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不过是披着科学外衣的邪教教主

作者﹕辛声

【大纪元6月1日讯】世界上许多宗教和有神信仰都有关于人将得到的拯救的思想。但是,不管是什么宗教或有神信仰,在他们看来,能够拯救人的要么是神,要么是神选中的代表,绝对不可能是寻常的凡人。这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足够的心性层次和与之匹配的能力拯救人。而人,即便是再聪明再伟大再高尚的人,归根到底也只是人,不可能在道德境界上达到与神相同的层次,并具备与之匹配的能力。也就是说,在神与人之间始终存在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但古往今来,却总是不断有人试图逾越这条鸿沟,他们或自称弥赛亚,或以救世主自居。

在中世纪的基督教国家里,就曾出现过一些这类的弥赛亚。如12 世纪时,有个名叫坦凯尔姆的人招来大批跟从者,整个安特卫普城均受其控制。这位弥赛亚自称为神,甚至把自己沐浴的水卖给跟从者喝,作为圣礼。
  
到了20世纪,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人类比以前更期望有一个弥赛亚能给自己带来和平,因此,出现了不少自诩为弥赛亚的人。在工业国家,有些宗教领袖,如韩国统一教教主文鲜明便自诩为耶稣基督的继承人。他的理想是要结合手下虔诚的信徒,建立一个统一的大家庭以净化世界。政治领袖们也曾试图扮演弥赛亚的角色。法西斯头子希特勒便曾雄心勃勃、大言不惭地谈及他要建立一个千年帝国。与他们一样,马克思也以现代社会的救世主自居。

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是马克思的朋友。他曾这样形容马克思:“他俨然就是人们的上帝,他不能容忍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人是上帝。他要人们像神一样崇拜他,把他作为偶像顶礼膜拜,否则就大加挞伐,或阴谋迫害。”其实,早在大学时代,马克思就曾在一首诗里直言不讳地宣称:“面对整个奸诈的世界,/我会毫不留情地把战挑,/让世界这庞然大物塌倒,/它自身扑灭不了这火苗。”“那时我就会像上帝一样,/在这宇宙的废墟上漫步;/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行动,/我是尘世生活的造物主。”

诗中,马克思不但视自己为“奸诈的世界”的对立面,光明、真理和未来的化身,而且自以为有着“像上帝一样”不可抗拒的威力,能够造出“击世的霹雳”,让“奸诈的世界”这个“庞然大物”在自己的挑战下轰然倒地,而且,他还称自己的“每句话都是行动”。显然,在马克思眼中,现实世界纯属一片黑暗,充满了奸诈,只有他才能够彻底推倒这个奸诈黑暗的世界,将受难的世人拯救出来,把他们带入一个充满美好和光明的新世界。不用说,只有一个自居为救世主的自大狂,才会如此看待自己和世界。

当然,当我们这样描述马克思的形象时,肯定会遭到其信徒的反对。他们会说,马克思是坚定的无神论者,认为人类社会的发展是由客观规律而不是神的意志决定的,从来就不承认救世主的存在。国际歌里不就是这样唱的么:“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不错,马克思否认救世主的存在,但他否认的其实是宗教神学意义上的救世主,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在他看来,这样的救世主是不存在的。但在否认有这种救世主存在的同时,他却有意无意地把自己抬高到了救世主的地位。或者说,他否认神学意义上的救世主,其实是为了取代神的地位,由自己充当救世主。尽管他并没有明目张胆地把救世主的标签贴在自己的脸上,但从他的所思所言所行来看,他正是这么看待自己的,他试图扮演的也正是这样的角色。一部《共产党宣言》,就是最好的证明。从外在形式到内在精神,它展现给世人的都是一个自居为历史规律化身,自以为真理在握,自命为代表了无产阶级和绝大多数人利益,自信必将颠覆整个旧世界,建立起一个新世界的救世主的形象!
    
