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通胀:中共”和谐”不了的现实

Advertisements

中共“六一零”办公室的组织机构浅析(二)

文/林展翔 舒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接前文

六、在公安系统内部成立“610”

2000 年底或2001年初,江泽民在一次会议上提出原“610”的运行效果不理想,国家安全厅、公安厅、各地公安局要直接设立“610办公室”。2001年,公安部发出《关于设立公安机关处理“法轮功”及其他有害气功组织专门机构的通知》(公政治[2001]157号)。自此,公安系统内部也设立了自己的 “610办公室”,对外又叫“防范和处理邪教犯罪工作处”(反邪教处),属国内安全保卫处(局)管辖,也有单独设立或与国内安全保卫处一个机构两块牌子的。公安部还成立了二十六局(即“610办公室”),是专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工作局。省、直辖市公安厅(局)的610办公室主任往往兼任“国内安全保卫总队”的总队长或副总队长。

例一,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网络黄页列出了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610办公室的电话和地址(下图)。


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网络黄页列出了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610办公室”的电话和地址(网络截图)

例二,下面是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机构编制委员会文件(陵编发(2004)2号),从这个文件看,陵川县最先在公安局内设“610办公室”,到2004年把 “610办公室”从公安局调整到县委办公室,即把陵川县公安局610办公室变成陵川县委“610办公室”。这反映出,到2004年在全国的县委里也不是都有县委610办公室。即在有的地方公安局反而先成立了610办公室。


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机构编制委员会文件(陵编发(2004)2号)(网络截图)

从中国国内的媒体报导中,我们看到在政府机关和其他部门里(如,检察院、法院、司法局、财政局、粮食局、商务局、宣传部、统战部等等等)都设有610办公室。

七、在教育系统、大学和部份中学建立610办公室

为了毒害全国青少年,中共从省教育厅、市教育局到大学、中学(甚至小学)成立非法的610办公室。

例一,下面是陕西省教育厅内设有“610办公室”(对外称“稳定安全办公室”)的网络截图。


陕西省教育厅内设有“610办公室”(对外称“稳定安全办公室”)的网络截图

例二,2005年年底,吉林大学“610办公室”公开在校机关办公楼一楼办公导视图内出现。此举表明吉林大学“610”已由半公开到公开办公。吉林大学 “610办公室”由最初的挂靠党委办公室到公开独立办公。此举在全国高校中也十分罕见。2005年年底,吉林大学法学院行政班子换届,新班子在成立之后,马上在2006年1月份公布了法学院“610”办人员组成名单,作为一个大学的法学院公开设立“610”办公室并对外公布,这在全国高校中也是首次。(吉林大学“610”公开挂牌办公)

例三,昆明医学院“610办公室”


昆明医学院“610办公室”(网络截图)

例四,山东大学公安处内设有610 办公室(山东大学纪委监察处网络截图)


山东大学公安处内设有“610办公室”(山东大学纪委监察处网络截图)

除了在大学里成立“610办公室”之外,“610”的触角伸到了中小学。例如,2006年10月,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教育局发出“关于成立区教育系统610办公室的补充通知”,要求“结合学校自身情况参照制订和完善学校610办公室的有关工作制度并予以落实”,即在张店区中小学里已经成立了学校“610办公室”。


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教育局发出“关于成立区教育系统610办公室的补充通知”(网络截图)

下面从源于2009年《中国中学生报》的一篇报导中看出,山东淄博市齐陵一中成立了“610办公室”。


源于2009年《中国中学生报》的一篇报导: 山东淄博市齐陵一中成立了“610办公室”(网络截图)

八、大中企业及其他机构建立610办公室

610办公室是中共的党务组织,中共的党委遍及全国,只要有党委的地方,就可以有“处理和防范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后来为了迷惑外界改为“处理和防范邪教问题领导小组”),从而有610办公室。中共在全国大中型企业党委里建立了610办公室,在监狱系统里建立610办公室,等等。下面的内部文件或正式媒体报导就是610办公室存在的具体例子。

例一,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的贵州水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2010年3月发文件要610办公室和多个部门合署办公。


位于贵州省六盘水市钟山区的贵州水城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2010年3月发文件要610办公室和多个部门合署办公(网络截图)

例二,山东省泰安的新矿集团公司内部有610


山东省泰安的新矿集团公司内部有610(网络截图)

例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里也有610办公室: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的通讯联系方式中列出其610办公室头目的名单(见下图)。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的通讯联系方式中列出其610办公室头目的名单(网络截图)

