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拒绝相信(存在那些邪恶罪行)?


中国人对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质疑一样,认为同样是“不可想像”的,它反映了人们已失去了基本的道德判断标准,在精神上是怎样的萎缩,而这亦是中共几十年来成功洗脑的结果。图为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新书发布会上为读者签名(摄影:周行/大纪元)

作者﹕周晓辉

【大纪元6月9日讯】最近,与大陆来的一位在大学工作的朋友聊天,谈到了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她十分错愕,表示难以相信我的话,难以相信这样的罪恶发生在当今的这个世界;她甚至表示,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她的反应,并不出乎我的意料,因为即便在给我的亲人讲述这样的罪行时,他们也是不愿相信的,反而提出要我拿出确凿的证据。

确凿的证据?不妨看看加拿大国际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前外交部亚太司长大卫‧乔高通过独立调查写就的《血腥的器官摘取》一书,书中提供给了人们一些明晰的证据。这本书是二人在采访了多家大陆医院、病人、出国的法轮功学员等基础上独立完成的,提供了详实的数据和案例。诚如麦塔斯所言:“根据我们掌握的证据,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就是发生在中国大陆的活摘法轮功民众器官,确实是真实的。”

然而,即便有如此明晰的证据,还是有不少中国人拒绝相信。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另有些半信半疑的人亦质疑道:如果有如此残忍的事情存在,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政府没有进行公开的谴责?

不妨先将历史的镜头投向1945年4月的德国魏玛。在这座以巴赫的音乐、歌德的小说、席勒的诗篇以及包豪斯的建筑而闻名世界的城市中,却有着一座纳粹兴建的臭名昭著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从1937年到1945年间总共约有5.6万人在这里被杀害或被迫害致死。当美军士兵解放集中营时,被看到的恐怖景象完全惊呆了:还没来得及焚烧的尸体到处堆积,两万多名囚犯奄奄一息。

当这些惨状被披露出来之后,魏玛的市民根本不相信。在他们看来,看守集中营的纳粹党卫军军官穿着讲究,文质彬彬,爱好艺术,去魏玛的剧院观看演出经常被贝多芬的音乐感动得流泪。他们不相信这些人能够做出如此惨绝人寰的暴行。有一个妇女甚至指责说,这是美军故意制造出来丑化德国人的假照片。一些人还反问道:“如果有这样可怕的事情,为什么就在附近生活的我们一点也不知道呢?”美军士兵不得不强迫魏玛市民分批到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参观,让他们亲眼目睹难以名状的惨况。一些人还被召集起来,挖掘坟坑埋葬死难者的尸体。魏玛的德国人彻底震惊了。

同魏玛的德国人一样,住在其他集中营附近的居民乃至整个德国,都有许多德国人拒绝相信会存在这样的暴行,大部份德国人都用“不可想像”这个词语来表达他们的惊讶。曾经看过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德国女子在走过被党卫军杀死的800多具囚犯的尸体时震惊的表情。

或许暴行的确让当年的德国人“不可想像”,但希特勒反犹的政策以及所为并不是遮遮掩掩的啊,一些士兵和狱卒在茶余饭后往往会透露关于集中营实情的只言片语。只是有一种东西已经将他们学会了拒绝真话,而那些德国人的质疑正揭示出纳粹政权的洗脑是如何的成功。这亦如五十多年后中国人对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质疑一样,认为同样是“不可想像”的,它反映了人们已失去了基本的道德判断标准,在精神上是怎样的萎缩,而这亦是中共几十年来成功洗脑的结果。

正如一位德国学者指出的,“不可想像”这个词语背后是自我保护、自我欺骗的心态。一开始是希特勒一个人说谎,而后是所有人都与希特勒一起说谎。“希特勒的格言是一个人必须撒大谎,因为没有人相信小谎言。希特勒毫不犹豫地实践这个格言。他也毫不犹豫地履行另一种格言,即反覆发生的暴行只会窒息而不会唤起对暴行的反抗。起初人们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因为他们不愿相信。后来,当他们不得不相信时,他们已经变得对恐怖的罪行习以为常,而把它们当作不可避免的事情加以接受。”

这何尝不是当今中国人的心态?自中共成立后,其发展的历史就是由血腥和一系列的谎言构筑的,通过血腥、暴行,它让中国人变得对恐怖的罪行习以为常,甚至尽量避免去触碰,去相信,并形成了一套拒绝真话和接受假话的心理机制,从而活在自以为幸福的空间中。然而,丧失了良知和基本道德判断标准的人真的可以活得心安理得吗?

