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今年外资企业工人罢工的事件突然猛增

作者: 宝宝

罢工这样的事情,那些拿低工资还受气的血汗工厂工人们早就想干了。。。但罢工最难的是有人煽动有人串联有人出头有人组织有人外宣,这光靠以前那些胆小怕事情愿吃苦忍耐的传统农民工是不可能的。

但近年出现了一个很重要的新情况:由于大量大学大专毕业生、尤其是在城市中无根基的农村、乡镇大学生毕业后根本找不到体面的工作,但他们又不可能“啃老”,必须养活自己甚至贴补家人—-所以估计有相当一批大学大专毕业生被迫进入了深圳、广东、广东等发达地区的外资工厂暂时以普通工人身份打工,好先有个落脚点,以后再慢慢图发展。。。不料就业情况越来越差,这些人就只好不情愿地在外资厂继续“暂时”下去。

找不到工作的毕业生们选择先打工这条道路其实再正常不过了—-宝宝当年六四后因分配被取消,到深圳一时找不到工作,也曾去龙岗等地的老板厂应过聘(不过一看那环境就却步了),后来找到的第一份工虽然是软件开发,但工作的场所却也在一家台资老板厂内(我的台湾老板租了那厂的房子),每天都要和打工仔打工妹们照面。。。后来宝宝的一位同学从内地过来深圳玩顺便看看能否留下,也一度进了一家老板厂(不过三天就不干了,因为受不了工厂的非人性化管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各地的外资企业工人队伍构成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工人中“掺沙子”般慢慢多了一些有很高文化程度、见过世面、和外界经常联系、有长远抱负、偏偏对血汗工厂的忍耐度又低、尤其受不了非人性化管理、同时对社会现实非常不满的近年毕业的大中专学生。。。这些人进入第一线工人队伍,以点带面,各地外资企业的工人们当然就远不再是当年那些老实巴交、忍辱负重的一群了,而是逐渐被这些新加入有活力、不安分的新鲜血液所改变、所凝聚。如果大陆就业情况可以较快好转,工厂里的大学生们较快都能离开,那么还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但如今两三年已经过去,第一批进入工厂打工的大学生们都已开始绝望,所以各地工潮就不约而同地在今年集中爆发了。

这就好比火种撒到了干柴之上,又相当于歪打正着实现了“知识分子和工人阶级相结合”,大陆被压抑已久的工人运动又焉能不风起云涌、大有起色乎?!

独立评论

Advertisements

“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这句话在海内外民运圈里人人都知道的,在纪念6.4二十一周年的日子里,重温这句话,更觉得意义不同。国内外世界各地的,各种追忆反思纪念6.4的会是每年都开。年复一年,海内外的人们逐步认清中共的本质,开始放弃幻想,呼吁终止一党暴政,去争取民主中国的诞生。 让我们不忘6.4血的教训的同时,更要深刻地认清目前的中国的形势,坚定我们为自由民主宪政的中国而斗争的信心。

纵观中国这二十一年的政治经济发展,家经济虽然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但这些都是建立在牺牲了国家的资源、环境、人民的利益上。这一切造成的负面效应,可能今后中国的几代人,几十年或几百年都不可能恢复。在这表面的繁荣下,呈现出的是极大的贫富差距,在资本主义国家几十年、一百年做不到的事情,由这个号称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做到了。现在的中国,不到10%得人,占有了国家80%以上的财富,广大人民又生活在了新的三座大山的压迫之下,在中国残忍的一党执政统治,人民的精神自由,人的基本生存自由,恐怕都不如中国的封建社会时期,更不能跟世界上民主国家的人民生活来相比。

让我们来看进入2010年以来中国的国情,经济上中国的国家财政走向紧缩,楼市、股市即将崩溃,自然灾害频频发生,农业减产,生活用品的价格在不断升高。中央政权已把目光盯向了,民间老百姓手里的 20万亿元人民币上。下一步的经济危机的出现,中共政权不会再拿出4万亿人民币,,来化解危机。而是要把危机转化到人民的身上,美名其曰为,让市场来自我调节,其用心是非常险恶的。

