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广角- 薰衣草花园迷宫

Advertisements

广东肇庆7栋居民楼倒入江中

【新唐人2010年8月11日讯】2010年8月10日下午4时,位于封开县江口镇旧城区东方二路贺江一桥至江口镇实验厂原职工宿舍楼河岸路段发生滑坡地质灾害,导致该区7栋居民楼房倒塌落入贺江中,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据大陆媒体报导,昨日上午9时左右,这7栋宿舍楼房就相继出现了裂缝、倾斜等情况。发现情况后,居民们立即相互告知,通知险情,从屋内搬离贵重物品,做好各种准备。到了下午4时,这7栋宿舍楼终于在不断加剧的倾斜中重心偏离,一栋接一栋,陆续轰然倒在江中。

塌楼原因,当地的国土部门人士曾分析认为此次地质灾害发生原因是前段时间贺江河岸长时间受洪水的浸泡,洪水退后,导致河岸边坡失稳形成滑坡地质灾害。

附近有44栋居民楼也面临危险。

新唐人电视台 http://www.ntdtv.com/xtr/gb/2010/08/11/a418005.htm

吉林访民血泪控诉北京被骗下塔真相

本台记者近日采访得知,吉林省张洁等5位女访民今年5月29日爬上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办对面的高塔,抛洒大量冤情传单,要求领导解决问题的事件的当事人被骗下塔的真相,被骗下来的张洁随即遭到了关押,当时北京官员答应释放她姐姐张秀云的承诺也没有兑现。

张洁的姐姐张秀云透露,当局以张洁跑到北京高塔上,造成不良影响为由,把他妹妹关在看守所,至今已有2个多月了。她说:“张洁现在还被他们关着,现在他也没说出什么名义来,市局说他是犯罪啦,跑到北京高塔上,影响不好,说要判他。现在什么程序也没有,关在看守所,已经2个多月了,你要是判的话,也应该走程序,什么都没有,就这么关着人。”

张秀云当时因为上访,被关押在长春女子劳教所,张秀云11号告诉记者,她从劳教所出来后,立即遭到拘禁,长达29天,直到目前,还被日夜看守着。她说:“当时张洁在塔上提出了要求,把我放出来,29号晚上,公安局从劳教所把我接出来了,把张洁的电话拨通了,要我跟张洁说话,张洁就以为我真的出来了,其实他们还是非法拘禁我,拘禁了一个月,把我搁在第二人民医院四楼有个小房,带铁门,带铁窗的,把我关了29天。给我放出来以后,他们给我租了一个房,也是日夜在门外守着,看着我,不让我走,怕我上北京,我是偷偷逃出来的。”

张秀云表示,张洁当时还提出另一个下塔要求,就是要求当局给他女儿100万,结果给是给了,可是第二天就全数被要回去了,张洁的女儿还遭到恐吓。张军说:“张洁下来以后,第二天回到家,刑警队就把她姑娘带到刑警队,要回了卡,把钱划回去了。跟她姑娘说,你要是这个钱不拿出来,就拘你,就判你。这次我回去,跟她姑娘说话,关于这些事,她姑娘根本都不敢再说这个话题,特别害怕,可见公安局给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孩子现在都不敢说话了。”

张秀云为妹妹张洁的遭遇感到气愤,对政府极度失望。张秀云说:“她爬到高塔上,也是这几年上访,被逼无奈,张洁这几年受到很多迫害,她现在已经是半残疾的人了,腰什么都不行了,几次被他们打伤,还送进劳教所。很多事情,他们是根本就没有什么法律可讲,老百姓就是他们手里的玩物,他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的政府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傅明、赵子云采访报道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革岁月 她为什么敢说要打倒毛泽东?

作者:杨银波

40年前,北京一名普通的勤杂工王佩英被残酷杀害,罪名是“反革命”。这条罪的来由是,面对无数人高呼“毛主席万岁”,王佩英突然高喊:“同志们,听我讲句话。”人们顿时静了。谁也没想到,她接下来要讲的那句话是:“打倒毛泽东!支持刘少奇!”一时间,众人如黑蚂蚁般涌上,纠打王佩英,遂押走。王佩英经历了精神病院、劳改场、牛棚及众多批斗大会的残酷折磨,最后被卸去下巴,活活勒死,留下七个孩子无人抚养。40年后,《我的母亲王佩英》被拍摄成独立纪录片,500余人聚集北京,为死去的王佩英开了一个庄重的纪念会。郭宇宽写了一本没法上市发行的《王佩英评传》,我也从网上搜集到25篇纪念和追忆王佩英的文章。