马克思也好,希特勒也好,别的什么人也好,既然他们是人不是神,当然也就不可能是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然而,尽管他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救世主,却又自居为救世主。试想,世上还有更甚于此的僭妄之举吗?显而易见,这样的救世主充其量不过是僭越的救世主,通俗地说,也就是假冒的救世主。

对于这种人物的出现,《圣经》中其实早有预见。翻开《新约.马太福音》,耶稣当年曾明确告诉人们:“那时—–许多伪先知将涌现,迷惑众人。”圣保罗也曾预言:“那大罪人,沉沦之子,将会显现。他反对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他跟随撒旦之功而来,带着所有力量、标记、谎称的奇迹,在众人身上行一切不义的诡诈,使他们毁灭 ——”耶稣说到的“伪先知”和圣保罗预言的“沉沦之子”,其实就是马克思这种假冒的救世主。

真正的救世主与假冒的救世主截然不同。前者是博爱慈悲的,而且这种博爱慈悲是发自本性的,绝不是装出来的,正因为如此他们才要救人,也才救得了人。而后者尽管热衷于以爱心示人,但那不过是在装模作样地作秀,或是在自我感动自我陶醉而已,他们心底里从来就没有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博爱和慈悲可言,有的只是膨胀到顶点的自大。在他们眼里,人类社会仅仅只是显示和证实自己救世主地位的舞台,而民众存在的意义,除了供他们驱使以实现自己的个人意志之外,就在于不断地对其顶礼膜拜和感恩戴德,以满足他们永无止境的虚荣心。

说到底,这种假冒的救世主不就是邪教教主吗!他们宣扬的思想其实就是邪教的教义,而他们的信众其实也就是邪教的教徒。如果说有什么区别的话,那也只不过是,他们中有些人是以宗教的面目示人,另一些人,如马克思、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则始终披着一件反宗教的科学外衣。一旦揭去这件外衣,西洋镜也就拆穿了——马克思不过是化身为思想家和革命家的邪教教主,共产主义不过是用科学精心包装过的邪教教义,而共产党则是以政党面目出现的践行这个教义的邪教团体。

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历时一个多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会那么邪恶和赋予欺骗性,为什么它带给人类的必定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大劫难了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6/1/n2924648.htm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马克思不过是披着科学外衣的邪教教主

  1. 参考资料:唯物论是真理还是骗人的谬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在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论影响了所有人。教科书讲:“神佛”是愚昧落后的古代人头脑想象出来的,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进步,已被人们抛弃了。宣传舆论日复一日地讲:“崇尚科学,破除迷信”,而且中共还将其上升为法律高度,制定出了《科普法》。

    可是有多少中国人想过,世界上别的国家也这样讲吗?

    事实上,在国外,在当代科技发达的西方国家,不但没有人这样讲,而且宗教在人们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比如美国历任总统就职时都手抚《圣经》宣誓,人们经常到教堂做礼拜等等。所以,全世界只有中国“景致”特殊:讲“崇尚科学,破除迷信”,制定了世界上唯一的一部《科普法》。

    在国外,西方人过的节日充满传统内涵:纪念耶稣出生、受难、复活的圣诞节、复活节等。而在中国,信仰神佛被破除后,人们过年完全变成了单纯迎接春天的节日……

    还有,大家知道,现在国际上通用的纪年方法是公元纪年制,现在是公元2011年。可是有多少中国人了解“公元”的内涵?中国虽然应用这个纪年制,但中共宣传却从不讲这个内涵。其实这个“公元纪年制”直接与基督教耶稣有关,是西方人为了纪念耶稣,以他降生那年作为元年,开始的一种新的纪年方式,在他出生以前的年份叫公元前。

    大家知道,中国和外国的舆论环境是不同的。在中国,网络是封锁的,舆论是被中共控制的,而在国外则完全相反,信息是开放的,舆论环境是宽松的,人们可以自由探讨、交流。在中国,人们被反复灌输“教育”的,是马克思主义。包括资本主义私有制剥削(阶级对立、阶级斗争)、社会主义公有制解放无产阶级、人类历史是剥削压迫历史(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等)、还有破除神佛信仰的唯物论等。虽然现在“私有制剥削”的说法不提了,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即唯物论,仍然在理论上主宰着中国人。而在国外,在宽松的舆论环境下,马克思主义没有什么市场。

    而我们中国人自古以来也不是象现在这样,满脑子唯物论。中国的传统文化可以用博大精深来形容。从轩辕黄帝向神仙广成子问道,孔子向老子问道,再到释迦牟尼的佛法东传,儒释道为中国人奠定了重德行善的文化内涵。中国古人敬畏天地神佛,在内心约束自己不做坏事,从而维持了人类道德长达五千年。是中共建政后,对中国人进行思想改造,用马克思主义代替传统文化,使中国人变成了现在这样。

    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创造者,中共在宣传舆论中讲,马克思和恩格斯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伟大领袖和革命导师,他们把一生都奉献给了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其实,这完全是对中国人的欺骗。