至于为何西方发达国家政府对这样的罪行没有进行公开的谴责,我们同样可以从历史中找到先例。二战后期,一些犹太人从德国集中营里逃离出来,并将集中营的暴行等情报转给了英美政府。出于战略考虑,掌握了详细情报的英美并没有公开指责,而是选择了沉默。同理,今天的很多西方政府并非不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善,并非不知道中共的罪行,但很多出于政治、经济利益上的考虑而再次选择了沉默,这又有何奇怪的呢?

然而,这个世界上毕竟还有许多正义人士,在向这对罪行保持沉默的世界挑战,比如麦塔斯和乔高。他们的目的正是呼吁更多的人们关注这前所未有的罪恶,并制止罪恶继续发生。而因为他们的呼吁,世界各地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以色列通过一项法律,禁止器官的出售和代理,并停止向医疗保险系统提供,其国民在中国进行器官移植的资金;台湾禁止代理器官移植的中国医生访问台湾;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主要器官移植医院,已禁止培训中国医师;比利时参议员和加拿大国会议员,都向本国议会提出禁止器官移植旅游的域外立法等。

而拒绝相信罪恶的你是否也愿意加入这制止罪恶的行列呢?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9/n2932813.htm

Advertisements

夏日职场着装 性感要适度 不可太暴露


(Getty Images)

【大纪元6月8日讯】(大纪元记者肖甜编译报导)职场人士不得不直面夏天的一个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倡导休闲的办公环境,雇员越来越难确定什么该穿什么不该穿了,不过过薄,过透,过露或者过短的衣服最好不要穿去办公室。
  
一位公司形象谘询专家表示,如果一件夏天的衣服,你能穿去海边,能穿去酒吧,能穿着睡觉,那么你就不能将其穿到办公室。
  
Linda Allan说:“我曾看到一位身着套装的女士,脚上却穿着一双凉拖鞋。天气越来越热,人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办公室)仍然是一个办公的环境。”
  
Allan 表示,要判断好那些是能穿到办公室的衣服有点难,但是过薄,过透,过露或者过短的衣服最好不要穿去办公室。
  
Allan表示,很多公司并没有明确规定上班着装,经常很多雇员被上司警告之后才知道自己穿得并不得体。
  
如果一家公司没有通用的着装规律,那么雇员就应该看看你的老板和你老板的老板都穿什么。可能你隔壁的同事会穿运动凉鞋加百慕大短裤,或者一件有意大利面条一样的条纹的太阳裙,但是最成功的人通常都会看情况穿衣服的。
  
如果你要开重要的会议,你肯定不想看起来像要去抢购打折商品的。这不是说你还得带一套衣服,女性可以穿无袖装,不过白天上班可以套一件外衣或者穿件开衫;比起穿凉拖或者休闲凉鞋,一双露跟皮鞋或者露趾凉鞋更容易被公司接受。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7/n2930637.htm

黑龙江访民刺死信访员工后自杀

【大纪元6月9日讯】黑龙江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周二发生上访者刺死信访人员并服毒自杀事件,该办公室人员透露祸因是由截访而起。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周二上午办公时间,黑龙江伊春市带岭区信访办员工魏广春被五十多岁的上访者于洪双用刀刺死。凶手于洪双在不远处被警察抓捕时已经服毒身亡。

当天带岭区信访办一名工作人员向本台证实。

记者:是不是你们这儿今天发生了事故,魏广春被刺伤还是死亡?
工作人员:是死亡了。
记者:他是你们的正式员工么?
工作人员:是的,是本地区的。
记者:听说行凶的是一个访民,他是在你们办公室自杀还是回家之后才自杀? 
工作人员:他可能在家先服的药,完后去的办公室,那意思就是把他整死,他也不想活了。
记者:你们这儿会否暂时停工一两天?
工作人员:都正常工作了。
记者:会否加强工作方面的保安?
工作人员:现在还不知道。

凶手于洪双因妻子注射假药后病故这一医疗纠纷上访多年,曾多次前往北京申冤,但2007年6月被在伊春当地判劳教一年半,2009年初劳教期满后被政府送进带岭养老院看管。

