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直播:胡锦涛访加拿大 另有隐情?

Advertisements

村民家神秘原因3天燃烧30余次 电视台拍到


起初是家门前的草堆莫名起火,紧接着家中开始接连蹊跷冒烟着火,从19日到21日三天之内,着火达30余次,被烧毁的衣物就装满了三蛇皮口袋,厨房差一点也被烧毁。泗阳县新袁镇坝头村高庄组村民张红家遇到的这件离奇火灾,让一家人生活乱了套,23日晚上7时许,因天闷要下雨,张红正在往家中收拾东西,正屋东边的纱窗竟然又冒烟烧了起来,她连忙用手把火苗扑灭。

人为的吗?一天内莫名烧了十七八次

记者来到泗阳县新袁镇村民张红家中,刚下车就能闻到一股焦糊味,只见门前的几个草堆都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走进院中,满院子都是凌乱的家什,张红和从南通赶回家的丈夫张以亮在家中收拾整理。

张红的嫂子徐玉莲说,最初着火的是家门前厕所旁边的两个草堆,那是15日下午2时,她正在田里干农活,孩子跑去喊她回家救火,她急忙跑回家,和邻居一起救火。为了怕火蔓延到西边的一个相邻草堆,她特意向相邻草堆的东部浇了不少水,但奇怪的是,浇着浇着,草堆的西头竟然又烧了起来。19日上午9时左右,徐玉莲家厨房内堆放的草也烧了起来。当日中午,邻居家的草堆也着火了。

接连的火灾,邻居们都以为是孩子们玩火无意间引起的,但接下来张红家中的密集失火,开始让村民们目瞪口呆。19日下午3时,张红家门前的两个草堆烧了起来,大火很快被扑灭。这边火刚扑下去不久,张红在院子里闻到东边正屋传来一股焦糊味,她走进屋一看,小床上的床单冒烟了,接着火渐渐大了起来。张红把火扑灭后,还以为是电线老化引起的,但不久挂在院里绳子上晾晒的被子又烧了起来,火势很大,把绳子都烧断了,被子掉在地上越烧越旺,张红用一大盆水才将火浇灭。

此后,张红家放在抽屉里的围裙莫名烧着了,缝纫机上的盖布也冒起了烟,12岁的女儿挂在墙上的擦脚布虽然潮湿,也在夜间冒烟着火,儿子的罩衣也烧了起来……放在厨房里的玉米秸秆着火后,差点把厨房烧着了,幸亏周围的邻居发现得早,齐心合力才把大火扑灭。当日晚间,她到镇上买饼,回家后闻到焦味,顺着气味寻找,发现衣橱里冒烟烧了起来,连衣橱里面的木板也被烧掉了。

张红介绍说,仅19日一天,家中冒烟起火就达十七八次,20日也有六七次,这几天失火次数粗略算起来已有30余次,仅堆放在墙角的酸牛奶纸盒一天之内就烧了3次。

不是人为!电视台拍摄时沙发烧了起来

张红说,她家中莫名起火的消息传出后,泗阳电视台的记者22日到她家中进行了采访。然而,就在电视台记者拍摄的时候,家中的沙发和墙角的衣柜再次蹊跷烧了起来。这显然不是人为的结果。

记者调取当时的电视画面看到,张红家放在屋里的沙发,先是边缘出现黑边,随后,小火苗开始很快蹿了出来。大约两分钟后,火苗渐渐变小,直至熄灭,但仍然可以看到点点火星,这时沙发靠背处的布已变得一片焦黑,奇怪的是,只是表面燃烧,没有烧到沙发里的海绵和木板。

不久,张红放在墙角的床头柜也冒火烧了起来。张红说,柜子里放的是儿子玩的排球,排球着火后烧得很快,到家人发现后,排球已被烧得几乎没有了,柜子也被烧得面目全非。张红说,电视台记者采访走后,家中又发生了几次自燃。近几天,除了23日晚上纱窗着火外,就没有再发生自燃。

家中接连蹊跷着火,这让张红感到难以理解,也感到了害怕,她急忙打电话给远在南通打工的丈夫张以亮,让他回家一同面对这奇怪而又难以捉摸的自燃现象。

开始恐惧!“火影子老是会在眼前出现”