例四,全国监狱系统设有610办公室。

九、全国610人员和编制

“610办公室”是由政法委和党委办公室根据迫害需要从政法系统以及任何其它机构中抽调出来的,有些人具有执法身份,有些人并不具备执法身份。所以有些以警察身份抽调来的,因为继续保留警察身份,可能被成为“610警察”;而某团委书记进入610办公室后,可能是所谓的“主任”、“科长”或者“干事”之类的,但仍然不是警察。

常被抽调人员的机构是: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宣传部、司法局、财政局、信访办等。610办公室的负责人通常是政法委的书记或者副书记。早期的610人员是临时抽调来的。由于江泽民要“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的失败,610办公室成了常设机构,人员也成了长期的了。

庞大的全国610系统到底有多少人?中共为了掩盖迫害自然不会公布准确的数据。根据全国的省、地、市、县、乡(镇)、街道的数目(包括机关),加上大中型企业与学校的数目,以及农村的村级党支部数目,我们相信全国610系统(“领导小组”和“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总人数的数量是惊人的。

结语

尽管中共的保密和封锁消息,我们通过公开的资料也可以看出,被外界认为类似“盖世太保”的从中央到地方严密而独立的非法610系统遍及全国所有角落,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迫害的广度和系统性。

(完)
发稿:2010年06月14日 更新:2010年06月14日 01:43:29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陷冤狱,坚修法轮功

文/沧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四日】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那就是既要修心性,又要辅以炼功动作。修炼对于法轮功学员来讲就是既修又炼。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蛮不讲理的,有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之后,就用最简单的办法试探:还炼不炼?有时就只因一个“炼”字被中共投进了监牢。被劫持到监狱或劳教所等迫害学员的场所,中共鹰犬们所问的第一句话也往往是“还炼不炼”,被要求的第一件事也是要修炼人写不炼功的保证。

一个修炼的人被要求写不炼功的保证是多么可笑!这种荒唐的背后有中共险恶的用心,它就是要让法轮功学员违心地背叛自己的信仰。而法轮功学员们的回答也往往令邪恶胆寒。在中共那无比险恶的牢狱里,法轮功学员们走出了一条巨难中坚持炼功的路。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李秀红为了坚持炼功遭到了极其残酷的酷刑。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李秀红清早起来炼功,被恶警用五根电棍轮流充电电她。恶警闫利锋说:“明慧网说我们用四根电棍电你们,还少了呢,我们用五根……。”

警察叶颖和魏丹边电击李秀红,边连踢带踹。叶颖问她:“还炼不炼功了?”又疯狂地打她的耳光,并用剪刀柄打她的脸,还强行剪掉了她的头发,并将她打倒在地。电击断断续续持续了一天,致使满屋子里飘着的都是皮肉的焦糊味。

电完后,恶警又将她绑在死人床上。床是由铁条交叠而成,用手铐、皮带固定住她的手脚。被绑在死人床期间,吃饭要别人喂,大小便需别人拿便桶。死人床的最长期限是七天,可许多时候她在床上一绑就是十多天,放下来洗漱后再绑上。由于长期绑在床上不能动,背部几近出现麻木状态,每次洗漱时看到她身上尤其腿部都是青紫色。心脏和血压都不正常,尾骨处经常起脓包,到快要流脓了才把她的腿放开,脓包消了再绑上。后背被铁条硌得疼痛难忍,由于长期躺着且反复受伤,尾骨处有巴掌大的一块肉变成黑乎乎的,没有了知觉。

李秀红从零八年六月初被绑在死人床上,七月份以后天气炎热,管教王雷却不让人给她擦汗,不许给她擦洗任何部位和换衣服。在随后的九、十两个月,她的手铐一直没解开过,也就是说,她两个月没洗漱过。就是因为李秀红始终坚持不说不写有关不炼功的保证,她就一直被绑在死人床上,直到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时间长达九个月。

然而,当她从死人床上下来后,仍然坚持炼功。恶警就指使劳教人员对她进行迫害。劳教恶人王玉琴把床单剪成条再结成绳将她手脚绑上,并以阻止她炼功为名,对她暴力殴打,有一次曾在推搡中把她的头撞在床铺的角钢上。王玉琴告诉劳教人员吴翠娥和刘凤琴说:“她炼功就踹她腿,给踹折。”又对盗窃犯杨英侠说:“她炼功你就往死揍,没事,现在是国家整法轮功,她们没地方讲理,怎么整她们都没事。”

