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震央在建楼房整栋垮塌 千灾民恐危楼市政府请愿

汶川地震重灾区绵竹汉旺镇一栋在建四层楼房,星期四中午倒塌,官方及承建商称因质量问题,主动拆除。而逾千灾民到市政府抗议震后再次重见“豆腐渣” 工程。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图片:倒塌的“安居屋”,废墟中露出细小的钢筋。(村民拍摄/记者乔龙)

汉旺镇是汶川地震的震央,由江苏为灾民援建的所谓安居房C区27栋楼房,周四中午,突然整体垮塌。汉旺镇及周边的民众闻讯后,纷纷前往围观,人数最多时达上万人。汉旺镇居民李先生周五告诉本台,近期居民一直在为房子的问题向政府请愿,原本抗议房价高出村民负担,塌楼后改成抗议危房:“倒塌的是安居房四层楼房,现在好像还没有完工,主体工程完了,钢筋(细)小了点,他们说,钢筋(细)小了,支架不住,房子偏了,这个很明显就是豆腐渣工程,有好多人不敢住,天天在找市政府”。

一位居民在其博客写道,大多数人认为安居房“倒塌”和施工用的材料有关系,钢筋小了、水泥没达标等。事发时,没有发生大余震,也没有暴雨冲刷,房子说垮就垮,而且垮的干净彻底,这是在堆积木吗?

居民表示,“安居房”位于汉旺镇新城,距老城几公里。援建方是江苏省,承包方则是弘扬公司和民福公司。当地上万人在地震后,在临时板房度过两年,眼看房子竣工,谁知新楼房竟会“一垮到底”。施工方人员解释,因地基没有挖到基石就匆忙开建,土地松软下沉,导致楼房的一角至少有裂痕。


图片:村民发到天涯社区的现场照片。(记者乔龙提供)

绵竹市政府办公室的一位官员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解释:“弘扬集团在日常建设中,发现施工中存在一些问题,可能会引发质量问题,为稳妥起见,弘扬集团就做出了一个决定,是自己拆除的。”

记者:但是你们拆除之前,没有跟老百姓通报。
官员:因为还在兴建过程中,没有交付使用。
记者:当地的老百姓说是突然整体垮塌?
官员:不是,有一部分老百姓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汉旺安居房的事情(民众抗议楼价贵)。。。。。(突然反问记者)你是哪个单位?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问一下。
官员:没有了。

肇事公司也发表声明称,技术人员进行沉降观测中发现有不均匀沉降现象,墙体垂直偏差达3.8厘米。于7月1日上午,拆除了23至32轴。有的住户不明事实真相,以为该栋房屋为质量问题导致垮塌。

不过,一位居民否定了官方的说法:“是自己垮塌的,汉旺镇的(遇难者)家属,全部都到市政府请愿,有一、两千人。

记者:为什么要请愿?
居民:是危楼嘛,房子自己垮塌的。
记者:公司发表声明说,是因为发现质量有问题而自动拆除?
居民:他是骗人的。

居民拍摄的现场照片显示房屋垮塌时,部分施工机器也被碎石推到一侧,有的甚至被砸,碎砖块及水泥中裸露的钢筋,食指粗细。居民质疑,脚手架都不拿走就拆房子,也没有安全措施,更没有专业拆房公司参与。

一位村民说,由于不满房价太贵:“这两天汉旺家属在找政府,开始卖一千两百元(每平方米),现在政府把房子快建好,他们又要涨到一千七百元。他们当官的贪了钱,这是农民的地”。

另一位居民说,房子倒塌前,找政府主要抗议房价:“自己地上(建的)房子要卖一千七百元一个平方,比商品房还贵,他们(居民)没法承受,天天找市政府也没有什么答复”。

汶川地震导致数千儿童死于不合格的校舍,在瓦砾中,发现手指般细的钢筋。时隔两年,当局没有吸取教训。对此,成都作家冉云飞认为:“官僚集团有很多利益分割,他们没办法吸取教训,上面怎么强调要吸取教训,下面的人要贪污,贪污当然要出现豆腐渣工程”。

