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颇,秋海棠

作者﹕存中剑

【大纪元6月29日讯】民国鸳鸯蝴蝶派小说家秦瘦欧的名著《秋海棠》曾经打动过无数痴情男女的心,也曾被翻拍成颇有影响的电视剧。该剧讲述了北洋军阀统治时期,艺人“秋海棠”因与某军阀的二奶擦出了爱情的火花而惨遭军阀毁容,最后走投无路而自杀的悲剧,有力揭露了军阀统治下的中国社会之黑暗,军阀之残暴,人权之恶劣以及小人物的生活之艰辛。

《秋海棠》一书的内容并非秦瘦鸥的异想天开,而是取材于真实的社会背景。1927年1月,正在北京“第一舞台” 演出的伶人刘汉臣、高三奎,突然被天津军警督察处的宪兵当场抓捕,并连夜从北京押回了天津。不久后的一个冬夜,一代名伶刘汉臣及其师弟高三奎命丧天津。这出悲剧起因于军阀褚玉璞的五姨太是刘汉臣的忠实粉丝,家居寂寞之余看戏追星,通过刘的师弟高三奎要了一张刘的剧照放在自己的抽屉里。褚玉璞发现后大发雷霆,于是就有了褚督办施展霹雳手段,开展扫黄严打斗争,两位艺人因生活作风问题而命丧天津的这一桩轰动全国的严打大案。而秦瘦鸥也是据此真实事件而写下催人泪下的不朽之作——《秋海棠》。

无独有偶,在中共红朝统治下的所谓“盛世”,不久前青年导演鄢颇被主演了现实中的红朝版的“秋海棠”。6 月8日,在一个商场的地下停车场,鄢颇被一伙打手砍成重伤。据有关媒体披露,鄢颇身中十数刀,刀刀都很重,有的砍到键骨,但都没有致命威胁,看来是训练有素的老手所为。警方后来抓捕到8名凶徒,又有两人到警方自首,自称是这起攻击案件的主谋。他们说自己大哥孙某的女人李小冉被鄢颇抢走了,气不过,才组织了这次对鄢颇的攻击。

这位幕后的“大哥”名叫孙东海,原名孙文龙,乃中共开国将军孙继先之孙,中共红朝如假包换的红衙内,也是娱乐圈大名鼎鼎的黑老大。美女演员李小冉曾是这位红色黑老大的“女友”,后因发现孙东海操纵赌球等多项非法活动而与之分手。此后长期遭到孙东海的骚扰和威胁。就在鄢颇被砍伤之前的数天,李小冉接到威胁电话,要其少与鄢颇来往,果然不出几天就发生了鄢颇被凶徒重伤的血案。

如同当年的军阀一样,身为当前统治着中国的红色权贵阶层中的成员,黑帮大佬们身边决不会缺少美女。之所以无视法律,无视最起码的社会道德,犯下这种令人震惊的暴行,不是因为北洋军阀和红朝黑老大们对这些女人多么痴情,而是因为自己的女人投入他人的怀抱而让这些气焰熏天,一贯视法律与道德为无物的恶霸们感到很没面子,扫了威风。无论是军阀对秋海棠的毁容,还是黑老大对鄢颇的刀砍,都根本就不是为了爱情。在看似争风吃醋的背后,是支配着这个乱世的潜规则。

无论是当年的北洋军阀还是当今的中共红朝,其统治都不是建立在道义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暴力的基础之上。这种统治的权力体系就如同黑社会,其运作规则也必然是黑社会的那一套。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崇尚暴力,强者为王。正如薄熙来当年在监狱里受到的教育,“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爹”。

那么作为事实上的黑社会头目,无论是北洋军阀还是红色权贵,他们要维持自己的地位,从而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最要紧的就是证明自己的强大,证明自己就是这一披着人皮的狼群中最凶残,最不好惹的那一头狼。因为在弱肉强食的狼群中,狼王一旦示弱,就势必成为狼群中的其他成员觊觎甚至攻击的目标,非但可能被推翻而失去权势,而且很可能被犯上者撕成碎片。因此无论是当年的北洋军阀,还是当今的红色权贵,都势必倾向于用残暴来证明自己的强大,从而维持自己的地位和安全。秋海棠和鄢颇的悲剧,就在于他们与“豺狼”的女人相爱,从而被“豺狼”视为侵犯了它们的地盘而遭到凶残的攻击。这些浪漫的艺人成了披着人皮的豺狼向同类显示其强大不可冒犯的牺牲品。

