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法委官太为何被自家人暴打

作者﹕李天笑

【大纪元7月22日讯】6月23日,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妻子陈玉莲在省委大院门口,被当作上访人员暴打16分钟,亲身体验了丈夫的“维稳”工作。颇具戏剧性的是,而就在妻子“被维稳”暴打时,丈夫正在河南省参加中央政法委召开的会议。
政法委能把这种粗活做到自家人身上,可见“维稳”是不讲人性的。但打人方面的公安领导自有说法,称打人“纯属误会”。于是网上开始热传又一新词:“打错门”。

“打错门”让百姓愤愤不平在于,一个官太被打是误会,而无数平民被打是常态。公安的这句话实质上在暗喻,成千上万身份低微的访民遭到殴打、遣返、送精神病院、甚至被强奸或打死,就是“打对了”或就该如此对待。公安打访民本来屡见不鲜,但 “打错门”让人们看到,中共三令五申的信访政策和规定在具体执行时只是暴力和谎言的实践。陈玉莲以特殊身份被打再次证实了访民日复一日的悲惨遭遇。难怪公安对陈玉莲的话马上被在场者呛声:“领导的夫人不可以打,那一般群众你们是不是就可以随便打?”
仔细分析一下“打错门”事件,其中内情还是挺蹊跷的。比如,陈玉莲住的省委机关宿舍离她被打的省委机关南大门仅一街之隔。省委大院有一个食堂,平时也进进出出,但单单这天被拦了下来,而且便衣问也不问就打。又比如,黄仕明作为省政法委厅官,其夫人的职称和待遇问题和女儿的医疗事故问题都解决不了,要她“上访”,这与中共官场通常的运作不符。再比如,在陈被打过程中,至少有三次打人者被告之陈是“省委大院的家属”,但仍未能中止殴打行为。网友用“很魔幻”、“生活比小说更有想像力”等来形容。
警察竟然敢打顶头上司政法委领导的夫人,这确实不是一句“大水冲了龙王庙”能解释的。那么,政法委官太究竟为何被自家人暴打?

首先,当陈玉莲为自己和女儿的事出现在省委大院门口时,她的身份就是一介访民。而按中共对付访民的规则,以维稳开打是天经地义的。告共产党的状在中共看来就是欠揍。这时,不管是谁的夫人,只要是访民,跟党过不去,警察原则上并没打错。

政法委对底下警察就是这么安排交代的。打人的公安便衣属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是公安局专设在省委大院的“信访专班”人员,任务就是维稳。一旦发生“冲击省委大门”,“打砸烧”等突发事件,由他们来维持治安,即大出打手。陈玉莲破皮淤青、脑震荡、软组织挫伤等还算是幸运的,送进精神病院被精神病也是轻的,就是打死也白死。管信访的丈夫手下的兵如此卖力,是奉旨在先,严格说没有误打。所以,陈玉莲申明自己是“省委大院的家属,”照打不误,太正常不过了。

其次,省政法委维稳办副主任黄仕明对老婆挨打解救不力,实有口难言。黄仕明曾因女儿医疗事故死亡一事动员30多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致函全国人大常委会。此事表面上,是要求武汉市公安局立案,因此与武汉市公安局算是结了梁子。实质上,黄把事情闹到全国人大,公开揭露了中共黑幕,干了违反稳定的事,中共当然不会轻易饶过他。

也就是说,黄仕明身为维稳办副主任却破坏了稳定的局面,而且不是用中共那种背后暗斗的潜规则,而是用联名信的“民主”方式,这就犯了中共大忌。黄仕明触碰中共的要害,中共怎能不敲打他。这就难怪门卫会拦下他老婆陈玉莲这个省委大院的“熟面孔”,便衣公安更是不分皂白,劈头就打,好像早就盯上了似的。

总之,“打错门”站在中共立场上并没有“打错”;而站在百姓立场上,一个官太“ 被打错”的背后有太多的平民“被打对”。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22/n2973625.htm

