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辽宁恶人用法轮功学员亲人工作、上学来要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瓦房店老虎屯镇中共人员,近期频频胁迫各村中共党官骚扰法轮功学员,逼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四书”,不写就以抓人、办洗脑班相威胁,甚至以家中亲人、孩子的工作、上学进行恐吓。
二零一零年七月初,老虎屯镇石屯村村治保曲长波闯到法轮功学员张红艳家骚扰,逼迫张红艳写保证书。张红艳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没犯法,我不签字。

两天以后,曲长波与石屯村支部书记曲长济、老虎屯镇综治办成员吴安强等五人,又闯到张红艳家继续恐吓:你要不签字,我们到你丈夫单位找厂领导,停止你丈夫工作,你什么时候签字了,什么时候让你丈夫上班。他们还更下流地威胁张红艳:我们到你孩子的学校,让学生都骂你孩子,叫你孩子没法上学。这帮人先后闯到张红艳家骚扰四、五次。

老虎屯镇后三十里堡村村治保张四到法轮功学员赵万贤家骚扰,逼迫赵万贤写“四书”,威胁如不写就弄去洗脑班迫害。 张四还到赵万贤的弟弟家进行恐吓:叫你哥签字,不签就抓人。 几天后,老虎屯镇综治办成员吴安强、村治保张四等四人又闯到赵万贤家强迫赵万贤签字。

吴安强曾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参与绑架老虎屯镇芙蓉村法轮功学员毕克富一家三口,导致毕克富被劫持到大连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参与迫害者的相关情况:

老虎屯镇综合治理办
主任于广奎办0411-85370167,手机13052779751。
成员吴安强办0411-85370167、宅宅:0411-85379178。

老虎屯镇石屯村
治保曲长波手机:13898434390。
支书曲长济手机:13478410197。

老虎屯镇:
办公电话:0411-85370025,0411-85370457,传真0411-85370025,邮编116322
邪党书记吴善辉 办0411-85370028、宅0411-85615669、手机15942691111
邪党副书记曾秀贞 办0411-85370378、宅0411-85686098、手机13322237688
镇长李盛海  办0411-85370018、宅0411-85512705、手机13084147197
副镇长阎忠民 办0411-85372893、宅0411-85626161、手机13130497118
副镇长李国柱 办0411-85370457、宅0411-39100327、手机13804965359
镇人大主席马革新 办0411-85370145、宅0411-85254388、手机13942601719
石屯村村委会 办0411-85376013
后三十里堡村委会 办0411-85370888
老虎屯派出所 0411-85370704

瓦房店政法委书记于建秋办0411-85611861、宅0411-85660666、手机13332285670、住址:辽宁省瓦房店市新联路107号(良友家园9号楼)301室;于妻潘祖凤,瓦房店市工农小学总务主任,手机13840859666。

瓦房店政法委副书记李永高,办0411-85638399、宅0411-85637858,手机13942899498、0411-86090030。

瓦房店政法委所谓稳定办主任卫广伟 办0411-85613511、手机13940873718
瓦房店政法委所谓综治办副主任胡平昌 办0411-85615076、手机13332212666

瓦房店政法委
办公室主任尹忠清 办0411-85612774、宅0411-85680832、13840923016
办公室:0411-85612774、传真0411-85620577;地址:瓦房店市新华路2号,邮编116300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6/227529.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黑龙江法轮功学员苗兴龙在绥化劳教所遭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苗兴龙2002年7月19日在复印社复印,被当地610和派出所绑架,同年8月被送齐齐哈尔富裕劳教所迫害。次年4月,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被转至绥化劳教所,遭到中共惨无人道的迫害。
当晚,恶警曾令军、范晓冬即对苗兴龙拳打脚踢,当晚用4根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武洪军。当天晚上恶警强制苗兴龙面壁在墙角,安排四个包夹看着,不准动一点,头部也不准离开墙面。离开一点,包夹就从后面拳打脚踢。

