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为解体中共一起努力

作者:三妹

时到至今,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百姓已经十年了,这十年的迫害不可谓不疯狂残酷,可是中共不但没有把法轮功打垮,反而使更多的中国人民看清了中共反人性、反自由的邪恶本质。七千五百萬勇士的三退就是明證。

这十年,中共不但丝毫没有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对中国所有的百姓加紧控制和压制。这十年,它对百姓的横征暴敛、巧取豪夺更加变本加厉、登峰造极。

当前国内工人罢工的工潮和这三退大潮,使我们看到了中国人民前所未有的觉醒和反抗。同时,我们也看到了腐败透顶的中共政府的穷途末路。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只要中共政府这个蛀虫存在一天,中国人民就一天没有好日子过。正如林肯的名言:“你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某些人,你也可以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

我的亲友曾经问我:“中共这么恶,我们能做什么呢?”我回答说:“不需要你走上街头振臂高呼,只需要你不与中共合作,起码保持沉默,不为中共说话。这对每个中国人都非常容易,没有任何危险。三退是不合作的最好形式。”我的亲友又问:“不合作就能把中共搞垮?三退就能把中共退跨?”我说: “我相信,可以。因为一个政权是需要统治权威和统治基础的,如果人人都不与中共独裁政权合作,它就丧失了统治的权威和基础。以海外华人为例,如果所有的海外华人都不去参加中共官方主办的活动,包括各种联欢、各种庆祝、各种演出,它的会场总是空空如也。那么,它组织的活动还有市场吗?它的演出能不倒台吗?如果所有的海外中文媒体都不对中共趋炎附势,人们也不读它的报纸。那么,它的愚民宣传还有市场吗?它办的报纸能不倒台吗?同样的道理,如果中国人都三退,都不参加它的组织,人人都啐弃这个独裁政党,它如何面对世界?它如何操纵人民?一个政权到了这种毫无权威的地步,它就大势已去了。我相信,这必然是中共的最后下场。”

所以,“三退”不合作行动是我们对付这个极端残酷、没有理性的中共独裁政府的最有效的抗争行动。同时,我们还要对中共政府搞的一切愚民宣传活动不合作,这些愚民宣传活动包括中共官方操纵的报纸、电台、演出、游行等。

我相信,腐败没落的中共政府一定会在我们这一代垮台,而对它采取不合作行动则是我们这代人义不容辞、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让我们为解体中共一起努力吧。

二0一0年六月十九日

Advertisements

中国人的真实税赋超过GDP的60%,全球第一

2009年中央政府财政收入68477亿,其中税收63104亿,经过多年的费改税,这两个数字已经逐渐和国际接轨,差距已经逐步缩小,也就是说税收收入正在成为国家财政收入的大头,而收费收入正在逐步降低,2009年,排污费、教育附加费等收费项目加在一起,再即加上一些别的项目总计不过五千亿元,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数字。

2009年,中国的GDP33.5万亿元,财政收入大约占比百分之二十,乍一看,和国际上的大多数相比,似乎不高,虽然国家提供的福利极低,增大了中国人的纳税痛苦指数,但是我觉得仅仅排名第二,还是大大低估了中国人的纳税痛苦指数的现实。

因为在税收之外,国家还通过种种渠道强制性的征收了公民的巨额财产,而这些钱款的征收全部都是强制性的、或者是半强制性的,这些钱款不计入国家的税收 收入,也不计入财政收入,完全在财政体外循环,甚至连具体的数字也难以估计,但是毫无疑问,其中数字之巨大,会让人瞠目结舌。如果这些国家强制征收的钱款 也计入税收,中国立刻就法国成为世界上纳税指数最痛苦的国家。而且和第二名远远拉开距离。