Advertisements

随处见启示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灵心,欢迎收听今天的自在人生路。我从小就喜欢看寓言故事,有很多道理,直接说出来感觉太说教,但先讲一个故事,再引出道理,感觉就让人容易接受了。一直到现在,我还是很喜欢寓言故事,今天收集了几篇文章,都是我个人偏好的类型,就是那种对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观察后发现的启示,希望您也会喜欢,第一篇黑暗启示录。

一个书生在翻越一座山时,遭遇了一个拦路抢劫的山匪。书生立即逃跑,但山匪穷追不舍,走投无路时,书生钻进了一个山洞里,山匪也追进山洞里。在洞的深处,书生未能逃过山匪的追逐,黑暗中,他被山匪逮住了,遭到一顿毒打,身上的所有钱财,包括一把准备为夜间照明用的火把,都被山匪抢去了,幸好山匪并没有要他的命。之后,两个人各自寻找着洞的出口,这山洞极深极黑,且洞中有洞,纵横交错。

山匪将抢来的火把点燃,他能看清脚下的石块,能看清周围的石壁,因而他不会碰壁,不会被石块绊倒,但是,他走来走去,就是走不出这个洞,最终,他精疲力竭而死。

书生失去了火把,没有了照明,他在黑暗中摸索行走得十分艰辛,他不时碰壁,不时被石块绊倒,跌得鼻青脸肿,但是,正因为他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所以他的眼睛能够敏锐地感受到洞里透进来的微光,他迎着这缕微光摸索爬行,最终逃离了山洞。

世间大多如此,许多身处黑暗的人,磕磕绊绊,最终走向了成功;而另一些人往往被眼前的光明迷失了前进的方向。

第二篇,涨豆的启示,作者是张枫霞。

母亲从老家捎来一兜黄豆,颗颗饱满。想起来的时候泡上一把,第二天肯定涨满了盆,抓一把放在菜里,便满足了就餐的每一个人。母亲知道后,寄得更勤了,因此,我家的餐桌上一年四季都有一盘金黄色豆儿佐味。

在厨房做饭,等待的时候很无聊,看到一盆黄豆放在旁边,便一个个地挑,涨大的从盆里捡到碗里,剩下的就是硬得像石头似的“铁豆”,每次总会有二十来颗“铁豆”极顽固地留在盆底,捏起来用牙咬连点痕迹都没有,往盆里一扔“当啷啷”发出清脆的响声。开始的时候,我总是毫不客气地扔掉它们。后来有一天,不知是顾不上还是忘了,反正是连盆带豆丢在了厨房,第二天做饭时,突然发现顽固不化的“铁豆”中竟然又涨开了几粒,剩下的还有几粒起了皱。把涨开的挑走,其它的继续“留用察看”。

果然,第二天又涨开了几粒,然后再挑出,第四天、第五天……终于在第七天的时候所有的“铁豆”全部投降,它们,一个不剩地被我们吃掉了。

周末,女儿学琴回来,满脸沮丧地对我说,钢琴实在难学,她想放弃。于是,我给她讲了黄豆的故事,“铁豆”都能发芽,还有什么是付出毅力达不到的呢?

记得有位同学向我讲过他朋友的故事:在一个春天,他朋友背着简单的行李从山村来到省城,他想找一份像样的工作,因为他的未婚妻大学毕业后留在了省城的机关。通过广告他自不量力地找到一家大公司,老板根本不想要他,但碍于脸面,只好推托说:“我们这里很讲究仪表。”一个星期后,他穿一身整洁的西装又来到老板办公室,老板笑着摇摇头说:“我们需要懂计算机的人。”五个月后,他拿着计算机考试合格证再次来到老板面前,老板很为难,说:“你要是会预算,我肯定第一个录用你。”又过了五个月,他捧着模拟账簿第四次找到老板,老板拍着他的肩说:“傻瓜才会再放你走呢。”他终于有了理想的工作。

后来我总想:幸亏有那么一次疏忽,没有把剩下的几粒黄豆倒掉,虽然只是几粒黄豆,但它给了我一个很深刻的启示,就是任何事情都不要轻易放弃,再坚持坚持,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成功呢!

