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杀人的学费

一年一度的中国高考结束后,高校录取开始了。经过了十年寒窗苦读的学子们,被录取为大学生,本来应该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但是,一张大学录取通知书、对于中国平民家庭来说,黑色的负担掩盖了红色的喜悦。每年的暑假正是“学费杀人”的非常时期。
这个月9号,在武汉船舶职业技术学院读书的吴飞,放暑假回到汉川市马口镇家中。他的父亲将7包老鼠药放入菜中,造成吴飞中毒。

吴飞的父亲向警方交待说,两个儿子读大学期间共欠下4万元贷款。下学期吴飞还需缴纳一笔学费。在经济压力下,他产生了杀死吴飞的念头。

为抢救吴飞,他的家里又增加了4万元的债务,但吴飞至今仍然是深度昏迷状态。因没有钱继续治疗,只能从同济医院转到汉川市当地医院。

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的大学开始实行高收费政策以后,“高等教育产业化”变成了中共政府一个“鉴定不移”的“改革”措施。随着大学的收费标准越来越高,大学高收费政策夺走学生和家长生命的案例,与权贵阶层一掷千金的奢华,已经造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在一篇署名寒心的《“学费杀人”全纪录》网文,纪录了20个不堪高昂学费自杀的真实案例。

中国的大学学费到底有多贵?

有数据显示,中国从1989年开始实行大学收费制度,当时每学年学费是200元。从1995年起,中国高校收费标准猛增,目前的大学学费一般在5000元 到 1万元不等,比起1989年,增加了25-50倍,而城镇居民人均年收入只增长了4倍,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2.3倍,大学学费的涨幅几乎是居民收入增长 幅度的10倍!

在西部地区,一个大学生每年平均支出7000元,相当于贫困地区9个农民一年的纯收入,一个本科生4年最少花费2.8万元,相当于贫困县一个农民35年的纯收入。

有“状元县”之称的甘肃省会宁县,惊人的大学生出产率和“因教返贫”现象同样具有显赫名声。

对中国农民来说,供孩子上学就像一场赌博。一旦这场赌博以失败告终,对于有的农村家庭而言,有可能要用许多年甚至一辈子的时间来还债。

据去年4月17号《新京报》报导:过去10年,在高等教育投入经费中,学生的学费增加了18倍,而政府部份的投入只增长了3.5倍。

中国教育部考试中心负责人透露,今年中国高考报名人数约为946万,比2009年减少74万人。这是继2009年高考报名人数减少40万之后,报考人数又一次出现大幅下降。

教育学者熊丙奇认为,当学生出于“学费压力过大”,以及“今后就业难”和“国内教育质量不高”的因素而放弃高考时,就值得我们深思了。

在这三个因素下,一种“读书无用论”的情绪,正在中国社会蔓延开来。

新唐人记者李静、笑顔综合报导。

Advertisements

中国警察的耻辱和悲哀

作者:千载云

今年6月23日,在湖北武汉出现了六名身强体壮的便衣警察在光天化日之下暴打58岁女访民的事件。由于被打访民陈玉莲的特殊身份,即具有访民和官太太(其夫黄仕明为湖北省维稳办副主任)的双重身份,事件得以曝光并在网上被炒的沸沸扬扬,打人警察受到广大网民的强烈谴责。

在中国,警察也称公安,顾名思义是保卫公共安全的,他们什么时候变成了破坏公共安全的黑社会式的打手?

其实中国警察群殴访民陈玉莲并非个案,警察打人也并非从今日始,真正的算起来,还有着“光荣”的传统。

早在十年前,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有很多法轮功学员纷纷来到天安门讨说法,喊冤,中国警察就开始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抓捕和狂殴。有几位警察将一位法轮功男学员摔倒在地上,并且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踩法轮功学员的头部;还有的警察将女学员的头发抓住凶狠的往车上拖,那阵式看起来比黑社会还黑。

以后稍一留心就发现中国警察打人是家常便饭,如殴打法轮功学员,殴打异议知识分子、殴打维仅人士、殴打访民。从大陆打到香港,从国内打到国外。当然到香港和国外打人的,都是具有特务身份,受过特别训练的警察。

