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中国多个地方政府开设微博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bo-07092010095051.html
2010-07-09

在中国,网络博客和维博日趋普及,一些地方政府也开设维博,与民众沟通。就此,本台记者石山邀请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的谢田教授和美国中文网站“中国事务”的主编伍凡进行讨论.

记者:“现在博客和微博在全世界特别时兴,在中国也开始时兴起来。现在有媒体就发现中国有很多政府的部门现在也开始推出官方的微博,包括无锡市政 府、昆明市政府、广东的一些公安部门推出很多微博。我们先问一下伍凡先生,您觉得微博在中国政府的这个体系里面它能起什么作用?它为什么这么贴近潮流,您怎么看这个事儿?”

伍凡:“你知道中国的网民达到4.17亿人口了,有4亿多人口了。这个中间有大概30%已经上高速网,所以这样的话这些网民们会利用各种各样的工具来进行交流,而且影响舆论。而中共自己如果去放弃这个工具,它不去主导,不去引导的话,那它就一败涂地了,所以它一定要介入。无论如何它要介入进去影响到这4亿多的网民。这是它目前面临到的最大的困局。”

记者:“对,是不是现在在中国传统媒体都是官方控制的,是被互联网冲击得很厉害?”

伍凡:“现在官方媒体几乎所有能够上网的那些网民都不相信它,既不看中央电视台,也不听它的宣传广播,不 同的信息他们自己去对比,他们自己去选择。所以传统的媒体包括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等等已经大大削弱它的影响力了。

记者:“所以,博客和微博就算是一种补充。对。想问一下谢教授,好像在美国很少见到有关政府部门做这样的事情。您怎么看中国政府开博客和微博。”

谢田:“我同意刚才伍凡先生所讲的, 就是说, 它实际上是它占领舆论阵地的一个做法。因为微博它首先信息量很有限。它是用作一种即时通讯或者是发些短信的工具。那你如果作为一个政府,你政府宣讲政策的话,也不可能在这么小的空间内发出来;另外政府的网站应该提供政府服务也没办法用微博来实现。人家正常政府的网站象美国的很多州政府也好,联邦政府,政府有自己的官方网站,它干嘛还需要微博呢?它在网站上去取代很多服务,你根本不需要去政府办公室见人就可以做到。我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必要政府来做这种微博。微博现在大部分局限于私人的用途或者是在政治竞选之前宣传的作用,因为不是官方的嘛。”

记者:“那伍凡先 生,刚才谢田教授讲的政府官方的这种网站能起很多作用。其实,中国很多政府部门它也有自己的网站,能够起到网上办公的作用吗?您知道的情况怎么样?”

伍 凡:“我觉得还是这一点,老百姓不相信中共的网站,他不相信。它各个地方政府、省政府也办了网站,可是老百姓还是不相信。关键是这个心态很重要。美国在奥巴在选举总统的时候,他的网络系统起了最大的作用。把他推上总统的座位,这个网络起了不可磨灭的功能。那么,中国有没有这个功能?中国政府能不能做到?做不到,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你。”

记者:“就说前提还是一个相互信任的问题。”

伍凡:“对,我根本不相信你,政府用各种手段 发出来的、通过任何渠道发出来的信息我不信任。因为老百姓也对比,你所讲的话跟多数网民之间所传递的信息差别太大了。所以他们一定要去寻找哪个是真正的准确的信息,发现政府所公布的都是假的,是空的,有掺水的,所以久而久之他们就不相信了。”

记者:“您谈到政府的公信力和社会各个群体之间的相互信任是非常重要的。”

伍凡:“美国能做到这一点嘛。它不敢去讲假话,因为有很多其他的媒体,其他的东西来监视它。如果你奥巴马发出的信息是假的,那对他是巨大的损害。他不敢讲假话,他只能讲真话。或许他可以说我有的可以不讲,但是我不能讲假话。中国呢什么都讲,都讲假的。那老百姓怎 么能信任你呢?你现在就是政府再去办各种各样的微博我觉得效果不大。”

记者:“大概前一两年云南省昆明市也采取了很多新的行动包括公布市 长电话,包括政府官员的电话都公布出来。他们最近也率先开了‘微博云南’。谢教授您怎么看这个,是不是它也是想弥补这种不信任感?”