后半夜时,恶警们对武洪军酷刑折磨后去找苗兴龙,问转不转化,苗兴龙就跟他们讲真相,刚说一句,曾令军就双手抱着苗兴龙的脑后把他的脑袋向墙上撞,像拍皮球一样,头撞墙上又弹回来,额头瞬间就起来大包。就这样反复着不知多少下。恶警范晓冬说:明天再收拾他。他们离开时,告诉包夹:让他站着。就这样苗兴龙被强制一直站到凌晨4点多。

第二天,苗兴龙被强制从早上6点一直站到次日的凌晨2点。恶警范晓冬在当晚9点多叼着烟来到苗兴龙的住处,让他向后转。当时苗兴龙的腿脚已经肿大,失去知觉,没法挪动,身体也扭转不了。范晓冬一把把苗兴龙推倒,又从地上揪起,问转不转化,苗兴龙说不转化。恶警范晓冬狠吸两口烟,把烟头抽得通红,拽起苗兴龙的右手,瞬间把烟头夹在苗兴龙的右手小拇指缝里,看烟头变黑,又狠抽几口至烟头通红,随后又将红烟头夹在同一部位。三次过后,此时肉皮烤焦味起,烫起来的水泡已破。恶警范晓冬把烟头丢在地上,对包夹留下一句:让他站着,扬长而去。就这样苗兴龙一直被强迫站立到凌晨2点。

第三天是周日,还是恶警范晓冬值班,早9点多,范晓冬把苗兴龙押至干警办公室,逼迫看污蔑法轮大法的不实录像。至下午2点许,范晓冬问苗兴龙有啥感想,苗兴龙说这些都是栽赃我师父和陷害大法。他暴跳如雷般从椅子上窜起,疯狂对苗兴龙不分部位式地攻击,直至打得苗兴龙牙齿脱落,鼻口串血,鲜血溅到白墙壁,地下一大摊鲜血时才停下。他出去叫来监视苗兴龙的包夹来擦地上的血,包夹看到现场后,惊愕地愣在那里。范晓冬吼叫:看啥?快擦。

第四天是周一,恶警们研究对苗兴龙的强制转化方案,告诉包夹看紧。包夹回来对苗兴龙恶狠狠说,今晚就给你过堂。当晚6时许,曾令军等喝得精神亢奋地来到苗兴龙的监室,喊包夹收拾教室。教室就在苗兴龙监室的隔壁。

8时余,听到铁门响后,一阵多人的嘈杂脚步声走向教室,过后曾令军喊苗兴龙出来,苗兴龙被包夹架到教室。此时的教室中心已被腾空,桌椅已经堵住窗户玻璃。在靠近门口的桌子上排着四根电棍,一支还在充电。

待包夹转身离去后,恶警曾令军抓住苗兴龙的衣领,对准他的胸口就是一顿炮拳。苗兴龙被打的痛苦下蹲,范晓冬从苗兴龙身后一脚将他踹倒,随后多人同时狠踢。苗兴龙被踢得在地上翻滚,蜷缩,痛苦不堪,一百多平米的教室空地,翻滚一个遍,疼痛的汗水已将棉衣裤湿透。恶警们打累了,坐在教室周边的椅子上抽烟,嘲笑着辱骂着侮辱着……

待这些恶警们歇过来,恶警范晓冬上来把苗兴龙从地上拽起来,撕扯外衣,将衣裤扒光,只剩一个裤头。曾令军拿起2根电棍,一支递给范晓冬,恶狠狠地说声:电。同时地2根电棍在苗兴龙的身上发出噼啪的蓝光。

曾令军一支电棍在苗兴龙前胸心脏处长电不止,胸部肌肉被电的跳跃似的颤抖,范晓冬手持一支不停的在苗兴龙后背上及后颈处移动。此时另外2个警察看苗兴龙手臂本能的护住前胸,串上来同时抓住他的手臂向两侧抻直,同时这2个警察各持一根电棍电击苗兴龙的腋下。