而他们自己,却把掠夺到的财富迅速的转到国外,日后一旦国家不保,他们的子孙后代决不受损失。但在国内,政治上专制外,用在压迫人民的手段上,一点不手软,同国外的资本家勾结在一起,压榨着人民的血汗。工厂的劳动强度大,工资低,没有医疗及失业保障,暴力欧打工人。富士康的“13跳”,丰田企业的罢工等事件,都存在这些因素。迫使着人民的维权行动,越来越高涨,形势越来越多样。由于和平的维权 ,都遭到了中共当局严酷的打压,逼得人民不得不拿起枪杆子来给自己维权。湖南永州发生三法官被枪杀事件,人们不是对遇害者同情,反而称当事人为“英雄”,其中折射的社会问题引人深思。为讨薪而举刀讨公道的湖北农民工兰齐,在最后老板求饶时,他的“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这是对中国的制度、对为富为官不仁当权者绝望的表述。而这一切,都是由共产党领导执政的政府所为换来的。

不远的将来,就会有这一天,人民对共产党领导的政权说,“太晚了……。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金谷
2010-6-4

独立评论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三)

德国著名诗人 Heinrich Heine 是马克思的又一位亲密朋友。此人也是一名撒旦崇拜者。他写道:

“我呼唤魔鬼,于是牠就来了,
带着惊奇,我细察牠的面孔;
牠不丑,也不残缺,
牠是个可爱、迷人的男子。”

Heinrich Heine, the renowned German poet, was a third intimate friend of Marx. He too was a Satan fancier. He wrote:

“I called the devil and he came,
His face with wonder I must scan;
He is not ugly, he is not lame.
He is a delightful, charming man.”

“马克思对 Heinrich Heine 大为崇拜……他们的关系温暖而真诚。”

“Marx was a great admirer of Heinrich Heine… . Their relationship was warm, hearty.”

马克思为何崇拜 Heine?也许因为他的如下撒旦教思想吧:

“我有一个愿望……我门前有一些美丽的树,若亲爱的神想让我全然快乐,祂应赐给我这样的欣喜:让我看到我的六七个敌人被吊死在这些树上。怀着慈悯之心,在他们死后,我将宽恕他们对我做过的错事。是的,我们必须宽恕我们的敌人,但并非在他们被吊死之前。

我并不是报复狂。我可以爱我的敌人,但只有在他们遭受报复之后,我才能爱他们。那时我才能对他们敞开心扉。因为,未报仇之前,苦涩会留在人的心中。”

“Why did he admire Heine? Perhaps for Satanist thoughts like the following:

“I have a desire … for a few beautiful trees before my door, and if dear God wishes to make me totally happy, he will give me the joy of seeing six or seven of my enemies hanged on these trees. With a compassionate heart I will forgive them after death all the wrong they have done to me during their life. Yes, we must forgive our enemies, but not before they are hanged.

I am not revengeful. I would like to love my enemies. But I cannot love them before taking revenge upon them. Only then my heart opens for them. As long as one has not avenged himself, bitterness remains in the heart.”

一个正直的人,会和有这种想法的人成为密友吗?

Would any decent man be an intimate friend of one who thinks like this?

但马克思周围都是这样的人。Lunatcharski,一位曾任U.S.S.R.教育部长的哲学家,在《社会主义与信仰》中写道:马克思抛弃了与神有关的一切,并把撒旦放到了行进中的无产阶级队伍之前。

But Marx and his entourage thought alike. Lunatcharski, a leading philosopher who was once minister of education of the U.S.S.R., wrote in Socialism aid Religion that Marx set aside all contact with God and instead put Satan in front of marching proletarian columns.

在此,有必要强调一下:马克思和他的同志们,并非当今马克思主义者所宣称的无神论者。马克思等人公开指责、谩骂神之时,他们知道他们所憎恨的神确实存在。他们挑战的不是神的存在,而是祂的至高无上之位。

It is essential at this point to state emphatically that Marx and his comrades, while anti-God, were not atheists, as present-day Marxists claim to be. That is, while they openly denounced and reviled God, they hated a God in whom they believed. They challenged not His existence, but His supremacy.

在《人之傲》一诗中,马克思承认,他的目标并不是改善、改组、或革新世界,而是要毁灭世界,并以此为乐:

“带着轻蔑,我在世界的脸上,
到处投掷我的臂铠,
并看着这侏儒般的庞然大物崩溃,
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灭我的激情。
那时,我要如神一般凯旋而行,
穿梭于这世界的废墟中。
当我的话语获得强大力量时,
我将感觉与造物主平起平坐。”

In his poem “Human Pride,” Marx admits that his aim is not to improve the world or to reform or revolutionize it, but simply to ruin it and to enjoy its being ruined:

With disdain I will throw my gauntlet
Full in the face of the world,
And see the collapse of this pygmy giant
Whose fall will not stifle my ardour.
Then will I wander godlike and victorious
Through the ruins of the world
And, giving my words an active force,
I will feel equal to the Creator.