谢田:“我想是的。当时刚出来的时候可能会让很多人很兴奋,可能觉得有市长热线,我们可以和市长通话,但是他打了几个电话以后知道没办法跟市长通话,现在看来这些热线都不通了。实际上做表面文章问题的时候,它没有解决真正的问题。本来这个政府的电话就应该是热线,实际上永远应该是开放的,这样的话老百姓有什么事要解决的才能去找政府。现在美国唯一能找到的政府热线就是911热线,也就是紧急呼救热线,其他那些实际上永远都是出于热线的状态,因为它必须是开放的。”

记 者:“对,它正常开放中的电话都是开放的。”

谢田:“对,包括所有的电话, 包括白宫的电话,各级议员的电话、州长、市长的电话都是这样的。实际上它没有必要开一个虚假的热线电话来营造宣传的优势。”

记者:“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中国政府的一种努力了。”

谢 田:“对,显然它是受到了压力。它还是受到了舆论的压力,而且这个压力可能越来越大。”

您刚才听到的是本台记者石山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教授谢田和美国中文网站“中国事务”主编伍凡讨论中国政府开设网络维博的问题。

Copyright © 1998-2010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Advertisements

世界银行最新外资报告 中共强烈反驳

世界银行一份有关外国投资的报告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应。中国商务部官员直接批评世行报告有失公允,没有全面反映中国投资环境改善的现状。但是,欧盟商会表示赞同世行报告,认为中国在对待外国企业方面确实是世界上最具限制性的国家之一。美国贸易专家指出,中国反应如此强烈主要是担心,世行的报告有可能会被世贸组织采用,在今后做出不利于中国的裁决。

自从7月7日世界银行发表了2010年跨国投资报告之后,中国对外资多有限制的问题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中国是世界上对外资限制最多的国家之一的说法在网络搜索中一下子变得非常抢眼。许多中国媒体不仅报导了这个消息而且刊载了政府官员和专家学者的评论。


World Bank

世界银行报告
7月15日,中国商务部外资司司长刘亚军在新闻发布会上直接对世行的这个报告做出回应。刘亚军说,“他对这一报告的结论并不认同。”

刘亚军还质疑世行报告使用的四个研究领域:行业准入,外商建立子公司,获取商业用地,涉及外商的商业仲裁机制。这位商务部官员强调,用这四个方面来衡量一个国家的投资环境是不充分的。他说,劳工成本、供应链等因素也应当考虑在内。

对于刘亚军对世行的研究方法提出的这些质疑,不少中西方的专家并不认同。美国贸易问题专家、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丹尼尔·埃肯森(Dan Ikensen)对美国之音说:

“这个报告至少是非常全面的。它不只是了解一下中国的问题后就说中国开放不够。报告实际上把中国跟它的邻国以及世界许多国家进行了对比研究。而且是按照同样的政策标准进行比较。”

埃肯森说,不幸的是,中国在多项统计中表现不太好。但就研究使用的标准来说,当然是客观的。

埃肯森还指出,外资对中国的抱怨和批评早已经不是新闻,而这次中国方面对世行的这个报告如此不安,主要原因是,这个报告是一个全面性的比较研究,它有可能被世贸组织审理涉及中国的案子的时候作为证据加以采用。这对中国很不利。

世行专家、报告的撰稿人之一皮埃尔·吉斯兰7月7日在报告发表的当天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曾经指出,这项研究不是要就一个国家的整体投资环境做出评判,而只是对它的外国投资相关法规中所具有的限制性内容进行的一次调查。而整体投资环境和获得外资多少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经济规模的大小,投资机会的多少等。

不过,对中共政府的反应,世行拒绝做出评论。

中国在改革开放的头30年对外资采取了非常欢迎的态度。不过,在过去大约一年左右的时间里,在华的外资公司发现,它们在中国受到的欢迎程度明显下降,受到的限制也越来越多。批评和抱怨之声持续不断。

欧洲商会秘书长阿布鲁齐尼(Arnaldo Abruzzini)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外企对中国的批评增多可能不是因为中国对待外资的态度已经发生了根本的逆转,而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结果。现在越来越多的外国公司前往中国发展,中国应对失措,增加了不少限制,让外企挫折倍增。

阿布鲁齐尼说,西方企业受到的限制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

他说:“(它们的)一个主要担心是在中国在许多领域里不能够得到与中国企业平等的对待。例如在政府采购问题上,中共政府明显歧视外资企业。再一个问题是,中国对外资企业并购采取的限制。要成立合资企业,外资方面必须寻找中国公司作为合作伙伴,双方的股权分配只能是一半对一半。”

阿布鲁齐尼提出的第三个问题是知识产权保护。他说,在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严重不足,这给外资企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阿布鲁齐尼认同世行报告的观点,认为中国对外资的限制是世界上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他说:“欧洲企业对于中国市场准入方面的限制非常关切。欧洲没有这些限制,很开放。在中国,欧洲企业遇到很多问题,法规是一方面,文化障碍也是一方面。这都影响到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是的,我们也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具限制性的市场之一。”

