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李鹏六四日记》透漏了什么?

毛泽东应该是地主“狗崽子”

农民运动大王

螺杆

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是按阶级成分来判定民众革命性的:“一切勾结帝国主义的军阀、官僚、买办阶级、大地主阶级以及附属于他们的一部分反动知识界,是我们的敌人。工业无产阶级是我们革命的领导力量。一切半无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是我们最接近的朋友。”(毛泽东选集《中国社会各阶级分析》)中共1950年土改时颁布的《政务院关于划分农村阶级成分的决定》中,明确定义了什么是地主:“占有土地,自己不劳动,或只有附带的劳动,而靠剥削为生的,叫做地主。地主剥削的方式,主要是以地租方式剥削农民,此外或兼放债、或兼雇工、或兼营工商业,但对农民剥削地租是地主剥削的主要方式。管公堂及收学租也是地租剥削一类。有些地主虽已破产了,但破产之后有劳动力仍不劳动,而其生活状况超过普通中农者,仍然算是地主”。(一九五○年八月四日政务院第四十四次政务会议通过,一九五○年八月二十日公布)

如果说革命性,那毛泽东的革命性应该是最彻底了,所以他的成分若按革命性来决定,就应该是农民中的无产阶级,即雇农或贫下中农甚至是流氓无产阶级。但事实正相反,因为他的阶级定义是以财产划分的,那么毛泽东的家庭成分起码是在富农之上。这有1936年毛泽东与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谈话为证:“我父亲原是一个贫农,年轻的时候,因为负债过多而只好去当兵。他当了好多年的兵后来,他回到我出生的村子,做小生意和别的营生,克勤克俭,攒积下一点钱,买回了他的地。这时我家有15亩地,成了中农,靠此每年可以收60担谷。一家5口一年共吃35担——即每人7担左右——这样每年还有25担剩余。我的父亲利用这些剩余,又积蓄了一点资本,后来又买了7亩地,这样我家就有“富”农的地位了”。(埃德加·斯诺:《西行漫记》,三联书店1979年12月版,第 105~106页)

毛泽东这么革命的领袖,应该是苦大仇深的无产阶级才对,怎么会是剥削阶级出身呢?所以就有拍毛屁的权威学者在替毛泽东美化阶级成分,比如伦敦大学政治系美籍教授施拉姆《毛泽东》一书中,对毛泽东的家庭成分就这样评述:“虽然中国农村非常贫穷,一个人生活稍有宽余,即足以定为“中农”甚至富农,但毛泽东也可能稍微夸大了他家的阶级成分。这可能是因为他从前经常同父亲发生激烈冲突而对他不那么孝敬了;也许是他在1936年想借此说服学生中间的许多富农子弟,他们的阶级出身并不一定妨碍他们参加革命活动。无论如何,不管毛泽东的父亲后来拥有多少财产,他出身贫农这一点肯定对其家庭有深刻影响……(斯图尔特 R 施拉姆:《毛泽东》,红旗出版社1988年8月版,第1~2页)

当然在国内,毛左们也都认为毛泽东的家庭成分应当是贫农。理由是毛泽东造反之后,在1929年4月,国民党政府就没收了毛泽东一家在韶山的全部房屋、家产和田地。1950年的土改,是根据解放前3年拥有的家产来划分家庭成分。韶山解放之前3年即为1946年,此时被政府没收的家产仍未归还。所以,毛泽东的家庭成分应为贫农。按这个逻辑,土改后的地主富农失去了财产,就应该划分为无产阶级才对,但共产党的逻辑从来就是双重标准,失去土地的变成了地主成分,得到土地的反而变成了无产阶级!其实叫什么名称不重要,重要的是被掠夺的生命财产的阶级已经成为对抗势力了,对这部分人进行专政的理由就是他们曾经是剥削阶级,这时的阶级划分就不是以财产定义了,是以政治立场定义,剥削阶级只是敌人的代名词。而共产党人有相当一部分领导是出身于剥削阶级,对此,最好的解释就是他们的政治立场变了,是“背叛了自己的阶级”。