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王玉琴见李秀红炼功就在地上沷了许多水,然后把李秀红踹倒在地,并把她按在水里拽着一只脚脖子满地上来回拖,后来又把浑身湿淋淋的李秀红拽到了走廊里。恶警于波用脚尖点着李秀红的胳膊说:“只要你还炼功对你采取什么措施都不过份。”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李秀红照常炼功,传销犯张丽娟抓着她的头往床栏杆上撞。还有一次张把她的头踢到暖气上,当时李秀红嘴角鲜血直流。张丽娟还当众把李秀红推倒在地,踹着她的后背大叫:“就打你了,怎么的!”劳教人员林玉雪曾多次将李秀红打伤,一次还把李秀红的脖子上抓得血迹斑斑。

可是恶警与劳教恶人的施暴,都没有阻挡得住李秀红的炼功。零九年四月,面对无理的迫害,李秀红决定对恶人控诉,恶警王雷却阻止她见驻劳教所的检察官。后来检察官来调查她的情况时,同来的一个叫王大冰的男子却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忍吗?你怎么不忍呢?”

这是哪一门子的道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难道连控诉都不行吗?这样的忍不是在纵容邪恶吗?李秀红在承受了极大的酷刑打击的情况下,犹能坚持炼功,这样的大忍,还不足以让施暴者惊醒吗?法轮功修炼者的忍不是纵容邪恶继续行凶,那是为了证明法轮功的伟大!

象李秀红这样的法轮功修炼人不计其数。在中共的监牢里,因为修炼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都在用自己的生命秉持着神圣的信仰。当然,不同的监牢对坚持炼功的学员采取的强制措施也都是不同的,可是,无论中共爪牙怎样变换招数,都没能使真正的修炼人屈服。

在河北冀东监狱,北京市怀来县北辛堡乡的陈爱立被狱警采用“熬鹰”的酷刑进行折磨,就是不让他睡觉,目的就是要让他妥协。在遥遥无期的封闭环境中,狱警只问爱立还炼不炼,爱立一如既往地说“炼”。狱警说:“你说炼也炼不了。”爱立说:“那我也说炼!”

陈爱立被熬得象植物人一样,总也醒不过来,恶警就叫犯人用一大壶开水浇在陈爱立头上,在陈爱立被烫得清醒的一瞬间赶忙问他“还炼不炼”,陈爱立说完“炼”后,就又昏死过去了。紧接着又是一大壶开水,陈爱立在发出痛苦的尖叫声后依旧回答:“炼!”

这一个“炼”字,让恶警们无可奈何,最后不得不放弃对他的所谓转化(即强制放弃信仰)。

其实,中共恶人们面对法轮功学员说出的这一个“炼”字,更多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胆寒。在他们党性的思维里,他们哪里能理解法轮大法修炼的博大精深?但是当他们用尽酷刑也不能改变法轮功学员修炼意志的情况下,他们就只能被学员们的坚定所震慑。

这些人当然不理解。那个叫王大冰的男子说:“你们法轮功不是讲忍吗?你怎么不忍呢?”这是这些人的心里话。一方面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理解不了,另一方面却又在极尽邪恶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并且还要狡辩出迫害的理由,这是多么的无耻和荒唐!

当年,中共首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时不也就是看到了法轮功学员的“忍”吗?江以为法轮功学员既然讲忍,那我就不计一切后果地迫害,再大的打击你也要承受,不然的话,你就没有做到忍。这就是迫害者选中法轮功作为其迫害所有有信仰者的出发点。在中共首恶看来,我就是要不择手段地迫害你,而你也要没有任何条件地给我“忍”下去。迫害者内心的歹毒和险恶完整的暴露了出来。

耍惯了流氓的中共党魁及党徒哪里知道,法轮功学员的忍不是对邪恶的纵容和放任。要是那样的话,就是对所有人的不负责任。法轮功学员的忍是对宇宙真理的坚守,是对法轮大法的坚定。这一个“炼”字所体现出来的对一切邪恶的蔑视和对大法修炼的坚持,足以使所有的邪恶魂飞魄散。法轮功学员为坚持修炼所做的一切反迫害的形式,那不是不忍,恰恰是他们大善大忍胸怀的伟大体现。

发稿:2010年06月14日 更新:2010年06月14日 06:55:02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被逼入“鬼楼”九江学院女生集体反抗