欧洲企业的抱怨并不是孤立的。在华经营的许多美国企业也深有同感。中国美国商会在4月份发表的白皮书中提出,美国公司担心的主要问题主要是,政府采购、创新市场和外国企业的国民待遇。白皮书还“强烈敦请”中国履行入世承诺。

来源:VOA

欧盟设人权论坛 听取民间声音

【新唐人2010年7月17日讯】按照惯例,欧盟会定期与民间团体就人权问题進行对话,并将此视为民主的标志。本周,第12届欧盟与非政府机构的人权论坛在布鲁塞尔召开,政策制定者在论坛上聆听了各路专家、学者的想法。

论坛涉及的主要内容包括反对死刑,促進和保护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等方面,尤其是里斯本条约实施后,欧盟的人权政策。论坛由欧盟轮值主席国比利时主办。比利时外交部长史蒂芬.凡纳克勒(Steven Vanackere)表示,欧盟经常被批评没有效率,在比利时担任轮值主席国期间,他们会注重实施欧盟在人权方面政策的效率,他说,人权应该得到比外交官员和政治家们动动嘴皮子更多的付出。

国际大赦前秘书长艾琳.汗(Irene Khan)参加了这次论坛:“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聚会,因为决策者必须确保他们获取的是正确的信息,确保和民众有联系,确保真正懂得这些事情。这就是公民社会能给这种辩论提供的,它能(给决策者)提供实践经验,提供了和当地社区沟通的桥梁,并因此让决策更加有效。”她建议,这种讨论不应该仅限于欧盟和欧洲的非政府组织之间,应该邀请全球的公民社会一起来参与。

总部设在美国的开放社会研究所驻布鲁塞尔分部主任海瑟.格拉博(Heather Grabbe)代表人权和民主网际前来参加,她认为应该对这种对话本身進行评估:“假如不和公民社会的组织定期交流,官员们决不可能知道这个国家发生了甚么。”她建议欧盟各机构针对人权问题应该发出统一的声音。

这次论坛的主持人是比利时外交部人权大使米歇尔.提勒曼斯(Michel Tilemans),他说:“绝对的,我们非常注重民间社会的贡献,要知道我们一直在定期征询他们的意见。”

新唐人记者李孜、李月比利时布鲁塞尔报导。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xtr/gb/2010/07/17/a414587.html

追查国际:必将薄熙来绳之以法

日前江丙坤邀请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来台一事受到台湾正义人士的强烈谴责,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已明确表示,薄熙来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11年来血债累累,在全球12个国家被起诉,若薄熙来到台湾,必定将他告上法庭。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言人汪志远7月17号表示,有朝一日必将薄熙来绳之以法。

汪志远说,薄熙来不论在辽宁还是在重庆任职期间,都是迫害法轮功最恶劣的凶手之一。他说【录音】:“薄熙来是我们追查国际追查的对象,它是迫害法轮功的责任人之一。在它辽宁任职期间,它那个地区是全国的迫害最严重的之一。在它调任重庆期间,又使重庆的迫害加剧,完全是处于一个黑社会的状态。”

汪志远表示,薄熙来若到台湾来,台湾的正义人士也不会放过它。同时,追查国际将不论天涯海角,不论时日长短,必定要将薄熙来绳之以法。

汪志远说【录音】:“所以作为追查国际来讲,把薄熙来作为追查的对象,而且我们将永远的追查下去,一定要将它绳之以法。它如果到海外来,我相信,台湾的正义人士也不会放过它。”

追查国际发言人汪志远正告那些还在直接、间接迫害法轮功的人要审时度势,停止迫害法轮功,否则将面临最严重的审判。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赵辉、王真采访报导

“六一零”文件曝光 中共疯狂报复(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七日】中共“六一零”借上海世博会迫害法轮功的《宣讲提纲》及河北迁西县“六一零”据此制定的同类文件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底曝光后,整个“六一零”系统惊慌失措,采取一系列掩盖和报复举动。其中中央、省、市均派驻所谓“督办组”至迁西,操纵迁西“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刑侦、各乡镇派出所等大肆骚扰当法轮功学员及民众。三位善良女子被劫持至今已两个多月,面临被邪恶起诉。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完全不讲法律的,而这场迫害才是彻头彻尾非法开始、非法实施的。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610”组织更是邪恶的非法组织。因此中共从迫害一开始,就把迫害真相作为所谓的“国家机密”百般掩盖,对曝光其罪行者又恨又怕,疯狂报复。