此时苗兴龙已经连本能保护的能力都完全丧失了。曾令军的电棍在苗兴龙的脸上,嘴唇处,心脏部位,不停的电着;范晓冬手持电棍在苗兴龙后耳根,后背不停的移动着,其他2个警察的电棍在腋下,肋间放着残忍的火花……直到电棍没有了其残忍的能力,苗兴龙的全身被烧得几乎已经没有了汗毛,满屋全是烧毛的味道。恶警们才住手。

恶警们哈哈大笑着抽起烟来。一会,曾令军叼着烟走上前来,问苗兴龙转不转化。苗兴龙无语。曾令军歇斯底里地吼叫:说。苗兴龙大口喘着气说:我喘不上气来。恶警们哈哈大笑起来,曾令军随即一顿右拳打在苗兴龙的左脸上,又一顿左拳打在右脸上,左右轮流,直打得他大叫:这小子骨头真硬,找手套。其他人递上一副警察发的皮手套。接着又是一顿狂拳,一直打到手疼。大叫,明天买副拳击手套,这小子骨头太硬。曾令军的邪恶拳击,致使苗兴龙脸部变形,口腔内壁肌肉断裂,至现时,愈合后的肌肉不能恢复原状,耷拉着。

曾令军退后,范晓冬又上,掐着苗兴龙的脖子,用皮鞋跟狠踩在苗兴龙的右脚趾上拧动,致使苗兴龙右脚的中指脚趾盖出血发黑,数月后褪去。

这场折磨持续4个多小时,至夜半12点多,才叫包夹将苗兴龙光身拖回住寝。在这场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中,绥化劳教所四大队教导员高某某一直在场看着。虽没伸手,但他就是主谋和支持者。

第五天,在苗兴龙全身奇痛,喘不上来气,嘴只张开不到一根筷子宽,无法进食进水的情况下,恶警又强迫苗兴龙面壁站立一天。此时包夹告诉他:你脸就是茄皮色,确紫锃亮。

第六天——第九天,苗兴龙依然被强迫面壁而立,一直不能进食。

第十天,苗兴龙被调往四大队二中队。数月后又被调往一中队。在一中队,又受到一中队副队长刁雪松更残酷的迫害。

苗兴龙在绥化劳教所所受到的这十天酷刑折磨只是该所行恶的冰山一角。在2004年4月份,从大庆劳教所转来一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该学员绝食抵制这场无理迫害。当时被安排在一楼的三中队,当时的三中队队长是曾令军,每天给这名学员灌食,刚开始时看见包夹驾着该学员胳膊去医务室,回来时是满脸满身的鲜血,连架带拖着回寝室。没几天就是连架带拖着去医务室,回来时是俩包夹拽着裤腿,头在地上拖着回寝室。该学员挣扎着抬起头,免得头部在水泥地上被磨……那天是星期天,恶警石建走在其后看着包夹往回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6/227304.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李洪志先生莅临法轮大法美国首都法会


李洪志先生莅临2010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摄影:李莎/大纪元)

【大纪元7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亦平美国华盛顿报导)2010年7月24日傍晚,2010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位于市中心的宪法大厅(Constitution Hall)圆满结束。大约三千五百多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此次法会。

下午三点二十分左右,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莅临会场,全场弟子恭敬起立,长时间热烈鼓掌欢迎,在师父的一再示意下,弟子们落座,随后李洪志先生给现场的法轮大法弟子讲法近半小时。


7月24日美国首都华盛顿法轮大法学员心得交流会,李洪志先生出席会议。(摄影:戴兵 / 大纪元)


大约三千五百多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2010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摄影:戴兵/大纪元)

17位东西方法轮功学员分享了他们从法轮大法修炼中受益,在日常生活中秉持“真、善、忍”原则不断提高心性以及不辞辛苦、坚持不懈的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制止中共迫害的经历和体会。


土耳其的高德瑞(Cansin Goldring)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星期后,几乎她的所有病症都消失了。(摄影:李莎/大纪元)