而毛泽东本人,如果按1950年土改法令规定,首先毛家是地主无疑,土改时毛父母已去世,毛就是田地的唯一继承人,当时韶山冲的田地还是毛家的,地契也都还在,这地主分子的帽子非毛泽东本人莫属。但据说土改时毛家居然划了个贫农,是韶山冲的农民去朝圣说明这事时,毛感到太难忽悠天下人了,便假惺惺说了句“我家应是富农”,但压根儿就没提这富农分子的帽子还应该由谁来戴?所以这段公案始终是个葫芦案。从情理上讲,土改时韶山冲的乡亲们肯定不敢给伟大领袖戴个地主帽子,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那就只能定个贫下中农,个中原因,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已。然而,此事在中共党史上还有另一个版本:土改时,毛主席的家庭成分到底应该评什么呢?为此难坏了当时负责韶山土改工作的农会主席乡长毛寅秋,没办法只好写信请毛泽东答复。毛泽东的回复据说是:划分富农,责无旁贷。就这样,韶山乡根据毛泽东的意见,把毛泽东的家庭成分划为富农。这个版本从逻辑上推理,显然是编造的,是在美化毛泽东。因为长期以来,韶山纪念馆对前来参观的国内外人士介绍毛泽东的家庭情况时,从来不明确讲毛泽东出身富农家庭,是富农分子,而一直遮遮掩掩,语焉不详的说成是“纯朴的农民家庭(或革命家庭)”。

关于“被国民党反动政府没收家产”一事,也是个糊涂账。因为,据土改时统计,毛家财产虽然早被政府“没收”,但他家仍然还有22亩田地,按家中五口人算,平均每人占有土地四亩多,而当时韶山平均每人只能占有九分三左右的土地,此外,毛父还雇过长工,显然还是地主富农。这就有个疑问:国民党政府没收的财产到底是什么?难道不包括土地和房子?农民的财产除了土地就是房子,而毛宅仍然是毛家的,土地还是22亩,那没收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因为毛泽东对斯诺说的家有土地也是22亩,与土改时统计的相符,如果1946年以后毛家再没有购置土地,那土改时统计的土地又是从何而来?显然,国民党政府没收毛家财产一说是个谎言,不过这个谎言编的太离谱,也许是蒋介石后来给毛家平反落实了政策,归还了没收的财产?如果土地被政府没收属实,一直也没“落实政策”,那就只能说毛家在1929年以后又购置了土地,而且不多不少,还是22亩。

众所周知,中国的“第一次国内革命”主要动力是农民运动,因为中国是个农业社会,对吧?几千年的中国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农民起义史。若要江山稳固,就要防止农民闹事。毛泽东出身农民所以也最了解农民,农民最朴素的革命思想就是均贫富。农民闹事,不完全是因为吃不饱饭,而是贫富不均,觉得气不公也要闹事。但是,只要给农民找个出气的对象,他们就会乖乖地听党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嘞。于是共产党就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按比例划阶级成份,制造黑五类、红七类、灰三类这个中国特色的种性等级制度,于是就有了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有了千万不要阶级斗争。在“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的高压政治下,谁都害怕自己成为“阶级敌人”,成为“一小撮”被专政的对象,谁都希望自己是专政机器上的一个零件,是专别人政的“领导阶级”。这就在某种程度上满足了农民的“皇帝轮班做,明年到我家”的权力欲,虽然当不上皇帝,也是人上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咱贫下中农裤子打补丁,可也总比四类分子没裤子穿强多了。而那些有反抗意识的阶层一下子就变成了百分之五的极少数,本来也是奴隶的贫下中农变成了百分之九十五的“领导阶级”,实质上还是奴隶压迫奴隶,和监狱里的囚犯欺负囚犯一样。好了,这会儿社会稳定了吧?