下面我就来剥剥中国真实财政收入的皮。

1、卖地收入,因为非常无耻的土地国有政策,本来属于人民所有的土地,被当成国有财产,被政府再卖给人民。2009年各级地方政府卖地收入大约15000 亿。

2、收费收入,除了排污费、教育附加费等计入财政的收费,还有大量不计入财政的收费。比如过路费,政府充分发挥了“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 过,留下买路财”的强盗精神,将中国的每条重要公路当成劫道的来源,中国以占世界7%的土地拥有世界90%的收费公路,这笔费用,从来没有一个具体数字, 我查遍网络,也找不到具体的数字,但是根据中国所拥有的14万公里的收费公路,平均每公里0.4元的收费标准,本人估算这笔收入至少不低于 5000亿,大约介于5000亿到一万亿之间。因为乱收费项目多如牛毛,小到菜市场的卫生费,大到房地产等的环评费等,再加上别的乱收费项目等,大约也有 三千亿。

3、罚款。这是一个非常有中国特色的卑鄙收费项目,当局往往制定非常苛刻的条件,却从来没有想过去认真施行,鼓励和纵容人们去违犯他所制定的规则,然 后再以你违犯规则为由进行罚款(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卑鄙的政策,古今中外绝无仅有,充分发挥了土匪本质)。因为政府的款项目多如牛毛,我们也只能找几个大 项,粗略估算一下。

1)计生罚款,这是一个从来没有过具体统计数字的项目,计生部门说至少生了3亿人,那么假设一个被流产的孕妇,对应一个超生的家庭,假设每年有两千万超生孩童,假设每名孩童被累计罚款五千元,这笔收入大约一千亿(估计的很保守)。

2)公路罚款,这同样是一笔难以计算的糊涂账,保守估算每年至少2000亿。

3)治污罚款,这也是一笔糊涂账,保守估计1000亿

下面就来谈谈这个帖子的核心和重点,这是一个最让人容易忽略的地方,但是也是盘剥我们最厉害的一块。这就是中国垄断国企对中国人民进行的强制征税。

因为中国的垄断企业全部都是国有企业,而且全部都是行政垄断,这些超级巨型的垄断国企借助行政的地位,对国民进行残酷盘剥,因为这些垄断企业全部都是 占据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使得任何一个正常生活的国民都无法避免被剥削,所以垄断国企的盘剥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强制税收,而且征收的税率非常非常高昂。

这个利润率有多高呢?说出来让人恐怖!

比如中国的食盐业全部为“中国盐业总公司所垄断”,因为完全垄断,所以市场的价格全部由它说了算,现在超市里卖的小包装盐,每500克大约 1.5元,每吨折合3000元,而这一顿食盐的生产成本是多少?200元!加上包装不会超过300元,再加上流通渠道的利润,无论如何不会超过四百元!中 盐卖多少?3000元!750%的利润!

再举一个例子,中国移动!根据中国移动的财报,2009年中国移动实现营业收入4521亿元人民币,纯利1151.66亿元,扎一看,25% 的利润率已经高的让人咋舌了,但是实际上中国移动的利润率至少超过90%,因为以现在的网络通讯技术,通话每分钟一分钱,运营商都赚的盘满钵溢!大家用 QQ的视频聊天收费多少钱一分钟?

也就是说,如果打破垄断,从前我们缴付给中国移动的4500个亿获得的服务,用450个亿就能得到,仅仅一个中国移动就盘剥我们4000个亿。而包括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在内的三大垄断国企,每年盘剥我们近万亿!

这还仅仅是电信的垄断,而我国的垄断半垄断国企,几乎遍布各行各业……煤炭是半垄断的,石油是垄断的,钢铁是半垄断的,邮政是垄断的,银行、保险、供水、供电、供气、公交、教育、医疗、土地、公路、铁路、民航、远洋运输、航天、制盐、烟草……等等几乎全部都是垄断半垄断的……

这些垄断的机构和企业,借助垄断的优势,向国民举起暴利的屠刀,因为没有竞争,因为没有替代,因为没有别的选择,在垄断的屠刀之下,我们只能乖乖掏钱。

仅仅垄断企业每年从百姓身上搜刮的钱财,就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家的财政收入,至少在10万亿以上。

如果将上述这些强制性的收钱项目加在一起,国人的实际交钱负担要远远超过纸面上的数字,而至少要增加两倍。真实纳税额接近20万亿,占到2009GDP的 60%!

