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心:南京大爆炸 确实发生过……

【大纪元7月31日讯】南京大爆炸时,地面剧烈摇晃并伴有巨大轰鸣声,南京市民以为发生了地震,冲天火光和浓烟在十几公里外都可以见到。这样惊天动地的灾难,截至本文发稿时过去70小时了,打电话问国内的亲朋好友,居然没几人知道的。即便知道有这么回事的人也是无所谓的口气,说当天央视新闻联播报过了,不就12人遇难,15人受重伤嘛。也难怪,今天大陆在频繁的天灾人祸面前,死伤十几个人的事件多如牛毛,中国人早已熟视无睹,麻木不仁了。这次南京大爆炸,要不是网民在网上有照片、视频的铁证,央视恐怕连这轻描淡写的一笔都不见得有。

那天的那一刻,那朵像原子弹蘑菇云似的骇人爆炸,把当地南京五大报业也炸成了似聋哑人,集体”失声”。唯一一家新华社江苏分社直属单位《现代快报》,为官媒代言人,以「突发爆燃、考验南京」为题,对爆炸的救援工作了报导。还没交代案情呢,关于伤亡人数,伤员情况,泄漏程度,建筑物损毁的相关新闻点一概没有,就又开始大唱「党送温暖」的赞歌了。

其实并非所有媒体都「失聪」了,江苏卫视曾在爆炸发生后到现场直播,但连线记者被在场的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秘书徐光辉堵住镜头逼问,「哪个让你直播的?」结果不但被迫中断直播,连台里的电视节目也面临著停播的危险。最早对爆炸现场直播的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也受到上级严厉批评。现场第一时间里不准媒体报导,调来武警团团封锁。封锁什么呢?一定是对伤亡情况,特别是死亡人数。市民说,现场被封死了,这样死亡人数就是政府说多少就是多少了。

按理说记者在案发第一时刻到达现场,连线直播,这是在媒体的职权范围内,媒体人的正常职能,无可非议。但在这里行不通,被粗暴干预,官员面对摄像头,有恃无恐地下禁令。新闻自由何在?媒体独立何在?哪是媒体监督政府,明明是政府在控制媒体。

对中国天灾人祸的报导,从中央到地方一贯少报或不报灾难,多报或只报救灾。报导具体灾情,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淡化灾难。但如果灾难发生在外国,如美国、台湾,报导就倒过来了,那要大报特报灾难的深重恐怖,对人家的救灾援助要少报不报。十几年前长江洪灾时,一位香港记者偶然亲临现场,面对面前要漫过江堤的滔滔江水惊呼:这水太大了!报导上说得太小了。这么严重的灾情在国际上早应该报导出去了。

这次南京爆炸案的现场情景,从照片、视屏、声音到文字描述已经让网民把真相都捅出去了,而且继续有消息曝出来。即便如此,央视台还是红口白牙地在说瞎话,在一手遮天地粉饰太平,营造和谐。靠官媒获得信息的大部份中国人,就是这样被蒙骗的,他们现在不知道,或许将来也不知道南京曾经发生过那样惨烈的大爆炸。由此联想到,过去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相机的时候,会有多少真相被中共这样封锁扼杀掉了。如此明目张胆造假,中共的话能让人信吗?它编写的历史能不令人生疑吗?现在中共官媒的每条新闻事后你对照核实吧,即便没颠倒黑白,也扩大或缩小,总之水分太大,并且越是敏感问题越有造假成份。

说到救灾,真救还是假救?事故发生了,面对血淋淋场面,死伤一片的无辜百姓。第一措施是先调来军警封锁现场,之后轰出媒体。当官的怕死伤人数超标,日后摘了自己的乌纱帽,那心思哪在救死扶伤上?如何隐瞒真相,减少死亡人数和推卸相关责任,这是南京政府官员现在的心病。他们牵肠挂肚的是自己的官位,确实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了。爆炸发生第三天了,为什么还有人被埋在废墟里?挡住外面的人进去救人,像四川地震一样,宁可死人,也不能泄密。中共官员怎么这么冷血肝肠,把自己的官权看得比众人的生死性命重得多。

