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75骚乱警察为什么不开枪?!

万维读者博客 星辰的翅膀

前一段时间,不小心看到一个有关去年7月5日新疆骚乱的录像。说是不小心,是因为俺感到很无奈,不喜欢掺乎任何民族矛盾。那是有理说不清的,是自私的基因造成的,俺还是喜欢逻辑推理,就是吃口饭的。

说是骚乱,其实就是维吾尔人在大街上殴打汉人。摄像头来自一个医院高楼的楼顶。成群的维吾尔人拦住小汽车,然后看司机是汉族不是。不是的话,就放行;否则,就拖出来,棍棒砖头拳打脚踢,就见一个汉子被打得满地打滚,渐渐不动弹了。突然,这群暴徒一哄而散,原来医院的救护车开回来了,鸣著笛(不是来救这个汉子的)。也许那群维族人以为是警车来了。但那群暴徒并没走远,装著若无其事的样子,该做买卖还做买卖,该溜街还溜街。过了一会儿,看看没有警察出现,就又聚集开始殴打挣扎爬起来的汉子,直到他再次躺下不动,才又散去。一个年轻维族妇女,掂著一个塑料袋,显然是才从超市购物出来,经过那汉子身边,上去踹了一脚,然后继续平静地离去。

我看的时候,觉得这个年轻维族妇女的举动最让我吃惊。也许,在平时,你不知道她心里对汉人是怎样的仇恨,但就在那个瞬间,她的内心暴露出来了。本来,这件事和她个人没有丝毫的关系,她显然不属于事前策划的那群人,她只是偶然经过。也许,她手中的塑料袋装著刚买的菜,准备回家做饭。但经过那被打的汉族男子身边,却也落井下石,要顺便踹上一脚。可见,普通维吾尔人心目中的仇恨是何等的深。吃惊之馀,愤慨之后,也可以理解了。

但最让我无法理解的是,在许多汉人被殴打的近两个小时的录像中,警察没有出现。摄像头起初也是不动的,只听到人群噪杂的喊声,后来才开始捕捉殴打的场面。我想,开始的时候,控制摄像头的医院保安没有注意到外面的骚乱。后来注意到了,才开始操控摄像头。

我猜测,保安在这期间一定也是报警了,但警察迟迟没有出现。按理,新疆政府应该知道会有骚乱的,因为他们口口声声说是热比娅的煽动,还有热比娅打电话给她家人的录音电话,何况在新疆的维吾尔人网站上,他们都煽动了好多天,准备要游行示威的。那么,为什么当骚乱发生的时候,警察毫无准备,看见暴行也不开枪?

我想,要是在美国街头,一群人拿著棒子殴打一个人,警察看见了会不会上去制止,甚至当场开枪以保护受害者?当街头出现暴力犯罪的时候,警察是有权利开枪执法的。但乌鲁木齐的警察哪里去了?一条大街没有一个巡逻的警察吗?从录像中,看到那群暴徒也是边打边观察,一有动静,他们就四散开去。他们也是看到没有警察来执法,才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暴力的。

后来,终于出现了一堆警察摸样的人排著队,出现在镜头中。但他们就停在路中间,也不前进了。听朋友说,他们也不敢往前走了,因为他们没有带枪!镜头中,可以看见,他们似乎拿著警棍而已!

我不知道中国的警察是不是不佩戴枪支,或者佩戴枪支却没有配备子弹,这个需要内行人补充。但我知道一件事,却是千真万确的。那年,邓小平要视察我们那个城市的一家工厂。为了他的安全,竟然收缴了所有公检法系统的枪支。有一个人带著枪出去玩了,没有接到通知,没有及时上交枪支,因此被处分。当时,很多人聚集在通知邓要经过的道路两旁希望看邓小平一眼,结果邓的车队走了另外一条道,根本就没有出现!这也算声东击西吧。

那时,我还是一个小学生,但也疑惑他们为什么连自己的公检法系统都不信任。自称仆人的领袖们对群众,他们的主人,也是如此的不信任。那么,他们信任谁呢?

