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情报局主任:中共干扰针对法轮功(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明慧记者英梓渥太华综合报道)据加拿大最大新闻网站–星网(Thestar.com)记者理查德•布林南(Richard J. Brennan)渥太华报道,加拿大情报局主任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称,作为加拿大政策的决策者,联邦级政府官员也成了那些积极刺探情报的外国政府的目标,中国(中共)间谍最活跃,并曝光中共在加拿大的干扰行动针对法轮功等团体。


加拿大情报局主任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

法登:中国(中共)间谍最活跃

报道中称,加拿大情报局的主任法登在多伦多加拿大皇家军事学院发表的演说表明,国会议员与其他的省、市级官员一样容易受到外国政府的影响。他告诉观众说,那些试图秘密地、暗中拉拢市级、省级和联邦级官员的事例的数字在不断增加。

报道中称,他演讲后的现场回答观众提问中,引人关注的是他提到中国(中共)的间谍活动最为活跃。他还提及两个省(未点名)的内阁部长,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几位市级官员均受到外国政府的拉拢。他说:“他们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是发展起来的朋友 … … 而我所要做的却恰恰相反。”法登3月24日告诉他的现场观众,其中大部份是军人和警察。

法登拒绝说出他提及的政客的名字同时也拒绝辞职。但他说他将给政府提交一份报告,将会在报告中提及那些政客的名字。

联邦官员也被收买

由安格斯•雷德(Angus Reid)组织的一次民意测验发现,67%参加测验的加拿大人同意应该公开那些官员的名字。

在法登的演讲内容,以及他在CBC电台发表的言论被播放后,引发了系列的报道。焦点是他提及到的省内阁部长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地方官员,但实际上,法登在他的评论中还包括了联邦政府官员。

让人惊讶的是这些(有意图拉拢政客的)国家远在某些人刚开始表示对政治的兴趣,尚未确知是否能成为部长或立法机关的议会成员,是否将有能力影响决策时,这些国家就开始发展和他们的长期关系。

孔子学院受控于中共 法轮功成被攻击目标

这位情报局的主任在军事学院的现场回答提问时提到:由中国政府特别资助,在加拿大建立的多所孔子学院,校园遍及全加拿大。他告诉现场观众说,孔子学院的运作实际是由(中国)大使馆或领事馆在背后操控。法登说:“他们曾因不满加拿大政府对中国的一些政策而组织了示威活动。他们还组织了反对被其称为‘五毒’的台湾、法轮功和其他组织的活动。”

反恐专家支持法登:外国干扰威胁加主权、民主和安全

大卫•哈里斯(David B. Harris)是加拿大领先的反恐专家之一、前加拿大安全情报局战略计划主任,现任加拿大民主联盟反恐怖主义和国家安全的高级研究员。日前,哈里斯接受采访时称对法登就外国势力干扰加拿大的结论表示支持,并称法登言论击中要害。他亦撰文称外国干扰威胁国家主权原则、民主问责制以及公众安全——在这个战略威胁、大规模恐怖活动的时代。

“我一位曾在空军的朋友说,‘如果你要截住高射炮的炮火,你就必须比目标还高。’我觉得法登先生对于外国干扰的言论,恰到好处的、真正高于目标,特别是那些针对中共本质的评价。”

他说,事实上,国会议员应把重点放在法登关于外国势力政治方面的评论上,而不应放在个别国会议员对外国影响问题的不良反应上。

“我们发现我们的基本公共政策、政治、外交政策、贸易、经济受到外国代理的操控。这应是很大的问题。”

对于法登的评论,哈里斯并未感到惊奇。他说:“这项工作正在有效的、平稳地做。法登主任很直率,他已经解释了,我们最终都要处理,包括外国影响和干扰在内的严重安全问题。这些干扰问题显然与中国有关。”他希望加拿大政府重视此事。

法登言论引加媒热议

加拿大最具影响力的报纸《环球邮报》撰文《中国的外交手段,擦边于游说和间谍活动》称,长期以来,中方施压加拿大的政治人物,“乐此不疲”地试图以诋毁法轮功而“刷新”自己的形象。其中的手段之一是宴请加拿大官员。温哥华前市长苏利文(Sam Sullivan)和渥太华市长奥布赖恩(Larry O’ Brien)都是在访问中国之后,开始反对法轮功的抗议活动。二零零八年,卑诗省一个小镇Port Alberni投票反对该镇设立“法轮功月”的提案。就在此事发生不久之前,一位中共外交官曾到这座小镇游说。