Advertisements

椎间盘突出症一夜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六日】
诚念“真善忍”好 椎间盘突出症一夜痊愈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时,一位亲戚打电话给我,说他的小舅子患“腰椎间盘突出症”已五天,坐骨神经火烧刀割样痛,行动困难,到大医院住院治疗。作核磁共振检查,医生根据报告结果,说病情很严重,第二天要立即手术治疗会压坏坐骨神经。手术方案初定要作腰椎髓核摘除并加固腰椎术,但费用要三至四万元。家属一听,顿时慌了神,一个农村家庭,一夜之间哪里筹得了那么多钱。医生说若没钱,那只好做腰椎间盘松解术,也要一万多元。

亲戚很着急,我告诉他,现在人们都在传颂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治病的奇迹,并送给他一张法轮大法真相护身符。他很相信,马上拿回病房叫小舅子默念。结果仅两小时,奇迹就出现了,小舅子由不敢动、大小便都困难的状况,不知不觉能下床了,能去洗澡了,疼痛渐轻,一夜能入睡。

第二天,医生准备为其做手术,去病房一看,小舅子说不太疼了,医生叫其下床走走,能走了,为其作身体检查,坐骨神经压迫症状解除了。医生说,那就不用做手术了。但医生怎么都不明白在没作任何治疗的情况下,一夜之间如此重的病情能突然改善,这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事情。就要他再作胸椎核磁共振检查,结果也正常。最后医生无奈地说了一句:“你是来看病的,不是来治病的。”

第四天,小舅子出院了。六月五日,小舅子的父亲打电话来说,小舅子早已没事了,现在家已能打水煮饭了。他直说:“这法轮大法太神奇了,只念这两句话,一分钱不用花,就能解除我儿子的大难,太神奇了。”

俩口子炼法轮功 脑溢血、脑血栓都好了

我今年六十八岁,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在修炼法轮功前,我曾患严重的脑溢血,当时病情很严重,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医生告诉我的家人做好“两手”准备。在医院抢救一个星期后,我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住了三十多天院,病情没有什么好转,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出院了。

回家后,我的生活起居都很困难,给儿女带来很大压力。正在我生活无望的时候,我的小姑子和外甥媳妇向我介绍了法轮功、“真善忍”。修炼法轮功之后,我的身体竟迅速康复了!

我的老伴也得过脑血栓疾病,见我身上发生的奇迹,一年后也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也获得奇迹般的康复。现在我们老俩口身体都很健康,一般的活都能干,儿女们见此也非常支持我们炼功。

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我们万分感恩李洪志师尊!感恩法轮大法!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意大利法轮功学员纪念反迫害十一周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和二十一日,意大利法轮功学员在米兰中领馆前举行活动,呼吁制止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持续了十一年的残酷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和二十一日两天,来自意大利米兰和周边城市的法轮功学员们在米兰中领馆前静坐,炼功。法轮功学员正对着中领馆门前挂上“7.20法轮功反迫害11周年”,“中共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天灭中共 退党自救”等横幅,默默纪念因坚持信仰而被迫害致死的中国大陆同修,呼吁解体中共,制止迫害。


意大利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静坐


意大利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炼功

一些过往的路人被法轮功学员静坐和炼功的祥和气氛所感染,他们有的停下脚步,仔细阅读挂在一边的真相展板,有的接过传单,与法轮功学员交谈。一些经过中领馆前的车辆慢慢停下来,有的拉下车窗,向法轮功学员索要传单了解法轮功真相。

两位华人少女看到展板中的酷刑图片时,感到非常惊讶,她们告诉法轮功学员说,她们还不知道中共做了这么多坏事。法轮功学员告诉她们现在退出中共的人数已经超过七千七百万时,她们也表示要退出以前加入的团员和少先队组织。

一个接过传单的意大利小伙子,在一边看了一阵子学员炼功,又折回来询问法轮功学员:在哪里可以炼法轮功?