第三篇,花儿的启示。

有一位花贩告诉我:“几乎所有的白花都很香,愈是颜色艳丽的花愈是缺乏芬芳。”他的结论是:人也是一样,愈朴素单纯的人,愈有内在的芳香。

另一位花贩告诉我:“清晨买莲花一定要挑那些盛开的。”他的结论是:早上是莲花开放最好的时间,如果一朵莲花早上不开,可能中午和晚上都不开了。我们看人也是一样,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没有志气,中年或晚年就更难有志气了。

还有一位花贩告诉我:“每一株玫瑰都有刺。”他的结论是,正如每一个人性格中,都有你不能容忍的部分。爱护一朵玫瑰,并不要非得努力把它的刺根除,只能学习如何不被它的刺刺伤,还有如何不让自己的刺,刺伤心爱的人。

还有一篇,顽石的启示,这是一篇翻译的文章,申雨平翻译的。

我刚嫁到这个农场时,那块石头就在屋子拐角。石头样子挺难看,直径约有一英尺,凸出两三英寸。
  
一次我全速开着割草机撞在那石头上,碰坏了刀刃。我对丈夫说:“咱们把它挖出来行不行?”“不行,那块石头早就埋在那儿了。”我公公也说:“听说底下埋得深着哪。自从内战后你婆婆家就住在这里,谁也没能把它给弄出来。” 就这样,石头留了下来。   
  
我的孩子出生了,长大了,独立了。我公公去世了,后来,我丈夫也去世了。   
  
现在我审视这院子,发现院角那儿怎么也不顺眼,就因为那块石头,护着一堆杂草,像是绿草地上的一块疮疤。  

我拿出铁锹,振奋精神,打算哪怕干上一天,也要把石头挖出来。谁知我刚伸手那石头就起出来了,不过埋得一尺深,下面比上面也就宽出去六寸左右。我用撬棍把它撬松,然后搬到手推车上。这使我惊愕不已,那石头屹立在地上时间之长超过人们的记忆,每人都坚信前辈人曾试图挪动它,但都无可奈何。仅因为这石头貌似体大基深。人们就觉得它不可动摇。   
  
那石头给了我启迪,我反倒不忍把它扔掉。我将它放在院中的醒目处,并在周围种了一圈长春花。在我这片小风景地中,它提醒人们:阻碍我们去发现、去创造的,仅仅是我们心理上的障碍和思想中的顽石。

听众朋友,您正在收听的是自在人生路。我真的很欣赏那种心思细腻,可以随时随地在生活中找到启示的人,要成为这样的人,是有先决条件的,那就是,不能够总是以自我为中心,如果凡事自以为是,怎么可能会认为从别人或从其他生物、无生物身上,能有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呢?所以,一定要心胸宽阔,懂得观察周遭、体贴设想不同的情境,才可能随处发现启示的。今天的节目就进行到这里,谢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回空中见。

http://soundofhope.org/programs/249/163216-1.asp

大陆民众纷纷响应七一退党日

【新唐人2010年7月1日讯】大纪元社论《九评》揭露中共的邪恶和谎言,推动退党大潮,获得海内外民众的声援,截止目前已有将近7600万人声明退出中共。在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倡议下,”七一”中共建党日被定为”全球退出中共日”,近日得到不少大陆民众响应。

中领馆诋毁信市议会曝光 休斯顿宣布神韵演出日


7月2~3日,神韵艺术团将莅临美国南部休斯顿的表演艺术中心——渥瑟姆中心(Wortham Center)进行三场演出。在演出前的6月29日,神韵演出协办方将一封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诋毁神韵的信件在休斯顿市议会曝光,引起震动。

6 月29日下午,休斯顿市神韵演出的协办方新唐人电视台的代表郭女士在市议会发言,向市长、市议员和现场其他官员、民众出示了一封来自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的信件。