该养老院的一名护理人员对凶案表示震惊,她说凶手为人老实,但上访多年不果。

护理员:应该很突然,谁都没防备,是没想到的事情。
记者:今天是你陪他去信访办么?
护理员:不是,还有一个护理,我们好几个护理。
记者:听说他后来自杀,是回来自杀还是在哪儿?
护理员:警察找到他的时候已经喝了药了,已经不行了,没抢救过来。他家属好像没啥人,只有一姑娘一儿子,听说在外地,好像不知道呢,不知道现在通知没通知。
记者:他平时是个怎样的人?
护理员:五十多岁,挺老实、挺正常的,这边都以为他挺熊的呢,因为他始终上访没解决问题。
记者:平时有没有说过有什么冤屈或者郁结的?
护理员:没有跟我直接说过。
记者:住在这里多久?
护理员:挺长时间的,我自从护理他才知道这个人的。
记者:他住在这里是自己给钱还是政府给钱?
护理员:是政府。。那个不给钱,就是搞养老院养着他。

以上那位信访办人员透露访民并非随机行凶,被刺死的信访人员据悉曾多次跟随截返这位访民。

工作人员:谁也不可能刀子上来就扎人去是不
记者:就是说也是有原因的,是么?
工作人员:对。
记者: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工作人员:反正说他原先去过好几次截访。
记者:你的意思是魏广春截访不止一次。
工作人员:听别人说都是不止一次。
记者:去北京么?
工作人员:可能吧!
记者:你认为这是可能引起不满的事情?
工作人员:嗯。。嗯。。

同一养老院里,另一位两腿瘫痪的访民陈庆霞就曾被死者魏广春截访。她对周一同由护理人员陪同往信访办,却再也没回来的于洪双表示同情:“ 这个老头叫于洪双,我是养老院认识的,他因为他媳妇被假药弄死上访 ,07年也被押到劳教所,后来回来就押倒养老院。今天我们都上信访办了,我早走。后来就听说,姓魏的这个态度不好发生争吵,以后可能一刀就捅死了人。杀完人在正门口被公安局抓住了,他默默的在那儿已经喝了药,上医院没抢救过来。他平时很少说话的一个人,以前护理带着上这屋来过,说过要喝药死,当然这些我们也都没在意,但是今天就发生了。我们当地对这些案子处理还是不合理的,信访办人员还是不很和善的,否则会发生这种事件么?”

具体什么打击令于洪双走上绝路,他已无法亲口诉说。

而陈庆霞的遭遇也许能帮助外界了解当地的上访“不归路”。

因丈夫被带岭公安局反覆羁押最终精神失常,而走上上访路的陈庆霞,07年被从北京野蛮截访并拘留过程中摔伤,腰椎脱落,导致下肢瘫痪。后被处以一年半劳教,同行的12岁儿子在07年截访当天在北京走丢至今杳无音讯。 2008年12月24日陈庆霞结束劳教后,多次坐轮椅往北京寻找儿子和看病,不断被截返,多数时间被困在这一养老院中一个据称由医院太平间改建的房间。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9/n2933142.htm

外企事多 当局借维稳欲党控 学者:跳楼更多


富士康一景(网络)

【大纪元6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富士康近期发生的连跳事件和本田罢工事件,当局借机提出维稳模式。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表示政府部门要在外企中建立能将党委政府的帮助传输到企业并产生积极的作用机制。官媒也指出民企中出现‘纪委’ 以协助政府维稳,为外企指路。对此大陆学者表示,党委对企业没有发挥好作用,要阻止富士康跳楼事件并解开深层原因,企业应该成立独立的工会。

民企中出现‘纪委’ 以协助政府维稳

近来,富士康连续跳楼事件爆出了大陆外资企业的劳资矛盾。官方媒体说,中央关注劳资矛盾是否导致社会不稳,政府想出力无从着手,因为这些外资企业都有自己的 一套管理方式。文章例举了江苏省的民企有维稳的考虑,陆续成立党组织 ‘纪律监督委员会’。官媒为外企处理事端指路。
  
文章还提到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视察富士康时说过,“政府部门要思考在非国有企业发生这类事件后,如何有效的介入并建立起有效的协调机制,及时、高效的把党委政府的帮助传输到企业并产生积极的作用。”
  