一位法轮功学员对一群刚从中领馆里走出来的华人大声说:“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一年了,善恶有报是天理,天要灭中共了,老百姓赶紧退党保平安”,听到这话,这些人纷纷接过真相传单,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有人问,这是真的吗?我回去一定会仔细看的。


过往华人驻足观看真相展板


路人接过法轮功学员的真相传单阅读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发动全面的残酷迫害之后,包括意大利在内的全球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坚韧不拔的反迫害活动。在过去的八年里,意大利法轮功学员在米兰中领馆前,不畏寒暑地向世人讲真相,呼唤世人良知,制止中共对正信的迫害。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香港集会游行 各界支持法轮功(图)

文/香港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二日】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标志着全球法轮功学员反对中共迫害走过了十一年。在这个日子的前夕,七月十八日,香港举行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的集会及游行。多位知名人士在集会上发言,对法轮功学员坚持真善忍、反对迫害的精神表示敬意。前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说:“我对法轮功受迫害表示义愤,我对受迫害的法轮功表示声援,我认为迫害法轮功是违反中国宪法的。”


天国乐团在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集会上奏乐。


游行队伍在市区行进,向民众说明真相。


幡旗招展,告诉世人法轮功学员在和平理性反迫害的路上,已经走过了十一年。


在天国乐团领头下,游行队伍走过繁忙的市区。


法轮功学员呼吁各界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


法轮功学员张起“法轮大法好”的大幡,吸引了许多路人的目光。


许多大陆游客看到法轮功学员游行,都感到很震撼。


游行队伍抵达天星码头后,鼓乐团队表演,吸引许多人围观。

这次集会以“彰显良知,制止迫害”为主题。十多位香港、中国大陆及台湾各界知名人士,包括议员、律师、作家及民主人士等,或亲身声援,或透过录音、录像或网络发言,一致表明支持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反迫害。许多人认为,只有结束中共的残暴政权,中国人才有美好的未来。

中国大陆各界人士,近年来越来越多人敢于站出来公开声援法轮功,谴责中共的残酷迫害。在这次集会上,多位大陆知名人士透过录音发言。

前赵紫阳政治秘书鲍彤说:“我对法轮功受迫害表示义愤,我对受迫害的法轮功表示声援,我认为迫害法轮功是违反中国宪法的。”

上海维权律师郑恩宠谈到了自己了解真相的过程,表明支持法轮功人权。他说:“我是律师出身,我会用我的努力,推动法轮功事件的真相的公布,我相信这个历史总会给法轮功一个清白的答复。”

卢雪松:引证正气犹在,正道犹存

吉林作家卢雪松赞扬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壮举“成就与印证了中华民族正气犹在,正道犹存”。她相信中国的未来如何全在于大家的心念与作为,“如果我们能带着一颗诚挚的心,支持真、善、忍的普世价值,为中国与人类的未来做些贡献,那么我们就必定会在不远的新世界领受行善的福祉与喜悦。”

曾担任高智晟助手的北京维权律师温海波说:“法轮功这个群体并没有被打垮,我觉得他们依然团结,他们依然坚守着自己的信仰,我觉得这个是很令人欣慰的。”他指出,中共当局向维权律师施压,令辩护法轮功案件的律师逐渐减少,“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会坚持下去,正象有些人说的:冬天来了,春天就不会远了。”

在集会开始时,举办活动的法轮功学员宣读声明说,这场由恶首江泽民发起并由中共维持了十一年的群体灭绝迫害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罪恶,不单在于中共恶党对一个修炼群体在肉体与精神上的残酷折磨与杀害,也在于它所践踏的是真、善、忍这种人类的共通价值,通过铺天盖地的恶毒谎言以及无所不用其极的威逼利诱等种种手段,令世人埋没良知。“面对这场迫害,几乎人人都身在其中。不去制止、不去结束这场迫害,人人都必将身受其害。”

良知彰显是必然趋势

声明表示,十一年来,全世界的法轮功修炼者都坚定不懈地和平理性反迫害,以慈善的胸怀唤醒人们被埋没的良知。大家在反迫害的过程中认识到,只有解体中共恶党,才能停止迫害;只有解体中共、清除党文化的祸害,国人和世人才能有美好的未来。