    首先,马克思讲资本主义社会雇佣劳动是剥削,工人阶级受剥削压迫深重。可是资本主义国家制度一直未变,持续到了现在,工人阶级非但不是贫困的,而且都是中产阶级。

    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讲,因为马克思领导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所以马克思是当代最遭忌恨和最受诬蔑的人,人们都竞相诽谤他,诅咒他。

    可是马克思当年遭到了怎样的“诬蔑”、“诽谤”?人们“诬蔑”、“诽谤”他的是些什么言论?我们中国人被封闭,了解不到这些。我们只知道,当时人们没有跟随马克思进行暴力革命。可是很少有人想过,马克思揭露资本主义、推翻政府的文章、言论,包括马克思研究的理论著作,当时在英国、德国都是公开发表的!既然马克思讲资本主义国家剥削压迫深重,为什么工人阶级不响应他呢?

    事实上,在马克思生存的年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就已经在实行跟现在一样的“宪政”。所以根本就没有过什么阶级敌对、阶级斗争,更谈不上剥削压迫(这一点,我们中国人不是没有人了解,在五十年代,有人就因为讲“阶级斗争是马克思捏造的”而被打成右派)。马克思为了鼓动工人阶级参与暴力革命,创立的是一套建立在谎言基础上的荒谬学说。为了推翻资本主义制度,马克思自称发现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剩余价值学说”,这个学说现在拿来一看,几岁小孩都可以看出其欺骗性。而马克思讲的建立公有制解放无产阶级的说法,更是骗人的。在共产国家,人们根本没有一点儿对共有财产的占有权、支配权,反倒为掌权者提供了掌控全部社会财产、全面控制人民的亘古未有的特权。

    其次,马克思为了给“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的进步”理论提供依据,自称发现了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历史唯物主义。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都是这个教育:“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社会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最终走向共产主义社会”。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历史真相是人类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过奴隶社会!也根本没有过什么阶级剥削、阶级压迫。“马、恩、列、斯、毛”们为了说明社会主义公有制是社会的进步,昧良心地把人类历史歪曲成剥削压迫的黑暗旧社会。

    查遍中国古人留下的典籍,根本就没有一点儿有关奴隶制社会的信息和记载。有学者写文章批驳了中国古代有奴隶社会的说法。可是主流媒体上不登这些,这些声音也就只限于学术交流。其实,人们只要稍加思考就可看出:中国古人单纯朴实,对天地神佛心存敬畏,对善恶报应是相信的,对自我行为是约束的,越往上追溯,人们越信神,怎么可能有普遍性的惨无人道压迫奴隶的社会现象呢?那么教科书中的“夏、商、周”朝是奴隶社会是怎么来的呢?原来是郭沫若等人在三、四十年代,为了迎合马克思主义观点后加上去的。

    其实史书上明确记载:在“夏、商、周”朝,土地耕种实行的是“井田制”,即将方圆九百亩土地,划分为九块,每块一百亩,犹如“井”字型,四周八块田为人们自己的私田,收获归己;中心的一块田是人们共同耕种的公田,收获上交。所以根本就不是奴隶出苦力为奴隶主耕种土地的情况。

    人被灌输什么思想,就会用什么思想思维,在毛泽东时代,宣传舆论欺骗中国人讲:“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中国人民翻身得解放”!当时有多少人能看清宣传舆论的欺骗?很少。人们都相信毛泽东是中国人的大救星,红色海洋遍布全国,现在想来才觉得荒唐。那么,人们用唯物论的观念衡量,认为世界是绝对唯物的,神佛信仰是愚昧的,是不是也同此理?也是被欺骗形成的观念?

    近些年,科学家们在广阔的宇宙中发现了宇宙巨变的现象:宇宙正在加速膨胀,众多星系解体重组,还发现有新星系的诞生!这些新星系从何而来?这些现象怎么解释?断定“在自然界和人以外不存在任何东西”的唯物论,在神秘莫测的宇宙面前,显得多么渺小、卑微而又不自量力!

    对应到人间,现在世界上尤其是中国,从来没有过的天灾人祸密集发生,都在警醒着人类!中国人经唯物论洗脑,又在中共明目张胆的恶行带动下,完全没有了天理道德的约束,什么坏事都敢干,社会上假、毒、恶、骗盛行,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上天能允许败坏的人类继续存在下去吗?人类即将面临着什么?所以信息的开放、理性的思考、清醒的活着,对于人们有多么重要!