对此,原人民大学科学哲学的博士生江棋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毫不客气地指出,富士康为何有这么多跳,就是因为富士康有党委,如果没有党委还不至于这么多人跳楼。北京律师则表示,富士康事件可能远不像我们想像这么简单,他呼吁有公信力的第三方组成独立团,去解清楚深层次的原因,包括坊间有各种说法。

富士康有5个党委 405个党支部
  
早在一年前的6月29日,人民网就以主标题《2009年实践科学发展观,构建“幸福企业”》报导了富士康集团党委召开“七一”表彰总结大会,当地的组织部长赵燕民还专门出席会议并颁奖。
  
从报导透露的消息来看,富士康党委的规模确实庞大。富士康科技集团党委成立于2001年12月,是深圳市首家台资企业党委,目前全国各园区共有党委5个,党支部405个,党员(含流动党员)13,000多名。
  
报导还说,近一年内集团党委围绕企业“安康、稳定、发展”的要求和构建“幸福企业”的目标,开展了各项工作,并专门成立了领导小组,充分利用党群信息网、广播站、内刊等媒体加大宣传力度,组织开展了学习活动150余次。

江棋生:党支部在外企没发挥好作用
  
原中国人民大学科学哲学的博士生、八九民运中担任北京高校对话团常委的江棋生认为,富士康这种事情在中国来说也是很少见的事情,一定有富士康本身的特殊原因,他分析道:“因为深圳也有那么多么台资,还有其他的外国企业,你也没听说过,我也没听说过这么短时间有这么多工人自杀的事情,应该说富士康本身的原因也很大。如果说主要是社会原因的话,那我们也应该听到其他地方的工人也会跳楼啊。”
  
他认为只有成立工人自己的工会,才有可能缓和也就不需要跳楼了。针对六四那天中华总工会发出紧急通知,要在非公企业建立工会并加强工会的领导,他认为那是共产党的官办工会,不是工人的独立工会,没有用的。当局也不会让工人成立独立工会的。
  
富士康成立了台商在大陆企业的第一个党委,他认为党委对富士康本身的帮助“就是跳楼多了嘛,不成立党支部恐怕没有这么多起跳楼案。对企业来说没有好作用。外资对当局示好,也用不着成立党支部阿,这是拍马屁。”

律师:富士康事件可能远不像我们想像这么简单
  
北京律师谢益燕表示富士康跳楼事件真的需要去了解深层的真相,为什么这么多跳?发生这些事件政府在哪?这个包括企业管理、包括媒体这些讯息是不是他是有地放矢的,还是说他是一种自然的状态。
  
他认为现在整个社会对于这类事件已经麻木不仁了,人们应该有一种觉醒的意识,首先要了解他的真相,需要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或者是由公民包括这个社会组织,然后形成一个有公信力的力量去真正的把真相了解清楚,了解清楚深层次的原因,包括坊间有各种说法。
  
他还说,“这个事件不管是在信息的这种传递上,还是在这个事件本身它好像给大家一个结果,但这个结果远远的不是这么简单,远远的不是这样的。”
  
他认为现在不能得出结论:“因为我们的媒体不公开,对很多事情、事件都开始敏感化,不能深入去调查了解。然后政府对这个事情,由于是台资、500强企业,政府可能采取回避的方式,它推掉,它不去理清它的责任。”
  
他建议对所谓这种人间惨剧、这些个灾祸应该有一种独立的意识、独立的一种精神,有自己的判断,或者去获取一种真相,然后在这之上再去分析、判断它。

据多家媒体报道,郭台铭称,员工跳楼事件后,中国官方派了逾200人调查团进驻深圳龙华园区,情况罕见。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9/n2932744.htm

中共GFW用大奖赛招揽人才 各方关注

中共国家网络应急中心发起“正则表达式大奖赛”,许多专家表示这是为长城防火墙GFW招徕相关人才,并预示着更高级别的升级,同时也将大大增加预算需求。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根据中国知名的科学资讯网站Solidot星期一的消息透露,中国国家网络应急中心(CNCERT)正在举办一项名为“正则表达式匹配技术评比大赛”的活动,该中心在去年被暴露是中国长城防火墙GFW的实体组织。被称为GFW之父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方滨兴是这个机构的实际负责人,也是此次大赛的首席评审专家。