这是今年1月底阿肯色州小石城剧院向外界曝光的、中领馆诋毁神韵演出的信件,这封信以“破坏中美关系”相威胁,要求剧院取消神韵演出,但是被剧院方拒绝。

郭女士告诉在场的市政府官员,中领馆的诋毁信只是它在全球干扰神韵的例子之一。她之所以将这封信 在市议会曝光,是因为休斯顿的剧院也同样曾经受到中共各种形式的干扰。

此前,神韵晚会协办 方新唐人的工作人员唐女士已经将这封诋毁信呈递休斯顿FBI。唐女士表示,她将最近中共在全球各地干扰神韵剧院、中共特务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给剧院、政要 写诬蔑和恐吓信、海外亲共社团、留学生会等组织为中共充当特务的情况向FBI呈报,FBI官员表示,将对这些事件进行调查。

神韵在休斯顿演出的主办方美南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宋先生表示,数次上演神韵的琼斯剧院 (Jones Hall)和即将在本周末上演神韵的沃森中心(Wortham Center),是休斯顿市两大最好的剧院。剧院方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曾经向他披露,就神韵演出的场地问题,中共方面曾经施压。

在市议会上,当郭女 士出拿出休斯顿中领馆的诋毁信件时,全场官员都流露出震惊的神色。对于这封不敢署名的信,一些官员震惊中带着不屑。

休斯顿市长安尼斯.帕克对郭女士微笑着说:“我看过神韵演出,非常美, 谢谢你!”休斯顿市政府已宣布7月2日为“神韵休斯顿演出日”。

图片:中共驻休斯顿领事馆诋毁神韵的信件在休斯顿市议会曝光,引起震动。 (大纪元)

来源:SOH

上海欲枉法审法轮功学员 施压逼退三律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明慧通讯员上海报道)原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教师、法轮功学员郭小军的律师,于六月二十五日接到上海宝山区法院的通知,称将于七月六日上午九点十五分庭审郭小军。郭小军的家人在其遭绑架后,连续为他请了三个律师,均因无法承受中共的层层施压,被迫选择退出;现在的律师是家人请的第四位。据悉,郭小军狱中遭刑讯逼供。


原上海交通大学计算机系教师郭小军

郭小军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一零年一月七日被上海市宝山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抄家,被抢走的物品有:笔记本电脑、MP3、U盘等私人物品。当时警察所出示的搜查证,家属看到上面的地址根本不对,遂提出质疑,在场的五、六个警察慌忙抢夺过搜查证,忙不迭地撕个粉碎,然后在现场重新填了一份。警察尹小强还不断地威胁郭小军家属:只要你敢将(抄家)这件事上网,我们就抓你。

郭小军被绑架之后,家人为他聘请了律师。第一个律师来自北京,在会见郭小军之后不久,就被北京市司法局找去谈话,迫于压力不得不与家属解除了代理关系。家属又请了一位律师,这位律师在遭受重重压力后,又被迫退出;家属再请第三位律师,最后也被迫退出;如今家人已经为郭小军请了第四位律师。

在接到上海市宝山区法院非法开庭审判的通知之前,郭小军的家属一直在向宝山区公安分局、宝山区检察院要求无罪释放郭小军,并持续地向一些相关部门反映郭小军遭刑讯逼供的事实。

郭小军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宝山警察看守所,他曾向律师述说:国保处警察数次长时间不让他睡觉、威胁将逮捕他的妻子、将他儿子送回老家;所谓“口供”都是被逼诱供,并导致他出现血压升高、眼睛失明等不良症状。

家属要求为郭小军办理取保候审,警察却说:只有年纪大的和生活不能自理的才让保外就医。家属向宝山区法院要求尽快归还被抢走的笔记本电脑、MP3、U盘等合法私人物品时,法院竟以一些物品中查出法轮功内容为由拒绝归还。

法轮功学员郭小军曾于二零零零年八月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被囚禁在上海市提篮桥监狱五年。郭小军此次被迫害详情,请见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报道《原上海交大教师郭小军遭恶警逼供》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220777.html。

请知情者收集提供以下参与迫害者及其家庭的详细情况,并将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详情向其家人、亲属及当地民众曝光,促其停止作恶,以免给其自己和家人带来不幸,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