我想,在暴乱之处就严格执法,制止暴力犯罪,这场骚乱不会如此惨烈。在暴徒沿街殴打汉人的时候,警察开枪制止,即使录像传到西方,西方人也没有任何理由说中国违反人权的。就是因为,警察毫无作为,任凭暴徒沿街杀害无辜的平民,才让汉人感觉到没有安全感,7月7日,数万汉族群众手拿大棒和砍刀,冲上街头示威,要自己保护自己。在乌鲁木齐,一旦发生大规模的民族仇杀,局势就有不可收十的危险。胡锦涛才不得不中断在国外的行程,匆匆赶回北京。

让维吾尔青年去深圳打工,本来为了解决维吾尔人失业严重的问题,同时也加强民族相互理解,但深圳的一件刑事案件却触发了新疆的大规模骚乱,数百人在街头突然被杀,无数的店铺和车辆被烧。数万武警紧急从各地抽调到新疆,驻扎半年之久。政治上经济上的损失都是及其巨大的,这是怎样的局面呢?

如果在深圳发生民族矛盾的时候,警方迅速出动制止,公开公正地审理那起刑事案件,新疆的骚乱是否可以避免呢?我想,这种假想是不现实的。维汉之间存在长期的不信任,政府和民众之间也存在可怕的信任危机。即使政府公开申明,大多数人也不相信,这是很无奈的事情。警察长期不能公正执法,也不坚决地维护法律的尊严,叫人们怎样信任他们呢?

记得于丹有一次讲论语,说道一个人问孔子,一个国家需要什么东西才能立得住。孔子说“足兵足粮足信”这三样。那人又问了,说如果必须去掉一样,那么去掉哪一件。孔子说“足兵”。那人“得寸进尺”地问,那么只能保留一样,应该保留什么呢?孔子说要“足信”。于丹就说,孔子的意思是百姓要有信仰,国家才能站立得住。我想,于丹的意思不错,但那毕竟不是孔子的意思啊。

足兵足粮,都是君王或者政府是主体,即君王要有足够的军队和粮食,但到了“足信”怎么就变成老百姓成了主体了,百姓要有信仰了?于丹显然弄错了。孔子的意识中丝毫没有老百姓,他心目中的主体仍然是君王。他的意思是︰一个君王(那时朕即国家啊)要站立的住需要三样东西,那就是要有足够的军队,要有足够的粮草和要有足够的信任。这其中,军队没有粮草重要,粮草没有百姓的信任重要。一个君王,就算没有足够的军队和粮草,也要有了足够的信任,才可以站立得住。

如果政府连警察都不敢信任,不敢让他们佩戴配有子弹的枪支,那么局势就危险了。据说,邓决定镇压六四学生的时候,也是调用了几支军队,以防兵变和“董卓进京”。唉,我觉得俺们中国的事情很复杂,复杂在人和人之间、民众和政府之间的信任太少。为什么信任感少?因为没有公平公正。为什么没有公平公正?因为俺们就不相信公平公正是存在的东东。

Advertisements

智慧永远填补不了道德的空白

在一个名为《财富人生》的电视访谈节目中,嘉宾是一位当今颇具知名度的青年企业家。

当节目渐近尾声时,按照惯例,主持人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请问:你认为事业成功的最关键品质是什么?

沉思片刻之后,他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平静地叙述了这样一段故事:

十二年前,有一个小伙子刚毕业就去了法国,开始了半工半读的留学生活。

渐渐地,他发现当地的车站几乎都是开放式的,不设检票口,也没有检票员﹔甚至连随机性的抽查都非常少。

凭著自己的聪明劲,他精确地估算了这样一个概率…逃票而被查到的比例大约仅为万分之三。

他为自己的这个发现而沾沾自喜,从此之后,他便经常逃票上车。

他还找到了一个宽慰自己的理由:自己还是穷学生嘛,能省一点是一点。

四年过去了,名牌大学的金字招牌和优秀的学业成绩让他充满自信,他开始频频地进入巴黎一些跨国公司的大门,踌躇满志地推销自己。

然而,结局却是他始料不及的..这些公司都是先对热情有加,然而数日之后,却又都是婉言相拒。

最后,他写了一封措词恳切的电子邮件,发送给了其中一家公司的人力资源部经理,烦请他告知不予录用的理由。

当天晚上,他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陈先生,我们十分赏识您的才华,但我们调阅了您的信用记录后,非常遗憾地发现,您有三次乘车逃票记载。