声明说:“十一年来,法轮功学员在和平理性反迫害的正路上,面对一再出现的严重干扰破坏与不时的挫折,作为一个整体,我们从来都没有灰心丧气,因为我们深信善恶必报的不变天理,从来都是邪不胜正。良知的彰显、正义的伸张是必然的趋势,中共必将解体,迫害必将结束,一个神传文化与正统道德回归的光明未来必将向世人展现。”

在集会上发言的还包括多位香港及台湾知名人士。

司徒华:坚持抗争就一定胜利

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不辞酷热,来到现场支持。他赞扬法轮功学员十一年来采取和平理性的方式,坚持真善忍的精神,值得人们学习。他祝贺法轮功在不断抗争下继续壮大。

美国人权法律协会亚洲区执行长朱婉琪律师透过网络发言指出,十一年来,法轮功学员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曾间断地以各种方式传播真相,她呼吁人们珍惜这个难得的机缘,“当你正义支持大法的时候,我们为你高兴,因为你的良知为你自己赢得了生命美好的未来。”

冯智活:鼓舞其他受压迫群体

前立法局议员冯智活牧师赞扬法轮功学员反迫害的精神,他说:“你们的勇敢,鼓励的不仅是你们的朋友,而是鼓励其他受压迫,因为信仰、种族、宗教等等受到压迫的人,很大很大的鼓舞,因为我们有智慧去分辨是非,我们选择真善忍。”

民主党社区主任周伟东则呼吁所有中国人挺身而出,捍卫正义良知。他说:“我们每一个中国人,我们坚守我们的良知,我们每个人做少少的东西,最后一定能解体中共。中国的一切灾难都是来源于中共,当中共不存在,所有的问题都可以解决,我们中国人就可以有一个辉煌的未来。”

文化工作者黄浩东向法轮功学员致以崇高的敬意,他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讲真相已在大陆遍地开花,“在反迫害讲真相的道路上壮大成长,反而中共正在逐步走向灭亡。”

议员赞坚守信念 吁促制止迫害

多位立法会议员透过录像发言。郑家富议员赞扬法轮功学员多年来坚守信念,“面对共产政权,我相信我们更加需要象你们这么坚持信仰的人,来继续努力和奋斗。”

梁耀忠议员也说:“我见到法轮功的学员他们不断地坚持下去,这个真的很难得,在这么大的压力,面对着拘禁、面对着折磨等等都不怕,都继续坚持下去,这一方面对于一般市民是很好的学习对象。”

梁国雄议员呼吁各界人士声援法轮功反迫害,“如果大家任由中共政府打压法轮功的话,就是鼓励它打压其他人,最后打压自己。我希望大家从最基本的人权和自由的角度出发,继续声援法轮功应该享有的权利和自由。”

集会结束后,游行队伍在天国乐团的领头下,下午二时从长沙湾游乐场出发,途经旺角、油麻地和尖沙咀等繁忙市区。各式揭露迫害与展示真相的幡旗横幅,在雄伟的鼓乐声伴随下,沿途吸引了许多市民和中外游客的目光,不少大陆游客拿起相机拍照留念。

民众支持 大陆游客办三退

许多大陆游客第一次看到法轮功的游行,感到很震撼。“很震撼。第一次,我觉得很兴奋,我觉得很自由。”

法轮功学员在游行沿途呼吁三退,不少大陆游客当场办理了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手续,他们相信,只有解体中共,迫害才能真正的停止。

香港市民也纷纷对法轮功学员游行反迫害表示支持。“法轮功,很壮观!”“就是要天灭中共嘛!”不少人主动向法轮功学员要《明慧周报》(海外版)等真相资料,一名女士刚拿过资料就赞道:“你们真是值得敬佩的!”