只有这些诗表现了马克思的撒旦教思想吗?我们不知道,因为马克思的手稿守护者们,对马克思的大量作品仍然保密。

Were these poems the only expressly Satanist writings of Karl Marx? We do not know, because the bulk of his works is kept secret by those who guard his manuscripts.

在《革命者》一书中,Albert Camus 说,马克思和恩格斯有30卷作品从未出版,其中表达的放肆理念,并不像众所周知的马克思主义。读了这些,我让我的秘书给莫斯科的马克思学院写信,以了解那位法国作家的话是不是真的。

In The Revolted Man, Albert Camus stated that thirty volumes of Marx and Engels have never been published and expressed the presumption that they are not much like what is generally known as Marxism. On reading this, I had one of my secretaries write to the Marx Institute in Moscow, asking if this assertion of the French writer is true.

我收到了回信。信中,马克思学院的副主任,M. Mtchedlov 教授说,Camus 搞错了。马克思的作品共有100卷之多,其中只有13 卷被公开印发。他为此找了一个荒谬的籍口:第二次世界大战阻止了其余各卷的出版发行。此信写于1980年,即大战结束25年之后,那时苏联的国家酒吧和渔 房无疑都有很充足的资金。

I received a reply.

The vice director, one Professor M. Mtchedlov, after saying Camus lied, nevertheless confirmed his allegations. Mtchedlov wrote that of a total of one hundred volumes, only thirteen have appeared. He offered a ridiculous excuse for this: World War II forestalled the printing of the other volumes. The letter was written in 1980, thirty-five years after the end of the war. And the State Pub fishing House of the Soviet union surely has sufficient funds.

所有活跃的撒旦教徒都有混乱的个人生活,马克思也不例外。

All active Satanists have ravaged personal lives, and this was the case with Marx as well.

Arnold Kunzli 在《卡尔·马克思心志》一书中写道:马克思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女婿自杀了,另外三个孩子死于营养不良。马克思的女儿 Laura 嫁给了一名社会主义者 Lafargue,她埋葬了自己的三个孩子,然后与丈夫一起自杀。另一个女儿 Eleanor 决定和她丈夫做同样的事,她死了,而他丈夫却在最后一刻退缩了。

Arnold Kunzli, in his book Karl Marx – A Psychogram, writes about Marx”s life, including the suicide of two daughters and a son-in-law Three children died of malnutrition. His daughter Laura, married to the Socialist Lafargue, also buried three of her children; then she and her husband committed suicide together. Another daughter Eleanor, decided with her husband to do likewise. She died; he backed out at the last minute.

马克思从不觉得自己有义务养家,虽然以他对多种语言的掌握,他很容易做到这一点。相反,他靠向恩格斯乞讨而活。马克思和他的女佣 Helen Demuth 有一个私生子,后来他把这孩子栽赃给恩格斯,恩格斯则接受了这一喜剧安排。马克思酗酒严重 — 莫斯科的 马克思-恩格斯学院 的 Riazanov 主任在《卡尔·马克思,Mai,思想家和革命家》一书中承认了这一事实。

Marx felt no obligation to earn a living for his family, though he could easily have done so through his tremendous knowledge of languages. Instead, he lived by begging from Engels. He had an illegitimate child by his maidservant, Helen Demuth. Later he attributed the child to Engels, who accepted this comedy. Marx drank heavily. Riazanov, director of the Marx-Engels Institute in Moscow, admits this fact in his book Karl Marx, Mai, Thinker aid Revolutionist.

Eleanor 是马克思最喜爱的女儿。他叫她 “Tussy” 并常说 “Tussy 就是我。” 当恩格斯临终时告诉她私生子的丑闻时,她崩溃了。正是此事导致了她的自杀。

Eleanor was Marx’s favorite daughter. He called her Tussy and frequently said, “Tussy is me.” She was shattered when she heard about the scandal of illegitimacy from Engels on his deathbed. It was this that led to her suicide.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宣言》中,斥责资本家“占有在他们支配下的无产者们的妻女”。这种伪善也属于马克思的品格之一。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Marx, in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had railed against capitalists “having the wives and daughters of their proletarians at their disposal.” Such hypocrisy was not out of character for Karl Marx.