“我现在眼睛一闭,就怕火冒出来,平静下来后,火影子老是会在眼前出现,有时候上半夜不敢睡,只能下半夜睡一会。”张红说,晚上不敢一人在家,但家中又不能没有人,自己不能上街,也不能下地干农活,每天都得在家看着,在张红家的院子里,记者看到,两水缸的水都是满满的,旁边放着水桶、洗脸盆,以便随时灭火。

为了减少损失,张红把家中易燃的衣物家具都搬到了离家比较远的菜地里,23日因天气闷热要下雨,才又搬回院子里。记者在张红家中看到,满院子都是凌乱的家什,烧得焦糊的棉被被堆放在一边。

张红说,由于害怕,她弟媳妇已带着孩子回了娘家,把家具也搬走了。然而,更让张红担心的是家人的安全,“谁知道这火会在什么时候烧起来,如果穿在身上的衣服烧起来,那还不烧着人啊!”

张红说,起初以为是小孩玩耍时纵火,但现在自己每天在家看着,肯定不是人为的原因。张红的丈夫张以亮回家后,这两天在忙着对老化的线路进行排查更换,他说,虽然排除了电线老化的原因,但还是换了比较放心一些。

张红告诉记者,就在23日,来自南京的消防人员赶到其家中进行了调查,可惜没有看到自燃的现场,目前还没有查明这一系列离奇自燃的原因。

对于这一系列蹊跷的自燃现象,记者向宿迁市科协进行了咨询,但也没有人能够说得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源:扬子晚报

忠心小猫跋涉2000英里3个国家寻找主人

有一只对饲主超忠心的猫咪,因为饲主搬家而被邻居收养,没想到它太想念旧主人了,就从收养家庭逃跑,开始它的寻主之旅,经过两年的时间,它跋涉了2000 英里,穿越至少3个国家后,它终于奇迹般地找到旧主人的家。

两年前,52岁女子拉维拉.海洛娃(Ravila Hairova),与家人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古里斯坦市,搬到了俄罗斯的里斯卡市。搬家前,她将自家的宠物猫卡利姆送给一个邻居,没过几天她回来看卡利姆时,邻居就说卡利姆已经不见了,之后她就认为再也看不到自己的爱猫了。

没想到,卡利姆是太思念旧主人才离开收养家庭,开始了“千里寻旧主”的探险旅程。在经过两年时间、跋涉了2000英里,它可能穿越了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至少3个国家后,它日前终于奇迹般地找到了旧主人。

拉维拉表示,过了两年后,当她下班回家时,就发现一只猫坐在她家门口,她从尾巴的伤痕就看出那是卡利姆,“当我在门口发现它时,它看起来身体相当虚弱和营养不良,但精神状态依旧很好,它能找到我真的是个奇迹。”专家对此现象则表示,猫具有神秘的第六感,也许卡利姆正是靠第六感的指引,才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旧主人。

文章来源:NOWnews

格鲁吉亚推倒最后一座斯大林像

格鲁吉亚推倒了前苏联独裁者斯大林的一座雕像,这个雕像是全世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斯大林塑像。格鲁吉亚当局,在星期四夜间和星期五清晨移走了斯大林家乡戈里市的这座六米高的塑像。有很多人非常痛恨斯大林,因为他在前苏联执政时曾下令处决了好几百万人。但是,在斯大林家乡,也有很多人很崇拜他。戈里市的记者说,当局试图不让记者给清理塑像工作拍照摄影和录像。格鲁吉亚官员说,斯大林的雕像将搬运到当地一家博物馆。在斯大林雕像原址,将树立起一座纪念碑,纪念那些2008年格鲁吉亚俄罗斯之战中牺牲得格鲁吉亚人。

文章来源:美国之音

八路军的土匪流氓逻辑

文/河北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那是上小学四年级时,也是大饥荒的年代。和我最要好的同学给我讲了一件关于她家的事情。让我既感到震惊又一生难忘。她叮嘱我千万不要把秘密告诉给其他同学,我答应了她。