大赛共设置一等奖一名,奖金为人民币三万元;二等奖两名,每队奖金为人民币壹万元;三等奖三名,每队奖金为人民币伍仟元。此外,获奖单位还将优先获得与CNCERT继续合作的机会。

著名博客作者龙威廉星期二向本台表示,“正则表达式是一个技术性很多的,实际上是一串运算符号,实现比较复杂的过滤和查询功能。现在一些关键字,比如说‘法轮功’,我们通常会在几个关键字中间加一个星号或者加一些其它符号,过滤系统就无效了,如果用正则表达式,它可以把中间的符号清除掉,所以,即使中间加了那些符号也能够判断关键字。”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正则表达式是一项数学符号算法,由美国科学家发明。采用这项技术之后,就可以设置更多准确判断。例如,目前如果在中国用谷歌搜索“胡萝卜”,就会出现网页被切断的问题,因为GFW设置了“胡”字为敏感字(因为关联中国领导人姓名),但是可能会误判和错杀胡萝卜。星期一,大量中国QQ用户发现“长春”这个地名在QQ中无法谈论,因为涉及到另一中国领导人的名字。之后大量网友围观后,QQ对此解除了封锁。有了正则表达式,在防止讨论“胡锦涛”、“李长春” 的同时,也可能更精确避免错杀“胡萝卜”和“长春”这样的用词。

了解技术动向的网友们对此活动发表大量评论,有网友说,“这明显是为升级防火墙做准备”。过去GFW对关键字过滤只有特定关键字和特定关键词组两种。如果要更深一层更广泛地过滤,就需要正则表达式了。

针对网友们的疑虑,本台记者致电CNCERT,向一位负责技术咨询的许金鹏先生查询,
记者:透过这个比赛最主要做什么?
许先生:就是推动信息安全方面的技术,因为现在正则表达式是一个途径,所以想通过这个表达式增进网络安全的关键技术,这是一个技术,当然你用在哪里都行。
记者:那么网络安全是不是包含敏感信息过滤?
许先生:这是个技术,当然你用在哪里都行,那是应用的问题。

不少技术专家分析表示,利用正则表达式判断关键词当然更加智能,但是也会降低计算的效率,因此需要更大规模的计算设备来支持。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GFW的背后是数百台曙光4000L服务器,而每台服务器价值数万元以上,利用这种新的技术,中国长城防火墙可以向官方索要更大规模预算,用于招徕人员和购买更多硬件设备。

网络技术专家东小兴认为,除了增加预算之外,当局也为储备人才做准备,“因为方滨兴主持了中国国家网络防火墙这个建设项目,还要受到一些外在的压力,比如WTO 的压力,所以从一些角度来说这个部门很难招到新人,或者说招到有技术含量的人。因此就想了一个办法,就像现在这样进行一个比赛,然后筛选,然后看谁写的算法表达式比较好,好的话,第一可能会拿来采用;第二可能会问这个人的意向愿不愿意加入到他们的队伍里面来,然后来完善或者增强GFW工程更多功能。”

不过东小兴也认为,面对越来越多网民们想方设法突破封锁,不断发表更积极的言论来看,就算官方真能如此升级,是否能够真正奏效,让人怀疑。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9/n2932544.htm

武汉“炮轰强拆队”农民:宁战死不自杀


武汉普通农民杨友德,为了反对强制拆迁,他在自己承包的田地里搭建“炮楼”,自制火炮两次打退拆迁队。(视屏截图)

武汉普通农民杨友德,为了反对强制拆迁,他在自己承包的田地里搭建“炮楼”,自制火炮两次打退拆迁队。他说,是被逼着“战斗”从未想伤人,他还熟读物权法等法律,并写下遗书希望孩子继续维权。

据新京报9日报导,56岁的杨友德,喜欢把维权叫战斗,或者说“打仗”。他说“打仗要有战争策略”。在他的家里,摆着物权法和一本厚厚的法律政策全书。很多条款,他能全文背下来。为了留下证据,他和村里负责人的谈判,都会记下要点。他说,最核心的证据是“法律政策”。

在杨友德家周围,四处都贴满了标语,内容全部和维权有关。他说:我希望能按政策给我补偿。然后我好好活着。如果是这样,我就去买台电脑。我听说网上很多人支持我,我以后也要上网支持别人。