最后还有个问题:中国的共产主义革命,谁开创了农民运动?人们的习惯认识当然是毛泽东,因为毛泽东不仅有篇《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还举办了广州和武汉两处农民运动讲习所,而毛泽东当时是受命于国民党中央农民部指导农民运动的历史细节却鲜为人知。事实上,“农民运动讲习所”是孙中山学习苏联革命的产物,早在毛泽东讲习前就已经开办了五届。毛泽东的发迹,完全是由于汪精卫这个“伯乐”的举荐,1925年孙中山逝世后,毛泽东看准了时机投靠汪精卫,毛一到广州,汪就给了他一连串要职。推荐他代理自己做国民党的中央宣传部长,成为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的五名委员之一。1926年3 月19日,国民党中央农民部开办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才任命了毛泽东任此届农讲所所长。当时,农民运动可谓如火如荼,但最早搞农民运动的并不是毛泽东,而是出身于大地主家庭的彭湃,他才是中国农民运动的开拓者和理论家,中共党史上说彭“在发动农民、组织农民、武装农民反抗剥削压迫、进行土地革命、建立农村根据地等方面进行了大量的实践,为我党积累了丰富而宝贵的经验”。毛泽东则称赞彭湃是“中国农民运动的大王”。但是彭大王最终还是毛大王取代了,一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和农民运动讲习所所长的地位,就把“农民运动大王”的王冠抢过来戴在了自己的头上。

富士康加薪后即大量撤离

“今天正式下了通知,我们要搬到天津去了。”6月9日上午10点,富士康龙华厂区G16栋研发部员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龙华厂区30万人共11 个事业群,只留下2个利润高的事业群,而拥有10万员工的观澜厂区将撤销,与龙华厂区合并。

处于员工跳楼旋涡的代工企业富士康,最近并不缺乏轰动性新闻,先是率先给员工加薪30%,短短一周后的6月6日又宣布第二次加薪,且幅度更大。这还没完,随后爆出的消息则显示,涉及几十万员工的厂区合并迁移内地动作,让关注富士康的人应接不暇。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分析认为,富士康如此迅速启动撤离深圳搬至内地的计划如果是真,目的只能有一个:降低成本,尤其是在涨薪之后正面临着更高的成本。

事实上,记者调查发现,在富士康身后,众多深圳等地代工企业在迅速掀起的涨薪潮之外,撤离潮似乎同时在酝酿。

撤离深圳

“感觉世界变化太快了,昨天才听我们组长说有风声传要搬厂,今天就正式下通知明确了。”6月9日上午10点,富士康上述研发部员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们那栋三楼、四楼、五楼做惠普服务器的研发部将全部搬往天津,而相连的产线也将一同搬走,2个月后就要完成。而其他事业群除天津外,还将搬往山东烟台、武汉地区。

研发部一位副总对该部门员工的动员令是:“搬肯定是要搬,天津市政府官员下周就会来富士康做宣传,动员员工随迁天津,天津那边环境好,选址靠港口海边,不想去的员工先别着急,能调换部门的尽量调换。”

“听说龙华只留2个事业群,此前有11个事业群,而观澜厂区将撤销,与龙华产区合并,深圳只留利润高的事业群,如苹果的iPhone手机。”上述员工对记者说,已经忙完的产线现在就开始搬了,没有做完已下产品订单的产线做完后立刻搬。

“都没心思上班了,在深圳已经呆了三四年了,打算在这里成家,怎么可能搬走?”该员工无奈地告诉记者,如果能换部门就换,不然就只能离职了,不少员工都在打算辞工。

富士康观澜厂区行政部门一位员工则告诉本报记者:“暂时还没听说要撤厂与龙华厂区合并。”搬是可能搬,但是会不会撤厂不知道。“如果真要搬走,我倒高兴,深圳生活成本高,压力太大,在这里只能在10平米的出租屋里蜗居,在内地却可以住100平米的大房。”

对于办公室员工来说,调换部门还存在可能性,但是对于普工,产线撤离,调换部门是不可能的事。观澜厂区抛光一组生产线的小王听记者说观澜厂区可能要撤离的事时,很惊讶,因为一旦产线搬走了,他们就必须走,选择离职或者跟随搬迁两条路。

记者联络富士康集团媒体办公室专员陈小亮,对方表示对此不做评论。

深圳开发研究院主任李津逵告诉记者,在山东的工厂,工人晚上都可以骑车回家,跟家人团聚,但在深圳却是很孤单的个体,所以久而久之会导致精神问题。

涨薪背后深意

富士康在6月1日将深圳厂区普工基本工资从900元加到1200元,6月6日再次公布从10月1日起,对通过三个月考核的员工最低工资调高到2000元,而加薪之后,又大规模迁徙,在外人看来,背后似乎含有更深的寓意。

