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唐骏“学位门”要掩盖什么?

作者: 见证

大约七月一日,方肘子爆出唐骏的博士学位有假,俺对唐骏不哈。但对方肘子是知道的,伪科学家何祚庥的走卒,何祚庥是流氓罗干的连襟。

唐骏出名乃直出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为什么现在才有“网友”报料给方肘子唐骏的“学位门”呢?看来这“网友”既低调,又懂的时机。连CCTV都适时跟进,让唐骏出声。中共当官的造假多了,比如:“二奸二假”。方肘子就单挑唐骏,为什么?

“历史上的今天”:七月五日,中共在新疆搞动乱、搞屠杀一周年。

看来,方肘子不是普通的疯狗,还是一条中共豢养的警犬。看来该给方肘子“转基因”了,免的“转基因”食品危害中国人。

独立评论

Advertisements

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天军多次被毒打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天军坚持修炼法轮功,说明法轮功真相,十年来多次遭受迫害,曾经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三月,当地恶警孟庆龙把他扣在“老虎凳”上,用塑料袋套住头,用衣服捂头,使他窒息昏死。

下面是张天军诉述他所遭受的迫害的部份经历:

在1999年 7月20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我和几个法轮功学员上北京去上访证实大法,到了北京后被当地驻京办的人劫持回七台河。10月底,我又和同修去了北京,回来被非法拘留15天。

2000年3月份,我被七台河新城派出所片警徐刚给绑架,劫持到了拘留所非法关押3个月。7月份,我和同修又去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广场上,我看到许多同修3-5个合拉了一个“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整个广场到处都是“法轮大法好”,那场面十分壮观。警察开始绑架法轮功学员,连扯带拽、殴打法轮功学员,往车上拽一共抓了三大客车。我也被警察打倒在地,警察用脚猛踹我的头,把我拖上了车,都劫持到了石景山体育场。大约 600多人被非法关押在体育场,在广场上坐了两天一宿后,我和一些同修被劫持到了北京门头沟看守所,7天后,被我们七台河新建矿保卫科徐胜利劫持到七台河矿务局公安处拘留所。

一进拘留所,就开始所谓的提审,问我是谁找谁上北京的。我不回答,5-6个警察一起对我拳打脚踢,还有拿扫帚打我的,其中有一个警察舀来了一勺盐强制的放到我嘴里让我含着。还继续打我,把我的肋骨都打折了,还强制我到外面干奴工,很重的活,那时天很热。

第二天,七台河新城派出所所长王立新,警察徐刚、寇艳龙等大约5-6个人又一起对我拳打脚踢,一起上把我打倒在地,用拳脚猛踢猛打我的头,打的昏头昏脑。还是问我“谁让你上北京的,谁先找谁的”,我没有回答。所长王立新临走时还恐吓我说,等把我弄到派出所之后还打我。

非法拘留了2个月后,七台河610头子张和平把我绑架到了绥化劳教所迫害2年。

还有一次夏天,我正在屋里听师父讲法,被我们街道主任齐华芝的儿子诬告,新城派出所警察徐刚到我家一脚把门踹开,进屋就抢录音带,我就往回抢,徐刚就把枪掏出来用枪把子砸我脑袋,这时我父亲过来把录音带一下子丢进了菜窖里。徐刚气急败坏的打电话告诉所长王立新,说要把我父亲也带走,我说这与我父亲没有关系。于是徐刚把我又绑架到了拘留所,非法拘留了2个月后,家人找了亲戚花了大约1千多元钱把我放回来了。

2008年3月4日,我与几个同修去我们七台河看守所去看同修。回来的路上,因有人诬告,七台河桃南派出所把我们几个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分开提审,刑讯逼供,然后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p3和安锅的高频头全部抢走。

之后,恶警把我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进行逼供,恶警问我是谁教我的,在哪里买的,和谁联系。我不回答。恶警孟庆龙他们把我扣在“老虎凳”上,用塑料袋套住我的头,使我窒息不能喘气。又拿我的衣服捂住我的头,我一下就昏过去了。

等我醒来时,恶警孟庆龙拿我的裤腰带猛抽我的头,打的我满头都是血,头皮都打开了。

晚上,七台河桃山分局两个局长领着两个警察,又对我进行逼供迫害,他们又是对我一顿猛踢猛打,把我绑在铁椅子上三天三宿,不给饭吃。他们在我这儿没有得到他们想得到的,又把我绑架到了七台河看守所迫害。