害怕曝光真相的原因还不都在于问责制上,他们里面有心虚的,营私舞弊,玩忽职守,不作为等等不禁追究的问题,知道有推卸不了的责任,所以在事发第二天就急忙「撇清」。 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政府将事故定性为违法转包违法施工。

几千人的死伤,几千户人家无家可归,空气严重污染,区域性生态环境更加恶劣等等一系列国计民生大事,靠政府这样的答覆能搪塞得过去吗?

南京人认为7‧28大爆炸是可预见、可避免的,并非意外事件,而是责任事故,完全是由政府渎职造成的。栖霞区迈皋桥地区,两个月前就发生过丙烯泄漏事件,有《南京晨报》报导为证,也是工地施工大型机械挖断管道,丙烯泄漏。那次有上千人紧急疏散外逃。人口密集的居民小区,处在埋有化工管线的化工区里,而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对野蛮施工发生的重大泄漏事件置若罔闻。两个月后更大的泄漏引发了这场惨剧。

隐瞒是制度性的做法,往往由不得体制内的人。从南京大爆炸案看中国民众的知情权何在?在南京这样的国际大都市里,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件,死伤了那么多人。然而从地方媒体到中央乃至国际上都没有什么消息。那么其它的隐患、危险、命案,还有多少被隐瞒了呢?

南京大爆炸确实发生了,是在2010年7月28日那天上午。消息被冷血地封杀了,对很多人来说,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它确实发生过……至少有百馀人的亡灵为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http://au.epochtimes.com/gb/10/7/31/n2981966.htm

Advertisements

河南郑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
(明慧通讯员河南报道)中共在河南省迫害法轮功学员目前主要集中在四个地方:

1、郑州监狱(位于郑州下辖的县级市– 新密市),河南被非法判刑的男法轮功学员大多在这里集中关押;

2、新乡市女子监狱,河南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大多在这里集中关押;

3、河南第三劳教所(许昌市劳教所),河南被非法劳教的男法轮功学员大多在这里集中关押;

4、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河南被非法劳教的女法轮功学员大多在这里集中关押。

据最近回来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讲,目前被关押在郑州监狱的男法轮功学员有三百人左右,百分之九十集中在九监区(共十三个监区)。

九监区在押人员大约二百八十人,其中法轮功学员占百分之六十左右。坚持不转化的约百分之十,假转化的约百分之七十,邪悟较重的占百分之二十。

九监区分为三个分监区,其中一分监区主要接收新来的法轮功学员,并实施四至五个月的强制转化,日夜包夹、洗脑,“转化、深化”。

二分监区是劳动区,“被转化后较稳定”的人就分到这个监区强制劳动,时间是早七点至晚八点,中午在工地吃饭。主要糊纸箱、做假发,如“伊利牛奶”的纸箱、许昌贝瑞卡的假发、服装手提袋等。干活完不成任务不得接见、打电话、购物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劳动期间通过认真反思,毅然写声明转化作废。

三分监区集中一些声明转化作废的法轮功学员或邪恶发现思想不稳定、有可能写声明的人以及一些年纪大、体弱多病的人员。

九监区长李喜龙、副区长牛秀学主抓洗脑迫害,特别是处心积虑的在在押人员中组建二个爪牙系统:

一个叫“教研组”,由邪悟较深的近二十人组成,目前组长是平顶山市的郭建军,之前的是三门峡的李连思。

另一个是“居委会”,由在押的刑事犯罪人员组成,不用干活,轮换站岗,管理在押人员。这些人为了获得减刑,甘愿效忠邪党恶警包夹、监视法轮功学员。

邪党监狱规定:凡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不得下监区、不得接见、打电话、购物等,每日强制参加听“邪悟课”、看邪悟材料、录像等。