她说,她家有开家庭会的习惯。当时我奇怪的听着。就是每周六夜深人静,别人家都已经入睡后,同学的奶奶会让家人把门窗关好并熄灯,然后全家老小聚在一起,确切地说,是头挨头地紧紧挤在一起,给她们讲家中的血泪史,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地讲着。

奶奶讲,以前家里很富裕,很有钱。爷爷是个精明能干的人,家中有许多耕地,还开有布店,一家人过得幸福安康。就在“解放”头几年,八路军打仗经过她家乡,他们了解到我家的日子过得好,一天家里来了几个八路军干部,跟爷爷说,八路军没衣服穿了,打仗需要钱,你要捐出多少匹布和多少块大洋。他们索要的钱物几乎就是家产的大部份。爷爷是个刚直不阿的人,没有答应,并说:那是我们勤俭持家和多年辛辛苦苦挣来的家产,凭什么给你们?可这伙人却说:不给不行,以后我们还会来,你们可想明白了。几天后他们又来要,态度蛮横地问:想好了吗?爷爷说:不给,我们吃了多少苦才积攒的家业,不能给!这伙人说:再一再二不再三,你们可想好了,到时候别后悔!当时家人谁也没想到“别后悔”意味着什么。他们第三次来要时,爷爷仍然没答应,这帮共匪说:你跟我们走一趟吧。爷爷没有多想,跟着他们走出家门,不长时间,就听到外边响起枪声。奶奶预感到不好,带着家人冲出家门,这时爷爷已被这伙共匪杀害,躺在血泊之中。奶奶和家人的悲痛可想而知。那真是晴天霹雳,而这帮恶棍流氓却说:看到了吧,再不交出来,这就是下场。言外之意,只要不交出东西还会杀人。在他们的淫威下,奶奶强忍悲痛,带家人去拿了许多匹白布和大洋。而土匪流氓却无耻地说:早这样不就没事了吗?就是说抢财杀害无辜成了正当的,拒绝被抢成了罪。这就是共产恶党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土匪流氓逻辑。

爷爷被杀害后,全家人处在巨大的悲痛之中,却不敢声张、发泄。要哭也得夜间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因为爷爷是被“政府”枪杀的,当然地成了“罪人”。从此全家老小在强大的阴影笼罩下生活,在别人面前更是抬不起头来。

自从听过同学讲这段家史后,我当时虽小,但幼小的心里多少懂得了一些思考。对于教科书中和宣传中的什么八路军“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什么“露宿街头”啊,什么“不白拿百姓一粒米”等等,我开始产生疑问。因为我相信同学的话,她是个从不说谎、乖巧、优秀而且值得我信赖的好友。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尤其是看了《九评共产党》以后,我彻底明白了,恶党从来都是在用暴力镇压着百姓,用谎言欺骗愚弄着一代又一代的世人。

我遵守着对同学的承诺,没有把这秘密告诉给任何人。但多少年过去了,我已经参加工作后,还是把这事告诉了母亲,没想到,母亲惊恐地说:这事她也告诉了你?!接着“哎”了一声说:这些我都知道。原来我姥姥家曾经和同学的奶奶家在一起住过,也知道一些事情。听我姥姥讲,同学的爷爷奶奶都是很精明能干的人,家庭和睦,是个很老实本份的人家。她爷爷被杀害时,才四十岁左右,奶奶一直守寡。从那以后,很多年当中,她家都在恐慌中生活,就是想吃顿饺子或改善一下伙食,也要偷偷地把买来的肉藏在怀里,深更半夜偷偷地吃,恐怕被别人看见惹出什么麻烦来,只能这样小心谨慎地更确切地说是苟且偷生地活着。

即使这样,“文革”浩劫她家仍没能逃脱厄运。由于她家被邪党定为“地主”成份,和千万个“黑五类”家庭一样,被遣返回老家农村劳动改造,那又是一段辛酸的血泪史。回乡后,队里分给她家的是多年没人住的破旧房屋,夏天漏雨,冬天漏风,派给她家的活都是既累又挣不到好工分,农村人都没人干的活。对于在城市长大的人,可想而知要遭多大的罪吧。这还不算,由于姐妹三人长的漂亮,又聪明懂事,被队干部看上,要强行嫁给他们的儿子。姐妹们当然不干,这帮恶党干部就不给他们全家派活儿,没活儿干就没工分怎么活呢?没钱买粮啊,全家急的抱头痛哭。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姐妹们看着为难的父母亲,为了家人能下地干活,能活着有口饭吃,不得不先后答应嫁给她们非常不喜欢的人。