今天的鄢颇与当年秋海棠的遭遇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我们不得不面对这一无可回避的事实,那就是当年遭受军阀蹂躏的那个中国,今天依然是遭受另一群“豺狼”撕咬的那个中国。难怪著名预言诗集《推背图》把当今中国描绘成“兽贵人贱”的社会,并预言“豺狼结队街中走,拨尽风云始见天。”由此看来,即将到来的大革命才是对这群红色豺狼真正的严打。

2010年6月29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29/n2952143.htm

Advertisements

“严打”——最后的折腾

作者﹕存中剑

【大纪元6月25日讯】现在中共又开始大张旗鼓地“严打”了。什么是“严打”?就是过去所说的“乱世用重典”,也就是统治者在社会矛盾激化到难以用常规手段来应付的情况下用严刑峻法来打击一切异己,从而达到巩固、维持或延续其统治的目的。通俗地说,“严打”就是“河蟹”的折腾。

共产党总是说改革开放以来,这30年是前所未有的中华盛世,就连宋“国母”也不厌其烦地大唱“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然而短短的30年间就搞了4次“严打”,这可是以前历朝历代都没让咱老百姓赶上的事,这也就是社会主义特色的中国“盛世”了吧。过去的封建社会是“乱世用重典”,现在的社会主义中国是盛世搞“严打”。由此看来社会主义的“盛世”也就相当于封建社会的乱世。

孔子曰:“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没有外来的入侵,为何和平时期的中国社会就成了乱世呢?因为当今的中国就是孔子眼里的无道之邦。何谓“道”?从政治角度来说,道就是正义,就是让每个人得到他们应得的。当今的中国社会之所以沦为乱世,就在于中共政权用其手中的权力强行破坏了正义的规则。红色权贵们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将他们那一套邪教黑帮的邪恶规则强加给中国社会,因此当今主宰着中国社会的规则完全是与正义相背离的,也是与天道对立的。正因为如此,当今中国社会日趋激烈的矛盾实质上是统治着中国的那一小撮红色权贵和广大人民群众之间的矛盾。

中共的“严打”显然丝毫无助于解决这一社会的结构性矛盾。因为“严打”是权术,属于“术”的层面。而当今中国社会的乱源在于“失道”,在于严重缺乏正义。“道”是根本,“术”为枝节。试图在“术”的层面解决“失道”的问题,无异于抓住一根树枝就想把整棵大树拔起来,那是根本就不可能的。用现代政治的话语来说,就是社会正义的缺失绝不可能仅仅靠技术层面的运作来解决。

胡锦涛公开向人民郑重许诺“不折腾”。“不折腾”,过去称为“无为而治”、“休养生息”。若果真如此,其政必然是宽刑薄赋的,也就是说人民头上的税收负担很轻,司法专政机构对老百姓也很客气。然而基本政治常识告诉我们,“不折腾”和“严打”完全是政治的南北两极,是根本就不可能同时出现在同一个社会中的。所以要么是胡锦涛对人民撒了弥天大谎,要么就是公安部对外界虚张声势。从现实来看,公安部的“严打”是有大量事实来证明的,而胡锦涛的“不折腾”却至今在现实中找不到事实来证明,那也就是子虚乌有了。在存中剑看来,这次的“严打”已经是中共政权最后的折腾了。

这次中共重新祭起“严打”的背景是什么?所想要达到的目的又是什么呢?这次 “严打”的背景是中共政权在过去的30年中赖以存在的权贵资本主义道路已经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严打”的目的是想先发制人,将来自民间的抗争扼杀在萌芽状态。其实中共自己也清楚当前人民群众的抗争已经呈现星火燎原之势,那绝对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是中共的一切所谓“维稳”的手段都无法有效压制的,更不用说根除了。因为当前整个严重缺乏正义的中国社会就是漫山遍野的抗争“野草”茁壮成长的最佳土壤。