一个月后,来了一伙人(是七台河国保局的)用黑布袋套在我的头上,用车把我拉到了一个楼房的屋子里,用手铐把我扣在暖气片上,又迫害我,让我说出给谁安锅了与谁接触了等等,我开始给他们讲,我说:“我的朋友都是好人,没做坏事,要是你,你会出卖你的朋友吗?”他们瞅瞅我,没有吱声。我又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不让我睡觉,大约6天6宿不能闭眼,一闭眼他们就开始打我。后来我绝食了四天,他们把我送回看守所。

20天后,中共当局人员把我非法劳教2年,绑架到了绥化劳教所,一进劳教所恶警逼迫写三书,我不写,指导员高中海、副指导员刘伟、副队长尤奎斌对我殴打,打的我头昏眼花。他们看我不写,就让犯人替我写。把我绑架到号间,中队长刁雪松指使犯人经常打我,还说对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要不打死就行,出了事我顶着。犯人们就开始殴打我们炼法轮功的,还经常勒索我们的钱物等等。

有一次在号间里,包号间恶警王晓斌让我写法轮功与台湾勾结有反华势力,还让我诋毁师父,骂大法,我不配合。王晓斌就把我的头往墙上使劲的撞,当时我的眼睛就封住了,脸也肿了。因为我不写,他又指使犯人写謗师謗法的话。

因为我身体被迫害的极其虚弱,走路都得让人扶着,指导员领我上医院检查说是末梢神经炎,胸闷、腿疼、头昏。这样还要强迫我做奴工(他们说我是假装的),从早上7点干活到晚上7、8点钟才回间号。

此外,劳教所那里做的菜和猪食一个味道,让人吃不饱。

中共恶党就是这样毫无人性的迫害一个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

发稿:2010年07月07日 更新:2010年07月07日 01:13:40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

十八年后,他们为法轮功的神迹作见证

文/沧海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法轮功从九二年传出,至今已经有十八个年头了。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伴随着层出不穷的神迹传遍了全球,修者逾亿。对这些神迹,有信者,有疑者,有不以为然者。我们换一个角度看一看,李洪志师父当年传法时亲口讲到的神迹,这些神迹的当事人,他们是怎么讲的。十八年过去了,这些神迹的当事人现在在干什么?他们是不是还在修炼中?

今年的五月十三日是第十一届“法轮大法日”,也是法轮功传世十八周年的纪念日,还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五十九岁华诞。法轮大法明慧网围绕着“什么是法轮功、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传播于世间的历史和现状”三个主题,举办了一次征文。在这些征文中,作者通过自己亲身经历讲述了大法传世十八年来不平凡的历程,从一个侧面见证了大法的伟大、神奇与超常。其中有三篇文章还是李洪志老师当年讲法时讲到的三个神迹的当事人所写。这三个人还竟然是法轮功传出后在长春举办的学习班中前三期班的三个当事人。今天这三篇文章的写就,本身就是对法轮功的见证。可以说,是凡听过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的,都知道这三个神迹,而且有两个在《转法轮》中有完整的记录。我们不妨拿过来看一看,这也是从一个独特的侧面对法轮大法作见证。

一、铁管子砸到头上没事

《转法轮》上讲到一个铁管子砸到头上没事的人。这位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一岁了,是李洪志师父办班传法时的第一期学员。她在征文中说:

“一九九二年春天在长春胜利公园猴山附近,师父开始传功传法。当时师父穿着一件灰色旧毛衣,穿的都是旧衣服,领着孩子,带着饭盒。师父那时太苦了。”讲到当时办班的情况,她说:“有一位长春第五中学老师,在第五中学借来教室,师父的第一期班就在这里。当时十元一张票。”

她是这样讲述当年亲自见证到的神迹的:“当时我家在四分局附近住,我家附近有一处盖大楼。有一天我路过那里,突然一根铁管子从高处下来直向我头上砸来,砸到头上又下来扎到地上不倒,我的头砸了一个坑,但不出血,也不疼。我说谁拍我?我回头一看一个白色的大法轮一边旋一边往上升呢!这法太好了,我是真信呢!”