迁西县看守所(位于迁西县白庙子乡李兴庄村东)


迁西县委,迁西“六一零”即在此楼的二楼(景忠东街23号)

六月十八日,王志新、马银凤被扣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逮捕。此前六月十日,陈红利被扣以以“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逮捕。将所谓逮捕通知送达陈红利丈夫的是城关派出所副所长王英,为逃避追查、掩盖罪行,所谓的“通知书”上没敢写办案人的名字。据悉,接手此案的是迁西县检察院起诉科副科长王连功。


迁西县检察院(迁西县紫玉街五号)


迁西县城关派出所(紫玉街)

七月六日,当事人家属聘请北京律师张传利、兰志学介入。当天下午两位律师找到了迁西国保,国保的人说案子转到了检察院起诉科,律师又到检察院起诉科,经交涉,二位律师于下午快下班时,在迁西看守所见到了王志新,第二天律师到遵化看守所,开始时不让见,律师打电话四、五次找迁西检察院起诉科,家人又托人,最后才见到了马银凤。在迁西看守所律师也见到了陈红利。

“六一零”四处骚扰恐吓、绑架抄家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网曝光中共中央“610”借上海世博迫害法轮功的《宣讲提纲》及迁西据此制发的同类文件。四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六一零”在背后操控迫害、不断犯罪的证据被昭示天下,气急败坏,层层下压,要求查出文件被曝光的渠道。

迁西“六一零”连夜追回已发到街道办及各乡镇、正准备下发到各村的“秘密文件”,并成立由迁西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刑侦大队、兴城派出所共同组成的“专案组”,开始大面积的秘密排查,多人多次受到恐吓、骚扰。


迁西县公安局(凤凰东街)
期间,当时的中共唐山市委书记赵勇(现已调任河北省副省长)三次批示一定查出此事,并将迁西县党委书记王东印叫到市里狠批一顿。从四月下旬至六月初,省、市多次派出“督导组”到迁西施压,公安部派出专家组住进迁西。

五月三日,兴城镇政府干部毛凤勇夫妇被抄家并被绑架,电脑、手机等物品被抢。五月四日,毛凤勇夫妇被勒索五千元钱后于凌晨三点多钟回到家中。之后城关派出所又几次骚扰这对夫妇。

五月三日晚七点多,十来个警察突然闯入唐山市迁西县兴城镇五村居民陈红利家中,野蛮绑架陈红利,并抢劫了她家的电脑、打印机、卫星电视接收器等。参与绑架的警察是迁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刘进颖、赵国琪、徐志刚、王伟,和刑侦大队的四、五个人。这是自九九年以来陈红利第六次被中共绑架。陈红利并遭迁西看守所一个姓付的警察的殴打。

五月十二日,马银凤、陆佐金夫妇、王志新被绑架。马银凤在其经营的客运班车刚刚到达唐山时即被劫持,关押在新庄乡两天两夜后被劫持到迁西县看守所,并于当天转到遵化看守所。马银凤在西陆庄村的老家及在县城租住的房子先后被恶警闯入抢劫,王志新在县城的家及她母亲的家均遭恶警入室抢劫。迁西城关派出所十多个警察用从马银凤、陆佐金身上抢到的家里钥匙在他们租住的小区里挨家挨户试着开门,遭老百姓的抵制。

迁西县中共人员特别是对接触过此文件的人及家庭成员,逐个逼问,一遍又一遍过筛子。短短的几天内,七人遭非法抓捕(毛凤勇夫妇、陆佐金夫妇、陈红利、王志新及其丈夫)、6处住所被非法查抄(毛凤勇家、陈红利家、王志新家及其母亲家、马银凤农村老家和县城租住的房屋),中共人员甚至对有的家庭的孩子也进行跟踪、威胁盘问。因手机定位不太准确,非法抄家时,邻近的有好几家也被撬门别锁。

三位善良女子被劫持至今

王志新,女,二十八岁,迁西县新庄子乡政府办公室主任,二零零五年毕业于唐山理工学院电子系,老家在迁西县东花院乡西陆庄村。王志新小的时候,母亲体弱多病,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一个人带着兄妹两个孩子,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非常吃力。九六年村里有人学法轮功,她母亲就跟着学,不长时间,一身疾病不翼而飞,后来王志新也逐渐跟着学,按着真、善、忍要求自己,不做坏事,而且越来越善良可爱,事事为别人着想。无论是在家人亲朋及同学老师的眼里,她始终是个聪明、善良、懂事的好女孩。

王志新二零零五年大学毕业后来到迁西,先是在县城打工,后来来到新庄子乡政府。她工作认真勤恳,工作能力突出,又从不争名争利,得到领导同事们的好评与信任,年年被评选为先进工作者,很多工作领导都愿意交给她去办理。她在处理财务问题上也一直严格要求自己。很多业务单位提出给她在发票上多写一些金额,每次都被她婉言拒绝。王志新这次被绑架,乡政府的同事都震惊了:这么好的人怎么给抓起来呢?

