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中国最好分裂成27个国家

1920年,毛泽东在长沙倡导湖南自治运动。他认为当时中国还未像苏联10月革命那样具备全国性革命的条件,因此提出,当时的中国应先做打基础的工作:各地革命力量应该努力推动民主运动、文化运动、学生运动和工农群众运动,以壮大革命力量。千里之行,始于矽步;万丈高楼从地起——什么事情不是一开始便可成功、便见大效、便可争取到多数群众的。只要大家坚决地、耐心地从近及远、从小到大做去,不因目前人数少而动摇,革命力量就会逐渐壮大起来的。他认为中国的事,目前既不能从全国、总处下手,就从地方、分处下手。他赞赏杨唱济说的“不谋之总谋之散,不谋之上谋之下,不谋之己谋之人”。毛说,谋之总、谋之上、谋之己是中国几千年来的老办法,现在应当倒过来,先从分处、从基础、从发动人民群众着手。

  从那年的9月3日到10月7日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毛连续在湖南《大公报》上发表了10多篇文章,主要谈的是,湖南的根本问题是如何实现湖南人民真正的自主。他自己后来在回顾这段历史时说,“那时新民学会的纲领要争取湖南‘独立’,所谓独立,实际上是指自治。我们的团体对于北洋政府感到厌恶。认为湖南如果同北京脱离关系,可以更加迅速现代化,所以主张同北京分离。”他还提出“建立湖南共和国”的主张。他坦承“那时候,我是美国门罗主义和门户开放的坚决拥护者。”

  毛当时撰文对全国政局发表看法:“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时期内完全无望。最好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22 行省、3特区、两藩地,合共27个地方,最好分为27个国。”

  当时他还在上海《时事新报》副刊《学灯》上写过一篇两千字的文章,题目就是《反对统一》。文章开头就说,“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中国 24朝,算是24个建在沙堵(渚)上的楼,个个要倾倒,就是因为个个没有基础。 4,000年的中国只是一个空架子,多少政治家的经营,多少学者的论究,都只在一个空架子上面描写。”“中国人生息了4,000多年,不知干什么去了?一点没有组织,一个有组织的社会看不见,一块有组织的地方看不见。”“推究原因,吃亏就在‘中国’两字,就在这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我是极端反对和议的,我以为和议是一个顶大的危险,我的理由,不是段祺瑞的统一。也不是章太炎、孙洪伊的法律论,我只为要建设一个将来的真中国,其手段便要打破现在的假中国,起码一点,就是南北不应复合,进一层则为各省自决自治。各省自决自治,为改建真中国唯一法子,好多人业已明白了。这是这次南北战役的意外的收果。”如果全国“统一”了,各省又要受这种“ 统一”的约束。“中国人看上不看下,务虚不务实的老癖要大大发作。”“我觉得中国现在的征象,竟如清末一样,国人对之,不要望他改良,要望他越糟越坏。我看此际尚未坏到极处,我们不能用自力加增其坏度,却尽可不必替它减少坏度。我们最好采不理主义。”“胡适之先生有20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20年不谈中央政治。”(第418~421页)

  关于湖南自治运动,毛当时一共写了21篇文章和书信。他的这些话,是今天的中国民运人士都不敢讲的,或者甚至连想都没有想到、至少是没有公开讲出来的。虽然今天的台湾海峡两岸关系、中国大陆和西藏的关系、新疆和内蒙的独立运动都迫在眉睫,但是民运组织和人士虽然在这个问题上有自己的一系列看法,但比较起来,还是缺了青年毛泽东的某些东西。同样,台湾的当政者也不敢向他的对手——江泽民积极推销其创始人的青年时期富有生命力的思想主张,自然就陷入了有独立之实而无独立之名的困境。

  究竟是那时的毛泽东过于率直、真诚、年轻,还是当代的民yun人士在世事的变迁中变得圆滑、成熟、老到了呢?仰或是台湾方面的创造性的思维已被现代的务实精神所掩没?……其实,“统一还是分离”并不是问题的根本,关键是人民要有自主的权利,并由人民来作出选择。现在有学者把黑格尔的早年与晚年加以区分。也有研究隧克思主义理论的学者提出了青年马克思的概念。一般来说,他们的思想理论中青年时期更多一些真理的火花。李锐把毛泽东的早年与晚年加以对照研究,使人们清楚地看到毛泽东从青年时倡导“湖南独立” 到老年时“一定要解放台湾”,他领导的中共怎么样从追求自由民主走向其反面的“异化”悲剧。

===============================

毛泽东:反对统一,建立湖南共和国

毛泽东:反对统一,建立湖南共和国。根据《毛泽东早期文稿》(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共湖南省委毛泽东早期文稿编辑组编,1988年),毛泽东在1920 年 9、10月间,发表了多篇号召湖南自治、湘人治湘的文章和文告,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打破没有基础的大中国,建设许多的小中国,从湖南做起》、《反对统一》等文章。

在《反对统一》等文中,毛泽东认为:“中国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然而办不好者,中国之大,太没有基础,太没有下层的组织。…推究原因,吃亏就在这‘中国’二字,就在中国的统一。现在唯一的救济的方法,就在解散中国,反对统一。…政府召集两省的‘人民宪法会议’,制定‘湖南宪法’及‘广东宪法’,…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谈中央政治,…。国庆…我实在老不高兴他,…而希望有一种 ‘省庆’发生”;“我是主张‘湖南共和国的’…最好的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个国,…,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设一个‘湖南共和国’”;“从湘人自决、粤人自决、川人自决以至直(注:河北)人自决、奉(注:东北)人自决,这是必至之势”;“我们主张完全的乡自治,完全的县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乡长民选,县长民选,省长民选。”

==================================

毛写下《反对统一》

毛1920年在湖南长沙《大公报》和上海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反对中华的统一,主张「湖南自治」,「湘人治湘」,主张成立「湖南国」。

现将这些文章摘录如下。(见:《风雨八十年》)

在1920年10月10日(即中华民国的国庆节),毛发表了题目为《反对统一》的文章,内容如下:

「中华的事,不是统一能够办得好的」「胡适之先生有二十年不谈政治的主张,我现在主张二十年不谈中央政治,各省人用全力注意到自己的省,采省门罗主义,各省关上各省的大门,大门以外,一概不理。国庆是庆中华民国,我实在老不高兴他。特为趁这个国庆,表示我一点反对统一的意见。」

他还写了,主张成立「湖南园」的文章,摘录如下:

「我们主张组织完全的乡自治、完全的县自治、和完全的省自治。乡长民选、县长民选、省长民选,自己选出同辈中靠得住的人去执行公役,这才叫做《湘人自治》。」《「湘人治湘」与「湘人自治」》(1920.9.30)

「既然全国的总建设在一个时期内完全无望,那么最好的办法,是索性不谋总建设,索性分裂去谋各省的分建设,22个行省3特区两藩地合共27个地方,最好分为27个国。」《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1920.9.3)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毛泽东:中国最好分裂成27个国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