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抓间谍”向中共发出清晰的信号

李天笑

【人民报消息】6月下旬迎来了炎炎夏日。然而在国际上炒的更热的是“抓间谍”。

美国FBI于6月28日抓捕了11个俄国间谍,其中有出入曼哈顿高档派对、用无线网络在星巴克咖啡馆传递情报的红发女郎,有具国际关系和亚洲研究双硕士、并在中国居住过多年的俄罗斯俊男,有报纸的专栏作家,还有多对伪装成夫妇的男女间谍。

这些俄国间谍的故事多是老式情报工作的翻版,按美国媒体的说法,“不过是冷战的残余”。但如此突如其来的大规模抓捕行动,加上事前美俄总统刚在汉堡餐厅握手言欢,事后双方又故意淡化处理,不免勾起人们对007詹姆士.邦德政治背景的联想。

如果说美国的“抓间谍”是冷战的 “回光返照”,那欧洲的“抓间谍”则带有后冷战时代的鲜明特点。德国《明镜》周刊6月26日发表名为“间谍战”的文章,用德国检察院调查结果和德国宪法保护局(相当于美国FBI)的09年年度报告证实,中共610办公室高层官员从上海亲自到德国招募线人,以刺探法轮功信息,而涉嫌为中共充当线人的中国学者将面临被起诉。

文章详述了德国籍的孙姓华裔学者如何被发展成线人,并通过电子邮件将大量德国和欧洲法轮功学员的内部邮件转发到中国的经过。德国宪法保卫局的报告点名指出中共目前在德国从事间谍活动最多,触角深入经济、政治、军事多个领域。报告详述了中共在德间谍的特征和工作方式,指出中共使、领馆是间谍主要藏身之地,此外中共也利用官方记者参与间谍工作。

很明显,中共在西方国家的间谍活动具有中共的专制特色,而西方的反间谍也具有针对中共专制的特点。

首先,中共对西方的间谍战规模已超过前苏联和今天的俄国。中共采用人海战术,除了动用国安、公安和军队系统,还利用留学生、访问学者、驻外人员、商人、定居人员等收集情报。仅此一点,已使俄国望尘莫及。

美国学者费尔卡(John Fialka)在《没有硝烟的战争》一书中指出,现在中共安全部派遣到美国的间谍数量已超过冷战时克格勃派遣特务高峰期的数量。中共在美设有3200家空壳公司,收集各类情报。中共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特工都在1000名以上。与此相比,俄国在美国的间谍总数在500左右。德国宪法保护局虽未直接揭示中共在德的间谍数量,但已将中共政权作为最大对手,已将防备中共间谍作为主要任务。德国宪法保卫局给各大公司发文件,要求各公司加强防范。中国访客在参加一些德国博览会时,甚至在德国商店中被禁止拍照,但对其他国家的人却不这样。

其次,中共政府与其他国家最大不同是,它的间谍活动不局限于刺探军事科技、经济、外交等情报,而是把另一主要精力放在监控异议人士和法轮功的活动上,也就是对本国同胞的迫害上。这是中共专制政权的重要特点。

从这次中共为发展监视德国法轮功学员的一个线人专门出动610高官来看,中共是把镇压法轮功作为其最主要的政治任务。这与大量已经揭示出来的,中共在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甚至台湾等地全方位监视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一脉相承。这再次证明,中共始终是把迫害民众放在首位,也显示出中共的虚弱与不得民心。

再次,中共的间谍活动明显具有国内腐败的特色。中共在发展线人时一般通过建立个人关系,用名、利、色进行腐蚀和诱惑,如会面邀访、请客吃饭、赠送礼物、提供方便、介绍生意、美人计等方式拉人下水。在孙姓华裔学者案例中,中共利用孙父亲病重需要申请签证,以会面帮忙的方式给孙设下陷阱。在一些争取西方官员的案例中,中共通过邀请西方官员访华,用“帝王般的待遇”和色情引诱其上钩。一些本来谴责中共和坚持自由民主理念的政要纷纷在红地毯上和美人裙底倒下。

