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忆︰李大钊死刑的真相

——档案馆里的历史

作者:阿忆

最近忽发兴致,大量翻看档案馆中的张作霖史料,却注意力很快转移,被邵飘萍和李大钊的死因所吸引。

张作霖打进北京、赶走段祺瑞和冯玉祥、控制民国政府,是1926年4月。教科书上说,这是北洋军阀的一次内讧。实际上,张作霖这么做,是因为段祺瑞放任冯玉祥,对外接受苏联红军的旨意,对内策应国民革命军北伐,民国政府面临严重危机,即将颠覆。这样看来,对南方国民政府而言,张作霖是北洋军阀中的枭雄,顽固维护旧势力,是革命的死敌,但在北京民国政府方面,张作霖是民族英雄,反对外国势力插手,赶走因三一八惨案而声名狼籍的段祺瑞,挽救合法政府于危难。

至于张作霖为什么要杀邵飘萍,历史课本简明扼要,说军阀害怕说真话的记者,疯狂残害知识分子。为什么杀李大钊呢,因为他是共产党,在北大宣扬共产主义。

说到此,不由得想起一件往事,忍俊不禁。

那是1998年4月,屠洪刚的公司要投拍大型系列电视专题片《中华英烈》,先做 “北大篇”,我是总撰稿,把《李大钊》一篇先写成样本,由北大党史专家汇审,提意见。一位女老师率先发言,批评我不懂历史,一是把北伐军说成是国民革命军,她认为国民革命军是国民党部队在抗日时期的专有名称,20年代应该叫北伐军,二是我把李大钊写成国共两党的北方党务总指挥,她认为李大钊是共产党领袖,蒋介石和张作霖南北呼应,分头屠杀共产党,所以张作霖杀害了李大钊。

听著这番话,我半途已惊呆。如果她是中学历史老师,我尚能谅解,教学大纲如此,占有材料稀少,也只好简单地读解历史。但她是大学学者,居然一直寓于中学教科书的藩篱,可见教科书对人生的影响有多大!

其实,多如牛毛的史料均可证明,张作霖杀李大钊,是因为李大钊秘密策反冯玉祥,而且更多地,李大钊是代表苏联和国民党,劝冯玉祥哗变,以策应蒋中正北伐。不错,李大钊是共产党,但他更是苏联控制下的共产国际的代言人,以此秘密身份,一并指挥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北方党务。在张作霖看来,他是汉奸,替洋人做事,搜集国家军事情报,并勾结南方乱党,企图颠覆政府,罪当以死。

张作霖1926年4月进京,段祺瑞辞职,冯玉祥败走,李大钊率众进苏联大使馆避难,邵飘萍躲入六国饭店。警察抓李大钊不容易,却成功诱捕了李大钊的党羽邵飘萍,于兵荒马乱之际,草草枪杀。

罗章龙晚年曾披露,邵飘萍并非只是《京报》老板,而是“特别党员”,李大钊和罗章龙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对这位杰出的报业巨子、记者、新闻学家、传媒事业的殉难者,历史课本和新闻教科书的介绍,同样是单线条的,没有多少人知道,他在妻妾成群的情况下,依然对嫖娼和吃花酒抱有始终不灭的兴趣,也没人愿意相信,他曾利用新闻报道,敲诈政敌,过著挥金如土的奢靡生活。

只有翻看史料才会知道,他是一个伟大的人,也是一个有严重缺陷的人。

李大钊就义,是1927年4月,那时,张作霖已平稳控制北方,所以对李大钊的审判并不像对待邵飘萍那样草率。查看北京档案馆的各种材料便会知道,李大钊并没有遭受传说中的严刑逼供,被揭掉指甲,用铁丝捅尿道,相反得到了很好的优待,他的供述详尽而完整,态度上十分配合和坦白。值得注意的是,李大钊认可死刑,但不愿接受枪决,希望接受绞刑。张作霖得知,批示拨款,订购了那台著名的绞刑架。

在档案馆里查阅历史文献,常常发现教科书是误人子弟,培育简单的头脑,所有复杂的背景、复杂的人物、复杂的事件,全部做了简单化处理,先遵循一种必须遵循的规律,再划分一好一坏两个阵营,好的特别好,一尘不染,坏的特别坏,一无是处,然后颂扬好人,鞭挞坏人。这些年,观察国人品评时事,常显出儿童般的思维水平,确实与这种失败的教育有关。