来自土耳其的高德瑞(Cansin Goldring)于2001年在澳大利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开始炼法轮大法一个星期后,炼功点的同修们告诉她在墨尔本将进行SOS步行,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听说迫害后,高德瑞很震惊。她说:“不明白为什么迫害这些要做好人的人。我说我愿意和他们一起走。”因为患有心脏病,平常都不能从家里走到附近商店的高德瑞那一天走了8公里,从那一天开始,几乎她的所有病症都消失了。

2004年高德瑞回到土耳其,与其他六位法轮功学员成立了土耳其大法协会,让当地政府和在安卡拉的土耳其国民大会了解了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的真相。


大约三千五百多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2010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摄影:戴兵/大纪元)


大约三千五百多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2010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摄影:戴兵/大纪元)


来自密西根州的徐先生(摄影:Mark Zou/大纪元)

来自密西根州的徐先生在大学里教书,他说,一次他在网络上遇到一位年轻的大陆大法弟子,这位大法弟子平静地告诉他,自己现在已流离失所,每天做真相资料,傍晚就到菜市场捡些菜叶回来煮着吃。徐先生感触很多。他说:“让我震惊的不是他所承受的苦难,让我震惊的是他的平静,那种‘放下自我,心里装着众生’的高尚,那种一个大法塑造出来的生命的坚定和平和,让我觉得汗颜,也看到了自己在修炼路上的差距,我想的还是‘我’吃了多少苦,‘我’付出了多少,‘我’这样做多久多久了……而同样在另一端的大法弟子,默默无闻,祥和、理智而又无私的为救度大陆受蒙蔽的中国人,从未停止过一天讲真相,平静的口吻中听不到‘私’。”

澳大利亚大法弟子章翠英在法会上讲述了她向澳洲纽省高等法庭递送诉状,状告迫害法轮功的原凶江泽民和中共“610办公室”,2004年9月15日立案到2010年6月28日的法庭最后一次的独立终审,经历了近六年的风风雨雨,他们坚持不懈讲真相,在高院门前发了十几万份真相资料,收到一万多份征签支持信,为过往华人劝退了(退出邪党组织)不少,还有十几人在那里得法修炼。

章翠英因为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于2000年去中国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中共非法监禁、酷刑折磨了8个月。


澳大利亚大法弟子章翠英在法会上讲述了她向澳洲纽省高等法庭递送诉状,状告迫害法轮功的原凶江泽民和中共“610办公室”。(摄影:李莎/大纪元)


在美国出生、长大的黄姓姐弟俩用流利的中文交流修炼心得,他们跟爸爸妈妈得法修炼七年多了。(摄影:李莎/大纪元)

在美国出生、长大的黄姓姐弟俩用流利的中文交流修炼心得,赢得阵阵掌声,他们跟爸爸妈妈得法修炼七年多了。孩子的纯真和在生活中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的实修之心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每一位发言者都以在法轮大法修炼中修得的洒脱、大度、幽默、热情和慈悲,在各自的环境向世人展现着法轮大法的真相。


大约三千五百多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2010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摄影:戴兵/大纪元)


大约三千五百多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2010年华盛顿DC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摄影:戴兵/大纪元)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26/n2976543.htm

迫害法轮功元凶 陈绍基受贿被判死缓

【大纪元7月26日讯】(大纪元综合报导)迫害法轮功元凶之一,前广东政协主席陈绍基因收贿近3000万人民币,7月23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陈绍基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据了解,陈绍基于6月25日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庭受审,此案为指定异地审理。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1992年2月至2009年4月,被告人陈绍基利用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东省政法委书记、广东省委副书记、广东省政协主席的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或者伙同其子陈子翊、情妇李泳(均另案处理)索取及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959.5万余元。