最后,中共的间谍活动还利用了民族感情和所谓的爱国主义。中共在海外发展间谍基本在华裔中进行。西方反间谍专家认为,这是中共区别于俄国和其他国家搞情报的另一个主要特点。因为这一是利用了一些华人分不清爱国和爱党的差别;二是用牵连在中国的家人的方式来迫使华人配合。这种谎言加暴力的方式往往使一些华人就范。从1985年至今美国抓获的所有中共间谍,全部都是华裔,没有一个是纯粹的外国人。

中共的间谍活动已引起西方国家严重关注。西方国家开始了反制行动。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德国反间谍部门已把中共对本国同胞的监控作为重大犯罪活动来处置。德国宪法保护局不但深入调查,而且将起诉犯罪嫌犯。此外,德国宪法保护局成立了专门负责监控中共间谍的单位。德国政府还采用冷战时期对付苏联的做法,检查中共大使馆工作人员的身份,驱逐非法搜集情报的中共外交官。

德国“抓间谍”向中共发出清晰的信号:无论在本土和他国,侵犯人权、迫害民众都是不允许的。东德曾是秘密警察统治最猖獗的共产国家。据估算,180个东德人里就有一个秘密警察,密度远超苏联的600:1和希特勒统治的7000:1。东德人民对共产党的告密制度有切肤之痛。因此,曾是东德人的默克尔总理率先起来制约中共间谍活动,完全有顺理成章的历史原因。

Advertisements

北京中银律师法轮功学员宋美英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日】(明慧通讯员北京报道)原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法轮功学员宋美英近日被中共警察非法劳教两年,目前已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2010年5月7日凌晨,北京朝阳区国保恶警徐勇、双井派出所李连喜、赵志华等警察闯入宋美英的家把她劫持到朝阳看守所。当时宋律师的丈夫和七岁的女儿都在家,痛苦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中共恶警绑架走。

正直善良的律师

北京律师宋美英,女,三十九岁,原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家住北京朝阳区九龙花园五号楼。

两年前,宋律师曾任英语教师,她为人正直、和蔼、善良,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女儿七岁,聪明可爱,丈夫在一家IT公司任职,工作繁忙。为支持丈夫工作,她承担家庭生活重任,还服侍着病重的大姑姐。

二零零一年六月,宋美英在北京读研究生时有幸了解到法轮大法。那年,同宿舍炼功的好友给她请了一本《转法轮》,从此她走入大法修炼。真善忍大法给她带来了新的人生目标,她每时每刻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工作勤勤恳恳,对待家人和蔼可亲,在社会上也努力做一个好人,就这样平稳的走过来。

家人经常遭到骚扰

然而中共邪党以“真善忍”为敌,不愿看到身边有好人,把成千上万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推上了自己的对立面。中共人员、警察也经常骚扰宋律师的家,企图找借口迫害她。两年多前,宋美英为办律师从业手续找到居委会,结果居委会派人到家里随意翻看电脑。

今年二月,当地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趁宋律师上班不在家时欺骗家人打开房门,以查常住人口为名,进屋后各屋乱看,问东问西。

四月,派出所和居委会的人又以地震捐款的名义,欺骗家人开门,进屋后打听每张床上住的人,还要家人回答已住院的大姑姐的情况,被家人回绝。那个派出所的人又私自拿起宋律师家的座机电话往自己的手机上打电话,明显是想获取宋律师的家庭电话号码。

遭恶警绑架、非法劳教

五月七日,北京朝阳区国保警察徐勇、双井派出所警察李连喜、赵志华等闯入宋美英家,抢走了她的书、mp3、mp5等资料,并把她劫持到朝阳看守所。宋美英说:“我看书炼功,没做坏事,就是做个好人,没做过危害社会的事,你关我我就不服。”

家人找警察说理,也有警察无奈地说:我们也不想这样,我们也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不做坏事,真善忍,都是好人,最好。但是我们没办法,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近日宋美英已被中共警察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之前,家人想与她见面,看守所不让见,连大门都不让进。家人找了律师,花了五千块钱,却只让律师和宋美英见一次面,现在律师也不让见了。家人整天以泪洗面。

相关警察信息:

北京朝阳区国保大队警察徐勇(音),40多岁;身高 170─173厘米,手机:13911832533
北京双井派出所警察李连喜 手机13911934753

发稿:2010年06月20日 更新:2010年06月20日 00:55:09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宋淑花被非法劳教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宋淑花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二日在家与乡邻聊天时,被涞水公安局政保股戴春杰及所带的恶人非法抓捕,随即送石家庄劳教所,恶警没有通知家里任何人,没有任何法律程序。

宋淑花家住明义乡南秋兰村。事发当天,涞水县公安局政保股戴春杰带人非法闯入宋淑花的家,见家里有串门的便将宋淑花家的院门锁上,打电话又叫来一些恶警,将宋淑花及串门的乡邻一并带入明义乡政府非法审问,而且是每人一个屋子,宋淑花家的电脑、打印机也被戴春杰等抢劫到明义乡政府。

当焦急的家人找到涞水公安局时,戴春杰却说:我不知道(指,不知道宋淑花哪去了),宋淑花的女儿说:你把我妈带走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曾经被毒打的遍体鳞伤

宋淑花及其家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就不断地受到涞水县政府、涞水县公安局、明义乡政府、明义乡派出所等邪恶之徒的骚扰与迫害。这个原本平静祥和的家整天生活在恐惧中,他们不知道邪恶之徒什么时候又来家里抓人、抄东西,给宋淑花家人造成重大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至今宋淑花家人已被勒索现金四千九百元。

宋淑花曾被非法关押在明义乡二十六天,遭明义乡万术军、刘威、张振(音)、霍红雷等邪恶之徒的残酷折磨。二零零一年春天夜里十来点钟,张振把绑架来的宋淑花叫到一个屋里,那里早已准备好了十几个打手,张震用皮带把宋淑花绑上,刘威上前就给宋淑花一顿嘴巴,并把毛巾浸湿,扒光她的上衣,命令四人同他一起用蘸水的毛巾抽打宋淑花,刘威强制宋淑花跪在一根木棍上,双手举着一根木棍过头,刘威和其他四名打手各持一根木棍,往宋淑花举着的木棍上砸,当她被拖出屋来时,已是遍体鳞伤,其状惨不忍睹。

二零零四年四月的一天晚上九点多,明义乡派出所霍红雷等恶警闯进宋淑花家,强行绑架她。宋淑花的女儿、儿子哭作一团,不许恶警把妈妈带走:“我妈妈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抓她?你们还讲不讲理了?你们是什么警察!”恶警被说的恼羞成怒,拽起两个孩子就往警车里塞,要把他们一起抓走,女儿被大伙儿抢下了,儿子和宋淑花被带到明义乡政府,到了那里,宋淑花被刑讯逼供,恶警拿木板打她的腿,儿子被恶警霍红雷等人绑在大树上,用木棍毒打、抽嘴巴子,那时她的儿子才十几岁,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

二零零五年,恶徒又企图以宋淑花在明慧网上曝光对她的迫害,对她进行报复。宋淑花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来一直在外面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孩子老人得不到照顾,地里的农活只能靠在外打工的丈夫一人里外忙碌。

二零零六年的冬天到了,为了让年迈的老公公得到照顾(老公公有气管炎,一到冬天需要人照顾),上学的孩子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宋淑花回到家中,可刚到家不几天,就被戴春杰等又绑架了。

二零一零年六月宋淑花再遭戴春杰的迫害,被无端送石家庄劳教所,使一个好端端的家陷入痛苦中,女儿天天以泪洗面。

更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另外,明义乡曹家庄村张铁梅,在六月十二日被非法抓捕抄家后,于当天被释放。可当天深夜再被明义乡邪恶之徒砸开院门,将张铁梅塞进汽车绑架,身后留下年近八十岁的老婆婆和几岁孩子的哭喊声。正值小麦抢收、老婆婆需人照顾,孩子还离不开妈妈的情况下,张铁梅仍被涞水不法官员非法劳教,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张铁梅于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得法,得法后她出嫁时不向婆家要彩礼,在当地引起轰动,得到乡邻们的好评(当地女孩出嫁都要很多彩礼的),婚后勤俭持家。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张铁梅也未得幸免。

现如今张铁梅的丈夫又要赶地里的活计,又要照顾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又要当爹当妈,给这个家强加了巨大的压力。