她还讲到另一桩神奇的事:“我炼功身体好了。我儿子有个朋友,知道我身体好了,也让他父母炼。他父母炼了有半年的时间,就过年了。过年时家里来人玩麻将,老太太就管不住自己了,玩起麻将就没完了,以后就不炼了。后来这老太太得了胃癌死了。当时死在家里,准备在家停三天,第四天出殡,当时寿装都穿上了。可是停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又活了,起来脱下寿衣,穿上平时的衣服,吃了点饭,下地就炼第二套功法抱轮,和好人一样了。她不停的告诉别人,法轮功好啊!我回来就是告诉你们法轮功好啊,我没有好好修炼,我错了。她又活了三天之后死了,这回真走了。她老头姓陈,来到公园逢人便讲这件事,告诉人们:法轮功好啊!好好修炼啊!这功法真神呢!这老陈头走哪讲哪。”

她在文章的最后说:“我身体硬实着呢,好好活着等师父回来,我给师父做证明,这些事都是真的,我是活见证。”

二、两辆汽车夹不住的修炼人

《转法轮》上记载的另一个神迹是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两辆汽车夹在中间没被撞上的事。这位当事人曾是李洪志师父工作时的同事,参加了师父在长春市五中阶梯教室办的第二期传法班,读来很有说服力。他在征文中说:

“由于工作关系,我受了点外伤,手臂一直疼。有个同事告诉我说师父厉害,会气功,能调病,就带着我找师父。办公室里,师父在我手臂上来回划拉了几下,也没什么感觉,疼痛就减轻了。那是我第一次和师父接触,知道师父懂气功,能发功。”

这位李洪志老师昔日的同事,讲到了另一桩神迹:

“八月九号,那是个星期天,师父在长空俱乐部办了一场带功报告,为大家调病,不收钱,义务的,亲朋好友的,谁有病都可以去。我是全家一个不落都去了。那天师父到场后,就让一个用担架抬着的病人抬到讲台上,也没动什么手,就让她从担架上坐起来,让她站起来,让她走一圈,又在台上跑了几圈,就几分钟的工夫,一个瘫着的人就好了,全场那个激动啊!我女儿当时天目开着,她看见师父在台上坐着,台下对面有个大佛对着师父,外面还有大佛,比楼还高的佛。”

他在征文中完整的记述了自己亲身的经历,用以和《转法轮》中讲的相印证: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上次在吉林大学办班时,有个学员从吉林大学正门出去,推个车子,刚走到中间,两辆轿车一下子就把他夹在中间,眼看就要撞上了,可是他一点都没有害怕。我们往往遇到这种事情都不害怕,在那一瞬间,车就停住了,没有出现问题。’这件事说的就是我。那是九四年五月长春七期班散场,我最后从鸣放宫出来,走到吉林大学正门,看见师父站在大门口。我过解放大路快车道,正推着车子走到中间,东西两边两辆轿车一下就把我夹在中间,就要撞上了,车一下就停住了。我也没害怕,走到慢行道,回头看看,师父站在大门东侧人行道上,还在那看着我呢。当时我并不明白怎么回事,九五年初,《转法轮》出版了,一看书才明白,那次是取命来了,师父保护了我,我还了一次命债。”

三、被电线杆砸倒后、在防盗门上印出人形的人安然无恙

以上这两位法轮功修炼者所经历的神奇事在《转法轮》中都有完整的记载。李洪志老师当年传法时还亲口讲了这么一件神奇的事,今天当事人也写出文章来了。

这位学员参加过四期法轮功的传法班,长春第三期学习班之后,她遇到了这件神奇的事。她在文章中写道:

“那天,我家要换一个防盗门,我丈夫骑着倒骑驴(一种人力三轮车),我坐在车上,到我姐姐家去拉防盗门。往回走的时候,遇到一个大下坡,前面一辆大拖车,拉了满满一车石头子在跑。我丈夫骑着倒骑驴,拉着防盗门,我坐在防盗门上,心里默默的背诵刚从班上学的两句话:‘佛法无边,法轮常转’,背一遍掐一个手指头。背到第四遍的时候,我刚念‘佛法无边’,就听‘啪’一下,什么东西砸到我身上,力量很大,我一下子给砸倒了,侧着身倒在防盗门上,头还能活动。我一看,一个大灯泡,汤锅那么大,就在我眼前摔碎了。再一看,原来是大拖车撞倒了路边的水泥电线杆,砸到我身上了。

“我丈夫看到这种情景,吓的脸都白了,心想那么大水泥电线杆砸身上,这人没命了。我看他吓呆了,就喊他:‘快找人把我拽出来呀!’他一听我说话,回过味儿来:人没死。这才想起来叫人。