文章中称,很多观察家都认为中方官员利用中国人擅长的“搞关系”来收集情报,并借此掩盖北京政府的介入。

七月九日《环球邮报》(Globe and Mail)报道称,加拿大情报局(CSIS)亚太局前任负责人朱诺•凯苏雅(Michel Juneau-Katsuya)在一次采访中称,现任情报局长法登受到了不公平的攻击。他表示,外国政府意图影响加拿大政客在情报圈中是人尽皆知的事。

七月七日,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资深记者布莱恩•斯图尔特(Brian Stewart)发表文章说,外国政府正在通过“恩惠”拉拢为数惊人的加拿大政府官员,以达到他们的政治和经济目的。其中,中共是慷慨的东家。

文章称,外国的资金通过各种民间协会或商业领袖来给予我们的政治家各种恩惠以换取未来的好处。最明显的是前温哥华市长萨姆•苏利文(Sam Sullivan),去中国实地考察的所有旅游费用由中方支付,并且“被象皇帝一样地对待”。萨姆•苏利文正是如此外国恩惠的接受人。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Advertisements

中共公告贪官:钱存在这些国家最安全

陈东

【人民报消息】贪官们也都互相交流经验,钱存在哪些国家比较安全。

7月11日中共国官方终于发布公告,以发布「国家信用等级」报告的形式来通知第三批80余万半裸和准备全裸的贪官污吏及其家属子女,钱放在哪些国家比较安全。

这个报告是中共官方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公司」11日发布的,在这份报告中,中共国排名第十,本币和外币展望是「稳定」的;美国排名第十三,本币和外币的展望都是「负面」的;日、英、法分别排名在十五、十六、十七,本币和外币展望都是「负面」的。

国际间如穆迪、标准普尔和惠誉等著名国家评级机构均认为,美国政府的公债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债券。但中共「大公国际资信评估公司」的报告说,美国的债信危机比中国更严重。其实这种说法非常不公平,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是美国最大的债券拥有国。如果美国的债信危机比中国更严重,中共为啥要掐着老百姓的脖子,明里暗里拼命购买美国的债券,这不是故意要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中共国「信用评级与国家金融安全」课题组组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巡视员吴红说了实话:目前许多国家信用评级正被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中共借机为自己参与制定国际评级新规则、争取国际评级的话语主动权。

说实话,国家信用评级对中国老百姓没有任何意义,但对那些携民脂民膏外逃的大小老鼠们可意义重大。

「大公国际」据不同于现行国际信用评级体系的国家信用评级标准,对五十个国内生产总值合计占世界经济总量百分之九十的国家信用等级进行评估。评级选取遍及世界主要区域的五十个国家,包括欧洲二十国、亚洲十七国、北美二国、南美六国、非洲三国和大洋洲二国。

这么多国家中,挪威、丹麦、卢森堡、瑞士、新加坡五国获得中共极大青睐,政府授权的「大公国际」说:这五国国家信用评级最高、钱存在那里最安全。因此大陆给他们的本币外币评级均为「AAA」。

(人民报首发)

广东一千多万人受石漠化威胁 村民石缝中生存

据大陆媒体7月13日报导,地图上,位于广东韶关乐昌市西部的沙坪镇形同一片绿叶,捍卫着南岭山脉的苍翠与宁静。然而,这片所剩无几的绿色,正因为石漠化问题而枯黄褪色。

7 月初,高低连绵的丘陵山地已经成为了石头的海洋,只有零星的杂草在石缝中顽强地生存下来。走近细察,几棵残存的松树桩仍残留着或火烧、或砍伐的痕迹。 被石山包围的沙坪镇,只是石漠化威胁下粤北山区的一个缩影。

在广东,21个县(市、区)受石漠化困扰。全省岩溶区面积15968490亩,其中石漠化区域占了45.6%,分布在乳源、乐昌、阳山、英德、连平、怀集、阳春等县(市)。

广东石漠化区域主要集中分布于东江、西江、北江流域中上游,生态区位十分重要。北江流域占全省石漠化区域面积的95%。

石缝生存逼走村民

对于乐昌市沙坪镇南洞村的村民而言,“石漠化”是个新鲜的词汇。生活在广东最穷地区之一的沙坪镇,严重的石漠化使村民为改变贫困的努力显得无助。

石漠化导致的严重缺水,使身处南方多雨带的他们只能分到人均少许旱地,年产数百斤的玉米。“还不够喂大一头猪”。南洞村村民感慨。

和沙坪其它地方一样,南洞村村民大量种植黄烟。因为海拔太高、水太少以及土地贫瘠,南洞村黄烟的亩产量明显低于其它地区。很多当地人只能上山在石头缝里寻找野菜:马蹄草、剪刀草、小油菜……