那么是谁使维护公共安全,保卫人民生命财产的警察沦落为祸害人民的打手、流氓?是中共,是中国这个恶罪的专制体制。为了“维稳”,他们对老百姓暴打比黑社会还狠还毒,而且出手多了,便炼出了又凶又狠的手法。如今警察的犯罪率比普通民众高得多。

试想,如果没有当年中共恶首江泽民以一已之私以权代法镇压法轮功,哪会有法轮功学员到天安门鸣冤叫屈,也就没有警察受命狂殴法轮功学员之事了。法轮功学员除了在国内受到打压,在哪个国家不是生活的好好的?外国警察也相当尊重和信任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在国外开展的一系列活动,特别是大规模的抗议中共的迫害活动都受到所在国警察的保护。

如果没有这个专制体制造成的不公,也没有那么多的访民、冤民。甚至连陈玉莲这样中级官员的太太也会成了访民,以致受到六个人高马大的警察的大打出手,打进了医院。

前几天,我在网上看到美国盖洛普民调公司(Gallup)公布的一项民调结果,调查显示:16个机构或团体民众信任度,美国警察在美民众中信任度名列第三。试想,如果美国不是民主国家,不是法治社会,警察会有这么高的信任度吗?

可以说有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就有什么样的警察。

在中国,虽说警察拿的也是纳税人的钱,但他们只是一党专制下的工具,所以只能为党工作,时时刻刻保卫党和政府的安全,严防访民“冲击”党政部门。必要的时候,要大打出手。所以中国警察变成打手和流氓也就一点不奇怪了。当然打了人,做了坏事,少不了做替罪羊。此次的警察打人或许是上网后影响太坏,也许是打的官太太,不是受到处分?还上门道歉不说话而自打嘴巴。是啊,他们能说什么!

由于警察沦为一党专制的工具,所以也不可能很好的为民众服务。正如半年前我看到的一则报导一样:有人路遇抢劫,大声呼救,却看不到一个警察出来,此人急中生智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以求神灵保佑,一下子跳出几个警察来抓捕法轮功,吓走了抢劫者。看看警察们在党的“正确”领导下,歪门邪道、不务正业到何种地步!

而美国的警察,知道拿了纳税人的钱,为纳税人服务,所以十分敬业,乐于助人。在民主与法治的环境中,有着良好的职业操守和习惯。前几年中国就报导有美国警察到中国旅游,看到小偷,见义勇为抓小偷受到国人称道的。

而中国的很大一部分警察,穿上警服都不好好履行职责,脱下警服和换上便服更不用说了。因为有些事是见不得光的,所以很多警察平时上班也不穿警服,如信访部门警察、610警察等。也无怪陈玉莲把打他的警察当成黑社会呢。当然我也不能一杆子刷到满船人,中国警察中也有好人,他们良知未泯也很有正义感,而往往在这个腐败体制中得不到重用。但更多的好警察是在电视剧上,在国人的一次又一次失望的期待中。

http://bbs.kanzhongguo.com/viewtopic.php?f=31&t=9310

张家口市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伎俩

河北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河北省张家口市所谓的“法制学校”是中共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位置在张家口市玉宝墩村姚家庄派出所中。被非法关押进去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禁锢在一楼和二楼。

在这里,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员至少有十三、四名。其中女性五名,男性七、八名。这些人中有的是该洗脑班的专职人员,也有的是临时按照需要调过来的。据说一名沽源县的法轮功学员,曾经被非法关押在这个洗脑班里长达四年之久,之后,又被非法劳教。说明这个洗脑班早在二零零五年以前就已经成立。

用伪善进行欺骗

法轮功学员刚被关进去时,恶人们会对学员“倍加关心”与“照顾”,目的是让你承认他们。例如:他们会说“先好好休息休息吧!”、“你还需要些什么?”甚至你炼功、发正念他们都不管。正念不强、法理不清的学员此时会认为他们也挺好的,在这里做这工作,他们也是“无奈”。如果你这样想了,那他们就达到了他们的目的。你的这一念即是认同了邪恶的存在,因为他们背后都是被邪恶操控的。他们会更加“理直气壮”的对你进行进一步的迫害——让你一步步邪悟!