学“阿凡达”自制土炮轰退百人强拆队

杨友德说:2009年的时候,湖北省发了一个关于征地补偿的文件,叫做46号,这个46号明确规定我所在的片区,承包地补偿费应该是46800元每亩。

“他(村委会)给我一万元一亩,但是跟他有关系的人,钱是死的,他就可以把面积无限扩大。

“比方说你一亩田要赔十万元,他就给你填个十亩,你跟他没有关系的人,你一亩就给你一万块钱。他说一万元封顶,是钱封顶,亩数不封顶,他的猫腻就在这个地方。

“所以我一直跟他谈不拢,最后他也不谈了,就强攻。

“2月6日攻打一次,5月25日那次最强大,来的人当中有盾牌、钢管、电棍,再就是各种锹耙的东西。来的人具体也没有数,一百多人吧,最后在我们的抵抗和110(出警)的情况下他们才撤退,我的房子才幸免于难。

杨友德和妻子孤独的守护着这片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远在部队的儿子无法尽孝。

杨友德说,我百分之百是农业人口,一切生活来源都是土地。而我“投降”没有出路。他们把我当作鸡,把群众当作猴子。我以前上访投诉过他们。他们是把我杀了给别人看,所以我没有选择。

维权比生命还重要

杨友德说,维权比生命还重要。当他的妻子说,害怕报复时,他吼了她一句,“什么时候了,还考虑这个”。

他还说,他妻子动不动就哭,就担心。5月25日,用土炮 “开始打”施工队之前,妻子浑身发抖。他说不要怕。他的亲戚们都作为他的帮手,负责打110求助。他说到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拿烟花打过仗,他不想连累亲戚。

杨友德已经能很精确地使用礼炮,100米怎么打,80米怎么打。包括不同的礼炮会有怎样不同的射程。他说这些都是练出来的。

当他站在吊楼上,演示他如何对付来施工的队伍时,他说,有时候站在那上面,他也发抖。他不知道接下来的是什么。是自己被拉下来,是伤了别人坐牢,还是房子和土地都被推平 ———在后果出现之前,他说“我只能拼了”。

他留下遗书:决心战斗到底。

杨友德说:我还写过遗书,跟我的孩子讲,我决不自杀,如果被打死了,不要可怜。

“人死了如灯灭,一定得要回我应得的那份钱,这也是我作为一个农民为人的尊严。”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9/n2932592.htm

东京都别墅均价才1.5万人民币每平方米


售楼广告

  新建的东京都某别墅群,2010年3月建成,售价2080万日元,建筑面积约150平米,折合人民币约145万元,单价不到1万人民币。

  日本房屋为永久产权,多为精装修,面积为净使用面积(没有公摊面积的说法,不含楼道阳台的面积),房子结实牢固。

  东京人均收入500万日元,一般家庭(2口人的话)3到4年可以买到一栋别墅。

  本贴主要讲的是东京普通住宅,当然你也可以买世田谷区的豪宅,只不过,那里的独户住宅(一户建)价格很贵,单价高达每平3万人民币,一般的独立住宅需要耗费8000万日元,一个东京家庭需要8年的收入才能买到。——不过,你没有必要非买豪宅不可,东京都3000万日元(200多万人民币)的别墅很多很多,如果手头较紧,更便宜的高层住宅也是很多很多的。
  
东京市中心区银座,永久产权,精装修,单室套13.6平(净使用面积,此面积不亚于国内40平的小套),价格1100万日元,合计人民币79万元。

东京人平均收入500万日元以上,夫妻一年收入可以拥有这样的小套。
  
东京以及周围的卫星城市已经融为一体,成为东京都。现在的东京都就是一个巨大的城市,容纳着千万以上的日本居民。整个就是一个超级城市,我所列的房屋都是在这个超级城市里面,交通方便,商业娱乐到位,何来偏远之说。

位于东京都23区练马区,约4100万日元,日本小夫妻不吃不喝 4年收入可以买到;永久产权;有停车位;精装修;施工中:2010年6月交付。

一大堆东京市杉并区的公寓报价,单室套的那种。本图上的房子平均每套就是40多万人民币的样子。

日本土地可以自由买卖,这一点与国内有很大不同,很多日本人自己买地自己建房。

来源:天涯社区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10/0609/article_101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