南阳市淮阳县的法轮功学员王大鹏、信阳法轮功学员丁国营、郑州法轮功学员田海顺先后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其中王大鹏在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邪党恶警纵容“居委会”主任单英哲、岗班(站岗人员)牛全峰等恶人以王大鹏不干活为由对其毒打,干活回来的法轮功学员见到王大鹏身上多处受伤,联名要求监狱调查处理,恶警谎称是王大鹏自己摔的,推卸责任。

监区恶警除每周召开例会,听教研组和居委会的汇报,每月上旬还组织一次文艺演出,并通过小品等形式借机诽谤大法。同时在邪党河南司法厅、610办的组织下,经常与其它监狱交流邪恶的转化经验。如:新乡女子监狱、郑州十八里河劳教所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1/227739.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在警察居住小区讲真相

文/大陆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这是中国北方一个监狱系统里供警察居住的小区,自从我七年前住到这里之后,就想:我所接触的人都是和我有缘的人,不管他们是谁,做什么职业,只要有机会,我一定要救度这里的有缘人。

刚开始那几年,我见了谁都不敢开口讲,只是不定期的到各个单元发真相小册子。因为在这里居住的都是警察,那些在外边闲着唠嗑的妇女、老太太们也都是警察家属,而且当时在监狱里还被非法关押着很多大法弟子(明慧网上都有报道,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也都被曝光)。我自己几年前也被非法劳教过,所以当时怕心很重,晚上出去遛弯,想找人说话讲真相,可在怕心的干扰下都不敢提法轮功。就是花真相币我都不敢在附近买东西,总感觉有人盯着我。就这样我一直在等机会。

通过自己不断的学法、背法、抄法,不断加强正念,而且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飞快推進,大陆的形势真的变化很大,邪恶的因素明显少之又少了,环境在渐渐的变的宽松起来,我的怕心也在慢慢的消除,去年春天我就开始给这里的人讲真相。

第一个听真相的人是和我住同号楼的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开始我以为象她这样年龄的家庭妇女不会对共产邪党有什么看法,就想告诉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我还没开口呢,她就很热情的叫我,给我一个小板凳让我坐下,好象是多年不见的亲人一样。我一说现在的社会风气很不好,她马上就打开了话匣子,从社会上的犯罪猖獗到邻里之间的冷漠自私;从黑心商贩的制售假毒商品到现在怪异疾病的不断频发;从中共的腐败到老百姓的艰苦……

老太太对现实看的很透彻,很痛恨中共。我顺势给她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很快她就答应退出了共青团、少先队。看到她的女儿回来了,她让我给她也讲讲,我简单的讲了讲,很快她的女儿也同意三退,说早就不想当它(恶党共青团、少先队)了,当它也没给过什么好处。最后她们高高兴兴的接受了大法真相护身符,那个喜悦的心情真的是发自内心的。至今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她们每次见到我就象见到亲人一样,老远的就打招呼,我为她们明白真相而高兴。

第二个听真相的是我家邻居,她家里的情况是:她老头以及四个小叔子及妯娌都是这里的警察,女儿、女婿工作都很好,她家经济条件很不错。几年前她邀我晚上去遛弯,那时我就没敢讲,心里顾虑重重,怕心很大。可是每次她见了我都很热情,象亲人一样,我就想一定要找机会给她讲讲真相。

也许是机缘到了吧,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次机会。那天傍晚我准备出去买点面条,她家老头在门口坐着乘凉,我和他打了招呼,他却没完没了的和我说话,最后还给了我一个板凳让我坐下和他唠嗑。最后他说到中共,很痛恨的样子,说“××党真腐败啊,真不干好事。”