我们认为此事至少证明了两点:

1.你不尊重规则。

2.您不值得信任。

鉴于能上能下原因,敝公司不敢冒昧地录用您,请见谅。

然而,真正让他产生一语惊心之感的,却还是对方在回信中最后摘录的一句话:

道德常常能弥补智慧的缺陷,然而;智慧却永远填补不了道德的空白。

主持人困惑地问:这能说明你的成功之道吗?

“能”!因为故事中的年轻人就是曾经的我,他坦诚而高声地说:

“我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只是因为我一起将昨天的’绊脚石’当成今天的’垫脚石’而已。”

现场顿时掌声如潮。

人生总是复杂,道理却相对简单﹔更多的时候,一句话一辈子。

台独的起源与共产匪党


台独人士活动标语

在当前中共的意识形态地图上,台独实为头号大敌。美国式的自由主义在终极意义上是中共极权政治的最大威胁,但毕竟远隔重洋﹔海内外民运人士的反抗则仍旧无法在大陆立足;惟有一衣带水的台独,既被中共归入“内政”,实际上又无法干预,因此对中共的政治冲击也最大。

据大陆官方的批判性追溯,台独的最早起源是在二战以后,以一九四六年创办“台湾杂志”、一九四七年成立“台湾再解放联盟”的廖文毅为代表人物。但实际上,台独在二十年代末就已悄然登“台”了。

困扰中共的台独,到底孰始为之﹖

正是共产党﹗不过它当时叫台湾共产党。这个名称,在国、共双方长期使用的政治辞典中,现在几乎已经完全遗忘了。近阅台湾陈芳明先生所着“殖民地台湾﹕左翼政治运动史论”(麦田出版公司一九九八年版),才对这戏剧性的一幕略有所知。

一九二八年四月十五日,台湾共产党在上海法租界霞飞路一照相馆楼上正式成立,建党大会上通过林木顺执笔的“政治大纲”,大纲的重心在于提出了“台湾民族”、“台湾革命”概念,并总结为﹕台共领导的革命运动,终极目标就在于追求台湾独立﹔由此遂奠定台共“台湾民族”、“台湾革命”、“台湾独立”的三大主张。在反抗日本殖民统治、追求台湾解放的政治史上,台共是惟一提出“台湾独立”口号的政党。

“台湾独立”的理论渊源,则来自现代共产主义运动的教父列宁。一战以后,在民族主义思潮的激荡下,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右,苏联领袖列宁在左,都大力鼓吹民族自决。列宁早在十月革命以前就已有“社会主义革命与民族自决权”的理论构想,以后更明确地提出殖民地社会中的弱小民族承受着帝国主义的民族压迫和本国资产阶级的阶级压迫,为了动摇帝国主义的根本,必须催生殖民地革命,同时完成阶级和民族的双重革命。

列宁的最高提示,也成为当时共产国际的基本路线。一九二七年,第三国际决定在日本共产党指导下成立台湾共产党,因为当时台湾属日本殖民地,据“一国一党” 原则,台共受日共领导,台共的正式名称是“日本共产党台湾民族支部”。同年,日共接受第三国际的“一九二七纲领”,表示支持“殖民地完全独立”的主张,上述林木顺执笔的台共“政治大纲”也是先由日共领导人渡边政之辅、佐野学草拟的。