引诱法轮功学员误入歧途

他们会拿着《转法轮》让你读(书的页数不全,后边有撕过的痕迹)。在你读的过程中,他们会突然插一句“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这样的,你们理解错了……”或者拿着一张画有师父形象的画,上面图的乱七八糟的,问你“这是你师父吗?”“你看你,修的一点都不精进,你有漏才被我们带到这里的。你还配修吗?你连你师父都不认了,你们师父不要你了……”这时学员如果正念不强,对法不坚定,就会被他们的话所击倒!此时你的消沉、自卑的执著心一起来,他们顺势会说:“写个保证先出去,再好好修吧!”于是他们拿出纸和笔,很“理解”你的说:“就写句‘法轮大法好’,然后签个名就行。”你觉的这也没什么不对的呀?继而他们又说:“再写一句你想对家里人说的话就行。”(这是往起勾你对家人的情)如果你已经写到这一步了,这时他们才亮出对你致命的杀手锏,拿出一张他们早已写好的“保证书”,让你签字。而“保证书”的内容里其中有这样一句话:“生生世世,不允许你炼功”(这不是直接和旧势力签约吗?)

恶人的真面目

如果让你过上几天“舒坦”日子后你还不写“保证书”的话,他们便露出了凶恶的真面目恐吓你:“你要再不写,就用这个(指他们手里拿着的电棍),要不就送你去隔壁的劳教所。”

其实,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进洗脑班这个黑窝,从开始就要按师父所说,即拒绝配合邪恶,不看、不听、不配合邪恶要求你做的一切!强大自己的正念,近距离发正念,用强大无比的正念捣毁洗脑班这个魔窟。

当然,我们还要慈悲的讲真相,挽救那些被中共迷惑的还值的救度的生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7/227562.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在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里表面上文明管理,实质上对待法轮功学员采取两种手法,每个学员刚到时,都被隔离,由在高压下被邪悟的人看着并灌输邪悟歪理。这时候队长们表现的很关心很体贴,为的是让法轮功学员写出不炼法轮功的所谓“三书”,达到她们的转化目的。

如果不按她们的意思写,就采取长时间罚站,用强硬手段来达到目的。更多的是辱骂大法和体罚,甚至挑唆家人从感情上施压,最常见的是挑拨家人离婚,说什么:“你看,炼法轮功的人都不顾家,不为家人着想,不为孩子着想,太自私了,这样的人要了干什么,这么痴迷,即使到了期也回不了家,不如早离婚”等等。其实法轮功学员修炼后不仅得到身体健康,更修心向善,为家庭带来和睦、幸福。然而中共的迫害,使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家人也跟着承受无名的苦难,再加上中共谎言欺骗,有许多家人就在这样的挑唆下,在是非难辨的情况下离了婚,人为的造成家庭灾难。

因此坚持不写放弃修炼的所谓的“三书”的炼功人无论肉体还是精神上都遭受各式各样的迫害,直到写出“三书”后才能回到班里,和其他人在一起劳动。许多人即使写了“三书”,在以后的时间里,如果不如管教的意,也同样遭到各种迫害。下面以一大队为例来从一个侧面看看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它大队都是同样的迫害方式。

被关押在一大队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法轮功学员孟玉珍被分在一班,由队长张文波和申冉主管。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这天中午打饭,因没戴胸卡被值班带队的李红梅强行罚站,从中午直到晚上,不仅午饭不让她吃,整个下午不让她喝水、上厕所。

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淑珍被分在二班,由教导员李悦和队长陈千美主管迫害。初期刘淑珍因不穿劳教所的队服,被上述二人及大队长张燕多次打骂和罚站。二零一零年春的一天,陈千美以刘淑珍不干活为由,将她从车间劳动现场拖到队长们办公桌前,并当着李悦的面用脚踢她,连续罚站几天。队长李红梅有一次嫌刘淑珍不劳动,硬拖到车间大门外去罚站。在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罚站是司空见惯的事,许多人在罚站期间不允许上厕所。