大陆新学员盼传播真相

参加这次游行的,还有来自北京的新学员,其中一位刚接触法轮功两三年。在国内,他通过朋友介绍及上网查阅知道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最后选择修炼法轮功。他说:“我很小就有一种贴近大自然,贴近宇宙的求知欲望,我觉得法轮功在这方面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法轮功坚持正义的做法我觉得非常赞同。”

他在香港参加过两次游行,感觉场面很伟大,可以感受到正义和良知被唤醒,“希望多点游行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游行队伍在下午五点抵达终点天星码头,在鼓乐团队的表演中圆满结束今次活动。

明慧网版权所有 © 1999-2010 MINGHUI.ORG

纽时:欧元区分崩离析

内容摘要 何清涟:欧元区16国中,居于核心地位的德法两国看起来很稳固。而边缘的国家已陷入严重的财政困境。高失业率、无法持续的预算赤字,其市场没有任何竞争力。目前,这些国家面临团结一致还是被分别绞死的选择。

  作者:Floyd Norris 译者: 孙悦

  “我们必须团结一致,否则我们终将被分别绞死。”本杰明·富兰克林曾经这样评价由殖民地组建成的美利坚合众国。

  此刻,使用欧元的国家很可能想知道,它们是否面临一个相似的决定。欧元区16国中,居于核心地位的国家,特别是德国和法国,看起来很稳固。而一些处于欧元区边缘的国家已经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困境之中——高失业率、无法持续的预算赤字,并且它们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市场没有任何竞争力。

  欧洲选择以何种方式应对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爱尔兰等边缘国家的问题,可能将决定欧洲未来的政治图景以及欧元自身的命运。

  当诸多迹象表明,易受惊吓的投资者越来越害怕给葡萄牙贷款,世界金融市场为之战栗。葡萄牙不得不缩减短期借款计划,这是欧洲并不习惯见到的一种现象。假若投资者转身而去,或者要求高得离谱的利率,法国、德国及欧元区其他国家就将被迫做出抉择:是紧急救援这些深陷困境的邻国,还是任由其拖欠债务?

  问题的核心在于,10多年前,欧洲不愿在统一和分离之间做出选择。欧洲希望经济一体化,但也要延续民族国家政治独立的格局。简言之,欧洲希望兼得两者之优点,而且似乎一度成功实现了这项目标。这一成功令许多经济学家大为惊讶,他们曾经断言,单一货币需要更多政治层面的统一。

  现存的普遍看法是,一旦有需要,边缘国家可以依靠更富裕的邻国紧急救援它们。

  但这种救援如果被实施,将引发救援条款方面的问题。被救援国家将被迫出让多少政治主权?它们被迫削减开支或提升税率的力度,会不会超过本国选民愿意接受的幅度? 欧洲其他国家是否会对政府养老金计划做出重大改变,或者裁掉国企员工?即使它们想这样做,可如果议会不赞同,它们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

  欧元区核心国家也有其自身的政治问题。当东、西德合并时,高昂的统一成本令许多西德人大为震惊。如果他们不愿意救济自己的堂兄弟,那么他们怎么会愿意援助希腊人或葡萄牙人?

  或许更为重要的是,这些陷入困境的经济体如何才能在欧洲大陆重新获得竞争力?欧元推出之前,当欧洲试图维持利率稳定,但继续保持各自国家货币时,一些货币,特别是意大利里拉曾出现周期性的急剧贬值,货币的贬值使这些国家的竞争力一度出现转机。

  欧洲《增长和稳定公约》(Growth and Stability Pact)对欧元成员国预算赤字规模做出了限制。理论上这一公约应该可以预防此种问题,但它基本上是一纸空文,特别是在德国和法国随意违反该公约条款以满足各自经济需要之后,就更是如此了。

  政治联盟不会解决深层次的经济问题,但它可以让一个欧洲国家通过税收转移支付和特别支出项目等方式更容易向境况不佳的区域提供援助,而且,即便一些覆盖整个欧洲大陆的法律在某些区域非常不受欢迎,它们也会比较容易获得通过。

  如今,美国包括加利福尼亚在内的一些州正面临严重的财政困局。加州在美国经济中占据的比例,要高于希腊在欧元区。但即便加州拖欠债务,也不会造成全国性的债务危机,华盛顿方面也会伸出援手。

