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要习把他保到底:由喜贵”天上人间”大后台

阿波罗网编者:比较像是放风消息,如果后台是由喜贵,而不是江泽民,不用等到最近才动手查封吧。

前哨月刊

四月至今是江泽民分外活跃的时间段。世博会试运行第三天,四月二十三日,闭园整改,就是专门接待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等高官。他们在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市长韩正陪同下,巡视上海世博会中国国家馆和各省区市馆,江泽民是最有表演欲的人,一天下来,劳累过度,感到不舒服,跟随的中央保健处的医生,立即要求他住院调养。

江南四处留泥爪

江泽民在上海调治几日后,迫不及待,二十七日开始又在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和省长罗志军全程陪同下,在江苏巡游,经过无锡、常州,五月六日直上南京,各地都为他组织隆重欢迎会,他也在各地留声,留影,还挥笔题字。从南京他又东渡北上到家乡扬州,祭奠叔父兼养父江上青,访问了江上青和他的共同母校扬州中学 ,江上青在扬州中学,因搞学运被捕入狱。扬州日报为欢迎江泽民,特别发表了《江泽民执政为民思想及其在扬州的实践》一文,以歌功颂德。

十四日,他和夫人王冶坪以红地毯欢迎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李光耀和女儿李玮玲一行,原来打算是直飞上海,参加世博会,是在江泽民盛情邀请之下,改飞南京,又驱车两个小时到了扬州的。晚宴之后,江泽民陪同李光耀坐船饱览瘦西湖夜色。

十六日,江泽民和夫人又直达人文荟萃的书画名城安徽泗县,安徽省主要领导接驾。泗县也是江上青担任中共皖东北特委委员,最后工作的地方,江泽民到此也是专为凭吊江上青。

中国国家大剧院政治亮相

江泽民泗县凭吊之后,直飞北京,到了北京就遵医嘱住进301医院,以“一号首长”身份(三0一规定住院的高干病员以职务高低排号,同时住院排在江之上的只能有胡锦涛),进行调治。

六月六日晚,江泽民和前常委李岚清,在主管意识形态的常委李长春,和北京市委书记刘淇陪同下,到中国国家大剧院观看新版歌剧《茶花女》。江泽民一向以会弹钢琴傲视中共政坛。零七年九月大剧院建成后,十二月十三日为了迎接首个演出季节开幕,挂出了江泽民题写的“国家大剧院”金箔牌匾。江泽民捷足先登,在音乐厅的舞台上放歌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此次上演的《茶花女》,由著名国际导演海宁•布洛克豪斯率领国际音乐团队排演,世界著名指挥大师洛林马泽尔指挥。所谓新版是还原小仲马,将作曲家威尔第为避免争议,将故事背景提前了一百年,安排为十八世纪的时间,又恢复到小仲马原著的十九世纪。二百馀款经典华服设计,比较一向趋于保守的传统歌剧《茶花女》更为性感和精致,也更接近现代人,加上现代光影技术实现三秒钟魔术换景,使得整个演出呈现出莫奈美轮美奂的绘画风格。

演出结束,江泽民遵照国家领导人惯例,登台接见全体演出人员,李岚清、李长春、刘淇步随其后。合影时江泽民居正中,他的右侧是指挥大师洛林马泽尔,左侧是女主演玛丽―邓立维。如此高调亮相绝不只是欣赏西洋歌剧艺术的高姿态,而是高调的政治亮相,北京党政军三界都在传说江泽民最近的一句表态:“我保习近平上台,就是要他保我到底。”利益表达竟如此赤裸裸。

退休后胡温让出中南海瀛台供其专用

江泽民是目前唯一在西山保留住所的前常委,也是在中南海保留住所的两个政治老人之一,另一个是万里。江泽民的待遇超过万里许多。据悉,本来属于高级会客场所的瀛台,因为他使用,胡温等现常委就都让出,不再使用了,瀛台现在为江泽民专用。

“天上人间”后台到底是谁?

今年五月十一日夜,身着治安、巡警、特警多种警服的数十警察突然清查北京东三环外在美国独资的长城饭店楼下开的“天上人间”夜总会。被勒令和其他三家顶级夜总会停业整顿六个月。这是北京市对有偿陪侍处罚的最高上限。立即成为中外媒体爆炒的卖点。当时卖点有两个,一个是北京市公安局新任局长傅政华此次在北京 “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的背景;另一个就是“天上人间”的老板覃辉和他的大后台。第一个卖点,炒了几天就消失了,后一个卖点炒来炒去不过是曾经流传的陈谷子烂芝麻。