也就是说,我们十三亿国民所创造的大多数财富,都被政府以税收或者非税收的方式强制性的拿走了,而政府并没有给我们提供起码的福利保障。

中国人纳税痛苦指数排名第一,半点也不虚假!

文章来源:凯迪社区

全民皆兵 瑞士军用枪支安然“就寝”百姓家中

本月18号,瑞士国民院对社会民主党早前提出的统一保管军用枪支提案进行投票表决,最终以66票赞成103票反对,否决了这一提案。

瑞士是全民皆兵的国家,从二战开始,瑞士家家都存放有枪支。直到今天,瑞士百姓私人拥有的枪支数约有230 万支,其中170多万是国家发放的军用枪支。但瑞士社会民主党国民院议员Gallade女士认为,这些被放置在百姓衣橱或地下室里的枪支是一种潜在的危险,特别是对妇女儿童而言。作为提案的发起人之一,Gallade 女士建议政府收回百姓手中的军用枪械统一管理,同时要求持有枪械的人提供其需求和支配枪械能力的证明,以此降低枪械暴力事件的发生率。

录音:如果您关心这个国家居民的安全问题,那么您就应该支持减少枪械暴力事件。您的赞同意味着保护和挽救生命;您的赞同意味着避免更多人成为枪杀案的牺牲者;您的赞同意味着更多的安全和更少的暴力与毒品。(我们相信)公民私有武器的数量和这个国家枪杀案的多少是有关的。

另外,由于瑞士是欧洲饮弹自杀人数最多的国家,很多医生组织也认为减少私人枪支拥有量可以降低自杀率。

但对于已经将射击活动视为日常休闲活动的瑞士人来讲,这一提案并不具有说服力。瑞士人民党议员Toni Bortoluzzi 认为,枪支只是一种工具,不能将其归咎为事故的根源。因此,枪械统一管理也只能维持表面的安全。国民院议员Landolt先生也表示,他尊重提案的要求,但是就象人们不能通过统一管理汽车来避免交通事故的发生一样,对枪支统一管理的方式并不能解决问题。

录音:射击是我们深受喜爱的一个传统,我们应该为此提供保障。射击也是瑞士最受欢迎的体育活动。瑞士有大约 3500家射击俱乐部,二十多万成员。为维护射击传统,瑞士人,包括小孩子,都十分清楚怎样小心对待武器。

虽然持反对意见的人占有绝大比例,但还是有不少瑞士居民将枪械送到国家军械库免费存放。据国防部长维德默- 施龙普夫女士透露,瑞士各州目前已收到2万多枪支。但她对这一提案是否能起到其应有的作用表示怀疑。

录音:“我们怀疑如果实施这一提案是否真的会让私人拥有枪支的数量减少。”

据悉,这一提案已经先后遭到瑞士联邦委员会和国民院议会否决。接下来,联邦院将在今年秋季的国会议会期间再对这一提案进行表决,而最后的结果将在2011年春天的全民公投之后才能确定。

希望之声记者萧杨、东海综合报道

谁给重庆希尔顿酒店色情“一条龙”撑腰(图)

华华

【人民报消息】华龙网6月21 日消息:谁给重庆希尔顿酒店色情「一条龙」撑腰?

「薄书记辛苦了」,重庆九滨路融侨半岛六个大厦上的六个霓虹大字去年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悠着点儿,薄熙来,别太辛苦了!

薄瓜瓜艳照荣登扬子晚报
薄瓜瓜总算填补了他爷爷、爸爸的「发情空白史」。干这种事还三代遗传?!