被追查的中共嫌犯混入美国学术会议 手法曝光

隐瞒“研究对像”为法轮功学员参加国际会议 主办方:认清中共面目 不会有下次


图:(右至左) 因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WOIPFG)追查的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秘书长程宁宁、中国心理学学者王文忠、中共陕西省委 610办公室特聘专家陈青萍,与华盛顿DC中国大使馆一官员在7月1日的于美国新泽西Fort Lee召开的ICSA会议上。(大纪元)

【大纪元7月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舒、徐竹思新泽西报导)因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WOIPFG)追查的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秘书长程宁宁、中国心理学学者王文忠、中共陕西省委610办公室特聘专家陈青萍,日前以欺骗手段获取在国际会议上发言机会,当场遭穿帮,被揭其迫害法轮功的事实,美国会议主办方表示以后将不会再接受这些替中共迫害宗教信仰者的“研究报告”,认清中共的欺骗手法。

爱心家园实为洗脑班 ICSA表示被骗

7月1日至3日,原名为美家庭基金会(简称AFF)的国际教派研究协会(简称ICSA)于纽约市与美国新泽西交界城市Fort Lee举行2010年度国际会议。1日晚的一个研讨会上,中共官员程宁宁、王文忠、陈青萍分别做了“研究报告” 讲述所谓“关爱、转化、教育中国邪教成员”,而两位当日从华盛顿DC中国大使馆来的中共官员做了翻译。

在此之前ICSA执行主任朗岗尼 (Michael Langone)曾向大纪元记者表示,此三人背景为研究人员或心理学家,多年来一直向大会的提交“论文简述”(abstract)都涉及法轮功,而大会反对中共镇压法轮功不想讨论该话题,因此一直没有同意他们参会。但今年他们的提案没有提到“法轮功”而是“中国教派(cult in China)”,因此获得批准发言,而且大会也特别要求他们不得提到“法轮功”。

在发言中,程宁宁和陈青萍绝口不提“法轮功”,然而程展示的图片是南京市下关区唐山路17-2号“爱心家园”。据南京“反邪教协会”网站报导,这是于2005年6月成立的专门用于“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场所。而王文忠在发言中却露出了一句“法轮功”。

记者请程宁宁回答其研究对象是谁,程百般支唔推搪后回答说“我不知道”;当被问对象是否仅针对法轮功学员,程尴尬默认。朗岗尼请他们回答研究对像还包括哪些中国教派,这些教派在中国的发展又是怎样的,三个人没有一人能回答上来。王文忠承认自己从 2000年开始除针对法轮功学员外,没做过其它“研究”。

会后朗岗尼对记者说:“我们得到了一个教训。他们自己承认在讲法轮功,这些不是我们想听的。(他们的表现)令我们非常失望。是我在与这些人打交道,为此我感到难过。中国的专制制度限制了我。”

ICSA委员之一克若维得(Mike Kropveld)对记者,“谁都能看得出来差劲儿的科学研究。我们知道并反对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对他们参会)将不会有下一次(批准)。”

受迫害者:他们不应被允许在此发言

因被中共非法监禁3年的法轮功学员李祥春也出席了1日晚的会议。他说通过亲身经历,自己非常清楚这三个人所谓的“关爱、转化”是什么,“我是美国公民,他们却强迫我反复观看诬蔑法轮功的节目和热爱‘党’的材料,不从就打我。他们剥夺我在法庭上的辩护权利,还利用我的母亲作为工具给我心理压力。”

他说:“中共软硬洗脑手段使很多人承受极大痛苦,甚至被折磨致死。我有证据证明这一点。这三人专为610办公室服务,以达到迫害、消灭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他们在帮助中共政权迫害像我这样的人。我认为,他们不应该被允许在这里发言。”

听众:洗脑手段凸显中共邪教特征

ICSA列出的邪教特征主要有四点,即精神、行动、信息、感情控制。李祥春表示这四样他都在中共经历过了。中国人出生并生活于中共的环境,从小即被迫加入少先队对血旗宣誓为中共付出生命,如同加入了邪教。而中共对付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有违其邪教教义或试图退出其邪教的人,即采取邪教对付叛逆者最极端的手段—强制的精神洗脑与肉体酷刑迫害,甚至夺去生命。

