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镇压法轮功前的构陷和步骤 第2集

思明:听众朋友,7.20系列专题的第一集,我们谈到了中共镇压法轮功的根本原因有两点,一是法轮功修炼者人数快速增长,迅速超越中共党员的人数。二是中共马列意识形态与传统文化的激烈冲突。加上当时东欧共产世界与苏共的垮台和解体,令极度恐慌的中共希望藉着镇压法轮功的运动夺回马列的意识形态阵地,用无神论战胜有神论。

西文:中共对法轮功的围剿依然使用的是舆论开道。一九九六年,中宣部副部长徐光春召集十个中央大报总编开会,要《光明日报》刊登法轮功的负面文章,并要其它各大报转载。6月17日,《光明日报》发表了评论《反对伪科学要警钟长鸣–由〈法轮功〉一书引出的话题》,公开批判了法轮功。

思明:1996年7月24日,新闻出版署发出了《关于立即收缴封存〈中国法轮功〉等五种书的通知》, 8月16日,新闻出版署决定对华龄出版社出版的繁体竖排16开精装本《转法轮》予以收缴查处。“法轮功研究会”在一九九六年三月正式向中国气功科研会提出退出中国气功科研会的申请,并得到了中国气功科研会的正式确认,完成了退会手续。1996年12月,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注销了法轮大法研究会的注册资格。

西文:随后,中宣部管辖的新闻出版署向全国各省市新闻出版局下发内部文件,以“宣扬迷信”为由,禁止出版发行当时名列北京十大畅销书的《转法轮》、《中国法轮功》等法轮功书籍。

思明:一九九七年初,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派出的公安部人马对法轮功展开秘密调查。一九九八年七月,罗干再次通过公安部一局(也称政治保卫局)发出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的文件,先定法轮功为所谓“邪教”罪,然后各地取证,各地公安政保部门撒网展开调查。

西文:虽然中共中央政法委对法轮功内定了罪名,但多次卧底和搜取证据,都没有找到足以发动对法轮功镇压运动的证据和口实。

思明:而且当时的中国正是气功的时代,功派林立,五花八门。全国习练各种气功的人数非常多,理论研究也十分活跃,气功以”人体科学”冠名,甚至被称为是21世纪是人体科学的时代。

西文:有“中国导弹之父”和“中国火箭之父”的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资深院士钱学森成为气功热的支持者和代表性的人物。他在1982年5月5日给中共宣传部一位副部长写信说,他将“以党性保证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

思明:他认为:“人体科学是现代科学中的一个大部门。除了人体科学外还有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系统科学、军事科学、思维科学、行为科学、数学科学和文艺理论八个部门,而人体科学和这八个部门是平起平坐的。提出:人体科学的研究对象是人,核心思想是用现代系统科学的观点,把人看作一个巨系统。这个系统不但有很多层次,而且和周围环境相互起作用。人在宇宙这个超巨系统中是一个开放的巨系统的观点。

西文:但他的观点遭到中共宣传部科技处于光远为首的司马南、郭正谊、何祚庥等人强烈反对,因而引发一场激烈论战。用何祚庥自己的语言形容,于光远,司马南、郭正谊、和他本人,是四大恶人。

思明:他们所在的中宣部的科技处,是中共照搬苏共意识形态的政工宣传部门套路建立的。主要是以马列主义思想控制、干预科技学术,权力很大。他们也是建国以来科学界和教育界历次“大批判”政治运动的核心成员

西文:他们组织批判梁思成的“大屋顶”,马寅初的 “人口论”;批判孟德尔遗传学、化学的共振论、维纳的控制论。其他如“改造旧知识分子运动”、“批判胡风反党集团运动”、“反右派运动”、“反右倾运动”、“批判电影《武训传》”、“批判白专道路”,政治运动一个接着一个。还有对梁漱溟、胡适、冯友兰、周谷城等一大批学者的批判。

思明:何祚庥本人几十年来,无论政治形势如何风云变幻,无论在文革前、文革中、还是文革后,都很吃香。在科学家面前,他是政治家,在政治家面前他是科学家。他们高举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大旗,在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纵横驰骋,横扫自然科学各学科的“牛鬼蛇神”。