“大拖车上押车的八、九个小伙子都过来和我丈夫一起抬电线杆,没抬动。又有几个过路的人过来帮忙,费了好大劲才把电线杆抬走。我站起来,什么事也没有,哪儿也不疼。衣服脏了,可身上连皮也没破。”

这样的事可够神奇的了,要不是亲眼所见,有谁会相信呢?然而它却是真实的。在文章的最后,作者还写道:“我们回到家里,一看,防盗门被印出一个人形来。这是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师父保护着我,救了我的命。”

这样的神奇太让人不可思议了,电线杆砸上人,人没事就够神奇的了,可是她的身体竟然能在防盗门上印出一个人形。防盗门是什么做的大家都知道,一个肉身能有多大的力量和硬度?在防盗门上能用人的肉身印出人形,这恐怕是旷古未闻。

这件事还不算完,她接着写道:“更为神奇的是:事情发生在下午两点多的长春,参加师父在广州传法班的长春学员回来说,师父那天在广州班上讲,说是长春学员被电线杆砸倒在防盗门上。一听,师父讲法的时间正是我出事那一天的晚上六点多,说的一模一样。这事我没跟任何人讲过,可是师父马上就知道了。”

太令人感叹了,这从一个侧面印证了李洪志老师和他传授的法轮功的神奇。十八年前讲法中提到的事,十八年后的当事人出来作证,这说明什么呢?在证明这些神迹真实的同时,也告诉世人,那些真正知道法轮功价值的修炼者,在历经数年的迫害后,他们仍然在默默的修炼着。

这三个当事人只是比较有代表性而已。其实,法轮功中的神迹何止是这几起?十八年来数不胜数的神迹时时都在发生着。法轮大法明慧网上记载的也只是一小部份而已。我们这个时代因为法轮功的传出而变得无比辉煌!中国人啊,请您快与法轮大法结缘吧,这可是大法啊!

发稿:2010年07月07日 更新:2010年07月06日 22:25:11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温哥华法轮功学员揭露中共操控加拿大官员(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明慧记者王枚温哥华报导)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召开新闻发布会,揭露中共插手加拿大政府事务,将对法轮功的迫害延伸到海外。

加拿大情报局总监法登(Richard Fadden)六月二十二日接受加拿大广播公司(CBC)采访时,披露了加拿大一些省、市官员受到外国政府控制,作出对别国有利而不是对加拿大有利的决策,并点了中国政府的名字。

法登的讲话报导出来后,在加拿大朝野引起强烈反响,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报导中特别提到:中共通过对地方官员的影响,限制法轮功群体的抗议活动等。

加拿大最具影响力的报纸《环球邮报》报导,中共采用的“手段之一是宴请加拿大官员。温哥华前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和渥太华市长奥布赖恩(Larry O’ Brien)都是在访问中国之后,开始反对法轮功的抗议活动。”


集会现场多家媒体前来采访

温哥华法轮大法发言人张素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法登所言确实存在,并列举多个实例,揭露中共通过各种手段,对加拿大地方官员进行拉拢、施压及散布谣言,使其作出迎合中共的决策。

* 中共通过温哥华前市长撤销法轮功中领馆前抗议点

张素说,温哥华法轮功学员自二零零一年起一直在中领馆前摆放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展板和进行二十四小时的抗议活动。这成为中共的眼中钉,中领馆不断通过各种方式施压,一直没有达到拆除的目的。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前温哥华中领馆总领事杨强离任前公开表示,他曾多次要求温哥华市政府拆除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的抗议点,但一直未遂。

然而,在前温哥华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应中共邀去中国、受到了“象皇帝般”的红地毯接待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苏利文在后来的法律诉讼期间在法庭证词中坦承,作为市长,他把拆除中领馆前法轮功学员二十四小时抗议点作为他的“义务”。他通过市议会,以违反城市副例为由,要求法庭发布拆除法轮功展板的禁止令。

在法庭证词中,苏利文承认,不但他本人没有看过这个城市副例,也没有将这个副例在市议会桌面上讨论。

张素引用温哥华太阳报对苏利文的采访报导,报导中苏利文说:“我在中国访问期间,中国用红地毯欢迎我,受到了皇帝般的款待。遗憾的是,温哥华没有这样的预算,使我能回馈他们。”