与会听众 Christian说,演讲者今天的表现证明了他们是撒谎者。他们所讲的都是废话。“我认为中共是一个宗教。在这个宗教下,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受到严格控制。(中共)有邪教特征。”

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德裔克劳斯(Claus)女士说,邪教有很多种类,其中之一的是“政治邪教” (political cult),指的就是纳粹和共产党等。

“追查国际”:中共“出口转内销”的迫害手段

程宁宁所在的“中国反邪教协会”成立于2000年11月13日,并对外宣布其目的是“期以民间力量与法轮功进行斗争”。该协会主办的“中国反邪教网”称该会隶属于中共党委的领导之下。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代表汪志远说,该协会的所有活动,都是“通过政府及其媒体的参与,用其成员的宗教或者科技身份,向国内和国际社会发布并解释中共当局镇压法轮功的理由,向中共当局建议迫害法轮功的措施,制造反法轮功的理论,并直接参与包括转化法轮功修炼者在内的各种迫害活动。”

汪先生说,中共藉着“反对邪教,保障人权”欺骗国际社会,已不是首例。而且,它将活动做“出口转内销”宣传,进一步欺骗、愚弄中国百姓,煽动仇恨,以达到灭掉法轮功的目的。2001-2003年期间,“中国反邪教协会”曾在日内瓦举行反法轮功报告会煽动仇恨,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公室递交信件炫耀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精神迫害。

追查国际2004年7月份的报告显示,根据对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河北五个省的不完全统计,五省被迫害致死的588名法轮功学员中,直接死因是“拒绝转化”的达232名,约占40%,在这 232名中,有213名被酷刑虐待致死,占91.8%;55名被强迫灌食致死,占23.7%;其它原因(如楼上摔下、注射药物、灌食农药等)32名,占 13.8%。

追查国际:罪责难逃 将面临法庭起诉

汪志远说,王文忠因为和610办公室密切合作参与迫害法轮功,程宁宁作为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秘书长长期从事策划、推动迫害法轮功而于2004年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立案追查。

陈青萍是中共陕西省委610办公室特聘专家。中共610办公室是专为迫害法轮功设置的非法组织。2010年3月16日美国国会通过的第605号决议案曾提到中共610办公室:“鉴于,中共当局在过去的十年中,在世界范围内动用大量资源长期诬蔑法轮功,声称法轮功是自杀而好战的邪教,不是源于中国传统修炼功法观念的精神运动。”决议案要求立即废除江泽民为“消灭”法轮功而下令成立的非法机构“610办公室”,立即释放那些仅仅因为他们的信仰而被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那些被关押的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亲属。

汪志远说,程、王、陈是实施群体灭绝犯罪的一份子,罪责难逃,将面临法庭起诉,其后果如二战时的纳粹医生被审判定罪一样。如不及时悬崖勒马,揭露黑幕,立功赎罪,以争取最后审判时从宽处理,后果不堪设想。

【备注】根据对黑龙江、吉林、辽宁、山东、河北五个省的不完全统计,五省被迫害致死的588名法轮功学员中,直接死因是“拒绝转化”的达232名,约占40%,在这 232名中,有213名被酷刑虐待致死,占91.8%;55名被强迫灌食致死,占23.7%;其它原因(如楼上摔下、注射药物、灌食农药等)32名,占 13.8%[41]。(说明:被强迫灌食和其他原因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大部分同时受酷刑,死因无法完全分开,计算时有重复。)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World Organiza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电话:1-347-448-5790;传真:1-347-402-1444;
邮信地址:PO.Box 84, New york,NY 10116
网址: http://upholdjustice.org/, http://zhuichaguoji.org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4/n2956965.htm

解刘伯温《推碑图》:“马克思主义政府”的灭亡

作者:吴铭

【正见网2010年06月15日】《推碑图》为刘伯温所作,原由贡显和所藏,1915年山西地裂,碑文现于世间。第一段寥寥数十字,“马知府不信……满门俱亡”,这句话在第一段的最后一句。该段介绍,某“经卷文章”传出来后,“马知府不信,诽谤、漫骂、残害,不过日,满门俱亡”。这个马知府不信经卷,还对信者“诽谤、漫骂、残害”,结果招致满门灭亡。这个马知府难道真的是一个知府吗?非也!