“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十余位富士康员工的鲜血和生命已经吹响了终结这个残酷的血汗工厂时代的号角,新一代工人运动的遍地开花已经让中南海的大佬们认识到现有的“维稳”体制已经彻底破局,而“严打”也就成为这个血债累累的红色政权苟延残喘,尽可能为红色权贵家族的“胜利大逃亡”争取时间的最后一招了。

在汹涌澎湃的历史洪流面前,中共政权的溃败已成定局。为了给红色权贵家族向海外“转进”留出尽可能多的时间,中共命令司法专政系统向那浩浩荡荡的历史洪流发起一次大规模的反攻,那就是当前这场“严打”。其首要目的是借打击刑事犯罪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其首要目标并非是红色权贵庇护下的黑社会,而是被中共视为最大威胁的法轮功等信仰团体、民运力量、工农领袖和维权人士。

对于受命去镇压以上异议人士的专政机构里那些人,存中剑在此把话挑明:中共要你们所做的都是丧天良的坏事,你们今天的“功劳”绝对会成为日后的罪行。你们当前所迫害的那些“主要人物”将来很可能就是新中国的各界精英,你们当前所迫害的人当中难保没有日后中国的罗伯斯庇尔。站在历史的角度看,一场大革命对当今中国而言已经不可避免,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其实就胡锦涛本人的内心来说,未尝不想“不折腾”。因为他想尽可能保持现状,维护这伙人的红色江山,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可是他为啥又要自食其言,搞出这么一场“严打” 呢?唯一说得通的理由就是当前形势所迫,不得不出此下策,最后再折腾一番。由此可见,这场“严打”的登场本身就意味着中共政权已经穷途末路,这也是中共最后的折腾了,宋“国母”的“好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

2010年6月24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25/n2948147.htm

广州“户口整顿”公安随时可进私宅


广州日报6月22日报导: 广州今起挨家挨户“户口整顿”(网路截图)

【大纪元6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敬一采访报导)广州市公安局28日宣布,从今年6月份至8月30日止,特许警察随时可进入私人住宅进行“户口整顿,入户调查”。消息传出,民众哗然。时下百姓只剩一个自我保护空间“家”,竟然允许警察随时进入,隐私权被剥夺殆尽。

有消息说,广东借户口整顿核查人口资讯为由,特许警察随时进入私人住宅,“私人住宅外人不得随意进入”的法律保护面临名存实亡。 而此次广东“户口整顿”并非经人大批准的人口普查,而只是为了配合严打而策划的一次临时战役。随着这类临时战役今后不断增多,大陆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将成为一纸空文。

广州海珠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在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户口整顿,入户调查,我们是11月1日开始全国性人口普查。我们之前是有一个就是上半年,警察进屋的那是治安调查。进行了几个月,现在已经做完了这个调查。”

“11月份的全国人口我们就会带着资料,挨户去查,报纸已经登出来了。”

记者网上查到广州日报6月22日讯,题目为《广州今起挨家挨户“户口整顿”。》

形式是,社区民警、居(村)委干部携带统一提包、手提电脑,进入民众家中进行人口基本资讯核对、登记。

整顿对象为全市常住人口、暂住人口、外国人 和港澳台人员。警方介绍,这是为确保今年11月份开展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工作顺利进行,所采取的一项重要举措。届时,调查人员将佩戴统一证件到全市居民家中,进行人口基本资讯的核对、登记。并称,广州市公安机关将按照规定严格保密核对的相关资讯资料。

大纪元记者采访了一名广州民众。他说: “前一段时间,我们这只要有人在家,就有居委会人员带着警察到家调查。11月普查的资讯我们也从报纸上看到了,我们很担心警察进家门,我们私人空间一点都没有了。人口普查多少次了,都没有到属于私人的家里来,为什么要警察到家里来呢?不可思议。”

有专家认为,2002年中共十六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后,新通过的宪法修订案强调了“私人住宅不受任何名义下的侵犯”。但此次广东警方却藉“户口整顿”之名,赋予警方人员有任意进入私人住宅之权,这意味着广东百姓的人权又一次下降,预示着当局可以因利益需要,而随时撕毁自己制定的法律。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30/n2952189.htm