情况表明,所谓的城市副例不过是个借口。

* 威胁地方官员不要褒奖法轮功

渥太华市长奥布赖恩(Larry O’ Brien)在过去几年的五月,都代表市议会签发法轮大法日褒奖令,但当他去中国商务旅行回来后,今年五月就拒绝给法轮大法颁布褒奖令,并解释说他在中国 “已经做了承诺”。

维多利亚Alberni港市长在二零零七年决定了颁布“法轮大法日”,但温哥华总领事馆杨强去信,要求他不要颁布“法轮大法日”,随后Alberni市长取消了宣布。

法轮功学员在大温哥华地区和西雅图、卡尔加里等地参加了许多各类游行,赢得很多奖项。但在中领馆的干预下,自二零零三年以来,法轮功学员在新年中国城的游行申请从未被接纳。

* 中共使领馆的头号任务就是打压法轮功

张素说,原中共驻悉尼领馆一等秘书陈用林在二零零五年出走后曾披露,中共驻外使领馆的头号任务就是打压法轮功。

陈用林披露中共的策略包括:给所在国政府官员施压,以经济利益换取政治利益。他说最有效的手法是给政治领袖免费中国旅游,并在到达中国后为他们提供豪华娱乐服务。这一手法普遍用于中国对西方的外交事务上。

陈用林说,中国驻外使团在本地华人社区监视、压制对中共持批评态度的人所花的人力、时间和费用的支出超过所有其它功能的总和。“对法轮功的斗争”占典型的中国对外使团工作总量的一半以上。

陈用林举例说:“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和驻悉尼总领馆官员游说联邦和州级官员,借双边文化交流之名有意给官员们的孩子提供奖学金。悉尼总领事馆还定期推广同一些澳大利亚政治领导人、州和联邦议员和地方议会的成员的私人业务联系。总领事亦会定期为他们举行晚餐会等。”

陈用林曾证实:“对海外华人的控制是中共向主流渗透的一致战略目标。不只是在澳大利亚,在美国和加拿大等其它国家也是这样做的。”

张素在发布会上呼吁,加拿大各级政府官员对邪恶中共保持警觉,抵制和阻止中共的渗透,维护加拿大的立国之本和价值观,作出维护本国利益的决定。

发稿:2010年07月07日 更新:2010年07月07日 04:14:58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成语新说:掩耳盗铃(图)

文/陆振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七日】“掩耳盗铃”这个成语原为“掩耳盗钟”,出自于《吕氏春秋•自知》。故事说的是,晋国的大夫范氏灭亡的时候,有个平民百姓趁乱得到一口钟,想要把它背走。只是钟太大,没法背。于是他就用锤去把它打碎,这样钟又轰轰地响起来。这人怕别人听到响声来抢这只钟,赶忙把自己的耳朵堵起来,以为自己听不见,别人也就听不见了。

与之相近的成语,还有“自欺欺人”、“欲盖弥彰”、“此地无银三百两”等等。大约都是说想要掩盖某种行为,反而使其愈加暴露,所采用的掩盖伎俩只能欺骗自己而已。学生时代学到这些成语之后,往往一笑而过,并不放在心上——因为现实生活中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人呢?

让我们来看看现实版的“掩耳盗铃”和“欲盖弥彰”:

2010年6月23日,中共党魁在参加G20峰会前飞抵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中共为此做了三件事情,在西方社会中引起广泛关注:

一件事是在胡落脚的渥太华威斯汀(Westin)旅馆正门临时修建了8英尺高的白色围墙,把正门全部遮挡住,这样就挡住了前往抗议、呼吁的人群,其中最醒目的、也是中共最感到害怕的是法轮功学员打出的横幅,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惩办元凶;

第二件事情是大使馆出面从加拿大各大城市抽调留学生组成“政治作秀团”,前往渥太华“欢迎”,吃、住、车全部由大使馆买单,另加外快补助每人每天50加元;

第三件事情是,胡到加拿大之后,取消例行召开的记者会。据加拿大《环球邮报》及多伦多《星报》的报道,中共在胡访加之前要求加拿大国会记者团拒绝其会员新唐人电视及《大纪元时报》的记者出席哈珀和胡锦涛将要召开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但遭到国会记者团的拒绝。中共的伎俩落空后,胡锦涛访加后的联合新闻发布会被取消,代之以短暂的与极少媒体的见面,这些媒体只有照相的机会,不能提问题。