另一方面,一九二八年十月,中共一方也令台湾籍党员返台建立“中国共产党台湾支部”。一九三一年,以翁泽生为首服从中共领导的一派取得台共领导权,服从共产国际和日共的谢雪红被开除出党,台共新中央通过激进政治纲领,提出进行同时反帝反资的全面性“社会革命”,否定了联合社会各阶层的“殖民地革命”。然而,这个大中国主义的新台共中央,却从未否定过“台湾民族”、“台湾独立”的旧主张。事实上,在一九二八至一九四三年之间,中共也仍遵守第三国际的路线,从未对“台湾民族”的独立问题有过异议(据陈着注释,萧欣义“祖国脐带谁剪断﹖── 中台关系的回顾”对此问题有深入分析,此文并已收入大陆八十年代出版的“台湾的将来”第一辑)。

台共势孤力单,不过昙花一现,但无论台共的台独与后来的台独是否有直接的源流关系,它毕竟还是台独的始作俑者。读史至此,突然觉悟最早高举台独旗帜的竟是中国共产党同志,能无浩叹否﹖

列宁主义主张殖民地独立

列宁决定性地始创具有无情效率的极权政党,成为二十世纪全球共产主义运动的样板。莫斯科一手包办中共最初的建立,又大力促成中共最后的胜利,饮水思源,没有列宁就没有苏联共产党,没有苏联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共产党,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此看来,列宁实为中国共产党首要的恩主。

但列宁主义无意中也给中共投下了历史的阴影。列宁在思想体系上仍承续马克思的国际主义原教旨,由此才形成“殖民地革命”的理念,希冀全世界所有受压迫的人民分头揭杆而起,各自追求独立,令帝国主义顾此失彼,以减轻共产主义孤岛苏俄的压力,促进共产主义革命在全球的最后胜利。因为,按照正统的共产主义理论,反正将来共产主义社会迟早世界大同,国家消亡,现在多搞几个民族独立、国家分裂,又何关紧要﹖这正是“台湾独立”纲领的政治背景和思想根源。但列宁死后,真正继承他国际本位共产主义路线(不断革命论)的托洛茨基一朝失势,提倡务实的民族本位共产主义路线(一国社会主义)的斯大林大权独揽,长期接受斯大林领导的中共最终也成为斯大林式的民族共产主义。这样,中国共产主义的现实势必就与列宁主义的理想背道而弛了。

到如今,中共仍不愿揭下民族共产主义(所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神符;而在台独的背后,是否仍游荡着国际共产主义的影子﹖

(摘自开放杂志八月号,文中用詞略有修改)

孩子十岁以内不可吃的五种食物

作者:赵英敏

孩子的健康和饮食是我们做家长最在意的,可是很多家长由于不太清楚孩子在不同的阶段有哪些食物是不能吃的。其实由于孩子较小,生理各脏器还未成熟,所以每个阶段的饮食都有一定的忌吃食物。

3个月内不要吃盐

3个月内的婴儿并非不需要盐,而是从母乳或牛奶中吸收的盐分足够了。3个月后,随着生长发育,宝宝肾功能逐渐健全,盐的需要量逐渐增加了,此时可适当吃一点点。

原则是6个月后方可将食盐量每日控制在1克以下。

1岁之内不要吃蜜

周岁内宝宝的肠道内正常菌群尚未完全建立,吃入蜂蜜后易引起感染,出现恶心、呕吐、腹泻等症状。宝宝周岁后,肠道内正常菌群建立,故食蜂蜜无妨。

3岁以内不要饮茶

3岁以内的幼儿不宜饮茶。茶叶中含有大量鞣酸,会干扰人体对食物中蛋白质、矿物质及钙、锌、铁的吸收,导致婴幼儿缺乏蛋白质和矿物质而影响其正常生长发育。

茶叶中的咖啡因是一种很强的兴奋剂,可能诱发少儿多动症。

5岁以内不要吃补品

5岁以内是宝宝发育的关键期,补品中含有许多激素或类激素物质,可引起骨骺提前闭合,缩短骨骺生长期,结果导致孩子个子矮小,长不高;激素会干扰生长系统,导致性早熟。

此外,年幼进补,还会引起牙龈出血、口渴、便秘、血压升高、腹胀等症状。

10岁以内不要吃腌制品

10岁以内的儿童不要吃腌制食品原因有二:

一是腌制品(咸鱼、咸肉、咸菜等)含盐量太高,高盐饮食易诱发高血压病;