    为了让人们看清马克思,认清唯物论,在此有必要把马克思主义的谬误及对人的欺骗全面加以介绍:

    一、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学说”对人的欺骗

    马克思恩格斯生存于十九世纪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那时工业大革命正在兴起,随着蒸汽机、纺织机等一系列大机器的发明,原来的小作坊式生产纷纷被淘汰,代之以社会化大生产的兴起。于是社会上出现了工作性质不同的两个人群:投资和管理生产的人群、被雇佣到工厂劳动的人群。这就是“资本家”和“工人阶级”的由来。

    马克思把这种自然形成、出于双方自愿的生产方式:雇佣劳动形式,说成是资本家对工人的剥削,由此形成了“剩余价值学说”,马克思称其为:“发现了资本家剥削工人的秘密”。

    这个“剩余价值学说”认为:“工人为取得每天的一定数目的工资而把自己的劳动力卖给资本家。在不多的几小时工作之后,他就把这笔工资的价值再生产出来了。但是,他的劳动合同却规定,工人必须再工作好几个小时,以便完成一个工作日。工人用这个附加的几小时剩余劳动生产出来的价值,就是剩余价值。这个剩余价值不破费资本家一文钱,但仍然落入资本家的腰包”。(1)

    当时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上普遍应用的是“生产三要素”理论,这个理论认为:劳动、资本和土地这三个生产要素协同创造价值,都是创造价值的源泉,所以工人应得到工资、资本家应得到利润、土地所有者应得到地租。

    而马克思斥之为庸俗经济学,并批判为:把本来都是劳动创造的收入,说成是各有自己独立的源泉,从而掩盖了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对工人的剥削。

    在这里,马克思故意埋没了资本家的功劳:经营资本,组织生产,承担风险,对生产什么产品进行决策,比起工人的单纯劳动来说,更要吃苦和耗费心血,更埋没了机器设备作为资本提高生产力的作用。

    不但如此,马克思还把资本歪曲为:“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2)

    马克思恩格斯全力批判私有制,为的是要建立“无产阶级共同掌握生产资料”的社会主义公有制。

    其实,物质财富是维持人生存的基本条件,只有独立的财产,人们才有独立的人格,有人的尊严和自由。所以“联合的无产阶级掌握”,也就是财产共有,只能是一句空话。一旦个人财产被剥夺,人就会成为奴隶。纵观人类历史,个人拥有财产的权利,从来没有被剥夺过,无论是生产力不发达的古代,还是生产力发达的现代。

    在这里还要提一下,马克思恩格斯一直把“无产阶级所有”和“国家所有”等同使用,在偷换概念中欺骗人。

    其实“无产阶级所有”和“国家所有”意思完全不同。无产阶级所有的财产是指工人有产权的,可以支配使用的财产。而国家所有的财产,是跟工人毫无关系的被掌权者掌控的财产。

    所以通过中国的实践,人们才真切体会,在财产被收归国有的情况下,在“代表无产阶级”的中国共产党专政下,人们的思想自由没有了(被随意改造了);人们的良知没有了(不敢说真话,不得不违心说假话);人们的生命保障没有了(稍不注意就以资产阶级反动派或反革命的名义镇压掉)……

    二、英国工人阶级当时并没有受到剥削压迫,生活状况也很好,并不悲惨

    马克思描述工人阶级被剥削压迫深重的句子,人们耳熟能详:“在一极是财富的积累,同时在另一极……是贫困、劳动折磨、受奴役、无知、粗野和道德堕落的积累”;“只要还有一块肉、一根筋、一滴血可供榨取”,吸血鬼就决不罢休。为了“抵御”折磨他们的毒蛇,工人必须把他们的头聚在一起“。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中,把英国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描述的极其悲惨,令人同情。

    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马克思恩格斯为了鼓动人们,对当时的时事也进行评论,对别人的批判也进行回击。这些都录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当时的英国状况:

    首先,舆论环境是很宽松的,马克思恩格斯鼓动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所写的文章与理论著作,都是在英国公开发表的。工人们有自己的组织,还有基金积累用以救济贫困工人,工人联合罢工被视为合法,甚至在权力机关越出法律范围时,公民还可以起义。下面摘录如下:

    “1824年取得合法地位的工联也登上了舞台……除了联合和共同行动所产生的力量以外,并且很快又增添了相当充足的财力–我们的法国兄弟们意味深长地把它叫做’抵抗基金’……有几个大工联包括100万到200万工人,得到较小的或地方的工联的支持。它们代表着一种力量,统治阶级的任何政府,不论辉格党或托利党的政府,都必须加以重视”。(3)

    “议会每开一次会,工人阶级的问题都获得更大的重要性,……1844年最近的一次会议所讨论的还始终是工人的问题(济贫法案、工厂法案、主仆关系法案)。工人阶级在下院的代表托马斯•邓科布是这次会议的中心人物,……早就是英国资产阶级向工人让步的时候了,工人们不是在恳求,而是在威胁,在要求;要知道,不久也许就太晚了”。(4)

    “工人阶级的机关报刊由于群众的漠不关心而相继停刊;的确,英国工人阶级过去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苟安于政治上的毫无作为”。(5)

    “实际上,工人为了提高工资而实行的联合在英国是允许的”。(6)

    “即使是在英国人这个最尊重法律的民族那里,人民遵守法律的首要条件也是其他权力机关不越出法律的范围;否则,按照英国的法律观念,起义就成为公民的首要义务”。(7)

    恩格斯在1845年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把英国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描述的极其悲惨。可是同样在这篇文章里,恩格斯还写到:”我们已经看到,机器的使用如何引起了无产阶级的诞生。工业的迅速发展产生了对人手的需要;工资提高了,因此,工人成群结队地从农业地区涌入城市。人口以令人难以相信的速度增长起来,而且增加的差不多全是工人阶级“(8)。

    这就看出了问题,工人阶级怎么会愿意涌入悲惨生活之中呢?还是成群结队的人群!足见恩格斯对人的欺骗。

    在1842年,也就是前三年,恩格斯也写了同名文章《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在德国《莱茵报》上发表,可是那篇文章所描述的状况却大相径庭:“英国工人每天都能吃到牛肉,并且还可以买好的烤肉,这种烤肉比德国富翁所能买到的还要好。他们每天喝两次茶,并且常常还有余钱,可以在中午喝一杯黑啤酒,晚上喝一杯淡甜酒,每天做十二小时工的曼彻斯特的工人大都是这样生活的”。(9)

    为什么只过了三年,恩格斯把英国工人阶级的生活状况描述的这样悲惨呢?恩格斯在文章序言里的道白说明了问题:“为了给社会主义理论,同时给那些认为社会主义理论有权存在的见解提供坚实的基础”。(10)

    三、“无产阶级掌握政权”是对人的欺骗,所谓共产主义社会也是对人的欺骗

    马克思恩格斯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利益,还是想利用工人阶级夺取政权?是为了使人们过上共产主义社会的美好生活,还是制造共产主义社会作幌子,吸引人们参加暴力革命?这个问题,我们中国人很少思考过。

    工人阶级的利益是什么?谁都会知道是工资待遇、福利待遇、工作环境、工作时间等具体问题。所以当时英国工人阶级的口号是“做一天公平工作,得一天公平工资”,可是恩格斯专门写文章对此进行批驳。

    在德国,当时拉萨尔领导的工人阶级注重提高工资、普选权等问题,发表了《哥达纲领》,由于不认同暴力革命,也遭到了马克思的猛烈批判:“雇佣劳动制度是奴隶制度,而且劳动的社会生产力越发展,这种奴隶制度就越残酷,不管工人得到的报酬较好或是较坏。而现在,当这个见解在我们党内越来越给自己开辟出道路的时候,竟有人倒退到拉萨尔的教条那里去……”(11)由此,拉萨尔被批判为机会主义。对于机会主义,恩格斯在晚年批判为:“为了眼前暂时的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只图一时的成就而不顾后果,为了运动的现在而牺牲运动的未来”。(12)

    恩格斯这里讲的根本大计是工人阶级掌握政权。可是工人阶级能掌握政权吗?掌权了的还是工人阶级吗?难道说工人阶级都能变成当官的,从此工人阶级不存在了?显然是骗人的。如果说工人阶级掌权,当时的“代议制”倒是工人阶级掌权的最好方式:工人们有权决定选举谁,去代表自己行使国家权力。