西文:何祚庥对著名生物学家谈家桢批判,使得生物学家受到致命打击。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泡利的“共振论”概念,被何祚庥等认为“不是无产阶级就是资产阶级”,使得中国成百的结构化学专家受牵连而集体检查“资产阶级立场”,使得中国量子力学研究因此受到严重冲击而长时间中断。

思明:被何祚庥和方舟子骂作“垃圾”和“伪科学家” 蒋春暄先生, 2002年在美国出版了∶《单蒂利ISO数论基础,以及关于新密码学、费马定理与歌德巴赫猜想的应用》一书,引起美国科学界震动。美国著名科学家R.M.单蒂利称蒋春暄先生是“天才”,开创了“数论新的世纪”的重要人物。

西文:R.M.单蒂利说:我要向蒋教授表示祝贺,他在这本专题著作之中简直是完成了一项纪念碑式的工作。在我看来,就它的内容的新奇性、广泛性、多样性、易理解性以及它的内涵的深刻性而言,它在数论领域的成就是史无前例的。我毫不怀疑,蒋教授的著作在数论领域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的世纪,它涵盖了该领域中先前所有特有的成就。

思明:何祚庥被中共吹捧成著名的哲学家、自然辩证法专家,曾在哲学、政治、经济等方面也先后发表约550多篇科学论文。在反对伪科学的斗争中,他旗帜鲜明,积极参加了捍卫科学尊严,揭露和反对伪科学等活动,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

西文:不过,有一位科学工作者查阅了何祚庥的550多篇科学论文,其代表学术水平的有31篇,其中有17篇是发表在中科院理论物理所自己办的英文刊物和国内杂志“中国科学”。最具代表性的3篇代表作中,有一篇共有16个作者署名,何祚庥是第15个;另一篇有5个作者,何祚庥是最后一个;还有一篇是1984年同夫人合写的,何祚庥是第二作者,也就是被提到最多的“中微子的质量”这篇论文,称之为有国际影响。

思明:何祚庥在学术领域没有什么建树,但他的特长在于搞意识形态的斗争。他很推崇“人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这条语录。于是,这些年来,何祚庥院士领衔发起了波澜壮阔的“捍卫科学尊严,反对伪科学”的意识形态运动。并成立了一个叫做“捍卫科学尊严委员会”的非法人组织,他的大部分文章和科研成果都是这一类“政治挂帅”的文章。

西文:于光远、何祚庥等这些以长期的批判经验和特有的政治敏感性揣摩中共圣意并在科学界极具杀伤力的人,1999年,为配合中共对法轮功镇压步骤,于光远将司马南收归麾下,形成了于光远、何祚庥、司马南的“铁三角”。他们高举反伪科学的大旗,发动起全国规模的批判三伪的运动,为中共镇压法轮功制造契机并寻找突破口。

思明:何祚庥首先在北京电视台《北京特快》节目中发难法轮功,但因众多法轮功修炼者前去澄清情况,电台很快做了更正,使得这场风波很快平息下去。

西文:一九九八年下半年,以乔石为首的部份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专门进行了专案调查、最后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此报告也转给江泽民和政治局。但江泽民将报告转给罗干时,深得江泽民意图的罗干便开始与连襟何祚庥联手,上演了天津门事件。

思明: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诋毁法轮功的文章,将法轮功上升到“亡国”的高度,为法轮功扣上了比“精神病”更可怕的大帽子。

西文:文章引起法轮功修炼者的不满,在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一些法轮功学员陆续到天津教育学院澄清情况。但二十三、二十四两天,天津市公安局出手抓人,当即有四十五人被抓,多人受伤。天津政府拒不放人称整起事件由公安部直接指挥,只有到北京问题才能得到解决。

【原声】

思明:于是引发了法轮功史上著名的4.25万人北京上访事件。1999年4月25日,中国北京上演了一场震惊中外的万人上访事件。这一事件之后,法轮功修炼者义无反顾的走上讲真相,反迫害反镇压的道路。中国百姓当时则在中共30多万份法轮功的负面宣传的攻势洗脑中,被动同化。而中共自己,也陷入滑铁卢的魔咒。

西文: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共高层现在最后悔三件事:镇压法轮功、办奥运与修建三峡大坝。虽然现在镇压还在继续,但也是强弩之末。有评论家称这是一场永远也赢不了的战争。

思明:下面让我们回顾一下法轮功4.25当天在北京上访的基本情况。

西文:天津抓人事件很快在法轮功修炼者中传开,许多人决定4月25日去国家信访局上访.