夏俊峰杀死城管案二审家属律师遭殴


图片:沈阳法院门前,抢手机的人

辽宁省摊贩夏俊峰杀死二城管案,6月29日二审在沈阳高院开庭。滕彪律师指出,控方指控不成立。律师和家属均遭到法庭外便衣野蛮殴打,并抢走滕彪及其助手的手机。

中午十二点左右,审判结束,法官说本案案情重大,择日宣判。

夏俊峰的辩护律师滕彪明确指出,一审判决的所谓“故意杀人罪”罪名不能成立。

(录音):一审判决,“故意杀人罪”这个罪名不能成立,我们主要从这个角度来讲的。

夏俊峰的妻子张晶透露,庭审中滕彪准备了长篇辩护辞,但在辩护时,多次被法官打断。

(录音):打断他5、6次,不让他说那么多。

庭审结束后,滕彪及其助手,以及跟他们一起前往的拍摄者何扬,被便衣阻拦在法院外面,说他们偷拍,三人手机被抢,何扬还被便衣野蛮殴打,导致右腋下微肿,并有淤血。

张晶揭露,法庭内外到处是警察、便衣,辽宁警方野蛮殴打家属和律师。

(录音):我们刚刚要走的时候,(滕彪)他们给我们打电话,说他们被扣了,不让他们走。我们赶回来,很多便衣把他们围住了。滕彪律师和他的助手在那个车上被(便衣)按住,抢他们手机,把手机给抢走了。警察不让我们走,便衣打滕彪律师和他的助手,那个助手一拳被打倒在地,打到胸的位置,然后我们去医院拍片了。

后来我们报警,来了警察的车,打我们的人抬头笑了,他们(来的警察)也不管,按着我们不让我们动。辽宁高院门口便衣在打人,都没有人管!(打人的)就是那些便衣,他们虽然没穿警服,但哪来那么多“公民”呢?干嘛他们要?

张晶说,法警态度十分强硬,夏俊峰妈妈想和儿子说话,被法警粗暴制止。

(录音):他们(法警)要带他(夏俊峰)走,我们由于激动,一扭身刚想站起来,站都不让站,“你坐下,坐下。”不让你站起来,就这样,都没敢说话。警察很多,还有3个扛摄像机的在录像。

记者致电辽宁高院主审法官苗欣,办公室电话无人接听。

夏俊峰因生活所迫与妻子摆摊作小生意维持生活。2009年5月16 日,他和妻子在沈阳市沉河区一路口刚出摊,就被城管抓进沉河区行政执法大队办公室疯狂殴打。夏俊峰出于自卫抵抗暴力执法,用小刀还击,扎死两名城管队员,扎伤一名。
2009年11月沈阳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夏俊峰死刑,附带民事赔偿65万元。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田溪采访报道

评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孕妇的凶残迫害

文/飞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九日】对妇女的关爱,特别是对怀孕妇女的关爱是正常社会中最起码的社会品质,它体现的是全社会的人文关怀。就连中国的法律都规定一般情况下对孕妇不采用拘留、逮捕的强制措施,而是采用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的宽松处置。可是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中共没有丝毫的道德底线,它罔顾所有的法律规定。更为残忍的是,中共恶徒竟然利用妇女的身孕而对她们展开野蛮的折磨。

河北邯郸市法轮功学员武俊芬,二零零八年七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亲,却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当时她怀有四个多月的身孕,看守所不收留。派出所警察就伙同计生办不法人员,强行把武俊芬拉到医院堕胎,把她手和脚铐上,强行灌药,打催胎针。堕胎后四天,再次将武俊芬劫持到看守所。十天后又将她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河北迁安市杨团堡中学教师张立芹,是在课堂上被国保大队的警察绑架的。被非法关押期间,有一天张立芹端起水刚要喝,“六一零” (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头目杨玉林就叫她到楼上去,回来后,张立芹端起水杯一饮而尽。杨玉林奸笑着问张立芹:“水有什么别的味道没有?”张立芹说:“没有味。”杨玉林又恶狠狠地说:“你怀孕我就能放你回去吗?没门!你是斗不过我的。”说完大笑起来。第二天,张立芹肚子疼得很厉害,然后下身开始流血,连流数日。这期间,恶人们还强迫张立芹抱一袋沙子在院子里跑,跑完后再逼她用凉水给他们洗衣服。就这样她被迫害得流产了。

一位居住在加拿大的前篮坛宿将、现年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王金菊曾亲口讲到这样一个事例:“我认识一位北京学员,已怀有七个月身孕,被四个警察用门板压在身上踩压、逼迫‘转化’!”