此刻的互联网,正如地火般传播着王佩英的英雄事迹。在中国邮政与诸多物流公司的运输工具上,正装载着王佩英影片光碟、纪念会光碟,以及刊载《寻找王佩英》的《炎黄春秋》杂志(2010年第5期)。在我的信箱、QQ和手机里,常有读者和友人要求索取王佩英资料。越来越多的人,正打开DVD播放机或电脑光驱,感受着40年前文革的残暴,也感受着王佩英后人至今挥之不去的震颤。我的能力实在有限得很,顶多写点文章,发在互联网,函告与我有交道的众多媒体编辑及记者友人,告诉他们:“王佩英是惨死于文革的中华烈士,距今就义40年,也被公众遗忘了40年。鲜血不可白流,精神不可忘却。”

我能做的,就是告诉2010年还活着的中国人,在我们的历史上,曾有那样一个伟大的女性,她以她的鲜血,喷溅到国人麻木灵魂的深处,这是一位“千里风雪我独行”的圣女。手中持有的一批王佩英光碟、杂志,在一天之内,就被我送完了。此前,许多人通过互联网,读过我写的《抢救民族精神——纪念圣女王佩英》。从我手中拿到光碟、杂志的人,包括复印店主、理发店主、杂货店主、电脑店主、电脑培训师、桌球馆主、诊所医生、退伍军人、小学教师、高级技工、基督徒、炒股者、武术冠军、公司老总、部门主管、公司设计员、小区保安、工伤民工等等。确实,供不应求。在送资料的途中,一群白发老人听说这是反映文革真相的作品,也希望获得一套,无奈只好将我仅存的一套也送了出去。

落地生根,开花结果,自稚嫩小苗变作参天巨树,甚至形成树木成荫的局面,这是我的期许,也是王佩英后人(尤其是张大中、张可心)的夙愿。一般人,没有张先生这种气魄。仅以成本而论,且不说拍摄、寻访、制作、纪念会等前期消耗,仅是大批复制DVD和购买杂志,成本也相当高昂。加之,索取王佩英资料是“函索即寄”,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免费索取,索取者没有一分钱的负担。我暂不知拿到王佩英资料者究竟有多少人,也许已逾万人,未来将更多,注定成为民族记忆。

避免重蹈历史覆辙

张大中是王佩英的第三个儿子,系大中电器集团董事长,拥有门店近60家,年销售额近100亿元,市场占有份额常年稳居北京家电市场之首。他有着如此举足轻重的身份,却“豁出去了”,我个人的理解是,他已忍了整整40年,今天突然站出来,不是想对抗什么,而是要把真相彻底讲出来,毕竟当初他的母亲王佩英是活生生的一个人,不是1980年粗糙的“平反”就能敷衍了事的。王佩英是暴君加暴民政治疯狂迫害的牺牲品,是文革悲剧的典型缩影。她不足55年的短暂人生,是中国当代史、政治史的一部分。今天的中国人,既然有机会了解到这位抗暴者的事迹,就应从心灵深处拒绝文革灾难,反思专制独裁给人民带来的惨痛和损失。

有位网友评价得很朴素:“张大中是个孝子。”也有网友说:“这就是有钱人才敢干的事啊。换成你我,只能装作没发生过那么惨的事。”其实不然。我们这些活着的人,有的人亲身经历过文革,有的人是父辈、祖父辈经历过文革,不管你有钱没钱、有地位没地位,这件事终究发生过,是有证据、有痕迹的。但为什么那么多位高权重、富甲一方的人,统统选择了沉默?这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或者“俱往矣”就说得过去的吗?人们看见有个人跌倒在坑里,遂统统绕过去。倘若人人都这样做,越来越多的人都会跌倒在那个坑里。

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政治迫害、人权灾难的历史,譬如德国遭遇法西斯,当初何等残暴、何等疯狂,此后皆有大量具有反思意义的建筑、文艺以及法律和制度层面的措施,来避免重蹈历史覆辙。但在中国,且不说1966年以前和1976年之后政治迫害,单说十年文革的大量真相,就没有彻底公开过。上个世纪 80年代,民间在寻根,但同时又遭遇“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阻碍。中国有了互联网之后,更大规模的反思运动开始了,但同样遭遇了网络封锁和刑法恐吓。

为了纪念王佩英,大中公司专门开设了《王佩英网站》,网站内有纪念文章和影片资料等内容。但搜索整个互联网,在大陆却找不到视频。传播王佩英事迹,似乎成了某种程度的禁忌,删帖、删视频乃是常态。有的网友,恰如“地下党”般谨慎告之:“嘿,哥们,这里可以下载王佩英影片。”没过几天,那下载地址又消失了。因影片极为清晰,容量很大,有的朋友将影片分为七段,放在电子信箱,内部告之信箱密码,众人纷纷下载。原本如此正大光明的事,在中国却如老鼠过街,偷偷摸摸,神神秘秘,实在讽刺得很。