我静静的听着,看看他要说什么,然后准备给他讲真相。过一会他主动说,“其实人家法轮功说的挺好的,没错啊,里面讲的真、善、忍到什么时候我都说他是好的。我从门口捡到的法轮功发的光盘我都看,一个不扔,里面说的××党怎么坏,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那个介绍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片子上,我看到了很多疑点,当时咋就有那么多的灭火器呢,一个车上就一个啊,怎么突然一下子就找来那么多呢?还有录像的人,真是假的。”我一听这人很有正念,就问他看的什么光盘,他说是《九评共产党》光盘,和自焚的那个(《伪火》)。他说他们班上有个炼法轮功的总劝他退出共青团、少先队,当时他没答应。

这时又来了一个乘凉的人,也表示很想听的样子,我就给他们讲了真相,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讲了大法的美好,最后他们听明白了,都同意了退出共青团、少先队,尤其那个后来的人还举着手大声说:“我退出共青团、少先队。”把别人都逗笑了。

我刚要走,那个邻居老头还是不让我走,说让我再呆会儿,还说“我把你二嫂子(他老伴)叫出来,让她和你呆会儿。”说着就打电话把她叫出来了。我觉的这可能就是想听真相的人吧,这是师尊给我安排的有缘人来听真相的啊,我怎么能走呢。等她出来她老头就被别人叫走了,感觉真的就是再让我给他老伴讲真相呢,真的是不落下一个有缘人啊,我很感慨!

我就给她讲共产邪党有多坏,那么多危害社会的坏人不去抓,专门抓炼法轮功的那些好人。她一听很认同,说“炼法轮功的可都是好人哪,我看法轮功真厉害,真本事,人家什么都有(媒体、网络、艺术团等)”,并说:“我看法轮功早晚要把这个(被迫害的)形势正过来,法轮功肯定能够成事!”她说的很认真,我说:“一定的。”

我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能保平安,她很愿意接受,我给了她几张护身符和带字的卡片,她高兴的说谢谢,说回家给女儿、女婿两个,放在他们车上,说他们年纪不大,却很信神。最后她还很担心的问我关于2012年的地球毁灭事情,我告诉她说“那是古代玛雅人的预言,但是现在情况变了。”她惊奇的问为什么?我说“因为现在大法在世间洪传,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在修炼大法,他们都是好人;还有你们这样的明白了真相、认同法轮功好的人,退出了中共的人,这些人也都是有正念的好人。如果发生毁灭,那么这么多的好人怎么办呢?所以地球不会毁灭的。淘汰的只是共产邪党和发动迫害的江魔头,还有跟着它走到底的那些死党,还有那些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人。”她听了松了口气,说:“不毁灭就好了,我就不害怕了。就是应该把那些坏人淘汰掉。”

最后我还给她讲了大法洪传世界114个国家的盛况,还介绍神韵晚会给她,她急切的让我给她找一套,第二天我就给了她一套晚会光盘,她很高兴。

整个过程中,众生等待听真相的迫切心情难以言表,这更增添了我救人的信心,只要有机会,我就紧紧抓住,不放过有缘人。

还有一次,我去买东西,刚一進店,有一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坐在桌子边吃面包,看到我来了,很亲热的和我说“阿姨好”。那稚嫩的声音很是可爱,我夸她真可爱。我从包里找出一个很好看的护身符,说“阿姨给你个护身符带上。”开始她还很不好意思要,我说给你了,带上吧。在她旁边坐着的人可能是她的姥爷吧,拿起来看了看上面的字,“法轮大法好”,让她“快谢谢阿姨,看阿姨给你个护身符,多好啊!”小女孩高兴的接过去了,一个劲的说谢谢。

有缘人还会主动的来到我们面前听真相。现在的环境已经很宽松了,邪恶的因素已经不能阻挡众生听真相了,所以我们就要留心来到自己面前的每一个人,加强学法,坚定正念,理智、智慧的去救人。要注意安全,不能生出欢喜心和安逸心,不给邪恶因素可乘之机,正念解体邪恶的最后残余,完成师尊给我们安排的正法修炼之路,不辜负师尊的期盼!不辜负众生的希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1/227741.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昔日邪党书记如今走入法轮功修炼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三十一日】星光(化名)年逾半百,为人正直诚恳,曾是中国大陆某市一企业单位的中共邪党书记,正处级干部。星光的妻子是我的老同学,因为身患多种疾病,于九四年开始修炼了法轮功,从此以后多种疾病不翼而飞。老同学身体的康复使星光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对妻子修炼法轮功非常支持。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利用国家所有的宣传机器,向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发动了史无前例的、疯狂残酷的迫害。在这场灭绝人性的浩劫中,星光迫于中共邪党的政治压力,规定妻子只能在家学法炼功,不准外出及上访。