在法律上对孕妇是有比较人性化的规定的,可是对于法轮功学员,中共却能在她们没有任何违法犯罪的情况下,连法律程序都不走,而是强行堕胎后非法劳教。没有人性的恶警给法轮功学员堕胎的目的与行为极其的卑鄙,他们在折磨她们的同时,还肆意地对其污辱。

在河南孟州市,警察为了劳教耿菊英,给她强行打堕胎针。耿菊英在病床上疼痛难忍,几个男恶警却在现场观看,并淫笑着说:“你不是漂亮吗?我们就是要看你堕胎。”就这样耿菊英在几个恶警的眼皮下做了人工流产,随后又被他们关进焦作市洗脑班。

龙江省富锦市北江沿法轮功学员高玉敏,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高玉敏到哥哥家看望母亲,无缘无故被富锦市国保大队和公安局的警察绑架了他们兄妹三人。当时高玉敏身怀三个月的身孕。在看守所被迫害二十八天后,高玉敏身体状态每况愈下,双目什么也看不见了,出现了严重缺血,昏迷后被送到富锦铁路医院进行输血。医生发现她没有脉搏,心跳也停止了。医生紧急做了手术,却发现高玉敏腹腔内全是瘀血,子宫内有一个死去的胎儿。高玉敏在医院住了八天,共花费一万元。这钱也全由她出。

不仅如此,他们对那些马上就要临盆的孕妇也不放过,而且手段更加残忍。更有甚者,有些流产下来还活着的孩子也难逃厄运。

二零零一年三月,陕西汉中市汉台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科长马平安,带领北关办事处和张万营村委会的人员绑架法轮功学员张汉云,没抓到她。马平安一气之下跑到略阳县把张汉云父亲承包的建筑工地给封了起来,又把张汉云的丈夫铐在嘉陵江桥头,逼家人交出张汉云。这伙没有人性的恶棍绑架了张汉云后,竟强行把她押至汉中一市郊医院去堕胎。此时的张汉云怀孕8个多月了,而且有生育指标。恶棍们哪管这些,照样堕胎。因腹内胎儿过大,导致难产,他们便惨无人道的将胎儿肢解后分块取出,其残害生命的手段令在场的人都不忍目睹。

银川供电局电力设备厂法轮功学员郭文燕,遭绑架被强制堕胎时,因胎儿大,医生怕出事故,恶人们就强迫她的家人签字。没想到孩子被流产下来时活着,还哭出了声;是个女孩。她的婆婆说:“还活着呢!我们抱回去。”然而,泯灭人性的医生听到孩子的哭声,就一把掐住了婴儿的脖子,活活地把孩子给掐死了。

这样的例子,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十一年的迫害中不胜枚举。这是对人类文明和妇女尊严的最大亵渎!孕妇们的悲惨遭遇映衬的正是中共的灭绝人性。

自有人类文明以来,在正常的社会中有谁听到过针对孕妇的暴行?人类的繁衍与发展离不开女性,而妊娠期间的女性是应受到所有人的关爱的。哪一个人不是母亲生养的?不论他将来的发展如何,哪怕他日后成为一个恶人,可是在他在母亲腹中的时候,仍然是受到世人的关爱的。可是在中国,在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挥起屠刀的时候,这些刽子手哪里还有一点的人性?连孕妇都能这样残忍的对待,可见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击是多么的残酷和没有丝毫的人性与道德的底线。

人类对孕妇的关爱,从一个角度上讲就是对自己母亲的关爱与回报。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在中共对孕妇的残忍迫害中都没有权利保持沉默,因为这是你做人的最低底线!

发稿:2010年06月29日 更新:2010年06月29日 05:28:36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