马银凤,女,四十六岁,迁西县东花院乡西陆庄村人,在迁西至唐山的客运班车上做售票员。马银凤嫁给陆佐金时,陆佐金还在部队服役。在生下小孩一岁时就开始有病,什么都不能干,小孩只得由奶奶和姥姥照看。中医、西医看了很多医院,吃了很多药也无济于事。家里仅有的收入都用来吃药,经济十分贫困。陆佐金每天毫无怨言的给她熬药,战友们都笑话他。从部队回家后,与婆婆公公住在一栋土房里。由于长年生病,她的脾气变的很烦躁,和婆婆关系也很紧张。她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黑暗,见不到光明,这一病就是七年。一九九六年夏天,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大法师父让她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从此以后,她与人为善,孝敬公婆,身体也奇迹一般的恢复健康,家里什么活都能干了,婆媳关系也好了,久别的欢笑又回到她身边。

陈红利,女,三十八岁,兴城镇五村人,是个聪明能干的贤妻良母。她认识她的丈夫时,她丈夫的前妻刚刚病逝,留下了一个五岁的男孩。当时陈红利同情正处于处于悲痛之中的他,和这个过早这个失去母爱的男孩,处处关心他们。他们婚后生下一个女儿,她仍将男孩视作自己的亲生骨肉,甚至比对亲生女儿要用心。九七年,陈红利喜得大法。从此她更严格要求自己,处处做一个好人。她丈夫前妻的父亲生病,她也把他接到自己家,喂饭喂药,端屎端尿的细心伺候。亲邻都被她的行为所感动,说从没见过心眼这么好的人。然而就是这样善良的一个人,自九九年大法遭到迫害以来的十一年间,却遭到了很多非人的迫害,这次已经是第六次被非法绑架关押了。

上述三位善良女子,至今已被绑架关押了两个多月。现王志新、陈红利被非法关押在迁西县看守所,马银凤被非法关押到邻县遵化的看守所。王志新、马银凤的家人至今没见到过她们。王志新的一岁多的小女儿突然见不到妈妈了,由姥姥照看,看到有汽车经过就喊“妈妈”。爸爸和舅舅带她到看守所想见一见妈妈,仍被看守所的警察拒绝。没见到妈妈,失望而归的孩子趴在爸爸的肩头睡着了。陈红利的家人、及同村的人,也只是在多方努力下见过她一次。

“共产党对你们不讲法律”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一开始就是违法的。那些具体实行迫害的警察们都清楚这一点,所以有些人公开叫嚣“共产党你们就不讲法律。”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河北省望都县固店镇二十里铺法轮功学员刘淑敏,因向国保大队索要被非法抢走的电脑,被当地原国保大队队长王志勇等人强行投入看守所刑事拘留,之后被扣上“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投入劳教所。当刘淑敏提出要上诉时,王志勇称:“共产党对你们就不讲法律了。

迁西县电话区号:0315 邮编:064300
迁西县政法委5612334
白兴源 政法委书记 13582843688 5612537办 5613336宅
防范办(610)主任 高增才 5610805(办) 5627332(宅) 13933410163
高增才家庭住址:迁西县国土局家属院
高增才妻子 崔小云 迁西县电大会计 13513157052
迁西电大教务处 5611953 电大 校长办公室 5610911高增才亲属:
岳父 崔振国 59997332 迁西县新集镇南刘庄村
叔岳父 崔振友 5997375
崔振生 5614280 13473920972
崔振祥 5617302 13633341812
崔建(妻弟)13653255083
崔冀(妻堂弟)13933485891
赵霞(妻弟媳)13582852903
崔玉英(姑岳母)13191767480