中共党魁G20峰会期间住在渥太华威斯汀(Westin)酒店。图为该酒店正门被一座新建的约8英尺高的乳白色木墙完全封住,以便在酒店门口上下车的中方代表看不见外面抗议的人群(图片来源:大纪元)

三件事情的目的是一样的:白色围墙和留学生打出的红旗据说能让中共党魁看不见法轮功学员打出的横幅,取消记者会是为了逃避关于法轮功学员受中共迫害真相的提问。

说白了,中共惧怕坚持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惧怕真实的声音,惧怕自己的罪恶曝光。在对内、对外的宣传中,中共从来没敢承认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总是代之以所谓 “爱心教育”之类的谎言。有些中国人还真的以为不存在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残酷迫害。不过,中共在渥太华掩耳盗铃的举动,却明明白白告诉全世界: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是中共不敢也不愿面对的,所以只好自己挡住自己的眼睛,假装说看不见抗议和呼吁。问题是,这和那个“掩耳盗钟”的古老故事一样,自己看不见,别人也看不见吗?

中共一贯喜欢绑架“中国人民的感情”,喜欢拿“国家尊严”说事,不过这次无论如何圆谎,老百姓也看得出,国际社会绝不会因为“白墙”、也不会因为白吃、白住、白拿钱的“政治作秀团”而对中国人肃然起敬。

相反,那些自己掏腰包、自己用心制作横幅、在风雨中坚持的法轮功学员们,他们不懈地向包括中共高官们在内的中国同胞呼吁、期盼他们良知觉醒的和平举动,倒是令西方社会对中国人刮目相看。在胡到加拿大之前,加拿大国会法轮功之友主席苗锡诚(Bill Siksay)就表示,“我们能与他们(法轮功学员)坚定地站在一起,觉得荣幸与自豪。”

发稿:2010年07月07日 更新:2010年07月07日 04:03:08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救父孝女古有缇萦,今有梁毅静!

作者﹕刘晓

【大纪元7月7日讯】当清白的父亲遭难,身为子女是选择沉默,还是挺身而出为父申冤?安徽女孩梁毅静给出了一个清晰、响亮的答案。

90年代初,梁毅静的父亲梁茂荣借了20多万元钱,给当地高楼镇乡镇企业(当时归镇政府领导),后来领导换了,就以企业破产为由赖账。为此他多次上访。2005年,梁茂荣因讨要欠款、不断上访而被劳教,其后又几次被拘留、劳教。为了救爸爸出狱,只有初中文化的梁毅静,白天打工挣钱,晚上读书钻研法律,并去各个部门反映情况;同时用网名—“反腐败的小女孩”在网上不断地发文救父。她的执著、坚韧不仅引起了广泛关注,而且感动了无数网友,并因此被评为2007年的网络红人之一。

在梁毅静的持续努力下,今年6月25日,安徽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复议后,撤销宿州方对梁茂荣开具的劳教决定书,认为决定书作出的决定属于“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梁茂荣终于可以回家了。

对此,梁毅静表示:“复议决定已经下来了,已经撤销了劳教决定,证明我们是没有错误的,但是没有人给我们任何说法。”“这个结果最主要的还是舆论压力带来的结果。我们还会维护我们的权利,法律这条路走不通,我也会去上访。如果没有回应,我们会向民政求助,希望有一定压力可以监督权力。”

她还表示,她所作的这一切,只是为了兑现当初对爸爸的一句承诺:“爸爸,我要带你回家!”

想必梁毅静并不知晓,在2000多年前西汉,还有一位同她一样为营救父亲、甘冒一切危险的孝女,那个女孩叫淳于缇萦(TiYing)。

缇萦的父亲淳于意,原本是个读书人,因为喜欢医学,经常给人治病,所以出了名。后来他做了太仓令,但因不愿与其他官员往来,是故做了没多久,就辞了职,当起医生来了。

一次,有个大商人的妻子生了重病,请淳于意医治。病人吃了药后,病情没见好转,过了几天就死了。大商人仗势向官府告了淳于意一状,说是他治错了病。当地的官吏为此判他“肉刑”(当时的肉刑有脸上刺字,割去鼻子,砍去左足或右足等),并把他押解到长安去受刑。