必须吸取血的教训

一位感情至深的友人刚刚从辽宁发来手机短信:“王佩英传记读到一半,即泪流满面。多么惨烈的人间,多么肮脏的罪恶时代。张志新、遇罗克、林昭、王佩英已经被杀害,而我那惨遭当代文字狱的亲人还活着,在监狱里活着,这是亲人的幸运还是不幸?杨先生,你如何看待?”我回复道:“眼泪,是立起的助力。哭过,便在心中强大起来。这是中国志士顶天立地之前的残酷规则。”这位友人,是高级知识分子,在当地名望甚高。按说,他已屡次见识过残酷的专制迫害为何物,不是心灵脆弱之辈,但面对王佩英这位40年前英勇就义的女性,他仍止不住嚎淘大哭。

除非铁石心肠和故意回避者,否则无人不为王佩英落泪。这眼泪,如同某股震撼人心的精神穿透发肤,渗进鲜血,进入骨髓,成为人们生命中的一部分。就像在王佩英纪念会上献花、敬礼的那些人一样,那朵花、那个礼,不仅仅是向王佩英致敬,更带着太多的自我唤醒,激励自身。中国那么多的知识分子,那么多号称“爷们” 的男人,在文革中都死哪儿去了?他们为了活命,低下头颅,放下尊严,抛弃真理,有不少人甚至积极配合施暴者,揭发他人的所谓“罪行”,人与人斗,借刀杀人。那时的中国文字,比任何时期都要邪恶和肮脏,凭一个字就可以把你彻底打倒,凭一句话就可以杀一个人。他们忏悔过吗?公开站出来检视过自己吗?

40年过去了,当初的少男少女如今也当爷爷奶奶了。民间残存的记忆越来越稀缺,真实的历史场景比后人模糊的回忆更为残酷,更为窒息。历史被抹去,屠刀上的血已蒸发。多少档案没有解密,多少人拿着抚恤金就此一了百了,仿佛那些人根本没有被殴打、被批斗、被逮捕、被关押、被劳教、被杀害、被株连。难道,十年文革仅仅是中国人做的一个根本无所谓的梦吗?文革固然带来了灾难,但为什么这种被我命名为“专制暴政”的专政,此后仍然没有消失?我承认,邓小平、胡耀邦等一批人为平反做了些实事,但那远远不够,是表面工作,真正的实质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民主”。

政府高层对此曾经有过一些“舆论导向”,最知名的就是江泽民的“与时俱进”和“登高望远”。说直白些,就是要人民忘却这种惨痛灾难,抛弃前嫌。对不起,你能忘,我忘不了,很多人都忘不了。不是说希望高层做第二次平反,或者做1976年以后诸多政治迫害的平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主张是,手痛治手、脚痛治脚不是根本办法,杀一批、关一批然后又来道个歉、给点钱,这都没用。掌权者不吸取血的教训,罪恶的历史永远会恶性循环。无论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或者今后其它什么党,没有记住这个教训,罪行还是照样犯。公民持不同政见,当局就打压你,甚至把你整死、整疯,身强体壮的一个人,在监狱没几个月就变得骨瘦如柴,还要插呼吸机。怎么解决这种恶性循环?

摸着胸口的良心说话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我们怎么来迫使政府文明起来、民主起来?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公民,尤其是农民,怎么觉醒起来,强大起来?这是公民社会与民主政府的重大课题。不能为了少数特权者的稳定,而压制社会的正常表达。我不求激进地呼唤多党制,仅求最基本的两点,那就是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起码要争回来。许多事不让做,但起码许多事总可以想、可以说吧?40年前,如果1%的人像王佩英那样站出来,文革不会在中国产生。同样的道理,如果今天1%的人像王佩英那样站出来,国家也没有那么多人权灾难,没有瘫倒在轮椅上的倪玉兰,没有“家成为第二监狱”的郑恩宠,没有作家、学者、记者写稿时的自我审查与担惊受怕。

在国家现行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中,不难找到自由和权利的踪影。问题在于,这是法制而非法治。该用法律来“制人”时它叫法律,但该用法律来“免于被制”时它就是一张普通的纸。人民没有自由和权利的根本保障,尤其是现实社会的制度性保障。你说你懂法,可你在大学法学系读的那些书,就像一部部虚拟的剧本。在权力第一的时代,法律是被强势者拿来玩弄的。王佩英的死,据称是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罪大恶极,判处死刑,立即执行”,那是一个没人相信法律只相信毛泽东的时代。当道德已经倒塌崩溃,最低的道德(即法律)倘若也不被人民信仰,王佩英式的灾难只会接踵而至、层出不穷,而非仅仅停留于她一人的惨剧。