迁西检察院 :
办电 宅电 手机
检 察 长:张国华 5978108 2239191 13933355968
副检察长:李宗百 5978601 5669988 13582563098
反贪局长:赵忠祥 5978603 5627238 13582570096
副检察长:王振兴 5978605 5613175 13831507689
纪检组长:刘振佐 5978608 5617686 13703371195
政治处主任:刘景春 5978609 5618595 15833568188
办公室主任:张爱东 5978100 5688136 13513156066
反贪副局长:马永春 5978610 5663692 13703153687
反贪副局长:陈贺瑜 5978611 5665207 13832984193
公诉科 科长:郝海涛 5618598 13832983644
副科长:朱文 5619985 13803316301
副科长:王连功(负责此案的人)5626161 13933324983
职 员:杨玉钟 5662529 13111472519
李侠 5666268 13191758398
才秀娥 5688608 13582578772
蔡玉玫 5689612 13333252085
张海燕 5688186 13931492228

迁西县公安局5612668
国保大队
刘进颖 国保大队队长 5086738 5619005 13832988311
刘进颖妻子 齐艳伶 迁西县电大办公室副主任 5620745 5620743
赵国琪 教导员 5661240 13832984779
徐志刚 13832988349 5669029
王伟 科员 5689895 5086738

迁西县城关派出所 地址:迁西县紫玉街5661110
史文义 所长5666586(办) 5689768(宅) 13832984235
刘永久 教导员 5089797 5612609 13832983665
张文东 副所长 5666526 5625308 13832988373
谢明利 副所长 5666526 5661136 13832983613
王英  副所长 5666526 5689790 13832984200
宫万金 主任科员5666526 5622178 13832984842
牛清国 副主任科员5666526 5624216 13832983673
赵荣海 科员 5666526 5668953 13832984286
刘海波 科员 5666526 5689683 13832982609
吴琼  科员 5666526 5666898 13832987027
杨继东 科员 5666526 5611592 13832984613
南利民 科员 5661110 5689879 13832988285
李小勇 科员 5661110 13832983645
杨文劲 科员 5661110 13933320587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法轮功从未被中国政府禁止?(3)

文/海外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7.20专稿)从1999年7月20日之后,在一般国内外的媒体报道甚至学术研究中,经常见到“中国政府于1999年7月禁止了法轮功”这样的描述。笔者认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一年来,从来没有一条可以依据的法律,因为中国政府没有禁止法轮功。至于1949年以来的“中国政府”本身的合法性问题,本文因篇幅所限,暂不涉及。本文主旨在于说明,即使按照中国政府自己欺世盗名用的“法律”,中共和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非法的。
造成混淆的第一个原因是,很多人把“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政府”混为一谈,把中共党魁个人与“中国”这个国家、中国这个国家的“政府”混为一谈。第二个原因,中共故意这样宣传和制造舆论,混淆视听。第三个原因,对“禁止”或者“取缔”的法律概念不清楚。

接前文

三、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违法所做的个人决定,是江泽民、中共、中国政府相互利用在搞政治运动,不是实施法律

以下证据,主要是来自中共内部的文件、讲话、信件,说明迫害法轮功是前中共党魁江××和中共相互利用、相互勾结的行动。

1.1999年4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了绝密文件“关于印发《江××同志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领导同志的信》的通知”。[注1]该通知如同祸水之源,要求中共党员学习江××在4月25日晚写的这封充满妒嫉、恐惧和恶毒谎言的信,并要求全体中共党员学习、贯彻、汇报中央。根据这个通知可知,将4月25日法轮功学员合法合理上访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是江××本人。江××的信和中共中央办公厅的通知说明江××要把他的意愿强加给中共的高层(注:中央办公厅的通知要求的是:学习贯彻落实,不是征求意见)。

2.江××东施效颦般的,在该信中注入了几个恶毒谎言,作为发动政治运动的重要信号:

– “究竟同海外、同西方有无联系,幕后有无‘高手’在策划指挥?”这是在没有任何调查的情况下所作的迫害信号。

-“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这是江××进行迫害的意识形态基础。

– “这次事件的发生,也说明了我们一些地方和部门的思想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软弱无力到了什么程度?必须坚持用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教育广大干部和群众……我们的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该清醒了!”说明党内包括高级干部是没有迫害愿望的,是××江个人的决定,所以才要“教育干部群众”,让高级干部“清醒”。

3.第二个秘密文件也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并要求“学习贯彻”的“江××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时间是1999年6月7日。这个讲话的直接结果就是3天以后成立的”610办公室”。这个讲话中装模作样的说:“‘法轮功’问题有很深的政治社会背景乃至复杂的国际背景。这是1989年那场政治风波以来最严重的一次事件。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深入研究,采取有力对策”。——江××把法轮功问题和“6.4”相提并论就是直接表明要进行全国范围的迫害了。