二是腌制品中含有大量的亚硝酸盐,它和黄曲霉素、苯丙芘是世界上公认的三大致癌物质,研究资料表明:10岁以前开始吃腌制品的孩子,成年后患癌的可能性比一般人高3倍,特别是咽癌的发病危险性高。

无惧中宣部打压,南方报系破禁爆上访者惨况

内地传媒再有大胆之举。广东南方报业集团属下《南方人物周刊》最新一期,刊出北京访民倪玉兰的专访,记述北京市为办奥运会,把这位京城女律师逼成上访者的过程及她遭酷刑的惨情。文章引起网络轰动,网民大赞刊物「好样的」,慨叹倪的遭遇「太可怕了」。据悉事件引起北京市当局不快,向中宣部逼宫要求广东处分有关刊物。

《南方人物周刊》专访文章题为《倪玉兰这两月》,虽然目录提要不显眼,但内页全文长达 5,000字,且配上受访者大幅相片,相当引人注目,堪称是本期刊物的「压轴之作」。刊物本应今日正式出版上市,但前日网民已开始热传有关内容,腾讯、网易等网站昨日提前转载全文,引起外界关注。

最新一期《南方人物周刊》专题报道倪玉兰的惨况。

「维稳黑名单」之一

专访文章从今年 4月 14日,倪玉兰坐满两年监出狱那天开始,记述了这位北京著名上访人士,因反抗当局筹办奥运会强拆其房屋的遭遇,包括被工作人员和公安警察施行暴力,以「妨碍公务罪」对她判刑,她的左腿被打得肌肉萎缩,从此再无法正常行走;她因维权被剥夺律师资格,最后沦为无家可归的上访者。
中共当局一直禁止辖下媒体涉足上访题材,倪玉兰作为北京市上访者的典型代表人物,而且她还经常介入其它维权及要求平反六四等政治事件,是北京市当局「维稳黑名单」首要人物之一,《南方人物周刊》竟发表对她的专访,还大爆当局对她的残酷迫害,令外界侧目,不少网民对刊物的敢言大为振奋。

北京向中宣部投诉

昨日,新浪微博、网易和腾讯有关新闻跟贴出现大量网民留言,「南方报业好样的」、「关注倪玉兰就是在关注我们自己」、「向南方报系致敬」、「你们是有责任感的媒体人」等;有网民慨叹:「这是甚么社会啊!连律师都被逼成这样,那里还有正义可言?」「天子脚下发生这种事,太可怕了!」
据悉,北京当局发现该文刊出后,向中宣部及国新办投诉,要求当局责令广东南方报业集团收回文章,消除影响。周刊副主编万静波昨日接受本报电话查询时表示不会评论事件,称媒体最重要的是做好报道,评论由别人去说,「如果有压力,我们会按规定处理」。本报记者

遭公安打残腿部 倪玉兰维权无悔

「我一点不后悔走到这步!」现年 50岁的倪玉兰昨接受本报电话采访时指,她虽然已是无家可归,但会继续上访维权,「我已经被逼成这样,还担心甚么?大不了他们把我这条命拿去好了!」
倪玉兰早年从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分在中央单位工作,又有律师牌照。但 2001年北京夺得奥运会主办权,噩梦开始了。当局为迎奥运大规模拆迁,她家所在西城区大四条也在拆迁范围内。

无惧中宣部打压,南方报系破禁爆上访者惨况


舍身维权前的倪玉兰眉清目秀,却惨被公安打残腿部。

住所惨遭强拆

为了自己和其它被强拆居民的权益,倪毅然走上了维权之路。 2002年 4月 27日,她在清拆现场抗议时,被公安带到派出所毒打,原本好端端的她,被打残腿部,现在要靠拐杖行走,还失去工作和律师牌照。

九年来她不停上访,利用全国「两会」、六四纪念日或其它重大活动时机示威,成为北京上访核心人物之一。 08年 4月京奥前,当局以「妨碍公务罪」将她判监两年。今年 4月出狱后,她和丈夫被公安暂时安顿在小旅馆,出入受监视,形同软禁。
本报记者