法轮功学员喩尚琳被分在三班,由队长李薇和李红梅主管,因喩尚琳不写“三书”被罚站和不让上厕所,致使喩尚琳被尿憋的肚子痛,等允许上厕所时好长时间尿不出尿来,从此以后每次小便都很费劲,需要十几分钟时间。

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郎会群被分在四班,由队长王丽洁和李文主管,郎会群一直到离开劳教所都没写“三书”,因此对她的迫害一天都没停。她是二零零九年四月份被关入劳教所的,最初连续三个月不让她洗头洗衣服,并且晚睡早起,每天休息几个小时,由专人看着她。因她坚持不写三书,被队长们肆意辱骂,如:炎热的夏天,李文将毛线挂在她的脖子上围着缠。

曾经有一次,李悦、李红梅、李文、申冉等多人拽着她围打,李悦打她的脸,李文用脚踢她,将她摁在地上踢她的脚和腿。二零一零年过年期间因她跟拜年的所领导反映问题被单独关押,由专人看着,直到六月份回家,期间连续几个月不让她上厕所,不让她洗头换衣,她被迫睡在地上的木板上,屋里放着尿桶,气味熏人。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所里几个男警加上大队长张燕、王丽洁及教导员李悦等人,拿着电棍围着她,将看她的人撵出去,关上门将她铐在窗棂上,逼迫她不许再喊“法轮大法好”,将毛巾硬塞进嘴里,用胶带封住,致使两颗牙被塞掉,满嘴是血。

四月一日大队长调换后,原二大队的赵文辉来一大队,赵文辉更是阴险毒辣,因迫害法轮功学员而出名,清明节早上按惯例每人两个鸡蛋,赵文辉将郎会群及其他因身体原因不能劳动的人的鸡蛋扣掉,并从此后一段时间里将她们的饭菜减掉一半,并且不许她们上厕所。

为了抵制赵文辉的迫害,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学荣采取绝食抗议,直到身体虚弱被送回家。孙启梅也被分在四班,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份她因坚信师父、坚信法轮功没错,被隔离在队长们的厕所里罚站一个月,期间不让她洗头洗衣服,限制她上厕所,晚睡早起。

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丁学花也在四班,她因坚信法轮大法好被关禁闭,为了抗议对她的无理迫害采取绝食,她遭到灌食折磨,二零零八年底天气很冷,李文带她去医院打针,她被安排在冰凉的床垫上,从此后她的腰因受凉疼痛,二零零九年从夏天直到年底离开劳教所,她腰痛的不能自理,需专人照料,即使这样所里也不放她回家。

自赵文辉来一大队后,不仅加大了劳动量,对那些因身体原因完不成劳动任务的炼功人,就强硬的扣罚劳教天数,也就是变相的延长劳教天数。这种明显的违法行为,在这里却成了她炫耀的资本。在每周一次的点名会上,她就公开的大谈完不成劳动产值的人如何被延长教期。她还举例说原二大队一名法轮功学员三年劳教期,却在这里被关了四年。

相关信息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 地址: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162-2信箱  邮编:255311
所长:钟宁
副所长:麻公元
政委王军  (办)0533-6690988
原所长:刘长增  (宅电)0533-6689888  手机:13805336562
原管理科长:陈素萍 现任管理科长:李玲(办)0533-6689550
教育科长:张玲 (办)0533-6689550
纪委举报电话:0533-6691992  于书记(办)0533-6690987
一大队
大队长:赵文辉 
副大队长:沈红秀
教导员:李悦
恶警名单(队员):张文波 申冉 陈千美 李薇 李红梅 李文 王丽洁 蔡静
一大队电话0533——6689409

二大队
大队长 :张燕
副大队长:赵莉莉
教导员:孙振鸿
恶警名单:刘桂珍 周红梅 夏丽 石玮 郑金霞 宋敏 宋丽娟 刘青 牛蒙缯
二大队电话:0533—6689411