通过周围法轮功学员不间断的给星光送去大法真相资料,使星光看到了外面的世界,明白了这场迫害的真相。尤其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使他认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从此以后,他便利用自己工作上的便利条件,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他将“六一零”、公安中的不法之徒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还利用餐桌上的机会和个别交谈的方式,规劝那些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六一零”、公安及党办的主要人员,要他们善待法轮功学员,并说法轮功是遭受迫害的,那些炼功人都是好人,等等。有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上访,曾经被罚过款,他就给那些相关人员做工作:“法轮功早晚要平反,我们都是快退休的人了,不要给自己以后留下麻烦,把罚的款赶快退给人家。”在星光的暗中保护下,该单位法轮功学员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较其他地区、单位,轻得多了。

今年初夏,当我再见到星光和老同学时,老同学告诉我:他走進大法已经一年多了,也退出了邪党组织;并且也认识到九九年“七•二零”阻止我外出证实大法是错误的。现在俩人每天在家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同时利用晚饭后外出散步的机会,发真相小册子;在购物时,全都使用真相币。

我听了老同学的叙述,发自内心的为他们高兴。我想,如果能有更多的邪党干部,象星光一样弃恶从善,那么这场迫害就不会这么残酷,也不会持续这么长的时间。但愿更多的中共人员和政府官员尽快的觉醒吧,彻底的与这个恶贯满盈的邪党决裂吧!找回自我,尽快的弥补以前的过错,那才是为自己拥有一个美好未来的最佳选择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1/227758.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有毒霸王洗发水公司经理带人上门打记者


围堵《每日经济新闻》报社大门的男子

自称“霸王”上海公司的经理

7月30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报社遭到自称为“霸王”洗发水的3名工作人员的冲击,其中一名记者被打,副总编冯明被推搡。据称,冲突疑与霸王洗发水报道有关。这是近期第三起记者遭冲击事件。

每日经济新闻上海新闻中心总监张小军向记者表示,打人者身份已经确认为霸王集团工作人员,目前双方包括报社副总编冯明等人正在上海徐家汇区康建路派出所做笔录。

张小军称,今天下午,一名自称“霸王”集团上海公司销售经理的洪姓男子进入报社,要求约谈报道霸王洗发水的记者和报社总编辑。报社随后派一名负责人与该经理会谈。跟随该男子一同前来的另外两人围堵报社门口不让记者和工作人员出入,不时捶打和踢踹报社大门,随后双方发生身体冲突,洪某先是言语攻击随后开始推打《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其中一名记者被打,报社副总编辑冯明被推搡。

每日经济新闻网站下午17点45分刊发消息称,“霸王”此次上门打记者可能与《每日经济新闻》之前曾经报道霸王洗发水的新闻有关。

每日经济新闻报发言人许媛媛称,关于“霸王”的报道都是客观真实的,是媒体正常履行舆论监督的职能,霸王上门打人事件令人担忧。

每日经济新闻副总编冯明发表自己对这件事看法时称,企业在受到媒体的舆论监督报道时,应该首先自己反省,而不是到报社来闹事。

霸王公关总监杨政书接受记者采访时称,霸王公司已从网上获知此消息,感到非常震惊,并已派高管前往上海了解情况。如真有此事,将严肃处理,并称“尊重媒体客观报道的权利”绝不允许此类事情发生。