后来同学随知青返城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也是为人妻为人母。失散这么多年,当找到我哭诉这些年遭遇时,同学仍泣不成声。她说: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特想当你面痛哭一场,对你诉说我这么多年来所受的罪、受的委屈。看着她字字血声声泪的诉说,我心里好难过。我想,象这样被中共恶党残害的不幸家庭在中国何止我同学一家,哪一个受害家庭的背后没有他们刻骨铭心的血泪史呢!

中共恶党的历史就是整人的历史、杀人的历史,在过去的历次运动、大饥荒中,包括“文革”浩劫、“六四”,数千万无辜失去生命,今天中共恶党又在残酷迫害着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并惨绝人寰地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高价出售,中共恶魔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它犯下的滔天大罪十恶不赦,上苍不会无视恶魔的所为,天灭中共已是历史的必然。

正象同学所讲的,奶奶每次家庭会都要叮嘱:要记住你爷爷是怎么死的,记住以前咱家很富,是共产党使咱家穷的,要记住共产(恶)党害得咱家破人亡。

是啊,我们不要忘记历史,更要认清中共恶党最擅长的,一手举起谎言、欺骗,另一只手举起的是杀人的屠刀(对人民永远举起的屠刀)。没完没了的搞完运动再搞平反,这次杀错了下次还杀,它的邪恶本性是不可改变的。在恐怖中维护它非法的政权是它的目的,人民永远是它案板上可任意宰割的刀俎,这次你侥幸逃过下一次说不定就成为它的目标,只有从心里抛弃这个邪恶杀人的党,它才能不再要挟着全国人民做它杀人的帮凶和工具,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是对正义的维护也是在天灭中共之时的自救之举,希望所有善良的人们和曾被中共运动迫害过的人们赶快“三退”保平安,不要随邪恶中共驶向毁灭的悬崖,拥有自己美好的未来!

发稿:2010年06月26日 更新:2010年06月26日 02:26:36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谁将法轮功学员劫持進精神病院迫害的?

文/飞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六日】由于精神病院在对精神病人的治疗中所具有的封闭性、强制性、隐蔽性与所谓的合理性,早已被中共发展成为迫害异议人士的理想场所。其中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最为全面、系统、彻底和没有人性。最近人权组织公布的讯息显示,在中国有超过两百所精神病院参与使用药物折磨和谋杀异议人士。

将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是在精神病院对他们实施迫害的前提,没有具体的发布指令的部门或个人以及具体的实施者,就不可能实施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我们通过真实的事例,来看看是谁把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的。

一、罪恶的“六一零”及凶险的上层领导

“六一零”是中共专司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对法轮功的迫害几乎全部与它相关。没有它的指令或默许,就不可能有这么大规模的在精神病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山东省胶州市法轮功学员谈桂华,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一日从北京因上访被绑架回来后,直接被“六一零”强行拖进胶州市精神病院。在那里她被八名男护士用推葡萄糖的大针管打上毒药,原来身强体壮的身体马上感到五脏六腑一齐向外涌,心脏加速跳动达到了极点,舌头跳,嘴唇跳,心肝肺都在往外跳,眼前发黑,头要裂碎了一样痛苦,想大小便却又便不出来,想呕吐也吐不出来。可是,稍有好转,第二天早晨她又开始了炼功。