淳于意只有五个女儿,没有儿子。当他要被押解到长安离家之时,不禁叹道:“可惜我没有男孩,遇到急难,一个有用的也没有。”小女儿缇萦听后,决定陪父亲一同去长安。

缇萦到了长安后,托人写了一封奏章,到宫门口递给守门的人并请其转交给皇帝汉文帝。汉文帝打开奏章,上写:我叫缇萦,是太仓令淳于意的小女儿。我父亲做官的时候,齐地的人都说他是个清官。这回儿他犯了罪,被判处肉刑。我不但为父亲难过,也为所有受肉刑的人伤心。一个人砍去脚就成了残废;割去了鼻子,不能再按上去,以后就是想改过自新,也没有办法了。我情愿给官府没收为奴婢,替父亲赎罪,好让他有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汉文帝怜悯缇萦的孝心,同时认为是自己的道德不厚,教化不明,就下诏废除了肉刑,改处板刑。这样,缇萦救了她的父亲。

古有缇萦,今有梁毅静,虽然相隔几千年,但一脉相承的是对父亲的至孝。缇萦的幸运在于她遇到了一位宽厚、仁德、体恤百姓的君王,梁毅静的幸运在于她得到了善良人们的支持。只是梁毅静想彻底讨个说法的维权之路注定将十分漫长,因为现今中国既没有一个仁德的君王,也没有一个维护百姓权益的政治体制。从这一点上而言,梁毅静和他的父亲又是不幸的。然而,不幸的中国人又何止他们呢?!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7/n2959599.htm

曾子墨和凤姐的“不偷不抢”


网络红人凤姐和美女主播曾子墨(网络图片)

作者﹕夏小强

【大纪元7月7日讯】近日,两个相貌迥异的女人说出了相同的话:不偷不抢。

凤凰卫视女主播曾子墨日前接受国内一家杂志采访时,大谈自己的恋爱观及人生观,并语出惊人地说:“一个不偷不抢的二奶有什么错?”此言论随即遭到炮轰,有网民留言反击:“偷了别人的幸福,抢了别人的老公、爸爸,怎么叫不偷不抢?”

日前,广电总局新闻发言人朱虹在华中师大的讲座中表示应该坚决叫停低俗电视节目,并举例说《感动中国》是高雅,小沈阳是通俗,凤姐及某些婚恋节目就是低俗。网络红人凤姐对此回应道,“我觉得我不低俗,也不丑陋。我一没偷,二没抢,而且我上电视的时候一直在尽量避免低俗的内容”。

年初当香港演员曾志伟得知广东卫视将安排凤姐和他同台演出时,坚持不同意与凤姐同台,还扬言“有我没她”,并说“让她出来不仅会使得大家没有食欲,还会把小孩子吓哭的!最受不了的不是她的相貌,而是她没有自知之明的性格。”

人的相貌是父母给的,美丑天定,虽然现代人可以通过整容来改变,但底子太差的,很难整出好结果。一个人丑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自知之明,不以为耻,甚至以丑为美,例如像凤姐这样的做法;更加可怕和丑陋的是,人们被动而无奈的生活消费在一个以丑为美的媒体、娱乐和社会环境中而难以自拔。所以,凤姐说:是整个社会低俗,而不是某个个人。

被媒体称为知性美女的曾子墨作为一个知名的公众人物,发出这种力挺“二奶”的毫无道德底线之言论,或许是她内心的真实写照,也是现代人丧失传统和道德底线的体现,回头再看曾子墨明眸皓齿的照片,也不那么顺眼可人了。

虽然凤姐以丑为美,但凤姐却说出了不少实话:“……我是社会大众捧出来的,是一个个网民顶帖顶出来的,所以这并不是我个人的低俗,而是社会。你今天把我罗玉凤按下去了,明天就有下一个这样的人冒起来。我觉得他们应该从整个社会文化着手,而不是打压我们这些混口饭吃、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可怜人。”

凤姐不清楚的是,广电总局要封杀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的低俗,而是凤姐的走红已经不适应当局的需要。其实,被广电总局发言人称为“通俗”的“小沈阳”,其男扮女装的表演不仅低俗,而且是对中国人和中国形象的侮辱。

广电总局不会封杀曾子墨,因为曾子墨是“香港央视”凤凰卫视的当家主播;广电总局不会封杀小沈阳,因为不男不女的小沈阳是党“三个代表”下的“先进”党文化的代表。

在广电总局的垄断下,中国民众被剥夺了选择欣赏雅俗共赏、有益身心节目的机会和环境,只能被迫接受污染精神的垃圾。所以,从这点来讲,比曾子墨和凤姐“不偷不抢”论更为丑陋的是广电总局和它背后的老板。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7/n29595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