马克思,这位伟大的革命家,生命中还有更严重的污点。1960年1月9日,德国报纸《Reichsruf》报道了这一事实:奥地利总理 Raabe,曾将一封卡尔·马克思的亲笔书信送给苏俄领导人尼基塔·赫鲁晓夫。赫鲁晓夫不喜欢这封信,因为它证实,马克思曾是奥地利警方的一名领赏告密 者,他在革命者队伍里当间谍。

There was an even darker spot in the life of Marx, the great revolutionary. The German newspaper Reichsruf (January 9, 1960) published the fact that the Austrian chancellor Raabe donated to Nikita Khrushchev, then director of Soviet Russia, an original letter of Karl Marx. Khrushchev did not enjoy it, because it was proof that Marx had been a paid informer of the Austrian police, spying on revolutionaries.

这封信是在秘密档案馆中被偶然发现的。它指证,马克思作为告密者,在他流亡伦敦期间告发他的同志们。每提供一条消息,马克思获得25元的奖赏。他的告密涉及流亡于伦敦、巴黎、瑞士的革命者。

The letter had been found accidentally in a secret archive. It indicated that Marx, as an informer, reported on his comrades during his exile in London. He received $25 for each bit of information he turned up. His notes were about the revolutionary exiles in Lon-don, Paris, and Switzerland.

其中一个被告密的人叫 Ruge,他自认为是马克思的亲密朋友。两人之间充满热忱的通信至今尚存。

One of those against whom he informed was Ruge, who considered himself an intimate friend of Marx. Cordial letters between the two still exist.

Rolv Heuer 在《天才和富翁》一书中描述了马克思的挥霍生活:

“他在柏林当学生时,马克思,这个依靠爹爹的孩子,每年得到700银元的零花钱。”

Rolv Heuer describes Marx”s ravaged financial life in Genius and Riches:

“While he was a student in Berlin, the son of papa Marx received 700 thalers a year pocket-money.”

这是个巨大的数目,因为在那时,只有百分之五的人年收入超过300银元。而据马克思学院的资料,马克思一生中,从恩格斯那里获得了大约六百万法郎。

This was an enormous sum because at that time only 5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had an annual income greater than 300 thalers. During his lifetime, Marx received from Engels some six million French francs, according to the Marx Institute.

虽然如此,马克思仍垂涎家族的遗产。当他的一位伯父在极度痛苦中时,马克思写道:“如果那条狗死了,就对我无碍了。”恩格斯回复道:“祝贺你,你继承遗产的障碍得病了,我希望他现在就大难临头。”

Yet he always lusted after inheritances. While an uncle of his was in agony, Marx wrote, “If the dog dies, I would be out of mischief.” To which Engels answers, “I congratulate you for the sickness of the hinderer of an inheritance, and I hope that the catastrophe will happen now”

“那条狗”死后,马克思于1855年3月8日写道:

“这是一件幸福的事。昨天我们被告知,我妻子那九十岁的伯父死了。我妻子将接收大约一百 Lst;若不是那条老狗把财产的大头给了他屋子的女主人,我妻子还能得到更多。”

“The dog” died, and Marx wrote on March 8, 1855,

“A very happy event. Yesterday we were told about the death of the ninety-year-old uncle of my wife. My wife will receive some one hundred Lst; even more if the old dog has not left a pate of his money to the lady who administered his house.”

对于比伯父更亲的人,马克思亦毫无慈心。甚至在谈及其母时,也是如此。马克思于1863年12月写信给恩格斯道:

“两小时前我收到一封电报,说我母亲死了。命运需要从家里带走一名成员。我已经一脚踏进坟墓,在很多情况下,我需要的不是一个老妇人,而是其它。我必须动身去 Trier 接收遗产。”

He did not have any kinder feelings for those who were much nearer to him than his uncle. He was not even on speaking terms with his mother. In December 1863 he wrote to Engels,

“Two hours ago a telegram arrived co say that my mother is dead. Fate needed to take one member of the family. I already had one foot in the grave. Under the circumstances I am needed more than the old woman. I have to go to Trier about their inheritance.”

