,现在家被非法监视。

发稿:2010年05月30日 更新:2010年05月30日 02:34:36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农家花椒树长神奇汉字”鸽子”(图)

2010-05-26

据大陆媒体5月25日报道,家住河北迁安市蔡园镇蔡园村的老韩家的花椒树上长出了汉字“鸽子”,消息不胫而走,左邻右舍及附近村乡亲们纷纷前来一睹为快。


花椒树上长出了汉字“鸽子” (网络截图)

紧贴韩雅林家北面院墙外,一字排开,生长着三棵大海碗口粗的花椒树,在每棵花椒树的树干中部,分别长出了”鸽子”两个汉字。南部这棵长出的”鸽子” 两个汉字位置要低些,人们弯腰才能看清,字体已经定型,清晰可辨;中间这棵花椒树一茎四股,在前面两股上,分别长出两个”鸽子”汉字,字体业已定型,其中里面茎干上的”鸽子”字型略小些;北面花椒树一茎两股,长出了三个”鸽子”汉字,其中一股上的“鸽子”两字已经成型,另外一股上长出的两个”鸽子”相邻,正在发育,一个刚长出了“鸽”字的左半部“合”及右半部“鸟”的上半部分,另一个刚刚长出“鸽”字的左半部“合”的“人”字头部。

最早发现花椒树上长字的是韩雅林。今年5月5日,韩雅林在树下断木,在腰酸手把着树伸懒腰时,无意中抬头看见了树上的字,他急忙告诉了家人,大家都来看,随后在其它两棵树上也找到了”鸽子”两个字。开始大家怀疑字是刻上去的,后来发现长出字的树干周围十分光滑,没有刀痕,有两组字正在长,还没有长完,才确定是自然生长的。

据悉,这3棵花椒树是15年前韩雅林从自家老院园内自然长出的花椒树苗移栽而来,平时并无特殊管理。现在每天都有人来看这稀奇事,为了”鸽子”两个字不受损坏,韩雅林在树周围围起了1.5米宽的栅栏,还做了一块警示牌,希望大家爱护这”鸽子”。

据专家介绍,花椒树上长字,迁安过去从没有过。长出的字字体、位置、大小不一,形成的字体不是凹進树体而是突出树体,不像人为而成。花椒树刺、皮虽有外凸生长特点,但形成如此清晰、规范的字体,实在不可理解,花椒树上为啥能形成“鸽子”字体,这有待进一步考证。

天文学家发现大量前所未见的银河系新星诞生区

作者:莫心海


银河系的艺术家示意图 图片来源:NASA/JPL-Caltech/R. Hurt (SSC-Caltech)
【正见网2010年05月29日】据NASA网站新闻2010年5月26日报导,研究银河系的天文学家发现400个原来没见过的新星诞生区,在这些区域中正在产生大质量星体。

天文学家用大阵列红外线(VLT)和绿岸无线电望远镜(Robert C. Byrd Green Bank Telescope)做出了这项发现。发现的新星诞生区属于HII区域。在这些区域中,氢原子被大质量新星所产生的强大幅射所电离。这些区域位于银河系的中心棒末端和螺旋臂上。其中25个新星诞生区域到银河系中心距离比太阳远。

过去的观测结果认为银河系中平均每年诞生1-10个新星。新的观测结果有可能改变这一结论。因为天文学家只观测了银河系很小一部份。据天文学家估计,如果他们扩大搜索范围,有可能可以发现2千到2万5千个这样的新星诞生区,而这也许只是冰山一角。更深度的普查将会发现更多,因为有些区域绿岸望远镜也发现不了。

参考资料:
1. http://www.nrao.edu/pr/2010/gbthiiregions/
2. http://www.astronomynow.com/news/n1005/26milky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