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马三家劳教所打死法轮功学员埋血衣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位于沈阳市郊西北方向,从市中心经过半个多小时高速公路,再经十五分钟的乡间道路,就到了马三家子镇。镇上有一座用围墙电网与世隔离的院落,大门上挂着招牌:“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网络图片)

【大纪元6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辽宁沈阳铁西区市民盖凤珍,因上访告状两次被关押进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这里主要关押着法轮功学员及上访人员。他们每时每刻遭受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刑满释放后,盖凤珍向媒体曝光这个人间地狱里发生的种种罪恶。她说,那里从院长张建强到下属的男女管教,没有一个是正派人。她被关押期间亲眼目睹恶警将法轮功学员活活打死后埋藏血衣的犯罪活动。

两度進魔窟 妇科器具撬嘴罐食

盖凤珍在1999年9月9日,被一名警察的亲属殴打致伤,因其亲属中有人任职当地派出所所长,盖风珍告状反而在10月10日,被铁西分局以“妨碍公务”罪名拘留,但相关部门不办理拘留证。25日释放之后又她关押在监狱管理局地下室。

她70多岁的父母多方寻找才找到她,当时她被打得腰部受伤,无法行走,被背上楼让其父母看了一下。花费800多元,接着又被劳动教养。告状不成反而在2003年10月13日,被以“妨碍公务”罪名判劳教3年,送进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当时被关押在二大队,王艳萍是队长,实际坐牢1年零1个月后释放。

她说,在“马三”整整被残害1年零1个月。她一进入教养院就绝食抗议,绝食5个多月。因绝食遭到毒打折磨:鞋底抽脸、用绳子捆绑,手铐铐在床上、五花大绑。罐食时用妇科用扩张器撬开被劳教人员的嘴,使劲夹。再野蛮罐食,罐盐水,再灌玉米面糊糊。被罐食者大口大口吐血,食道和胃黏膜被损坏。由于多次绝食,导致她出现脑缺氧、供血不足、冠心病、脉弱等病症。

盖凤珍第二次被投入“马三”,是在2008年4月7日。因去北京上访,她被押回沈阳,判1年半劳教,加刑25天,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

这次掉进魔窟后,2008年4月23日那天,被带到狱室对面的仓库,八个管教队长一起折磨她,把脖子、胸、腿、腰、膝盖和脚腕部困了不知多少道绳子,管教科科长马奇山用妇科用扩张器撬开她的嘴,使劲夹,夹下嘴里4块肉。第二天嘴肿的变形。

奥运期间男管教上阵 打死人埋血衣

盖凤珍披露,在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中共当局明目张胆地残害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人员。2008年从6、7月份开始,男管教进驻女子劳教所。

据了解,马三家劳教所里的“小号”都是关法轮功和上访人员的,分成几个房间关押。盖凤珍在小号里受到更加惨无人道的残害。她说:小号的房间没有窗户和门,连透气的地方都没有,我待了1个月零7天的小号。在小号里见到法轮功学员受酷刑折磨。

“08年9月9日或10日的晚9点半后,我去厕所的路上,亲眼看见管教对两个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管教把她们打得死去活来,惨叫声令人心悸。6个男管教队长在打一名张姓法轮功学员时,用棉签、夹子往私处捅,捅小便处,不让她们大小便。最后把人打得不行了。”

“6个戴白色手套的男子把尸体抬走,但这个人的姓名无人知道。我们几个被劳教人员都看见他们把人抬走了。其中有马三家劳教所公安处的处长。”

“我们看见管教在劳教所后面的楼下埋了什么东西,第二天我们看见在同一个地方他们挖出埋葬的血衣,一看是被劳教人员穿的校服。我们后来告到城郊检察院,带着检察官去指证,但检察院和马三家都不承认这件事。”

禽兽不如施酷刑

盖凤珍回忆起,2008年10月的一天晚上,管教们把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人员都叫出去,包括法轮功人员、上访人员、普教人员共 60多人。王艳平当时叫嚣说,建院20多年来,劳教法轮功和上访人高达1千人。然后采用上大挂、用警棍打等惨无人道方式迫害这些人。

法轮功学员被电棍电,还不给吃的,他们绝食,管教也不管,说死就死吧。如果有上级来检查,就强迫罐食,用妇科扩张器把牙齿都夹掉了,或者松动了,嘴被压破,直流血。被绑在死人床上不能动。有的人身体长褥疮,流水溃烂。把腿和胳膊分开,死死的绑住。有的犯人,脑袋上都有洞了。