娄村乡李振芳之妻,在李振芳多年遭受迫害后,身体被迫害的出现半身不遂的状态,这次娄村乡王金石等见李振芳没有油水可榨,便将他的妻子李振贤绑架,并不经任何法律程序便将身体也带残疾的李振贤非法劳教。

目前了解到的涞水县法轮功学员遭抄家抢劫的情况如下:

涞水县城:张娥、王术芹、夏红蕊、夏树龙、杨连山。
义安镇:闫海栋、闫建友、温秀玲、李长水。
涞水镇:王洪俊、王术芹、单新燕、徐秀琴。
明义乡:张玲红、罗秀玲、张铁梅(被非法劳教)、张术芬、刘永华(现被关押涞水拘留所)宋淑花(现被劳教)、小庞。
王村乡:杨银香、张贺林、李桂英、乔永福、刘海霞。
娄村乡:杨景如、李振芳、李振贤(被送石家庄劳教所)、朱长启、张福兰。
石亭镇:王宝军、(杨喜芳、于凤云、都被劳教),程术利、常振英、梁建忠、王林坡、王树花、李殿福、杨树莹、刘贺敏、方永珍。
永阳镇:牛庆云(现被劳教)、宋秀英,周景春、张秀芝、程志明、李术兰、刘文凯、程国亭、柳树红、王玉华。
赵各庄镇:曹继伟、曹庆梅、魏春兰、孟宪斌、孟庆莲、王少林。

相关责任人:

涞水县明义乡派出所所长兼指导员 李传辉  手机15831478000
涞水县明义乡派出所副所长    岳兴华  手机15131266266
发稿:2010年07月01日 更新:2010年07月01日 00:33:27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罕见!缅甸白色大象和新疆六月暴雪(图)

李一清


白象视为镇国瑞兽。

【人民报消息】各国有各国的传统说法,这些说法都可以追溯到久远久远的历史。

例如,大象在泰国是和平、吉祥的象征,古往今来更将白象视为镇国瑞兽,象征昌盛吉兆。在缅甸,白色大象的出现更被视为改朝换代或好运到来的预兆。泰国、缅甸均以佛教为国教,因而白象最为珍贵。所谓白象并非全白色,凡是金黄、银白、嫩绿、淡红等肤色的大象都被称为白象。

据《缅甸新光报》报导,据缅甸林业部官员说,这头年龄约为38岁,身高在2.2米左右的雌性大象,是在缅甸西北部若开邦(Rakhine)孟都县(Maungdaw)被人发现的,是上周在西部沿海城市孟都被当地林业部官员捕获。

缅甸军政府早前宣布,今年稍晚将会举行当地20多年来的首次选举,但日期尚未公布。缅甸历代国王和领袖传统上都非常珍视白象,他们相信白色大象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是天意所为。

6月29日缅甸西部出现一头罕见的白色大象,就等于必须把选举这事肯定下来,否则会被视为大逆不道。此头罕见的白色大象通体略带灰色和棕红色。加上这头白大象,缅甸现在总共有四头被视为缅甸吉祥珍品的白大象,由人工精心饲养。

中华民族是个有着悠久神传文化的民族,「天人合一」、「天灾人祸」、「善恶有报」,各朝各代的兴衰前兆、预言和数不尽的历史记载,造就了这个有着数千年文明的古国。

这个文明古国到了马列子孙中共非法统治的时期,这个政府自称叫「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个「国」字就局限了中国人的思维,这个「国」实际上就是个政府,而且是个用非法手段窃取政权的政府,它和「美国」、「法国」、「加拿大」等世界上所有「国家」的意义当然都不同。人家不管哪个政党上台、哪个政党下台,美国还叫美国,法国还叫法国,没有任何一个政党下台了,那个国家的老百姓就说他们「亡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则不同,它不是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中国」,而是一个政府,中国共产党一下台,「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政府就不存在了,所以中共动不动就嚷嚷说:亡党亡国。

注意中共所说的顺序:「亡党」在前,「亡国」在后。党亡了,叫作「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这个政府当然就不存在了。有人也跟着叫唤:党垮了,国怎么办?他们所认为的「国」和中共所担心被「亡国」的那个「国」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