参与迫害者

世博居委会,电话021-34503791
陈行派出所,电话 021-64292403

宝山区公安分局:
电话021-28950349
警察:仇峰(现已调离)、尹小强、丁莉、杨跃飞、陈克?
信访电话021 -28950081

宝山区看守所:
综合室电话021- 28959534
所长顾某
教导员金某 电话021-56608111(宝山区公安分局总机转)
宝山区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官吕某,电话02166862798

宝山区检察院:
陈伟东电话021-56691990-2305

宝山区法院:
法官徐敏芳 电话021-56863544
法官郑某电话 021-56604808-3044
宝山区法院电话021- 56861837
人员:张凯、杨婷、陈凤琴等(都参与过迫害法轮功学员)

发稿:2010年07月02日 更新:2010年07月02日 01:25:4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从法学角度揭示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双重性

—— 追随迫害 反受其害

文/大陆法律工作者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日】中共当局1999年发起的迫害法轮功运动,不但迫害了法轮功人群,也害了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公检法、武军政人员。根据《公务员法》,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将来都得自己承担责任。本文纯从法学角度,揭示这场迫害的双重性。

迫害至今,几十万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劳教、判刑,当局称他们触犯了《刑法》第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轻者劳教(在国际上也被认作判刑),服刑1~3年(被劳教者也称自己在服刑);重者判刑,刑期3~18年。起初,整个中国法律界都认为这个罪名扣在法轮功身上太勉强,后来当局又推出了几条司法解释,自认为就能给法轮功定罪了。

迫害之始,当局就给整个大陆律师界设定禁区:“不准为法轮功做法律上的辩护”、“不准违反政策”。但近些年来,有几十位律师冲破禁区,从不同的角度为法轮功人做了无罪辩护。这不仅令当局恼火,也令整个法律界震惊。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我非常钦佩这些律师的睿智、勇气和胆识。本文在他们研究的基础上,进行深入剖析后再次证实:按照中国大陆现今的法律,给法轮功定的任何罪名,在法律上都是不能成立的;同时揭示:那些追随中共错误政策而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事实上已触犯了刑律。

(一)构成犯罪的四个要件,法轮功案都不具备

中国大陆的法律,对犯罪也有严格的界定。犯罪的客体要件、客观要件、主体要件、主观要件,必须都具备,才构成犯罪。而在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定罪的法轮功案中,这四个要件都不具备。

1.客体要件:被侵害的对象

法轮功人讲真相,伤害了谁?没有。破坏了哪部具体的法律、行政法规的实施?扰乱了什么社会秩序?找不到!法庭上公诉人、法官都说不出来。所以客体不存在。

2. 客观要件:犯罪的过程、后果和程度

因为客体——被侵害的对象找不到,所以,怎么破坏的法律实施?破坏的程度、破坏的后果都没有。

犯罪的重要特征是社会危害性,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说实话,没有任何社会危害性,所以不是犯罪。

3.主体要件:在本条中指能利用这个组织的人

法轮功的组织形式是什么?它的机构、成员、职能人员、管理形式……都是什么?都说不清。被指控的法轮功学员被告,他是这个组织的什么官职?有什么能力可以利用该组织?谁听他的?他下的什么命令?怎么利用的?在法庭上公诉人和法官也说不清。

其实,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只是个由中国民众自发形成的松散人群,连个普通的组织都不是。所以根本不存在这个犯罪的主体。

4.主观要件:出于故意还是过失

如果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说真话能破坏了哪部法律、法规的实施,那不是法律本身有问题吗?所以,法轮功学员不可能用讲真相来故意、或者过失地破坏哪条法律实施。

对法轮功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法轮功没有组织、不是宗教,自然不是中共污蔑的“邪教组织”,也就没有“利用邪教组织”的故意,更不可能过失地利用。所以:主观要件不存在。

既然构成犯罪所必须的四个要件都不具备,所以用该罪指控法轮功学员是均不成立的。

(二)定罪法轮功,违反了当今中国的宪法和法律

1. 至今中共当局认定了14种邪教组织,都没有法轮功,定罪法轮功没有法律依据。

江泽民1999年 10月在法国接受媒体访谈时,首次公开诬陷法轮功为邪教,而后中共官媒《人民日报》引导各媒体炒作。同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其中没提到法轮功。时至今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确定的7种邪教组织、公安部另外认定的7种邪教组织名单中,都没有法轮功。