三大队
大队长: 王慧英
副大队长:林月珍
教导员:王永红(电话6689414)
三大队恶警:崔洪文 宋红 丁海英 阎淑萍 张芳 殷桂华 张春霞 韩新可
三大队电话 0533——6689415

四大队
大队长:李爱文
副大队长 :李某
教导员: 孙华 (娘家是普集东河北人)
三大队恶警:张芳 范乃凤 杨金红 李芙蓉 吴秀丽 柳青 黄博
四大队电话0533——668941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7/227556.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法轮大法让我活得明白和健康

文/大陆大法学员 自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我炼法轮功后,慢性支气管炎、肾囊肿、痔疮、休克、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等顽症都消失了,现在无病一身轻。

大约是在一九九四年开始,我的上述疾病逐渐出现,前后花了一万余元,不仅没治好,相反越来越严重,后来连我走二、三里路都累得够呛。那时我才三十几岁。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九九六年下半年,我遇到了法轮大法。学法炼功也就半月二十天,所有的症状就消失了,我象许多法轮功学员一样,亲身体验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几个月后,我就感到无病一身轻。

我为治病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法轮大法却让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当我看到法轮功宣传条幅中介绍法轮功有祛病健身功效时,我产生了试一试的想法,我在公园的炼功点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到家,我一气呵成,通宵达旦将《转法轮》通读了一遍,以后的几天又连续通读了几遍。《转法轮》回答了我许多一直思考而又无法解决的问题,如人究竟为什么活在这个世界上等问题,我觉得《转法轮》是我有生以来看到、听到的最好的书。法轮大法让我懂得了人生的意义是返本归真,让我开始活得明白了。

在邪恶的迫害中,在邪恶的劳教所里,在生死关头,在各种心性的考验面前,我都坚定的维护着法轮大法。例如邪恶曾把我绑在铁床上五天五夜,除上厕所、吃饭时才把手铐打开外,连夜间双手都被铐在床头的横卧梁上站了四天四夜;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利用我母亲来做我的工作,逼得我母亲要给我跪下;再比如,邪恶为了让我放弃信仰,曾指使包夹(劳教所里受邪恶管教等指使专门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一般是普通刑事犯)向我许愿,只要我写“三书”(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所谓“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天天给我跪着都行。

由于我平时能坚持做好“三件事”,特别是在认真学法的基础上,我凭着牢固的一念:“我不属于我自己,我属于李洪志师父,我属于法轮大法”,闯过了一道道难关,在李洪志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当然我还有没有过好的关,有待于今后提高。我修炼中的这一切成绩归功于李洪志师父,归功于法轮大法。“我不属于我自己,我属于李洪志师父,我属于法轮大法”这一念能让我度过劳教所里的那些魔难,是因为这一念是在法上,以法为大,放下了私心,为师父为大法着想,为众生被救度着想,不是为私,是为公的。

每当我看到、听到电视上一个个身患顽症、绝症的人,在病痛中煎熬,在死亡线上挣扎,我就在想:法轮功这么好,祛病健身有如此神奇的功效,能让包括我在内无数身患顽症甚至绝症的人重新找回健康、挽回生命的功法,可中共邪党就硬不让你信,就硬不让你炼。特别是,根据明慧网报道,通过民间途径查实,至今至少有三千余法轮功学员因不肯放弃信仰而被迫害致死了,无法统计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歹徒活摘器官牟取暴利,并被焚尸灭迹,首创了这个星球上未曾有过的邪恶,没有比中共邪党更坏的了!希望更多的中国人,在天灭中共的大劫难来临之前,早日认清中共邪党的邪恶,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日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拥有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27/227564.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洛阳、甘肃平凉遭受罕见暴雨

暴雨令古都洛阳泥洋一片 37死

  中国“九朝古都”河南省洛阳市近期遭遇50年一遇的强降雨,据初步统计,目前洪灾已造成该市4个县市、区37人死亡,19人下落不明。记者26日获悉,当地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龙门石窟景区已被迫关闭,暂停向中外游客开放,包括夜游项目。