从第一段就能看出,这个马知府是由于残害了相信“经卷文章” 的人,并对他们诽谤、诬陷,才招致满门俱亡。那么,这是一个地方的知府个人所能完成的吗?文章以弥勒传法为主线,介绍弥勒传法时,“声影齐骂”。早有人指出,声是广播,影是电视,广播电视一起诬陷,漫骂。而能够操纵宣传机器的只能是一个政府,因此,所谓“知府”,就是政府!

从事件上看,文中介绍了弥勒传法时,“传三字”;以“木子姓”,可见他姓李;出生地点:“……中天中国金鸡目”。大家都知道中国形如金鸡,金鸡头是东三省,“金鸡目”应当是吉林;“兔之年到中天”,1951年正是兔年。弥勒佛所有特征和法轮大法的创始人李老师完全吻合。世人已渐渐知晓当年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完全是捏造事实,恶意造谣。这个“马知府”应当是中共政权——“马克思主义政府”。 “马”是“马克思”, “知府”是“政府”。

尤其要注意的是下文,可能由于马知府的诽谤,人们不信弥勒佛法,“信者少,骂者多”,“中天中国”出现了“一万之中死九千”的大瘟疫,那么据此推算,中国将要淘汰的是几亿人,数量惊人。而如果是一个知府,满门最多几十口人,有必要在文章一开头“隆重”介绍吗?而且一般文章开篇都是概括全文大意,可见这开篇的“满门俱亡”与下文的“一万之中死九千”所指相同。

那么最惊人的还是“满门俱亡”,马克思主义的政府满门,亡的就不是中共一个政党,而是包括它的满门——就是被它拉進去,并向它发过毒誓、永远跟随它的党、团员们。

此预言与亡共石互为佐证,不过稍为隐晦一点。但与亡共石相比,此句直接点明灭亡缘由 ——迫害佛法。而且直接告诉人,亡的不仅是执政的中共,更包括了它满门的成员——党员、团员,甚至包括少先队员。

“亡共石”又称藏字石,已有人知。纯天然形成的“中国xx党亡”,震惊世人,很多人见证了此石,毅然退出党、团、队,免做替罪羊。虽然有人也知道经权威科学家鉴定字是天然形成,还侥幸地认为是自然的作用,不承认是上苍的警示,神的旨意。那些还认为藏字石仅仅是大自然的杰作的人,请看看《推碑图》的第一段吧。

这里和《圣经.启示录》十三章也完全吻合,该章节说,某个时候会出现一个“兽”,满嘴讲着亵渎神的话,可见这兽是无神论者;而“它强迫所有人无论大小都在右手和额头上打上印记”,这就和共产党完全吻合了,因为只有中共才强迫人从小开始入少先队、共青团,长大入党,当初举右手宣誓时被它留下印记。而最后主神要灭这个兽,“所有受它印记的人将打入硫磺的湖中”。同样说的是它满门的遭遇。

过去老人告诉我们,人不可随意发誓,因为发过的誓言,最终要兑现。既然你发誓为它献出自己的一切,这一切也就包括你的生命和未来。它亡,构成它的细胞也要亡。

那么我们如何脱险?

大纪元网让那些发过毒誓的人声明退党、团、队,除去印记,以保平安,而且用小名、化名都行。有人不信,为何我一声明,就平安?古人说,人在做,天在看。心一动,神就管。

大纪元退党网站开篇告诉你,“中共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从此文看,实际真是如此!我们的祖先早就告戒我们:敬天、敬地、敬神明,而西来幽灵、跳梁小丑的xx党,横空出来告诉你与天斗、与地斗,与神斗,我们把祖先的话忘在脑后,跟着小丑跑去了。

历次运动,与人斗、与神斗“其乐无穷”的中共已经迫害死亡八千万条人命,如何偿还!善恶终有报,此天理,谁能逃?

也没有人想过为何“一万之中死九千”?因为在中国,一万之中有九千都是党、团、队员,或曾经是团员、队员。天灭中共,三退平安,三退将改写这个数字,退即得救!