王佩英为信念而生,为信念而死。她的信念极为简单,谎言就是谎言,灾难就是灾难,罪恶就是罪恶。她之所以如此坚持,不是因为她见过多大世面,受过多高的教育,有多么丰富的信息渠道,而是因为她忠于自己的所思所想、所见所闻,是摸着胸口的良心在说话,为什么要撒谎?很多人会说,你撒个慌有多大个事呀?不,你没有她那种对灵魂的忠贞捍卫,这是耶稣、苏格拉底、谭嗣同式的,叫殉道。这种为道而死的勇气,有着看透生死、保全灵魂的坚毅,非常人可以企及。如果中国人个个都贪生怕死、趋炎附势,这个国家是不配被世界敬重的。我们这些后来人,应以历史上曾经有过王佩英这样的人而自豪。如同世界史上有过甘地、马丁·路德金、曼德拉,我们中国也曾有过林昭、遇罗克、王佩英,以及更多愿意为道而死的大写之人。

如果我的足迹到了北京,我一定会与王佩英的众多后人相见,促膝长谈,思想没有疆界,话语没有高墙。在迎面而来的握手瞬间,我想,我一定会这样说:“道路崎岖,路不好走,但走着走着,路就敞亮多了。很多个你们,很多个我们,很多个他们,其实都在王佩英这条道路上。”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life/data/2010/0811/article_41754.html

来源:新纪元

钢板钉从体内自然排出(图)

文/承德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一日】我地有一位七十四岁的老同修,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她在二零零二年正月外出骑车子时摔倒了,腿不能动,家人将她送到医院。

经检查是左胯骨骨折,做了手术,打的钢板,刀口有16公分长,缝了18针,由此生活不能自理,完全靠老伴和孩子照顾。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老同修没有动摇修炼的心,她调整心态,坚定正念,想起师父的话:“身陷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不能站着炼躺着也要炼,看书学法去掉常人的观念:什么医院交代只能躺着静养,什么家人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什么补钙长骨头等等,她都不放在心上,她时刻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一点点往起坐,一点点活动,一天天的艰苦闯关,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她从新站起来了,不用别人照顾了。

通过这个事,家人、亲戚都说,炼功人跟常人就是不一样,要是常人这么大年纪就起不来了。

二零零九年五月四日,这位老同修在炼第四套功法“随机下走”时,感觉有什么东西挡胳膊,睁眼一看,在原来刀口的地方露出来一个东西,她停下来捏着露出的头把它连拔带捻拽出来了,不痛也没出血,一看是一个钢螺栓,一端是螺丝杆,一端是六方螺栓帽,直径约8毫米,长约9公分。这根钢棍一端只带点血丝没出血,顶破肉皮的创口把肉皮摁上,没经任何药物处理慢慢的愈合了。


从体内自然排出的钢板钉

这位同修的家人都很震惊!周围知道的人无不称奇!老同修说:我要告诉世人,这是法轮大法的威力!是法轮大法的神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1/228185.html
明慧网 MINGHUI.ORG

网友慧眼:2010年影帝出炉 不是温家宝 组图

沸沸扬扬的郭德纲弟子李鹤彪打人事件,似乎有升级的趋势。媒体一边倒的开始痛打落水狗,这个狗是谁呢?当然是“非主流相声演员郭德纲”了。现在北京电视台通过舆论、行政等手段,开始了全面的打压,中央的媒体也开始想当然的不点名批评,意料中的是,昨天,主流相声演员的代表,这些个春晚相声演员:姜昆、冯巩、李金斗等等等等,联名发表抵制三俗的声明,各方面势力真是遥相呼应。那么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呢?北京台放了一个6分钟的视频,情节有点驴唇不对马嘴,网上一段24分钟的视频和小区监控视频,发现如下问题:

  1、在郭宅门口,保安提示不允许录像,但是挨揍周某质问“你说了算啊”?继续录像。

  2、女记者象征性的叩门动作,没有得到里面的回应推门而入,算不算私闯民宅不好说,至少有失礼貌。

  3、女记者说明来意后,李鹤彪和她说明,她们关于圈地的报道与事实不符,并且拿出了小区物业公司出具的证明或是协议之类的文件,李当时情绪稳定,很有礼貌。虽然有人会说物业公司的证明算什么呀,也不合法呀,但是住在小区的人都应该知道,装修之类的事情都需要物业的允许,吹牛比的人最好回自己小区和物业得瑟去。