卷入黄光裕案

据有关方面消息,2009年4月5日,陈绍基在珠海出席前乒乓球世界冠军容国团纪念馆揭幕仪式。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4月12日,星期日,陈绍基被中纪委人员用包机送往北京接受“双规”,成为该省30年来首名被“双规”的正省级高官。两天后,广东在正厅以上级别官员范围内通报“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消息称,陈绍基卷入国美电器前主席黄光裕案,此前纪检监察部门的调查发现,陈绍基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牟取利益的方式主要包括:帮助他人承接工程项目,解决诉讼纠纷,插手干预干部调整提拔等。此外,纪检监察部门认为其道德败坏,生活糜烂。

此案也导致陈绍基的电视台主播、粤剧名伶两名情妇曝光;广东电视台美女主播李泳因涉及陈绍基案,去年底在北京机场遭逮捕,据悉,当时李泳打算潜逃香港。

《金羊网》报导,贪官的腐败都是相似的,陈绍基与文强十分相似:长期在广东公安系统工作,曾侦破绑架李嘉诚儿子的张子强案,腐败后为港澳黑社会及公海赌船当保护伞、也涉嫌直接参与港澳黑社会的帮派纠纷,同时也养有多名情妇,包括美女主播李泳、粤剧名伶蒋文端等,个个都是大美人。

报导说,李泳长期任职于《广东卫视新闻》,被称为既播新闻又主持大型综艺晚会的双栖节目主持人,曾于2004年获广东省金话筒奖。消息指出,意识到大难临头的李泳密谋潜逃,手持外国护照准备先前往香港。她在北京准备出境时,被北京警方截获并带走。

文强处死陈保命 网友:判刑是否太轻?

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案判决结果一出,引起网民热烈议论。有较多网民认为判罚较轻,“同为涉黑贪官,为何文强被判处死刑,陈绍基却判死缓”。

对于陈绍基死缓的判决结果,有网民质疑判处较轻,他说:“原江西副省长胡长清案贪污不足1,000万就判死刑了,而陈绍基超过2900万才判死缓!中国的法律为何有这么大的弹性?”

陈绍基一审宣判后,网民纷纷拍手称快,这位贪官被指“风光一阵子,悔恨一辈子!”苏州网民“草原湖泊”批评陈绍基“权、色、贪三位一体,是现代和珅!” 

迫害法轮功元凶之一 出访澳洲被告上纽省高等法院

陈绍基因受贿被处死刑,他也因参与迫害法轮功在2006年访问澳洲期间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告上纽省高等法院。

曾任省委副书记、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等数职的陈绍基,自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积极参与了这场迫害,在职权范围内筹划、唆使、命令、煽动司法人员及民众仇恨法轮功,并命令或监督、操控、协助和教唆公安人员加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洗脑转化和打击,令广东地区 的法轮功学员处在严重的迫害之中。

截至2005年10月,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64名,居全国第8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残酷,情节极其严 重。陈绍基在任职期间直接领导610办公室,指使及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对发生在广东省的无数反人类罪行负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26/n2976965.htm

男子迎亲遇山洪 新娘游过河嫁给新郎


装载嫁妆的三轮车被河水阻挡。(网路图片)

【大纪元7月26日讯】“经过十八道河的山洪考验,她游过河嫁到俺家,俺要对她好一辈子……”中国南方正饱受山洪涝灾之苦,而河南省泌阳县25岁的张虎在他的大喜之日,也遭遇山洪暴发的惊险一幕,所幸,最终抱得美人归。

据《大河报》报导,现年25岁的新郎张虎,是河南省泌阳县铜山乡柳河村曹庄村民组村民。新娘王艳丽,22岁,铜山乡闵庄村宋庄人。曹庄与宋庄相距10多公里,宋庄在群山深处,曹庄在出山口处。从曹庄到宋庄,一条弯弯曲曲的山路18次经过同一条出山的河,那条河名叫“十八道河”。

据张家人介绍,因已下了几天雨,河水涨了不少。迎亲那天天刚亮,家里就找了3辆底盘高、适宜爬坡的机动三轮车,载着花轿和抬花轿的人进山迎亲。

“三轮车刚上路,雨就下大了,瓢泼的一样。”新郎张虎说,三轮车艰难地18次驶过漫水桥来到宋庄时,已是上午8点多了。把艳丽送上花轿,嫁妆装上三轮车后,艳丽的爹娘看了看天,说:“不行了改改日子。”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没法收了。”王艳丽红着脸说,“我这样‘将’了爹娘一军,爹娘无奈地进了屋。”