所有的预言皆说大劫已来,五千年大戏已近尾声,高潮即将到来。 “红花开过白(“白”应为“黄”/编者注)花开”(《金陵塔碑文》)为什么有人冒着风险告诉你,法轮大法被迫害真相,因为只有知道了解真相,认识中共的 “残暴、说谎、迫害别人”的“兽”本质,从内心与之脱离,才会有未来。

贵州山体滑坡42人死57人失踪 预警存漏洞


6月28日,贵州关岭县岗乌镇大寨村因强降雨导致山体滑坡,形成碎屑流和泥石流,两个村民组37户99人被埋。图为幸存者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Getty Images)

【大纪元7月4日讯】6月28日,贵州关岭县岗乌镇大寨村因强降雨导致山体滑坡,形成碎屑流和泥石流,两个村民组37户99人被埋。截至7月3日20时,救援人员已在现场找到42名遇难者遗体,仍有57人下落不明。据查,“6.28”地质灾难早有预警,但没有引起重视。

据大陆媒体报道,贵州关岭滑坡周边地区地质灾害拉网式排查3日结束,共发现地质灾害隐患25处,截至3日12时,受灾群众244户952人已转移。3日仍有700余名救援人员对57名失踪者进行搜救,现场最高气温已高达38摄氏度。

泥石流几秒钟吞没村庄

6月28日14时许,贵州关岭县岗乌镇大寨村村民李学成正和妻子在犁田。“当时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泥石流) 就排山倒海下来了,山上的大树也被赶下来,一转眼,好像只有几秒钟,沟两边二十多家农户的房子就全部被吞没。”

次日上午十点多钟,李学成时依然惊魂未定,“来得实在太快了,甚至没有听见有人来得及发出一声呼喊”,呼啸而过的泥石流,相距李学成只有几米远。

“灾害发生前,当地已经连续下了好几天雨,事发前一天上午也一直在下。中午雨小了些,我们正准备回家歇歇时,灾害就发生了。”李学成这样说。

山体滑坡接连发生

受持续强降雨影响,近期山体滑坡等突如其来的地质灾害在贵州、福建等部份地区接连发生。

自6月21日起,受持续强降雨影响,福建省三明市尤溪县联合乡下云村陆续出现地面变形、裂缝,形成一个特大型古滑坡群体,随时可能发生大面积的山体滑坡。当时478名灾点群众被转移。

“6.28”地质灾难早有预警

经过实地现场勘察分析,国土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研究员、国际滑坡委员会副主席殷跃平等专家认为,贵州关岭县 “6.28”地质灾害是一起罕见的特大滑坡碎屑流复合型灾害,在贵州历史上没有记载,其识别和防范难度很大。但这起地质灾害也说明,当前防灾减灾工作存在 “软肋”和“瓶颈”。

灾害发生之前有许多苗头和迹象,但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灾害发生前,当地已连续下了一周雨,降雨量超过300毫米,其中 6月27日至28日一天降雨达257毫米,按气象部门的标准为特大暴雨,一些村民房屋出现开裂。遗憾的是都没有引起高度重视。

这次雨季到来前,关岭县也排查了一些地质灾害隐患,县财政还拨出款项对其中三十多个点进行了治理,但对大寨村这个点却认为“没有出现明显山体开裂等迹象”,没有放在地质灾害隐患监测治理范围。

坝湾小学校长陈兴权反映,坝湾村岩脚组十几户农家的房子去年都出现了裂缝,个别村民的房子墙体也出现开裂,村民们向镇里反映,镇里派人看了以后就再没下文了。

大寨村幸免于难的村民李学成说,这次被泥石流瞬间掩埋的二十多家农户,基本都住在山沟两边。以前谁也没想到,山溪上游永窝组的山垮下来,会把下面大寨组村民吞没。福建省国土资源厅抢险专家组成员刘震认为,为了不占用土地,很多村民在建房时尽量往山边挤。此次受灾的一些农房,就是因为建在了根本不合适居住的地方。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4/n2956531.htm

河北学生被逼出钱考察世博

【大纪元7月4日讯】近日,石家庄铁道大学四方学院西校区08级艺术系110多名学生,陆续收到“校讯通”发来的短信:要求学生交纳1780元费用到上海世博会上考察课,如不交费,考察课学分计零分处理。

据河北青年报3日报导,该校学生表示,由于10天时间交费1780元,质疑花费太高,一些学生拿着家庭困难证明、市级医院出具的病情诊断,来证明不能去上海。

学生小李说:“学生们怕学分为零,将来毕业时拿不到学士、学位证书,于是,多数学生先向班干部交纳了200元押金。”

动画班一些学生2日分析认为,艺术系分为展示和动画两个专业,要求展示班学生到上海世博会上考察课还能理解,毕竟世博会有很多国家的展馆,而动画班完全没必要去世博会上考察课。

对于一些贫困学生来说,1780元不是一个小数目。学校在上海上考察课,对这部份学生公平吗?他们会受到什么影响?