请注意:媒体炮制的罪名不是法律,不能据此定罪。

2. “法无明文不定罪”——基本的法制原则

1999年 7月中共开始公开的、全面的迫害法轮功,当时大陆的法律界找不到任何法律来给法轮功定罪。两高(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仓促地推出两个司法解释,给法轮功扣上“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的罪名,但又没有明确提出“法轮功”这三个字——因为两高也明白给信仰定罪本身就是违法的、荒唐的。

在上述(一)中的分析可以看出,现在也没有一条讲得通的法律法规,能给法轮功定罪,因为它根本就没有犯罪。

3.两高的司法解释,本身违法,内容上却讽刺中共是邪教。

中国法律的制定、通过和解释,权力在于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中国最高法、最高检的司法解释,是越权的,违反《宪法》和《立法法》,不能成立,不是依据。

两高的司法解释中,把类似文化大革命中非常普遍的“串联行为”,解释为“判定邪教的一个标准”,实际上等于认定文革时追随中共信仰的举动是邪教行为,认定中共是邪教。

4.《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任何违反宪法的法律、条文都不成立。

《宪法》第33条规定: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中共向世界承诺保障人权,可是定罪法轮功是最严重的侵犯人权。

《宪法》第35条规:“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任何违犯本条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都是违宪的,也不成立。所以传播《九评共产党》(揭示共产党本质的一本书),制作、散发法轮功真相宣传品合法。

《宪法》第36条规定信仰自由,任何违犯信仰自由的法律法规、司法解释,都因违宪而不成立。所以法轮功无罪。

(三)定罪法轮功,违反了法律的基本原则

1. 违反了“思想(信仰)不构成犯罪,刑罚只惩罚行为”的普世原则。

任何初通刑法的人士都会知道,在刑法领域,无论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刑法只惩罚行为,思想(信仰)本身不构成犯罪,这是刑事司法的铁律。

2. 违反了信仰自由的普世原则。

3. 违反了政教分离的原则。

政府无权划分正教、邪教,信仰的问题如果通过法律、政治来界定,那就等于承认自己“政教合一”,中共最忌讳这个说法。因为马列主义的信仰,是个非常完善、非常隐蔽的宗教。

实际上,中共近年来对14个邪教组织的认定,暴露了它是“政教合一”的政权。

(四)公检法迫害法轮功,至少犯下42条罪行

1. 侮辱罪;
2. 诽谤罪;
3. 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
4. 滥用职权罪;
5. 玩忽职守罪;
6. 非法搜查罪;
7. 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
8. 抢劫罪;
9. 盗窃罪
10. 非法拘禁罪;
11. 刑讯逼供罪;
12.非法暴力取证罪
13.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
14. 侵犯通信自由罪;
15.私自开拆、隐匿、毁弃邮件罪;
16. 破坏生产经营罪;
17. 报复陷害罪;
18. 打击报复证人罪;
19. 虐待被监管人罪;
20. 医疗事故罪;
21. 故意伤害罪;
22. 过失致人死亡罪;
23. 故意杀人罪;
24. 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
25. 强奸罪;
26. 拐卖妇女罪;
27. 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
28. 遗弃罪
29. 敲诈勒索罪;
30.绑架罪
31. 受贿罪;
32. 私分罚没财物罪;
33. 徇私枉法罪;
34. 诬告陷害罪;
35. 执行判决失职罪;
36. 执行判决滥用职权罪;
37. 伪证罪;
38. 妨害作证罪;
39. 帮助毁灭、伪造证据罪。
40. 诉讼代理人毁灭证据、伪造证据罪;
41.枉法追诉罪
42. 枉法裁判罪

(五)《公务员法》:追随迫害者都是替罪羊

《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任何独裁者,都会推出“替罪羊” 为自己开脱。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无数历史教训告诉今天: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中共一贯卸磨杀驴,其追随者都没有好下场。根据《公务员法》,所有参与迫害的人将来都得自己承担责任。