接亲返回的途中,河水已经暴涨,漫水桥上的水越来越大,山洪滚滚。

“过前9道河时,是花轿抬过去的,抬轿人险些被水冲走。”张虎说,“过第10道河时,艳丽掀开轿帘让停轿,她下轿后,从第10道河到第17道河,都是扯着我的手从漫水桥上趟过的,罩在婚服外面的婚纱早已湿了。”

“十八道河”的第18个漫水桥处,因上游的山洪都汇聚到了这里出山,水面近百米宽,漫水桥上经过的山洪一两米深,激流滚滚。“当时我愁得额头直冒汗,不知该咋办。”

张虎说,“正在这时,艳丽甩掉罩在婚服外面的那层婚纱,跳进山洪向对岸游去,我也急忙跳了进去。在水中,我们并肩游,目光相互鼓励,终于游到了对岸。”

22日临近中午时分,新郎与新娘浑身水淋淋地出现在张家的婚礼现场,前来参加婚礼的山民们被感动了,掌声经久不息。

新娘王艳丽说,“3辆三轮车装着陪嫁被山洪挡在了山里,不会游泳的接亲人和抬轿人也被挡在了山里。24日和25日,山洪退后他们才相继过河返回。”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26/n2976899.htm

研究:浪漫的爱情是一种瘾

【大纪元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德正编译报导)据一项新的研究指出,浪漫的爱情是一种瘾,而失恋疗伤犹如戒掉某种瘾好。这项研究针对最近刚失恋的人进行脑部检测。研究发现,当这些失恋的男女看着旧情人的照片时,他们脑部的某些区域会有所反应,这些区域与上瘾、感情控制和身体痛觉有关。

特定大脑区域有所反应

据生活科学(LiveScience.com)网站报导,以研究爱情为专长的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生物人类学家费雪(Helen E. Fisher)表示,“浪漫的爱情是一种瘾”,它是一种非常强大的瘾,人们的情绪容易随之变得美妙或是可怕。
费雪与她的同事扫瞄了15位受试者(10位女性,5位男性)的脑部。这些受试者都是大学生,他们最近都刚结束一段感情,而且是属于被拒绝的一方,至今仍深爱着对方。就平均而言,他们与对方交往的时间为2年,与对方分手已有2个月。
受试者指出,在他们清醒的时候,有85%的时间都在想对方。

实验中,受试者观看了他们旧情人的照片,并被要求回想当时的事件与地点。他们同时观看了同学或朋友等其他熟人的照片。为了抑制第一部分实验中衍生的情感,研究人员要求受试者在观看两种照片之间,进行数学运算。

浏览旧情人照片所刺激的大脑区域被称为腹侧被盖区(ventral tegmental area),负责参与刺激和反应。先前的研究已发现,当人在恋爱中陷入疯狂时,这个区域的反应会很激烈。另外,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和前额叶皮质(prefro ntal cortex)等大脑区域也会有反应,目前已知这些区域与古柯碱成瘾和烟瘾有关。

这项研究说明,为何有些人很难从情伤中走出来,而有些人在失恋后会出现极端的行为反应,例如跟踪与杀人。

时间或能治愈情伤

对于失恋者,研究团队发现了一个好消息:时间似乎具有疗愈作用。随着时间的过去,大脑中相关的区域活动力会下降。
这些研究结果建议,失恋者可以谈谈他们的经验,而不是将悲伤闷在心里。费雪说:“这似乎对大脑较健康,不单单沉溺于绝望之中。想法积极一点,试着思考该如何处理当前的情况。”

这项研究结果发表在7月号的《神经生理学期刊》(Journal of Neurophysiology)中。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7/25/n2976215.htm