http://danielhuang2004.blog.epochtimes.com/

从西安科大前副校长冤案看“六一零”的罪恶

文/掸尘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全部都是在“六一零”系统的操控下进行的。这个“六一零办公室”因成立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而得名,是中共专门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一个非法组织,类似于纳粹的盖世太保,凌驾于一切国家机构之上。“六一零”名义上挂靠于中共的各级政法委,实质上它又自成体系,在职权上超越于公检法甚至军队之上。举个例子说,一个人修炼了法轮功,无论他是处在社会的哪个阶层,一旦被诬陷,也就等于触动“六一零” 这张网了。从它“盖世太保”的性质来讲,它又象一个幽灵,随时准备在中国社会的各个阶层浮现。

“六一零”的权限究竟有多大?它是如何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我们通过一个案例来说明。

杨恒青曾任西安科技学院(西安科技大学前身)党委副书记、副院长,副厅级干部,电气自动化学科教授,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二零零零年曾因向陕西省委写信反映法轮功的实际情况,被全省通报批判,把他定成为法轮功鸣冤叫屈的异己份子。二零零二年,杨恒青教授遭绑架,西安市“六一零”按照中央“六一零”负责人刘京的指示,将他批捕后非法判刑七年。

从级别上来讲,杨恒青是副厅级干部,西安市的“六一零”去管他是不够这个级别的。可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有一个属地管辖原则,也就是不论你的级别有多高,都归当地的“六一零”管辖。也就是因为杨恒青的这个级别,西安市“六一零”才向更高级别的“六一零”请示。也可以说,对杨恒青的批捕和判刑都是中共中央“六一零”的决定;最起码,是在西安市“六一零”提出初步意见后,经中共中央“六一零”批准,才由西安市的公检法等部门联合起来进行陷害的。

因为杨恒青在当地威望高,对他的监管显然也是令直接责任者头痛的事,当杨恒青在监狱里被折磨得极度衰弱时,西安市“六一零”主任张兆云听到情况后竟说道:“死了才好!”这反映出“六一零”对他的仇恨。

有了中共中央“六一零”对西安市“六一零”的授权和许可,加之恶徒们对杨恒青老人的仇视,那么,对他的迫害就完全不只局限于他个人了。我们来看看与他相关的他的家人的案例。

杨恒青的大儿子杨昭俊曾承包西安科技大学校办企业机电厂。承包期间,他和几个同事组建了经省工商局合法注册的广圣公司,主要营销机电厂生产的产品。经过他的努力,机电厂的年销售收入由每年六百万元连续三年达每年一千万元左右,创造了建厂来效益最好的三年。除支付职工的工资、福利和厂子正常开销外,截止二零零六年底共盈余六百多万,全部用于替学校垫付实习经费欠缺和增加机电厂的资产积累。为此,西安科技大学从二零零三至二零零六年连续四年将他作为优秀处级干部予以表彰奖励。

杨昭俊注册的广圣公司属私营公司,在市场营销中积累了五十一万元。这是公司的合法收入、私有财产,公司完全可以自主决定它的分配。但西安市检察院却于二零零七年九月硬说杨昭俊把广圣公司三年来的营利分给大家属集体贪污公款,并在数天内仓促立案、捕人、没收了广圣公司的全部资金近百万元。最主要的依据就是因为杨昭俊的父亲修炼法轮功,办案人员在案件的侦察和审理过程中作假、歪曲事实,用杨恒青修炼法轮功的事威胁杨昭俊“认罪”,威胁证人更改“证词”,威胁律师不得做无罪辩护,并威胁杨恒青不得为儿申冤。

那么,是谁赋予了西安市检察院这样的职责?它背后有没有主谋?利用对法轮功的迫害而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家人目的何在?

杨恒青因病保外就医后,搜集了大量证明杨昭俊无罪的证据,向各级领导和专家求助。西北政法大学的宣炳昭、杜发全、张国伟三位刑法学教授对本案提出了“杨昭俊等六人的行为不构成任何犯罪”的专家意见;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曲新久教授在出具的《法律意见书》中认定了杨昭俊具有对机电厂的经营和利益分成的自主权和广圣公司的成立为机电厂创造了良好效益等法律事实,提出了杨昭俊等“尚未侵害到机电厂的财产所有权、没有损害西安科技大学的实际利益,不宜以贪污罪追究杨昭俊等相关人员刑事责任”的结论性意见。

应该说,杨恒青老人拿到的证据和专家意见是够充分的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西安市检察院的起诉,以及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二零零八年八月法院以集体贪污罪判处杨昭俊有期徒刑十年,其他涉案的三人均判缓刑。