    所以,马克思恩格斯关注的是夺取政权,而非工人阶级的利益。

    对于社会化大生产形成的分工,马克思也进行了诋毁。称“分工”为异己的、限制人的力量,并说明带给人自由的,是将来的共产主义社会。马克思讲:“当分工一出现之后,每个人就有了自己一定的特殊的活动范围,这个范围是强加于他的,他不能超出这个范围:他是一个猎人、渔夫或牧人,或者是一个批判的批判者,只要他不想失去生活资料,他就始终应该是这样的人。在共产主义社会里,任何人都没有特定的活动范围,每个人都可以在任何部门内发展,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因而使我有可能随我自己的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上午打猎,下午捕鱼,傍晚从事畜牧,晚饭后从事批判,但并不因此就使我成为一个猎人、渔夫、牧人或批判者”。(13)

    马克思讲“社会调节着整个生产”,可又讲人们可以随自己心愿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那么社会调节“谁”去生产呢?显然马克思是在信口胡诌。

    在以后,马克思又进一步描述共产主义社会:“在迫使个人奴隶般地服从分工的情形已经消失,从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也随之消失之后;在劳动已经不仅仅是谋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后;在随着个人的全面发展,他们的生产力也增长起来,而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都充份涌流之后,—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完全超出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社会才能在自己的旗帜上写上:各尽所能,按需分配!”(14)

    在这里,马克思一方面诋毁分工,一方面又说共产主义社会生产力增长,集体财富的一切源泉充份涌流。试想,生产力增长,正是靠社会化大生产即人们的分工协作才能达到的。解除分工协作的散漫自由怎么可以创造出按需分配的大量物质财富呢?

    其实,共产主义是指废除私有制实行共产的理论或主张。在当时,叫共产主义运动。但是,为了给暴力革命消灭私有制的共产主义运动提供依据,马克思恩格斯不研究也不考证就极简单的把虚幻出的“物质极大丰富,按需分配”的社会和共产主义运动联系在一起,形成共产主义社会,以此做幌子诱骗人。

    其实,共产主义社会在人类层面是不存在的。原因如下:

    人中永远是好人坏人、勤劳与懒惰的人并存的。人间的正理是多劳多得、少劳少得,而不是什么按需分配。如果勤劳的人创造的大量财富是给好吃懒做的人按需分配的,符合公平的原则吗?谁又能愿意多劳动呢?另外,人们改进技术设备,就是为了多创造财富的同时减轻劳动量,而马克思竟讲,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劳动成了人们的第一需要!还有,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而自然资源是有限的,所以到什么时候也不可能按需分配。

    那么马克思恩格斯为什么不惜用谎言和欺骗的手段,非要进行暴力革命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呢?

    马克思在致燕妮的诗《人的自豪》中讲:

    ……
    面对着整个奸诈的世界,
    我会毫不留情地把战挑,
    让世界这庞然大物塌倒,
    它自身扑灭不了这火苗。
    那时我就会象上帝一样,
    在这宇宙的废墟上漫步,
    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行动,
    我是尘世生活的造物主。(15)

    在这里,马克思明确讲,他要让世界坍倒,然后他象上帝一样,每一句话都成为所有人的行动,他要做尘世生活的造物主。可见,马克思要统治奴役所有人的野心!所以,后来马克思主义所到之处,无论是前苏联,还是中国,带给人们的都是极权统治下的奴役及血雨腥风的政治灾难。

    四、马克思主义哲学对人的欺骗

    谈到马克思主义哲学,首先要介绍一下基督教。基督教在当时的西欧被人们普遍信仰,其倡导的博爱宽恕原则与马克思理论完全相悖,是马克思推行暴力革命的强大障碍,所以遭到了马克思的全力批判。

    基督教的创始人耶稣,在历史上是真实的存在,不是人们虚幻出来的。他当年的生平事迹包括许多神迹被他的门徒们记载下来,一直流传到现在。当年耶稣在人间布道,宣讲天国的福音。告诫人们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还要爱人如己、宽恕别人、谦卑如小孩子等,还讲给了人们“义人”、“恶人”面临不同的归宿等。

    可是马克思恩格斯却歪曲事实,对当时人们信奉的宗教(基督教)大肆进行歪曲、诽谤污蔑:

    “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宗教是人民的鸦片”。(16)

    “……宗教即颠倒的世界观,因为它们本身就是颠倒了的世界”。(17)

    “对于一种征服罗马世界帝国、统治文明人类的绝大多数达一千八百年之久的宗教,简单地说他是骗子手凑集而成的无稽之谈”。(18)

    “基督教的社会原则颂扬怯懦、自卑、自甘屈辱、顺从驯服……基督教的社会原则带有狡猾和假仁假义的烙印,而无产阶级却是革命的”。(19)

    “在自然界和人以外不存在任何东西,我们的宗教幻想所创造出来的那些最高存在物只是我们自己的本质的虚幻反映”(20)

    不但如此,马克思还创编出一套新理论妄图否认宗教对人们的影响,把人们思想观念的产生完全归因于物质生产。就是现在我们所熟悉的辩证唯物主义:“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的反映”。

    恩格斯讲:“正象达尔文发现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便构成基础,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象过去那样做得相反”。(21)

    恩格斯这里讲的“过去那样做得相反”是什么意思呢?人类历史事实的真相是什么呢?