《财经》杂志,以《覃辉天上“落”人间》为题,比较准确的揭示了覃辉的经商经历。覃辉一九九五年从台商手中接过“天上人间”。 建行原董事长张恩照,在“天上人间”收受了覃辉的一万美元。(只是贿款一部分)。二00五年四月开始,覃辉相继卷入张恩照案、首都机场原董事长李培英案。据法院判决的结果,覃辉曾向张恩照行贿六万美元、二十万港元、十万元人民币,换得六点五亿元贷款,截至二00六年底有三亿多元转成不良;在李培英二千六百六十一万馀元贿款中,李向覃辉索贿一千八百六十七点六八万元,覃辉则向首都机场曲线拆借到六点三亿元,至二00九年初尚欠二点零六亿元。张恩照领刑十五年,李培英被处死,覃辉虽然毫发未损,但是二00五年至二00九年是他最艰难的日子,他坦言:“银行贷款全部断流,大部分应收账款无法收回,连打官司都从没赢过。”他在香港落败了一宗官司,法官裁定其名下二点六一亿股星美出版(8010.HK)股权判予香港富豪杨家诚。他曾于二00八年将这些股权抵押给杨,换取一笔六千万元贷款,以用于星美出版旗下的《成报》。此次将他推向各大财经或娱乐媒体头条的《天上人间》,为还贷二00五年已经基本卖掉。覃辉自己说:“建行贷款、首都机场资金已清偿八成以上”。《天上人间》时期的“现金奶牛+非常融资通道”模式,至今仍然维持,弟弟覃宏在境内经营电影院线的收益,构成“现金奶牛”;覃辉在香港还保留了星美国际的上市公司平台。

《新京报》以“警方称天上人间后台强大”做题,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传媒揭示不出来的后台,坊间则能帮忙,很快北京高层传出小道消息:《天上人间》的后台是前中央警卫局的上将局长由喜贵。

当年覃辉给谁打了电话?

覃辉经营《天上人间》惊动朝野的一件事,是一九九六年三月,正值“两会”期间,北京市公安局两位高级警官西城分局的两位副局长,穿便服来消费,半小时喝了一瓶“皇家礼炮”,一结帐八千块,两位副局长嫌要价太高,不甘心挨宰,与值班的张经理发生争吵,张经理呼来保安,双方动了手脚,醉酒的副局长们人少吃了亏。副局长一个电话,调来武警的特警两个分队,十几分钟内就把“天上人间”围了个水泄不通,所有在场男女,包括老外都按趴在地,被微型冲锋枪指着脑袋。见此势头,覃辉也打了一个电话,救兵立刻也赶到,保卫“两会”的特警分队一见到覃的救兵,则乖乖缴了械。

由喜贵如何成为 『天上人间』大后台

关键问题是覃辉究竟给谁打了电话?因为有多家媒体报道覃辉和其妻来自四川,出身贫寒,五月十八日,覃辉妻子林菁的哥哥林英竟然北京发表了的一个声明,称其妹在北京出生、生活并工作,从未去过四川,他们的母亲系北京某中学的首任校长。其妹与覃辉曾共同就读于北京的小学与中学。《财经》揭示四十二岁的覃辉祖籍四川达县,其父任职于航空航天工业部五二九厂,母亲曾是达县教师。覃辉出生并成长于北京,原配妻子林菁系其小学、初中同学。林菁为某前领导人夫人的侄女,一九九六年(二十九岁时)因先天性心脏病去世。

覃辉的后台最可能是他的姻亲。林姓的“前领导人夫人”最出名的就是李先念的夫人林佳梅,覃辉原配妻子林菁的母亲,正与林佳媚沾亲,从四十年代就到了李先念家。覃辉那个求救电话正是打给林佳梅的。林佳媚又直接打电话给江泽民,说:“北京西城公安分局两个副局长两会期间竟然持冲锋枪打群架。”江泽民一听非常火,说:“竟然在北京敢随便动冲锋枪?那我的安全不是也没保障?”立刻交给中央警卫局局长由喜贵处理。就这样由喜贵就成了“天上人间”的大后台,不过当时他还没提升为上将。

林佳媚发话与覃辉如今仍旧单身

覃辉不仅和林佳媚的关系好,和林的乘龙快婿刘亚洲的关系也很好。林菁病逝之后,留有一女,林佳媚对覃辉说:“只要你不再娶,我们就还认你”因此,覃辉尽管传出不少绯闻,至今还是单身,也还是林家的女婿。近年从香港经常到美国陪女儿读书,住在长岛。

倒霉的是西城区公安分局那两个副局长,警衔较低的崔xx,被清除出公安队伍,警衔较高的警监吴xx,被降成警督,下放密云县任公安局副局长。还得了个外号 “吴人间”。北京公安系统无人不晓。这位“吴人间”也依仗后台,经过数年跌打滚爬,又重新爬上警监,是全国唯一两次授衔警监的警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