  当地官方通报说,7月23日20时至24日21时,洛阳市区及南部山区普降暴雨,全市143个乡(镇)中降雨量在100到200毫米的有37个,降雨量在200毫米以上的有7个。截至7月25日17时,灾情造成洛阳的栾川、嵩县、洛宁、偃师、新安、宜阳、涧西、洛龙、吉利等9县(市)区37个乡镇20 余万人受灾。

  当地气象部门称,此次降雨属典型的区域性暴雨,强度历史罕见。

中新社

甘肃平凉遭受罕见暴雨 造成14人死亡

新华网兰州7月24日电 从7月22日8时到24日9时,甘肃省平凉市出现有气象记录以来罕见强降水,造成14人死亡,财产损失严重。

  由于平凉市地处黄土高原沟壑区,土质深厚疏松,部分县区的山体陡峭,地面塌陷沉降问题突出,短时间内的强降水造成了大范围严重洪涝、水毁灾害和局部地质灾害。

  据初步调查统计,全市有6县区、63个乡镇、723个村、48676户、197194人受灾,因灾死亡14人、失踪1人、受伤3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4177.9公顷,倒塌、损毁房屋1196间、水毁各类道路526公里、桥涵等水利设施13处、电力设施15处。灾害造成山体崩塌滑坡16处,特别是华亭县东华镇前岭村发生的山体崩塌,造成13人死亡、2人受伤。

  甘肃省政府主要领导要求平凉市全力组织救援,尽量减少损失,并做好死伤群众的善后处置工作。同时针对近期的强降雨,要求各地各部门加强对地质灾害的防治工作,及时转移危险地区群众,避免在危险地区施工和作业,防止次生灾害的再次发生。

基督教捍卫联盟主任:为支持法轮功被捕而自豪

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反迫害十一周年之际,各界和平人士聚集在华盛顿DC国会山举行纪念活动,支持法轮功,呼吁制止中共的迫害。基督教捍卫联盟主任帕萃克.马侯尼牧师(Patrick Mahoney)在集会上发表演说,他为能公开支持法轮功而自豪,并呼吁民众站在正义的一边,捍卫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的权利。

帕萃克牧师认为,每个人都有公开表达他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而基督教捍卫联盟秉持良知,多次公开支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让他感到欣慰和自豪。

他说:(录音)“我们基督教捍卫联盟已经多次公开支持法轮功反宗教迫害的历史性的奋斗,多次为他们说话。我们基督教捍卫联盟今天和你们一起向世界宣布:每个人都有公开表达他的宗教信仰和传统的普遍性权利,没有人应该为他们信仰什么或崇拜什么而被关进监狱,被打压,被毒打或者被起诉。自由和信仰的这些原则是值得为之坚持,为之捍卫,为之煎熬,甚至为之献身的。我们必须不停的为坚持正义而大声疾呼。”

帕萃克牧师曾经在北京奥运会期间,与他的同伴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示威,公开呼吁中共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但是,他很快就被中共抓捕,随后驱逐出境。至今他还保存着这份盖有“驱逐出境”印章的护照。

他说:(录音)“我们站在毛泽东纪念堂前面,让公众见证了一次对在中国行使信仰自由的呼吁,我们被打压和送监。我们两次被逮捕,被拖离天安门广场,最终被驱逐出境。今天我告诉你们,我亲爱的朋友们,因为为法轮功大声疾呼而被逮捕和驱逐出境是最最令我自豪的事情。我会把这本护照给大家传看。”

2006 年5月,法轮功学员王文怡博士因为在中共领导人访问白宫时向其喊话,要求其停止对法轮功的虐杀而面临指控。为了声援王文怡,帕萃克牧师和他的妻子,女儿一起在白宫前和平祈祷示威,请求美国总统就中共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而发声,并要求撤销对王文怡的指控。帕萃克牧师表示,他为后来美国政府撤销了指控而感到高兴。

帕萃克牧师呼吁民众,站在正义的一边,共同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

他说:(录音)“所以我们不要厌倦,我们会继续象这样集会,游行,示威。我们会继续祈祷游说,我们会继续怀着善心和勇气发声,直到法轮功学员能够自由的行使他们的信仰而不被迫害,毒打和打压的那一天。”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狄明、慧宏采访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