南方报业和从业人员出位言行

2010年 6月 28日
•《南方人物周刊》刊出刚刑满释放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的专访长文

2009年 11月 18日
•《南方周末》违背纪律擅自接受美方安排,在京专访美国总统奥巴马

2008年 4月 3日
•《南都周刊》副总编长平在英国《金融时报》( Financial Times)中文网发表文章,质疑西藏 3.14骚乱事件真相

2004年 9月
•《南方人物周刊》评出「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 50人」,不少是被中共列为异见者

2003年 3月
•《南方都市报》报道大学生孙志刚被广州公安强送收容致死,逼中共取消收容条例

来源:苹果日报

《明镜》周刊:副部级610官员亲自出马到柏林 刺探法轮功


图:最新一期明镜周刊(Der Spiegel)报导,中共迫害法轮功的610副部长级官员,
在德国刺探法轮功学员的情报,吸收1名法轮功学员为线民。(网络截图)

德国「明镜」周刊报导,德国检察官正针对涉嫌刺探法轮功学员的中国官员和学者展开调查。此举可能为总理梅克尔(AngelaMerkel)下个月的中国行蒙上阴影。

最新「明镜」周刊)周刊引述德国情治圈报导,涉嫌的副部长级中国官员,领导「610办公室」,负责打击法轮功。

德国检察官调查发现,2006年3月时,他曾亲自来柏林,吸收1名法轮功学员为线民。

报导说,法轮功内部的电子信函转寄到中国,德国联邦刑警局今年5月曾搜索他的公寓。

不过,这名面临德国检察官起诉的学者,已经反驳非法搜集情资的指控,强调本身坚决反对中共政府镇压法轮功,转寄的都是公开的资料。

报导还说,中国在德国的间谍活动日益频繁,对双边关系已造成影响,德国情报机构还成立专门单位,负责监控中国间谍。

德国政府也仿效冷战时期对付俄罗斯的做法,检查中国大使馆工作人员的身分,驱逐非法搜集情报的中国外交官。

去年年底,德国政府就曾要求1名派驻在慕尼黑(Munich)的王姓中国外交官离境,原因是他在试图搜罗维吾尔族人的情报时,正好被逮个正着。

中央社

——————————————-

610头目刺探法轮功 德国检察院展开调查

【大纪元记者周仁德国报道】据德国媒体报道,德国联邦检察院正在针对一名中共 “610办公室”头目及其同伙和一名被征召为线民的中国学者展开调查。 “610办公室”是中共当局1999年专为镇压法轮功而设立的一个“盖世太保式“的镇压机构,其分支机构遍布全国。

据德国《明镜》周刊引述德国情报机构的消息报道,这位610的头目是一名副部级的中共官员,他在2006年3月亲自到柏林吸收一位居住在北德地区,学练法轮功的华人学者为线民。德国警方5月中搜查了这位将大量法轮功学员的邮件转寄到中国的华人学者的住所,后者否认间谍指控,称自己不知道和他联络的两人是中共情报人员。据本报了解,这位正在接受调查的华人学者是一位54岁的华人医生,拥有德国国籍。

中共情报机构在海外安插间谍,监视异议人士的消息时有所闻。去年年底,德国刑警局逮捕三名刺探居住在慕尼黑的流亡维吾尔人的中共间谍。据德国警方透露,这三人直接听命于中国驻慕尼黑领事馆的一名王姓外交官,德国政府为此要求这位外交官离境。

德国内政部最新报告:中共间谍活跃

德国内政部6月21日公布了德国宪法保卫局2009年的年度报告,点名指出中国和俄罗斯目前是在德国从事间谍活动最多的国家,触角深入经济、政治、军事多个领域。报告详 细描述了两国在德间谍的特征和工作方式,指出中使、领馆是间谍主要藏身之地。德国宪法保卫局是德国的反间谍组织,从属于德国内政部。