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迫害人民的人,必将被人民清算。

所以,那些曾在运动中追随中共的公检法、武军政人员,不再参与迫害,自觉地减轻、抵制迫害,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本文旨在抛砖引玉。只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些真相,形成公开的舆论氛围,才能有效地制止中国大陆这场践踏法律、迫害良善的灾难,才能推动中国大陆的法制化进程。

发稿:2010年07月02日 更新:2010年07月02日 05:45:14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听!植物在说话呢

据大陆媒体6月30日报导,“咚咚咚”的鼓点响起,就像手掌击打在兽皮制成的小鼓上,声音浑浊而低沉。若是配上“乌拉乌拉”的歌谣,就如同置身于非洲原始部落的篝火晚会,这是植物干涸时发出的声音。生物声学家伯尼·克劳斯(Bernie Krause)用一种特殊的仪器,从一截干瘪的树干上收集到这样的声音。仪器具有和这种声音高传播频率相似的频率(47kHz),因此可以录制下来普通人无法听到的声音。克劳斯将这段频率放慢到1/7,制作出这段音频。

原来,树木的木质部和韧皮部的细胞充满了空气,这些空气对植物的新陈代谢具有重要的作用。它们可以产生渗压,这样树木才能源源不断地通过根部吸收水分。

当树木体内的水分不够时,这些细胞开始“说话”甚至“唱歌”。它们发出一种杂音,这种杂音单单靠人耳是无法听到的,但昆虫可以听到。昆虫一旦听到这种细胞发出的声音,就会像注射了兴奋剂一样,兴冲冲地赶过来。因为它们中的一些需要吸汁,鸟儿也会被吸引过来。

“这是微生态环境独有的平衡。”克劳斯解释说。

事实上,早在20世纪70年代,一名澳大利亚的科学家就发现了这个现象。他当时无法解释植物为何能发出表达自己意愿的特殊声音。而这种微小的声音,一度让伐木场的工人以为是神灵在谴责他们滥砍树木。

几年后,一个叫做米切尔的英国科学家做了一个小实验。他把微型话筒放在植物茎部,倾听是否发出声音。经过长期监听,他并没有找到证据来说植物确实存在语言。不过,米切尔坚持认为,遇到特殊情况,植物会和人一样,发出不同的声音。

植物生长的电信号一度被认为是它的语言。1980年,美国科学家金斯勒和他的同事,在一个干旱的峡谷里安装上遥感装置,用于监听植物生长时是否发出声音。结果,他们发现,当植物进行光合作用,将养分转换成生长原料时,就会发出一种信号。由于科技水平的限制,他们并未知道这种信号是否能用声音的方式表达出来。

“就像电报的密码,只要翻译出这些信号,我们就能了解植物的生存状况。”金斯勒在日记里写道。

金斯勒的研究成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超越。直到2002年,英国科学家罗德和日本科学家岩尾宪三合作,设计出别具一格的“植物活性翻译机”。这部机器由放大器、合成器和录音器组成。

通过翻译机,人们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如果植物在黑暗中突然受到强光的照射,它能发出类似“哎呀”之类的惊讶的声音。而当变天刮风,它们就会轻轻地呻吟,声音低沉而混乱,似乎正在忍受某种痛苦。

有的热带植物还能唱出美妙的歌曲,就像希腊神话里唱腔妖娆的海妖;有的却像是久病的老妇人,发出长长的喘息声。而原来一些叫声难听的植物,只要获得适宜的阳光,或者接受充足的水分后,声音就会变得优雅婉转。

这一发现被后来的植物学家用于对植物健康状况进行诊断。他们还试图用“植物活性翻译机”测试植物对环境污染的反应。不过,科学界一直对“植物语言”的存在莫衷一是。很多科学家甚至拒绝承认植物的这一特性。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相信,植物世界里存在着某种语言或声音系统。这种特有的波段一直在维系着它们的生存。不过,当伐木工人们穿上厚厚的防护服,背上大大的电锯,植物们只有一种选择——忍受并且接受。

“植物也是会骂街的。”克劳斯提醒人们。他深信,那些植物正在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抗议大声地呐喊出来,通过干瘪的年轮、枯萎的树叶,以及时刻准备倒下的躯干。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357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