在如此有力的证据和专家意见支持的情况下,检察院照旧能够起诉,而法院的审判也同样是没有任何障碍地进行,那个背后指使的黑手影子已经隐约可见了。

在杨昭俊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期间。西安科技大学向省高院出具了关于杨昭俊在机电厂工作表现的《情况说明》;《领导参考》内参部西北办事处特向省高院发函转送了专家意见,提出了“望贵院领导给予高度重视,审判法官明鉴”的意见,并将此文抄报陕西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纪委等单位。但省高院仍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做出了维持原判的裁定。

西安科技大学针对陕西省最高法院亲自为杨昭俊出证明,《领导参考》内参部西北办事处也转送意见。不但如此,还将文章抄报到了陕西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纪委等单位。在这样的情况下,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竟然仍能不顾事实,枉法裁定,这说明什么?只有一种解释,在处理与法轮功相关的案子当中,法院必须要听从“六一零”的安排,其它任何单位都无权过问,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一种可以解释的理由了。

还不只如此,二零零九年六月份,在杨昭俊向省高院提出申诉的同时,陕西省人大向省高院发出了对本案重新审查的督办函,最高人民法院也发出了同样的函件。经过八个多月的“审查”,省高院对申诉的事实和理由不做任何解释,又强行驳回了。

陕西省人大的督办函得不到任何解释,这说明什么?这又该如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那可是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顶头上司,为什么它发出的同样的函件也如泥牛入海?这真让人匪夷所思。

我们不难看出,杨昭俊冤案的背后,正是这个“六一零”在从中作祟。它的权力有多大,我们就不用再解释了。但是我们通过这个案件已经看到,能够操纵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六一零”就不会是那个西安市的“六一零”了,它只能是陕西省“六一零”,甚至可能就是中共中央“六一零”。不管哪个“六一零”,能够如此枉法判决,并且在各级组织的正当干预下,仍能按着既定方案办理,这样的权力还不是完全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吗?陕西省高院的“维持原状”和“强行驳回”,“驳回”的正是其它组织对“六一零”的正当干涉,“维持”的却是“六一零”对法轮功非法迫害的罪恶指令。

中共“六一零”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全部都是非法的,而且在迫害中有一个非常邪恶的原则,那就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在这种本身就是非法的迫害中,任何合乎法律的正当干预也自然会被“六一零”不屑一顾。“六一零”就是要把杨恒青教授的名誉彻底搞臭,不惜利用非法诬判其子杨昭俊来达到;而截断他家经济的手段,也同样在这场冤案中完全暴露了出来。

杨恒青被陕西省定性为 “为法轮功鸣冤叫屈的异己份子”,在这顶帽子下,中共“六一零”可以作出任何非法决策。而一旦作出决策,就象杨恒青父子的冤案一样,就必定要成为“铁案”!不只是陕西省高院在“六一零”的指使下可以置最高人民法院的要求于不顾,即使是最高人民法院,在具体审理这起案件时,只要中共中央“六一零”插手,一切也只能是“维持原判”!

“六一零”不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它更是中国最大的非法组织,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之源!

发稿:2010年06月11日 更新:2010年06月11日 00:19:1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吴仁华发起“寻找六四军人” 吁群起揭秘事件真相

《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作者吴仁华,根据各界纪念“六四”21周年的活动心得,从洛杉矶发起“寻找六四真相”的行动,该行动的第一个主题是“寻找六四军人”。吴仁华期望通过群体合作的力量,突破当局封锁防线,加速还原历史真相。

上个星期,吴仁华往返南北加州参加“六四”纪念活动,结合《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和《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两本著作持续得到网民反馈,决定发起 “寻找六四真相”行动。他说:“整个行动的构想就是要‘寻找六四真相’,根据有意参与者和网民的兴趣,其下可以设置很多系列,第一个启动的主题是‘寻找六四军人’。”

吴仁华表示,当年实际参与的士官兵人数众多,一旦戒严部队成员愿意提供体制内经历,就能进一步突破当局的信息封锁。吴仁华说:“有一名高干子弟,当时是65集团军的士兵陈晓利,他写出当年的经历,证实了北京学生与市民之中传说的信息,那就是(1989 年6月3日深夜之前)戒严部队已利用地下战备通道进入人民大会堂,军队早已经布署到位,而地面街道另有部队手无寸铁地向天安门广场进驻,那是故意引发军民冲突,为军人制造镇压的借口。陈晓利为证明自己的身份不假,同时说明了自己所属部队的师长、团长、连长和班长等人姓名,经我核对之后,他提供的资料都属真实。”