上午上班大夫查房,一位戴眼镜的女大夫魔性大发,对着谈桂华咬牙切齿地说:“谈桂华!你说你没病?不打针不吃药不服从大夫!给你打了那么多药你都没反应,你不撞墙?你没病?你病得太重了!你今早还炼功?你的胆气还真不小!明天还炼不炼功了?”当时“六一零”头目李延喜也站在那里。谈桂华说:“炼!信仰是自由的,炼法轮功使我有一个好身体,学真善忍没有错,你们不了解法轮功。”女大夫听后气急败坏地说:“你四十五岁白活了,连点道理都不懂。党和政府不叫干的就一定不能干,干了那就是反党反政府。你闯了大祸了,你两次上北京,青岛市长要向上层写检查,胶州市长挨批评要撤职,你们厂子破产的工作组班子不能提拔干部,现在又轮到我们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们大夫的饭碗就彻底砸了。你还要炼功,你气死我了,你这个神经病!谈桂华你不信你试试,有你说不炼的时候!”说完后没好气的对一个护士说:“拖她去过电针。我回去再给她开上小针,开上药,如果谈桂华不服从,就捆起来打针灌药。”

从那以后每天查房都要问谈桂华炼不炼了,谈桂华说炼就过电针,加倍打小针,加倍服药,从两片到十片,一次服一大把,一天三次都有护士看着服药,每次都要张开嘴让她们看舌头下面是否有药,如果不服从就捆起来灌。到两个月的时候谈桂华浑身发抖,手拿不住筷子,脸色青紫,心痛,头痛,关节痛,浑身发紫,眼睛散光,例假也不来了,腰弯着,背驼着,眼皮发紧不会动,记忆力明显衰退,神志不清,真完全痴呆了。

这个案例比较详细。当然,我们从她被“六一零” 绑架进精神病院时就知道了,直接把她劫持进精神病院迫害的就是这个“六一零”。可是大夫的一番发作也把迫害指使者的老底给抖搂了出来:“你两次上北京,青岛市长要向上层写检查,胶州市长挨批评要撤职,你们厂子破产的工作组班子不能提拔干部,现在又轮到我们大夫,如果你再去了北京我们大夫的饭碗就彻底砸了!”

可见,劫持谈桂华的表面上是“六一零”,可是“六一零”的背后是谁呢?那是青岛市的市长和胶州市的市长。在对法轮功迫害之初,中共的确就是向它的各级党委及地方官员这样要求的。而且,这个挂靠在各地政法委的“六一零”又是由各级的党委直接掌控的。虽说“六一零”主任大都是政法委的副书记担任,但是它实际的操控权却都在各级的党委手里。中共中央给各级党委下的硬性要求,实际也就是唆使他们利用“六一零”这个非法组织针对法轮功学员展开迫害。

那么,这是市长的命令吗?也不能这样说。作为中共的高级领导人来讲,向来是只表态度不做具体指示的。这样的小事都让市长去下指示,那还要他的手下干什么?市长有了态度,鹰犬们自然就能拿出相应的具体办法来,这样,出了任何问题责任都是手下的。但是,“六一零”敢于这样把法轮功学员绑架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中共的各级党委都推脱不掉干系。

把法轮功学员劫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可以说遍布全国,可它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指令。就象中共的腐败一样,是全国性的,也是系统性的,这都是由中共的本质和体制决定的。中共在把法轮功学员绑架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时也是这样,当中共中央“六一零”允许地方采用非常方式打压法轮功学员上访的情况下,这种迫害方式也就应运而生,而且迅速的传开。

从这个女大夫的发飙中,我们知道了中共对相关各级人员的胁迫。由此我们也可以得出另一个结论,是中共邪恶的株连机制,逼使各级“六一零”做出如此举动的,这同时也与“六一零”的本性和职责完全一致。

二、狠毒的执法部门

有了“六一零”的前车之鉴,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执法部门就更可以为所欲为了,这就是中共体制的“上行下效”。

湖北赤壁市赤壁镇八宝刀村大法弟子刘晓莲,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八日,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长蔡金平伙同看守所的邓定生、钱玉兰、宋玉珍等恶人,把刘晓莲老人劫持到了妇幼保健院强行注射药物,致使老人家头部出血,双耳像爆炸一样阵阵地痛,上吐下泻多次昏死过去。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六日,刘晓莲在家中被赤壁镇政府及赤壁镇派出所一伙恶人绑架并劫持到赤壁市蒲纺精神病医院摧残。刘晓莲老人遭受了毒打、毒针注射、灌毒药丸子、高压电、男精神病人污辱她等种种迫害。进去不久,就被迫害得不能说话了。