中山大学研究加工企业的林江教授认为,提高工人工资是好事,也是企业应该做的,但这次涨薪主要是迫于员工跳楼和政府方面的压力,富士康工资在短时间内突然增长一倍多,正常企业很难做到,这对珠三角企业来说是一个噩梦。

“但在涨薪之后,富士康迅速撤离,这不得不让人怀疑郭台铭先生的初衷,可能是想在撤离深圳之前先把水搅浑,因为富士康加薪,对他的竞争对手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林江对记者猜测。

“不知道是怎么个考核法,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真的加。”小王甚至对加薪表示了怀疑。

“转移到内地,普工工资就是按内地最低工资标准执行了,天津和烟台最低工资标准都是920元,武汉最低是900元。”上述研发部员工告诉记者,他们办公室的工资可能不会变,富士康人力成本最高的主要是普工,转移至内地,将大幅缩减用工成本,深圳地区的加薪也就只是个噱头和宣传了。

但不管怎样,富士康带动的加薪潮,对工人、对深圳的长远发展来说,都是好事情。

“深圳产业是需要转型,但恐怕政府也承受不了突然的转型。”林江认为,一个几十万工人的工厂撤离,对城市发展影响很大。

“要求企业加薪,迫使工厂外移,长远来说,对珠三角是有利的,能迫使企业转型升级。为什么之前企业没想过转型?就是因为日子过得太舒服了,加工制造的钱很好赚,工人工资低,做的活也很简单,接到订单,找几十个几百个员工加工就能赚钱,根本没压力。”李津逵认为,城市历史性的转折,往往是由一些突发事件推动完成阵痛升级的。

引发蝗虫效应?

对于珠三角企业来说,涨薪是必须跟随的事,但搬迁却不这么简单,而摆在他们眼前最困难的不是涨薪,而是招工。

深圳意恒昌制衣厂邱厂长告诉本报记者,他们厂有经验的普工去年基本工资是1200元,今年一来就加到1400元了,1100元的工资太低熟手根本不会干,现在公司员工还缺几十个人,没人就接不了大的订单。

6月9日,深圳宣布上调全市最低工资标准至1100元,宝安、龙岗区涨幅达22%。涨薪后,位于龙岗布吉的深圳市鹏基光电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刘建文立刻重新核算了成本,对大客户涨价,对小客户重新报价,看对方反应。

6月10日下午,刘建文就赶往他的客户天马公司,与他们谈涨价的事,他告诉记者,大客户还能接受提价,因为他们可以提高售价转嫁给终端,但小客户就麻烦点,短时间内还接受不了。

刘建文算了一笔账,他们公司员工350人,加工型企业人工成本要占总成本的40%-50%,按新的工资标准来算,一个月利润下滑了3.5%。“涨价是个阵痛过程,一提价订单可能就会减少,但不提,利润就会降低。”

对于加薪,东莞永达玩具厂老板韦柱明倒不在意,今年东莞工资早就涨了20%,让他最烦的是工资涨了也没人做,今年订单比去年多了三四倍,工厂年初就要招500人,到现在还缺300人,他们在广西的分厂也是招不到人。

“现在80、90后的小孩吃不了苦,不愿意来工厂做,都想去娱乐场所,东莞很多夜总会一个月工资至少是三四千,多的八千一万以上。”韦柱明说,随着服务业越来越发达,加工制造业的劳动力优势渐渐消失了。

“搬厂说着容易做起来很难,我们做玩具的,都需要喷油漆,搬到内地去,冬天至少有一个季度干不了活,因为温度太低油漆融化不好。”在韦柱明看来,搬出珠三角是很难的事。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

广西梧州内涝居民反映排洪预算被贪污

广西梧州9日遭遇近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内涝,当地居民反映,近期中国很多城市因为暴雨洪涝成灾,原因是城市建设只重面子不重里子,排洪设施的预算都被贪污。