【原声】

西文:据目击者称,那天紧邻中南海的国家信访局外请愿人群至少有2万多人。他们没有标语和口号,后来,在武警的引导下,人群分为两路来到南北约两公里长的府右街,南口站到了长安街,北口和西安门大街交叉向东快到北海,向西也望不到头。带队的两行队伍在警察的指挥下正好在中南海西门汇合。

【原声】
当天,总理朱镕基接见了法轮功学员代表。【原声】

思明:法轮功学员的代表提出了三点诉求:【原声】
第一点是释放在天津被非法抓捕的所有学员;第二点是为广大法轮功群众提供一个合法、合理的修炼环境;第三个就是允许出版法轮功的有关的书籍。”

思明:当天晚上八点多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法轮功学员则很快散去。临行时,将地面清理的干干净净,碎纸和警察扔下的烟头都被收拾干净。

【原声】

西文:朱镕基做了指示,修炼者和平离去,事件和平落幕。应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结局,却不想当晚,红墙内却发生了重大变故。一个左右中国大局,左右法轮功生死命运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却做出了另一番决策。

思明:4月25号晚,江泽民给政治局的全体人员写了一封信。信中说:“难道我们共产党人所具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信奉的唯物论、无神论,还战胜不了法轮功所宣扬的那一套东西吗?果真是那样,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这封信随后被中央办公厅作为通知内部印发,并且特别注明:学习贯彻落实,不是征求意见、或者是讨论研究。

西文:6月7日江泽民又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此讲话(中办发电[1999]30号“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印发《江泽民同志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关于抓紧处理和解决“法轮功”问题的讲话》的通知”

思明:江泽民在讲话中说:“我们党……有250万人民军队,有6000多万党员,有一大批高中级领导干部,为什么却让‘法轮功’这样的问题冒了出来”。

西文:1999年6月10日,中共成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李岚清任组长,罗干、丁关根任副组长,成员单位包括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中宣部、外交部等在内的中央党政各部委。从中共中央到各级党委,都设立了“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其下设的常设机构叫“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因其设立时间又叫“610办公室”,大部份挂靠党委的政法委员会,少数挂靠党委办公室,属于党务部门。

思明:至此,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准备已经完成,江泽民在7月19日的高层会议中强行定案,20号全国展开逮捕法轮功学员的行动,这场由国家机器执行的全面镇压法轮功的行动正式拉开序幕。

【音乐过渡】

思明:听众朋友,通过这段历史的回顾,我们了解了镇压法轮功前后的情况,镇压十年间,人们对于中共镇压法轮功的合法性,质疑声越来越大。

西文:独立撰稿人包谷先生提出了这样几点质疑:
首先,他认为宪法和法律没有授权中共当局来判断民间信仰是否邪教。由中共中央的一个或几个决策者开个会就决定民众中什么是邪教,就宣布镇压,这和当年毛泽东一人发动文革是一样的荒唐。如果这少数几个人一夜之间可以决定上千万民众的命运,可以决定你只能信什么,不可信什么,那么他们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呢?

思明:第二,当时的中国法律中没有邪教罪,”邪教”没有精确而严格的定义。中国法律中连什么是宗教,什么是合法的宗教团体都模糊不清,更谈不上”邪”和”不邪”的分界线了。法律无明文规定不入罪,然而贸然指称有上千万民众的一种民间信仰为”邪教”,缺乏最起码的法治常识?