为了改变命运,越来越多的人以不同方式走出大山,外迁谋生已经几乎成为了当地年轻人的首选。据统计,沙坪镇6000多村民外出打工。目前全镇常住人口数约 3000余户,不及1990年代的一半。 人口每年都在减少,柘洞村45户中已经有22户外迁,剩下的都是老人或者实在没有能力迁走的。

罕见冰灾加剧石漠

为了获得生存所需的粮食,许多村民不惜放火烧山广种薄收。放火烧山带来了严重的土地退化。这些“烧”出来的坡地,村民很少会将其精心整治,辟为梯田,于是水土流失不可避免。一两年后,只能抛荒。 这种粗放型的生产方式给当地脆弱的生态环境带来无尽的重压。

而谈起石漠化,2008年初的冰灾是绕不开的话题。

“冰灾把山上的树全部压断了。前些年种的松树全都死光了,以后估计这山上除了草什么都活不了。”在冰雪天灾的袭击下,沙坪镇下茶山村风水山上的大树几乎全部都被压死。

正见网版权所有1999-2010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共的谎言教育

作者:沈睿

从我睁着眼睛看世界开始,到我上大学——小学,中学和高中,学校里天天告诉我: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劳动人民受资本家剥削,他们生活得水深火热,特别是美国人民吃不饱穿不暖。而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而且中国人民总是受西方人欺负。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的历史就是受欺负的历史。中国人都如小受气包,在外国人的大皮靴下挨踹挨踢。

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美国的总统理查德·尼克松要来中国了。为了迎接尼克松的到来。我们学校给我们进行培训教育。如果美国记者问你们你们每天吃什么?告诉他们我们每天吃鱼和肉。我们使劲地点头。那时我的肚子想到鱼和肉都高兴得得咕咕叫,因为我们并不每天吃肉和鱼。吃肉是我们生活中值得庆幸的一件事,那时我们住在北京,一个月每个人有半斤油,一年每个人有半斤花生,二两瓜子。我们想象的最好的生活就是每天吃肉。我们要告诉那些吃不饱的美国人,我们天天吃肉,还吃鱼。大鱼大肉。

尼克松来的那几天,我们必须穿最好的衣服。可是那时我一年只有一件新衣服,还是新年时才买,所以我没有。老师说,没有新衣服的人就一定早早地来到学校,免得路上遇到美国记者,让他们看到你穿的带补丁的衣服。我看看自己的补丁连天的衣服,我怕美国人看到我,我早早地到学校。等尼克松走了以后,我才恢复正常时间上学。学校里为尼克松来鸡犬不宁,我们都等待美国人问我们吃什么。结果呢?结果是没有一个人遇到过美国记者。

于是老师开始在课上给我们讲在尼克松访华期间,中国人民是多么给中国争脸的故事。比如,在西单菜场,一个美国记者看到一个老太太,跟老太太说话。老太太听不懂,可是立刻走到鱼摊子前,买了一条最大的鱼,拿着鱼照相,显示中国人民能吃得起鱼。我们听到这个故事,都热血沸腾地鼓掌。多么爱国的老太太!能吃得起那么大的鱼,让外国人,特别是美国人看看,中国人生活多好啊!还有就是一些老科学家被访问。他们住的房间里有沙发!沙发那时是我们不可想象的家具。他们有沙发的家都给中国人争面子啊!

上中学的时候我们开始看见零星的外国人在北京的大街上。我们很少看见外国人,一见到白人,我们就把他们团团地围住,围得水泄不通。任何一个外国人都在中国被围的水泄不通。因为很少见到外国人,我们以为外国人是天外来客,忍不住围着他们,一言不发,他们莫名其妙地说什么话,我们也听不懂。我那时天天看报纸,报纸上只要有一个外国人来,就报道他何等热爱中国。他们热爱中国都热爱得来这里看看了。报纸上常常报道世界各国热爱中国的故事。我那时坚决相信我们中国是世界革命的首都。我为自己出生和生活在中国而无比自豪。

所有这一切我所被告知的东西随着改革开放的来到都如一座破房子一样纷纷倒塌了。第一,我知道在中国人民都生活得幸福无比吃一斤棒子面也要粮票的时候,美国人民天天吃黄油面包各种鱼各种肉而不需要粮票肉票油票。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些票是什么。而且,他们家家户户都有沙发!第二,原来中国人幸福生活的时候,同时有很多中国人自杀而死,流放而死,饿死——四千万人(40,000,000)在三年之内被饿死。世界历史上最大的饥荒导致的人口死亡发生在中国的 1959-1962。我查资料,从中国官方的统计资料中查出,1962年中国的死亡率高于出生率。