在马三家劳教所中的酷刑折磨花样百出,包括动辄铐打被劳教人员、上大卦五马分尸、上死人床、坐老虎凳。女关押者被捅小便处等各种手段,这些酷刑每时每刻发生着。大挂分为高低挂(左手挂高处,右手挂低处)、后背挂(4个床绑在一起,两腿拉直挂)。

与盖凤珍一同受刑的还有访民陆秀娟。“上大挂时一上就好几个小时,一动不能动,下来后尿在裤子里,我上大挂吐了半盆血,很多次昏死过去。现在腿上还有黑疤。”

“用电棍电出紫色火花,被电棍电糊了,还往身上泼凉水,后背都是一条一条的疤痕,无法躺在床上。”

据盖凤珍及从马三家劳教所释放出来的被劳教人员披露,在酷刑残害她们时,室内都有录像监控,但告状时,这些证据都被消除。她向检察院举报,对方说证据不足而不法办管教人员。“那些监控录像就是证据。司法部不管。”

奴役苦役

盖凤珍表示,“马三” 多年来一直大量承揽出口和内销的棉衣裤加工生意,弹棉花车间成为这里一个十分重要的车间,也是劳教所最脏最累的车间。“干活弹棉花给6块钱。但是没有防尘保护,从早上5点多起床,一直干到晚上10点多。手指被压折,自己家里花钱看病。”

“在劳教所的都是冤案受害者,心情不好,吃的是窝窝头,干活都没积极性,谁都不服。无罪的人被无端加期,有罪的花钱就减刑。管教还残害这些(无辜的)人,受不了迫害的自己想寻死。”

“放我那天,我从马三爬着回家的,生不如死。劳教手续,治疗,做鉴定,政府什么都不管。为了讨公道,从地方到北京,人大、检察院都找过,没人管我们的冤案。铁西区政法委副书记气焰嚣张的对我说:你只要告状,就让你坐一辈子牢。整死你。政府宣传的材料和报纸都是给外国人看的,给中国人听的。你就等着吧。一辈子你也告不赢” 盖凤珍说。

在被劳教期间,父母精神压力巨大因病不治双亡,妹妹身体大出血、妹夫患病去世。她的丈夫因上访也被劳教过。中共的残害令她家破人亡。目前盖凤珍已经被整得身体变形、腿上有个大坑,肾脏、心脏有病变、血压高、腰间盘突出等。抬头都感觉困难。

仅揭示罪恶的冰山一角

盖凤珍等被劳教人员揭露的马三家劳教所黑幕只是其罪恶的冰山一角。据海外明慧网报导,十年多来,辽宁省马三家劳教院因使用暴力手段洗脑,残忍“转化”法轮功学员,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的案例被大量曝光,马三家使用酷刑的种类和酷烈程度让人触目惊心,因此被外界称为邪恶黑窝。

盖凤珍等被劳教人员还透露,女管教王艳平和男管教马奇山关系暧昧,两人都是积极残害被劳教人的恶魔。从院长张建强到下属的男女管教,人人道德沦丧,关系暧昧。张明强有个亲属是辽宁省司法厅的厅长。

盖凤珍被劳教期间了解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分为男子劳教所和女子劳教所,分别关押法轮功学员和上访人员及普通劳教人员(小偷、卖淫、吸毒人员、杀人犯)。女子劳教所约有500多人,其中一大队有200多人,法轮功学员约160人,各类上访人员约 40-50名,传销人员约40人,加上其他普教约160人。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24/n2947350.htm

Advertisements

河北涞水县多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零六月十二日,河北涞水中共县委指使政法委、 “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下辖的各乡镇派出所和各乡镇政府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

现已知遭绑架并被非法劳教的有:石亭镇大赤土村的杨喜芳、于凤云;明义乡南秋兰村的宋淑花、曹家庄村的张铁梅、西明义的张淑芬;县城的曾建中等被非法劳教,他们是被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劳教所。

现下落不明的法轮功学员有:娄村乡安阳村的李振贤、永阳镇的张国华、牛庆云、山里板城村的隗春兰,涞水镇涧头村的徐秀芹。

法轮功学员刘永华现被非法关押在涞水拘留所。近百户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骚扰、抄家、抢劫。

发稿:2010年06月24日 更新:2010年06月24日 01:41:06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三个“布衣之怒”


寻找拉登的美国人加里‧福克纳(网络图片)