姑奶奶终于退党了

明慧网报道

几年前我去过姑奶奶家,给她讲真相,她极力反对,说什么也不听。我没有气馁,又去了好几次,最后一次我拿了《九评共产党》光盘想让她看看。没想到她一看,马上蹦了:这不是反党吗?赶紧关了,关了,我不看。这一次,我对姑奶奶彻底失去了信心,下决心再也不去她家了。

去年搬家,搬到了离她家不远的地方。我却再也没有了去她家的愿望。

一天,父亲出门,正巧碰上姑奶奶和另外一个老太太遛弯。姑奶奶一下子看见父亲了,高兴的喊了起来,紧接着和父亲来了我家。既然碰上了,不是偶然的,借这个机会,又和她讲起了真相,希望她能明白真相。这次出乎我的意料,姑奶奶爽快的答应了退党,并说:这些年听的、看的法轮功的消息,资料太多了,现在终于明白了。

这时我的心里不是滋味了,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险些又把一位众生推出去,我做的太不够了,缺乏耐心、恒心,没有慈悲。

过了不长时间,姑奶奶又来我们家了,坐在床上她就一番感慨:哎呀,是哪路神仙保护我呀。前些日子,我们去旅游,也奇怪了,在平地上走着就突然来了一个跟头,摔的那个结实。在场的人都吓坏了。我都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一跤摔的够狠的,我当时就爬起来了,啥事没有。我当时就想:是哪路神仙保护我,要不然,这一跤还不摔瘫了。

听姑奶奶讲完,父亲就对她说:这还不明白吗?是法轮功啊。因为你明白了真相,退了党,是师父保护你。

姑奶奶非常高兴,随即又把逝去的姑爷爷给退了党。

济南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打掉牙逼咽肚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利用犯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只要不转化,就打,把法轮功学员的牙打掉了,还不许出声,不准吐滴血,强逼把牙咽到肚子里。

济南女监从各监区调集狱警徐玉美、薛彦勤、孙某、李某等,以及刑事犯仇秀欣、何福香、刘秀云、周爱英、等,组成集训队,暴力转化将法轮功学员,先逼迫穿囚衣,如不服从,刑事犯们就拳打脚踢,抓住法轮功学员的头发打,打的鼻青眼肿,如再不服从,就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拿走,还羞辱说不穿衣服不要脸。

法轮功学员被强逼写所谓的“五书”,如不写,五、六个犯人就扑上去打,有的把法轮功学员的牙打掉了,还不许出声音,不准吐血,强逼学员把牙咽到肚子里,如有血滴在地上,五、六个犯人又抓住法轮功学员的头发往地上按,逼用舌头舔,还要打耳光二百多下,或者用书、鞋等物打,直到犯人打累为止。

狱警或犯人还将事先写好的“五书”逼着法轮功学员抄;犯人们还写一些骂法轮大法、侮辱法轮功学员的东西往法轮功学员的身上贴,法轮功学员撕下来,恶犯们又大打出手。

狱警与犯人们每隔几天就开一次阴谋会,针对各个法轮功学员的状态分别对待。如不转化,就不让上厕所,不许说话、不许对看、不让上桌子吃饭,晚上睡觉时还逼法轮功学员说:“睡共产党的床,共产党好”等,否则就不让睡觉。

一名法轮功学员曾向警察薛彦勤说明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她竟说:“打你、骂你是为你好。”还说:“这是监狱,有死人的指标,打死白死。”

零八年九月,法轮功学员把济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反映到济南检察院,狱方得知后大发雷霆,连夜组织犯人仇秀欣等马上写信给济南检察院,造假、诬陷法轮功学员。狱警还以减刑为诱,逼迫刑事犯折磨法轮功学员。

济南监狱将法轮功学员从集训队转关到监区后,又换上另一种迫害手段:强迫奴役。如不出工,狱警就叫几个刑事犯抬、拖、打,把法轮功学员的背后拖出血;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酷刑迫害的在干活时就昏倒在地;如再不出工,就把法轮功学员关禁闭室,残酷迫害。

发稿:2010年06月21日 更新:2010年06月21日 01:27:00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