面对中国当局监控言论的高压,吴仁华估计“寻找真相”行动需要有更多人、更多道德勇气的辅助与激励。他指出:“这些戒严部队的军人就算没有直接开枪杀人,至少是重要证人,可以告诉大家他当年在广场上看见了什么?周围的战友做了些什么?上级指挥官又下达什么指令?鼓励大家参与的目的,不一定要公开站出来,而是先把资料记录下来,或是以匿名的方式提供资料,毕竟事情已经发生21年,很多军人已经去世,不及时予以保护的话,很多资料将要流失。”

吴仁华通过他的两本著作和近期内刚建立的博客,体现唯有凝聚群体的力量,方能加快还原历史真相进度。吴仁华说:“2009年出版《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当时已找到两千多名戒严部队军人名单,并确定他们的部队番号、职务,包括他们入伍和退役后转业的时间,和现在工作单位。如果能集中大家的力量,在既有两千多军人名单之上再进一步扩展,我想,还能大量增加戒严部队官兵的名单。”

“寻找六四军人”仅是本系列首发行动,吴仁华期许通过不同主题,为八九当年的伤痛与震撼留下真实、完整的记录。他表示:“如果能顺利开展‘寻找六四真相’系列,也可以在丁子霖老师‘寻找六四死难名单’基础上,开展‘寻找六四死难者’、‘寻找六四医务人员’,因为当时北京有四十多所医院都送进大量死难者和受伤者,医务人员最了解死难与受伤者名单。接下来,还可以‘寻找六四新闻记者’,他们手里持有很多照片与文字资料。另外,还可以陆续加入‘寻找六四市民’、‘寻找六四工人’,大家可以慢慢地加入。”

来源:RFA

湖南湘西民众反映暴雨灾情遭封锁


图片:两江传媒网

湖南湘西近日暴雨造成凤凰、麻阳、溆浦三个县城进水,山体滑坡引发泥石流都冲垮了很多房子,并传出6人死亡,当地民众表示,洪水损坏了很多车子、稻田和道路,但是消息被封锁,不准媒体报导。

怀化市张先生表示,除了凤凰古城淹水外,溆浦县城也淹大水,造成交通中断,但是灾情被封锁。

张先生(录音):县城那水真的很高,进到水里面那水都到脖子,到处山体滑坡,但是都是一些小面积的,那铁路啊,公路旁边都是很多山体滑坡,房屋倒塌,突然下大雨嘛,高考推迟了两个小时,因为装学生的那个车子开不动了,停电、停水啊,有些东西反正没有看到什么新闻报导,政府这件事情都有控制的,网站啊、电视台啊全省都有控制的,不准报导。

据报导,湘西汹涌的沱江洪水淹没了凤凰古城和著名景点跳岩。凤凰县的士司机龙先生告诉记者,泥石流掩埋了乡下的房子,造成当地有人伤亡。

龙先生(录音):8号的时候50年来这次最大的一场雨,可能有4、5米深吧,凤凰的老街上有一部份那些门啊,位置比较低的居民房子全部都进水了,乡下里的很多房子滑坡,泥石流都冲垮了很多房子,死亡的也有,有一个刚满一个月的小孩子就埋在那里面,救不出来了。

龙先生还表示,洪水损坏了很多车子和稻田,交通也受到影响。

龙先生(录音):水都太深了,有很多车都熄火了,都进水了,坏了很多车,凤凰去吉首的路上,有一道桥断掉了,稻田受灾比较严重,水稻栽下去洪水把它都冲掉了,到处都在滑落,在吉首的最高处的隧道滑坡都堵住了,就不能走了。最近看到天气预报可能到12号还有更大的雨。

湖南防汛抗旱指挥部胡先生表示,湘西州和怀化市是这次灾情最严重的地区胡先生(录音):湘西州、怀化比较严重,现在正在统计马上出来了。

湖南湘西凤凰县城6月7日下午开始遭受暴雨袭击,一直到8日清晨才结束,造成100多万人受灾,6人死亡、 2人失踪,并导致湘西、怀化、张家界三市州有65座小型水库溢洪。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真、特约记者 陆芳采访报导