  为了实现跨越国界的货币稳定,世界做了多次尝试。金本位制就是这样一种尝试,它保留了各国的货币,这些货币相对于黄金的价值在需要时可以调整。一些经济学家认为,人为地保持高汇率,是大萧条爆发的原因之一。比如阿根廷试图通过建立一个货币委员会,保持该国货币对美元汇率的稳定,最终引发了严重的货币危机。

  欧元区与之不同的是,相关法规排除了脱离的可能性。它应该是一个犹如“蟑螂旅馆”的货币联盟,正如这个产品的广告语说的那样:一旦蟑螂入住,它们就再也别想出去了。

  假若某个国家打算离开欧元区,将引出重大问题。新汇率如何设定?以欧元计价的现有债务如何处理(不管它们是国债、公司股票或个人持有的货币)?如果这些债务必须用欧元偿付,任何一个意欲退出的经济体将遭受新的打击,就犹如那些背负美元计价债务的国家在被迫贬值本国货币之后苦苦挣扎的情形。如果某个国家宣布债务将以其他汇率为基础进行偿付,这对债权人又会极其不公平。

  在某种程度上,美国也曾面临过相似的问题。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于大萧条期间,明确规定美元贬值之前发生的债务合约,将以黄金对美元的历史比率予以偿付。但最高法院裁决,这些合约是无法执行的,并且表示,以“黄金美元”计价的债务可以用贬值后的美元来偿付。

  谁也无法保证如此极端的措施是必须的。通过含糊其辞地向债权人作出改变的承诺,加上世界经济的复苏也会减少采取严厉措施的需要,欧洲或许可以勉强度过这场危机。

  有人预期欧洲国家为了提高竞争力,会推动它们的经济自由化,但这种猜测错了。事实上,欧洲正在往相反的方向走去,通用的货币,加上联系密切的利率,使成员国拖延改变,或者步伐缓慢地作出一些起不了多大影响的改变。劝说政客采取有可能让他们输掉选举的措施,并非易事。

  然而,当欧元问题演变为一场危机,2010年成为货币战争全面爆发的一年。中国拒绝让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决定,令美国和欧洲越来越愤怒。

  货币调整并非灵丹妙药。在大萧条时期,旨在提高竞争力的货币贬值现象并不鲜见,这对世界经济没有好处。但当经济形势变化时,货币政策需要一些灵活性。在世界经济一些关键区域,这种灵活性现在并未出现。

 来源:《纽约时报》 2010年6月2日
 作者:Floyd Norris

—— 原载: 财经文摘

这就是你看的新闻吗?

张锦华

【人民报消息】有一句很有效的广告辞说:这就是你喝的水吗?发挥了提醒民众每日喝水要注意是否卫生、对身体无害。

同样我们要问的是,我们每天的资讯食粮是新闻,但是,翻开报纸、打开电视,你看的新闻真的是新闻吗?新闻的基本原则是真实、客观、服务公益,如果新闻沦为付费的广告内容,它会造成什么伤害?

“置入性行销”这个名辞也许对许多读者而言很陌生,大家比较熟悉的可能是节目广告化或新闻广告化,并且很清楚的知道:新闻以及节目都不应该是广告!像这两天台湾新闻报导,连公广集团的华视都被认为有节目广告化的嫌疑。NCC立刻表示,发现就罚,近三个月已移送了四百多个节目。那什么是“置入”呢?与“广告化” 有什么差别呢?

其实,置入性行销就是一种广告化的做法,只是广告通常推销的是商品,有店家、有产品、有正面宣传性的讯息,以达成促销的目的。置入性讯息所推销的则不一定是商品,也可能是特定观念、个人、机构、或做法等等。

例如,当你看到“民调夺四冠XXX施政获肯定”、“倾听民意同仁努力县府没有后门”、“招商引资马上办打造印象太鲁阁”等新闻时,虽然没有“商品”行销,但是,这些新闻报导内容完全回避该县长有争议的形象、没有任何政策的平衡报导,几乎全是正面的肯定首长的政绩。它推销的不就是特定的个人、观念、做法、或机构吗?这不就是广告吗?