西文:可中共政府就是用一党和政府名义宣布取缔,限制和禁止上千万民众的人身自由,所谓的根据,都是事后匆忙收集的。这些证据都未走严格的司法程序,却因此剥夺了上千万民众的信仰和行动自由。

思明:当中共政府终于意识到镇压法轮功信仰缺乏法律依据后,它不是纠正自己的违法违宪错误,而是利用人大作出决议,用十月份的立法来为七月份的镇压”提供法律依据。立法定罪不可追溯以往,这是现代法治的基本规则。而且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民众有宗教信仰、思想言论和结社自由的条款。

西文:从程序角度说,人大的决议违背了宪法中规定的司法权属于独立办案的法庭。由人大来间接宣布上千万民众的民间信仰是邪教,这显然是违宪的。

思明:包谷先生指出:过去半个世纪的经验告诉我们,由于没有民主制度的约束,中国的高层决策者在作出决定的时候,从来就是把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放在首位的,他们利用自己垄断的舆论工具,把自己自私的决策粉饰为国家利益,人民福祉。然而,历史一再地证明了他们判断的荒谬,决策的灾难。强权的这种行为模式,有制度上的深刻根源。这一次镇压法轮功,只是这种模式的又一次重复。历史还将象过去几十年一样,证明这一决策的愚蠢、荒谬和祸害。

西文:包谷先生还谈到一些科学工作者为中共镇压法轮功扮演了急先锋的不光彩角色。这些科学工作者甚至呼吁和要求政府镇压法轮功信仰,因为他们自己用他们的科学训练和知识,马列主义学说,判断法轮功信仰是”邪教”。

思明:问题是,科学就有资格来判断”邪教”了吗?谁授权科学工作者的鉴定具有法律效果,引入社会镇压,如果别的科学工作者作出了不同的判断,那么,到底谁的判断具备更大的法律效果?谁离真理更近一些?

西文:横河先生对此认为:【录音】横 河:我想中共它要打伪科学并不是因为那些不是科学,因为中共自己它是最不讲科学的。我想从中共建政以来它搞所谓的“大跃进” ,这个“ 大跃进” 、“大炼钢铁” 、“ 亩产十万斤粮” ,到了后来把黄河,为了这个“黄河清,圣人出”,建了三门峡水电站。后来又要建长江三峡大坝、要建世界上最大的大坝,来证明我们能建这么大的大坝,它本身 就是反科学和反自然的,一直到现在它都没有改变这一点。那么它要打伪科学呢?我觉得是用这样的棍子来打击那种它认为对它的统治、对它的意识形态造成威胁的人,或者造成这种威胁的思想体系,这是它真正的目的。

西文:而且科学不是万宝全书,不能回答人类个人和社会的所有问题,它只是人类个人和社会活动的一部分。

思明:在人类历史上,科学的作用从来也没有能涵盖所有民众的信仰。人类社会需要科学,民众也需要信仰,科学工作者不能要求民众根据科学来决定信仰什么,不能信仰什么。科学工作者可以根据自己的科学来决定自己的信仰,但它没有资格、没有能力、也没有法律效果来包办民众的信仰。

西文:八十年代的邓小平先生信气功,中国科学的掌旗人钱学森先生,在国防科工委部署下从事特异功能研究。他们也有足够的资格和信心认为自己是在坚持科学。有很多人信法轮功,相信它也是一门科学。

思明:于光远何祚庥司马南及方舟子这些人,要求政府利用社会公共资源,在法律程序之外,来限制、围剿、镇压法轮功,确实超越了自己的权限和领域,带来很大的危害。过去几十年的中国历史一再地证明,强迫实施精神和思想的统一,这种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展开的话,就会发生残暴和悲惨的事情。

西文:从他们用科学的名义为中国政府的非法镇压背书的时候起,事实上就成为专制强权镇压社会底层民间信仰的帮凶打手。刽子手的刀把上,印着中国科学界知识界精英的指纹。

思明:中国科学精英在二十世纪末为中国政府公开镇压上千万底层民众的民间信仰而担任马前卒,成为专制暴君的帮凶打手,这在最近三百年的世界史上是罕见的,它为中华文明写下了深深的耻辱。

思明:听众朋友,你刚才收听的是720专题系列节目之二:中共镇压法轮功前的构陷和步骤,是由西文和思明为您制作的,感谢您的收听。

( 希望之声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