4.这个邪恶势力发动政治运动所用的讲话中提到:“中央已同意李岚清同志负责,将成立一个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李岚清同志任组长,丁关根、罗干同志任副组长,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为成员,统一研究解决‘法轮功’问题的具体步骤、方法和措施。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密切配合。”这里提到的小组就是后来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及其下设机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由于其成立时间而又被叫做“610办公室”,这是个类似纳粹盖世太保的组织,遍及大陆各省市区,遍布各级政府,耗费民众的血汗钱迫害善良百姓,在过去十一年来罪恶累累。这里说明两个问题,一是成立“610办公室”是江××个人的决定。因为习惯上,“中央”指的是“中共中央委员会”,或“中共中央政治局”,是中共而不是政府。这里指的“中央”不可能是中央委员会,因为中央委员会不可能就同一个议题先于政治局开会。那么这个“中央”就应该是当时正在开的会议。而江××的关于成立“领导小组”的讲话是告诉政治局委员一个决定而不是提出一个提交讨论的议案。此前,如果政治局开过会,就不需要江××来告诉大家一个他们自己作出的决定,如果没有开过会,那就是江××本人的决定。事实上,此前只有一个江××给中共政治局的批示而不是中共政治局会议(见下文第7条),佐证上述论点:江提到的“中央决定”是不存在的,那只是江××的个人决定。对于江××下台后这场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的长年持续,现任中共党魁们有无可推卸的责任!

5.上述邪恶讲话中提到的“”,就是赋予了“610”这个组织高于现存党政结构的超级权力。既然中央(指党的中央)和国家机关各部委(政府结构)都只能配合,这个组织就只对江××一个人负责,因此在江××下台之前,一直是江××的个人指挥系统和迫害工具。

6.邪恶讲话中还提到了即将成立的这个领导小组要收集各地学过法轮功的人的情况。这些所谓的“情况”是在“调查工作”开始之前就宣布的。同一段讲话中有“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成立以后,要马上组织力量,尽快查清‘法轮功’在全国各地的组织系统,制定斗争策略,为进行分化瓦解工作做好充份准备,不打无准备之仗,”证明了在讲话时调查尚未开始。而后来用来栽赃陷害法轮功的“精神病、自杀、不吃药而导致的1400例死亡案例”就完全符合了江在这次讲话里给“610办公室”定下的框框,说明了后来所有的“证据”都是“610办公室”遵照江××的个人意愿制造出来的。[注2]

7.在这两个文件之间还有一个文件。《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同志给中央政治局、书记处、军委诸同志的批示”的通知》(中办发[1999]19号文件)。江××的批示是5月8日而中办文件发布的时间应该是5月25日前后,因为中共各地省委是在5月28日前后召开常委会议传达的。目前没有这个文件的文本。从中共河北省委办公厅“关于认真贯彻落实中办发[1999]19号文件精神的通知”(中共河北省委办公厅冀办发[1999]21号)中看出,文件内容是秘密准备迫害法轮功的。这份文件是河北省政府机关事务管理局人事处副处长徐新牧查阅的。石家庄辅导站站长段荣欣和徐新牧为此而被分别判刑5年和4年。中共官方媒体报道可以证实整个事情以及文件的真实性。[注3]

鉴于1999年6月14日(即“610办公室”成立后4天)中国主要媒体报道的“中办国办信访局负责人接待部份法轮功上访人员谈话要点”(两办谈话)中否认关于迫害的传言,并再次确认4月25日接待法轮功代表时的讲话精神,即“对各种正常的练功健身活动,各级政府从未禁止过;人们既有相信并练习某一种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种功法的自由;有不同的看法、意见都是正常的,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和方式反映”,可以认为要么是江××的秘密文件否定了中共党和政府的公开政策(两办谈话),要么就是两办谈话本身就是阴谋的一部份。[注4]

8.1999年9月在新西兰举行的APEC会议上,江××作出了一个很不寻常和很不符合身份的下作的举动:给各国领导人,包括美国当时的总统克林顿送反法轮功的小册子。[注5]这就使两个月前开始的迫害成为江××个人的事。

9.1999年10月25日江××在对法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接受了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佩雷菲特的书面采访,对法轮功进行了诽谤并早于中共的任何文件和媒体将法轮功诬陷为“×教”,再次证明江××个人作出了迫害的决定和持续的推动。[注6]

两天后,10月27日,新华社发表《人民日报》10月28日特约评论员文章“法轮功就是×教”。10月3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这个决定后来被非正式的称为“反邪教法”。尽管如此,这个决定并无一字提及法轮功。此决定的违宪违法不在此处讨论。