因此,与广告相同的是,置入性新闻是付费的,内容也都是正面宣传性的讯息,它与新闻所要求的事实、中立客观、以及监督功能等是完全不同的。

再举一例,最近常有中国大陆地方首长访台,你可能看到过下列内容:“XX采购团为台湾民众带来好康”、“XX送大礼今年12万人游台湾”、“两岸金融产业合作XX最具优势”等内容,但这些新闻内容中常常只有该大陆官员一人说法,却没有相关产业界、台湾政府官员、民间或反对党等的多元及平衡的报导时,你就可以合理怀疑:这是不是中国政府“置入”的新闻?其正面宣传目的为何昭然若揭?

新闻置入的问题是什么呢?首先,它欺骗读者,以“新闻”的形式伪装成事实报导。其次,它摧毁新闻专业和媒体形象,一旦被全面揭发,媒体还有何尊严和信度?新闻业还能享有社会的尊敬和信任吗?其三,它假冒事实,从此长存于资料库中,竟可能成为历史的一部份。

更深入的来看,它是愚民法西斯的做法,新闻内容被一手操纵,将摧毁民主政治的本质。自由社会的媒体角色是“不党、不卖、不私、不盲”,虽是理想,但至少彰显新闻提供事实、监督权力、维护民众利益的专业价值。但这种“置入”的新闻,根本已违反专业伦理,沦为钱/权的工具和传声筒!“民主”让位给“财主”!这个“财主”可能是企业、也可能是企图保住执政利益的各级政府和首长!

而台湾面临的潜在威胁更在于,目前两岸报导中,有多少是中共政府置入的新闻和资讯呢?这些媒体在庞大的利益威诱和自我审查之下,已明显的越来越少刊播监督人权和政策讨论的讯息。那么,被卖的就不止是新闻,而可能是整个台湾读者的自由传播权利了。

改进之道包括:应从速立法严禁政府从事置入性行销;媒体应挺住专业自律,严守新闻和广告的界线;民众需要对“置入”新闻保持警觉和批判能力。这已是当前台湾新闻专业是否还能长久立足的严峻挑战,不容等闲视之!

是谁谋杀了孟鸿们的未来?

山河

二零零九年八月,在美国杜邦公司总部工作了七年的大陆华裔化学家、材料科学与工程领域的高级研究员孟鸿先生,先被东家杜邦公司解雇,随即被指控偷窃公司商业机密。从二零零九年九月开始,孟鸿被监视居住至今。

孟鸿是谁?现年四十三岁的孟鸿,曾经在四川大学获得应用化学学士学位,在北京大学获得有机化学硕士学位,二零零二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获得博士学位,导师为有机电子学领域的著名专家Fred Wudl。在去美国之前,他还曾经在新加坡国立大学黄维教授课题组工作了约三年时间,在此期间从事发光聚合物的研究。

一个看上去如此出众的华人科学家,转眼间落入这样的境地。是谁谋杀了他的未来?

杜邦公司无情指控?

应该说,是杜邦公司无情的指控,将孟鸿的似锦前程给断送了。杜邦公司在处理孟鸿问题的事情上,一点不念及孟鸿在杜邦勤勤恳恳奉献了七年,从没有休息过,每天都是在实验室工作。杜邦公司也没有说,要不是孟鸿,杜邦公司在OLED(有机发光二极管)领域哪能有今天这样的突破进展。

上面这套说辞,在大陆是人情通行证、开罪万能钥。但是这套逻辑,显然不是正常人类的正常思维逻辑。不说杜邦公司提供了孟鸿发挥才能的优越平台、提供了孟鸿优厚的待遇,就单单是孟鸿进入杜邦时候签署的合同或协议书,孟鸿签了人家的合同、同意了人家的保密条款。这个他本人同意遵守的条款,是他承诺遵守的契约。契约承诺之前,可以尽情的讨价还价,契约承诺之后,遵守契约是天经地义的。违约者受罚,也是心甘情愿才对。

认为杜邦公司断送了孟鸿未来的说法,站不住脚、也没有道理。

其实是孟鸿自己断送了自己的前程。

明知故犯 自毁前程?