  4、看到物业的证明,记者明显有些举止失措,并且很愚蠢的问了一句“这算什么意思”。傻丄逼呀,人家给你证据证明你们没有公证、客观的报道,你们已经违背了新闻工作者的良心。

  5、视频此处直接到李鹤彪推搡那个傻丄逼男记周某,中间应该有删节,否则不能解释平静的李突然大为愤怒的原因。说明一下,当时李是左手推搡对面的人,依照常理,用杂志包裹吊着的应该是右臂,比较诡异。

  6、周某在小区保安们面前不断咆哮“他打我对不对,我是记者,这是不算完,我要报到台里”。

  7、保安问他们“你们是怎么进入小区的?”注意:保安如此询问,说明这是个封闭小区,非业主是不能随意进入的,那么记者在没有正常手续的情况下进入,是有悖于小区安保的。对于保安的提问,记者只能回答是业主领进来的,看监控那么麻烦,何不如自己说呢?是不是从监控死角的狗洞钻进来的?是不是明知道肯定没被监控上,所以才如此嚣张?

  8、警察和保安询问记者是否私闯民宅,记者只是回避主要问题,一再强调,我是记者,有记者证,有采访证,但是对于是否出示身份证明的问题,他居然大着嗓子说“我进门就说我是记者,我采访过他,他认识我”这就有点无赖了,你从前是记者,你一辈子就只能是记者啊,我还说我是你爹呢,可我也得两个证据不是?人家就当你是高档社区偷鞋的呢。时候派出所证明,周某只是北京台的工作人员,没有记者证。

  9、警察来了以后,那个女记者还幽幽的和警察说,他们在统一口径,串供呢,惹得警察都嫌她啰嗦。可是她和那个挨打的自始至终重复“我们是记者,他打人不对,谁带我们进来你们看监控”,这个也是统一口径吧?能说点电视台不让放的吗?

  10、在上警车前,李鹤彪和那个周某又冲突起来,原因不详,因为视频在这时又被删了。

  11、从他们一进小区保安就提示不让录像,进人家门,李也警告他们不让录像,最后警车里,警察说“你再录人家就真砸你机器了啊”,可是录像自始至终就没停过。在不被人允许的情况下录像,并且剪接成6分钟左右,不知道是否侵犯隐私和伪证。

  12、周某号称脑震荡和手臂脱臼,但是二十四分钟的录像里,这哥们战斗力十分之彪悍啊!那个女的还说,你不愿意接受采访可以拒绝,你不能打人呀?可是当时情形,人家能拒绝的了你吗?

  13、那些个动辄支持此类记者的朋友们,你们可曾想过,对于圈地的报道,确实是记者歪曲事实了,郭德纲是名人,由此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虽然你们可以说正好给他炒作的机会,但是我想老郭绝不想如此!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是,老郭并不在现场,这是一次突发事丄件,什么道义责任都扣在老郭头上,合适吗?

在这件事情报道后,相关媒体纷纷采访周某,周某的装扮是用一本杂志当做夹板吊着胳膊,扶墙呕吐半天只吐出一口痰。这样的“记者”连一点良知都没有,怎么让人相信?当初北京台索赔医疗费用等5万元。德云社李鹤彪公开道歉打人不对后,质疑赔偿金额。北京台声称没什么好怀疑的,他们有证据。后来派出所做出处罚决定“行政拘留7天,罚款200元”,北京台的证据呢?

这人是武警出身

不会做演员的记者不是个好武警——向@周广甫 (扶墙哥)同志学习!

  被打记者周广甫曾是上海武警战士 昔日战友关心

惊现可笑的杂志,大家看这位记者绑他被打残的手的杂志,多么完美的炒作!

  看过完整版的视频了,这个记者就是该打。这个周记者完全可以当选世界影帝了。

  记者周广甫在上海武警总队特勤部队当战士的时候,曾接受过专业的格斗训练,在获知他被打的消息后,几位战友都感到很意外,因为以周广甫的身手,要制服李鹤彪这样的彪形大汉完全不在话下。周广甫在面对李鹤彪的拳头时,表现出了很强的职业素质,一直在保护摄像机,因为机器很沉,只得用两只胳膊夹着,所以他没法进行还手。

  虽然在各种新闻记者当中,娱乐记者声誉最差,但是,从上述情况看,周广甫是一个非常敬业的记者,他并非很多人眼中的狗仔。他不是打不过李鹤彪,而是不屑于和李鹤彪一般见识。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ent/data/2010/0811/article_22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