奥巴马回信致谢成都市民提供堵漏油法


网络截图

李良正是一位普通的成都市民。电视上有关墨西哥湾漏油的报导,让他感到很忧心;屡屡失灵的堵漏办法,也让他心急。于是,他设想出一个补救的办法,找人翻译后,发给了白宫官方邮箱。让他感到意外的是:5天后,奥巴马回信了。

据成都商报报导,李良正听到奥巴马回信的消息时,很有些激动。这离他6月4日给奥巴马写信,仅仅才5天。

跟所有成都人一样,李良正闲暇的时候,泡杯茶,看看电视,翻翻报纸。5月底,电视上充斥着墨西哥湾漏油的报导,画面上沾满油污的海鸟,张大嘴巴的死鱼,让他感到很忧心。由于堵漏的办法屡屡失灵,让老李有些心急。

想办法堵漏 电邮奥巴马

他仔细研究了此前采用的堵漏方式,发现堵漏之所以失败,是因为内外压力不等所致!要堵漏,必须要内外压力均后才能封堵。他开始设想用一个巨大的盖子,将漏油点盖上,然后在盖子上部留一个活动阀门。最初敞开阀门,将四周固定封死,封四周的时候,因阀门敞开,所以盖子不会被冲起,等盖子固定后,就可以强制关上阀门,进行填充,这样,漏油不就被堵上了?

方法是有了,怎样才能让美国人知道呢?他先在一些论坛上发致奥巴马的公开信,但没有效果。后来,他听说白宫网站上可以直接登录发邮件,于是,他找人翻译了信件,发给了白宫官方邮箱。

发出去后,他觉得轻松了。不管对方是不是要用,自己尽了作为地球人的一分力。

奥巴马回信 老李激动

前天晚上,帮老李发邮件的人打开自己邮箱,突然发现了一封纯英文的电子邮件,标题是“白宫总统感谢你的来信”,她感到有些奇怪,随后想起自己曾帮助李良正给白宫发过邮件。

她赶紧打开邮件,开头首先说:“感谢你致信给我,提供关于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处理方法。”信的末尾,署名竟是“巴拉克.奥巴马”!

她赶紧把消息告诉了李良正。老李显得很激动,因为他知道,就在他发信给奥巴马的第二天,漏油就堵上了,本已对这件事不抱任何希望了,却突然收到了奥巴马的回信!他表示,自己将继续关注环保的问题。“希望能永远保存这封信,而且也希望地球变得越来越好。”他说。

奥巴马回信 网民热议

美国总统给一介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回信,在大陆的论坛掀起一片热议。新闻发布五小时,就有二千二百多跟贴。

“确实,不强大才怪,难怪这么多有钱人都愿意落户美国。什么时候外国富人都抢着落户中国了那就真的证明中国强大起来了。“

“做这种国家的国民你才是真正的人,即使不是它的国民,你也会得到人的尊重。”

“唉,无语……我曾经给市长信箱发邮件,根本发不起!我想的话,即使发起了,市长大人给我回信啊?做梦哦!”

“你要写信给咱们的领导,估计不但没回信,还要告你非法上访”;”却有此事!”;”让住京办的人给抓回来了”;”被精神病。”

也有网民表示信是奥巴马的秘书写的,用的奥巴马的名义。也有人称是自动回复。网民回帖表示,

“我们高兴的是有人重视我们的建议,尊重我们的建议。你在我们的国家,你能感受到这份尊重吗”

“系统回复?是。我国为什么不设?难道很难吗?想知道。”

“就算是自动回复也比不闻不问的强,起码是回了!看看我们的一些部门,不要说回复,办个事情那个难啊甭提了。心冷!”

奥巴马的回信

亲爱的朋友:

感谢你致信给我,提供关于墨西哥湾漏油事件的处理方法。感谢你的建议,我们也会继续尽一切努力解决这场危机。

墨西哥湾是地球上最美丽、最富有的生态系统之一。几个世纪以来,各种鱼儿在水里嬉游,野生生物在岸上栖居,墨西哥湾的居民们一直赖以生活,并深得其乐。墨西哥湾也成为了该地区经济生活的核心。我们将做一切的努力来保护我们的自然资源,去补偿那些因此危机受到伤害的人,对损害的部份进行重建,并且帮助该地区恢复它的原貌,将自然资源继续完整地保存下去。

再次感谢你与我联系。欢迎你访问白宫网站WhiteHouse.gov,了解更多关于我们行政政府的信息,期待更多的联系。

此致

巴拉克.奥巴马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11/n29348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