有机发光二极管代表了下一代显示器和照明技术,杜邦公司投入了大量的资源进行研发。二零零九年初,杜邦公司在有机发光二极管化学工艺的研发方面取得突破,使有机发光二极管显示器的使用寿命延长。这个化学工艺被杜邦公司视为商业机密,并得到杜邦公司的大力保护。孟鸿在杜邦公司工作期间从事OLED研究,清楚知道这些安全措施,知道这个化学工艺是杜邦公司的商业秘密。

孟鸿在清楚知道自己有责任保密的情况下,泄密给中共官员和科研机构。并且他在杜邦供职的同时,以杜邦公司的科研成果作为筹码,去向中共的北大谋职。暗渡陈仓、脚踩两条船不说,还人前说人话、向联邦调查局做伪证,鬼前说鬼话、向中共表示效忠。

跟中共谈判、希望获取利益和好处,无疑是火中取栗、刀口舔血的短视行为。眼见美国西北大学博士涂序新海归,却被中共浙江大学的党官给硬生生骗得无奈跳楼、血溅五尺之地,应该说孟鸿对中共学术机构不讲信誉心知肚明,所以才采取留了一手的方式、出发点是为了自卫、目的是为了确保自己的私利。可是他这种做法,是以诈防诈、以恶治恶。而且他没想到、他拿了无关的第三者、美国杜邦公司做了他的筹码。

被监视居住中的孟鸿,做了深深的自我反思,发现了一个他自己都不认识的陌生的孟鸿。我相信,他一定会告别这个冷酷的、缺根筋的、偏执和极端的假孟鸿,找到自己这个真孟鸿。正常的法律制裁,正是此目的,法律制裁不是以惩罚为目的,让人反思、改正错误才是目的。看到《新纪元周刊》孟鸿专访中,他的反思和话语颇为动情、也颇让人动容。孟鸿内心深处的善良和真诚,清晰可见。

一个虽然有明显缺点,但是本性灼然可见的人,怎么会糊涂到断送自己前程的地步呢?应该说不太可能吧。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真真切切的摆在这儿呢。北京大学已经列其为员工,却未提供薪水,也没有兑现承诺。面对如此这般露骨的一个无赖,孟鸿还做梦想从北京大学那儿抢得一份蛋糕,可见其头脑如何。那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谁,断送了孟鸿的美好前程,谁是毁坏他人生的真正黑手?

变态党文化始作俑者

第一次在《新纪元周刊》读到关于孟鸿先生的新闻报导,马上一个大大的感慨就充满了我的心中。为什么中共统治下的大陆,出来的高智商学者们,常常会做出这样不合常理的事情?──问题的根本,并不在于德育缺失或不足,而是思维的问题,中国学子们的思维方式出了大问题。我们都知道,无论是学习东方的传统文化,还是学习西方科学体系,都离不开理性和严谨。特别是学习西方科学,应该首先掌握的是理性、严谨:理性的思维、严谨的态度。不然上学无法解题、工作无法研究。像孟鸿们这样,做到科学家的地步、做出出色的研究成绩,那么更应该是在科研上扎实的掌握了严谨、理性的推理、思维习惯。只有这样才对嘛。

可是偏偏大陆的学生不能把这种理性应用于科研之外,这不奇怪吗?生活、情感、政治、经济、为人处事等等诸如此类,凡是一个正常人类应该具备理性的方面,通通没有理性可言。这正是郎咸平数年如一日笑话大陆学子的一个说法:你们这些尖子生,不是什么人才,只是解题高手。

是什么割裂了大陆华人的理性,让人们的思想残破不堪?正是中共灌输了几十年的变态的党文化,培养了一套系统的变态的思维方式,割裂了中国人的思维,把理性、道德、各种观念之间的天然联系和正常逻辑全部扭曲、割碎,把中国人的思维割裂成了碎片、沙粒、尘埃。

可以说,是这种非人的党文化,谋杀了众多孟鸿一样杰出人才的未来,断送了千千万万中国人的过去、现在、未来。

(小标为编者所下)

转自(新纪元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