    在古代,世界各地的人们都信仰宗教,宗教讲给人的天理道德,指导规范了人的各种行为,形成了各种宗教文化。比如耶稣创立的基督教,讲给人天堂地狱之说,告诫人们弃恶从善,使人们形成了固定的道德意识,文化体系,整个中世纪西欧的文化都是以基督教为题材、以基督教思想为背景形成的,政治体制也是政教合一。中国也是一样,从古印度传过来的佛教,释迦牟尼讲给人轮回转世、善恶报应之说,与道教儒教交相辉映,使中国人也产生了固定的道德意识,指导人的各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人们对于基督教影响人类的历史了如指掌,不象我们中国人经过思想改造,接受的历史知识教育都是被欺骗的,孔子都变成了丧家狗形象,是替统治阶级压迫人民服务的。而且直到马克思生存的年代,都是全民信教。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马克思竟把人们的国家设施、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说成必须由物质生产来解释。

    那么马克思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共产党宣言》中讲:“共产主义要废除永恒真理,它要废除宗教、道德……”,“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因为天理道德在心中生根的人们,是不会跟从他暴力杀人、夺取别人资产的。所以他要误导人们,使人们摆脱天理道德的约束,完全陷于物欲之中。

    马克思主义哲学除了辩证唯物主义外,还包括历史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理论更是对人们的欺骗。

    现在大家知道,人类社会的历史是信神的历史。其实世界上所有民族的历史都是这样的,无一例外。可是马克思恩格斯却把人类历史说成是唯物的:人们的道德、文化、法律、国家设施等等都是建立在物质生产基础上的,是在物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不但如此,还把“在天理道德规范下,人们对自我行为有所约束,社会和谐自然”的人类历史,歪曲篡改成:“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讲,人类社会一直在“阶级对立中运动”,国家是“剥削阶级的组织……是用暴力把被剥削阶级控制在当时的生产方式所决定的那些压迫条件下(奴隶制、农奴制或依附农制、雇佣劳动制)”。(22)

    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讲:“古代的国家首先是奴隶主用来镇压奴隶的国家,封建国家是贵族用来镇压农奴和依附农的机关,现代的代议制的国家是资本剥削雇佣劳动的工具”。(23)

    所以,以马克思主义为意识形态的国家,包括前苏联和中国,人类社会历史就被分成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几个阶段。人类社会历史也被扭曲成统治阶级剥削压迫劳动人民的历史。其实人类社会历史上根本就没有过阶级压迫和阶级斗争,也没有过奴隶社会和“地主剥削压迫农民”意义上的封建社会。人类社会在工业出现以前,一直是以农业为主、小商业为辅的自由社会,农村的土地租赁关系是双方自愿、和谐的,不是剥削。随着工业的发展,出现了社会化大生产,形成了资本主义社会,这些变化都是经济发展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象马克思恩格斯讲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造成了社会形态的转换。

    马克思恩格斯不但对历史进行歪曲诋毁,还对道德、国家的内涵进行歪曲。

    大家知道,自古以来,好坏、善恶的概念从来没有改变过,也就是说道德是恒定的。可是马克思恩格斯却否认真理道德的恒定性,还把道德分成不同的阶级道德。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讲:

    “我们驳斥想把任何道德教条当作永恒的、终极的、从此不变的伦理规律强加给我们的企图……我们断定,一切以往的道德论归根到底都是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的产物”;(24)

    “社会直到现在是在阶级对立中运动的,所以道德始终是阶级的道德”;(25)

    “现代社会的三个阶级即封建贵族、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各有自己的特殊的道德,那么我们由此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人们自觉地或不自觉地,归根到底总是从他们阶级地位所依据的实际关系中–从他们进行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中,吸取自己的道德观念”。(26)