6月6日,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出现持续两小时的罕见暴雪。

中共自建政以来,就竭力否定数千年文明历史中的一切神传文化、一切真实记载,例如窦娥冤案造成的「六月雪」奇景。

窦娥被无赖诬陷,面对太守的严刑逼供,窦娥不肯低头,为逼迫她屈服,太守要对她的婆婆动刑,窦娥不忍心婆婆连同受罪,便含冤招认,被判斩刑。临刑前,窦娥为表明自己冤屈,指天立誓,死后将血溅白练、六月降雪、大旱三年,结果全部应验。三年后,窦娥的冤魂向已经担任廉访使的父亲控诉。案情重审,窦娥冤情得以昭彰。自此后人相信:六月飘雪,必有奇冤!

以前的不说,就今年,中华大地,六月飘了几场雪了?单官方媒体报导的在新疆就有两至三次。

6月6日上午,新疆塔什库尔干县出现持续两小时的罕见暴雪,当地气象资料显示,6月降雪还属历史上首次。

嫩绿的麦苗被大雪覆盖,部分地区绝收,给当地农业生产、电力设施带来严重影响。受降雪影响,该县8277亩马铃薯、小麦、青稞等农作物受灾,部分绝收,22 处乡村公路、12.1公里农用水渠被泥石流冲毁,部分牲畜被冻死。当地气象部门预测,恶劣天气将持续到6月8日,还会出现霜冻。


进入小暑多日,巴伦台地区却突降大雪。

6月下旬,虽已进入小暑多日,新疆天山巴伦台地区却突降一场大雪。

6月22日下午至23 日凌晨,新疆天山天池降特大暴雨,导致部分路段严重损坏,6月23日起,天山天池景区因泥石流致部分道路阻塞而暂时关闭。6月25日下了一夜的雨,第二日 6月26日凌晨转成雪……

这要是在古代,君王都要下「罪己昭」,还要沐浴更衣,向上天述说自己的不是。但中共不但不反省近两年不断迫害杀戮维族同胞的罪行,而且报导居然说,六月见雪,让人「惊喜」!

缅甸白色大象和新疆六月暴雪都罕见,官方说官方的,民间说民间的。老辈儿人说:哎,其实根本不需要争辩,不管说法有多少样,但结果都是一样。

(人民报首发)

巴黎法院判调查欧卫停播新唐人电视信号


2008年8月6日奥运开幕前两天,新唐人电视台在位于巴黎的欧卫公司总部对面举行记者会,要求欧卫立即恢复其对中国大陆的信号,让中国的民众享受自由的信息。(摄影:章乐/大纪元)

【大纪元7月1日讯】(大纪元记者章乐、王泓法国报导)6月30日,巴黎上诉法院(COUR D’APPEL DE PARIS)如期做出判决,同意新唐人电视台的要求,将任命专家调查欧卫公司于2008年北京奥运前中断新唐人对中国大陆广播信号的真正原因。

判决书指出,新唐人对欧卫的指控是令人信服的,这些指控认为欧卫中断新唐人信号不是出于经济原因,而是出于政治原因。

判决书并指出,新唐人尚未证明其指控,这并不重要,因为它所要求采取的措施正是要核查其指控是否成立。

有鉴于此,巴黎上诉法院判决撤销巴黎商业法庭2009年11月17日做出的不接受调查欧卫的要求的判决,并将任命一位专家进行新唐人电视台所要求的对欧卫的调查。

该专家将调查中断W5卫星上的(转播新唐人信号的)C4 转发器的选择是否取决于欧卫公司所提出的标准,即,是出于经济和金融方面的考虑而做的选择的结果;新唐人是否受到这一选择的伤害,特别是具体的,那时新唐人有无可能求助于另一家卫星服务公司,目前的系统是否和之前(欧卫)提供的服务等同,等等。


2008 年8月6日奥运开幕前两天,新唐人电视台在位于巴黎的欧卫总部对面举行记者会。记者无疆界亚洲部负责人万桑‧布鲁塞乐(Vincent Brossel)在会上发言说,欧卫公司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记者无疆界支持新唐人电视台的诉求。(摄影:章乐/大纪元)

本文网址: http://cn.epochtimes.com/gb/10/7/1/n29536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