梧州莫先生告诉记者,中国都市管理太差,相关部门又贪污排洪设施的预算,导致中国很多城市因为暴雨洪涝成灾。

莫先生(录音):他没有建立一套有效的都市管理,设备管理啦!每年受内涝影响非常大,每年的大水淹了,就是建设部门也好,那些水利部门也好,他们就向政府财政拨钱,每个部份拨他们1仟几佰万,就靠这样拨点钱过来,他们就有钱花了,发大水就是发大财,中国的政府就是这样,很糟糕的。

梧州莫先生还表示,这次暴雨淹大水,很多人回不了家,到隔天水还没退。

莫先生(录音):内涝非常严重在梧州,排涝系统瘫痪了,那些水排不出去,最深的有2米多,回不了家,有很多的改道,或者是游泳回来的,他们今天的水排不出,到外地去调那些大型的抽水设备回来,有部份低洼地区受内涝淹的,那些学生没办法,能够寄宿其它的亲戚朋友,或其它饭店酒店去住。

梧州林先生表示,中国的城市建设都是面子工程,只重视外观好看,排水设施都不管用。

林先生(录音):内涝嘛!排水沟排水不行了,有1米多,可以游泳了,下2、3个小时,下半个小时那个水就开始淹就停电了,就很快就回复了,广州上次不是搞了好几次吗?全国到处城市内涝问题,下暴雨解决不了,政府才不管你那么多,城市表面看漂亮就行,排水设施不管哪一个城市都不行。

据报导,9日下午梧州市区5点钟到8点钟发生暴雨,导致主要路段发生严重的内涝,一栋正在施工中的大厦底层停车场,发现一位施工人员遇难。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东海、特约记者陆芳 采访报导

不愧是郭董之龟南波火-足以焚毁中国世界工厂之火

成也苹果…败也苹果…

苹果电脑这家原本是早期个人电脑的巨人, 因为策略一时失误以及比尔盖兹, Intel的崛起, 从此一厥不振将近20年…

这期间苹果遭受IT产业界的欺凌, 尝遍无尽的苦果…

连创始人贾伯斯也被迫悄然离开…但就在iPod的出现让原本可能消失在IT产业的苹果燃起一线生机…而iPhone的出现更让苹果改变IT产业的生态一举再次荣登霸主的宝座…

老霸主HP因为他将要裁员9000人…Nokia因为他营收短少一半…Wintel因为他辉煌的时代也即将告一段落…

苹果再次夺霸幕后最大的推手不是别人就是郭董的鸿海, 富士康以及数十万的大陆廉价劳工…这次富士康东莞龙华厂12连跳事件的第一跳就是iPhone 4G原型机遗失所引起…工程师家属取得优渥的抚恤金后(约台币120万), 后续接连11跳都跟优渥抚恤金脱离不了关系(死者生前遗书叙述)…

中共中央见机不可失见缝插针, 派员潜伏富士康28天…中央电视台罕见专题报导富士康跳楼事件, 中港媒体大肆报导丑化郭董及富士康压榨劳工…此事件引发大陆民众一片哗然, 人人争相讨论什么时候或是谁将是下一位牺牲者?

而中共中央派员300名进驻龙华厂看守…此时郭董承受来自全中国13亿人民及中共中央无穷无尽的压力…他老兄原本六神无主似的在龙华厂不停的鞠躬道歉…

第一段解决方法富士康员工全员加薪33%而苹果总裁贾伯斯也背书愿意提拨3%的MSRP(市场成交价)赞助郭董, 此时民怒已稍微平息, 中央电视台专题报导称颂郭董”以薪换心”原本已经达成中共中央全面提升中国劳工基本薪资的目的, 此时广州本田因薪资也闹罢工事件(原来在大陆也可以罢工, 靠!!怎么从来也没听过在台湾有人敢因为薪资闹罢工), 而本田也以加薪22%解决…

第二段郭董不知哪根筋不对自己自动再加薪富士康员工工资到66%…此时全中国劳工已经按耐不住了…

第三段郭董不愧是狐与虎的化身直接一次到位加薪富士康员工工资到120%, 这下球踢回给中共中央并确定引爆全中国工潮…

我来分析为什么郭董连利润都不要也要玩死中国劳动市场,

第一, 不满中共中央的连环计:

中共中央见富士康12连跳, 不仅不封锁消息中央台还见缝插针专题报导…中共中央想丑化郭董跟富士康用低工资压榨中国劳工的形象以达成要企业调整基本工资以及强迫企业西进为目的, 但中共中央找错对象了…

疯疯的郭董知道中共中央的目的他的智囊团献给郭董一个连中共中央都意想不到的事, 那就是无限制的加薪…这个结果郭董将球踢回给中共中央, 这下事情大条了…

一次加薪120%(原本900RMB加到 2000RMB), 小弟自从踏入社会后从来也没听过有人加薪是以倍数计算, 这后果是怎样大大们应该可想而知那就是引发中国劳资双方对立的大工潮…

平平都是做12小时苦工哪家工厂没达到富士康的加薪水准任谁也会心理不平衡…工人因薪资向心力不稳很容易引发意想不到的事件发生…最可怕就是劳方非理性反噬资方或是全国性大罢工, 大工潮…

如果闹到这个局面那不只是64天安门学潮事件那么简单了…待看后续精采剧情发展…

第二, 一刀砍死所有竞争对手一次到位:

IT相关业界的大大们都知道, 鸿海富士康做的产品是包山包海什么都做…逼不得已才会外购零件…他的制造成本已经是业界最低了(毛利最高)其他竞争对手如广达, 华硕(合硕), 仁宝, 纬创, 英业达, 金宝(泰金宝), 台达电, Flextronics, 精英…根本无法与他竞争, 而且富士康工程师的素质是最高, 工厂福利最好…

这次郭董员工加薪120%等于要这些竞争对手的命也等于要外购零件供应厂商的命(cost down)…现在制造一台成品毛利3%~5%不等且原厂还每月或是每季要求cost down…有的案子根本就是无偿做义务…要这些竞争对手向郭董看齐根本不可能, 后果人为财死, 鸟为食亡, 西瓜偎大边…这些竞争对手在一, 两年内消失殆尽(没工人谁做啊?)…

第三, 集结力量反击原厂:

原厂 OEM(如苹果, HP)对这些代工厂就像吸血鬼一样…一台iPhone 3GS 16G MSRP约300美金, 代工厂毛利3%=9美金=300台币, 你觉得很少是吗? iPhone一年卖一亿只算是最好的代工案也只有鸿海能做(其实手机量那么大毛利应该不到3%), 其他如PC, NB出货量少毛利更低…OEM知道你这家代工厂cost down能力太差就转单给别家做, 但OEM最怕就是代工厂商一家家减少(没办法大势所趋)他的谈判筹码就越来越少…

郭董就是要利用加薪工资120%搞死其他竞争对手…壮大自己的实力进而与OEM争取更高的代工毛利或是自创品牌与OEM直接竞争(FOXCONN iPhone 4G)…你说那OEM不会自己设厂自己做? 那更惨OEM设厂自己做不会比鸿海做成本更低…这些老美精算的狠…

第四, 恶搞郭董, 自食恶果, 玉石俱焚:

中共中央为提高基本工资及大西进两大国策, 瞄准富士康跳楼事件开第一枪…

但郭董抓狂一次最低工资加到120%=900RMB加到2000RMB加上供吃住费用, 再加上保险费, 加班费, 奖金=一个富士康基本员工每月成本约4000RMB=20000台币, 这不跟台湾的基本工资差不多…

哪个外商到大陆设厂受得了?? 郭董这样加薪不就等于让大陆廉价劳工的优势消失殆尽?? 平平是20000台币的工资为什么要在大陆设厂, 在台湾设厂不是更好搞不好还免税政府还有优惠还可以挂牌上市上柜(吃乾抹净)…

所以中共中央的原意是不错但是对象找错人了…

郭董这招挑战中共挑战OEM之玉石俱焚之计不愧为”FOX”CONN, 郭董你有guts我崇拜你, 敬仰你, 你比王永庆, 李嘉诚, 巴菲特, 比尔盖兹, 贾伯斯…之流伟大几百倍, 你是世界经营之神…

郭董点燃这一把足以焚毁中国世界工厂之火…

待看中共中央与数以百万计的外资厂商怎么灭这把熊熊烈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