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有的是在看守所,还有的是在监狱和劳教所,因为大法弟子坚持信仰不妥协,警察们就把他们强行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

三、阴险的政府机关

并不是只有执法部门能够做出如此灭绝人性的迫害,有时法轮功学员所在的单位也会成为劫持大法弟子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的元凶。

原胶州市法院庭长肖志端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进京上访,被胶州市阜安派出所警察绑架。为了躲避迫害,肖志端从派出所二楼跳下,致腰椎骨折。警察不愿承担责任,就把他送回胶州市法院。法院院长祝臣利伙同前院长王福林竟然私自将肖志端非法拘禁十余天,然后又将其秘密送进精神病院。

以前的同事,只是因为人家修炼个法轮功,就这样恩断义绝,中共的官场可真够黑的。还有比胶州市法院更黑的呢,能连续多次把人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我们看下面这个案例。

一九九九年底,江氏集团公开迫害法轮功不久,湖南省妇幼护士贺祥姑,就被省妇幼的不法人员强行关进省脑科医院,对她注射什么癸酸酯长效剂,导致她身体发僵、坐卧不宁、恶心、呕吐。二零零零年下半年,贺祥姑第二次被单位不法人员关进精神病院三个多月。二零零八年四月,在家休息的贺祥姑被伍家岭派出所警察以“持有法轮功书籍与资料”为由,非法绑架到株洲白马垅劳教所。七月上旬,劳教所将被折磨得极度虚弱的贺祥姑送入株洲化工医院抢救,并通知其单位与亲属接回。孰料,贺祥姑刚被接回长沙的当日,即被省妇幼不法人员第三次投入精神病院。

四、被蒙蔽的家人

中共爪牙在精神病院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外却极尽欺骗之能事。要不,一些不明真相的家人也就不会把自己的亲人送到精神病院了。

河北保定大法弟子王新凤一九九九年曾依法去北京信访局上访。家人受中共株连政策的高压毒害,在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将她骗到保定精神病院二楼的一个房间里。大夫逼她吃药,吃完后还让抬起舌头检查药扔没扔。一次,四五个男医生把她摁在床上,强行打针。她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坐不住,躺不下,不停的走动,心脏发颤,手哆嗦,浑身发麻,心烦,狂躁,感到墙上钟表的指针都不走了。最难熬时,不停地在床上翻跟斗,撞墙。

她被迫害四十一天后才得以回家,家人看到她精神失常、生不如死的样子,才知道上了中共邪党官员的当。

当然,有的家人也不是不知道精神病院的邪恶,好好的人送那去干啥?可是经不住邪党人员的威逼,昧着良心把自己的亲人推进了火坑。

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大法弟子倪英琴,经常不断的受到迫害。有一次走在路上,片警韩智敏突然抱住她的腰抢夺她的书包,还让围观的人打电话报警,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围观的人没有一个人帮恶警打电话,反而让倪英琴快跑,她乘机走脱。韩智敏就带着办事处的人到她家去抓她,并威胁她的家人说:“是你们自己送,还是我们送,反正得送走,不能在家。”倪英琴的丈夫和儿子都是老实人,被单位、街道和派出所逼得没办法,精神压力太大,就把倪英琴送进了安康医院。可是等他们想把亲人接回来就不容易了,安康医院说必须得有派出所开的证明,派出所不给开证明,安康医院就不放人。

通过上述案例,我们不难看出,对大法弟子迫害的罪恶核心就是中共的恶毒迫害政策。“六一零”正是迫害政策的罪恶执行者,而其它单位的为虎作伥,以及自己不明真相亲人的作为,也都是使得邪恶更加猖狂迫害的原因。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范围之广,民众受毒害的影响之深,以及在社会上的疯狂迫害程度,都是史无前例的。法轮功修炼者在精神病院受到的虐待充份暴露出中共的凶残、虚伪和没有人性。

让我们记住那些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精神病院进行迫害的绑架者。他们的所为同样是不可饶恕的犯罪!

发稿:2010年06月26日 更新:2010年06月26日 09:15:20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