第三,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和西方的交往史并非是西方欺负中国的历史,而是中西互相不了解理解而逐渐理解的过程。这个过程仍在继续。所谓的不平等条约都是中国人签了字画了押,同意的,清政府并非是在刀架在脖子上才画押的。而且所有的暴力冲突最初都是由没受到过教育的中国人挑起来的。这是一个吃惊的发现。我才明白中国的历史教育里几乎全是谎言。凡是涉及中国与外国的关系的,中国的教育的几乎都是从害怕恐惧外国人的xenophobia出发。这种教育塑造中国人看不到自己的缺点和弱点,只要有问题就指责外国人。害怕外国人导致的是莫名其妙的崇拜外国人。崇洋媚外与自惭自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恨外国人,其实内心里很向往外国人。永远不能平等地对待自己和外国人。

第四,北京不是世界的首都。实际上,哪里都不是世界的首都。世界没有首都,世界是一个多元的存在。与中国很多人都希望到北京生活和工作不一样,美国人大多不愿到首都华盛顿工作。华盛顿最大的优点就是所有的国家博物馆都免费,包括国家艺术美术馆,这让我最高兴。而且国家美术馆的餐厅的饭也挺好吃的,不过不是免费的。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大幅增持日本国债是往枪口上撞

作者:时寒冰

总有一些蹊跷的事情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上演。

最近,多家媒体报道称:中国对日本国债的热忱,正在一个个新高中呈现。日本财务省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5月份新买入日本国债再创新高:7352亿日元,该数字超过今年1—4月的总和(5410亿日元),而前4月中国对日本国债购买量(5410亿日元)却是比2005年全年多了一倍以上……尤其在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形势最严峻的5月加快了购买日本国债的步伐,使得今年前5月增持日本国债总额超过1.27万亿日元。而包括中国在内的海外投资者对日本国债的追捧,使得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一路走低,截至本周四晚间(7月8日)该收益率持稳在1.10%……

需要指出的是,以上并非中国购买日本国债的全部。因为日本公布的数据只考虑交易发起国。英国《金融时报》举例说明这一点:假如一家中国投资者通过伦敦的某家经纪商购买日本国债,那么这笔交易将记在英国名下。由于英国通过中国渠道购买日本国债的可能性较小,中国购买日本国债的数额可能还要大。

日本国债的风险,要远远超过美国、欧元国的国债!可以说,是全球所有发达国家中风险最大的!

日本债务危机是一个巨大的火药桶,它比欧元国更为严重!现在国际上一般认为政府债务占GDP比重的安全临界点是60%以下。而根据IMF、标准普尔及渣打银行的数据,当前日本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高达214.3%,远超过希腊的120%!超过国际上公认的安全线两倍多!

标准普尔在今年1月已经调低日本的国债级别。

日本债务危机随时可以引爆。只是,华尔街的投机大鳄们在等到引爆它的时机而已。

中国兴致勃勃地往枪口上撞,无疑将对猎人产生更大的诱惑力。

2010年6月21日,我在《两房退市:一个醒目的标志》一文中写道:如果中国继续以某种条件换取人民币不升值,日元接下来将遭狙击,人民币对日元将间接升值……再接下来是东南亚。于是,有关部门宣布,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犹如剧本,从开始起,结局就定了。

中国增持日本国债,有三种说法:

其一,出口原因。根据国外一些外汇分析师的分析:中国对日本国债的需求,很可能是推动日元走强的因素之一。自今年初以来,日元兑欧元累计升值20%以上。日本是中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如果中国是基于自身出口的因素,用这种方式力托日元,无疑是蠢到家的选择。一方面,这种推动力非常小(日本国债主要持有人是日本国内的投资者,对市场的影响极其有限),另一方面,国际投机大鳄们一旦展开狙击,日元将以比受债务危机困扰的欧元更快地贬值!——这一狙击只是时间问题,而不是狙击与否的问题!