    可见马克思恩格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连真理道德都想随意更改,作为人的良知是一点儿都没有了。

    对于国家的由来及国家的用途,恩格斯也进行歪曲。所以外国人和中国人对于国家内涵的认识也完全不同。

    在西方国家,人们认同的是“天赋人权”论。认为自由、平等、博爱等等,是人永恒不变的自然本性;财产权、自由权、生存权、幸福权等,是人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自然权利;一个合理的社会或政府就是这样保障人们自然权利的“理性王国”。

    早在马克思恩格斯生存年代的前一个世纪,美国的《独立宣言》就已经写到:“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之间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当权利,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而产生的。当任何形式的政府对这些目标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力改变或废除它,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连马克思都不自觉透露出:“资产阶级平时十分喜欢分权制,特别是喜欢代议制”。(27)

    可是马克思恩格斯却为了实行所谓无产阶级专政,硬说“国家无非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而且在这一点上民主共和国并不亚于君主国”(28);“由于国家是从控制阶级对立的需要中产生的,由于它同时又是在这些阶级的冲突中产生的,所以,它照例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借助于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因而获得了镇压和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新手段”。(29)

    所以,在我们中国,新华字典上对国家的解释是:“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统治阶级对被统治阶级实行专政的暴力组织,主要由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组成”。

    中国的警察等执法人员也成了国家机器的工具,警察们做事的出发点不是看符不符合天理道德,符不符合民意,而是无条件执行上级命令,并且都习以为常,意识不到帮助专制残暴政府镇压人民的罪恶,意识不到在天网恢恢、善恶报应中将给自己带来什么……

    结语:马克思早年加入了魔鬼撒旦教,“马克思主义”正是在他加入撒旦(魔)教后诞生的。马克思为了自己主宰人类的权力欲望,不惜利用谎言欺骗的手段,讲阶级斗争及唯物论,让人抛开天理道德的约束,抛弃善良、平和、宽容、忍让的本性,完全陷于魔性的争斗及物欲之中,参与暴力杀人、抢夺财产等。所以马克思主义完全是把人类往地狱里拖的毒药。人们应该尽早认清摆脱之。

    在中共的欺骗宣传下,中国人完全被唯物论的无神观念障碍,不明真相。其实古今中外的很多得道高人都留下了对现时的预言;而释迦牟尼、耶稣、老子等觉者下世留下的修炼文化、贵州省平塘乡出现的“亡共石”等,也早已明示唯物论的破灭,只是人们从中共的宣传中看不到这些。

    现在,中国人很少想过,为什么在人类道德全面败坏的今天,出现了在气功基础上开传、弘传世界的“法轮大法”?著名的玛雅语言讲,现在是“地球更新期”,地球要完全净化,然后,人类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文明时期。那么,现在法轮大法的“真善忍”和中共的“假恶暴”同时在世间存在,是不是上天在对所有人进行考验?在正义被邪恶迫害中,看人们的态度、行为,从中考验人的良知,分辨好坏人?在此我们郑重告诉大家,就是这样,人类即将面临好人存留坏人淘汰的大事!能存留下来的人要全面归正,进入宇宙新纪元;被淘汰的坏人将在偿还罪业的痛苦中被销毁、层层灭尽!人们啊,何去何从,完全是由自己决定的!理智清醒起来吧!返出本性良知,摒弃邪恶,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吧!

    注:以下标注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均为第二版。

    (1)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313页
    (2)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3卷第829页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282页
    (4)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导言(1945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297页
    (5)马克思:《国际工人协会成立宣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第10页
    (6)马克思恩格斯:《神圣家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14页
    (7)恩格斯:《给“社会民主党人报”读者的告别信》《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91页
    (8)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导言(1945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296页
    (9)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942年12月20日)《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第555页
    (10)恩格斯:《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序言(1945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第278页
    (11)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28页
    (12)恩格斯:《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274页。
    (13)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7页
    (14)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23页
    (15)马克思:《献给父亲的诗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0卷第668页
    (16)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页。
    (17)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1页。
    (18)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328页
    (19)马克思:《〈莱茵观察家〉的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218页。
    (20)恩格斯:《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第222页。
    (21)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776页
    (2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第305页
    (2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196页
    (2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第103页
    (2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第103页
    (2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第102页
    (27)恩格斯:《卡•马克思“法兰西内战”一书导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2卷第228页。
    (28)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91年单行本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3页。
    (29)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1卷第196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2/240417.html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