江西九江学院与大陆知名运动服饰品牌企业361度合作引发的“卖楼门”事件令学生利益受损,其中涉事的16栋宿舍的男生被安排进曾经隔离甲流患者的“鬼楼”。愤怒的10栋宿舍的女生们大声怒吼并扔物品抗议校方。(网络图片)

【大纪元6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综合报导)江西九江学院是九江市规模最大的一所学校,以外地学生为多。其与大陆知名运动服饰品牌企业361度合作引发的“卖楼门”事件令学生利益受损,其中涉事的16栋宿舍的男生被安排进曾经隔离甲流患者的“鬼楼”。愤怒的10栋楼的女生们扔物品抗议校方勒令她们6 月31日前全部搬迁走,学院领导要求查处带头反抗的女生并派男教师及学院干部监视女生宿舍。

近日,江西九江学院的校内论坛及凤凰及天涯等论坛和社区爆出消息“揭秘九江学院361度卖楼门背后的校园黑幕”,指5月30日凌晨约1时,在江西九江学院10栋宿舍楼发生了女生抗议事件:她们大声吼叫、将饮料瓶等物品扔到楼下,以此抗议学院领导不与学生协商,强行指令学生搬迁,否则后果自负。

抗议事件发生后,九江学院领导发口头通知,查出带头的女生,举报者奖励500元。有学生在大陆部份论坛发帖呼吁抵制国内知名运动服饰品牌361度,拒绝购买其产品。九江学院论坛曾一度被关闭。

据学生所曝的内幕表示,将有更多人不满,更多人起来暴动。网上相关的一些言论、视频和照片,都在第一时间被删。近日有媒体记者前去采访,校领导强制扣押了该记者的证件和相机。而且接连几日,都有男老师和男性学院干部晚上看守女生宿舍,严重影响了她们的正常生活,侵犯了学生隐私。

江西九江学院网站上的信息显示:5月15日,九江学院在行政楼四号会议室隆重举行361度(中国)有限公司与九江学院共建协议签字仪式。参加签字仪式的有361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丁伍号等,九江学院党委书记陈绵水、校长甘筱青、副校长李炎生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及教师代表80余人。仪式结束后,九江电视台记者采访了九江学院校长助理杨焱林和361度公司负责人。


5月 15日,九江学院在行政楼四号会议室隆重举行361度(中国)有限公司与九江学院共建协议签字仪式。参加签字仪式的有361度(中国)有限公司总裁丁伍号等,九江学院党委书记陈绵水、校长甘筱青、副校长李炎生以及有关部门负责人及教师代表80余人。仪式结束后,九江电视台记者采访了九江学院校长助理杨焱林和361度公司负责人。(江西九江学院网站)

根据双方的合作协议,相应地,校方承担为361度有限公司管理人员进行培训的任务,并保障提供住宿、饮食等生活条件。即提供九江学院最大、最高的教学楼——竞知楼,给361度员工上课。

九江学院学生表示,“361度”与学院的所谓共建协议,把学院快变成培训机构了,而且10栋的女生被要求搬往16栋男生宿舍,而16栋的男生被要求搬往31栋及13 栋,而13栋被学生称为“鬼楼”无人居住。学生们不理解为什么361度员工住房不被安排在31栋和13栋。

原来13栋的空寝室为原隔离甲流病人的寝室。由于31栋及13栋寝室有限,所以必须将部份普通寝室的6人间改为8人间,来安排住不下的学生。那 么,下半年入校的新生仅有8人间住。校方声称16栋与10栋条件差不多,事实上差得相当远:10栋有独立卫生间、阳台和院子,而16栋无独立卫生间和阳台。这对于女生来说非常不方便。同为一类公寓,差距如此之大。

学生们透露,“361度”投资1600万给校方,那么校领导不经学生同意,便把最好的宿舍让给361度,而折腾大量学生搬迁。此外,校方还把学校最繁华的综合性食堂4食堂,改为361度员工食堂,对学生禁止开放。这个食堂紧靠大多数学生楼栋,也是唯一夜间开放的食堂。

学生们还指出,外来人员入住学校,给学校安全带来许多不稳定。而且每个月换一批人员培训,鱼龙混杂,置学生安全何在?