2日,四方学院西校区艺术系行政主任张新元称,学校每学年都安排两次考察课,学生如没有参加此次考察课,学分只能计零分。不过,未参加此次考察课的学生毕业前还有机会重修考察课补上学分。

一些学生交付了押金后,由于种种原因不能去上海,找到系主任想退回押金被拒绝。

艺术系里有22名同学交付了200元去上海的押金后,找到艺术系领导表示不能参加了,原因要么是家庭困难拿不出这笔钱,而且有学生生源地县、乡、村三级出具的家庭贫困证明;要么是身体不适,有医院的病假条。但学生向校方要求退回每人已交的200元押金被学校拒绝。

早在今年3月,就有政协委员提出,将参观世博会列为干部培训项目。近日也有传,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亲口说出一:目前全国总工会下发一个最新的文件,要求全国党政、行政机关的全部干部必须到上海参加世博会参观。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4/n2956521.htm

双城市法轮功学员遭九年牢狱折磨 父子相见不相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团结乡法轮功学员邹国晏,被非法判刑,遭受冤狱长达九年之久,受尽了非人的折磨,近日才被释放回家,已经是父子相见不相识。

邹国晏,男,55岁,双城市团结乡春光村农民。于一九九五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平时为人处事都为别人着想,从不斤斤计较,从中受益匪浅。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邹国晏就义无反顾地三次进京上访,四次走上天安门,被先后六次绑架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五日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秘判九年。家中只剩下一个十来岁的孩子,无人照看,只好寄养在哥哥家中。

進京上访后被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邹国晏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后,被关进双城看守所,邹国晏的精神和身体都收到了严重的摧残,被拳打脚踢是常事,犯人用鞋底抽打他的脚心,用针刺扎脚背,用牙刷手柄在夹紧的手指之间来回转动,手指之间留下了疤痕。

更加邪恶的是恶徒对其进行性虐待,用绳子缠在生殖器上来回用力拖拽,肉皮都被拽掉,肿的吓人,至今还留有很大的疤痕。在看守所里还遭到了酷刑“开飞机”的折磨,让人双手倒背向上,往上推,两个胳膊像要被拽下来一样,疼痛难忍。就这样,邹国晏在双城看守所被迫害了40多天,后又被关进跃进乡洗脑班关押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六月,邹国晏和同修去恶党污蔑大法的哈尔滨画展,在那里签下了“法轮大法好”,结果又一次被关进双城市看守所二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邹国晏进京走上了天安门,被抓进北京西城看守所,走脱后又到天安门证实大法,被关进北京门头沟看守所,关押了十多天,出来后又到天安门证实法,再次被关进看守所五、六天。

二零零一年开始,邹国晏流离失所近半年时间。

再遭绑架后被酷刑逼供

二零零一年五月,邹国晏被双城市韩甸镇派出所绑架,关进双城看守所,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判刑九年。

邹国晏一进双城市看守所,就被几名犯人扯坏了衣裤,按倒在地上,戴上支棍子、手棒子,锁在铁椅子上。在所谓的夜审中,邹国晏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使恶警大怒,对邹国晏残酷折磨,先是往嘴里灌酒,然后又用“苏秦背剑”,就是把人双手铐在背后,弯腰撅着,脖子上挂个桶,桶内倒上酒,放上燃烧的烟,用酒味烟气熏的人喘不过气来,头脑发胀,十分难受。

恶警还用木棍敲打小腿,这样从头天下午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早晨,也没问出邹国晏的名字,后来给邹国晏照相,拿照片给群众辨认,邹国晏被扣在铁椅子上十四个日日夜夜。从铁椅子上放下来时邹国晏已经小腿肿的很粗,脚脖子被铁环磨烂,无法行走。