作者﹕夏小强

【大纪元6月24日讯】……秦王怫然怒,谓唐雎曰:“公亦尝闻天子之怒乎?”唐雎对曰:“臣未尝闻也。”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战国策》

美国加里‧福克纳

美国科罗拉多州人,现年50岁,普通建筑工人,近日在阿富汗边境附近被巴基斯坦警方抓住。他随身带有一把40英吋长的剑、一把手枪,一副夜视镜。警方援引福克纳的话说,他在此地寻找拉登,希望为9‧11事件受害者复仇。据其家人称,寻找已持续9年,“他没有精神病,也不是社会的叛逆者”。

巴黎温州籍华人钟少武

2010年6月1日晚,巴黎美丽城大酒楼,旅法华侨华人举行了一场婚宴。至深夜,大批宾客离席正陆续散去的时候,20来名歹徒围堵在酒楼门口,对出来的宾客当众进行轮番抢劫,很多人吓得躲在楼内不敢出门。此时,温州籍华人宾客钟少武华人拔枪相助,他先是对天鸣枪警告后,后开枪击中了一名抢劫者,警察最后把他逮捕。

辽宁16岁少年赵明阳

辽宁抚顺李石镇大南乡小瓦村村民因举报村干部违法征地,遭到村干部雇用黑社会人员围追堵截,16岁少年赵明阳奋起抵抗,将截访者李小龙捅死。当地近千名村民联名为他求情,要求法院轻判。

这三个不同国家的“布衣之怒”都是源于不平之事,都是在做着本应该由政府或是职能部门完成的工作。

美国人加里‧福克纳在9‧11事件过后,开始前往巴基斯坦寻找本‧拉登,因为他觉得美国军方做得“不够”,他留起大胡子并穿起了当地的衣服,以入乡随俗并获取当地的情报。他几乎在完成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他心中定有一种非常的信念,在支撑着他不懈的惩凶缉恶的行动。

以巴黎温州籍华人钟少武枪击歹徒事件为导火索所引发,6月20日下午,上万华人走上巴黎第20区的美丽城街区(Belleville),举行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旅法华人社团有关社会问题的游行,其主题是“反暴力,要安全”。游行主要有两个诉求:呼吁法国、巴黎市政府及各界重视特别是该街区的社会治安问题;对因6月1日枪击劫匪而入狱面临判刑的温州人钟少武表示同情。

值得欣慰的是,在法国巴黎,万名中国人可以堂堂正正的走上街头,行使在中国而不能行使的游行示威自由表达诉求的权利。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辽宁16岁热血少年赵阳明奋而手刃恶徒,是在村民行使上访权利而遭到代表政府的截访人员抄家殴打下发生的。而在赵阳明被判罪前,近千名村民联名为其求情,以求轻判,但也只能联名上书而已,游行却是万万不行的。

面对不公,面对压迫,总有一些平凡的普通人挺身而出,付出自由甚至生命的代价,人们心中对正义的渴求永远不会停止。

不同社会下的“布衣之怒”的结局大不相同。巴黎华人钟少武枪击案可以在法律的框架下进行,并且得到了社会各界和多方人士的关注及声援。辽宁少年赵明阳远没有那么幸运,在一个高压严酷、正义无存的社会,他可能将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但是赵阳明的“布衣之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也给那些所谓“截访者”敲响了警钟,充当政府压迫民众的打手,把民众逼到绝境的时候,等待他们的将是一个又一个的气势如虹的“布衣之怒”。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24/n2946972.htm

褫夺官员的“劳教”杀手锏

作者﹕王建勋

三年前,湖南双牌县村民何吉上因举报村支书侵占退耕还林款未有效果,多次上访,被有关部门认定“冲击国家机关”。尽管检察院认为其行为不构成犯罪,但双牌县委书记郑柏顺却向永州市公安局签发《中共双牌县委、双牌县人民政府关于对违法上访人员何吉上依法予以劳动教养的函》,永州市“劳教委”遂于去年8月决定对何劳动教养一年。

说实话,这种事情似乎已算不上“新闻”。一个底层老百姓,因为遭遇不公正而举报上访,结果不仅没有获得救济和正义,反而还背上罪名、深陷囹圄。这难道不是很多类似受害者的共同经历吗?当然,每一个类似案件都有其不幸的特殊性,在这个案件中,不幸的独特之处也许是,村民何吉上栽在了县官大人的“劳教权”手里。