霸王老总稀松头发 产品防脱功无人认定遭质疑

“如果霸王防脱洗发液真能防脱,为何公司老总陈启源的头发不怎么多?”在霸王被曝光含有致癌物质“二恶烷”之后,霸王的防脱功效也开始备受质疑,公司创始人陈启源脑门上头发略显“稀松”的照片在网络上流传,并成为网友追问霸王防脱发是否有效的证据。

陈启源在用霸王防脱洗发液吗?如果在用,是否对自己的脱发起到了效果呢?虽然《每日经济新闻》就此问题多次和霸王方面联系,但截至发稿时仍未得相关回应。霸王防脱洗发液是否有效?防脱发作为一种特殊功效是如何通过相关部门审核呢?《每日经济新闻》就此展开了调查。

霸王“防脱功能”由谁认定?

“既然选择防脱洗发水,当然还是看重产品的防脱发效果了。”消费者张小姐向记者表示。然而,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相关系统进行查询时,却发现霸王多款育发类产品在备注里都标明:“卫生部未组织对本产品所称功效进行审核, 本批件不作为对产品所称功效的认可”。

正义网

八一前夕 大量复转军人进京遭截访

中共八一建军节前夕,生活陷入困境的复转退伍军人纷纷进京上访,希望当局能解决他们的问题,结果他们或遭截访人员强行带回,或被拉入准备好的大客车带走关押。烟台军转退役军人郇新金29日接受采访时表示,烟台有一万多名转业干部生活待遇过低,经常上访,另一位北京军转干部王进则透露,目前全国有104万军转退役军人落入孤苦无依的境地。

山东烟台7位企业军转退役军人近日集体到北京上访,结果5人被截回烟台。目前仍留在北京的郇新金29号告诉记者,27号有来自山东的200多名身穿海军服的退役海军军人集体到国家信访总局上访,结果被拉上10辆大公交车,被遣送到久敬庄,郇新金表示,27号当天很多上访军人都被截访回去了。

他说:“目前在北京的没有多少了,最主要的诉求是一个待遇的问题。烟台大概有一万多转业干部,经常为了生活待遇特低,去政府那里要求提高待遇,不管是退伍战士、志愿兵还是干部,主要反映的还是待遇问题,生活特别困难。干部还反映身份,很多转业到企业的干部身份无缘无故被剥夺了,他们现在沦为弱势群体。”

郇新金从去年6月到现在,已经八次到北京上访。他透露,截访过程中他们受到了恐吓,截访人员说要搞死他们。郇新金表示,除了威胁,截访人员还经常使用欺骗手段。他说:“每次上访,答应的挺好,骗回去,反正想尽办法把你弄回烟台,弄回烟台,他们就不管了,你再找谁都没用。很多信访的正常渠道都被堵塞了,说好听一点,是被堵塞,说直白点,基本上都收买了,说我们到其他地区上访是非法上访。他们非法截访,吓访,吓唬你 :以后影响到你的孩子、影响到出国,能蒙就蒙,能骗就骗。”

现年60岁的北京军转干部王进在军队服务十五年,退役后到一企业,结果企业被中央给解散了。王进28号观看唐山大地震电影后,感慨万千。他告诉记者,当年他就在那里救人,救灾3年,付出那么多,现在却一无所有,非常不公平。

他说:“你搞宣传,说和谐社会,你不能把我搞的连刑满释放人员都不如吧。我现在既无生活来源,也没有医疗保证,一分钱都没有,不是逼我死吗?你花那么多钱,拍大片子,对我们这些人太不公平了,现在看来不是我一个人,现在是104万军人转业人员落入这个境地。”

王进表示,他从30多岁上访至今,每次都被告知再研究,国家就是用拖延的方式在应付他们。他说:“20年了,我从90年等到现在,他就是拖延你的事,用各种方法和手段,你去反映,他就截访,不让你去,他就是接待你,他也是骗你。你动用治安力量,你花那么多钱,为什么不用这些钱解决我们的生存问题呢。你为了维稳,你的经费比军费还高。稳定是维护出来的吗?”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琬清、特约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