综上所述,1999年7月开始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是由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的信件、讲话、批示和一系列的中共中央文件所发起、所推动的政治迫害运动,伴随以中共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中国所有喉舌媒体都是中共中央宣传部直接操控,不属政府管),而不是政府实施法律(政府行政和法律也没有权力这样迫害人民,否则就等于自行取消了其合法性,其实其合法性原本就不存在,此问题在此暂不讨论)。江××下台后这场政治迫害运动的持续,现任中共党魁们负有无可推卸的责任。

注:
[1]可作为证据的该信件和中共中央办公厅文件,在江××文选中可以找到。
[2]这个文件和第一个文件同时在海外被曝光。鉴于第一个文件已被后来发表的江××文选证实,此文件的可信度极高。此外各地关于学习这个文件的公开报道也可以证实其真实性。
[3]《人民日报》1999年10月26日第一版
[4]《人民日报》1999年6月15日第一版
[5]法新社1999年9月12日报道:Clinton Given Falun Gong Book.(Associate Press, September 12, 1999)
[6]《新华社》1999年10月25日

(全文结束)

中国网站大幅减少 众多博客被封杀

中国网民达4.2亿人 网控策略意外泄露 当局急删内部报告


有迹象显示,当局在展开一次前所未有的封杀网络言论的行动(AFP)

【大纪元7月17日讯】(大纪元综合报导)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15日发布第26次互联网报告,显示中国的网站数量大幅减少。近日,继部份门户网站受压暂停微博后,搜孤网站14日同时封锁近百个博客。更有外媒报导,中国某官方网站刊布了中共高官在用互联网进行舆论控制的内部会议上的讲话,但该文章迅速遭删除。

中国网站大幅减少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互联网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6月中国的网站数,即域名注册者在中国境内数量减少到279万个,降幅13.7%。这也是该份报告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在全世界的网络都在蓬勃发展的同时,在中国却出现了负增长。根据独立的网络机构Verisign的最新调查,全球共有2亿多个网站,其中活跃网站按年增加12%。

虽然在CNNIC的报告中表示,大部分网站是因为域名到期所致。而专家认为,中国网站数量急剧减少并非域名到期,而主要是来自于中国对域名登 记实行实名化所造成的。

专家认为,中国网站数量急剧减少并非域名到期,而主要是来自于中国对域名登记实行实名化所造成的。

另外,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报告显示,至2010年6月底,中国网民达4.2亿人。互联网普及率持续上升增至31.8%。手机网民半年内增加4334万,达到2.77亿人,增幅为18.6%,其中,大约有4914万的网民只使用手机上网。

近百博客被封杀

从7月14号起,搜狐、新浪等几大门户网站上的许多知名人士的博客被封杀,当中有知名学者,新闻媒体从业人员,艺术家,商人,公务员,教育工作者及各行业人士。

另外,从上周末开始,几大门户网站新浪、网易、腾讯、搜狐等的微博服务先后一度关闭,这也引发网友担心政府加强对网上言论的监控,开始整顿微博。

中共急删内部网控策略

《悉尼晨报》14日报导,近日,中国某官方网站刊布了中共高官在用互联网进行舆论控制的内部会议上的讲话,但该文章迅速遭删除。文章详细说明了中共控制互联网用以强化其统治并向海外投射所谓“软实力”。

遭删除的文章概述了中共利用规模庞大的机构和手段控制国内舆论,并对外试图“创建一个对我们友好并有益的国际舆论环境。”
对外宣传办公室主任、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晨在4月29日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上进行了关于互联网的讲话,该报告张贴于5月4日的官方网站上,然后迅速被删除,经过大量改写后于次日发布在政府网站上。

王晨表示:“控制互联网的努力可以提供强有力的舆论支持,以便统一思想,巩固力量,协助我们的外交战争。”王还描述了中共利用互联网平台“显著地强化”其对海外宣传的能力。“这些外国语频道正变成一个重要的抵制西方媒体的力量及增强我们国家的软实力。”

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研究中共宣传系统的专家布雷迪(Anne-MarieBrady)称,“中共不希望民众了解他们针对互联网具体的控制方式,因此文章迅速遭删除。中共没有对外关闭中国,而是通过宣传手段的现代化和巨大的设备投入从而在信息时代维持其集权统治。”

网络“防火墙”屏蔽了大部份海外中文网站和许多外语网站,而中国本土的互联网公司必须进行敏感词过滤和自我审查。同时雇用大量网络审查人员发布有益政府的虚假言论。

中国人权组织及时获取了这一文章并将其收入14日公布的关于中国互联网的报告中。该报告还称:“互联网最大的价值在于跨越国界传播信息和知识,但中共视其为互联网最大的威胁 并竭力加以控制和管理。”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17/n296843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