其二,政治原因。有媒体评论说:“中国突然大量增持日本国债,本意是给日本民主党投下政治信任一票,希望能够在中日关系上有新进展,但鸠山由纪夫上任半年多便在日本右翼和美国连手打压下尴尬下台,而新上台的菅直人则一改过去亲华姿态,义无反顾地跟着美国走,反复宣扬要警惕中国军力膨胀。中国机关算尽,反而赔尽外汇储备,到头来恐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教训是,无论是政治还是投资,中国都需要从更长远的利益和大趋势上去考虑。日本历来都是反华势力占据绝对主导,过分沉浸在自欺欺人的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意淫中只会让中华民族再次面临劫难。

其三,分散风险原因。这一说法非常牵强。数据显示,过去10年中,美国、德国和日本国债的收益率分别约为3%、2.6%和1.2%,日本国债的收益率最低,再加上其负债占GDP比重全球罕见,风险之大,无出其右者。

对冲基金早就瞄上了日本。据报道,澳大利亚对冲基金Blue Sky Apeiron直言日本可能会面临一场债务危机,与震动全球市场的欧洲这场危机类似。Apeiron全球宏观基金经理Hobart称,未来两年日本将苦于偿还高额政府债务,国内储蓄下降将促使日本依仗外国投资者为其财政缺口提供融资。

是的,日本正面临着老年化问题,国内储蓄率下降,民众对债权的消化能力下降,如果外国投资者不提供融资,日本国债的安全系数就命悬一线。据报道,即使基于 2010财年475万亿日元的GDP总量保守估算,日本的公共债务也已超过950万亿日元,摊到每个日本人身上的债务超过750万日元。

但没有想到,在危急关头充当这个冤大头的会是中国!

6月11日,日本新首相菅直人在国会发表就任后的首次政策演说时坦承:“日本财政已成为发达国家中最糟糕的情况,过度依赖国债已让财政持续恶化,就像希腊给欧元区带来的混乱一样,日本若再坐等,将有破产之患。”日本财务省官员也说:“国内投资者是日本国债维持稳定的主要因素,但这些投资者大部分是日本银行,如果银行遇到问题,日本国债市场就不会继续稳定下去。”

连日本人都认识到了其国债的高危性,中国怎么会忽略或者漠视这种危险呢?!

根据辜朝明先生的研究,日本早在20年前就已经陷入资产负债表陷阱。过度负债者全力偿还债务的经济体有以下3个特征:信贷和银行资金供应停止增长,这不是因为银行不愿放贷,而是因为企业和家庭不愿借钱;常规的货币政策基本失效;私人部门改善资产负债表的愿望,使政府以最后贷款人的身份出现。其结果是,在私人部门资产负债表调整结束前,旨在使货币及财政政策“正常化”的所有努力都宣告失败。

日本不是美国,可以通过债务的扩张实现国力的扩张,稀释债务,更重要的是,美国永远不用担心偿还国债的问题,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胆敢硬着头皮向美国索债!日本真正走出资产负债表陷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这种情况下,拼命增持日本国债的动机令人难以理解!

更要命的是,日元资产的流动性远远低于美元、欧元,一旦持有者被套很难抛售套现,国外的机构不愿意去买日本的国债,就是怕关键时候找不到愿意接盘的,砸在自己手里!唯一万幸的是,中国增持的日本国债主要是一年期短期国债,而中国留给自己的纠错机会,也只有这一年的时间而已!

因缺乏远见和洞察力,中国增持美国国债和美国股票后,次贷危机爆发,美元贬值;然后,转而增持欧元国债避险,随后欧元区债务危机就爆发。中国外汇储备成为红颜祸水,流到哪里哪里出事,或者说,哪里将要出事就留到哪里,难道仅仅是偶然吗?如今又增持日本国债,能够走出那个魔咒吗?不!对日本的货币战将比欧元狙击战更容易展开。是华尔街太贪婪太凶残太聪明,还是中国太愚蠢?

由官僚而不是真正懂得投资和爱护这个国家财富的人去主导财富的保值,风险之大,难以估量!让人不能不心痛!心痛!心痛!

主要依靠增发基础货币积累下来的庞大的外汇储备,是国内通货膨胀的重要源动力,是国民生活压力沉重的根源之一。既然无法确保外汇储备的升值,不如减少外汇储备,藏汇于企业、藏汇于民。同时,应该改变重货币储备而轻实物储备的倾向,多储备资源尤其稀缺资源,在资源为王的时代,储备稀缺资源比储备任何货币都更能确保财富升值!即使向货币方面配置,应该考虑那些更有前途的货币,比如加元、澳元等有丰富资源依托的货币,而不应该在垃圾货币中打转转。总之,外汇储备应该造福于民,而不应该成为民众噩梦的源头。期待国家的智囊团队,以民族利益为唯一出发点,拿出更好的解决方案。这个苦难的民族,实在是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
分享:

文章来源:和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