众所周知,劳教制度肇始于上世纪50年代,当时确立该制度的目的,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惩治那些“游手好闲”、 “不务正业”、“不服从工作分配”的有劳动能力的人,以及那些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反革命分子”、“反社会主义的反动分子”等,让其“自食其力”,接受“政治思想改造”。1982年,公安部制定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这一“试行”就是近30年。

劳教制度的最大特点是,无须经过正当的司法程序,一个人就可以被“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送进劳教所,就可以被限制和剥夺人身自由。也就是说,这种制度具有“超司法性”——通过司法之外的手段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根据劳教的相关规定,只要民政、公安部门、当事人所在机关、团体、企业、学校等单位提出申请,省、自治区、直辖市和大中城市的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审查决定,就可以对一个人进行劳教——“强制性教育改造的行政措施”,就可以剥夺一个人的人身自由。

从法律上讲,劳动教养存在着致命的制度设计缺陷。首先,其法律定位模糊不清,是一种不伦不类的制度安排。从性质上讲,它既不是“行政处罚”,也不是“刑事处罚”,而是一种具有强制性的“行政措施”,这种性质决定了,它具有最大的自由运行空间,游离于两种限制人身自由的主要处罚手段之外。

其次,劳教措施的运用缺乏程序正义的保障,侵犯公民人身自由不可避免。这也是其遭人诟病的主要原因。本来,作为一种剥夺人身自由的严厉“措施”,劳教本来应当经过严格的法律程序,像刑事司法程序一样,从立案侦查到证据收集,从律师介入到辩护审理,都必须恪守正当的法律程序。但它几乎不需要恪守任何程序,甚至都没有办案时间上的规范,只是要求 “承办单位必须查清事实,征求本人所在单位或街道组织的意见,报请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审查批准,做出劳动教养的决定,向本人和家属宣布决定劳动教养的根据和期限”。被劳动教养的人,只能“在劳动教养通知书上签名”。

尽管从理论上讲,当事人可以就劳教委员会的决定提起行政复议或者行政诉讼,但劳教决定要么被拒绝受理,要么受理后结果依然。村民何吉上的经历似乎印证了这一点,仅仅为了立案就耗费了他大半年时间以及全部积蓄,结局更是“生死未卜”。

正因为劳教的这些无法克服的弊端,近几年来,越来越多的民众和法律界人士呼吁废除劳教制度。该制度不仅因为时代的变迁失去了存在的意义,而且因为它与《宪法》、《立法法》等法律的抵触而阻碍了法治的确立,侵犯了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废除劳教制度,褫夺官员的杀手锏,刻不容缓。

── 转自网络论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24/n2947169.htm

IPPOTV,StarP2P改名出新版

之前的starP2P国际性网络电视平台,改名出新版了,新名字 IPPOTV,新网址: http://www.ippotv.com/

网站介绍:

什么是IPPOTV?

IPPOTV 是StarP2P公司开发的一款多语种的国际性网络电视平台。智能的P2P流媒体传输技术,结合抗干扰和无障碍传输网络设计,IPPOTV播放系统传输流畅、清晰、稳定。为观众提供全方位的及时信息,协助商业用户开拓新型网络服务和市场。只要您的电脑能宽带上网,下载安装IPPOTV的免费观看软件,立刻就能在电脑上收看来自全球各地的电视节目。IPPOTV高效稳定的视频传输技术带给您崭新的视听体验。
IPPOTV 主要特点:

1. 用户带宽占用少,传输效率高; 2. 拓展性能强,传输稳定; 3. 抗干扰和无障碍网络传输设计; 4. 采用传输加密技术,保护个人信息,使用安全可靠。
IPPOTV 主要服务:

我们可以根据您的要求,为您开设频道播出您的电视节目,提供区域或全球性的网络电视服务,为您建设24/7或时段性频道,实现视频音讯的实时直播、轮播,并可以提供各种室内外活动现场直播、全球转播服务。

IPPOTV — 无远弗届的网络电视平台 。

starp2p.com

具有自我穿越防火墙的功能。

上海女:我的亲身经历 中共末日也就到了

张晓琳

  有一段痛苦的经历我一直埋在心底,构成我多年来的一个梦魇,至今死死纠缠着我,我今天决定把它说出来,我相信阳光之下,梦魇终会化为乌有。

那是2003年夏天,我随旅行团到美国的夏威夷旅游,蓝天、白云、海浪、椰子树、火山岛,各种奇异的鱼虫鸟兽,草裙舞,星条旗,野营的篝火和欢快的土著渔歌,旅游天堂旖旎的热带风光让我们陶醉、留恋往返。