关注事件的人士评论道:一个国立学校拿着国家的东西跟别人做交易,剥夺学生的教育资源,这是教育者该做的事情吗?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13/n2936802.htm

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六)

美国人 Sergius Riis 将军曾是马克思的信徒。他哀于马克思之死,因而去了伦敦,拜访他所景仰的导师的故居。马克思的家人已搬走,他唯一能见到的人是马克思的前女佣 Helen Demuth。她说了一些有关马克思的惊人之语:

“他是一个敬畏神的人。当他病重时,他独自在房间里,头上缠着带子,面对着一排点燃的蜡烛祈祷。”

An American, Commander Sergius Riis, had been a disciple of Marx. Grieved by the news of his death, he went to London to visit the house in which the admired teacher had lived. The family had moved. The only one whom he could find to interview was Marx”s former housemaid Helen Demuth. She said these amazing words about him:

He was a God-fearing man. When very sick, he prayed alone in his room before a row of lighted candles, tying a sort of tape measure around his forehead.

这有点像正统犹太教徒在早晨祈祷时配带的护身符。但是,马克思早已受洗于基督教,他从未修习犹太教,而且后来还成了反对神的人。他写了多本反对宗 教信仰的书,还把他所有子女都培养成了无神论者。那么,这个被无知女佣看作祈祷的仪式,究竟是什么呢?犹太教徒祈祷时,虽然头带护符,但通常不会在面前放 一排蜡烛。这会不会是某种魔法仪式呢?

This suggests phylacteries, implements worn by Orthodox Jews during their morning prayers. But Marx had been baptized in the Christian religion, had never practiced Judaism, and later became a fighter against God. He wrote books against religion and brought up all his children as atheists. What was this ceremony which an ignorant maid considered an occasion of prayer? Jews, saying their prayers with phylacteries on their foreheads, don”t usually have a row of candles before them. Could this have been some kind of magic practice?


(图:犹太教徒早晨祈祷时带在头上的符)

另一线索,则在马克思之子 Edgar 于 1854 年 3 月写给马克思的一封信中。此信开头就是惊人的一句 “我亲爱的魔鬼”。哪个孩子会这样称呼自己父亲的?不过,撒殚教徒正是这样称呼其所爱之人的。难道连他儿子也入教了?

Another possible hint is contained in a letter written to Marx by his son Edgar on March 31, 1854. It begins with the startling words, “My dear devil.” Who has ever known of a son addressing his father like this? But that is how a Satanist writes to his beloved one. Could the son have been initiated as well?

同样重要的线索是,马克思的妻子在1844 年 8 月写的一封信中,这样称呼马克思:

“你最后的牧师信,高级牧师兼灵之主教,已再次将安息与和平赐予你可怜的羊儿。”

Equally significant, Marx”s wife addresses him as follows, in a letter of August 1844,

Your last pastoral letter, high priest and bishop of souls, has again given quiet rest and peace to your poor sheep.

在《共产主义宣言》中,马克思表明他想要消灭所有宗教,但他的妻子却称他为高级牧师和主教,是哪个教的牧师和主教呢?

Marx had expressed, in The Communist Manifesto, his desire to abolish all religion. Yet his wife refers to him as high priest and bishop. Of what religion?

无疑,一些给马克思写传记的人已猜到马克思与魔鬼崇拜有关,但由于灵性知识不足,他们不能完全理解眼前的事实。不过,他们的证言还是很有趣的。

Some biographers of Marx have undoubtedly had a suspicion about the connection between devil-worship and the subject of their book. But not having the necessary spiritual preparation, they could not understand the facts they had before their eyes. Still, their testimony is interesting.

马克思主义者 Franz Mehring 在《卡尔·马克思》一书中写道:

“虽然卡尔·马克思的父亲在他儿子二十岁生日之后不久就死了,但他似乎已隐隐觉察到,他喜爱的儿子是魔鬼……亨利·马克思不曾想到,他留给卡尔的丰厚遗产会有助于实现他所害怕的事。”

The Marxist Franz Mehring wrote in his book Karl Marx:

Although Karl Marx’s father died a few days after his son”s twentieth birthday, he seems to have observed with secret apprehension the demon is his favorite son….

Henry Marx did not think and could not have thought that the rich store of bourgeois culture which he handed on to his son Karl as a valuable heritage for life would oily help to deliver the demos he feared.

马克思在绝望中死去,就像所有撒殚教徒一样。1883 年 5 月 25 日,他写信给恩格斯道:“生命是多么无意义和空虚,但又多么令人向往啊!”