报告中写道:“中共最重要的目标是维护权力垄断。它把异议人士视为对自己地位的威胁,对其采取大规模的国家镇压,以高压政策保证在少数民族居住区享有绝对控制权。为此中共培植了不受法制限制拥有广泛权力的情报机构,并且也把情报组织用于支持本国经济发展。”

德国宪法保卫局认为,在德国活跃的中共间谍主要来自国安部和中共军队所属的军情处。国安间谍的活动领域很广泛,军情间谍则主要搜集军事情报。除此之外,公安部也在使用间谍手段搜集情报。

报告说,中共经济间谍主要瞄准德国的新产品,生产过程和最新科研成果。由于中国企业的国营私营关系很复杂,因此很难断定某些经济间谍是受国家还是私人企业指使。间谍活跃的另一个领域是被中共诽谤为“五毒”的群体,其成员不仅在国内遭到镇压,在德国也是中共间谍紧盯的目标。中共把“五毒”定义为:疆独、藏独、法轮功、民运和台独。

除此之外,中共间谍还对德国的政治和军事情报感兴趣,比如德国的对华态度、德国的欧盟政策、德国国防军的发展和结 构、德国军事产品等等。

这份长达300也的报告中也列举了中方间谍在德国的主要工作方式,如:利用官方驻外机构作为间谍的合法居留场所,在德国登记的中国官方记者也有参与情报工作。这些间谍通过公开身份打探消息。对掌握敏感信息的情报对象,他们会努力去建立个人关系,通过经常会面,请客吃饭,赠送礼物等方式私下结交。不知不觉中,这些人就愿意给“朋友”帮个忙,给点敏感信息。

从恶意呼叫到一家人三退

文/辽宁大法弟子

一次我去集市讲真相,遇见一个卖衣服的男子,五十多岁。我说:“兄弟,我有一本小册子,你看一看,对你有好处,将来得福报。”他问:“在哪呢?给我吧!”我就从兜里掏出一本递给他。就在这时,他突然抓住我这只胳膊大喊:“法轮功发小册子啦!快来抓人呢!”

因为集市人多,瞬间,人群就把我包围了。我心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救人来了,谁也不准动我。我得让这些救人的利器发挥它们的作用。

那天我兜里装了很多小册子,刚发第一本就遇到这样的事。我对着人群大声说:“兄弟、姐姐、妹妹们:这本小册子写的都是法轮功真相,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还能祛病健身,法轮功是被迫害的。你看我这么大岁数,为什么还冒着危险(当然自己不承认)发真相材料呢?就是因为我一身的病都炼好了,我也想让你们得好。”

我边说边发,不一会兜子里的小册子就只剩一本了,我对抓着我的人说:“最后这本给你,你是不明白真相,如果你明白真相就不会这样做了。”

这时听到人群里有人说:“抓人家干啥,不看就别接,也不能干这缺德事。”还有人说:“这里边写的真好。”这男子听人群里这么一说,也觉得不好意思,他撒开我胳膊,去摆弄他的倒骑驴了。

过了不长时间,我又一次到这个集市上讲真相,又遇到这位男子,他笑呵呵的向我打招呼:“还有小册子没有?再发我还举报你。”我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他是跟我开玩笑,我也笑着跟他说:“你肯定不会的,因为你已经知道,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完全是为了别人好才讲真相的。”他说:“是啊,上回你给我那本小册子我都看了,里面的内容不错,都是为别人着想,没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我看他已经明白基本真相,就進一步跟他说:“你知道为什么要三退吗?就是因为共产邪党作恶多端,从建政到现在已经整死八千万中国人,上至国家主席,下至贫民百姓,特别是一九九九年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采用的手段极其卑鄙、恶劣,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他们从中牟取暴利,已经令天地震怒,人不治天治的时候到了。你是党员吗?上学时入过团、队吗?”他说入过。我说:“哎呀,赶快退了吧!大灾难就远离你了。”他说:“那你就给我退了吧,我叫张某某,谢谢。”当时他媳妇、儿媳妇都在场,我也分别给她们做了三退,就这样他们一家都得救了。

发稿:2010年06月28日 更新:2010年06月27日 19:38:06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