在哈尔滨市监狱被毒打折磨

之后于二零零二年三月中旬,邹国晏被劫持到哈尔滨市监狱,到达的第二天,几百人在大厅集训,邹国晏高喊“法轮大法好”,接着又有几人一起高喊,喊声震撼了整个大厅。在场的恶警十分害怕,凶相毕露,指使几名犯人对邹国晏拳打脚踢,邹国晏被拖进小号,手上戴上了铁夹子,脚上砸上了大号的脚镣子,手脚都锁在地环上。一天24小时里,犯人轮班看守,不让其睡觉,只要邹国晏稍微一闭眼睛或身子歪了,就拳打脚踢。每天只给吃两碗玉米粥,粥稀到玉米粒都粒粒可数,小便不允许出去,憋不住只能尿裤子里,屁股都坐烂了,手腕上的铁夹子刻到了骨头里,疤痕至今还在。

深冬的季节,邹国晏被关在小号中,湿、冷、饿、困、疼交织在一起,受着非人的折磨,从小号放出来时,邹国晏已经不能行走,完全是被人拖拽出来的。即使这样,狱警还是让四个包夹邹国晏的人不离左右,精神和肉体的残酷折磨,让邹国晏无法承受,得了严重的肺结核、胸积水,被送进了医院。

在大庆监狱遭野蛮灌食

二零零四年七月,邹国晏从哈市监狱转到了大庆监狱,这里对待法轮功学员更加的野蛮,包夹人员轮换着看守,交接班做记录,定期不定期的搜查法轮功学员身体和住处,法轮功学员见面不允许说话,吃饭打回自己住处去吃,坐着的时候不许盘腿,上厕所的时间要错开,法轮功学员的吃、住、行,一切都被严管,稍不顺眼,就一顿拳脚相加,随便打人已经成了恶人们的习惯。

为了反抗残酷的迫害,邹国晏和同修们以绝食抗争,曾经进行过四次绝食抗议每次十余天,拒绝穿囚服。恶警让犯人给邹国晏灌食,残忍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去灌食的路上,用胶带封上邹国晏的嘴,不让其喊“法轮大法好”,灌食时再打开。灌食时几个人按着邹国晏,不让反抗,把管子从鼻子里插进去,然后搅来搅去,有时甚至把管子插到气管里,让人喘不过气来,邹国晏曾一度被灌到窒息。恶警给法轮功学员灌的食物,有的时候是玉米粥,有的时候干脆就灌浓盐水。

二零零九年六月,大庆监狱的恶警想到了新的招数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在太阳底下暴晒,一边晒,一边找几个人围着打,晒晕,打晕了就用水浇醒,醒过来再打。这毫无人性的行为,让在场的犯人都看不过去了,恶性持续了两三个星期才结束。

九年牢狱之后,父子相见不相识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邹国晏结束了地狱般的监狱生活,回到了家里,家庭已分崩离析,妻子早已经病,十九岁的儿子寄住在大伯家。九年前,邹国晏被非法判刑时,儿子还是个小孩,九年中仅在狱中短暂的见上一面,现在,儿子已长大成人,可是父子却形如路人,相见不相识。

邹国晏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仅仅是因为其坚定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要求做好人,在法轮功遭受不白之冤,法轮功弟子遭受迫害时说句公道话,就被迫害了十一年,被抓,被拘,被迫害得流离失所,被非法判刑,被长期折磨。善良的人遭受如此迫害,这是为什么?是谁酿成了如此惨剧,又应该由谁来承担责任呢?

发稿:2010年07月04日 更新:2010年07月04日 01:35: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联合国二零一零年报告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在二零一零年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对中共严重的人权侵犯的指控构成了报告一个重要部份。在三名联合国特派专员递交的年度调查中,提到了中共对法轮功的人权侵犯还在继续。
这三名特派专员分别是: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诺瓦克先生(Manfred Nowak),联合国宗教信仰自由特派专员阿斯玛•贾汉吉尔(Asma Jahangir),和调查世界各地人权捍卫者状况的联合国特派专员玛格瑞特•瑟卡娅(Margaret Sekaggya)。

所有三名专员都向中共当局发出了关于法轮功学员、西藏人、基督徒和新疆人、或那些寻求捍卫自己的法律权利和人权的人士的紧急呼吁。报告原文可从联合国的官方网址下载(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hrcouncil/13session/reports.htm) 文件号分别为:Manfred Nowak,A/HRC/13/39/Add.1,A/HRC/13/39/Add.5;Asma Jahangir,A/HRC/13/40/Add.1;Margaret Sekaggya,A/HRC/13/22/Add.1。