Marx died in despair, as all Satanists do. On May 25, 1883, he wrote to Engels, “How pointless and empty is life, but how desirable!”

有一个秘密是很少马克思主义者知道的。列宁曾写道:“半个世纪之后,还是没有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真正理解马克思。”

There is a secret behind Marx which few Marxists know about. Lenin wrote, “After half a century, not one of the Marxists has comprehended Marx.”

阻扰神韵 中共特务匿名信样本曝光

【大纪元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伟林报导)最近,多个城市的剧院收到一封中共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的信件。信中,假“推荐”神韵之名、行“恐吓” 和诋毁神韵之实。大纪元记者在调查中发现,这些没有落款的匿名信,内容和格式几乎一样。
  
6月13日,美国罗德岛神韵主办方向大纪元反映,罗德岛剧院曾收到一封自称是大陆“法轮功弟子”极力推荐神韵的电子邮件,信中要求剧院负责人推广和修炼法轮功,否则就会受到“惩罚”和“厄运伴随”。
  
6月初,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剧院总裁兼CEO也向神韵主办放转发了他近日收到的一封自称是“法轮功学员”的邮件,邮件没有署姓。信中同样以威胁口吻,要求剧院配合法轮功做一些事情,否则将“大难临头”。
  
此外,一些观看过神韵演出、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赞誉神韵的西方政要、著名艺术家也要收到类似的假冒信件或电话,暗示如果不修炼法轮功,将“厄运降临”等等。
  
信的内容和格式大致一样。以下是罗德岛剧院方收到的恐吓信的样本。

匿名信样本
  
亲爱的朋友:
  
我听到很多关于您及您的剧院的事情。您的团队在艺术领域一直做得很好,我为您感到骄傲,我很高兴与您一起度过这个美好的夜晚。
  
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法轮大法弟子,您可以叫我Tracy。
  
昨天晚上,我从您的网站读到一条消息,神韵即将在您的剧院演出。我们都知道,这场优秀的演出会给美国观众带来幸福。同时,仅仅看演出是不够的,您应该告诉人们,只有练习法轮功,才是得到永恒幸福的唯一之路。您知道我在说什么吗?那我告诉您一个真实的故事。
  
您知道萨马兰奇于2010年4月21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病逝的消息吧?事实上,如果他早期不支持中国共产党的话,他可以活到100岁。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如著名的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如果他支持我们大法,他就不会死于胰腺癌。本来他的胰腺癌可以不治而愈。
  
从现在开始,请相信我们的大法和我们的李大师。否则,你将受到我们李大师的惩罚,厄运将永远伴随着你。
  
最后,祝贺演出成功!

匿名信为中共特务所为
  
罗德岛神韵演出主办方负责人赵博士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剧院方收到信后,感到不可理解,就把信转给了他。赵博士表示,信显然是中共特务写的。“写信是为了让剧院对神韵、对法轮功产生反感,进而企图达到阻拦神韵演出的目的。”
  
新泽西法轮大法协会负责人Tom Liang也表示,信的内容完全不符合法轮功学员的言论,一定是中共特务所为。“中共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给神韵演出剧院的总裁等写信,故意用很玄乎的口气威胁剧院,目的是让美国这家剧院的总裁等负责人认为法轮功学员‘不正常’,从而拒绝让神韵在该剧院的演出。”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中共特务阻扰神韵演出的手段五花八门。据加拿大卡尔加里神韵主办方的朱莉女士介绍,在今年3月31日神韵演出当天上午,有人冒充神韵协办方——大纪元时报 ——给剧院经理打电话,宣布要求取消当晚的神韵演出。
  
此外,也有中共特务冒充观众,向剧院方抱怨神韵演出的节目,希望剧院不要给神韵演出提供场地。据加拿大佛学会的陈女士介绍,亚省文化部长接到一名“观众”的抱怨电话,希望文化部长不要给神韵主办方提供场地,结果被文化部长一口回绝。这位部长说:“我看过神韵演出,我不认为(神韵节目)有你所说的那些问题。”
  
谈到中共特务为什么干扰神韵演出,陈女士表示,神韵是一台非常传统、高尚、 纯洁的演出,传播的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道德理念,增进东西方文化互动。“一旦西方主流社会和华人了解了中国的正统文化,中共假恶斗的文化就会被人们唾弃,中共就会失去文化的根,所以,中共对神韵的演出非常恐惧,千方百计的阻扰神韵演出,手段卑鄙,及其下流。”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14/n293731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