但这美好的一切在一个傍晚结束了。

那天,我们刚刚旅游回到宾馆,宁静的广场上突然多出了一些人来,我从窗口看到,他们举着各种牌子,拉着横幅,在激动地演讲。他们说的是我能听懂的乡音,他们是中国人。

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吸引着我,让我来到这个广场,我全然忘了出国前导游宣布的纪律。

他们是法轮功,他们的展板内容丰富,图文并茂,有反右的、文革的、六四的,当然更多的是镇压法轮功的。

我在一块反右展板前站住了,那上面有个佝偻的老人在驮着一筐煤炭艰难爬行,文字注明这是右派在劳教煤矿。

我想去起了我的父亲,他是个被劳教23年的右派,而我是右派的女儿。

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我父亲是上海沙发厂的技术员。1957年中共领导人毛泽东发起双百运动(即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发动知识分子给共产党提意见,我父亲不知道这是共产党引蛇出洞的“阳谋”,在一次会议上,给党委书记提了些意见。当年5月份毛泽东变脸,开始反右运动。全国抓右派55万人之多,我父亲也被打成右派。1957年年底,我父亲被作为右派发送农场劳动改造,本来当时规定是劳教一年,但却一去23年,我1958年3月15日出生,从出生起就没有看到父亲。

我父亲成了右派之后,我们被迫跟父亲划清界限,所以我们姊妹都随母亲姓,我父亲本来姓毛,我和姊妹们都姓张。即便这样,我的童年时代也是在文革的歧视中度过的,上学的时候不得参加少先队、共青团,我喜欢唱歌跳舞,但是因为我是右派的女儿,看够了老师同学的白眼,受尽了歧视,不得参加学校举行的这类文艺活动。文革后期更是作为黑五类子女,不得参军升学就业, 1976年我19岁时被强行下放农村劳动,1979年才顶替母亲回到上海就业。

法轮功学员在的演讲和发的传单,揭露共产党发动反右、文革、镇压六四和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引起了我极大的共鸣,我这才知道原来在共产党统治下,不仅仅是我和我们一家被迫害,共产党的统治历史从头到尾都是一部杀人的历史,它比法西斯更邪恶,更凶残。被共产党残害的中国人有八千多万,比全世界其他受害人数的总和还多。回到旅行团,我的眼睛还是红的,带队的导游威胁我说你这样同情法轮功非常危险,他们没收了我的护照和法轮功给我的资料,把我强行带回了国内。

回国后,我立即被上海市静安区公安局国保警察带走,严厉审查三天三夜,他们用3000度的灯泡照我,不让我睡觉,每天四班倒逼迫我交代跟法轮功有什么勾结,是不是带了任务回国来从事反政府活动等等。因为这些都是子虚乌有,我自然交代不出什么东西来。后来他们逼迫我写下保证书,不得与法轮功发生任何关系,保证不传播任何反政府言论才释放了我。

我出来后,听我妈妈说他们为了营救我通过那个导游交了30000元罚款,因为没有收据,我怀疑被导游和那些警察私分了。后来我去找导游要个说法,导游很紧张,怕我闹大了,就偷偷把护照还给了我,这个导游还怕我对他不利,暗示我还有机会到美国来。当年七月,我一个人利用未到期的签证来到了美国。

我在美国安静生活了七年,我以为早已摆脱了恐惧,没想到今年上海搞世博,当地警察居然又到我家骚扰,他们调查我爸爸在海外干了什么,还明确表示我当年跟法轮功有勾结,现在还在美国还在从事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这笔账政府一直记着。他们警告我父亲转告我,别想世博期间回来惹事,否则入境就关进去。

我万没想到,七年前的梦魇还在纠缠着我,我父亲的下场还在等待着我,靠恐怖起家的共产党,还在试图用恐惧绑架我!

恶梦只在暗夜里存活,放在阳光下就消散了,恐惧的坚冰也只有放在阳光下才能冰释。所以,我今天要说出这个真相,并彻底抛弃我当年在警察威胁下做出的承诺,响应法轮功的号召,公开站出来说真相,我相信,真相可以破除谎言和恐惧的威胁,当全国人民都了解中共靠谎言和暴力维持恐怖统治的真相的时候,共产党的末日也就到了。

2010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