先前的报告已经提到过律师遭受的迫害,其中一些人在中国由于接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案子而被关押。瑟卡娅(Sekaggya)女士的报告中则列举了更多的例子。比如,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瑟卡娅为获得哈尔滨焦点律师事务所主任韦良月和他的妻子杜永静的信息,和其他专员一起发出紧急呼吁。在他二十多年的法律执业中,韦良月给本地面临人权侵犯的人士(包括因为信仰遭到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瑟卡娅女士说,韦良月和杜永静被当局关押,不被允许聘请律师代表他们或公开讨论他们的案子。瑟卡娅很担心在羁押期间他们遭到心理或身体虐待。“据报道,两人都收到官方‘不要公开讨论案件’以及‘不要聘请律师代表他们’的警告。”

人权律师张凯和李忠福也遭到迫害。瑟卡娅女士说,审讯期间,他们被威胁不要为法轮功学员案件辩护。“在警察局,张凯双手被铐吊在一个铁笼里,而李忠福则当面被一个警察掌掴。侦询中他们双双被威胁不得为任何法轮功的案子作辩护。”当被释放时,“他们的双手满覆瘀伤及疤痕,更有甚者,张凯的手又肿又麻,而李忠福则有一侧耳朵听力严重受损。”

诺瓦克先生的报告中也描述了中国国安人员对无罪人士使用暴力的情形,其中包括中国16名法轮功学员关押期间受伤导致死亡。诺瓦克先生对这些死亡以及其他的骚扰、殴打和酷刑案件要求解释。这十六名法轮功学员是:胡艳荣、黄富军、熊正明、白鹤国、宗秀霞、于宙、顾建敏、顾群、范德震、刘权、吴新明、陈玉梅、钟振福、杨景芬、孙爱梅、和侯丽华。

诺瓦克的报告中还包括了周向阳和王永航的案件。周向阳二零零三年五月被判入狱九年,在狱中,他由于拒绝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而受到严重的酷刑折磨,而且被告知只有放弃信仰后才能获得治疗。王永航是前辽宁大连律师,受到过毒打、导致右脚踝骨折。此外,还有一些人因为法轮功相关活动或信仰被酷刑折磨到生命垂危,被单独关押(小号)数月,或被送入劳教所关押数年。

诺瓦克在报告中写道:“在我遇到的例子中,中国当局拥有最制度化的方法来打压异议人士。政治异议人士和人权捍卫者、疑有分离主义倾向的少数民族(尤其是西藏人和维吾尔人),以及信仰团体,如法轮功,经常被指控犯有政治罪,如通过破坏国家统一、颠覆国家政权或非法提供境外个人国家机密罪来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这些人被捕后不仅面临酷刑折磨的高风险,这个集权国家还常常用判劳教作为政治罪的刑罚。劳教采用了压制、羞辱和惩罚手段,其目的在于改变被拘禁者的人格以达到破坏他们意志。”

“在中国,很多被拘押者是如此害怕同我谈话,即使只是一个一般性的谈话,并没有提到任何危险的问题。哪怕是在可能被视为向联合国特派专员提起投诉这一点上,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是很大的风险。其他有胆量的被拘押者也只是在我保证谈话秘密进行、并且在报告个人案例的附录中不会包括他们的叙述时才同意和我谈话。对同我面谈的被拘押者进行报复的可能性严重影响了我的查访工作。”

贾汉吉尔女士是宗教和信仰自由问题特派专员。她转交中共的指控中也包括了有关十六名法轮功学员在关押期间受伤导致死亡的内容。贾汉吉尔指出:“尽管死亡的情况各异,但所有这些受害者都是法轮功学员,而且他们都是在执法人员的监管下死亡,或者在拘禁释放后极短的时间内死亡。我们认为这些人被逮捕以至死亡的唯一原因是他们是法轮功学员(而遭到迫害)。”

中共当局对这些报告的典型回应一向是忽略或者否认。

联合国特派专员报告是最受重视的描述人权状况的文件之一。这些年度报告是基于收到的指控,以及前一年的调查后相关政府的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