中国人经常“误解”英语词句(图)

1.日常用语类

lover 情人(不是”爱人”)

busboy 餐馆勤杂工(不是”公汽售票员”)

busybody 爱管闲事的人(不是”大忙人”)

dry goods (美)纺织品;(英)谷物(不是”干货”)

heartman 做心脏移植手术的人(不是”有心人”)

mad doctor 精神病科医生(不是”发疯的医生”)

eleventh hour 最后时刻(不是”十一点”)

blind date (由第三者安排的)男女初次会面(并非”盲目约会”或”瞎约会”)

dead president 美钞(上印有总统头像)(并非”死了的总统”)

personal remark 人身攻击(不是”个人评论”)

sweet water 淡水(不是”糖水”)

confidence man 骗子(不是”信得过的人”)

criminal lawyer 刑事律师(不是”犯罪的律师”)

service station 加油站

rest room 厕所(不是”休息室”)

dressing room 化妆室(不是”试衣室”或”更衣室”)

sporting house 妓院(不是”体育室”)

horse sense 常识(不是”马的感觉”)

capital idea 好主意(不是”资本主义思想”)

familiar talk 庸俗的交谈(不是”熟悉的谈话”)

black tea 红茶(不是”黑茶”)

black art 妖术(不是”黑色艺术”)

black stranger 完全陌生的人(不是”陌生的黑人”)

white coal (作动力来源用的)水

white man 忠实可靠的人(不是”皮肤白的人”)

yellow book 黄皮书(法国政府报告书,以黄纸为封)(不是”黄色书籍”)

red tape 官僚习气(不是”红色带子”)

green hand 新手(不是”绿手”)

blue stocking 女学者、女才子(不是”蓝色长统袜”)

China policy 对华政策(不是”中国政策”)

Chinese dragon 麒麟(不是”中国龙”)

American beauty 红蔷薇(不是”美国美女”)

English disease 气管炎(不是”英国病”)

Indian summer 愉快宁静的晚年(不是”印度的夏日”)

Greek gift 害人的礼品(不是”希腊礼物”)

Spanish athlete 吹牛的人(不是”西班牙运动员”)

French chalk 滑石粉(不是”法国粉笔”)

2.成语类

pull one’s leg 开玩笑(不是”拉后腿”)

in one’s birthday suit 赤身裸体(不是”穿着生日礼服”)

eat one’s words 收回前言(不是”吃话”)

an apple of love 西红柿(不是”爱情之果”)

handwriting on the wall 不祥之兆(不是”大字报”)

bring down the house 博得全场喝彩(不是”推倒房子”)

have a fit 勃然大怒(不是”试穿”)

make one’s hair stand on end 令人毛骨悚然-恐惧(不是”令人发指–气愤”)

be taken in 受骗,上当(不是”被接纳”)

think a great deal of oneself 高看或看重自己(不是”为自己想得很多”)

pull up one’s socks 鼓起勇气(不是”提上袜子”)

have the heart to do (用于否定句)忍心做….。。不是”有心做”或”有意做”)

3.表达方式类

Look out! 当心!(不是”向外看”)

What a shame! 多可惜!真遗憾!(不是”多可耻”)

You don’t say! 是吗!(不是”你别说”)

You can say that again! 说得好!(不是”你可以再说一遍”)

I haven’t slept better. 我睡得好极了。(不是”我从未睡过好觉”)

You can’t be too careful in your work. 你工作越仔细越好。(不是”你工作不能太仔细”)

It has been 4 years since I smoked. 我戒烟4年了。(不是”我抽烟4年了”)

All his friends did not turn up. 他的朋友没全到。(不是”他的朋友全没到”)

People will be long forgetting her. 人们在很长时间内会记住她的。(不是”人们会永远忘记她”)

He was only too pleased to let them go. 他很乐意让他们走。(不是”他太高兴了,不愿让他们走”)

It can’t be less interesting. 它无聊极了。(不是”它不可能没有趣”)

文章来源:网文

本文仅代表作者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